• 嗨起來吧
  • 0

「起來吧。」

寧兒擦了擦淚水,歡喜的站起身來,規規矩矩的站在一旁。

姜和雷大大咧咧的坐了下來,神sè很是興奮:「葉天,還記得在邊城我們搶奪的那頭異獸嗎?」

「當然記得,現今不是在雲府嗎?」

「你可知那異獸主人是誰?」

葉天微微一笑:「看你這般興奮,那人來歷肯定不一般吧。」

「豈止不一般,簡直是不可思議,難以想象啊。」

「哦?」葉天頓時來了興趣。

姜和雷掃了四周一眼,低聲道:「那人竟然就是,就是大名鼎鼎的通天三聖之一書聖?」

葉天不解地眨了眨眼,這通天三聖他還真沒有聽說過。

看他那神sè,氣的姜和雷真想一腳將他踹入湖中,「還記得我曾對你說的話嗎?賢者院有一寶地通天閣,這通天閣有三大守護者,被人稱為是通天三聖,這書聖便是其中之一。」

葉天低下了頭沒有說話。

「通天三聖分別為書聖、道痴、琴女,這三人都是修為通天徹地之輩,他們來無影去無蹤神秘無比,卻不想讓老子偶然見上了一面,真乃人生一大幸事啊,知道嗎?書聖還邀請我有時間去拜訪他呢。」

「恭喜恭喜。」

葉天略思片刻,自言自語道:「書聖為什麼叫書聖?難道喜歡讀書?」

姜和雷道:「因為他掌管著地書。」

「地書?」

「別問我,地書是什麼估計只有六王或六大世家家祖那一輩人知曉。」

葉天在沉默,他只能沉默,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說不出來,這段時間他已經絞盡腦汁,現今再聽到或許這一生都不可媲及的人物,這些人高高在上,他有什麼資格去談論。

在這以前他聽都沒有聽說過,又怎麼敢去妄自談及。

葉天搖了搖頭道:「這些離我們太遙遠了,說點別的吧,我什麼時候可以修行?」

姜和雷道:「明天,與你一起的還有九個人,這九人都是有希望成為護法的人,嘿,說是護法,其實不過是貼身保鏢罷了。」

「有什麼規則?」

「沒有任何規則,進入藏書閣,那裡便是你們的天地,姜家不會理會你們的生死。」

「我什麼力量都不用,怎麼從裡面出來?」

「放心好了,進入藏書閣機會不易,沒有人會放棄這個研習的機會,當然如果那些人真敢動手……別忘了你在葉家領悟的可不僅僅是一劍化九重,憑你的聰明,一定會想到好辦法的,所以,不用客氣,儘管殺了便是。」

姜和雷說完yinyin地笑了起來。

葉天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這時才注意這傢伙自從回到姜家后彷彿像變了一個人,是因為自信,還是因為修為突破?

葉天搖了搖頭不敢去想。

不管怎樣,還是先想想在不動用任何力量的情況下如何保住xing命吧,說實話,這的確是個大問題。

葉天的心又揪了起來。 等待是一種煎熬。

等待是一種折磨。

葉天心中緊張而又希冀的盼望著,終於一天一夜過去,第二ri天還未大亮,姜和雷便找上了門將他叫起。

不過他卻是一夜無眠。

姜和雷一見他就故作驚奇說道:「哎呀,我們手段通天的葉天葉大少也有睡不著的時候啊。」

葉天翻了翻白眼:「你就取笑我吧。」

姜和雷微微一笑說道:「此時大家應該66續續前往藏書閣等候了,我們走吧。」

也就在這時,寧兒推門走了進來。

兩人對視了一眼,呵呵笑了起來。

此時此刻,藏書閣門前已有數人等待,人人面帶欣喜,似乎很想快點進去好尋找修鍊功法。這些人中有男有女,不凡氣質高貴之輩。

三人漸漸走來,姜和雷解釋道:「上次我說過,護法其實就是保鏢罷了,姜府每月都會有名額,姜家子弟有好吃懶惰之輩,不願涉及修鍊之人,那麼長輩只有為他們挑選實力強大的保鏢,或者慢慢培養,如今幻妖城一事急需人手,所以這次只有培養了。」

「你看,那些一臉傲慢,舔著鼻子上天的傢伙們,都是我姜家子弟,雖然長輩們不喜,但畢竟份屬同脈,也不好說什麼。」

「進去后三個月不能走出來,這三個月會有下人為你們送食物,對了,寧兒就跟著你進去吧,我已經打過招呼,任何人都可以廝殺,唯獨不能對寧兒出手……呃?別這麼看我,這還不是你自己的原因,別以為能瞞得了我。」

說完這些,姜和雷突然做賊似的偷偷看了四周一眼,悄悄塞給他一個瓷瓶,低聲道:「此乃辟穀丹,服一粒可抵十天食物,這可是我花好大代價搞來的,快,快收起來,別讓人現了。」

葉天接過塞入懷中,他看著姜和雷,其實他心中很想感動,畢竟從姜和雷這種舉動來說是關心他的,可是不知為何,他心中沒有絲毫感覺,生不出一絲漣漪,這種感覺他本身都感覺有些怪異。

是不再相信姜和雷?還是自己變得極為冷血,極為麻木?

葉天搖了搖頭,淡淡說了聲謝謝,然後轉身步入藏書閣。

寧兒連忙跟了上去。

姜和雷呆在原地愣了半晌,苦笑著搖了搖頭,神sè極為複雜,因為這時他終於明白了,兩人心中已經出現隔閡,不,或許兩人彼此間就從未信任過。

想到這他無聲嘆息。

待所有人進入藏書閣后,大門便關上了。

他們知道,這三個月便生活於此,所以為了避免被殺,一些人已經聚在一起悄悄談論密謀起來。

對於這些葉天根本不去理會,而是打量起這藏書閣來。

寧兒拉了拉他衣角,怯怯地看了看四周道:「公子……」

葉天柔聲微笑道:「不要害怕,我們是來尋修鍊功法的,而不是打架殺人的,好了,我們開始吧。」

在葉天的吩咐下,兩人分頭尋找,三個月時間不短,可對修士來說卻是眨眼而逝,他們不得不抓緊。不過其他人好似非常不屑,根本沒有在一層逗留的意思,直接踏上了第二層。

葉天對這些充耳不聞,他當然知道,一般藏書閣越往上收集的越玄妙,可是那得分誰?其他人已有一些修鍊基礎常識,自然不會浪費時間在一層逗留,不過他卻不同,他連修鍊等級都不知曉,若不在這裡惡補一番,出去再說不懂豈不是白痴到讓人恥笑。

「找到了,找到了,公子快看。」寧兒捧著一本沾滿灰塵的舊書走了過來,遞給葉天道:「公子,這是《天道衍變基礎論》,應該是最簡單、最容易的入門篇吧。」

葉天打開只看了一眼,便扔給了寧兒道:「走,去那邊,一邊教我認字,一邊學習基礎。」

寧兒捧著書有些為難:「公子,我一個侍婢,怎麼敢……」

「我說可以就可以。」

葉天語氣很是強硬,讓她不容置疑。

寧兒頓時大喜,如此一來她便也可以修鍊,成為一名大修士,可知一個普通人若要修鍊是多麼艱難,如今這種一輩子都難遇的機會,她激動的眼淚奪眶而出。

隨後寧兒一邊讀,一邊將內容默記心中。

葉天一邊將字強記腦海,一邊思考著書中內容。

看完一小節,葉天從地上站了起來,揉了揉酸的膝蓋,這時他已經從書中了解到一些內容。

修鍊籠統的共分為命輪、苦海、涅槃、化境、飛升、逆天幾個等級。

所謂命輪,即是道家修鍊的一切基礎。

其實命輪不過就是道家太極圖罷了,可說的簡單,做起了卻難上加難。

命輪,天地元氣也,天地又劃分為yin陽二氣,當兩者共修而融合便是命輪,可人怎麼能將天地元氣分解吸收,轉化為yin陽之氣呢?

其實這個並不是問題,因為所有人都是將天地元氣吸收,等在體內積攢到一定程度,憑著契機轉化自然而然促成。

難道這就是人人常說的量變生質變?

葉天搖了搖頭,對此不敢苟同。

再說苦海,命輪之極致便可融合化丹,丹成而凝海,當苦海完全演變為生命之海,那時就是涅槃化神之時,到那一刻,才算是溝通天地,享有不死之靈,天地元氣如濤濤海域,連綿不絕。

再者就是化境,據說化境已經是這個天下間最強者。

若化境極致或許真能飛升成仙,可事實難料,且根本沒有聽說過這世間有誰破虛空成仙而去。

忽然葉天自嘲一笑,就連六大王者這等遠古大能都還在人間,他想這些不由太早了一些。

不過另一個問題又讓他起了疑問。

當初馮明宇曾言,修命輪必修人身三大要穴,即泥丸宮、藏府、氣海,可苦海境界的人他遇到了不少,為何那些人只修氣海一處?突然他心中一動,好像馮明宇當時為他展示時,修的也只是一個,不過卻是眉心即泥丸宮。

為什麼馮明宇修的與他人不同?

隨著一個個問題的解決,卻是令更多的問題產生。

葉天苦悶地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沒有師傅從旁指點果然不行啊。

不過他知道時間有限,收斂心神不去想,跟著寧兒一起看了下去。

這時葉天終於了解,修鍊是一條多麼艱辛的路。

但無論多艱難他都要咬著牙走下去。 嘭!

一聲輕響,葉天合上了手中書籍,慢吞吞地站起身來,揉揉膝蓋,捏捏身上僵硬的位置,待好了一些後轉身將書籍放回書架上。

他伸了個懶腰,扭頭看去,只見寧兒坐著靠在一個巨大的書架邊,捧著一本非常厚的書,正全神貫注般看,她時而皺眉,時而疑惑,時而欣喜,表情轉換不定,應該是感悟到了一些東西才會如此。

葉天微微笑了起來。

如今已經過去了一個月,這一個月來他強壓下心中迫切上二層的yu望,一邊學字,一邊瀏覽各種書籍,了解這片世界。

現在,這個世間的文字,大部分他已經瞭然於胸,今後他無需再靠別人,最重要的是,他在這裡學到了許多普通人一輩子都不可能知道的事。

此時的他確實感到了一種滿足。

葉天微微一笑,走到寧兒身邊坐了下來,剛要說話,可見到寧兒捧著的書名后,心頭莫名一跳,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覺。

葉天冷漠地奪過書,劈頭就問:「誰讓人你看這種書的?」

寧兒一怔,然後低下了頭,沉默著不說話。

葉天看了她半晌,說道:「這本《妖刀》講的是妖族詳解對吧,可你不要忘了,我們是人,人就應該看一些人族的東西,聽清楚了嗎?」

寧兒點了點頭,可是卻又搖了搖頭,說道:「那些東西太深奧看不懂,而且這本書比其他書都有意思。」

「是嗎?」葉天微微一愣,意味深長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中厚書,詫異之sè一閃即逝,不過還是將書還給了她。但是,葉天才不會相信她的話,因為她是人,人怎麼可能理解妖的世界,可世上就是存在一些違背常理的事,所以,葉天心中只能認為她與妖有緣,那麼這便是她要走的路。

既然這是人家的路,又何必去阻攔。

「一個月了,我們該去二層看看了。」葉天眯起了雙眼,不知道那九位護法會不會真的自相殘殺?不知道二樓還剩下幾位?

寧兒站起身來,點了點頭,同時將那本《妖刀》小心翼翼放回書架。

葉天與寧兒一前一後,邁上了二層的樓梯。

一個月!

他忍了一個月,一個月雖然不長,但也會在修鍊上拉開一些距離,可那又如何,正如姜和雷所說,用些手段將那些人斬殺了便是,反正在這裡廝殺不會有人理會。

兩人腳步聲輕微,可那九人也不是等閑之輩,豈能聽不到。他們一邁進二樓,便有幾人看了過來。眼中充斥著輕蔑與冷漠。

葉天冷然看去,他感到了滾滾恐怖的殺機洶湧,寧兒害怕的躲在了他身後。

藏書閣二層與藏書浩瀚如海的一層不同,這裡書架雖然少,但極多都是古老流傳下來的孤本,隨便扔出一本都會在修鍊界引起腥風血雨,這便是姜家在天下間強大的原因,這就是為什麼會有人擠破頭都想進來的原因。

再有不同的是,二層比一層多了些桌案,以為閱讀者提供便利。

坐在桌案上的,分別有五個人,他們見到進來的葉天,其中四個人露出了殘忍的笑意,慢慢站起身來。

「我還以為這垃圾不會走上來。」

「明知送死還要來,愚蠢!」

「他身後的丫頭蠻漂亮的,誰都不準跟我搶。」

「你們廢話真多。」

葉天冷漠地看著他們,這五人是四男一女,站起來說話的是三男一女,可他根本懶得去理會,而是將目光落在了坐著的男子身上。

此人看似不過二十二三,做一書聖打扮,這男子一頭暗紅sè長,未綰未系披散在身後,光滑順垂如同上好的絲緞。一雙鍾天地之靈秀眼不含任何雜質,清澈卻又深不見底。肌膚白皙勝雪,似微微散著銀白瑩光一般。他坐在最靠後的角落,臉sè無喜無憂,自葉天進來後頭都沒有抬一下,就連那些人說話,也不過是眉頭一皺便舒展開來,似乎一副穩如泰山,不受外界影響的樣子,看起來很是高深莫測。

「不對!」

葉天心中一驚,這裡只有五個人,那麼加上自己不算寧兒才六個,那四個人呢?難道他們真的動手了不成?

其中一個人扣了扣鼻子,指著葉天道:「看到沒,已經有人先你一步,所以路上不用擔心孤單。」

嗖!

呼吸之間,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瞬間出現在葉天眼前,揮出一拳,破空聲極為刺耳,且拳頭光芒燦燦,神輝閃爍,凌厲霸道。

葉天臉sè微微一變,本能的想要躲避,忽然意識到寧兒還在身後,一咬牙便要凝聚冰盾,可是就在閃電間心中猛然閃現出姜和雷的jing告,電光火石般,他腦海中已然有千般念頭轉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