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朱毅在王明霸的教導之下.徹底地束縛起了自己的靈氣.只是單純地使用肉身力量來揮刀.這也是每一個學刀的人的第一步.只是朱毅將這一步給跳過去了.現在便是要將基礎重新打牢.

一次、兩次……一百次……

幾個時辰之後.朱毅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總共揮出了多少刀.甚至以他堪比狂戰士巔峰的肉身.都已經感覺到了一種濃濃的疲倦.手臂之上的肌肉也開始抽筋.他已經是機械般地在完成揮刀的動作.

但是直到現在.他都沒有找到王明霸之前的那種感覺.那種舉重若輕.揮灑自如的斬擊.

「刀道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琢磨透的.今天到此結束.明天再繼續吧.這張藥方你拿著.去按照上面的採購藥材.然後熬製成葯湯.有助於緩解你身上的肌肉酸痛.不要嘗試用靈氣去緩解.我知道你的肉身本身就極其強悍.但正是因為如此.就和你的刀法一樣.你的起點太高而基礎欠缺.你現在需要的便是激活你肉身之中的每一個細胞.讓它們發揮出更強的力量.」

感覺到朱毅已經逐漸到達了極限.王明霸向著朱毅點點頭.讓對方停止下來.然後遞給朱毅一張紙張道.

朱毅接過藥方看了一眼.頓時流露出一絲驚訝之色.雖然朱毅現在還沒有辦法煉製一些高等級的丹藥.但是擁有著丹鼎譜的他在煉藥之上的眼界可謂極高.這份葯湯的配方可以說是十分完美.不但五行陰陽互補.還能夠極好地催動和刺激肉身.的確如同王明霸說的那樣.能夠激活肉身的每一個細胞.

「這道藥方是我無意之中得來.同時得到的還有這極霸一刀的修鍊之法.配合這葯湯.你能夠更快地掌握自身的力量.讓你的斬擊逐漸達到完美的境界.」王明霸看到朱毅詫異的目光.還以為對方有著什麼疑惑.便張口說道.

朱毅知道王明霸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但是他並沒有多解釋什麼.而是將藥方收下.其中的大部分藥材他本身就有.只需要再去一趟坊市採購剩下的就可以了.

剩下的藥材也不是什麼十分名貴的.朱毅很快便採購好了藥方之上的藥材.在天驕院的小院之中弄了一口大水缸.然後開始熬制起葯湯來.

「舒服.」

當朱毅把自己完全泡入已經熬制好的葯湯的時候.他都忍不住**出聲來.因為這種感覺實在是太舒服了.雖然他知道這葯湯有著刺激肉身細胞的作用.但是他卻沒有想到作用會這般的明顯.自己白天因為練刀而酸脹抽筋的肌肉在這會兒徹底地放鬆了下來.

隨著藥力緩緩地滲入體內.身體之中的每一個細胞都像是饑渴無比的靈獸一般.瘋狂地吞噬著藥力.朱毅只感覺彷彿萬千隻小手在自己的體內.給那些細胞輕輕地做著按摩.每一個細胞之中的能量都變得均勻而飽滿起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朱毅都在忘憂竹林之中重複進行著揮刀的練習.而晚上.他便會給自己熬制上一缸葯湯.刺激自己的肉身.

「嗤.」

漸漸地.朱毅也掌握了一些揮刀的訣竅.揮刀的姿勢也在不停地微調之中.每一次斬擊都有著一些進步.他的基礎刀法已經漸漸臻於完美.

一道道無形的刀氣飄逸在空氣之中.朱毅已經漸漸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開始用神識去感受自己揮刀的軌跡.周圍的一切要素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甚至能夠用神識「看」到自己的刀斬開了風.斬開了靈氣.斬開世界之中的一個個分子.

「沒想到他的悟性如此出色.已經領悟到了心刀了.」忘憂竹林中的一角.王明霸和鳳天驕同時出現.王明霸看著鳳天驕.苦笑了一聲道.「這也太打擊人了.我當年花了差不多快十年的功夫.才領悟到心刀.」

「不然他有著什麼資格成為我鳳天驕的弟子.」鳳天驕倒是沒有王明霸那麼多感嘆.只是驕傲地道.

「既然他領悟到了心刀.接下來就可以傳授他極霸一刀了.掌握了極霸一刀.他便有著機會摸到刀道的門檻.他的實力將會大幅度上漲.」王明霸也是點點頭.目光看向鳳天驕.輕聲道.「這樣一來.他進入天元禁地也應該有著更多的把握了吧.如果他真能夠在天元禁地之中得到盤古破體篇其餘的殘篇.將來大戰開始.我們也會有著更多的希望.」

「一切都只是在做準備而已.距離大戰真正地開始還早.我們都只是在未雨綢繆而已.」鳳天驕的聲音也輕了下去.低聲道.

「那你……」王明霸的目光看向鳳天驕.目光之中充斥著一種擔憂.

「不用擔心我.這是我自己選擇的道路.」鳳天驕又昂起了自己美麗的脖子.彷彿一頭真正的驕傲鳳凰一般.向著王明霸說道. ?朱毅並不知道.王明霸這收自己為徒的事情之中.似乎還另有隱情.他此時還沉浸在自己刀法的演練之中.

「你的刀法現在已經比之前好了許多.現在你試試向我攻擊.」突然.王明霸出現在了朱毅的身周.手中提著自己的霸王刀.向著朱毅道.

「好.」朝著空地揮舞了這麼久的長刀.朱毅也覺得有些沉悶.有人來給自己喂招.正好讓他檢驗一下自己最近修鍊的成果.

手中直刀揮起.朱毅便是直直地一刀朝著王明霸斬了過去.沒有任何的花巧.甚至連刀勢的去向都是最簡短最直接的距離.朱毅基本上沒有經過過任何的思考.已經是條件反射地便揮出了這麼接近完美的一刀.可見這段時間的修鍊的確是有著成效.

「不錯.」王明霸也是點點頭.手中的霸王刀也是猛地揮出.卻是從下往上的一挑.一下子便架住了朱毅下劈的刀身.

「喝.」兩刀才剛剛碰在一起.朱毅的刀身便猛地再一次彈了起來.高高地揚起.從另外一個角度再一次揮出.經過這一段時間的修鍊.朱毅已經基本上能夠做到刀勢的收放自如.他幾乎是在王明霸的刀剛剛揮出的時候.便直覺地調整了自己出刀的力度和速度.然後收回了剛才的刀勢.重新揮出新的一刀.

「嗤.嗤.嗤.」

一道道刀氣在竹林之中縱橫.朱毅和王明霸的身形也不斷地縱躍交錯.兩人都在不斷地揮動手中的巨刀.如果有熟悉朱毅的人在場的話就會發現.此時朱毅的刀法比起之前來已經有了卓越的進步.雖然他還沒有能夠佔據到上風.但是他的每一刀都儼然有了一種羚羊掛角的意味.

「停.」王明霸的身形猛地向後一躍.收刀而立.向著朱毅喝道.

「嗯.」朱毅也被王明霸這一聲給弄得愣了一下.他打得正起勁兒呢.卻被對方突然喝止.

「你的基本功已經合格了.你說說你現在對刀法的理解.」王明霸微微一笑.他不過是想要知道朱毅的具體進展.現在他心中已經有了數.就沒有必要再繼續打下去.

「刀法.其實就是沒有刀法.」朱毅看著王明霸.比之前回答的時候要自信了許多.

「這句話對也不對.」王明霸點點頭.「如果單純地從武技的層面來講.你所說的的確是沒有錯.就像你剛才所施展的.也可以算作是刀法.刀法就是最簡單地斬擊.只不過出手方位不同、力度不同.就有著不同的結果.」

「但是.從靈氣運用的方面而言.刀法卻又是存在的.因為不同的靈氣輸出方式.將產生不同的秘技效果.就像是你的五行大衍刀一樣.」王明霸又是隨手一刀斬出.一道火焰從刀尖爆發出來.化作熾烈的火焰刀氣.在地上留下一道燒焦的痕迹.

朱毅點了點頭.他的五行大衍刀說白了就是一種靈氣運行的方法.裡面涉及到的刀法基礎.反而還不如斷岳刀譜.

「但是.在我看來.天底下的刀法.只需要一刀.」王明霸的雙眼之中有著一道精光亮起.「極霸一刀.便是能夠將所有的刀法融入到其中的一種刀道.沒錯.它已經不再是刀法.而是進入了道的境界.當然.在你自身還沒有摸到刀道門檻之前.你還沒有辦法讓它也進入到刀道之境.」

「將所有的刀法都融入其中.這怎麼可能.」朱毅愣了愣.他完全沒有想到王明霸的極霸一刀竟然會有著這樣的作用.

「沒錯.便是將所有的刀法都融入其中.從刀法的本質上而言.我們只需要一刀.這一點你已經明白了.而將其它的刀法融入其中.我們所需要的便是在一次斬擊之中.將其蘊含的秘技的力量給釋放出來.就如同我剛才那樣.」

朱毅頓時想起了王明霸剛剛的那一刀.的的確確是施展出了火焰刀氣.

「當然.施展這一切的前提是.你本身能夠容納那不同的靈氣.像我就只能夠施展火行和木行的刀法.但是你不同.你本身擁有陰陽靈氣.幾乎能夠包容所有的靈氣類型.極霸一刀在你的手中可以發揮出最完美的威力.學會極霸一刀.從理論上而言你就可以學會天底下所有的刀法.」

當王明霸的話音落下之後.朱毅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王明霸一定要自己當他的弟子了.因為從極霸一刀的角度而言.擁有著陰陽靈氣的自己.似乎真的是極霸一刀最好的掌控者.

接下來王明霸便開始向朱毅傳授極霸一刀的施展秘訣.其實極霸一刀本身的運行十分簡單.只需要用最短的路線.將體內的靈氣輸出即可.正因為它經過的路線極短.所以靈氣的爆發力極大.便能用較小的靈氣消耗量.造成更大的破壞力.

但是極霸一刀想要融合其它的刀法.就變得麻煩了許多.你必須對原本的靈氣運轉線路進行優化.來達到極霸一刀所需要的最短線路的效果.朱毅嘗試了半天.也就只能夠掌握了火炙刀的斬擊之法.

不過按照王明霸的說法.那還是朱毅現在的眼界不夠高.當他能夠邁入刀道的境界.一眼便看破刀法本質的時候.就能夠很快將一種刀法融入其中.形成屬於自己的極霸一刀.

既然朱毅已經學會了極霸一刀.王明霸也就沒有必要再繼續呆在朱毅的身邊.接下來朱毅要做的是自己去融會貫通這一切.

不過按照鳳天驕的吩咐.修鍊需要張弛有度.這一段時間的訓練雖然有著葯湯的輔助.來將朱毅肉身之上的負擔降到最低.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說.朱毅的精神卻是一直處於一種緊繃的狀態.現在已經初步學會了極霸一刀.朱毅也就可以稍微輕鬆一下.給自己放一個小假了.因為林庸和馮婉等人也已經回到了學院.

「聽說你最近可是風光無限.」

才見到馮婉的時候.馮婉便是這麼給朱毅來了一句.隨之而來的還有一個大大的白眼.

雖然幾人也才不過剛剛回到學院.但是他們已經聽說了王明霸為了收朱毅為徒.差點和鳳天驕頂上的傳聞.當然.后來幾人也了解到這的確是誇大其詞的傳聞.但是從側面也可以看出.朱毅受到了多大的關注.更不要說當初王明霸在忘憂竹林之中展現出來的驚艷一刀.讓無數學刀的學院學生都想要拜入王明霸的門下.王明霸卻是只挑了其中一兩人做記名弟子.

「看來你們也已經斬斷自己的塵緣了.」朱毅看過霜靈和馮婉.發現兩人的神情也都比以前輕鬆了不少.顯然是放下了心中的負擔.便也笑著恭喜道.至於之前馮婉的調侃.已經被朱毅給自動地無視掉了.

「我們的確是了結了一些心結.但是林庸似乎……」聽到朱毅的說話.馮婉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朝著朱毅使了一個眼色.

幾人現在是在天香樓靠著窗戶的位置.這天香樓是學院中的一座酒樓.是學院之中的一個聯盟勢力開設的.因為味道不錯而且價格也還算公道.所以深受學院學生的喜歡.很多時候.學生都會選擇在這裡大吃上一頓來犒勞自己或者做一次放鬆.

這會兒朱毅和馮婉等人聊得眉飛色舞.一旁的林庸卻是悶悶地喝著酒.原本林庸就是一副書獃子的形象.除了和人打架的時候會顯得興奮起來.大多數的時候都會比較沉悶.而現在看來.已經不是用沉悶兩個字能夠形容他的了.明顯就是有著心事.

「林庸.你這次回去……」朱毅看了看眾人.馮婉卻是瞪了朱毅一眼.朱毅只能夠苦笑一聲.然後向著林庸問道.

林庸此時眼神有些迷離.彷彿在思索著自己的事情.被朱毅這麼一叫.才猛然反應過來.啊了一聲算是應答.

「我說你這是怎麼了.看起來魂不守舍的.」朱毅再次向著林庸問道.如果林庸這次回家發生了什麼意外的話.恐怕對於他以後的修行有著極大的不利.因為心魔一旦沒有斬斷.便將會無限地擴大.在將來修鍊的路途之中會比以前更加強大.給修鍊者帶來極大的麻煩.

「沒事.只是塵緣未了.」林庸點點頭.算是承認了自己這一次回家斬塵緣的旅途似乎並不順利.

「有什麼我們能夠幫忙的么.」朱毅皺了皺眉頭.大家怎麼也算得上是朋友.他們也不願意看見林庸出什麼事情.

「心魔的事情.只有他自己能夠幫助自己.你們誰也幫不了.」這個時候.一陣香風從一旁傳來.接著一個溫熱的身子坐在了朱毅的身旁.

「老師.」朱毅一抬頭.便對上了鳳天驕那一張絕美的臉龐.

「我是來通知你們.天元禁地開啟的時間已經確定下來了.就在三個月以後.」鳳天驕的目光也停留在了林庸的身上.「斬塵緣是斬斷心魔.但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斬斷自己的塵緣.所以對於有些事情也不必太過糾結.有時候.有著羈絆.才有著往前邁步的動力.」

「多謝鳳院長.」聽到鳳天驕的話語.林庸的眼睛微微亮了亮.朝著鳳天驕點點頭.略帶感激地說道.

「好了.小傢伙們.三個月後.就要看你們的表現了.我現在很期待.你們在天元禁地之中能夠有著怎樣的機遇.」鳳天驕拍了拍巴掌.笑了笑.然後向著幾人道.

「老師.你有沒有進入過天元禁地.能不能先透露一點內幕給我們.」朱毅這個時候卻是趁機打聽起了天元禁地的消息.既然鳳天驕來通知自己幾人這件事情.自然也就應該知道一些內幕了.天元大陸之上的修鍊者.幾乎沒有不知道天元禁地的.但是對於天元禁地的了解.也就僅僅止於裡面有無數的遺藏.還有數不清的天才地寶.但是除此之外裡面還有什麼.卻沒有幾個人能夠說的上來.

朱毅並不知道.王明霸這收自己為徒的事情之中.似乎還另有隱情.他此時還沉浸在自己刀法的演練之中.

「你的刀法現在已經比之前好了許多.現在你試試向我攻擊.」突然.王明霸出現在了朱毅的身周.手中提著自己的霸王刀.向著朱毅道.

「好.」朝著空地揮舞了這麼久的長刀.朱毅也覺得有些沉悶.有人來給自己喂招.正好讓他檢驗一下自己最近修鍊的成果.

手中直刀揮起.朱毅便是直直地一刀朝著王明霸斬了過去.沒有任何的花巧.甚至連刀勢的去向都是最簡短最直接的距離.朱毅基本上沒有經過過任何的思考.已經是條件反射地便揮出了這麼接近完美的一刀.可見這段時間的修鍊的確是有著成效.

「不錯.」王明霸也是點點頭.手中的霸王刀也是猛地揮出.卻是從下往上的一挑.一下子便架住了朱毅下劈的刀身.

「喝.」兩刀才剛剛碰在一起.朱毅的刀身便猛地再一次彈了起來.高高地揚起.從另外一個角度再一次揮出.經過這一段時間的修鍊.朱毅已經基本上能夠做到刀勢的收放自如.他幾乎是在王明霸的刀剛剛揮出的時候.便直覺地調整了自己出刀的力度和速度.然後收回了剛才的刀勢.重新揮出新的一刀.

「嗤.嗤.嗤.」

一道道刀氣在竹林之中縱橫.朱毅和王明霸的身形也不斷地縱躍交錯.兩人都在不斷地揮動手中的巨刀.如果有熟悉朱毅的人在場的話就會發現.此時朱毅的刀法比起之前來已經有了卓越的進步.雖然他還沒有能夠佔據到上風.但是他的每一刀都儼然有了一種羚羊掛角的意味.

「停.」王明霸的身形猛地向後一躍.收刀而立.向著朱毅喝道.

「嗯.」朱毅也被王明霸這一聲給弄得愣了一下.他打得正起勁兒呢.卻被對方突然喝止.

一世浮華不負卿 「你的基本功已經合格了.你說說你現在對刀法的理解.」王明霸微微一笑.他不過是想要知道朱毅的具體進展.現在他心中已經有了數.就沒有必要再繼續打下去.

「刀法.其實就是沒有刀法.」朱毅看著王明霸.比之前回答的時候要自信了許多.

「這句話對也不對.」王明霸點點頭.「如果單純地從武技的層面來講.你所說的的確是沒有錯.就像你剛才所施展的.也可以算作是刀法.刀法就是最簡單地斬擊.只不過出手方位不同、力度不同.就有著不同的結果.」

「但是.從靈氣運用的方面而言.刀法卻又是存在的.因為不同的靈氣輸出方式.將產生不同的秘技效果.就像是你的五行大衍刀一樣.」王明霸又是隨手一刀斬出.一道火焰從刀尖爆發出來.化作熾烈的火焰刀氣.在地上留下一道燒焦的痕迹.

朱毅點了點頭.他的五行大衍刀說白了就是一種靈氣運行的方法.裡面涉及到的刀法基礎.反而還不如斷岳刀譜.

「但是.在我看來.天底下的刀法.只需要一刀.」王明霸的雙眼之中有著一道精光亮起.「極霸一刀.便是能夠將所有的刀法融入到其中的一種刀道.沒錯.它已經不再是刀法.而是進入了道的境界.當然.在你自身還沒有摸到刀道門檻之前.你還沒有辦法讓它也進入到刀道之境.」

「將所有的刀法都融入其中.這怎麼可能.」朱毅愣了愣.他完全沒有想到王明霸的極霸一刀竟然會有著這樣的作用.

「沒錯.便是將所有的刀法都融入其中.從刀法的本質上而言.我們只需要一刀.這一點你已經明白了.而將其它的刀法融入其中.我們所需要的便是在一次斬擊之中.將其蘊含的秘技的力量給釋放出來.就如同我剛才那樣.」

朱毅頓時想起了王明霸剛剛的那一刀.的的確確是施展出了火焰刀氣.

「當然.施展這一切的前提是.你本身能夠容納那不同的靈氣.像我就只能夠施展火行和木行的刀法.但是你不同.你本身擁有陰陽靈氣.幾乎能夠包容所有的靈氣類型.極霸一刀在你的手中可以發揮出最完美的威力.學會極霸一刀.從理論上而言你就可以學會天底下所有的刀法.」

當王明霸的話音落下之後.朱毅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王明霸一定要自己當他的弟子了.因為從極霸一刀的角度而言.擁有著陰陽靈氣的自己.似乎真的是極霸一刀最好的掌控者.

接下來王明霸便開始向朱毅傳授極霸一刀的施展秘訣.其實極霸一刀本身的運行十分簡單.只需要用最短的路線.將體內的靈氣輸出即可.正因為它經過的路線極短.所以靈氣的爆發力極大.便能用較小的靈氣消耗量.造成更大的破壞力.

但是極霸一刀想要融合其它的刀法.就變得麻煩了許多.你必須對原本的靈氣運轉線路進行優化.來達到極霸一刀所需要的最短線路的效果.朱毅嘗試了半天.也就只能夠掌握了火炙刀的斬擊之法.

不過按照王明霸的說法.那還是朱毅現在的眼界不夠高.當他能夠邁入刀道的境界.一眼便看破刀法本質的時候.就能夠很快將一種刀法融入其中.形成屬於自己的極霸一刀.

既然朱毅已經學會了極霸一刀.王明霸也就沒有必要再繼續呆在朱毅的身邊.接下來朱毅要做的是自己去融會貫通這一切.

追獵小逃妻 不過按照鳳天驕的吩咐.修鍊需要張弛有度.這一段時間的訓練雖然有著葯湯的輔助.來將朱毅肉身之上的負擔降到最低.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說.朱毅的精神卻是一直處於一種緊繃的狀態.現在已經初步學會了極霸一刀.朱毅也就可以稍微輕鬆一下.給自己放一個小假了.因為林庸和馮婉等人也已經回到了學院.

「聽說你最近可是風光無限.」

才見到馮婉的時候.馮婉便是這麼給朱毅來了一句.隨之而來的還有一個大大的白眼.

雖然幾人也才不過剛剛回到學院.但是他們已經聽說了王明霸為了收朱毅為徒.差點和鳳天驕頂上的傳聞.當然.后來幾人也了解到這的確是誇大其詞的傳聞.但是從側面也可以看出.朱毅受到了多大的關注.更不要說當初王明霸在忘憂竹林之中展現出來的驚艷一刀.讓無數學刀的學院學生都想要拜入王明霸的門下.王明霸卻是只挑了其中一兩人做記名弟子.

「看來你們也已經斬斷自己的塵緣了.」朱毅看過霜靈和馮婉.發現兩人的神情也都比以前輕鬆了不少.顯然是放下了心中的負擔.便也笑著恭喜道.至於之前馮婉的調侃.已經被朱毅給自動地無視掉了.

「我們的確是了結了一些心結.但是林庸似乎……」聽到朱毅的說話.馮婉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朝著朱毅使了一個眼色.

幾人現在是在天香樓靠著窗戶的位置.這天香樓是學院中的一座酒樓.是學院之中的一個聯盟勢力開設的.因為味道不錯而且價格也還算公道.所以深受學院學生的喜歡.很多時候.學生都會選擇在這裡大吃上一頓來犒勞自己或者做一次放鬆.

這會兒朱毅和馮婉等人聊得眉飛色舞.一旁的林庸卻是悶悶地喝著酒.原本林庸就是一副書獃子的形象.除了和人打架的時候會顯得興奮起來.大多數的時候都會比較沉悶.而現在看來.已經不是用沉悶兩個字能夠形容他的了.明顯就是有著心事.

「林庸.你這次回去……」朱毅看了看眾人.馮婉卻是瞪了朱毅一眼.朱毅只能夠苦笑一聲.然後向著林庸問道.

林庸此時眼神有些迷離.彷彿在思索著自己的事情.被朱毅這麼一叫.才猛然反應過來.啊了一聲算是應答.

「我說你這是怎麼了.看起來魂不守舍的.」朱毅再次向著林庸問道.如果林庸這次回家發生了什麼意外的話.恐怕對於他以後的修行有著極大的不利.因為心魔一旦沒有斬斷.便將會無限地擴大.在將來修鍊的路途之中會比以前更加強大.給修鍊者帶來極大的麻煩.

「沒事.只是塵緣未了.」林庸點點頭.算是承認了自己這一次回家斬塵緣的旅途似乎並不順利.

「有什麼我們能夠幫忙的么.」朱毅皺了皺眉頭.大家怎麼也算得上是朋友.他們也不願意看見林庸出什麼事情.

「心魔的事情.只有他自己能夠幫助自己.你們誰也幫不了.」這個時候.一陣香風從一旁傳來.接著一個溫熱的身子坐在了朱毅的身旁.

「老師.」朱毅一抬頭.便對上了鳳天驕那一張絕美的臉龐.

「我是來通知你們.天元禁地開啟的時間已經確定下來了.就在三個月以後.」鳳天驕的目光也停留在了林庸的身上.「斬塵緣是斬斷心魔.但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斬斷自己的塵緣.所以對於有些事情也不必太過糾結.有時候.有著羈絆.才有著往前邁步的動力.」

「多謝鳳院長.」聽到鳳天驕的話語.林庸的眼睛微微亮了亮.朝著鳳天驕點點頭.略帶感激地說道.

「好了.小傢伙們.三個月後.就要看你們的表現了.我現在很期待.你們在天元禁地之中能夠有著怎樣的機遇.」鳳天驕拍了拍巴掌.笑了笑.然後向著幾人道.

「老師.你有沒有進入過天元禁地.能不能先透露一點內幕給我們.」朱毅這個時候卻是趁機打聽起了天元禁地的消息.既然鳳天驕來通知自己幾人這件事情.自然也就應該知道一些內幕了.天元大陸之上的修鍊者.幾乎沒有不知道天元禁地的.但是對於天元禁地的了解.也就僅僅止於裡面有無數的遺藏.還有數不清的天才地寶.但是除此之外裡面還有什麼.卻沒有幾個人能夠說的上來. ?「天元禁地之中有著上古宗門留下的遺藏.還可能有散修強者留下的傳承.天材地寶也是數之不盡.難道這些你們不知道.」聽到朱毅的問話.鳳天驕愣了愣.然後向著對方反問道.

「這些大路貨的消息我們當然知道.我們想要知道的是一些內幕啊內幕.老師.我們又不是傻子.如果這天元禁地之中只有寶藏而沒有其它的話.我想只要是修鍊者.都會想方設法進去吧.而不是各大勢力就能夠控制得了的.」朱毅眨了眨眼睛.看著鳳天驕有些鬱悶地道.畢竟鳳天驕剛才所說的那些.他們幾乎都知道.

「內幕.我又沒有進入過天元禁地.我怎麼告訴你們內幕.不過據以前曾經進入過天元禁地的前輩們的說法.裡面雖然有著無數機緣.但是也伴隨著很多的危險.更重要的是.你們在裡面要防範的不僅僅是來自於禁地之中的危險.還有來自其他人族的襲擊.」

鳳天驕白了朱毅一眼.向著朱毅等人說道.

朱毅這個時候也才反應過來.雖然鳳天驕是自己的老師.但是終究也不過是一個二十齣頭的少女.而不是那些已經上百歲的老妖怪.還真不可能什麼事情都清楚.

不過鳳天驕提醒他們小心其他人族這件事情.朱毅等人倒是放在了心上.人心叵測.難保其他人族在面對利益的時候.不會朝著自己等人出手.

很快.天元禁地即將開啟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天道學院.所有北院的學生都開始摩拳擦掌起來.而南院的學生則是垂頭喪氣.因為他們已經徹底失去了進入天元禁地的資格.

現在在南院之中.最不受人待見的便是蠻天生和博爾勒.在南院學生看來.正是因為兩人的不給力.才導致南院學生失去了進入天元禁地的資格.

而此時.天道學院院長的小院之外.秦嘯正肅手而立.看著緊緊關閉的院門.

「院長.南北院之分是為了制衡雙方的實力.如果只讓北院學生進入天元禁地的話.北院學生的實力將會獲得大幅度的增長.屆時北院學生歸來之後.南院學生恐怕會被打壓啊.」

秦嘯此時哪兒還有平時囂張跋扈的模樣.反倒是一臉苦大仇深.向著那院門之內高聲喊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