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包子抿著唇瓣,渾身上下再沒有以往那種親和感,只剩下不符年紀令人心裡發憷的疏離寒意。

突然,安靜的包間里有人手機『叮』的響了一聲。

葉平平紅著眼睛皺了皺眉,掏出手機本是隨意一看,卻『蹭』的站了起來,忙打開放在桌上的一台筆記本。

操作了幾下,下一秒,她一拳狠狠砸在桌上,「fuck!竟然有人在用三千萬美元買老大的命!」

小包子聞言,立即抬頭看向電腦屏幕。

只見藍網區域,YM交易,匿名的一條消息剛掛上不久。

【匿名:三千萬美元,孟氏集團私生女孟莜沫的命,三日之內,命沒錢到!】

這種消息,一般都只有冠名的殺手能接到。

葉平平是世界級的金牌殺手,自然消息最為靈通。

此時所有人看見那條匿名消息都倒抽一口涼氣。

小包子忽然跳下沙發,擠到葉平平面前,雙手放上鍵盤,迅速查找匿名IP。

幾人都會意讓開了位置,震驚的看著小包子靈敏的操作,難以想象一個五歲小孩,會弄這些繁雜的代碼。

而且一點不比他們這裡面任何一個人遜色,十根指頭雖然又短又小,但卻敲的無比靈活。

許久后,小包子皺起了小眉毛,突然停了下來,緊緊握了握小手,「這個人做事很謹慎,消息是定時發放的,而他人卻在消息發放前10個小時就撤離了,根本查不到IP。」

「媽的,這人一定是個老手!」youyou憤憤道。

「現在怎麼辦?」景閻焦急地問。

「接!」小包子和葉平平兩人異口同聲。

幾人對視一眼,都立馬會意,這單生意肯定要接下,若葉平平不接,其他殺手就會接。

一旦被外人接下,老大就會有生命安全隱患,所以他們只能先接下,穩住隱沒在暗處的敵人。

接完生意后,葉平平手心已經出了一層冷汗,聲音哽咽道:「還好……還好我們已經找到了老大,若是這單生意在我們找到老大前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幾人神色都暗了暗。

小包子兩隻小手緊緊握著,突然問:「你們知道斯托克家族嗎?」

幾人搖了搖頭。

「我媽咪全名叫貝蒂·斯托克!」

幾人都震驚的看著小包子,youyou問:「你怎麼知道的?」

「我爹地告訴我的,媽咪六年前和爹地認識的時候,告訴過爹地全名。」

顏活不知在想什麼,忽然一驚,問向youyou,「youyou,你還記得兩年前,我們在倫敦找老大的時候,去了趟政府居地,聽那裡有兩個人議論斯托克家族的事情嗎?」

youyou想了想,「有那麼點印象,好像是說的斯托克家族。」

顏活立即道:「對,就是斯托克家族!斯托克家族有一百年的歷史了,那日我和youyou聽那兩人說隱匿了一百年的斯托克家族,好像是因為要找一個人,轟動了整個Y國政府,發動Y國所有的尋人機構,結果好像沒能找到。那個家族非常的龐大,牽涉甚廣,我們還聽那兩人說,斯托克家族和女王有著不一般的關係,所以才能很快的曝光,又很快的隱匿,連這個網路世界,都根本查不到有關斯托克家族的一丁點消息。」

youyou道:「難道我們那日聽到斯托克家族要找的人就是老大?」

顏活:「也不一定,雖然老大的全名叫貝蒂·斯托克,但也不一定就是那個斯托克家族的人。」

幾人都若有所思的點著頭。

小包子拍了拍腦袋,他感覺自己的智商不夠用了。

為什麼媽咪的身世這麼神秘?一環扣著一環,剛解開一層,另一層謎團又出來了。

還有,想要媽咪命的那個壞蛋到底是誰?

他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出來!

此時外面已經黑了,看了看時間,都晚上九點半了。

小包子抿了抿小嘴,掏出手機給爹地打電話。 天血夜看著一向裝酷的馭魂,此時居然大笑出聲,嘴角掛著一絲笑對著馭魂問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現在可以說了吧?」

馭魂看到天血夜含笑看著自己,臉上的笑容一瞬間收回,故作老成的回道:「具體是什麼我說不上來,總之,你通過這裡進入雪澗不會有任何危險,神獸分身也不會阻攔你,但是……」

馭魂說完看向劍飛等人所在的方向,天血夜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姑且劍飛等人不算,她肯定不可能丟下玄和同亦辰不管。

「將他們放到伏魔中,我再帶過去不行嗎?」天血夜皺了皺眉說道,馭魂搖了搖頭道:「不可以,那羊神獸的分身會直接攻擊你!除非是你的契約魔獸,其他的人都不能帶過去。」

馭魂的話讓得天血夜皺起了眉,如果自己離開這裡去取寒泉甚至進入寒泉之底戰雲妃的墓穴,肯定會花去不少時間,而那時,那神獸肯定已經回來了,玄哥哥此時的實力只有靈皇階別,而亦辰在神獸的眼裡連螻蟻都不如,自己如果先行進入裡面,那回來之後,這裡的人恐怕……

「主銀……」煙煙看著天血夜再次苦悶的皺起了眉頭,不由得低聲叫道,而馭魂顯然也猜到了天血夜心中所想,眉頭也漸漸低了下來……

果然,天血夜在眾人期待的眼中回到了岸邊,她並沒有選擇獨自進入雪澗,所有的人都聽清楚了馭魂口中所說的話,天血夜原本可以丟下眾人獨自進入雪澗之內,可是她卻放棄了。

而所有人都知道,讓得她放棄進入雪澗的,肯定不是他們這些人,而是前面那一身紫衣的男子……

「現在怎麼辦?」劍飛在這時上前向天血夜問道,因為他知道,此時唯一可能面對這種局面有辦法的,只有天血夜幾人。

天血夜轉過頭看了看劍飛,見他居然願意放下自己的架子和那所謂的尊嚴,低聲向自己問詢,她才慢慢的開口回答道:「進不能進,退不能退,只能等那神獸回來再說了!」

天血夜的話讓得劍飛的眉皺的越來越明顯,可是他卻沒有話可以反駁,因為天血夜說的也是事實,現在眾人能做的,只有無盡的等待。

而在這期間,劍飛命令其他幾位劍師將那幾人的屍體搬回,由於冰面太厚,根本無法挖洞掩埋,所以只能用火將所有的人燒掉。

看著那在火中慢慢被焚燒殆盡的同伴的屍體,所有的劍師眼中都蒙上了一層傷,這是他們進入劍域森林以來,第一次因為同伴的死而感到憂傷,在這一刻,他們似乎也漸漸懂得了同伴的重要。

而天血夜和玄,此時則避開眾人走到了一邊,玄的手緊緊的握著天血夜的手,絲毫沒有鬆開,走到夠遠確定眾人都聽不到他們的話語后,玄才停了下來。

「丫頭!」玄那深黑色的眼眸緊緊盯著天血夜,那充滿磁性的嗓音輕輕的對著天血夜叫到,彷彿他將他所有的感情都投入了那簡簡單單的兩個字裡面一般。

天血夜應聲雙眼緊緊盯著他,在那爽炙熱的眸子中,她突然覺得自己有點看不懂玄那眼色深處的意味,「嗯!」

玄看著天血夜那看著自己清澈的黑眸,手不自主的就撫上了天血夜的臉頰,天血夜疑惑的皺了皺眉,可是卻沒有阻止玄的動作。

「丫頭!」玄再次用她那充滿磁性的嗓音叫到,天血夜嘴角笑了笑,繼續應到,「嗯!」

「丫頭!」

「嗯!」

「丫頭!」

「嗯!」

不知道玄叫了多少聲,天血夜不厭其煩的應了多少聲之後,玄突然一把將天血夜一拉,緊緊的擁入了懷中,他放低身子,頭緊緊的埋入天血夜的頸項之間。

而原本在天血夜肩上的馭魂和煙煙,早在玄準備叫天血夜之前,就被玄冷冷的眸子一瞪,識趣的向一邊飛去。

天血夜被玄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弄得一愣,隨後她順應本能,纖細的手輕輕的環過玄的精腰,「玄哥哥,你怎麼了?最近你都好不對勁!」

天血夜終於在這時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口,玄越來越不對勁的舉動讓得她前所未有的覺得恐慌,難道玄哥哥又要離開自己了嗎?

「沒事,只是想要這樣抱抱你!」玄埋在天血夜頸項中的頭不願意出來,聲音有幾許模糊的回答道。

而遠處劍飛等人,看著緊緊摟在一起的玄和天血夜,不少人臉上都不由得紅著別過臉去,而劍飛的臉色卻不知為何慢慢蒼白起來,如果此時有人注意到他,就發現他此時低下頭的眸子中,透著一絲看不透的濃濃的哀傷……

「丫頭,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這一次,換你來找我,好嗎?」過了半刻之後,玄突然輕輕開口,他的語氣中充滿著他從未有過的無奈和傷……

而被他擁著的天血夜聽到他這句話,身子微微一僵,下一刻她擁著玄的手緊了緊,頭也整個埋入了玄的肩窩,堅定的聲音從她的口中不容置疑的傳出,「嗯!」

聽到天血夜答覆的玄,俊美如斯的臉上浮起了一抹笑容,一紅一紫兩道身影,在冰的世界中,看起來是那麼的和諧和亮眼……

而就在兩人不遠處的馭魂和煙煙,玄和天血夜之間的對話他們都聽到了,而煙煙張著紅中帶金的大眼睛盯著馭魂問道:「魂哥哥,主人的玄哥哥是要離開了嗎?」

「嗯!」馭魂看著那相擁在一起的兩人,總覺得這畫面特別熟悉,可是具體在哪裡見過,他又想不起來。

良久之後,玄輕輕的放開了天血夜,此時他那眼中的哀傷早已消逝不見,恢復如平日一般,嘴角掛著一抹寵溺的笑容看著天血夜道:「過去吧,時間差不多了!」

天血夜神色複雜的看著玄,她看著這樣的玄心中越來越不安,玄好似也看懂了她的憂慮,勾起手指寵溺的颳了刮她挺翹的鼻樑道:「不要想太多,不管我在哪裡,這裡,永遠都有你,也只有你!」

玄指了指心窩的位置,而天血夜在玄的話說出口時,不知為什麼,她突然覺得臉好燙,這時以前從來不會有的感覺。

玄看著天血夜無措的反應,不由得無奈的苦笑,他的丫頭對這些事情實在是少根筋,不過這樣也好,也杜絕了其他花花草草對她的覬覦。

牽著天血夜兩人回到了劍飛等人所在的方向,馭魂和煙煙也慢慢跟在後面,而兩人剛回到隊伍沒多久,這片天地突然一瞬間陰暗了下來,所有人立刻意識到了不對勁,都紛紛從地上一瞬間站了起來。

透過頭頂那屬於峽谷的巨大裂縫看出去,陰暗的天空幾朵浮雲漂浮在上方,透著白亮的邊,不但沒有讓天空變得明亮,反而更顯得陰暗了幾分,有著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要來了嗎?」天血夜幾人身後一名劍王強者在這時輕輕開口道,在他的口氣中,有著一種視死如歸的感覺,彷彿想了很久后,他終於將一切都放下了一般。

跟他並列站在一起的其他五名劍王強者,一個個臉上都掛著跟他相同的表情,彷彿所有的人都一致達成了協議一般,既然無論如何橫豎都是死,那就選擇有著尊嚴的站著死,最起碼在死之後,自己不會連去見死去的爹娘都覺得沒有臉面……

天空越來越顯壓抑,幾許火紅色的閃電劃過天際,誰都不知道這即將出現的神獸究竟是什麼,每個劍師都緊緊握著手中的劍,而天血夜的臉上此時透露出凝重的神情。

「玄哥哥,如果逼不得已,我會召喚出噬!」天血夜輕聲對著玄說道,而玄在天血夜說出這句話之時沒有任何話語,只是緊緊的盯著遠方的天際,因為他知道,天血夜召喚出噬意味著什麼……

而就在那空中火紅色的閃電出現得越來越頻繁之時,那陰暗的空中,巨大的漩渦慢慢的顯現,火紅色的閃電不斷在那四周穿梭著,而就在這時,一股恐怖到讓人窒息的威壓,一瞬間蒞臨了大地。

所有的劍王強者,此時臉色已經脹紅,而同亦辰更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天血夜見狀頓時知道不妙,一把將同亦辰拉過來將她以最快的速度丟入了伏魔之內。

邪滅眼色複雜的看著天血夜將同亦辰拉走並放入伏魔之內,而就在這時,那充滿火紅色雷電之力的漩渦中心處,一個巨大的黑色龍頭從那漩渦處探了出來,漆黑的眼珠透著一股古老威嚴的光芒審視著眾人,而在那黑色龍頭的口中,一個身著白衣的一頭烏黑長發的女子奄奄一息的躺在上方。

而當天血夜看到那女子轉過頭來的面容之時,她的瞳孔瞬間收縮,原本經過遮掩的黑色眼眸中不斷的閃過一絲絲猩紅的戾氣,口中更是在這一刻不自覺的喊出了聲,「娘……親……」

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愣住了,不止是因為天空中那恐怖的龍威,更是因為天血夜看著那空中的女子喊道的話語,娘親?開什麼玩笑……

「主人,那不是你娘親,那是吞天河妖幻化而成,主人,你清醒一點……」在天血夜肩膀之上的馭魂一瞬間感覺到了天血夜情緒失控不對勁的狀態,頓時在她耳邊不斷的提醒著她。

天血夜在馭魂的呼喚下終於控制住了自己失控的情緒,眼中的紅光慢慢退去,而那沸騰起來的狂暴之氣也在這一刻瞬間散去。

巨大的黑色龍頭,用著他那陰霾的雙眼看著底下的天血夜幾人,下一刻,兩隻巨大的龍爪從漩渦中心處探了出來,狠狠的將空間撕裂出一個碩大的黑洞,頓時,幾十丈長的巨大龍身從黑洞中飛了出來。

「轟……」巨龍四角站在了峽谷裂縫上方,他嘴猛地一張,將口中那和天傾城長得一模一樣的吞天河妖扔向了冰河的方向,而天血夜看著那如破布娃娃一般急速墜落的白色身影,她毫不猶豫的一個飛身對著河中央爆射而去……

巨大的黑色巨龍從上方用著他那碩大的眼珠俯視在下方的人,恐怖的龍息從他的口中噴出,頓時在他龍息碰觸到的下方的冰層,一瞬間斷裂開來,盡數坍塌腐蝕,連冰融化之後的水都消失不見,只有黑色的氣體在空中不斷的飄散著……

而天血夜這邊,她一把接住那吞天河妖的身子,看著懷中那熟悉得再熟悉不過,美麗如女神般的女人,她的眼一瞬間變得柔和了起來,抱著她的手更是不住的顫抖……

「主人,她不是你的娘親,吞天河妖比較特殊,她進階帝尊之後,有著一次幻化成人的機會,但是變幻為真正的人類后,她一生所有的修為也就毀了,而且變幻為人形的她,*潢色小說/class12/1.html將永遠不能恢復到魔獸的狀態,只能一輩子做一個普通的人類,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居然願意丟棄所有的修行成為人類。」

「她為什麼長著一張和我娘親一樣的臉?」天血夜轉過頭問向馭魂,她很希望馭魂證實她心中的猜測,而馭魂也在這時不負她所望點了點頭道:「她在變換為人形前,一定見過這張臉的主人。」

天血夜嘴角勾起一抹笑,抱著她一個爆射到岸邊,看著她一身白衣上沾染的血跡,天血夜探了探她的鼻息,「還有著微弱的氣息,她還有救!」

而那喘著龍息的巨龍,他一瞬間幻化為一個身著黑色蟒袍的中年人,從那高空之中一瞬間飛掠而下,他此時身體之上沒有散發一絲一毫的氣息,彷彿他就是個普通人一般,可是他那黑色的眸子中,透出的光芒卻不由得讓人畏懼的別開眼去,根本不敢與他直視,而他也在這時慢慢的走向了眾人…… 所有的人看著眼前這平凡得再平凡不過的的中年人,他居然就是剛剛那有著恐怖威壓的巨龍,而巨龍幻化的中年人雙眼冷冷的掃過眾人,當他的眼眸經過抱著吞天河妖的天血夜和站在她身邊的玄之時,瞬間停頓了下來……

「神邸血脈……」短短的四個字從中年人的口中傳出,天血夜聽到他口中說出的四個字時疑惑的看向玄,而玄的身子則在這時震了震,眼中也透出一股危險的光芒看向中年人的方向……

劍飛聽到這句話之後愣了愣,隨即眉峰皺了起來看向天血夜的方向,雖然他並不知道這神邸血脈究竟是何意思,可是從那字面上可以聽出,他們兩難道跟那傳說中的神級強者有著什麼關係……

「孩子,不要用敵意的眼神看著我,我不會傷害你們。」中年男子的話剛一說出,所有的人包括天血夜在*潢色小說/class12/1.html內眼中都閃著不可置信的神色,而玄的眸子在這一刻卻更危險了起來……

「不過,除了你們兩之外的其他人類,都必須死在這裡!」中年男子第二句話出口之後,所有的劍師原本提起一股生的希望瞬間熄滅,臉色在這一刻刷白,因為他們都不知道,以天血夜那陰晴不定和玄那冰冷的性格,會不會丟棄他們置之不顧,誰都沒有把握去賭。

天血夜眼眸陰沉了下來,雖然她對劍飛這些劍靈國的人都不感冒,而且在劍祭儀式之時她本就要取劍飛的性命,現在一直留著他,只是為了避免給營救落落帶來太多的麻煩。

可是眼前這中年人的態度卻讓自己超級不爽,不知道為何,看著他這幅嘴臉就有一副想要狂扁他的衝動,天血夜嘴角勾起一抹笑看向玄,而玄此時也好似有了感應一般的同時看向她。

天血夜的嘴角扯起一抹邪邪的笑容,而玄原本危險的眸子也一瞬間柔和了起來,「玄哥哥,我這輩子還沒見過神獸呢,你說要是打敗了神獸,我會不會就一戰成名,揚名天靈了呢?」

天血夜的話讓得所有臉色慘白的劍師一瞬間全部不可置信的看著他,而劍飛的神色也在此時複雜了起來,他原本以為天血夜決計會丟下他們不管,畢竟有點腦子的正常人都不會為了幾個不相關的人選擇去跟神獸對抗。

中年人在聽到天血夜的話之時,毫無波瀾的眸子透過一股寒意,可是這對於天血夜來說根本起不到任何威懾作用,天血夜雙眼更是毫不畏懼迎上了中年人的雙眸。

「孩子,你散發出的氣息明明就對他們沒有好感,你又何必為了幾個低賤的人類而跟我做對呢?就算你是神邸血脈,可是現在的你太弱了,根本不會是我的對手!」

中年人的話讓得劍飛握著劍的手更加緊了緊,而天血夜則冷笑一聲道:「這幾個人的生死管我屁事,你要不要殺他們我沒有任何意見!」

「冥夜,你……」劍飛終於憤怒的吼出了聲,而那中年人的眼中透出一絲笑意,而天血夜接下來的話卻讓得他眼中的笑意瞬間消散。

「我只是單純的看不爽你而已,所以……」天血夜白皙的手指指向中年人的方向,嘴角在這時輕輕勾起一抹邪異的笑容,「在你殺他們以前,先別死在我手裡!」

劍飛緊咬的牙齒在這一瞬間鬆開,他眼裡滿是錯愕,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天血夜居然會選擇跟神獸做對……

而一直沒有開口的玄在這時走上了前,他神情中透出一絲清冷道:「魔域蛟龍,原來當年從鎮魂窟中逃走的你,來到了天靈大陸!」

「魔域蛟龍,你聽說過嗎?將軍!」一名劍王強者在這時走上前向劍飛問道,劍飛皺眉搖了搖頭,從進入幽谷中開始,這裡許多魔獸都是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有得甚至只是在古老的書籍中有提及星星點點……

「嗯?你居然知道千萬年前關押我的鎮魂窟,難道你是神無崖的後代?」那魔域蛟龍看向玄的神色一瞬間危險起來,一股咄咄逼人的恐怖威壓一瞬間射向了玄的方向……

玄見狀眼中沒有絲毫的慌張,他一把抓住天血夜的纖腰,兩人騰空而起躲閃了開來。

「我不是神無崖的後代,我的名字叫做明鏡玄!」玄幾乎是咬著牙從口中說出這幾個字,天血夜訝異的看著玄的樣子,她從來沒有看到玄這麼激動過。

「明鏡玄?」魔域蛟龍聽到玄口中說出的名字后,彷彿在思考著什麼一般,下一刻他眼中一閃,眼中帶著一絲訝異道:「不可能,明鏡空一家早已被滅族,你不可能會是明鏡家的人!」

魔域蛟龍口中說出的話讓得天血夜更為震驚,什麼?滅族?玄哥哥一族被眼前這魔域蛟龍滅族了?

「當年到底是誰下令給你們滅掉我紫蓮一族!」玄的話說出口的同時,在他的身旁一股狂戾之氣開始旋轉起來,天血夜後退了幾步,她從來沒有看過玄因為任何一件事情發出這麼恐怖的氣勢,他一直都是冷冷靜靜對待所有的事情……

而那魔域蛟龍,聽到玄最後說出的那句話之時,雙目圓睜,他居然就是當年那些人除了戰雲妃以外要除掉的另一個人,不是說他已經死了嗎?怎麼會?這怎麼可能?

自己當年被神幻宗的人擒住帶到鎮魂窟封印,戰雲妃闖神幻宗之時找到了自己,並將自己釋放帶走,原本以為千萬年過後這些事情都可以離自己遠去,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這天靈大陸之上再次遇到明鏡空的後人,難道這一切都是天意……

紫色的旋風包裹了玄整個人,他那一頭飄散在空中黑色長發正慢慢的蛻變為妖艷的紫色,那經過掩飾的黑色眸子也瞬間變為充滿神秘的紫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