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是聶天心中卻如明鏡,之前他刻的劍之聖紋,別人看不出其中蘊含的何意,聶天自信洪星語嫣絕對能看出來,而且這些日子以來,聶天雖然低調,但是他展現的天賦都被洪星語嫣抓在了眼中。

這樣又不顯得他聶天高調行事,而且還能令洪星語嫣重視,如今正好他可以藉此深入洪星畫坊,好為收復洪星畫坊打下基礎。

「南宮燕,稍後你先回去,我想與洪星老師一聚,向她探討聖紋!」聶天對著南宮燕輕輕的說了一聲,使得南宮燕一驚,狠狠的瞥了聶天一眼,道:「你這傢伙非要裝B嗎?就你這聖紋造詣,恐怕洪星語嫣正眼都不會看你一眼,你沒看到昨天凌霄都被洪星語嫣直接拒絕了嗎?」

「我知道,但是我長得比他英俊,或許洪星老師會答應我也說不定!」

然而聶天此言一出,讓南宮燕無語起來,這傢伙不光自大,簡直就是腦子也有問題,不過聶天都這樣說了,南宮燕也不好阻攔,既然不撞南牆不回頭,那麼就讓他去撞吧,最好撞得頭破血流。

此刻凌霄冷冷的看了聶天一眼,既然你還與南宮燕來往,那就別怪我曾經沒有提醒過你。

如今,凌霄對聶天已釋放了一絲殺氣,死到臨頭,居然還妄想邀請洪星語嫣探討聖紋,真是可笑。

「今日就到這,大家回去吧,記住明天的期末活動,當然若是有人不願意參加,我也不會勉強,這一切由你們自己決定!」說完之後,洪星語嫣瞟了一眼聶天,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洪星老師,既然學期已經結束,我是不是可以叫你洪星小姐了?」聶天站起身子聳了聳肩問道。

然而此言一出,使得不少人驚訝起來,這傢伙想幹嘛,難道也想懶蛤蟆吃天鵝肉?

「可以,學期結束,我也不是你的老師了,叫小姐也沒什麼不可以的,不過你有什麼事嗎?」洪星語嫣笑問道。

「我想與你探討一下聖紋,在一學期結束之後,我覺得我還有很多地方不懂,想要請教你,不知洪星小姐可有空!」聶天微笑的看著洪星語嫣,笑容很清澈。

「難道在這裡不行嗎?」洪星語嫣笑問道。

此刻,諸人皆都不屑的看著聶天,這傢伙還妄想請洪星語嫣單獨見面,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活該被拒絕。

也不拿鏡子照照自己,看看自己那副德行,若是洪星語嫣答應他的話,我把頭砍下來給他當板凳坐,昨日凌霄邀請洪星語嫣的時候,洪星語嫣一點面子都沒給他,被直言拒絕了,這傢伙,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

凌霄看著聶天,心中不屑,繼而目光轉向南宮燕,嘲笑道:「這樣的神經病你都能看的上,我真有點佩服你了!」

聞言,南宮燕面部漲得通紅,但是嘴長在聶天頭上,她又不能左右。

「我想與你單獨探討!」聶天從來不管別人對他的看法,還是平靜的說了一聲,即便被拒絕,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聞言,洪星語嫣一句話也沒說,直接朝門外走去,頓時學堂里響起了轟轟的笑聲:「這傢伙簡直就是個神經病,還妄想單獨與我們的女神相會,真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錯了」

「被拒絕了嗎?」聶天也沒在意,聳了聳肩做了下來,然而就在這時,卻有一道聲音傳了進來:「想請我探討聖紋,我可是有條件的,起碼邀請我吃頓飯!」

話落,剎那間,整個學堂猛然之間寂靜了起來,那些原本的嘲笑之聲戛然而止,尤其是凌霄,他的目光中更是露出一抹驚恐,大口張開,徹底定格在了那裡。 剛剛的那道聲音,給人群的震撼太大了,使得整個學堂寧靜了下來,不用想剛剛的那道聲音必然是出自洪星語嫣之口。

如今,誰曾想到,已經走出學堂的洪星語嫣,居然會傳出這樣的一道話語,這足以表明了,她,答應了聶天的邀請。

之前,洪星語嫣故意吊著不說,恐怕就想給他們來個天大的意外吧,那些人一向都是自視甚高,把聶天無視,那她洪星語嫣也可以說間接的為聶天出了一口氣。

此刻,凌霄的嘴還是張開的,目光還是一如既往的定格在那,南宮燕也露出了非常不可置信的神色,久久沒能反應過來。

不過,震驚過後,她卻嘲笑的看了凌霄一眼:「太自信的人,往往摔得最慘,凌霄,你莫要太高看了自己,這樣的話,會讓人感覺你更可笑!」

聞言,凌霄神色窮迫,隨即目光死死的盯在了聶天的身上,神色有些茫然,他不相信眼前的一幕是事實,他是何等人物都被南宮語嫣拒絕,沒道理她會答應那個土鱉,這其中一定有原因,不行,我待好好屢一下頭緒。

想到這,凌霄開始冷靜了下來,片刻之後,眼神中又釋放出自信的光芒,今日之所以洪星語嫣能答應那個土鱉,無非今日乃是最後一堂課,以後各奔東西,因此洪星語嫣給了那個土鱉一個面子,他若今日開口,洪星語嫣肯定也不會拒絕!」

想完這些之後,凌霄上前一步追了出去,隨即微笑著道:「洪星小姐,你看今日是學末最後一天,一學期還沒請過你吃過飯,今日可否賞臉?」

聞言,洪星語嫣回眸看了一眼凌霄,這傢伙再度邀請她,無非就是把她當做在人前炫耀的工具。

想到這,洪星語嫣冷冷的回復一聲:「剛剛你沒聽到我說的話嗎?我已經答應聶天了,若你想請我吃飯,下次吧!」

洪星語嫣也沒有把話說絕,畢竟凌霄乃是凌家弟子,雖然凌家對她洪星家族構不成任何威脅,但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這樣吧,也不用等到下次了,依我看,就三個人一起用餐吧?」凌霄微笑的說道,使得不少人追到了學堂之外,想看看洪星語嫣該怎麼處理。

「傻逼!」聶天看著凌霄不屑的說了一聲,他與洪星語嫣說好了單獨探討,這傢伙非要來插一腳,不是傻逼是什麼?

「難道你沒聽清楚我剛剛說的話嗎?要不要我再重複一邊!」此刻洪星語嫣的聲音變得更加冷,隨即看都沒看凌霄一眼,便就抬腳走了出去。

刷的一聲,瞬息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凌霄的身上,這一刻凌霄面色及其難看。

「呵呵,我現在終於知道傻逼是怎樣煉成的了!」南宮燕冷笑一聲,如今看到凌霄那一臉的窮迫,她是打心底的出了口惡氣,這一刻,她突然覺得聶天平常不怎麼樣,只要一與凌霄對著干,似乎每次都是他贏。

聶天瞟了一眼凌霄之後,便就追隨洪星語嫣而去,凌霄看著聶天即將消失的身影,他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冷冽的殺機,洪星畫坊他不敢得罪,但是一個毫無背景土鱉,殺了也就殺了。

聶天自然感受到凌霄的殺意,隨即嘴中低語道:「最好不要惹我!」

說完這些之後,聶天加快腳步,追向了洪星語嫣,與她走出了洪星畫坊,繼而洪星語嫣的美眸眨了眨,道:「想請我到哪?你帶路吧,今日我就給我自己放半天假!」

聞言,聶天抓了抓腦袋,有些尷尬的道:「這裡我不熟,不如你帶路吧!」

「額!」洪星語嫣聽到聶天的話,頓時愕然起來,隨即白了聶天一眼道:「你就是這樣請客的?」

「嘿嘿,我不是剛到滄州城不久嗎,你也知道我到滄州城的第一天就被招入了洪星畫坊,之後就是專研聖紋,根本就沒有出來過!」

「這樣吧,我們就不去吃飯了,我帶你去一個可以放鬆心情的地方!」洪星語嫣神秘的一笑,聶天狐疑的跟了上去,很快他們兩人來到了一處偌大的池塘邊上,池塘一望無際,繼而洪星語嫣領著聶天走進了一棟極其奢華的小屋。

很快,聶天就難過了起來,洪星語嫣居然帶他來釣魚,釣魚就釣魚唄,他沒想到這裡最便宜的一個魚竿都要上千顆上品元石,而且釣上來的魚還要另外付錢購買。

想想這些,聶天心裡那叫個痛啊,這可是他兩個月的開銷。

「你的魚竿,拿好了,跟我來吧!」洪星語嫣說完見聶天沒有任何動作,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她忍不住淡淡的笑了下,好似萬花中的牡丹在綻放,迎來她最美的時刻。

「看這魚竿多精緻,它是用萬年古玉雕制而成,只要握在手中,對人身體就有極大極大的好處,尤其是對武修者,更能凈化丹田中的元氣,而且那池塘的魚,我保證都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龍鳳呈祥,不過,價格是貴了點,怎麼你讓我帶你路,現在又不捨得了!」洪星語嫣淺淺一笑,千嬌百媚。

說完這些之後,洪星語嫣見聶天仍然沒有反應,還是那樣的盯著自己,不由得面部閃過一抹紅暈,這傢伙,該不會這麼吝嗇吧?

「喂,你要是不同意,我們可以換個地方,沒必要一直這樣盯著我吧!」這一刻,洪星語嫣已經被聶天盯的有些發毛了。

「終於讓我看到你的窮迫相了,這些元石沒白花!」聶天直勾勾的眼神閃過一抹微笑,使得洪星語嫣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道:「你這傢伙貌似開始就在調戲我!」

「你花了我這麼多錢,難道調戲一下都不行嗎?怎麼了,生氣了?」聶天伸出右手朝洪星語嫣下顎摸去。

「拿開你的臭手,你的膽子倒不小,敢調戲我!」洪星語嫣知道聶天是故意逗她的,冷冷的說了一聲,繼而轉身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把魚鉤甩入了池塘里。

「喂,洪星大小姐,這就生氣了?」聶天跟了過去,問道。

「噗嗤!」洪星語嫣嫣然一笑道:「逗你玩哩,對了,你的聖紋達到了什麼級別,我可知道的很清楚,從始至終你都在掩藏!」

「我在進入洪星畫坊之前,就已經是二級巔峰聖紋師,就在第一天入學,被我感悟了石碑上的三級鷹之聖紋之後,經過我兩個月的努力,終於往前又邁進了一步,現在是三級聖紋師了!」

聶天也沒有絲毫隱瞞,因為他很清楚一個道理,沒有變態的天賦,怎能收復這個隱藏三千多年的洪星畫坊。

明天凌晨十二點,十張爆發 聶天也沒有絲毫隱瞞,因為他很清楚一個道理,沒有變態的天賦,怎能收復這個隱藏三千多年的洪星畫坊。

聞言,洪星語嫣並沒有出現意外的神色,彷彿早已預料到一般,不久后,洪星語嫣瞥了一眼聶天,道:「在你第一天考核的時候,我就意識到你在聖紋上的變態天賦,雖然你很低調,但是依舊蓋不住你的光華,只是讓我不解的是,既然你是三級聖紋師,為何還要前來學習聖紋,以你目前的聖紋造詣,足以開闢一方天地!」

洪星語嫣說的一點都不假,在滄州城,三級聖紋大師可謂少之又少,即便凌家家主,目前也只不過是三級聖紋師。

「但我我對聖紋的見識太少,實不相瞞,在加入洪星學院之前,我只接觸過一次聖紋,只知道去刻畫它,但是對於它的用處基本是一無所知!」

「什麼……什麼,你之前只接觸過一次聖紋,就有了目前的造詣?」洪星語嫣震驚的看著聶天,這傢伙,聖紋天賦居然如此之高。

「不是,之前我只是二級聖紋師,進入學院之後才跨入三級的!」聶天解釋道。

聽到了聶天的解釋后,洪星語嫣才有些緩和了內心中的悸動,不過她還是吃驚不已。

「你在地上刻畫一道聖紋給我看看!」洪星語嫣道。

「恩!」聶天點了點頭,摸了摸食指上的儲藏戒指,接著取出了玄鐵重劍在地上刻畫了起來,片刻功夫,一幅劍形圖案出現在了大地之上。

這一次的劍形圖案中的劍氣呼嘯,隱隱有凌天之勢,宛若天地間就這一把劍一般。

「好霸道的劍形圖案,跟你之前剛入學院的時候所刻的那一把,完全是天壤之別!」洪星語嫣驚駭的看著面前的聶天,這傢伙的聖紋天賦,簡直就是變態。

「你以前真的只接觸過一次聖紋?我總感覺你有數十年之功了!」洪星語嫣美眸看著聶天,盡顯不可思議,畢竟她洪星語嫣號稱聖紋界的妖孽天才也苦修了八年,才達到三級聖紋師。

「實不相瞞,我體內有天罡北斗七丹田,以天罡北斗七星之位排列而成,使得自己的身軀與天地契合,這聖紋也是包含天地萬象,所以我第一次接觸聖紋,就有了很敏銳的感覺!」聶天毫不隱瞞的說道,若是南宮燕在這裡的話,必然又以為聶天在說大話了。

然而,聶天此言一出,使得洪星語嫣美眸一滯,道:「你擁有七座丹田?這似乎不太和邏輯吧?」

「恩,千真萬確,我確實擁有七座丹田!」其實,聶天說話還有保留,沒有把另外的兩座主丹田說出。

「那你為什麼告訴我,你知道你這秘密一旦傳出去,將會引來多大的災禍?」洪星語嫣話中雖然有責怪的成分,但是她的心中卻美滋滋的,這樣的信任,她真的很開心。

「我知道,但我更知道你不會泄露出去!」聶天目光看著洪星語嫣說道。

「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會泄露出去?」洪星語嫣有些愕然的問道。

「因為我從你眼神中看到你目光清澈,不是那種人!」聶天微笑的道,其實聶天之所以告訴洪星語嫣這一切,完全是為收復洪星畫坊鋪路,畢竟若沒有一定的天賦,洪星畫坊焉能歸順於他,而且這洪星語嫣是他邁入洪星畫坊的關鍵所在。

「好吧,被你說對了!」洪星語嫣聽到聶天的話,嫣然一笑,繼而又道:「看你對我這麼信任的份上,說吧,有什麼要問我!」

「你不是要挑我與你同修聖紋嗎?正好我也有此意!所以今天想和你先聯絡一下感情!」聶天微笑的說道,使得洪星語嫣美眸一滯,道:「你倒是自信哩!」

「當然,除了我,紅星書院又有誰能入你的法眼,凌霄?他不配!」聶天依舊微笑的道:「其實你當初說要找一個人同修聖紋,我就知道你必然是看中了我的聖紋天賦,正好我也缺一個老師,所以今天請你出來,只是先跟你聯絡一下感情!」

洪星語嫣有些愕然的看著聶天,但是她見到聶天眼中的乾淨,透徹,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很真誠,不像其他男人看她都有一絲邪惡的神色。

「你不會對我有其它的想法吧?」洪星語嫣猛然來這一句,頓時的聶天愕然,咳咳了兩聲苦笑道:「我已有心愛的女人了!」

「嗷?這倒是讓我意外哩!」洪星語嫣似有不信的道:「她在滄州城嗎?美嗎?」

「不在滄州城,至於美貌,傾國,傾城!」聶天回應道,同時眼眸中露出一抹思念的神色。

「比我如何!」洪星語嫣淺笑的問道。

「各有千秋!」聶天微笑著道,其實並非這樣,洪星語嫣雖然也算的上是傾城絕色,但是比起莫傾城還略遜一籌。

「你如此一說,倒是讓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見她一見了!」洪星語嫣笑道。

「這麼說,你是選擇相信我了!」聶天露出一抹窮笑,之前無論他怎麼說,南宮燕都以為他在吹水,今日終於遇到一個相信他的人了,這讓他心中暖暖的。

「恩!」

「不過別讓我抓住你撒謊的把柄,一旦被我抓住,當心你的小腦袋!」洪星語嫣露出一抹威脅的神色,聶天看著她那威脅的神色,內心不自覺的一顫,聽南宮燕說,別看她表面溫柔動人,內心可是狠得狠,而且還擅長聖紋攻擊之道,一旦發現有人對她有不軌之意,都會被她教訓的很慘。

「喂,上鉤了!」就在這時,洪星語嫣感覺到魚竿猛然一顫,滿臉露著一抹驚喜,隨即右手用力一甩,一條龍頭鳳尾的大魚被甩了上來。

「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龍鳳呈祥!」洪星語嫣淺笑的說道:「它的頭有幾分似龍頭,而尾巴呢,卻有幾分像鳳尾,顧名思義,龍鳳呈祥!」

「難怪!」聶天掃了一眼大魚,確實讓他驚訝,對於這『龍鳳呈祥』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接著,又道:「今天是不是要請我喝魚頭湯了?」

「想得美,走啦!」洪星語嫣吐了吐舌頭道,甚是可愛。

之後兩人聊了一些關於龍鳳呈祥的事迹后,倒是聊的非常融洽,而最後臨走的時候,洪星語嫣倒是又把那條魚放回了池塘。

此次會面,也讓聶天的收穫頗為豐富,以後可以與洪星語嫣同修聖紋暫且不說,更重要的是,他終於一隻腳跨入了洪星畫坊,這是他收復洪星畫坊所跨出的第一步,他有信心憑著一己之力,讓洪星畫坊甘願臣服。 聶天與洪星語嫣分別之後,便就回到了南宮家,然而他剛進入房間還沒來得及關門,南宮燕就跟著進來了,只見她美眸一眨一眨的看這聶天。

「我臉上有花嗎?」聶天被南宮燕這麼看著感覺渾身不自在,於是問了一聲。

「看不出啊,洪星語嫣竟然會答應你的邀請,真讓我意外!」南宮燕好奇的看著聶天,道:「對了,今天一天你們都幹嘛了?」

「也沒幹嘛,就是釣釣魚,吃吃飯,怎麼有問題嗎?」聶天回答道,使得南宮燕白了他一眼,道:「你們就沒討論聖紋?」

「沒有,反正來日方長,也不在乎這一天!」聶天道。

「來日方長?你是不是想說洪星語嫣已經讓你和她同修聖紋了?」南宮燕瞪了一眼聶天道。

「恩!」聶天微笑的點了點頭。

「噗嗤!」南宮燕嫣然一笑,道:「我去給你找大夫!」

說完,南宮燕故意開門往外走去,使得聶天無語,問道:「找大夫幹嘛?」

「讓大夫看看你腦子有沒有進水啊!」南宮燕回眸看了一眼聶天,不可置信的道:「不過想起來,今天真是奇怪,洪星語嫣竟然會答應你的邀請,那洪星語嫣可是許多男人心中夢寐以求的冷美人,從來不給別人好臉色,你這傢伙真的走了狗1屎運了!」

南宮燕無語的看了一眼聶天之後,便就離開了聶天的房間,她怎麼也想不明白,自言自語道:「這傢伙說大話,越來越沒邊了!」

次日清晨,更讓南宮燕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南宮燕等人到達了洪星畫坊之後,便就隨著洪星語嫣往魔鬼窟進發,路途中,洪星語嫣開始一直是獨身一人帶隊,無人敢上前打擾她,然而不久后,聶天倒是肆無忌憚,跑步上前與洪星語嫣並肩而行,使得南宮燕及其意外,原本南宮燕想著聶天肯定會吃閉門羹,然而卻並非如她所想,她只見聶天跟洪星語嫣似乎聊得非常愉快,兩人彷彿認識許久一般。

如此一幕,南宮燕目光驚疑,難道洪星語嫣涉世未深,被這個愛吹水的傢伙給忽悠了?

不光是南宮燕,其他人皆是如此,彷彿不敢相信眼前一切,這時的凌霄,盯著聶天的背影,目光中已露出一抹殺機,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與劍南星並肩而走的路仁甲,目光中卻出現一抹崇拜的神色,老大太牛逼了,走到哪裡都有美女陪伴,如今就連不近人情的洪星語嫣也搞定了,太牛了,為什麼我路仁甲的春天還沒到,貌似我不比老大長得差啊,想完這些之後,路仁甲還頗為自戀的甩了甩額頭上的頭髮。

此刻,更多人想著,那傢伙憑什麼,難道就因為他長得好看一點嗎?貌似洪星語嫣不喜歡小白臉吧,她曾經可是放出豪言,她的老公必須在聖紋造詣上比她強,雖然這傢伙聖紋天賦也頗為厲害,但貌似還沒有洪星語嫣強大吧。

如若這洪星語嫣真被那傢伙給忽悠了,那個同修的名額豈不是……

想到這些,許多人的目光不由得瞟向了凌霄,這些人可是一直以為那個同修的名額必然是凌霄,如今見此一幕,所有人都愕然了。

同樣,凌霄也是如此,這一刻,凌霄的殺意越來越強,只要有機會,他絕對不會放過聶天。

這些人行了半天的路程終於到達了魔鬼窟。

魔鬼窟,位於滄州城西北之地,黑氣繚繞,與外界隔開,如同獨立一界。

不過這裡的人卻及其的多,人來人往,川流不息,漫步在魔鬼窟外圍之地,而聶天看到前面有兩扇虛妄之門。

「這裡就是魔鬼窟?」聶天感受著從那一方天地飄來的淡淡詭異氣息,頗為驚疑。

「恩,魔鬼窟可是滄州城及其危險之地,也是年青一代的人最佳歷練之地,在滄州極負盛名,走吧,我們進去吧!」洪星語嫣解釋道,話落,洪星語嫣帶著聶天他們穿過人群,來到了那兩扇虛妄之門的前面。

「左邊的那扇門是洪武境武修的力煉之地,右邊的這扇們是太虛境武修的歷練之地,當然裡面也配合了聖紋戰鬥,只要跨過這兩扇門就進入了魔鬼窟,不過只要進入魔鬼窟的人都會被蒙上人皮面具,這樣就不會被他人認出你的身份,即便你殺了大勢力的強者,死了也就死了,沒人知道是誰殺的,想查,那些大勢力的人也無從下手,這樣一來,那些進入魔鬼窟的人就可以肆無忌憚,不會有任何顧忌,這就是魔鬼窟的不同之處!」洪星語嫣對著聶天耐心的解釋道。

只見此刻,許多人都開始穿過了那兩道虛妄之門,聶天目光望著無數的身影沒入其中,他的心有了一縷悸動,既然是這樣,倒不妨進去一試。

「聶大聖紋師,你想幹嘛?你難道想進去不成?別忘了你當初可是答應我的,只能看,不能進!」南宮燕看到聶天蠢蠢欲動的身影,不由得上前一步,拉住了聶天的衣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