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資料寥寥數句,大意是謝琳於2006年10月26日下午兩點左右離校外出,從此不見蹤影。

不過往下翻就很豐富了,有謝琳的同學、室友、系主任、任課老師的證詞,使領館工作人員的關注和慰問,謝琳父母的陳述,包括湯普森也出面作證,最後是紐約市警察局的結案報告,時間跨度大約為三個月。

半晌,凱莉才道:「看來謝琳失蹤在當時還是鬧的挺大的,通常黑人和墨西哥人,失蹤報告只有寥寥數語,即使是被你……即使是吞食過量搖頭丸致死的托雷斯的死亡報告也沒有這麼詳盡,這對我們來說,應該是個好現象。「

穆青城彷彿沒聽出凱莉話語中的停頓,點點頭道:」就怕沒有關注,有人關注就不怕,接下來呢?「

凱莉道:」你的別墅是直接案發現場,再查查這棟房子到底過了幾年手才轉到你手上。」

說著,凱莉打開了紐約市的房產交易系統,這個查詢相對簡單,輸入街區與門牌號碼即可。

查詢結果顯示,在霍克之前的房主,是一個叫做詹姆斯的金融掮客,以從事非法金融中介為生,此人於1994年購入此房,2006年12月13日以250萬美元的價格過戶給了霍克。「

穆青城沉吟道:」這裡面有很大的問題。「

」是的!「凱莉點了點頭:」在2007年次貸危機之前,紐約房價於2006年底達到了歷史最高點,哪怕至今十年過去了,紐約房產的平均成交價格仍低於2006年峰值的10%到15%之間。

也就是說,這棟別墅在2006年年底的市價應該是500萬美元左右,霍克夫婦以250萬美元購買,相當於打了對摺,那麼,是什麼原因讓詹姆斯以不合理的價格急於出手呢?

我認為與與對謝琳的失蹤調查有關,詹姆斯很可能就是那五人中的一個,也許詹姆斯感覺到了不安,急於套現,如果我的猜測屬實的話,這個人應該很難找到,畢竟金融掮客本就沒有固定的辦公場所,再有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起他的警覺,所以我們的調查重點還是要放在湯姆森那裡。

現在跟我去哥大,摸摸湯普森的底。「

穆青城問道:「今天是星期天,學校不上課,上哪兒找湯普森?」

凱莉橫了一眼過去:「就因為是周末才方便,如果湯普森在學校,我們向別人打聽他,傳到他那裡他會怎麼想?我們不需要和湯普森面對面,隨便找些學生聊聊就可以了。

為了逼真,我們可以扮作情侶,開你的車去!「 哥倫比亞大學與華爾街和聯合國總部比鄰,位於曼哈頓最繁華的街區,穆青城把車停在了附近的停車場,與凱莉並排步入校門。

周末的哥大不上課,由於校內宿舍貴的離譜,哪怕是最差的四人套間都要每年一萬多美元,因此很多學生與同鄉或戀人在校外合租,校園裡的人不是太多。

不過仍有一對對情侶勾肩搭背的經過,漸漸地,穆青城感覺到了不對,說好的扮情侶呢?再看看自己與凱莉,隔那麼遠,怎麼看都不象啊,於是轉頭道:「凱莉警官,你看我們這樣象一對情侶么?」

凱莉橫了一眼過去:「你到底想說什麼?」

穆青城吞吞吐吐道:「我覺得我們不說象他們那樣摟成一團吧,起碼也不用靠這麼遠,其實你可以拐著我的胳膊,為了工作,我一點都不介意。」

「呵呵~~」凱莉呵呵笑了起來:「穆青城,我發現你一點都不man,你可以主動摟著我啊,你作為男人,難道不該主動點嗎?我簡直沒法想象你和卡琳娜是怎麼相處的?」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穆青城嘿嘿一笑,伸手去摟凱莉的纖腰。

凱莉由於長期的大運動量,腰部沒有半分贅肉,雖不能形容為柳腰,卻比大多數的白人女性要細了很多,穆青城滿懷期待。

卻不料,凱莉向邊上一閃。

」你耍我?「穆青城不高興的看了過去。

「哼!」凱莉冷哼一聲:「我只是代卡琳娜試試你,想不到你如此經不起試,哎,我真替卡琳娜悲哀,當然了,你的私生活我沒有資格去指手劃腳,不過我希望你將來在偷腥的時候,多想想卡琳娜,把胳膊伸出來吧,我拐著你的胳膊一樣可以扮情侶。「

穆青城頓住腳步,認真的看著凱莉道:」弗洛伊德曾說過,有些人長期壓力過大的時候,會以嘮叨排解壓力,凱莉警官,我建議你休假一段時間,出去走走,來吧,我並不是想占你便宜,其實說真的,你今天很漂亮,能與你較為親蜜的罪圈著走是我的榮幸,我也很自豪於別人投來的羨慕目光。「

凱莉只覺得心靈中湧起了一種難以抑制的悸動,但她忍的很好,翻了個白眼之後,就圈上了穆青城的胳膊,沒有再說話,也刻意與穆青城保持著一段距離,只是穆青城的話語在她的腦海中翻來覆去,迴響不停。

『難道自己真的壓力太大?』

凱莉眉心微擰。

她的功夫,已經兩年沒有進步了,雖然有明勁是一輩子的明勁這一說法,不過看著師兄弟們一道道暗勁打出,而自己發不出來,她急啊。

況且她能感覺到,與父母的分歧在逐漸加大,這又她讓焦燥不安,她只能以工作去排解內心的苦悶。

難道自己真該出去走走了?來一場一個人的旅行?

這個念頭一出,凱莉的心情有些黯然,因為性格火爆強勢,一般男人很難適應她,受家庭影響,她也看不上碌碌無為的男人,而且長期的警察生涯,讓她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許多豪門少爺一眼就看出是什麼貨色,打心眼裡排斥,結果高不成,低不就,至今單身。

如她這樣的年齡,沒有男友是很難想象的,別說外人不信,就連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凱莉只覺得頭腦中亂糟糟的,走著走著,與穆青城越靠越近,身體也越來越軟,自己的一小側胸脯不知不覺中倚上了穆青城的胳膊。

「嗯?」異樣感傳來,凱莉陡然警醒,把胸脯挪開了些,還瞪了眼穆青城,可是沒過多久,又慢慢的貼了上去。

凱莉還想再挪開,穆青城卻拉住她道:「凱莉警官,別做無謂的掙扎了,讓我替你分析下吧,首先,女人把半邊身體的重量壓在男人身上,對行走沒有影響。

其次,這樣的姿勢既舒服又省力。

第三,作為一個良家女性,肯圈著男人的胳膊行走,說明心裡是不排斥的,你在心底深處把我當作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不排斥與我發生點稍微親蜜點的接觸。

有這三點理由,從生理、運動學與心理上全方位解釋,你又何苦悖逆自己的內心呢?「

凱莉的臉頰有些發燙,硬哼一聲:」你懂得挺多的嘛。「

」那是!「穆青城微微一笑。

「哼!」凱莉又哼了哼,把臉掉去一邊,不過再沒把胸脯挪開,軟軟的壓著穆青城的胳膊。

穆青城暗暗好笑。

二人默不作聲的走著,沒多久,找到了物理系大樓,由於是周末,學生不是太多,很多學生在周末都有出遊計劃,肯留下來的顯然是勤奮好學的好學生,華人和印度人佔了其中的絕大多數。

在一間教室里,有一男一女兩個華人學生,都戴著厚厚的眼鏡,拿著本書,似乎在爭論。

「對不起,打擾一下!」穆青城拉著凱莉進了教室。

「你們是……」男學生訝異的問道。

穆青城笑道:」我叫穆青城,這是我的女友凱莉,是這樣的,我是哥大工程系一年級的學生,下學期必須要選修物理專業了,今天我們剛好路過,想向兩位學長請教一下,物理系哪位導師好一點。「

兩個學生現出了友善的笑容,男學生望向凱莉的目光中還現出了一抹驚艷。

女學生的嘴撇了起來,搶過來道:」穆青城你好,凱莉小姐你好,我叫張蒙,這是我的同學李健,我們都是二年紀的學生,你今天可是問對人了,物理系的很多導師都非常嚴謹的,教學質量非常高,比如工程物理學教授托馬斯、物理力學副教授恩卓……「

女學生一口氣報了十幾個名字,全都是響噹噹的名號,包括各自拿手的領域。

「太謝謝了。」穆青城點了點頭,又問道:「我好象聽說湯普森副教授教也很不錯,是嗎?」

兩個人的眼裡立時現出見了鬼般的神色。

穆青城與凱莉均是感覺到了不妙,凱莉問道:「怎麼?有問題么?」

男學生道:「我們都沒見過湯普森教授,但是湯普森教授在學界很有名的,早在近十年前就提升為了教授,並在業內發表過多篇非常有見地的論文,好象……好象是13年,從哥大辭職,進了加州大學,聽說是在舊金山的美國國家實驗室里從事重要研究。「

穆青城與凱莉的心陡然一沉,這真是越怕什麼越來什麼,在相互看了看之後,穆青城擠出一絲笑容道:「謝謝兩位學長的指點,我會認真參考,結合我自己的情況作出最正確的選擇,那我們……不打擾了,再見。「

」再見!「凱莉也勾了勾手。

」慢走!「兩名學生客氣的笑道。 (謝謝好友余錦坤和好友書友20170824105344868的打賞~~)

剛一出物理系大樓,穆青城與凱莉的臉都不約而同的沉了下來。

凱莉煞著眉道:「這件事情很棘手,美國國家實驗室你知不知道?」

穆青城點了點頭:「我大概了解一點,位於舊金山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裡面,隸屬於美國能源部,換言之,湯普森是在為美國政府服務。「

凱莉苦笑道:」假如湯普森的研究課題很重要的話,即使我們掌握了充分的證據,美國能源部門也有可能會從中阻撓。「

穆青城沉默了,半晌才道:」司法公正在哪裡都是個童話,法律在本質上,是為少部分特權人士提供便利的工具,如果你退出,我可以理解,我想謝琳也不會怪你的,我會用自己的方法送那幾個人渣上西天。「

「等等好么,讓我仔細想想!」

凱莉的臉面現出了很明顯的掙扎之色,突然緊緊的抱住了穆青城,把下巴墊在肩上,似乎無意識般,輕輕磨蹭著穆青城的臉頰。

凱莉的皮膚很光滑,微微涼,穆青城被蹭的臉上痒痒的,還從鼻尖傳來一種純天然的女子體香,不過穆青城的心裡沒有半點綺念,他深刻的體會到了凱莉的無助與糾結。

是啊,一邊是正義,是內心的信念,另一邊是如巨山般的壓力,確實很難作出抉擇。

穆青城並不催促,反手抱住凱莉。

倚著物理系大樓的廊柱,一男一女緊緊擁抱在一起,這在美國司空見慣,幾乎沒人投來驚詫的目光。

也不知過了多久,凱莉推開穆青城,緩緩道:「讓我咬一口!」

「什麼?」穆青城瞪大眼珠子。

凱莉平靜的解釋道:「每當我糾結的時候,我就有咬人的衝動,你讓我咬,咬完我就告訴你我的決定,當然了,我咬人很疼的,你自己選。」

穆青城以看怪物般的眼神打量著凱莉,好一會,才摞起袖子,猶猶豫豫的伸了過去。

凱莉毫不客氣,抓起胳膊,卡滋一口咬下!

這真是痛徹心扉啊,凱莉是真的咬,不過很神奇,一股負面情緒隨著凱莉的牙齒,流入了穆青城的經脈當中。

不片刻,凱莉鬆開了嘴,穆青城的小臂上有一圈清晰的牙印,還滲出了些許血珠,一對白人情侶恰好路過,男的向穆青城伸出了大拇指。

穆青城微笑著兩手一攤,有些無奈。

那女的說道:「看人家,知道哄著自己的女友,而你呢,不行,你也讓我咬一口!」

穆青城回敬了個大拇指指回去。

那男的沒辦法,摞起袖子,還叮囑道:「輕點啊,我好象沒惹你生氣吧?」

女的可不管,抓起胳膊,狠狠咬,就聽到哎唷一聲慘叫,男的臉都變形了。

凱莉撲哧一笑,卻又覺得很不好意思,取出餐巾紙,拿著穆青城的胳膊壓住傷口,這才道:「我考慮好了,等你打完拳賽,我把事情安排一下,休幾天假,你和我去一趟舊金山。」

「你不後悔?」穆青城問道。

凱莉搖了搖頭:「現在談後悔言之過早,也許將來我會後悔今天的衝動,但是我知道,如果我選擇了退縮,我的心裡會很不安,我也沒法再去面對你和謝琳,好了,不提這個,我暫時不想回警局,陪我逛逛吧,即使是假扮男友,你也得把你的義務盡完。「

「我很榮幸!」穆青城微微一笑。

凱莉的眼前莫名現出了卡琳娜的身影,但她立刻就把這道影子驅趕出去,她告訴自己,只佔用半天,不算什麼,然後用餐巾紙把血跡擦了擦,放下袖子之後,主動圈上了穆青城的胳膊,半片胸脯緊緊壓著,似乎把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了穆青城的身上。

……

哥倫比亞大學還是挺大的,景色也不錯,有很多人文景觀,穆青城與凱莉漫無目地的閑逛,凱莉也打開了話匣子,絮絮叨叨的講著她小時候的事情,穆青城很自覺的把自己定位在了聽眾的角色。

一直到中午,才離開了哥大,吃了中飯,穆青城把凱莉送回了警局,他本想把卡琳娜約出來,可是又覺得剛和凱莉分開,再去找卡琳娜顯得有些無恥,於是只打了電話過去,一邊開車,一邊閑聊,直到拳場,才掛了電話。

「早!」老湯姆微笑著打招呼。

穆青城心中一動,笑道:「早你個頭,這都中午了,對了,我有件事想問你,你認不認識金融掮客?「

」金融掮客?「老湯姆眉頭一皺:」你小子該不是有錢了想搞投資吧?我勸你別做傻事,有這錢,還不如找幾個漂亮妞快活快活。「

」此話怎講?「穆青城追問道。

老湯姆耐心道:」那些人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人渣,雖然我覺得自己已經夠渣了,但和他們比,我純潔的就象一隻小白兔,聽我的,有錢做什麼不好,千萬別找金融掮客,他們會詐干你的一切,直到你身無分文再把你一腳踢開,你還沒法控告,因為他們熟悉法律條文,善於利用各種漏洞,並且有專業的律師團隊為他們打官司。「

穆青城明白了,金融掮客有點象華夏八九十年代在銀行門口倒賣外匯券和外幣的二道販子,看似單槍匹馬,身後卻有個組織,專門處理糾紛與打點上下關係,儘管用外匯販子比擬金融掮客可能不是太確切,但詹姆斯顯然不是一個人,而是屬於一個團隊。

這讓穆青城打消了尋找詹姆斯的想法,畢竟打聽詹姆斯的下落,很可能人還沒影子,他團隊中的其他人就先一步得到了風聲,徒然打草驚蛇,看來只能黑拳打完和凱莉跑一趟舊金山了。

「謝謝你的建議,我就是問一下。」穆青城微微一笑,便進了屋。

屋子裡瀰漫著一種古怪的味道,穆青城沒法形容,也從來沒聞過,而且床被重新鋪過了,被褥上殘留著著淡淡的女人香水味,不過穆青城沒多想,他只以為是老湯姆找來小妞幫自己收拾房間,不禁暗暗點點頭,覺得老湯姆除了邋遢點,人還是挺不錯的。

脫了鞋,穆青城坐上床,開始打坐練功,周末的人流量比平常要多,源源不絕的負面情緒被轉化為魔元,運行於經脈當中……

修鍊起來沒有時間概念,當108個小周天走完,時間也到了傍晚,拳場不提供食物,吃飯需要去餐飲中心,於是穆青城收了功,準備買些外賣回來,和老湯姆一起喝點酒。

剛出了門,老湯姆喚住道:「魔王,亞歷山大先生邀你共進晚餐。「

」呃?亞歷山大?」

穆青城不解道。

老湯姆兩手一攤:「亞歷山大先生是地下拳場的總經理,據說背景非常駭人,不過我認為亞歷山大先生不可能對你有惡意,艾拉,你帶魔王過去。「

這名叫做艾拉的兔女郎甜甜笑道:」魔王先生,請跟我來。「

」謝謝!「

穆青城跟在了後面。 從另一條通道出去,首先是一個超大的賭場,佔地數十萬平方米,金壁輝煌,仿如一個複雜的迷宮,裡面人頭涌涌,氣氛熱烈,還有很多漂亮的女荷官和兔女郎、貓女郎。

特別是老虎機,幾千台一排排,一列列,碼的整整齊齊,極其的震憾。

穆青城打座吸收的負面情緒主要來源於這個賭場。

由於拉斯維加享譽全球,為了與之競爭,賭場充分利用位於紐約的區位優勢,渲染出一種紙醉金迷的奢靡氣氛,並在細節上非常貼心,無論是華人賭客、東南亞賭客、俄羅斯或者墨西哥的富豪,在這裡都會很欣喜的找到本民族的文化元素,不會產生心理上的隔閡。

而且賭場的服務也無比周到,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做不到,燈光明亮卻不耀眼,以溫馨的暖色調為主,兔女郎和貓女郎始終端著盤子穿梭,為客人奉上可口的飲料或美酒,甚至賭場里還會定時輸送純氧,氧氣含量比外面高,讓人保持著充沛的精力,總之,對於客人的一切要求,賭場都會儘可能的滿足。

賭客在這裡,能享受到帝王式的服務,自尊心無比滿足,哪怕輸的一文不名,賭場也不會趕人,裡面的兔女郎、貓女郎和乾淨整潔的房間任你享用。

穆青城親眼看到,幾個輸紅了眼的賭客,罵罵咧咧的拽起從身邊過的兔女郎,往邊上側門奔走,這些女孩子雖然滿臉不願意,卻不敢反抗。

穆青城不由看了眼跟在自己身邊的艾拉,問道:「你們都是這樣么?」

艾拉苦澀的搖了搖頭:「為拳場服務的女孩子比賭場稍好一點,至少沒人能強迫我們上床,因為拳場包括娛樂部門有專門的小姐明碼標價,當然了,我們的薪水要比賭場低很多,她們每月大概一到兩萬美元,在合同里寫的清清楚楚,必須在任何時刻為任意客人提供服務,而我們沒有這條,薪水也只有四千。「

穆青城倒是來了興趣,又問道:」我看你年紀不大吧,怎會來這裡?「

艾拉笑了笑:」魔王先生,您看的很准,這裡的女孩子,大部分是大學生,甚至還有中學生,比如我,和我的好友珍妮,我們都是紐約城市大學的二年級學生,因為家境一般,無力支持巨額學費,只能申請學貨,我們幾乎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就是為了還貨款。「

美國大學的學費舉世聞名,但很多人忽略了一點,其實書本費也貴的嚇死人,每一本教材,價格從來沒有低於一百美元,而且為了杜絕學生使用舊教材,不買新書的情況發生,美國的教材幾乎一年一換,讓學生低價淘來的舊教材派不上用場,必須購買新書。

穆青城攤了攤手,表示同情。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