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說到這兒,血月神神秘秘地壓低嗓音道:「我猜,這暴力妞,肯定是掌握著築基丹的丹方,想要儘快晉陞到築基期,因此打算提升丹道,自行煉製築基丹……」

話音未落,兩塊腰牌也不知從哪裡飛來,正好砸在血月的背心,把他嚇得怪叫一聲,冷汗直淌!

就聽葉茵茵的聲音從大門內傳出來:「兩個蠢貨,還不滾進來?」

血月慌忙撿起腰牌,遞給蕭怒一塊。兩人暗中交換了一個眼色,將腰牌掛在腰間,走向大門。

果然,大門口設有禁製法陣,兩人腰間的腰牌閃出一道光芒,與法陣光芒吻合交融,瞬間,兩人就被挪移到一片似乎超脫於天地之外的葯園之中。

天啊!

雙腳落到實地,鼻端剛傳來一陣陣奇異的葯香,蕭怒就感覺到神宮內一陣騷動,躁動得最為厲害的要數靈犀山頂那三棵銷魂樹了。

總之,這一刻,蕭怒的神宮生成一股強烈的吸引力,似乎想要把這片葯園的所有氣息一網打盡,吞噬個精光!

我擦,這豈不是作死?

蕭怒慌忙抑制住了神宮的躁動,地皮都沒有踩熱乎,他哪裡敢動手吞噬這裡的勃勃生機。當然,他倒是恨不得將這裡連葯帶土,掘地三尺,席捲一空,那時,神宮肯定會大變樣。

可這樣做了的直接後果就是,哪怕暴力妞或是星辰門查不出原因,他和血月也會死得相當難看。

不過,他忽然察覺到,自己的四肢百骸,萬千個毛孔,每一寸肌膚,似乎都在悄然無聲地收攝著濃郁的天地元氣,這裡的天地元氣,飽和著無數的藥性,更是非比尋常。

血月完全獃滯,囈語般道:「天啊,全是神葯啊。這裡哪怕是一株雜草,也相當於我黃泉聖地的神葯了!可悲,可嘆啊,想當年,我……」一聲唏噓不已,這位曾經叱吒風雲的黃泉大魔神竟紅了眼眶。

蕭怒倒是已經接觸過玄星界的藥材,有了粗淺的認識,倒不像血月這般感慨與驚訝。

他舉目打量,見這片葯田,至少有百畝之多。而星辰門顯然也狠下了一番功夫,每一畝田都獨立開來,溝渠有著森嚴的法陣隔阻。

從他倆所在的入口處放眼望去,一級玄葯到三級玄葯,層層遞進,井然有序。

而且,蕭怒敏銳的感知到,這片葯田底下,一定有個巨大的聚元陣,按照玄星界的做法,就是不斷消耗玄石,為這片葯田提供足夠的天地元氣。

「咕嚕!」

血月激動得狠狠吞咽了一口唾沫,顫聲道:「蕭怒,咱倆可算是來對地方了,在這兒,天地元氣絕不比開放日差,嘿嘿,咱們抽空隨便修鍊一會兒,要不了多久,哎喲!」

話沒說完,血月胸口就冒起一道青光,慘叫著倒跌出老遠,撞擊到葯園的隔離法陣壁壘,又是一聲慘叫,軟軟墜地,竟然半天沒能爬起身來!

蕭怒忙奔跑過去,將血月扶起,見其胸口赫然像是被雷擊了一般,焦黑了一大塊,一個半寸深的血洞,血肉也是焦黑模糊了,整個人疼得冷汗直流。

「你怎麼樣?血月?」

「我,我沒事,快,快起來,暴……不,仙師大人來了……」

血月咬緊牙關,掙扎著勉強站了起來,但雙腿卻不住顫抖,好似篩糠一般,抖個不停。

「蓬蓬!!」

兩個葯簍、兩把葯鋤、兩把葯鐮,從天而降,落到兩人面前。

但蕭怒左顧右盼,就是沒見到那暴力妞的影子,只聽她冰冷的聲音在葯園內回蕩:「你們兩個蠢貨。給你們七天時間,把葯園裡每一根雜草都給我除乾淨。本姑娘,不不,本仙師七天後會過來檢查。做得好,貢獻少不了獎賞你們,做得不好,有你們好看!」

頓了頓,就在蕭怒以為這妞已經消失的時候,突然,半空中又傳來了一句。

「忘了提醒你們,葯園的聚元陣,本仙師,只留了七天的玄石。要是你們敢偷偷煉化天地元氣進行修鍊,玄石肯定不夠。玄石不夠,葯園的藥草說不定會死。死一根藥草,罰你們采星十葫!死十顆藥草,你們抵命!哈哈哈,好自為之吧,愚蠢的賤奴!」

最後五個字,像萬箭穿心,穿透了血月和蕭怒的心臟。 「師父,晴光高中的先鋒代表是西野才人,我會打敗她的!」瀨戶陽子信誓旦旦地揮舞了下小拳頭,又跑回庭院中間開始努力練習了。

李學浩都不知道說什麼好,西野才人和他的關係,也僅僅是曾經的初中同學而已,但無論是福圓直美還是瀨戶陽子,兩人都好像比較重視她?

搖了搖頭,他走出了庭院,現在這個時間,正好去散下步。

等到散步回來,天色已經大亮。

千葉小百合也開始做早餐了,澤井優子和青山玉子兩個小丫頭都起床了,她們正坐在餐桌上,等著吃完早餐回去換衣服上課。

「浩二哥哥,起床的時候為什麼不叫醒我?」澤井優子見他回來,很是不滿地問道。

「睡得跟頭小豬一樣,怎麼樣都叫不醒。」李學浩走過去,輕敲了她腦袋一下。

「痛啊。」澤井優子痛呼一聲,捂著腦袋。

一旁的青山玉子小臉紅紅的:「哥哥,昨天晚上優子姐姐和你一起睡的嗎?」

「沒錯,玉子,我們還做了這樣和那樣的事哦。」澤井優子捂著腦袋,存心胡說八道。

青山玉子的臉更紅了,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亂說什麼!」李學浩抓開澤井優子捂著腦袋的手,又敲了一下,「吃完早飯趕緊回去,上課不要遲到了。」

「才不會!」澤井優子被連敲了兩下,憤憤地瞪著他。

「膩醬,昨天晚上你們三個人睡的,居然都不叫我。」瓜生麻衣從旁邊飄了過來,語氣里滿是怨念,她顯然已經知道了昨晚某人三個人睡的事實。

「咳!」李學浩輕咳一聲,想要轉開這個話題。

瓜生麻衣卻已經繼續說道:「作為補償,今天晚上你要來夜襲我。」

「夜、夜襲……」青山玉子的臉整個都紅透了,身體也一顫一顫的,似乎腦袋裡都開始冒煙了。

澤井優子眼睛一亮,滿是期盼地看著瓜生麻衣:「麻衣姐姐,今天晚上我可以和你睡嗎?」

「哦?」瓜生麻衣眯起了眼睛,滿含深意地打量著她,「你也想被夜襲嗎?優子醬。」

「嘻嘻——」澤井優子沒有絲毫害羞地一笑,似乎是默認了她的說法。

李學浩撓撓頭,懶得理兩個大小瘋丫頭,離開了客廳,他準備上樓換校服,等下還要去上課。想想今天已經是金曜日(星期五)了,明後天就是雙休日,要出發去北海道的札幌,美人魚的聚居地正在向他招手。

……

早餐過後,李學浩來到學校。

一年C班教室里,他的座位上,中村隆史又一次坐在了那裡,他似乎把這個當成他自己的教室了。

「喲,真中,你來了。」中村隆史輕佻地打著招呼,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可能最近一段時間和山本良太混久了,沾染上了他的壞習慣。

「中村前輩,這裡可不是三年C班。」李學浩把書包放桌子上,這傢伙是三年C班的學生,總不可能少看了兩橫吧。

「真中,我是想來問下,你什麼時候見我姐姐?」中村隆史仍坐在座位上,毫無讓開的覺悟。

李學浩皺了皺眉:「我說過,時間由我來定的。」之前確實答應過他,要和他姐姐見一面,不過也說好了,見面的時間由他掌握。

「沒錯,但是今天已經是金曜日了,明天開始就是雙休日。」中村隆史提醒道,話里已經在暗示,這個星期就要結束了,難道要等到下個星期嗎?

「那就今天下午放課後吧。」李學浩稍稍遲疑了一下說道,反正這件事都要解決的,既然答應了,反悔的事他自然不會做出來。

「太好了,我現在就通知姐姐。」中村隆史很興奮,連忙起身出去打電話了。

李學浩心想他總算走了,坐到座位上,誰知沒過多久,中村隆史又跑了進來。

「中村前輩,還有什麼事嗎?」李學浩皺皺眉,要不是看現在兩人也算朋友了,都不會搭理他。

「咳……」中村隆史不自然地咳嗽了一聲,臉上居然有些紅。

「嗯?」李學浩懷疑起來,這傢伙這副表情是什麼意思。

「是這樣的……」中村隆史看了看左右四周,似乎怕被人聽到,這才壓低了聲音說道,「你能教教我,怎麼跟一個人表白嗎?」

「什麼?」李學浩一愣,繼而反應過來,難道這傢伙不死心,還要跟聽貓奈奈子表白?

「我想跟一個女生表白。」中村隆史說道,又見他古怪的表情,猜他可能是誤會了,解釋起來,「不是奈奈子,是另一個人。」

「另一個人?」李學浩好奇了起來,中村隆史竟然移情別戀了嗎?

「是的,真中,拜託你告訴我怎麼表白。」中村隆史非常有誠意地說道,又從口袋裡拿出了幾張招待券之類的東西,「這是小野寺咖啡館的招待券,一共有十張,還請你收下。」

李學浩不由有些愣神,這傢伙現在還會收買人了,而且出手挺大方的,十張招待券。

「你要先告訴我,要表白的對象是誰,我才能根據她的性格,告訴你怎麼去表白。」本來要拒絕的,但轉而一想,藉此得知那個讓他移情別戀的人是誰也不錯。

「……是鶴見女高的生徒會長。」中村隆史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

聽他這麼說,李學浩不由想起了那天自己坑了他們去鶴見女高的事,當時救了他們之後,就聽中村隆史說過要報復鶴見女高的一個女生,還打聽到了對方的身份,就是鶴見女高的生徒會長,當時山本良太問他是不是要去揍對方,中村隆史卻說會用別的方式報復,難道就是這個?

「真中,告訴我,要怎麼表白,才能一次成功?」中村隆史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眼裡也在冒著光。

「一次成功?」李學浩心想哪有那種表白方式,可心中忽然一動,微微笑道,「我有一個表白的方法,保證可以一次成功。」既然對方求到自己身上,哪能不幫一把呢?就算結果被坑了,也是他自找的,誰讓他總是來霸佔自己的座位。 【打個滾,求個票。今日第三更新鮮出爐!老郭不眠不休,戰鬥,戰鬥,戰鬥!爭取每兩小時更一章,不到彈盡糧絕,老郭絕不放棄努力!】

確定葉茵茵已經離開了葯園,蕭怒起身走到一塊葯田邊,彎腰做出拔草狀,實際上卻是悄悄從神宮靈犀山上,拔出了幾顆無品級藥草,攥在手上,一邊往回走,一邊雙手運起玄力,將藥草碾碎。

等走到血月身旁時,血月一臉感激,他猜測蕭怒是去找藥草為自己療傷,雖然他覺得不會有什麼大用。畢竟,他深知,自己胸口挨這一下狠的,純粹是由於葉茵茵實力太強,火星術威力太猛,要不是自己最近修為接連攀升,當時及時調集了玄力進行抵禦,恐怕絕不止傷得這麼「輕」。

血月並不認識蕭怒拔在手上的新鮮藥草,他能看出,這些絕不是玄葯。火星術比風刃術更為高級,不到玄星六重境不能學習,傷害力也是風刃術的數倍不止,再加上葉茵茵的特殊玄力,自己胸口的灼傷,一時半會根本好不了。

「暴力妞,咳咳,蕭怒,你這名字還真是叫得太貼切不過了,你這是幹什麼?等等……」

血月訕訕笑說著,竭力掩飾自己的虛弱,殊不知蕭怒不容分說,直接將手中碾碎的藥草團,狠狠塞進血月那個巨大的傷口裡。

「嘶!」

饒是血月一向自負皮糙肉厚,也被蕭怒這一下弄得措手不及,就好比傷口裡被強塞進來了一團辣椒粉,撕心裂肺的疼痛讓他差點沒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血月雖不敢冒犯蕭怒,可心裡難免要吐槽一下:「我的主人,你能不能不要瞎整,這點傷,養個三五日也就無大礙了,你這不是瞎胡鬧嗎,萬一引起傷口的異變……等等,怎麼傷口感覺不到疼痛了,咦,怎麼回事?」

正在吐槽無良主人瞎搞的血月,忽然察覺到自己胸部傷口出現異常,劇痛也瞬間蕩然無存,傷口處有種清涼的舒爽的感覺,他分明能感知到傷口正在新生肌肉,正在急速地癒合當中!

血月嘴巴張得老大,漲紅著臉,羞愧難當。

他以為,蕭怒只是胡亂扯了幾顆雜草,給自己傷口止血,哪想到就是這幾顆不起眼的藥草,揉碎之後,竟然比療傷玄丹還要神異——儘管他從未使用過療傷類玄丹。

他記得清清楚楚,蕭怒手上拿著的那幾顆是雜草,絕不是玄葯,他十分肯定。再說了,損壞葯園一顆藥草,暴力妞會懲罰采星十葫蘆,這可絕不是危言聳聽,他估摸著那暴力妞絕對做得出來這樣的狠事。

可是,就是這樣的幾顆雜草,卻給自己被火星術重創的傷勢,帶來了意想不到的療效,一個字眼情不自禁地浮上血月的腦海。

神力!

對對對,主人一定使用了神力!

天啊,就為了這麼一點點傷,主人居然捨得消耗珍貴無比的神力,為我把雜草變成玄葯,我還在心裡詆毀他,我,我真是罪該萬死,我,我真是豬狗不如。

不行,我得趕緊求得主人的原諒。

血月顫顫巍巍,就像大限將至一樣,瑟瑟縮縮地看著蕭怒,就要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誰知卻被蕭怒狠狠一瞪眼。

這個眼神,意思很明顯,你跪一下試試,看我不狠狠抽你!

血月打了個哆嗦,一臉諂媚,感覺胸口已無大礙,就屁顛屁顛地腆著臉湊到蕭怒身邊,低聲道:「多謝主人,血月真是羞愧,主人您……」

蕭怒悶哼一聲:「別拍馬屁了。咱們說話小心點,可別這葯園裡,布置著什麼監視類的法陣。」

誰知血月一拍胸脯道:「哈哈,主人,這你就放一百個心吧。跟你說一個秘密。據說星辰門唯一的一位陣法大師,被婆娑門的一個弟子給幹掉了,哈哈哈,星辰門因此跟婆娑門成了冤家對頭,可他們再沒能培養出一個陣法大師來。尋常監視類的留痕法陣,至少也得用到五級層次的複合法陣知識,一般的法陣大師都搞不定!所以,你沒見咱們住的仙奴區,也無那種法陣存在嗎?這裡更不會有的。」

說著,血月指著葯園中央位置道:「您看,那裡就是整座葯園的聚元陣所在了。也是這處葯園最強的法陣。聚元陣,不過三級複合法陣,都已經讓星辰門的陣法師們忙得焦頭爛額了,遑論添加留痕法陣。」

略顯得意的血月,沒注意到蕭怒深深地鎖緊了眉頭,十分興奮地拍著胸脯道:「主人,這百畝葯田,除草之事我一個人做就行了,您安心到那邊木屋中去歇息吧。」

沒聽到蕭怒回答,血月這才扭頭看到蕭怒的目光集中在一塊葯田上,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不禁也順著看過去。

那是一片『泰羅果』,二級玄葯,整整一畝,不過卻枯萎了大半,剩下一半結出的葯果也乾癟無色澤,眼看等不到成熟期,就將死掉。

血月暗啐了一口,以為蕭怒是擔心暴力妞的懲戒,便安慰道:「主人,您放心吧,那暴力妞作為葯園的主人,有一件法器,專門檢測葯田用的。這些自然死亡的藥草,跟咱們半塊玄石的關係都沒有,不會算到咱們頭上的。」

誰知道,他卻聽到蕭怒喃喃道:「可惜了,這麼多泰羅果,要是煉成二級的『培元丹』,不知能省掉多少青霜、化玄……」

「咕嚕!」

血月發現,自己自從認識蕭怒並奉他為主后,吞咽口水的次數明顯增多,因為,遭受誘惑的時候太多了!

「主,主人,您懂得煉製玄星界的丹藥,不不,您懂得煉製玄丹?」血月結結巴巴,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才能把話說明白。

蕭怒淡然道:「等我點亮你現在這麼多玄星的時候,區區築基丹算得了什麼,彈指可煉。我只是可惜這一片泰羅果,本想將其救活,卻又怕那暴力妞不肯付報酬……」

血月下巴眼睛全掉落到地上,「您,您還懂的培植玄葯?那泰羅果,您也能救活?」

蕭怒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道:「很難嗎?」

血月幾乎跳起來,差點歡呼出聲,也不知想到什麼,漲紅著臉,用手捂著嘴,半天才憋出一句:「主,主人,您難道沒看過您的傳功玉牌?」

蕭怒眉頭一皺,「什麼傳功玉牌?」

「就是那塊記著仙奴需知的,免費采星術那一塊!最後,有一段是星辰門的懸賞,您,您沒看過?天啊,裡面就有一個高額懸賞,內容正是培植將死的泰羅果之類的玄葯,貢獻懸賞很高啊!不信,您再看看,我沒騙您呢。」

見血月說的煞有其事,蕭怒拿出那塊玉牌,貼在眉心,剎那間就找到了血月所說的那段內容。

果然,在最後,有一大段,星辰門的懸賞內容。

懸賞分為好幾種,內容涉及捕獵、豢養、種植、煉丹、制符、煉器、法術疑難問答等等,許多懸賞,都獎勵貢獻和玄石。

第一個懸賞內容,就讓蕭怒的眼皮狂跳不止。

長期收購虛空飛鴉眼睛,每對獎勵下品玄石一百和貢獻一千點。

蕭怒已非吳下阿蒙,自然明白這個懸賞有多高。

玄石按品質,也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及極品,類似於元蒙三界的靈石、魔石,修士可以直接煉化玄石中蘊藏的豐富而精純的玄氣,轉化為玄力。在仙宗之間,玄石就是唯一的貨幣。只有凡俗世界,才會以仙米作為硬通貨幣。

星辰門的貢獻,每十點,相當於一塊下品玄石。門中的玄丹、玄符、法器等等,都可以用貢獻兌換或是玄石購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