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軒轅方臉色越來越難看,放於桌下的手越握越緊,關節也因為用力過猛漸漸泛白。

就坐在他身邊的林浩天有看到軒轅方的反應,他也能理解,對於表面斯文平卻滿腹算計的任天行,他也看不慣,但現在公然與任天行翻臉非明智之舉。

沒等林浩天發話,軒轅方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搖了搖腦袋,說道:「任兄,我赤國遠在尤國千里之外,即便分得了尤國的領地,兄弟要我國又如何去治理呢?」

任天行早就想好了措詞,含笑說道:「對於這一點,老弟不必擔心,如果赤國因為地處北方無法管理分割的尤國領地,炎國可以代為管理,每年所獲的稅收、糧食,炎國分文不取、顆粒不收,全部送到赤國去,老弟以為如何啊?」

「這……」若是如此,倒也可以接受。軒轅方眼珠轉了轉,笑呵呵道:「還是任兄考慮周全,就按照老兄的意思辦吧!」

任天行又對林浩天和宋浩說道:「當然,金、新赤二國也和赤國一樣,滅尤之後,分割的領地暫由我炎國代管,稅收、糧食則會分別送往你二國……」

這回不等他說完,林浩天已擺擺手,說道:「任兄的意思,本帥以為不妥。」

聞言,眾人皆起皺起眉頭,暗暗咋舌,林浩天好大的膽子啊,竟然敢公然和任天行唱反調。

戲精主播:電競男神很會寵 林浩天繼續說道:「為天下蒼生討逆,我金國不求回報,至於分割領土之事,列公不必考慮金國,我金國自動棄權。原本該分於金國的領地,就由列公平分吧!」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都不自覺地張大嘴巴,即便是任天行也沒想到林浩天會放棄分割尤國領地,這也太不可思議了,林浩天怎會如此大方?

和林浩天站在同一陣線的宋浩也是滿腦子的赤名其妙,任天行的條件不錯啊,由炎國代為管理分割的領地,每年還把稅收和糧產送還,這也是筆不小的收入呢!

林浩天雖然沒去過尤國,但對尤國的情況也了解一些。尤國地廣人寡,又多是不毛之地,有個狗屁稅收和糧產,再者說,炎國要代為管理分地,想造假再容易不過,雖然說得好聽,什麼分文不取,顆粒不收,實際上分地的稅收多少、糧產多少,那不全憑炎國一句話?他想給你多少就是多少,等到日後任天行連一文錢不想給你了,你又能拿他怎麼辦?

與其受制於人,還不如大方一點,乾脆不要分地,藉機從別的方面爭取最大的利益。

任天行不知道林浩天在打什麼主意,他狐疑地問道:「林老弟當真不打算要尤國的分地?」

「沒錯!」林浩天回答得乾脆。

聽他再次確認,任天行臉上的疑惑漸漸被笑容取代,他剛要說話,林浩天又繼續說道:「當然,我金國也不可能白白出兵,耗費糧餉,圖增傷亡,做賠本的買賣。金國放棄封地,條件是,對尤爭戰中,金軍所繳獲的一切全部歸金國所有,而其他諸國所繳獲的一切,最後拿出來,與金國平分。」

任天行等人聽后,皆感覺哭笑不得,也不知該說林浩天裝聰明還是該罵他愚笨。

繳獲的戰利品再多,它必定是有一定數量的,而分地則不然,那可以年年歲歲的產錢產糧,是可以讓本國長年獲利的,豈是在一戰當中所繳獲的區區戰利品能相比的?

這明顯是對金國吃虧的買賣,現在又由林浩天自己提出來,眾人哪會反對,眾人互相看了看,然後紛紛點頭應道:「林兄的提議,我等完全接受,就按照林兄的意思辦,金國不要分地,我等和金國平分戰利品!」

林浩天含笑拱手,說道:「多謝列位兄弟關照!」說話的同時,他在桌下悄悄踢了踢宋浩,示意他學自己說話。

明顯是吃虧的事,但林浩天偏偏要去這麼做,宋浩搞不懂他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林浩天的笨蛋嗎?當然不是,而且恰恰相反,他精明的時候比鬼還精,吃虧的事情他才不會去做呢。

宋浩憑著他對林浩天的了解和無法言表的信任,糊裡糊塗地向眾王說道:「我新赤國也選擇和金國一樣,放棄分地,只要戰利品。」

得!又來一個犯傻的!當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聽完林浩天和宋玉的話,連那麼沉穩的任天行也哈哈大笑起來,點頭應道:「好,就如宋王所願!既然金、新赤兩國皆放棄分地,那麼滅尤之後,尤國領地,由炎、赤平分。當然,公平起見,金、新赤兩軍所繳獲的戰利品全部歸兩國自己所有,其它兩國的戰利品,皆與金、新赤兩國均分,列公可還有異議?」

「沒有!」

「對!就這麼定吧!」

眾人皆無異議,事情也隨之定了下來。

隨後,眾人又針對滅尤之戰的細節展開磋商,包括各國出兵的時間,出兵的數量,調派的軍團以及後勤糧草、輜重的補給等等。

時間過得飛快,等眾人把大方面的細節定下來后,天色已然昏暗下來。任天行見眾人都顯露出疲憊之態,立刻招呼眾人到行宮的大殿入座,大家一起開懷暢飲。

在大殿里,早已安排好酒席。

宴會氣氛熱鬧,即便最近心情不佳的軒轅方也吃喝得很開心。林浩天雖說分裂了他赤國五個郡,但在這次滅尤之事上卻吃了大虧,拉新赤國主動放棄分地,可便宜了他炎、赤二國。

幅員遼闊的尤國共有二十一郡,四國平分,最少也能分得五郡,赤國被分裂出去的五個郡一下子就被彌補回來了,軒轅方怎能不興奮呢?得到尤國五郡,會讓赤國如虎添翼,等養足兵力,一鼓作氣奪回分裂的五郡也非難事,到那時,就是赤國反擊金國的時候了。

軒轅方在心裡默默算計著,越想越得意。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加深。

等到晚宴結束,眾人直接下榻在行宮裡,任天行早已早安排好他們的住處。

林浩天被安排在距離正殿不遠的一處庭院,不算大,但正房、廂房樣樣不少。裡面收拾得也很安靜,一塵不染,床榻還特意被加厚。躺在上面軟綿綿的。

別看這只是許久無人入住的行宮,但裡面的條件比林浩天的將軍府要好得多。

他回到住處,剛喝了兩口茶,屁股還沒坐熱,宋浩就到了。

見面之後,宋浩開門見山地問道:「林將軍,為什麼不要尤國分地,只要戰利品?」

林浩天樂了,反問道:「你認為在尤國的分地上真能賺得好處嗎?」

「難道不能?」

「當然!」林浩天嗤笑一聲。說道:「說是分地,實際上最後的控制權是握到炎國手上,現在要了,以後絕對是個麻煩,炎王完全可以藉此做要挾,脅迫你我兩國就範。甚至臣服!」

「若真是如此,到時大不了再不要分地好了。」宋浩不以為然地說道。

「你想得太簡單了。」 百億豪門千金 林浩天搖頭說道:「一國之領地,不是你想要就要。想放棄就可以放棄的。收下容易,全國上下一片歡喜,可一旦要放棄,必會引起國內的不滿,百姓們也會怨聲載道,認為君主將帥軟弱無能,做出了有辱國體之事,其它列國還會藉此添油加醋,大看笑話,到時。身為一軍統帥,我在國內和國外的處境都會很艱難,顏面盡失。」

經他這麼一說。宋浩也倒吸口涼氣,這一點他倒是沒有想過,他只想到得到分地的好處了,沒想林浩天料想得那麼深遠。

見他若有所思,林浩天繼續說道:「再者說,尤國地廣人稀,國力羸弱得很,若非施行全民皆兵的政策,尤國的軍力恐怕將是列國中最弱的。尤國的領地有何稅收,又有何糧產,就算最終你我能分到兩三個郡,其收益也少得可憐。與其收下一個沒什麼甜頭的累贅,還不如趁著列國滅尤之時好好的大撈一筆。」

宋浩漸漸接受了林浩天的看法,他苦笑著說道:「林將軍也說了,尤國羸弱,國力有限,就算你我兩軍拚命的收刮,恐怕也搶不到什麼。」

林浩天仰面而笑,反問道:「你認為尤國最值錢的是什麼?」

林浩天面露迷茫之色,尤國最值錢的是什麼?難道除了金銀珠寶外,尤國還有什麼寶物不成?

他目光獃滯地看著林浩天,沒太明白他的意思。

後者意味深長地說道:「如果你的眼中只看到那些死物,不管這次新赤軍能掠奪多少錢財,都是大虧特虧。」

「林將軍的意思是……」

林浩天打個呵欠,擺了擺手,笑呵呵道:「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林浩天思維跳得太快,剛把問題說到點子上,立刻又轉移了話題。宋浩愣了一會才回過神來,應了一聲,沒再說話,默不作聲地轉身離開了。

直到他回到自己的住處,腦海中還是迴響著林浩天的話,沒錯,尤國最值錢的確實是人!

長年的全民皆兵制度,早已把尤國人的個性練得彪悍無比,即便是不滿十歲的孩童都善於騎、射,尤軍的恐怖那更是出名的,列國當中,唯一能在單兵作戰上和金軍一較高下的就是尤軍,驍勇善戰,兇殘無比,又皆不怕死,尤國的強大就強大在它的軍隊上。

難道,林浩天是在提醒自己多抓尤國的俘虜,帶回本國,培養一支屬於本國的尤人軍團?宋浩暗暗點頭,頗有茅塞頓開之感,同時在心裡也暗叫一聲高明。

四國將帥有了第一天商議的基礎,接下來的商談就變得異常順暢。

大的方面已達成共識,接下來只剩下一些具體的細節問題。在景德鎮的行宮,眾人又經過兩天的聚會,終於把對尤爭戰的一切全部敲定下來。

按照商談的結果,炎、金、赤、新赤四國各出兵二十萬,組成合計八十萬的大軍,在景德鎮聚集,並由景德鎮出發,先取柳河,然後再由柳河突入尤國境內。由於擔心八十萬的兵力也未必能擊潰尤國,各國還需再從本國抽調二十萬大軍做後備,一旦前軍受挫或受阻,後援的幾十萬大軍能第一時間跟上。

至於聯軍的糧草問題,則要由四國合出。

在這個問題上,林浩天首先提出金軍和新赤軍的糧草應由另外兩國供給,畢竟金、新赤兩國都選擇放棄分地,已經吃了大虧,如果出征大軍的糧草還要由本國供應,那就太不合情理了。

當林浩天覺得有爭取的必要時,他絕對不會放過機會,即便厚著臉皮,也要爭取到底。

四十萬大軍遠征尤國,耗費的糧草可不是小數目,林浩天的想法是能省則省,如果可以在其它列國身上拔毛,何必還去耗費己國的糧儲。

他對糧草問題十分堅持,任天行、軒轅方都有些頭大,金國有窮到這種地步嗎?連區區四十萬軍隊的糧草都要問別國要,簡直丟人丟到了家!如果不是看在金軍善戰這一點上,恐怕他們早就無法容忍,把金國踢出聯軍了。

金國出四十萬軍隊,而新赤國連四十萬軍隊都出不起,最多只能出到三十萬,兩國合計七十萬的軍隊,糧草由四國均攤也不算什麼。

最後,任天行等人還是接受了林浩天的條件,金軍和新赤軍的糧草由炎、赤兩國承擔。

雖然在利益上四國之間討價還價,但調遣的軍團可都不是烏合之眾,四國的精銳中央軍盡出。

炎國派出的是中央軍中戰鬥力排名前四的四個軍團。

金軍方面派遣的是第一軍團、第二軍團、第五軍團和第六軍團,各個都是金國的主力軍團。

赤國方面調動的是中衛軍四十萬。赤國的中央軍編製是分東、南、西、北、中五大軍團,其中的『中』就是指中衛軍,五大軍團中兵力最多、戰力最強的軍團,赤國中衛軍有五十萬眾,平時駐紮於都城附近,地位相當於金國的第四軍團。

新赤國出征軍團是第三、第六、第八軍團。這還是新赤國目前勉強湊出來的,除了第一軍團留在都城外,第二、第四、第五、第七這些軍團都在對抗赤赤軍時就已被打光了,只剩下編製,沒有兵力。

按照事先的約定,四國主帥不再回國,只是傳書於國內,調動兵力,前來景德鎮。 四國的討逆檄文一出,天下轟動,各國百姓積極響應,頻頻上書各國的朝廷,希望本國君主能順應天詔,出兵討伐逆賊。

如此一來,四國統帥的出兵也就成了上應天命、下順民心的順理成章。

四國伐尤,已是箭在弦上,勢不可擋。

另一邊,四國大軍異動,紛紛向景德鎮集結,尤國又是不瞎子、聾子,當然也有所察覺。

聶行聽聞此事後,第一反應是立刻找來炎國在柳河的大臣,問個究竟,各國的異動到底是怎麼回事。

炎國留在柳河主事的大臣名叫周陶,三品的文官。對於各國為何會異動,周陶當然心知肚明,但在聶行面前故意裝糊塗,一臉的茫然,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聶行對他的話將信將疑,隨即又寫書信給殷冀,畢竟各國大軍的異動也包括炎國,周陶不知道,那麼殷冀總不能也不知道吧?

他的書信傳出去,如同石沉大海,毫無回應,現在的殷冀,已經和聶行徹底劃清界限了,當然不可能再給他寫什麼回信。

收不到回書,聶行可有些慌了手腳,也預感到事情不太妙,四國大軍的異動很可能就是沖著他稱帝一事而來的。但是,他之所以會稱帝,那也是殷冀鼓動他的,怎麼現在他能翻臉不認人呢?

聶行不甘心,再次給殷冀寫去書信,並在信中連連質問。

結果這次他沒把殷冀的回信等來,倒是等來了四國震怒的討逆檄文。

四國大軍齊齊向景德鎮雲集,這個節骨眼上,四國的檄文又頒布下來,現在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是怎麼回事了。

尤國的大臣們紛紛來找聶行。向他挑明,四國大軍的集結擺明了是沖著尤國來的,現在要做的是,趕快退下帝位,並向四國國君請罪,說稱帝只是一時間的糊塗之舉,或許事情還有迴旋的餘地。

如果聶行沒稱帝。讓他打消稱帝之念那容易,可是現在他已經稱帝了,再讓他退位,別說他自己不想,就算是真這麼做了,恐怕也得不到好下場。

聶行沒有接受眾臣的進諫,但他也不傻,沒敢繼續留在柳河,帶著一干尤國的文武大臣悄悄逃回國內。留下三子聶揚、四子聶尺代他掌管朝政。

他前腳剛剛逃回尤都淮陽,聚集於景德鎮的百萬聯軍就對柳河發動了雷霆萬鈞般的猛攻。

自從聶行稱帝之後,炎國在柳河的駐軍已全部撤離,現在柳河的守軍基本都是尤軍,上上下下加到一起接近五萬之眾。

雖說尤軍是驍勇善戰,又個個都不怕死。上了戰場和瘋子一樣,但畢竟兵力太少,而柳河又太大了。五萬尤軍若守一座小城還有機會,但守這麼大的一座柳河城,實在力不從心。

四國聯軍,兵分四路,從四個方向夾擊、圍攻柳河。

在城防戰中,尤軍是顧前顧不了后,顧左顧不了右,兵力捉襟見肘,形勢全面被動。

雙方交戰時間並不長,五萬的尤軍便被四國聯軍打得崩潰。城防紛紛告破,殘存的尤軍只能無奈地退守皇宮。

柳河的正統皇宮可不是一般的城池可比,那就是一座佔地遼闊的圓形大山。但殘餘的尤軍即便想守住皇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金軍這邊有凌無涯做先鋒,炎軍那邊有大將楊傑做先鋒,赤國有金虎。單單是這三軍的先鋒官就夠尤軍難以招架的,何況除了這三員猛將外,還有接近百萬的大軍。

退縮到皇宮的尤軍是一退再退,由皇宮的最底層,一直退到最頂層,戰至最後,連聶行的四子聶尺都陣亡了,三子聶揚率五千左右的殘兵敗將死守山頂。

打到這時,四軍已兵合一處,將打一家,由山頂往下看,目光所及之處,皆是人山人海,各國的兵馬雲集在一起,真好像螞蟻一般,將偌大的皇宮由上到下的鋪滿。

戰至此時,大局已定,但聶揚卻寧死不降。其實從開戰到現在,尤軍沒有出現過一人投降,除了僅存的五千人外,其他的尤軍悉數戰死。

別說下面的士卒不肯降,即便是身為王子的聶揚和聶尺也報著寧可玉碎不為瓦全的決心。

雙方的最後一戰僅僅持續了半個時辰,四國聯軍踩著滿地的屍體,攻上山頂,聶揚不堪被俘受辱,橫劍自刎,麾下將士,亦全部陣亡。

徹底消滅了留守於柳河的尤國勢力,接下來,四國聯軍對皇宮展開了一場大洗劫。

現在,皇宮裡也沒剩下什麼寶物,之前聶行離開時已經帶走了幾乎全部值錢的東西,但即便如此,皇宮裡還留有一些不容易帶走的寶物,別的不說,單單是聶行打造的皇椅就是純金製成,四國聯軍的士卒用劍切,又刀鋸,硬是把皇椅分割成無數快,許多士卒的懷裡都塞得滿滿的金塊。

除此之外,對於皇宮內有些鑲金嵌銀的建築,人們也是能刮就刮,能搬就搬。

好好的一座皇宮,等四國聯軍退去之後,只剩下一片狼藉,滿目瘡痍。

為了羞辱聶行,任天行還特意下令切下聶揚和聶尺的腦袋,派人送往尤國。

四國聯軍對柳河的百姓還算客氣,沒有發生大規模掠奪的事件,也沒有濫殺無辜,但是對於聶行未帶走的那些侍妾、侍女們可就沒這麼客氣了,老老少少加一起好幾百號人,全部被分到各軍當中,充當了任人玩弄的軍妓。

四軍在柳河經過短暫的休整后,馬不停蹄的又開始向尤國本土進發。

要打開尤國的門戶,首先要拿下與柳河接壤的倉林郡,而要打下倉林郡,就要打開通關和京關兩大關卡。

這兩座關卡分別位於兩條路上,也是從倉林郡西去固平、信豐二郡的必經之路。

四國聯軍可以選擇只走一條路線進取尤國都城淮陽,可是現在士氣正盛的四國聯軍根本沒想只去攻佔尤國的都城,而是打算攻佔尤國全境,趁機再多掠奪一些戰利品、多收刮一些錢財。

聯軍在距離通關十裡外的地方暫時駐紮下來,中軍帳設好之後,任天行、林浩天、軒轅方、宋浩四王齊聚於帳中,商議如何奪下通關和京關兩處要點。

宋浩率先開口,說道:「我看這樣吧,我聯軍兵分兩路,分取通、京二關。」

軒轅方搖頭,反對道:「兵合一處,我聯軍才勢強,分兵作戰,實乃不智之舉!依本帥之見,我軍可採取各個擊破的辦法,先取通關,再取京關。」

林浩天聽后,暗暗點頭,覺得此計可行。其它將領也紛紛贊同道:「軒轅兄所言有理,不過我百萬大軍總不能一併派上戰場,先派哪支軍團去攻為好?」

「這個簡單!」宋浩想也沒想,說道:「四軍各抽一個軍團,做為前軍,我等統帥可率另外四個軍團,做為後軍,前軍取勝自然最好,若未能拿下通關,我們再率后軍援助也不遲!」

軒轅方心中冷笑,暗罵一聲白痴,但嘴裡卻跟著贊同道:「就依宋王之見!」

任天行暗暗翻了翻白眼,合兵攻城,而且還是四軍合作,各軍以前有配合過嗎?到了戰場上,敵人哪會給你磨合的機會,一個失誤,就可能遭受到敵軍的致命一擊,要是按照宋浩的辦法打,就算能攻下通關,己方的損失也不會太小。

不滿的話,他自己不想說,而是轉過頭來,笑吟吟地問林浩天道:「林老弟,你認為宋王之見是否可行?」

可行個屁!林浩天在心裡嘟囔一聲,任天行想到的問題,他自然也是想到了。 林浩天淡然一笑,說道:「與其合兵攻城,還不如只調動一國的二十萬大軍單獨去打,這樣即便有損失,也是一軍的損失,另外五軍還在,接下來再有硬仗,各軍可輪番上陣。尤國這麼大,仗不是一天就能打完的,各軍輪番出戰,也不存在誰佔便宜誰吃虧,各位老兄意下如何?」

這倒也是個辦法!能做到一軍統帥的人,誰都不是傻子,誰都明白四國合兵一處去打,存在著很大的配合隱患,但眾人又都怕自己吃虧,所以才認同宋浩的餿主意,現在林浩天提出四軍輪番上陣,正合他們心意,眾人互相看看,異口同聲道:「林老弟的這個辦法甚好!」

任天行的臉上終於露出笑容,又問道:「既然列公都無意見,那麼,誰願意去打這個頭陣?」

他話音剛落,新赤王宋浩便站出來說道:「諸位,首戰就交給我新赤軍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