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聽到這話,貴賓席上不少人都是微微一愣,不過旋即臉上都是閃過了一絲古怪的色彩,不管怎麼說,若是按照杜雲天的規矩來辦事的話,似乎每個人都多少有幾分機會了。

「而且,每個人只有一次的出價機會,並且,你們也無需告訴別人,你們拿出什麼東西來,只要是有興趣之人,就帶著東西到這拍賣台上給老夫看看吧,諸位儘管放心,老夫自然會選擇裡面價值最高的一樣來完成交易…..老夫也保證,沒有人會知道,你們到底都拿出了什麼東西來!」話音落,那杜雲天已經微微一揮手,頓時就見到一股墨黑色的真氣從其袖袍之中瀰漫而出,不到片刻就遍布了整個拍賣台,令得拍賣台中所有的一切都被黑色的真氣所籠罩,而在那拍賣台的正前方,此刻卻露出了一個只容一個人進入的缺口,從外面看起來,那裡面卻也是漆黑一片。

「呵呵呵,所有的準備都已經完畢,只要有興趣之人,儘管進來便是,諸位也不必擔心我們雲水杜家會做什麼手腳,我們雲水杜家這千年來的聲譽,可不會毀在老夫手裡!」

聽到了杜雲天這話,貴賓席上之人,一個個臉色都是變得放鬆了幾分,很顯然,這等交易方式,比起剛才杜飛和龍傲天之間那種你爭我奪的競價,自然是少了幾分刺激,但是卻令人多了幾分希望。況且,別人也不會知道自己到底拿出了什麼來,這倒是符合了財不露白的大道理。

在這等氣氛之下,過了片刻之後,貴賓席之上一個灰袍老者終於第一個忍不住站了起來,旋即身形一動,已經落入了那拍賣台的黑氣之中。而見到他進去,不少人的視線都是微微一變。

而那灰袍老者在裡面呆沒多久,卻已經竄了出來,一臉喜色的回到了貴賓席之上,而見到他出來,頓時又有人飛快的竄了進去。

見到這些人影,杜飛忍不住微微皺了皺眉,說實話,他手裡值錢的東西,數來數去也只有丹藥和鬥技之流的東西,他也不確定,這些東西對雲水杜家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大,但是,卻又不得不試試看便是了。

而一念及此,他的視線又一次落到了龍傲天的身上,見到他那幅志在必得的嘴臉,忍不住又是在心裡冷笑了一聲。這龍傲天,想必是認為,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就算他什麼都不拿出來,只是做做樣子的話,那雲水杜家都不得不將東西交給自己吧,但是,他估計這次,就要吃一次大虧了。

一念及此,杜飛倒是嘴裡扯出一絲淡漠笑容來。

「我手頭還有幾千衍宗丹,要不然,等會你帶進去吧。」一旁的雲雨青皺著眉注視著拍賣台,片刻后才低聲道。

「沒事,既然是這等交易方式,我多少有幾分把握將東西奪過來的。」杜飛自然知道雲雨青的心思,只是緩緩一笑,「況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的勝算可比那龍傲天要大得多了。」

見到杜飛這表情,那雲雨青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緩緩搖頭苦笑了一聲道:「真是不明白你,既然隱瞞了身份,又何必和龍傲天過不起,跟他起衝突,那麼隱瞞身份又有什麼意義?」

杜飛微微一愣,旋即淡笑一聲,緩緩道:「只是雲水龍家一家,我未必就怕了,只要不是君武宗、皇室、雲水五家聯手,一個龍家而已,未必能夠將我怎樣!」

聞言,雲雨青微微一愣,旋即臉上露出了幾分若有所思的表情來,到了最後,她緩緩一笑,笑容竟然是異樣的好看。

在兩人說話間,那個進入的中年大漢也從裡面竄了出來,依然是臉上帶著幾分笑容。而有了這些人之後,很快的,又有了不少人飛快的進進出出,這些進出之人,一個個都是一臉的淡定,顯然,每個人都對自己拿出來的東西有幾分信心,畢竟,若是連這點信心都沒有的話,那麼,誰還會自己跑出來丟人現眼。

只不過,杜飛並沒有急著進去,而是安靜的坐在椅子上,淡淡的看著,而另外的一面,龍傲天也是徹底的冷靜了下來,雖然他若有所思的視線也是緩緩的落到了那拍賣台之上,但是顯然,他的心思並不是僅在於此。

在這等安靜的等待之下,大概半小時之後,卻見到那皇室的皇普慶突然緩緩的站了起來,對著四周淡淡一笑。

見到皇室之人站了起來,不少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旋即就見到他腳掌一踏,身形已經瞬間沒入了那拍賣台之中。

見到這一幕,杜飛的心頭也是微微一陣凜然,這種等級的拍賣會之中,以君武宗的高高在上,未必會出手,而既然皇室出手的話,那麼他們所能夠提供的東西,多半就是價值最高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皇普慶可是除了龍傲天之外的另外一個大敵啊!

而其他人多半也是帶著幾分這等心思,所以一個個的臉色都是有幾分古怪。

「呼——」

片刻之後,皇普慶的身形已經飛快的從拍賣台之上竄了回來,臉上帶著幾分淡漠的表情,很顯然,對於這等拍賣,他的信心也是極大的。

而在皇普慶之後,那雲水柳家的柳霸、雲水水家的水妖也都飛快的進入了其中,就連雲雨青也站了起來,不得不去裡面轉了一圈。

而在這些人之後,那龍傲天終於也是緩緩的站了起來,淡漠的視線在杜飛身上掃了一眼之後,他只是一聲冷笑,身形卻已經飛快的竄入了拍賣台之中,待到他出現的時候,臉色卻帶著一絲奇異的笑容,顯然,龍傲天對於自己拿出來的東西,信心大到了極點。

而隨著龍傲天的進入,這拍賣台之上還沒有進入拍賣台的人,只剩下杜飛一個了。

微微的甩了甩頭之後,杜飛才緩緩的放下了懷裡的小虎,旋即站了起來。

作為這些日子被人時刻關注的對象,杜飛的動作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只不過杜飛卻彷彿沒有感覺一般,只是腳掌一踏,身形也是飛快的向著前方竄出,旋即就竄入了拍賣台之上的缺口之中。

身形掠上拍賣台,只是一進入,杜飛倒是忍不住微微的一愣,因為,這拍賣台並沒有想象之中的那般漆黑,而是四周有淡淡的光芒瀰漫而出,照耀在了那遠古妖虎屍骸之上,令人從這個角度可以清晰的見到那屍骸之上的一絲絲細微的裂口。

「怎麼?葉飛閣下對這遠古妖虎屍骸可還滿意?」在杜飛抬頭的瞬間,就見到杜雲天緩步的從角落的地方走出,旋即笑眯眯的開口道,只不過,他這視線之中,明顯的有幾分奇異的味道。

對於杜雲天這視線之中的味道,杜飛臉上倒是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凝視了他片刻之後,才緩緩道:「不知道龍傲天拿出了什麼東西準備來交換這遠古妖虎屍骸?」

「呵呵,這一點我可就不能說了,只不過,我可以告訴杜飛閣下,那價值極高便是了。」杜雲天眯著眼睛淡淡道。

聽到他這等說了和沒說一樣的廢話,杜飛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搖了搖頭,旋即沉吟片刻之後,右手才再黑靈戒之上輕輕一抹,頓時就見到兩卷泛著奇異色彩的捲軸浮現在了杜飛的手中,旋即杜飛右手一甩,卻已經將這捲軸甩到了杜雲天的面前。

「大悲魔神手……」

「焚海離火柱……」

微微掃了兩卷捲軸一眼之後,那杜雲天才一笑道:「葉飛閣下,你莫非是要和我開玩笑不成?這兩卷六品武技若是放在平日,倒是不錯的東西,但是放在今日,價值卻也太低了幾分了吧……」

聞言,杜飛卻是一笑,他自然也明白,這兩卷東西的價值在此刻看來,一點也不高,但是他還是淡淡一笑道:「我可沒說只拿這兩樣東西出來。」

說罷,杜飛遲疑了片刻之後,才右手一揮,又有一個玉瓶飛了出來。

面帶疑惑的打開了玉瓶微微的掃了一眼之後,杜雲天的臉色就微微一變,旋即遲疑道:「丹靈漿?」

「想必這東西是什麼功效,也不用我說了吧?而杜老爺子,多半也是明白此物的價值吧?」杜飛眯著眼睛凝視著杜雲天,緩緩開口道。

「這……」杜雲天遲疑了片刻,才將三樣東西塞回了杜飛手中,沉吟片刻后,才低聲道:「葉飛閣下,原本在這裡說其他,就是違背了我們雲水杜家的規矩,不過,你那日登門之後所給的消息,卻對我們雲水杜家意義重大,所以,我再此破例一次,那就是,你此刻拿出來的東西,對我雲水杜家確實沒有任何吸引力……不過,我聽說,杜飛閣下有煉製破宗丹的實力……若是此丹的話,我們雲水杜家,倒是可以好好的考慮一番。」

話音落,杜雲天炯炯的視線已經落到了杜飛的身上,眼中帶著幾分奇異的色彩。

「破宗丹……」聞言,杜飛的眼角倒是微微的抽了抽,遲疑了片刻后,他突然一笑道,「我也說實話,這東西,我手頭確實沒有,若是我答應日後為你們雲水杜家煉製的話,老爺子你也未必相信……不過…我想,或許有一樣東西,你們的興趣應該極大的……」

「哦?不知道葉飛閣下,還有什麼東西令得我們雲水杜家也是興趣極大呢?」杜雲天眯著眼睛,緩緩開口道。

杜飛緩緩負手,遲疑了片刻后,才彷彿下來某種決心,淡淡道:「不知道家主可否屏蔽左右?」

聞言,杜雲天身形微微一震,不過還是緩緩的點了點頭,旋即右手一揮,又有一道真氣護罩將兩人籠罩在了其中。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杜雲天凝視著杜飛,緩緩開口道。

杜飛笑了笑,旋即才淡淡道:「我能拿出來的這一樣東西,或許,家主大人你也頗為熟悉邊上…那便是…杜家,冰心決……」

話音落,杜雲天的眼角卻是猛的一抽,旋即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異色! 杜雲天的視線凝固在了杜飛身上,眼眸之中,有漆黑之色流溢而過,良久之後,他才突然低聲,略帶遲疑道:「你是…杜飛……」

「家主大人好眼力!」杜飛笑了笑,倒是一臉的無所謂表情。

見到杜飛這幅模樣,杜雲天的臉色變了變,片刻后才沉聲道:「你膽子倒是不小,惹下了天大的麻煩,居然還敢換一個身份就進了帝都,你是否知道,若是此刻老夫將你的身份說出去,那麼等待你的將會是什麼?」

「若是你真的這般做的話,那麼堂堂雲水杜家,就毀在了你的手裡的,至少,連最後一絲翻身的機會也將失去,或許不久之後,大安王朝,便只有雲水四家,而不是五家了。」杜飛凝視著杜雲天,淡淡開口道。

「你什麼意思?」杜雲天皺眉道。

杜飛笑了笑,緩緩道:「龍柏和龍凌天,都已經死了……而我這次來帝都的目的很簡單,救出我父親,讓雲水龍家雞犬不留!而且,你也應該知道,既然我能夠殺了龍柏,那麼,我自然就有滅了雲水龍家的信心……」

聞言,杜雲天的身形也是微微的一震,顯然杜飛的話語雖然平淡,但是帶個他的震撼卻是不少的。

視線緩緩的落到了杜飛身上,片刻后,杜雲天才嘆了一口氣,沉默片刻,才突然道:「你能夠從君武宗和雲水五家聯手之中奪得冰蓮丹,現在又活生生的站在這裡,那麼你說你殺了龍柏,我自然也信……但是,我看你的實力,最多不過半步武宗巔峰境,這等實力,對付一個龍傲天或許可以,但是要滅了雲水龍家,不過是痴人說夢罷了!」

「所以,我需要這東西……」杜飛的視線掃到了遠古妖虎屍骸之上,「有了這東西的話,那麼我的實力定然可以突飛猛進,就算不能真的滅了雲水龍家滿門,但是,至少龍傲天,也一定要死……」

「而且此刻,龍柏和龍凌天已經死了,想必雲水杜家就算是再妥協,也未必能夠讓雲水龍家壓下怒火了吧?畢竟,我可是殺了他們一位武宗強者和一位半步丹宗強者……」

「或許,雲水杜家的實力之前不及雲水龍家,又或許,龍傲天身後還有一個君武宗……」

「但是,如果連龍傲天都死了,你還會怕什麼?」

杜飛凝視著杜雲天,臉上有一絲絲淡漠的殺意流溢而出:「失去了龍傲天,雲水龍家就失去了君武宗的庇護,到了那個時候,若是家主大人你願意的話,集合雲水杜家全力和雲水龍家一戰,未必會輸……便是你不願意的話,從此雲水龍家對雲水杜家,也不再會有任何威脅……而家主大人你要做的,不過是賭一把罷了……」

說到了這個地步,杜飛已經不用再說下去了。能夠成為一個千年世家家主之人,可沒有什麼蠢人,杜飛此刻將話說得這般明白的話,想必這個杜雲天,也是明白應該怎麼做了。

而且,這也算是一場豪賭。而杜飛賭的,就是類似杜雲天這等人物,未必心甘情願的接受其他人的擺布,而眼下有了這麼一個翻身的機會的話,想必他自己會抓住。

當然,若是這杜雲天不抓住的話,那麼,至少他此刻也不會揭穿杜飛的身份,畢竟,只要杜飛不認的話,縱算是其他人有一些懷疑,這杜雲天也是奈何不了杜飛的。

良久的沉默之後,杜雲天才緩緩抬起頭,凝視著杜飛,片刻后嘆了一口氣,低聲道:「你準備再殿前大比的時候,將龍傲天當場擊殺?」

「未必,或許會讓他活久一點,畢竟,我還想救我父親……」杜飛淡淡道。

「你的父親…就是杜天……」杜雲天眼角似乎微微一抽,片刻后才吁了一口氣,沉聲道,「此事實在太過重大,就算是老夫,一時間也沒辦法決定什麼,只不過,就算老夫不答應你的要求的話,也斷斷不會揭露你的身份便是了,雖然礙於其他君武宗和雲水四家的壓力,我們不得不放棄不越城杜家之人,不過,你畢竟還姓杜……」

「哼!」杜飛輕輕的哼了一聲,又掃了杜雲天一眼之後,卻也不再說什麼了,而是腳掌一轉,緩緩的轉身走出了拍賣台。

目送著杜飛的離開,那杜雲天的臉上也恢復了正常神色,不過他卻並沒有什麼過多的動作,顯然是在思索什麼。

「去將杜豪長老請來。」思索了片刻之後,杜雲天才輕輕一揮手道。

「是!」隨著他的命令,很快的就有雲水杜家之人飛快的竄入了拍賣台下方的裂口之中,不久之後,就見到另外一道身影飛快的竄了出來,而來人,赫然便是雲水杜家護法長老,杜豪。

見到杜豪出現,杜雲天點了點頭,袖袍一揮,頓時一道黑氣就將兩人籠罩在了其中,而凝視了杜豪片刻后,杜雲天才皺著眉,低聲道:「你是見過杜飛此人的,就你來說,若是說杜飛親手殺了龍柏的話,你信,還是不信……」

聞言,杜豪也是一愣,旋即他也是微微皺眉片刻后,才沉吟道:「當日在千年冰界的時候,他可以獨戰呂余而不敗,並且在那等絕地之中,還能闖出來,對於此人的心性、本事,說實話,我也是不得不高看幾分的。別說我們雲水杜家,就算整個大安王朝之中,能夠和他比擬的天才人物,恐怕也沒幾個了。但是,那龍柏畢竟是雲水龍家的老牌武宗強者,要說他是被杜飛親手擊殺,我還真的不知道,應不應該信……」

聽到杜豪這般說,杜雲天也是微微點頭,片刻后才遲疑道:「那麼,如果…葉飛就是杜飛呢…」

「什麼!?」聞言,杜豪的身形猛的一震,片刻后才失聲道:「家主,你可別開玩笑,半年前那杜飛實力如何,我清楚無比,而那葉飛實力可比他強悍了許多,這兩人怎麼可能是同一個?更何況,他們樣貌都完全不同!」

「想改變樣貌身形,多的辦法,而半年之間,有這等提升也不奇怪。你千萬不要忘了,兩年前的杜飛,只不過是一個人人皆知的廢物罷了,但是你何曾想到,不過兩年不到的時間,他就踏到了許多所謂的天才,一輩子都踏足不到的境界?那麼,這半年的時間裡,他難道就不能晉階到半步武宗巔峰境了?」杜雲天沉默半響之後,臉色微微掙扎了片刻,才遲疑開口道。

「什麼…那這樣的話……或許,他擊殺龍柏之事,是沒假的了,畢竟,三日前我見到他的時候,就算我也覺得自己沒有將他拿下的把握,只是,這葉飛,真的是杜飛么?」杜豪愣了愣,旋即才沉吟道。

杜雲天並沒有回答,只不過片刻后卻冷冷一笑道:「不管那葉飛是不是杜飛,但是,只要龍柏已經死了的事情是真的的話,那麼,便可以了……失去了龍柏,雲水龍家就剩下那兩個老鬼了……哼哼哼……」

說完這話以後,杜雲天彷彿已經下了某種決心一般,右手一揮,就撤去了包裹在兩人身邊的黑氣,而視線,也是飛快的落到了那具遠古妖虎遺骸之上。

…………

杜飛從拍賣台之上下來之後,遲疑了片刻之後,他才腳掌一踏,身形再一次竄到了貴賓席之上,緩緩的落下。

「怎樣?」坐在一側的雲雨青遲疑了片刻,才低聲聞道。

杜飛微微思索了片刻,才嘆了一口氣,淡淡道:「我拿出來的東西,雲水杜家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不過我已經用了其他的手段了……只不過,能不能成功,就要看看那杜雲天,到底是不是一個人物了……若是我這手段不成的話,日後這雲水五家,多半就要變成雲水四家了……」

「什麼?你……」雲雨青微微一愣,顯然很快就想明白了,杜飛用的是什麼手段來,隨後她眼裡明顯的就閃過了一絲擔心的色彩。

見到她這般模樣,杜飛倒是笑了笑,隨後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臂,才淡淡道:「不用太擔心了,那杜雲天,也不是蠢人,自然不會做蠢事……更何況,他就算那般說了,也未必有多少人肯信……現在成功與否,一切就要看他的決斷了……如果失敗了的話……」

說到這裡,杜飛突然再次一笑道:「就算失敗了,又不是說,就沒有其他的手段了,嗬嗬嗬嗬……」

聞言,雲雨青微微一愣,片刻后忍不住苦笑了一聲,她倒是想不到,只不過半年不見,杜飛就如同變了一個人一般,雖然他之前面對龍傲天的時候,也是沒有絲毫畏懼,但是,卻絕對沒有此刻這般的肆無忌憚,很顯然,他有了某種底牌,可以讓他徹底無視龍傲天的實力。

一念及此,雲雨青倒是心中忍不住有幾分期待了,她也算是一步步看著杜飛成長起來的,所以倒是忍不住想要知道,這杜飛,在這半年來,到底又走到了什麼地步!

在兩人輕聲說話之間,無數人關注著的拍賣台之上,忽然有了一種淡淡的波動傳出,旋即就見到那些黑色的氣息緩緩的掃去,而拍賣台上面的情況,卻再一次浮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呵呵呵,諸位,經過了剛才的一番挑選,我們雲水杜家,也算是確定交易的對象了。」杜雲天視線在四周微微一繞,片刻后才眯著眼道。

聽到他這話,拍賣場中瞬間變得安靜無比,所有的視線都是瞬間集中到了杜雲天的身上,想要看看,他到底做出了什麼選擇。

在這等視線的凝視之下,杜雲天的臉色卻沒有絲毫的變化,微微的沉吟了片刻后,他才低聲道:「經過我們雲水杜家諸多長老的商討之後決定,此次,這遠古妖虎遺骸的交易對象,便是……」

「丹師…葉飛……」

隨著杜雲天的聲音落下,場中不少人的視線都是微微一澀,旋即,那些密密麻麻的視線瞬間落到了杜飛的身上,基本上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幾分驚疑不定的神色,而還有些人的嘴角,浮現了一絲淡淡的冷笑。

而這其中,臉色最為古怪的,赫然便是那龍傲天和呂余了。

出人意料之外的是,那龍傲天並沒有表現出什麼特別的舉動來,而是深深的注視了杜飛一眼之後,旋即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來,而那呂余的視線,也是第一次的落到了杜飛的身上,臉上,同樣有詭異神色。

不過,對於這些人的視線,杜飛卻完全忽視了,他只是視線緩緩的投到了拍賣台的地方,嘴角微微一扯,看來,這雲水杜家倒是不至於讓自己完全失望啊…… 場中的氣氛詭異到了極致,但是不僅僅是杜飛如同沒有感覺一般,就連那拍賣台上的杜雲天,也彷彿沒有察覺到貴賓席上詭異到了極致的氣息一般,他只是對著四周拱了拱手,才笑吟吟的淡淡道:「如今,這壓軸的東西也有了歸屬之處,我們雲水杜家舉行的這場拍賣會,也算是圓滿結束了。接下來,就請各位拍賣了物品的貴客,帶著自己的腰牌,到拍賣場的后廳辦理交接手續,在那裡,我們會將各位的東西原封不動的雙手奉上。」

話音落下,那杜雲天卻已經不再看台上一眼,而是轉身後一揮手,頓時就見到密密麻麻的雲水杜家之人,押送這那具遠古妖虎遺骸消失在了拍賣台上的裂口之中,隨後,幾乎不過眨呀的瞬間,拍賣台之上就變得空蕩蕩了起來。

而隨後,貴賓席上的一些人也是陸續的站了起來,旋即都是一個個冷哼了一聲就向著拍賣場之外行去。而杜飛雖然只是站在原地,但是卻發現,不少人略微陰寒的視線都是在自己的身上掃了掃,顯然,那遠古妖虎遺骸落到了自己的手裡,多少卻有幾分犯了眾怒的感覺。

「若不是那東西對我頗為重要的話,我還真的不想去做那出頭鳥呢!」杜飛搖了搖頭,苦笑了一聲,旋即才緩緩的站了起來,徑自就向著拍賣場的后廳之處行去,顯然,他是準備直接去領取拍到的東西了。而在他身後,雲雨青遲疑了片刻之後,還是緩步跟了上來。

「葉飛閣下,還請留步…..」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略帶笑意的聲音,卻緩緩的從杜飛的身後響起。

腳步輕輕一頓,杜飛微微側頭,卻見到那呂余和龍傲天兩人此刻都已經站了起來,而且略帶笑意的走了過來,而剛才開口之人,赫然便是那呂余。

「有事?」視線淡淡的掃了這兩人一眼之後,杜飛才緩緩開口道。

「呵呵,葉飛閣下,在下乃是君武宗呂余,這位是雲水龍家龍傲天少爺,想必你是認識的了?」呂余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對著杜飛拱了拱手,略微和善道。

「君武宗內門四大弟子之一的…狂刀呂余……」雖然對呂余並不陌生,但是杜飛還是露出一副略微驚訝的表情道。

「呵呵,一點虛名罷了,葉飛閣下不用介意。」呂余依然是笑眯眯的開口道。

「呂余閣下,若是有事的話,但說無妨,若是沒事的話,我可還有事呢!」視線在呂余身上掃了一圈之後,杜飛才淡淡開口道。

「呵呵,痛快!既然杜飛閣下是如此痛快之人,在下看來也得直接一點了!那麼,在下就有話直說了……那遠古妖虎遺骸,乃是我們此次前來的必得之物,雖然不知道杜飛閣下到底拿出了什麼東西來交換,但是,我想,那一具遠古妖虎遺骸,想必對閣下來說,也沒有多大的價值,若是閣下願意的話,是否可以轉讓給我們?而我們也定然不會讓閣下虧本便是了。」呂余的眼眸閃爍了一番之後,才沉聲開口道。

聞言,杜飛的嘴角卻微微一挑,旋即露出一絲嘲諷的冷笑,淡淡掃了龍傲天一眼之後,才冷冷道:「你的意思是,讓我將辛辛苦苦拍賣到的東西,轉讓給這位一直給我沒事找事做的龍傲天少爺么?說實話…那遠古妖虎遺骸,對我真的沒有任何作用,但是,你覺得,我會轉讓么?」

「這個,呵呵呵……」呂余的眼角也是微微一抽,顯然是想不到杜飛居然這般不給龍傲天面子,他飛快的對著龍傲天使了一個眼色之後,才咳嗽一聲道:「這個,不如這般說吧,葉飛閣下給我呂餘一個面子,也當作是給我們君武宗一個面子,將東西出讓給我,如何?」

「你這是拿君武宗壓我了?」杜飛的眼眸微微一凝,旋即寒聲道。

「不敢,這不過是請求葉飛閣下給一個面子罷了。」呂余依然是略帶笑意的開口道。

「面子么?」杜飛冷冷一笑,旋即深深的看了龍傲天一眼之後,才淡淡道,「要出手給你,也不是不行……只要你帶上十萬衍宗丹來,任何時候,我都可以將東西轉手出去,若是沒有的話,那麼我正好可以將那東西煉製成丹藥給我這寵物吃吃看能不能脫胎換骨。」

話落,杜飛也不待那呂余開口,而是抱起了小虎,旋即轉身就走進了通道之中。

見到杜飛居然這般不給自己面子,呂余的臉上也是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寒意,眼眸深處,有一絲絲的殺機湧現。

「十萬衍宗丹?那傢伙是在獅子大開口吧!」龍傲天冷哼了一聲,略帶咬牙切齒的開口道。

待到了杜飛的背影完全消失之後,那呂余才掃了龍傲天一眼,冷冷一笑道:「早就讓你不要去惹這個葉飛了,現在好了吧。也不知道他到底拿出了什麼東西來,居然讓杜雲天那個老鬼可以無視你們雲水龍家的壓力,也要將東西賣給他!」

「多半是那破宗丹了,看來我們被這個傢伙耍了,當日在那至尊堂之中他煉製的破宗丹,居然還沒有服用!」龍傲天思索了片刻后,才冷冷道,「不過,杜雲天那老不死的,居然肯為了一個丹師得罪我雲水龍家,他就不怕,好不容易才和我們龍家打好的關係,因為這事又一次僵化了么?」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還是想辦法看看能不能直接從雲水杜家入手那遠古妖虎遺骸吧,要不然的話……說不得,你就的先去試試看那丹師葉飛的本事了!」呂余冷汗了一聲,旋即才淡淡道。

「直接從那小子手裡入手么?有點意思……我就不信一個外來的丹師,在帝都之中無依無靠,還能和我雲水龍家過不去!」龍傲天冷笑一聲,陰惻惻道。

「若是要動手的話,就要乾淨利落,讓這小子死得不明不白,否則的話,就是將他推到我們的對立面,這樣的話,對我們沒有好處……殿前大比在即,不管是皇室,還是其他雲水四家,現在精神可都緊繃著呢……能用懷柔手段,就用懷柔手段吧……實在不行的話……哼!」呂余的聲音也是漸漸的轉為了淡漠,旋即他不再多說什麼,而是右手一揮,身形也是率先向著外間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