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心疼兩個字,洛北軒沒說出口,他一向內斂,不習慣把這些說出口,但俊臉上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顏明澈表情淡然,餘光瞄了一眼凌熠辰,聲音飄渺的說道:「既然辰王已經知道需要的藥材,就不要賣關子了。」

聞言,凌熠辰黑眸閃過一道幽光,他從黑色納戒里拿出三張黃紙,放在桌子中央,用手指點了兩下。

「這是煉製清明丹的所有藥材,現在必須趕快找到這些材料。你們立刻啟程,早些找到這些藥材,沫兒的眼睛就能早些恢復。」

凌熠辰儼然帝王,聲音不怒而威。

三人同時瞄了他一眼,雖然不滿他這命令的口吻,但一想到那個女人,也都默契的沒反駁。

顏明澈看了一眼,臉色一變,眉頭凝得更緊,「這可都是極其罕見的東西。」

「靠,這都什麼玩意,老子聽都沒聽過,更別說找了。」

楚楓瞪圓了眼珠子,咒罵一句就粗聲說:「老子決定了,以後冒險專門去三大凶地,就不信找不到這些破玩意!」

洛北軒俊臉深沉,看了好半天才謹慎的說:「我必須到洛家各個一級拍賣行走一趟,如果發現這些藥材,不管任何代價,洛某一定弄到手!」

凌熠辰點點頭,洛家的一級拍賣行網羅了大陸上各種珍奇寶貝,應該不至於一無所獲。

「這上面的東西你們負責,至於另外兩個,本王自會想辦法。一旦找到上面的藥材,及時交給本王。」

「你?憑什麼?」

凌熠辰冷笑一聲,「若是你們有辦法找到煉藥聖師出山,那本王也無所謂。」

霸氣的說完,凌熠辰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雅間里。

其他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唰」的一下全都站起身,很快就全部消失。

玖羽收了時空鏡,疲憊不堪的回到流雲血月環里。

這一招對他來說還是太早,只這麼一會兒就讓他筋疲力盡,看來他還得抓緊修鍊才行。

蘇淺沫緊抿著雙唇,心裡說不出的滋味。她從未想過她眼睛瞎了竟然會讓他們這樣著急。

以往她只把他們當作麻煩,可哪有麻煩會為了她的事而心急如焚、而冒險奔波?

她從來都是孤膽英雄,是獨自刀尖舔血的特工,可到如今,她不能不正視這些人,他們是她的朋友!可以兩肋插刀的朋友。

日後一旦有危機,她會為他們赴湯蹈火!

「小沫,有他們在,你一定會好起來的。」蘇雲瑤忽然握著她的手,輕聲說。

蘇淺沫點點頭,雖然沒說什麼,但閃刺帶給她的打擊已經徹底不復存在。

這一次,她選擇依靠這幾個男人。 那之後,蘇淺沫就和蘇雲瑤無聲的吃著美食,雖然外面時不時傳來戰鬥的聲音,但有慕影在,根本不需要她們擔心。

飯後,考慮到蘇雲瑤連日趕路,想必是累壞了,所以蘇淺沫就讓她趕緊回房休息,晚上一起去賞燈。

蘇雲瑤一開始不肯,直說不累,但話沒說完,就直接讓亞斯打橫抱走了。

當然,這一幕,蘇淺沫看不到,而是玖羽的驚呼告訴了她。

「哇靠,那隻追風豹好悶騷,直接來公主抱,他們倆該不會是要那啥吧?哎呀,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幹壞事,好羞澀。」

蘇淺沫聽完簡直哭笑不得,她不是好聲的說:「亞斯只是心疼姐舟車勞頓而已,你少亂想些有的沒的。」

亞斯和姐之間的羈絆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得清楚的,而且就算是真的又能怎樣?他是們互相喜歡的。

玖羽撇撇嘴,敷衍道:「是是是。」

殿下以為誰都像她這麼遲鈍呢?那亞斯之前還是追風豹的模樣,現在卻是以人的模樣出現,一看就是關係不一般了。

回到房間,蘇淺沫躺在床上,用胳膊遮住了雙眼。

她的眼睛雖然不至於疼得撕心裂肺,但還是會還覺得火辣辣的。

她強迫自己不去想眼睛的事,思緒這樣胡亂飛轉,竟又轉到了郭家,回想著剛才的一切,她忽然有很多疑問。

感覺郭守見了凌熠辰似乎極其慌亂,不像是單純的因為凌熠辰的身份和實力,似乎還有些懼怕他?

懼怕什麼呢?

還有,郭沁一副貞潔烈女的樣子,口口聲聲說是阿辰的人,總不會是他們之間有過什麼,所以才會莫名其妙來找她,恨不能把她大卸八塊泄恨?

可就算凌熠辰再風流,也不該會看上郭沁這種女人才是。

「在想本王的事?」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蘇淺沫本能的皺起眉頭,她淡淡的問:「你怎麼又來了?」

她本來是躺在床中間的,可知道凌熠辰一定是半個身子掛在床邊上,不由往裡面挪了挪。

「本王不放心你。」凌熠辰笑著往她跟前湊了湊。

今天的事真是嚇壞了他,只有緊緊的貼著她,他才覺得放心。

蘇淺沫頓時氣結,沒好氣的說:「你可真夠厚顏無恥的!」

「沫兒既然都邀請本王上床了,本王又怎麼忍心拂了你的美意,嗯?」

說著,他更加無恥的俯身,在她唇上狠狠「啾」的一口,不正經的補上一句:「本王依舊洗好了身子,準備隨時滿足沫兒,現在可要本王來伺候你?」

「你……」蘇淺沫明知道這廝就是故意的,可還是心口一團亂,沒出息的紅了臉。

硬著頭皮故作鎮定,她轉移話題:「你剛才說不放心我,你既然都把慕影留下了,還有什麼可不放心的?」

「哪裡都不放心!」心疼的扯下她的手,凌熠辰輕輕的吻住了她的眼睛。

他的動作很輕,能感覺到他的認真,彷彿親吻的是一件神聖的寶物。

良久,凌熠辰才抬起頭,柔聲說道:「沫兒,你放心,本王一定會治好你的眼睛。很快!」

蘇淺沫沒說話。 凌熠辰說的倒是輕鬆,清明丹要煉藥聖師才能煉製,他要到哪去找煉藥聖師?

還有,丹方上的材料,很多是連玖羽都沒聽過的,他們要到哪去找?

凌熠辰是強,強到深不可測,可就算再強,也拿清明丹沒辦法。

「沫兒不相信本王?」

她的沉默讓凌熠辰心上一痛,這個好強的小女人,若是平常,定會嗤笑一聲的,可如今她沒有。

蘇淺沫轉過身背對凌熠辰,輕聲說:「不信!」

凌熠辰皺了皺眉頭,忽然用靈音說道:「慕影。」

「爺……您……您該不是打算用那招吧?」

慕影眼皮一跳,趕緊驚聲說道:「爺,您可千萬別嚇我,那萬萬使不得,您都已經讓顏明澈他們去找藥材了,何必急於一時啊?」

「慕影,去找本王告訴你的兩味藥材,一個月找不齊,那本王只能用那招了。」

慕影稍稍送了一口氣,還好,不是那招就好。

有雷獅在,再加上爺的實力,他根本不需要擔心爺的安危。

就是苦了他了,那兩樣東西可都是上天遁地都難尋的。

「爺!我這就去。」

蘇淺沫能感受到一股奇特的靈壓,雖然眼睛看不見了,但感覺還在,而且似乎比以前更家敏銳。

「剛才是慕影?」蘇淺沫不確定的問。

凌熠辰有些詫異的挑起長眉,「你能感覺到?」

「嗯。很微妙的感覺。」剛才一瞬間,她明顯能感覺到房間里多了什麼人的靈壓,她集中精神力,腦海中就隱隱形成了慕影的模樣。

「哦?有意思。」邪笑一聲,凌熠辰若有所思的看著躺在身側的小女人。

很快,凌熠辰就搖搖頭,她雖然天賦極高,但應該還不至於強的已經能分辨靈壓了。

難道是因為慕影的靈壓太強而且特殊,所以她才會感知得到?

蘇淺沫能感受到凌熠辰在看她,她記得他那灼熱且專註的視線,每次他那樣看她,她總會心慌意亂,就像現在一樣。

「我要睡了。」他可以走了。

「睡吧,本王也乏了。」說著,凌熠辰雙臂一伸,直接把她的嬌軀摟進自己懷裡。

蘇淺沫身子一僵,當即皺起眉頭,看來他這是又打算抱著她睡?

她爭了幾下沒掙開,索性不在掙扎。罷了,他這麼強,她又怎麼能拗得過他呢。

失去對光的感覺,蘇淺沫本該睡的並不安穩,但神奇的是,她很快就沉沉睡去,直到感覺有人在她唇上不安分的繾綣才驀地驚醒。

「凌……」「噓,再一會兒!」

「滾!」還親上沒完了?!

「你喜歡本王的吻,不是嗎?本王可是得到你的回應才繼續的。」凌熠辰邪笑著說道。

睡夢中的她可是要可愛的多,至少能坦然面對他的吻,哪像此刻,伸出鋒利的小爪子,真是一點都不誠實。

一把揪住他的耳朵,蘇淺沫冷冷一笑:「我是眼睛瞎了,可不是傻了。」

凌熠辰挑眉,不怒反笑,一個翻身便把她壓在身下。

他在她臉上吹了口熱氣,曖昧的笑道:「我的小沫兒,只有妻子才會揪丈夫的耳朵,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和我做一對夫妻?」

他長這麼大,她可是第一個敢揪他耳朵的女人,他卻絲毫都怒不起來。 蘇淺沫下意識的要翻個白眼,可忽然意識到,她是個瞎子!

鬆開手,蘇淺沫用力推開身上的男人,利落的跳到地上。

「現在什麼時間了?」

「才傍晚而已,你可以先沐浴更衣,稍後我們去吃飯。離賞燈還有兩個時辰,時間足夠。」凌熠辰笑著說道。

蘇淺沫點點頭,指尖在半空輕點,一句話沒留就回到流雲血月環。

凌熠辰瞠目結舌,旋即蹙眉苦笑,這小女人,竟這樣防備他?

他若是那種趁人之危的壞人,那次她在無心林洗澡的時候,他也就不用迴避了。

她啊,一點都不了解他,他若真想把她吃干抹凈,剛才她還有起來的機會?她知不知道,他忍得有多辛苦?

流雲血月環里,玖羽看著凌熠辰那表情,撇嘴說道:「殿下,花王爺好像很委屈耶。」

蘇淺沫不置可否,他有什麼好委屈的?

沒讓玖羽幫忙,蘇淺沫利用精神力的感知,步伐緩慢的進了淬鍊之門。

她準備用淬靈水和天月泉沐浴,做到隨時隨地都在修鍊,今天的事,雖是她大意,但也側面說明,她修鍊得還遠遠不夠,她必須好好利用所有時間來變強。

尤其是在失去雙眼的情況下。

「懶懶,出去。」蘇淺沫本來已經脫了靈紗衣,正要解開腰帶,可忽然感覺到懶懶身上的酒香,忍不住皺眉說道。

「知道啦,我又不好色,防我還跟防二小黑一樣,真是的。」懶懶撇撇嘴,醉眼朦朧的看了一眼,心裡不舒服。

他又不好色,只是好奇好嗎?

懶懶扭著加菲貓一樣的身體出了淬鍊之門,關門的時候卻留下一個小縫隙,懶懶的蹲在門口,「主人,我給你守著門。」

說完,他沖著獸獸們奸詐一笑,用唇語說道:「發福利啦。」

玖羽見狀,眯了眯大眼睛,敢偷看殿下洗澡,看殿下出來不扒了你們的皮!

隨手就抄出小本本,玖羽一邊盯著淬鍊之門,一邊記錄著這群混蛋的惡行。

唔,二小黑是第一個衝過去的,兩隻狼眼珠子恨不能變成桃心,一邊和懶懶握手表示感謝,一邊盯著淬鍊之門;

追月那貨那故作優雅的走到跟前,裝模作樣的瞄著門縫,臉都紅得跟猴屁股一樣;

啊,這時候兔兔猛的一躥,騎著追月就用兩隻爪子直接捂著追月的眼睛,可那隻賤兔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不讓追月看,自己卻看得直流鼻血。

唔,目測這群禽獸中,就金……完了完了,這群色狼,金剛都被帶壞了。

切,一群沒見過市面的雄性動物,不就是女人洗個澡嗎,有啥可看的啊。

玖羽找出望遠鏡,向裡面瞄了兩眼,瞬間噴了鼻血。

畫面太……太美好。

蘇淺沫原本已經褪去了衣衫,可腦海中總湧現很多影像,周圍的靈壓也很紊亂。

她知道玖羽和二小黑他們在外面,能感受到他們的靈壓這不奇怪,但此時卻和慕影飛出凌熠辰納戒那一剎那的感覺相似。

她合上眸子,用精神力捕捉到腦海中那些混亂的影像,懶懶,二小黑,兔兔還有金剛,雖然極其模糊,可她隱約能感覺到幾隻腦袋就擠在門口。

她瞬間明白,感情這些傢伙在偷看她洗澡?! 心口驀地湧上一股惱火,蘇淺沫狠狠的甩過一道狠辣的幻力。

砰!

一聲巨響,淬鍊之門猛然打開,門口那幾隻獸獸被大力彈飛,摔得它們七葷八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