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心有怨恨!

蕭晨!

一切都是蕭晨!

若非是他,他不會被重傷失去迎降魔神的資格,奧古多大人也不會殞落..都是他的原因!如今瀕臨絕望的關頭,都察徹底的瘋魔了,他放棄了血獄族的軀體,將元神融合進入血池池中,成為一種擁有強大力量的怪物,集中千餘名血獄族僅剩強者的力量,凝聚成這遮天蔽日的血團。

他要報復!

報復人族修士!

既然無法尋到蕭晨,那便用人族修士的鮮血來消減心中的恨意!

而這種屠殺,已經暗中開始了許久,一撥撥進入荒外的人族修士,一去不返,再也沒有半點消息。

都察享受這種屠戮人族修士時的快感,看著他們絕望的表情,驚恐的咆哮,他可以稍解心中的怨恨,但這些並不夠..他想要的是親手插入蕭晨的胸膛,將他的心臟挖出來捧在手中..

本以為將不再有機會,沒想到他此刻居然出現了!

「吼!」

都察口中發出瘋狂咆哮,數百里血團驟然沸騰,化為一張血色大口,驟然吞落!

這一吞,他要將蕭晨生生攝入血團之中,將他肉身腐蝕,封鎮元神於其中,承受無盡折磨,在痛苦哀嚎中死去!

唯有這樣,才能消解他心中的恨意!

蕭晨面陳如水,眼底厲芒翻湧,面對這數百里恐怖血團,他未曾退後半點,手上一指點落,黃泉大磨盤驟然出現,瞬間撕裂空間,呼嘯而去。

不過堪比古極八曲境界的力量,居然也敢在他面前放肆!

不知死活!

轟!

黃泉大磨盤驟然一顫,恐怖寂滅腐朽氣息衝天而起,其形體更是以驚人的速度瘋狂暴漲,由百丈大小,化為百里,千里,如同佇立在天地間的審判磨盤,將都察操控的血團直接籠罩在內。

枯黃色的毀滅靈光傾灑而下,形成封鎮,將其盡數鎮壓。

這一次,蕭晨不會放走其中任何一人。

「黃泉大磨盤,給我轉,以毀滅之力,湮滅生機,碾碎肉身,吞噬元神!」

「盡數屠戮,一個不留!」

森然低喝中,袍袖一揮,黃泉大磨盤滴溜溜旋轉起來,枯黃靈光如同流水波浪一般翻滾蕩漾,凄厲咆哮聲從中傳出。

「怎麼可能!蕭晨你怎麼可能擁有斬殺我的力量!」都察臨死咆哮,「我是血獄族天之驕子,你有什麼資格可以斬我,我不甘!我不甘啊!」

轟!

血團崩潰,血氣化為一名名血獄族修士,在黃泉大磨盤下,肉身如同碳烤般乾癟下去,生機流逝,在無盡痛苦與恐懼中迎接著死亡的降臨。

啪!

啪!

一名名血獄族修士肉身崩潰,元神慘嚎中被黃泉大磨盤生生攝走,融入那枯黃靈光之中,肆虐翻騰。

蕭晨一擊神通,將血獄族修士盡數斬殺,但他此刻並未停止,眼底厲芒翻湧,並指如刀,向面前虛空狠狠斬落,「召,斬殺亡魂!」

修道殺生,冥冥中自有因果天道之力,凝聚亡魂界,此界非實物存在,與修士並存,唯有修為達到某種程度時,才能感應到它的存在。

所謂殺生修道,祭祀天道換取規則之力,正是以亡魂界中斬殺亡魂為祭品。

而蕭晨此刻,已經有了將其開啟的資格。

亡魂界開啟,感應到蕭晨的氣息傳來,亡魂界中,殞落在他手中亡魂同時咆哮,欲要將他撕扯吞食!

「哼!」蕭晨冷哼一聲,伸手一招,黃泉大磨盤驟然出現,落在亡魂界裂口處,「血獄界、三石界、洞天界殞落本座手中亡魂,給我鎮壓!」

黃泉大磨盤枯黃靈光驟然暴漲,釋放出強大的吞噬力量,咆哮中,有亡魂虛影從中飛出,被黃泉大磨盤生生吞噬。

亡魂之中,有空間亂流內最先殞落在蕭晨手中的旭雅,有無盡海中雲雨河圖,更有寶藏空間被他斬殺的弗洛斯、傑爾森、蒙泰、長河明暉,雲雨東日、依樓思月等人。

但最為驚人者,卻是五道稍顯模糊的身影!

目光落下,依舊可以辨別他們的身份。

奧古多、東風如破、洞天三王!

他們三人果然已經殞落,雖非直接死於蕭晨手中,卻因他而亡,亡魂界中同樣凝聚出了他們的部分亡魂。而此刻,他們似乎還有些許殘留的靈智,對蕭晨發出凄厲怨毒的咆哮。

但任憑他們掙扎連連,卻無法從黃泉大磨盤鎮壓中逃脫半點,被生生禁錮。

蕭晨拂袖一揮將亡魂界封閉,緩緩轉身,看向一眾人族之修,淡淡開口,「班主道友,可知曉這附近存在傳送法力,歸返戰神宮內?」,

班主看著蕭晨召喚亡魂,面色漲紅,身體因激動而微微顫抖,「此處不遠就有傳送法陣,請大人隨我等前來!」

語落,此人帶人族修士駕馭遁光在前恭謹引路。

蕭晨面色冷然,邁步而行,身後黃泉大磨盤緩緩轉動,枯黃靈光中三界修士亡魂凄厲哭嚎。

#####

【今日碼字很卡,一章寫了近三個鐘頭,很無語了。晚飯沒吃,繼續碼第三章,但更新時間可能稍晚一些。此外,今日月票8張了,再求兩張,明日四更!】 戰神宮,傳送廣場。

「聽說了嗎?血獄族第一血子都察,施展秘術融合千餘血獄族強者,在荒外之地瘋狂追殺人族修士。」

「我三石界已經有數只狩獵隊伍遇到了血獄族修士,好在他們針對的只是人族修士,否則老夫怕是回不來了!」

「誰讓戰神宮內傳出了血獄、三石、洞天三界強者盡數殞落在蕭晨手中的傳言,我看這就是血獄族打臉報復的舉動,人族咎由自取罷了,死不足惜。」

「哼!就憑那蕭晨能夠殺死我界三位神王大人?實在是可笑之極,不知傳出這消息者是何居心,日後待三位神王大人歸返,必定要就此事討還一個公道!區區人族,比我洞天界差之遠矣。」

「噓!小聲一點,現在界內大人們都已經深入荒外,我們暫且沒有招惹他們的力量,別自找麻煩。」

傳送廣場,各族修士匯聚,竊竊私語,臉上多有幸災樂禍之意。

雖然三界修士對奧古多、東風如破、洞天三王等蹤跡全無略感不安,但真正相信傳聞者卻無一人。

這可是三股至古境界的力量,除非破滅境大能出手,他們實在無法想到還有誰能夠殺死他們。

蕭晨是破滅大能?

拜託,這玩笑真冷。

大人們一定是因為某些事情耽擱在外,才沒有回來..或許正如傳聞中所言,是前往了某處寶藏之中。而三界剩餘的曲古修士,心中則是暗暗激動。

他們知曉世界之源的一些消息,能夠隱約猜測到大人去了何處,這種堪稱奇迹般存在的至寶,收取起來自然困難無比,耽擱一些時間再正常不過。

他們對那傳聞冷笑不已,腦海中思考的只有一點..世界之源會落在哪一方手中,這才是他們心中關注的事情。

強者離去,戰神宮內變得安靜了許多,但如今血獄族的動作,卻又挑起了異域強者們的興奮。

蕭晨踏出荒外,能夠活著回來的可能性近乎為零,但他終歸是人族出身,曾將四界榮耀踩在腳下,對於人族受難,他們自然喜聞樂見,作壁上觀。

也正是以為如此,傳送廣場眼下變得更加熱鬧起來,四界修士皆有前來探聽最新消息之人,低語中目光看向某處,稍有古怪嘲弄之意。

廣場一角,太阿道人面沉如水,眉頭緊皺,眼底厲芒翻湧。

明霞仙子眼中閃過幾分憂色,「太阿道友,今日之事有些不妙啊。班主去接應我族修士,按照時間早已應該回來..莫非出了意外不成?」

兩人身後,數名人族強者面色微變。

孤竹、雲笈、虎門、虎關、景陽子等人盡皆在此,臉上露出憂色。

班主因蕭晨緣由,向來對幾人頗有照拂,他們自然不願看他出事。

太阿道人面色一陣陰晴不定,片刻后嘆息一聲,「那都察施展秘術后,擁有堪比古極八曲力量,即便我人族高手盡出,也不是他的敵手..如今,你我又能如何?」

明霞仙子俏臉陡然暗淡下去。

人族修士齊齊低首,袍袖內拳頭緊握,可即便不甘又能如何?戰神宮內人族勢弱,哪怕明知班主等人現在或許正在被血獄族都察追殺,也無法出手相救。

並非冷漠無情,為了族群延續傳承,他們只能選擇隱忍,否則一旦人族高手死滅殆盡,無語異域強者出手,其他靈界族群就會將人族打壓下去,再無翻身之日。

所以如今,他們除了等待外,別無他法。

沉默中,時間一點一滴流逝,人族越發沉默,氣息凝重,周邊異域修士則是冷笑不已,目光嘲弄。

但就在這時,傳送陣內靈光一閃,十數道身影從中出現。

來人,正是以班主為首十數名人族修士。

異域強者們看到這一幕微呆,隨即撇了撇嘴,暗道這些人族修士運氣不錯,明明已經被血獄族盯上,居然還能逃得性命。

太阿道人、明霞仙子等人臉上同時露出喜意,以人族底蘊來說,殞落任何一個曲古修士都是不可承受的損失,班主等人安然規歸返,他們自然高興。

但就在諸人視線之中,班主等人急忙離開傳送陣,微微低首,神態敬畏,竟好似是在迎接某個大人物的到來。

就在諸修士心中驚疑之時,傳送陣內靈光再閃,一道身影緩緩浮現。

青袍黑眸,面色平淡,腰身挺拔如松,無張揚霸道,沉穩內斂,卻自有一股氣度雍容,身影出現瞬間吸引了傳送廣場所有修士的目光。

蕭晨!

待到看清來人身份,異域強者們心中狠狠一跳,隨即抬首看向他身後懸浮的黃泉大磨盤,身體如遭雷擊,面色驟然慘白,瞳孔收縮中,露出無盡的驚恐畏懼!

凄厲的亡魂咆哮聲瞬間瀰漫整個傳送廣場,清晰傳入此處每一名修士耳中,如同追魂奪魄的命咒,使得元神中生出一股寒意,驟然擴散蔓延至全身每一寸血肉之中。

奧古多..東風如破..洞天三王..三界進入荒外曲古強者,亡魂盡數在此。

這一幕,比任何傳聞說辭都更具有衝擊力,生生砸入三界修士元神之中,使得他們一陣頭暈眼花,耳邊「嗡嗡」如雷霆低悶咆哮。

大人們..全部..殞落了!

殞落在了蕭晨手中!

雖然不願相信,但眼前一幕做不得假,大人們亡魂就在這裡,在蕭晨手中!

整個傳送廣場,驟然死寂,再無半點聲息傳出。

三界修士身體瑟瑟顫抖,看到眼前一幕,他們心中竟是無法生出半點咒怨仇恨,所有的只是如浪潮一般的恐懼之意。

奧古多大人,東風如破,洞天三王以及三百餘名古極三曲境界以上巔峰強者,這樣的力量居然沒有殺死蕭晨,反而被他屠滅殆盡。

這蕭晨究竟隱藏了多深?

他修為達到了何種境界?

既然他可以將三界強者輕易屠滅殆盡,那麼想要殺死他們,豈非更加輕而易舉,只需勾勾手指,就能讓他們形神俱滅,徹底消失在這天地間。

他們怎能不怕!

如何不怕!

蕭晨抬首,衣袍無風鼓盪,身後黃泉大磨盤緩緩轉動,三界修士亡魂在那枯黃靈光鎮壓中凄厲咆哮不休。

目光在周邊緩緩掃過,但凡與之對視者,臉色驟然化為慘白,惶然低首,不敢有半點放肆不敬。

但就在這時,天際突然有大片靈光呼嘯而來,強大氣息若隱若現,傳送廣場各界修士豁然抬首,以日月道君兩人為首的浮陸界諸多強者呼嘯而來。

蕭晨臉色平靜,並無任何動作,但在距離十數丈外,日月道君已然帶領浮陸界修士落下遁光,單膝跪倒,「李家後裔,奉老祖令,參見大人!」

早年寶藏空間內,蕭晨雖強,卻尚未有折服陽日道君與陰月道君的力量,但今日他歸返戰神宮內,手執奧古多、東風如破,洞天三王亡魂,已經有了得到他們敬畏與臣服的資格。

雖然知曉斬殺三人並非蕭晨之力,但能夠在空間崩潰中殺死三名至古存在,自己全身而退,這點已經足夠。

眼前一幕,化為第二道衝擊波驟然席捲,再度衝擊進入周邊修士心神之中,讓他們身體僵直,生出匪夷所思之意,不明白這其中究竟是怎麼回事?

浮陸日語道君單膝跪倒,周邊浮陸界修士豈敢放肆,一併匍匐跪倒。

「日前為避免泄露大人身份,招惹不必要的麻煩,老奴兄弟二人未曾言明大人的身份,麾下修士多有不敬之處,還請大人饒恕。」

陽日道君低首開口,透出足夠的恭謹敬畏。

蕭晨目光微閃,目光深深看了兩人一眼,「你我之間因果緣由,我已知曉,之前事情一筆勾銷,本座不會追究。」

「多謝大人。」

太阿道人、明霞仙子對視一眼,盡皆看出彼此心中激蕩心緒。

浮陸日月道君,乃是聯手可戰至古的恐怖存在,不管這其中有何隱情,但蕭晨必定有著讓他們信服的力量,他們才會心甘情願俯首施禮。這是強者的尊嚴,若非如此,他們即便臣服在蕭晨手下,也會保持足夠的矜持地位。

如此算來..蕭晨此刻至少擁有了媲美至古的力量!

人族之中,何曾出現過如此強大無比的存在!戰神宮內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如今他們終於有了翻身做主揚眉吐氣的機會!

兩人同時點頭,快步向前走出數步,一人單膝跪倒,一人斂衽施禮,恭謹開口,「參見蕭晨大人!」

修真界內實力至上,蕭晨擁有這種力量,便自然是大人。

班主緊隨其後,其餘人族曲古強者一併跪倒。

孤竹、雲笈、虎門、虎關、景陽子等人更是驚喜無比,此時一拜,虔誠無比,發自肺腑之中。若無蕭晨捨身相救,他們此刻或許已經殞落,這恩情,極重!

聶言、柳詩煙跪在人族修士之中,他們體內屍毒已解,此刻滿心的悔恨與苦澀。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