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失敗?怎麼會失敗?」林愈長皺眉習慣地伸手捋向鬍鬚,卻突然發現手上只有兩根手指,眼中閃過一絲猙獰,「說,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讓飛刀狂魔跑掉了!」

「不,不是。」在各種目光的壓力下,那弟子終究咬了咬牙,鼓起勇氣道:「徐東遊師兄,那個啥,就是底下的那個啥被飛刀狂魔那個了、、、、、、」

「哦?難道徐東遊也被飛刀狂魔搶劫了?」柳雲龍沒看懂那弟子手勢的含義,自以為猜測的準確。心裡不禁洋洋得意。看看,咱這老弟真有本事,只憑一把飛刀,就攪得林、徐兩家翻天覆地。

「那個,不是。是,是徐東遊師兄被飛刀狂魔給,那個,給閹了。」那弟子鼓起所有的勇氣道出這一句后,悄然後退。

「噗!」 龍血聖尊 喝著茶的鐘老頭一口將茶噴出,如雨霧般噴得柳雲龍滿臉都是。柳雲龍出奇的沒有反應,愣愣的想著老弟發威的情景,那一刀破空,飛鳥而去的銀芒,不由得,渾身打了個冷顫。雙手不自覺的捂向胯下。

這個老弟可是得罪不得啊,這丫的飛刀簡直無處不在。若是不小心說錯什麼話給你來那麼一下,這一輩子就玩完了、、、、、

啊啊啊!

徐向北大叫著站起來,想找個人發泄時,卻突然發現四周沒有一個人,只有林愈長愣愣的坐在對面不知所措的看著他,不禁仰天將所有的怒意化成巨吼:「飛刀狂魔,我操你大爺,我他媽不把你打得比扁擔還扁老子跟你姓!」

??????

灌木叢間,一行身著淡紫色衣衫的弟子緩緩行進。走在前面的兩人一男一女。只看兩人的身板面容,誰都無法想象是一對親兄妹。

「妹妹,那人有什麼好。人家救的是林家小姐,又不是你,怎麼好像反過來一樣,弄得像你欠人家人情似的。如果那小子還活著,我非、、、、、、呃,算我沒說行不。唉,悲哀啊,現在老哥連一個沒見上幾面的小子都比不上嘍。哎哎,我說妹妹,你不用那麼板著臉吧。說不定那個小子還活著呢,我答應你下次見到他不教訓他就是了。」

大塊頭男賀雲齊擠出一絲猥瑣的笑意,小心翼翼的斗妹妹開心。可惜他那拙劣的演技卻每每換來妹妹的白眼。悲苦的嘆了一口氣。林宗啊林宗,我恨不得嗜你肉喝你血,他媽地,就因為你一個死人,可害苦老子啦!

秀兒依舊一身白衣套裙,輕紗蒙面。渾身透露著一股勃勃靈氣。只是她的目光里沉默暗淡,經常看著前面發獃。讓人看得心疼不已。

「你亂說什麼呢。我沒事。可能有些累了,才提不起勁頭。」秀兒搖了搖頭。目光有些躲閃。

賀雲齊看得無奈一嘆,看著妹妹有些疲倦的面容,轉頭道:「我們休息一下吧。等一會兒再趕路!」那些弟子同時應了一聲,熟練的散開,有序的警戒起來。

秀兒皺了皺眉道:「哥哥。你不用這樣的,我沒事。你都為我耽擱了好幾次了。你不是要見那飛刀狂魔么,去得晚了怎麼追得上人家?」

聽到『飛刀狂魔』幾個字,賀雲齊雙眼放光,一掃剛才的頹廢,嘿嘿笑道:「你不懂。這幾天不知道飛刀狂魔發了什麼神經病,行程突然慢了下來,竟瘋狂的打劫林、徐兩家的弟子。嘿嘿,這人真有趣。說不定現在就在咱們附近呢。等我找到他,就試試他的飛刀厲害,還是我的寶刀厲害!」

(第二更。大家先收藏著!)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這幾天,飛刀狂魔名聲大操。先傷林元沖,再擊殺林元虎、徐榮。剛才又聽到消息。徐家天才徐東遊也遭了秧,眾人紛紛傳聞飛刀狂魔已經完全壓倒了樂岩城四大青年高手,當排到第一位。

賀雲齊一聽,頓時火了。他別的嗜好沒有,最好一個『名』字。每每為自己是樂岩城青年一輩首席高手而得意。現在竟有人跟他爭這個位子,那還得了!

「哥哥,你不要大意。那林元沖、林元虎、徐榮、徐東遊那麼多人都栽在他手上。其中後面幾個人都沒躲過他一招,就算林元沖也是僥倖重傷保住了性命。這人肯定不會那麼簡單。你對上他還得小心才行。就算他不是你的對手也不能大意!」

秀兒皺著眉看著擦拭著寶刀的賀雲齊。怕他有些自大,一不小心傷在飛刀狂魔手中。雖然賀雲齊穩穩站住樂岩城第一青年高手位置,比林元沖、卓東來等其他幾人要強橫的多,而且還有一些神秘手段保護,但誰能保證不會出現其他變故。

而且她之所以跟著賀雲齊過來,就是想見見那個飛刀狂魔。在樂岩城坊市中,她就和一個會用飛刀的傢伙定過協約。剛聽到飛刀狂魔的傳聞時,還以為就是那個人。但隨著飛刀狂魔名號越來越響,她又不敢肯定了。

因為她見過那人的飛刀絕技。雖然比較厲害,但還傷不了林元沖等人,更何況還能一招取了徐榮和林元虎的性命。

最令她不敢肯定的一點,就是傳聞中這個飛刀狂魔身邊時刻不離著一個肥嘟嘟的小寵物。

「妹妹,你不用擔心。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要相信龍前輩吧。連龍前輩都說玄級高手以下很少有人能傷得了我。凡是進禁制之地的人龍前輩都看過,除了鴻雲宗的靳夢雲或許勝我一籌外,就連姬長風、秦無雙他們都不一定能拿我怎麼樣!」賀雲齊捋了捋臉上的胡茬子,洋洋得意。「況且此來對飛刀狂魔感興趣的又不是我一個人,聽說林風、卓東來他們也跟了過來。嘿嘿,頂多先讓他們打頭陣。咱看看情況,摸得差不多了再動手啊!」

「哼,就你厲害行了吧!」秀兒知道自己這個哥哥看似大大咧咧,實際上精明得跟猴兒似地,很少會吃虧。

突然,賀雲齊霍地站了起來,皺著眉望著一個方向。

「哥哥。怎麼了?」秀兒疑惑的問道。賀雲齊凝神想了想,回頭道:「我剛才隱隱察覺到北方几裡外有動靜,好像有很多凶獸在尖叫。」

「北方?」秀兒思考了一下,「北方就是隱霧湖附近,可能有什麼人碰到什麼凶獸了吧。只是那一塊向來凶獸橫行,怎麼有人敢去哪裡?」

賀雲齊憨厚的臉上閃過一抹狡猾之色,嘿嘿笑道:「說不定是有什麼發現,我們也過去瞧瞧吧!」

??????

「『英雄』,你放心,我們大家都支持你。如果林、徐兩家不放你出禁制,咱們一起和他們拼了!」

林宗和尤四娘等一眾散修緩緩走在路上,一大幫人浩浩蕩蕩,大有席捲一切之勢。很多落單的林、徐兩家弟子和實力弱小的野獸都聞風而逃。

當林宗將林、徐兩家弟子搜刮一遍之後,乾脆好人做到底,值錢的靈草靈藥自己收好,其他的兵器秘籍之類的都被一眾散修瓜分。眾人感激林宗的『慷慨』,一路之上非要為林宗在前開路,鞍前馬後。

以前眾人對林宗推崇只是礙於林、徐兩家對他們的壓迫上,希望他能讓兩大世家吃點苦頭。並不認為他有多大的希望躲過兩家的追殺。但親眼見識到徐家天才弟子徐東遊在林宗飛刀之下的死亡過程,才認識到林宗的強大,開始打心裡敬畏起來。直到林宗毫不猶豫的將兩家弟子的上等利器、秘籍送給他們,才隱隱有了順服的想法。畢竟如果上面有一個強大的依靠的話,他們的日子將會好過的多。

林宗對眾人的想法瞭然於胸。除了尤四娘幾人外真心關心自己,其他人多半想找個依靠而已。但他想了想還是答應了眾人暫時跟著自己,因為他也需要眾人幫他尋找隱霧湖。如果一個人尋找浪費太多時間,畢竟禁制之地再過兩天就要關閉,他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消耗。如果眾人幫他探查就會容易的多。

一路之上,眾人閑聊得很融洽,霍三胖幾人更是保證由他們『保護』林宗走出禁制之地。

因為禁制之地在最後時刻的半天時間將會全面開啟。那時不僅是後天層次的弟子可以進入禁制,就連玄級層次的林愈長、徐向北幾個族長,還有眾長老等人也可以進入。

可以想象,林宗得罪了林、徐兩家。他們圍住林宗后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景。所以,尤四娘、霍三胖等人關心林宗不是沒有道理的。

但林宗只是笑了笑,他有自己的想法。

眾人踏上行程沒多久。在眾人派出探子的幫助下,林宗基本了解了這一代的地形。根據白眉中年的提示,林宗自信離目的地正越來越近。

此刻林宗正帶著眾人行走在一片矮林中。忽然聽到前面一片低啞的動物尖叫聲,立刻止住了眾人的腳步。身形一閃,率先往那個地方潛去。

還沒走出矮林,就透過層層瀰漫的大霧,隱隱看到前方碧汪汪的一片。林宗眼睛一亮,隱霧湖!

只是還沒等他出去,就聽到了幾句模糊的話音從隱霧湖的岸邊傳來。林宗忙止住腳步,那聲音似乎從另一個岸邊傳來。目測了一下距離,他幾個騰挪悄悄的悄悄的潛過去。

「靳師妹,想不到你們竟先一步找了過來!」

岸邊,對立的站著九人。一方赫然是靳夢雲、宇文和與梁子健三人;另一方是徐峰和姬長風、秦無雙、宋玉等冷劍峰弟子五人人。

「你們不也沒落後嗎?那人的蹤跡你們找到了嗎?」靳夢雲淡淡的望著對面的六人。似乎對方比起他們多了三人,也毫不擔心。倒是她身後的梁子健、宇文和兩人臉色陰沉下來。

姬長風呵呵一笑,「大家都是明白人,明人不說暗話。靳師妹何必明知故問呢。咱們不妨把話挑明了,我們懷疑那人最後來的地方就是這裡。樂岩郡其他地方都沒有他的蹤跡,說明他躲入了凶獸森林。而當時已重傷的他又能逃多遠?所以我們懷疑他最終來的就是這禁制之地。呵呵,只是我們想不明白,我們來這裡是靠徐兄的指引,費盡千辛萬苦才找到地方。倒是靳師妹你們,竟悄悄地毫不費力的找到這裡。嘿嘿,看來貴宗門掌握的消息比我們冷劍峰全面多了!」

宇文和站出來不屑道:「姬長風,你們是最近才聯絡到徐家吧。要不然早知道這個地方了。嘿,自己動作慢還怨誰,如果不是前面的路不好走,我們早將你們甩開了!」他知道姬長風對靳夢雲心儀已久,對這個情敵他是格外重視。此刻能打擊對方的氣焰,自然不會放過。

「呵呵。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宇大公子啊。剛才沒看到,真是不好意思。對了,聽說你們和林元沖在一起,現在他人呢?」 情根深種 姬長風明知故問,目光有些玩味。

宇文和與梁子健的臉色黑了下來。這丫的真是欠揍,哪壺不開提哪壺啊!不過心裡對那憑空出現的飛刀狂魔更是恨極。只是沒想到當時不過一時退卻,以後再圖報復。只是當時明智的決定,咋名聲越傳越臭呢?

宋玉嘿嘿一笑,裝作驚訝的樣子接著道:「哎呀,我們路上聽說林元沖陪著幾個傢伙調戲自己的妹妹,結果被人家飛刀狂魔碰個正著,一把飛刀就把林元沖廢了,身邊的幾個夥伴嚇得屁滾尿流,連屁也不敢吱一聲,就灰溜溜的跑了。聽說有一個姓宇的還有一個姓梁的。咦?不會是你們吧,梁兄?宇兄?你們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看被氣得手腳發顫的宇文和、梁子健兩人,宋玉心裡大爽。其實他心裡已隱隱有所猜測,那個飛刀狂魔可能就是曾經害他失去四個得力手下的飛刀俠。他本來對這人憎恨不已,但此刻卻覺得那傢伙是那麼可愛。

「好了!現在不是起亂的時候,既然大家同時來到這裡,先過了這湖再說吧。既然大家猜測那人深藏在裡面,那麼等我們拿到東西再爭執也不遲!」靳夢雲指著面前的碧波湖水,淡淡道。「我剛才查看了一下,想要過湖沒有其它的道路,從這些鱷魚身上掠過是最好的辦法。」

矮林中,林宗將對方的對話聽得一字不露。心中不由大振,重傷、那人、躲入等等一些詞,很容易使林宗將故事的大概聯繫起來。肯定是那個武者因為某種原因受了傷才躲進了禁制之地,而靳夢雲、姬長風他們都是受了師門之命,尋找那人的足跡。

(第一更!:大家能支持小路的作品。放入書架最好。謝謝各位!)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只是林宗有些疑惑對方的最後幾句話,等凝神望那碧波的湖面上望去,仔細瞧了片刻,終於恍然大悟。

雖然在迷霧中看不真切,但他仍然從湖面上看到朦朧朧的一片反光。可以肯定那不是水,因為水的反光沒有那麼刺眼。

想著靳夢雲最後一句話,他馬上明白過來,那是一群鱷魚的鱗片!

這個猜測之後,就算以林宗的鎮定,也不禁嚇了一跳。他大概在湖面上目測了一下,密密麻麻的一團,他估計有成千上萬隻。這麼多鱷魚,就算一個地級強者看了也要頭疼。

再看向湖面延伸的方向,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頭。天知道離湖水的彼岸有多遠。

忽然,他的眉頭大皺。因為他感到後面的尤四娘等人終於向這邊靠近。正想著退出去告訴他們離去,但他下一刻突然發現已經晚了,因為本來面無表情的靳夢雲忽然抬起頭,看向尤四娘等人來的方向。

林宗心中一凜。這女人果然厲害。他靠著自己感悟后對著風的強大感知力才發現尤四娘等人靠近,而靳夢雲竟不遜他多少時間跟著發現。這中間需要的感知力多麼敏銳可想而知。難道靳夢雲的精神境界也達先天了?

他此刻已沒多少時間思考。因為尤四娘他們已經走過來。他不得不站起身與他們會合。沒有他的話,宇文和、姬長風等人絕對會立即向尤四娘他們發難。

「怎麼那麼多人向這邊趕來,難道你們將消息告訴其他人了?」她疑惑的望著姬長風六人,明顯帶著一絲不滿。

「沒有。除了林愈長、徐向北等極少數人知道部分消息外,我們怎麼會敢將消息告訴其他人?」姬長風皺起了眉頭,等一群人走的近了終於看清,「哦?竟然是一群散修。他們怎麼找到這裡來?」

宋玉恍然道:「啊,我明白了。聽說禁制中很多散修都開始聚集,好像再找飛刀狂魔。只是他們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姬長風臉色突然變得凝重,「我看不僅如此。聽說林、徐兩大家族的弟子也都在瘋狂的尋找飛刀狂魔。很多人也都跟著看熱鬧,既然這群散修找到這裡來,是不是說飛刀狂魔就在附近?而且,其他尋找飛刀狂魔的人是不是也都趕過來?」

聽到他的分析,秦無雙、宇文和等人的臉色同時陰沉下來。「大不了,我們將來人全殺了。誰還能泄露我們的秘密!」

遠遠的,他們終於看清一群來人的面目。大部分人穿著千奇百怪。一看就知道是一群散修。

只是當他們看到最前面的一人時,臉色齊齊一變。但表情各不相同。靳夢雲詫異過後,是淡淡的不屑。宇文和、梁子健愕然之後滿是陰笑。姬長風、宋玉、徐峰、秦無雙等人驚異過後,有些複雜。

「飛刀狂魔。真的是他。他帶著一群人來這裡做什麼。」靳夢雲目光微冷。「或許他真的有些本事,但自以為有些本事就來搗亂的話,不覺太自大了么?」

「一個狂妄之輩而已。沒什麼值得重視的。」眾人已不是第一次聽說飛刀狂魔的大名。似乎自從進入這禁制之地后就一直沒斷過他的消息。彷彿他的名號比他們兩大宗派弟子的名聲都響。這讓秦無雙等一些弟子格外不屑。

聽到靳夢雲和秦無雙不屑的語氣,宇文和、梁子健兩人微微有些難堪。他們當初被嚇走,豈不是更加不堪么?

各有想法的眾人都沒發現徐峰和宋玉表情有所不同。兩人在看到林宗裝束的一刻,頓時變成不可思議之色。

因為他們發現這飛刀狂魔正是坊市裡碰到的飛刀俠。

雖然他們之前也有猜測,但都不可能認為是真的。畢竟那飛刀俠的實力與傳聞的飛刀狂魔實力相差過大。但此刻得到證實。卻讓他們震驚和慶幸不已。特別是徐峰,那時他們還覺得沒有什麼,飛刀俠的刀再快他也有把握擋住。但想起林元沖悲慘的樣子,還有不弱他多少的徐榮一招被殺之後,他就對飛刀狂魔隱隱起了一絲恐懼。他害怕自己也落得和林元沖的一個下場。

在九人注視的目光中,林宗沒有絲毫膽怯。從容的帶著尤四娘等人走過去。既然相遇已不可避免,他也不會做藏頭露尾的人。與其別人找過來,不如自己先佔得一絲先機。

尤四娘等人也發現了湖邊的一行人。等看清幾人的樣貌后,不禁紛紛驚呼。沒想到樂岩城最尊貴的幾位客人都在這裡。但見林宗沒有露出絲毫異樣,她們也只得硬著頭皮走過去。

「呵呵。原來是飛刀狂魔閣下來了,歡迎歡迎!不知道閣下來此所為何事?」姬長風眼中閃過一道精芒,突然一改剛才強硬的態度,竟溫和的對林宗打起招呼。只看得宇文和、梁子健愕然詫異之下,隨後便是恨恨不已。

他媽地,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剛才還一副咬牙切齒、同仇敵愾的樣子,這麼一轉眼就轉變了。他們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傢伙就是想讓他們打頭陣,他自個兒躲在一邊看熱鬧。於是,梁子健和宇文和暗地裡將姬長風祖上三代全部問候了一遍。

靳夢雲眉頭一皺,目光中閃過淡淡的不滿。卻也沒有說什麼。

只是姬長風註定是熱戀貼上冷屁股了。因為上次『紫藤果事件』,林宗早已經清楚他的為人。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林宗直接將目光轉移到宋玉、徐峰身上,「宋公子,徐兄。咱們很久沒見,沒想到在這裡還能見到兩位!」

宋玉、徐峰兩人還有些搞不明白姬長風的態度,只得尷笑了兩下,悄悄的退到姬長風身後。

姬長風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接著又換出一副笑臉:「原來飛刀狂魔閣下與宋師弟、徐師弟早就相識。那就好辦了。既然大家是熟識,姬某就直言不諱了。呵呵。聽說閣下與宇兄還有梁兄有些過節。閣下不妨講出來,在下為你說說情。我想,在下這些薄面還是有的。畢竟,大家一直誤會也不好。呵呵。」

「姬長風!你不要在這裡假惺惺的了。哼!還有飛刀狂魔,我看你這次還往哪裡跑?我們師姐就在這裡,你就準備好為那天說出的誑語付出代價吧!」見宇文和這麼容易惱羞成怒,姬長風微微一愣,看來這個飛刀狂魔留給他的印象很深啊。想著,嘴上笑得更歡了。

靳夢雲皺了下眉頭,不滿的看了宇文和一眼。這傢伙是豬腦子么?就連對方為什麼來這裡都沒搞明白,怎麼動手。若是對方只是路過這裡,你這麼一鬧,豈不是白白便宜了姬長風?

心裡雖然不滿,但鴻雲宗的面子還要維護的。於是看著林宗帶著絲不用質疑的語氣淡淡道:「閣下,宇師弟以前有得罪之處還請見諒。但閣下侮辱鴻雲宗的狂言確實有些過分了。如果閣下能當面道歉並說明來意,我們這次就放過閣下如何?」

任誰聽了她的話,都會生出怒意。這哪是道歉。分明就是逼著對方臣服。彷彿打了人家一巴掌,結果告訴人家我是看得起你。

尤四娘等人紛紛對她怒目而視。

林宗目光閃了閃,從靳夢雲身上掃過,不禁暗嘆怪不得整個奉安國都知道靳仙子的大名。對方那空靈的氣質確實令人心折。但林宗的目光里儘是冷笑。大門大派的人,果然高傲的很!

讓自己道歉?如果前世的三子聽到這句話,肯定會笑噴。上世他暗殺了一個大集團董事的侄子,那董事找不到人的情況下為了面子退而求其次。只要林宗肯道歉,就會擁有八億的美金。那可是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的財富。但讓人瞪眼的是林宗直接就拒絕了。反而自己掏了一筆錢,將那被董事侄子禍害的女人的孩子送進了育兒院。而這事情的原因與其說是因為對那女人的一個承諾,倒不如說他那性子里就有一種透進骨子裡的孤傲。

「道歉?呵呵。你說的對,應該道歉,不過是宇文和、梁子健他們向我道歉。當然,如果他肯一人廢一隻手。我會考慮放過他們。呵呵,如果不肯的話,就沒道歉的必要了。」林宗站在靳夢雲對面,淡淡的掃了宇文和、梁子健一眼。

姬長風等人眼睛一亮。略顯驚訝的在林宗身上打量著。悄悄的退到一邊。心裡琢磨著飛到狂魔的這句話,越琢磨越覺得有味。

一個字:狂!果然不愧是飛刀狂魔!剛才那話,換做誰也不敢說出口的。因為說出來那就是沒有迴旋的餘地,在這禁制里就是你死我活!

站在林宗身後的尤四娘等人雖然佩服林宗的勇氣,但更多的是擔憂。鴻雲宗這個龐然大物,聽聽就暈了。

靳夢雲顯然也沒想到林宗會這樣直接。各種結果她都在腦海里替林宗分析了一遍,或是妥協,或是轉移目標,充其量也就是微微表示不滿,唯獨沒有想到這種強硬到極點針尖對麥芒的態度!

她習慣了各種事情都在把握之內的那種從容淡定,因此她一直冷淡高傲。 總裁有疾:老公請克制! 她相信沒有任何人和事物能夠超出她的預知範圍,包括這次能準確的尋找到這裡,那個將整個西北諸國都鬧得風雨飄搖傢伙的藏身之處。都逃不過她精確的分析。

但林宗的一句話竟讓她有種措手不及之感。她從林宗身上感到一股比自己更加不屑的不屑,比自己更加高傲的孤傲。

回過神后,她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憤怒。這種情緒在她成為至陽上人的關門弟子后已很少出現。別人看她的目光莫不是敬畏艷羨,順膝卑恭。作為鴻雲宗的天才女弟子,至陽上人寵愛有加的衣缽傳承弟子,無論是在武學資質上,還是智慧容貌上,就連姬長風等敵對弟子都不得不拜倒在她的一系列光環面前。她早已經適應了這種感覺。林宗帶個她的這種感覺雖然新鮮,但她寧願不要這種感覺。

「這麼說,你決定與鴻雲宗為敵了?」靳夢雲冷冷的看著林宗,平靜無波的目光中透著一股淡淡的嘲弄。

(第二更!)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湖中的鱷魚目光疑惑的望著岸邊的一群人。不明白這些人傻站在這裡幹什麼。要麼走,要麼就下湖給它們當食物。再這麼待下去,就會錯過與老婆溫馨的時間,這麼傻愣愣的等下去不值啊!

忽然,它們感到岸邊傳來一股蕭殺的氛圍。離岸邊較近的幾個夥計似乎受不了這種氛圍,翻著白眼沉下水去。

岸邊三方人馬迅速的分了開來。林宗將金烏交給尤四娘,緩緩走到靳夢雲的對面。兩人目光相對,林宗發現對方目光中蘊含著強烈的自信與不屑。這不禁讓他想起了前世與之同歸於盡的神秘人。雖然氣勢相差甚遠,但目光是那麼的相同。高傲中對自己的武技蘊含著強烈的信心。

林宗一剎那間明白眼前的女子不是林元沖之流可比的,甚至連姬長風等人也沒有攀比的資格。雖然還沒有交手,但對方透露的冰山一角已讓他大概看到了全貌。

但他林宗會退卻么?目光中以更加不屑的神色瞪過去。你不是高傲么,老子比你還傲!

靳夢雲目光中閃過一絲慍怒。同時心裡萬分詫異。憑著強大的先天境界級的精神境界,她可以大概的看出林宗不過後天六七層的實力,就算飛刀再強能強到哪裡去。只要渾身不露破綻,飛刀再快能有自己手中的劍快么?

雖然疑惑,但看到對方不知從什麼地方摸出一把飛刀,還是將念力放到最大。他雖然自信就算面對玄級高手也有一戰的資格,可以對眼前的對手不屑,但她從沒有自大的毛病。

林宗渾身氣勢收斂之極,姬長風等人實在看不出他有什麼特殊之處。但當林宗手裡突然多了一把飛刀后,幾人的眼球一陣猛縮。這一刻,林宗明明沒動,但在他們眼中林宗的身形竟飄忽不定起來。

這是林宗第一次明處用刀。靳夢雲雖然高傲,但離他心目中的惡人差距太遠。他不屑於暗中發刀。

在林宗出刀的一刻,靳夢雲已經將劍提在手中。空間氛圍驟緊。尤四娘等人呼吸漸漸急促,情不自禁的往後退去。他們能清晰的感受到來自靳夢雲身上的壓力。有些為林宗擔心起來。

這一片空間彷彿變成了禁區,吹佛過來的微風彷彿遇見了無形的阻擾,繞著兩人的周圍吹過去。這一刻,兩人周圍的空間彷彿沒有了生命,地上的野草紛紛伏下了身子,生命氣息漸漸衰弱。等待著最後一刻的來臨。

姬長風、秦無雙、宇文和等人紛紛驚訝的望著林宗。因為兩人氣勢對抗間隱隱有一種超過後天的趨勢。只要輕輕的跨過那一步,將是另一個層次的較量!

靳夢雲實力多強他們心裡清楚,做到這一點他們還能接受,可是這飛刀狂魔也達到了那種境地?

周圍的空間凝固到極致。靳夢雲的目光突然亮了起來。這個對手給她的驚訝太大了。明明實力弱的可憐,但身上竟透發出一股不弱於她的氣勢。霎時間,她明白眼前的對手絕對是與她一樣,是一個可以越級挑戰對手的強者!

只是對手碰到的是她。一個身懷先天上等絕技的鴻雲宗天才弟子。就算玄級高手都不一定能從她手中討得便宜。

靳夢雲目光中閃過一道異彩,手中的長劍突然出鞘,那一剎那她渾身的氣勢猛然變化,變得模糊混沌起來。彷彿披上了一層雲霞,掩住了她渾身耀眼的光芒。眾人再也看不到她艷光四射的神采。

她的氣勢終究跨過了那一步。達到了眾人無法想象的境地。相對而言,少了對手氣勢的牽制,林宗的氣勢就如開了閘的洪水,滔滔不絕,衝天的鋒芒攪動著周圍的空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