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單刀會?」高陽先是一愣,然後用手指著李東旭說道:「你是老賊李東旭。」

高陽也不傻,李東旭都這麼說了,那到底是因為什麼,他也清清楚楚。肯定是宋家的人出賣了他。

下一刻,李東旭忽然出現在手中的單刀已經刺穿了高陽的身體,高陽在隕落的那一刻還在詛咒著宋家的人。

高陽隕落了,他的兩個僕人自然也沒有活著離開,這種殺人的事兒很多,李東旭將三個人都扔在了樹林之中,然後便帶著馬車和高陽身上所剩不多的財富離開了樹林。

林陽他們來到了他們目標所在的地方的時候,已經是第五天的下午。

看著不遠處的山谷林陽說道:「我們明天早上的時候,再出發吧。這個時候,還是先休息一下。」

吳天霸點了點頭,王有福更是直接坐在了地上:「真的是累死我了,走了一天的路,你們倒還好,苦了我和天雄哥了,我們兩個人一個是靈修,一個法修,走了這麼遠,腿都快斷了。」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你啊,就是太胖了,天雄可沒有像你這個樣子,而且啊,你這個靈修,上戰場肯定不合格。你想,你都跟不上隊伍,給誰增幅去。而且,戰場上最先殺的就是法修和靈修。如果有刺客上來殺你,你都跑不動,還不是找死嗎?」

「額。」王有福整個人呆住了,林陽說的還真對,這也是為什麼,家族之中的人讓他來修鍊體修功法的原因。 「哎,看來,我還真的要好好修鍊體修的功法了,根基打好了,然後再弄一套好身法。對了,林陽,之前,你戲耍肖亮的功法你出售不,我出高價,好不好。」

王有福最近幾天也了解了林陽,這個人,心比較軟,而且,會的比較多,就連吳天霸和吳天雄那麼高傲的人,見到林陽都十分的服氣。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那要看你有沒有那個天賦了,我的功法,不輕易傳給別人,不過,如果你們以後修鍊都按照我的要求來的話,達到我要求的那一天,我到不介意傳授給你們一些好東西。」

「切,誰稀罕啊。」宋琳琳站在一邊一撇嘴,然後說道:「你就算會,也不還是宋家的功法嗎?你的功法一定是和福伯學來的。我讓福伯交給我好了。還用得著求你。」

宋琳琳的話讓林陽一愣,然後一笑說道:「那你去求福伯好了。」

宋福如果真的會林陽的功法才怪。而這個時候,一旁的吳天雄卻忽然開口了:「林陽,你說對我們都可以指點,莫非,你還能夠指點我不成。」

「你是冰系法修吧。」林陽長嘆了一口氣,他想要拉攏一批人,附近的這些人,多數都是一些小家族,大勢力倒是有幾個,不過也都是盤根錯節的。

想要培養根底的話,這些傢伙倒是不錯。

自己傳授他們一些本事兒,應該就能夠獲得他們的好感。

吳天雄沒有想到,林陽連這個都知道,不過想想林陽的身份,肯定是宋家的人告訴林陽的。

吳天雄點了點頭,不過下一刻,他整個人都驚呆了,林陽雙手抬起,一道道藍色的光芒凝聚,然後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冰花,然後扔了出去。

一瞬間,一顆樹被冰凍了起來。

吳天雄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師尊是水系的法修,和他的功法雖然通源,但是還相差一些。

而林陽,似乎也是一個冰系的法修,而且,好像還是體法雙修。

此時的林陽,更加讓人看不透了。就連宋姍姍和宋琳琳都是一臉的吃驚。

「我同意了,你安排吧,以後,你就是我們寢室的老大,你說往東,我和天霸絕對不往西。」

吳天雄都答應了下來,吳天霸自然答應了下來,剛才那一手,似乎就連吳天雄都沒有辦法做到。

而這個時候,宋珊珊忽然開口說道:「林陽,你過來,我有一些事兒要問你。」

林陽是宋家的僕人,是宋家派來保護大小姐宋姍姍的,這件事兒,他們幾乎都知道。

此時,宋姍姍叫林陽過去,他們都互相看了一眼,沒有說什麼。

林陽一笑,然後跟隨宋姍姍去了一旁,宋姍姍沉默了許久,然後說道;「林陽,你來我們宋家到底有什麼企圖,你是想要娶我嗎?」

林陽一愣,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怎麼說呢。其實,這是一個誤會。」

林陽沉默了許久,然後將自己想要去高松城做生意,結果被當成而了高陽帶到了宋家,然後宋福誤會了自己之後,乾脆介紹他去了雷霆傭兵團。

本來呢,他是想要做生意的,不過有傭兵團加入,就想先在傭兵團,在濱海城混一個臉熟。

可是,卻沒有想到,直接被派到了高山堡壘學院。

「我呢,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我師傅告訴我,一定要有所成就,將他所在的門派,發揚光大。所以呢,我是來創造一個門派的,就像當年,高山堡壘學院的老校長,創造了高山學院一樣。」

宋姍姍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我還以為,你對我有什麼企圖呢,其實,我早就心有所屬了。」

其實,宋姍姍還是認為林陽對她有想法,所以,乾脆就跟林陽挑明了。而林陽並沒有說什麼。

看到林陽這個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宋姍姍倒是有一些失望。

畢竟,一個漂亮的女孩子,被人關注還是一個十分有面子的事兒。林陽這麼忽略她,她倒是覺得有一些不舒服。

「林陽,那你說做到你要求的東西,你會給予好處,這件事兒是真的嗎?」宋姍姍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沒有錯,你們也一樣。」

「你果然和福伯說的一樣,不是一個簡單的傢伙,我們也答應了。」宋姍姍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暗自感嘆了一下,那個叫做宋福的傢伙,還真的是一個好眼光呢。、

休息了一個晚上,第二天的早上,七個人聚集到了一起,走向了他們要獵殺那隻妖牛的洞府。

小山谷不是很大,只有一個出口,不過讓人意外的是,這個山谷之中,竟然只有那麼一隻牛妖。

這隻牛妖已經不是牛的樣子了。他更像是一個牛頭人,看到林陽七個人走進來,牛妖咧嘴一笑,然後說道:「又是高山堡壘學院的人吧。要說宗圖老頭,還真的有意思,自己打不過我,偏偏還想要派你們來對付我。這不是來給老夫送肉嘛?」

「什麼,院長大人都不是你的對手。」走在最前面的吳天霸眸子一凝,宋姍姍等人也是一臉的詫異。

而林陽卻哼了一聲,然後說道:「不要聽他瞎說,如果院長大人真的不是他的對手,可能會將任務安排出來嗎?這個傢伙,不過是在裝腔作勢罷了。

林陽的話讓牛妖一愣,然後一撇嘴說道:「你們愛信不信。不管你們相信與否,你們今天都要留在這裡給我做午餐了。」

牛妖說著,他的身上釋放出了一股十分強悍的氣息,這股氣息,竟然和托天牛魔功很像。

林陽輕咦了一聲,不過卻回頭看向了王有福說道;「給大家增幅。天霸你不要硬抗,注意迂迴。大小姐,你們四個人注意角度攻擊,我來牽制他。」

林陽瞬間跳了過去,攔住了要衝過來的牛妖。

牛妖的踐踏還是很厲害的,不過在林陽的面前,卻不值一提,而宋姍姍等人的攻擊也十分的可怕。

尤其是吳天雄,這個傢伙的冰霜咒語,對付這種主要修鍊體修功法的妖修太克制了。

「哞,這是你們逼我的,這是你們逼我的。」

妖牛的雙眼變得血紅了起來,一股強大的氣息在他的身上釋放了出來,一個巨大的牛頭人虛影出現在了他的身後,那個虛影的手中竟然還拿著一柄大鎚。

距離妖牛最近的就是林陽和吳天霸了。吳天霸直接被那股氣息逼迫的飛了出去。

林陽大喝了一聲:「孽畜。」

那聲音猶如鳴響的金鐘,刺得妖牛兩隻耳朵都豎立了起來,而林陽直接跳到了妖牛的背後,對著妖牛的脖子就是一巴掌。

這一巴掌乃是使用了掌刀之術,剛好砍斷了妖牛的命脈。妖牛慘叫了一聲,倒在了原地。

之前吳天霸飛了出來,口吐鮮血,宋姍姍等人都嚇壞了,還好林陽跳了出來,來了一個利王狂瀾,他們都長出了一口氣。

林陽來到了吳天霸的面前,看到吳天霸只是受了點輕傷,然後說道:「王有福,還看著做什麼,幫吳天霸療傷啊。」

「哦哦哦。馬上,馬上。」王有福點了點頭,直接將體內的靈氣快速的注入到吳天霸的身體之中,幫助吳天霸療傷。

林陽來到了妖牛的面前,他的手在妖牛的身上搜查了一下,猛的將手按在了妖牛的額頭上,一個漆黑的圓球飛了出來,圓球之中,還有妖牛驚恐的表情。

「果然是有這種東西,看來托天牛魔王的傳說是真的嘍。」林陽看到了圓球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

「大人,放過我,放過我。」妖牛跪在圓球之中不停的磕著頭,而林陽卻並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林陽左手拿著魔種,右手則快速的結印,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氣息真的快速的流逝,妖牛怨毒的看向林陽:「托天牛魔王大人是不會放過你的。」

他的聲音快速的消失,不過,一股力量卻落在了林陽的身上,有一對血紅的眸子,似乎看到了林陽。林陽的嘴角掛起了淡淡的微笑,看向那對眸子點了點頭。

魔種被消除殘魂之後,會變成一個只蘊含能量的東西,這種東西,對於體修的作用很大。

而吳天霸明顯很適合的這個東西。

林陽看向不遠處的幾個人,吳天霸已經站了起來,王家的靈修功法算是主流功法之一。

雖然說,靈修功法不適合修鍊他們家族那套攻擊力很強悍的功法,但是,讓王家真正出名的,確實靈修功法的治療能力。

何況,吳天霸根本就沒有受什麼重傷。

「天霸,你怎麼樣。」林陽的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然後說道。

「沒有事兒,一點事兒都沒有,這一次,謝謝林陽老大了,如果不是你幫我抵抗了大半的氣息,估計我就重傷而來。」吳天霸也不傻,當時如果不是林陽擋過來,他肯定就吃虧了。

林陽擺了擺手,然後說道;「好了,都是自家兄弟,來,你背著牛魔的屍體,我們回去吧。」 肖英來到高山堡壘學院之後竟然得到消息,林陽他們接了一個十分危險的任務離開了。

這讓肖英十分的懊惱,如果林陽真的死在了牛妖的手中,他不是就沒有功勞了。

而肖強卻給肖英出主意說:「肖英堂叔,我知道一條回來的必經之路,他們畢竟是七個人,能夠活著回來還是有可能的,畢竟,林陽那個小子,比較邪門。我們可以在他們回來的路上攔下他們。」

「嗯,如果他真的去對付妖牛的話,就算活著回來,也會身受重傷的,他們七個人,我們三個人還真的不怕。我聽說,吳家的人還有王家的人,也和宋家的人混在了一起,這幾個小子,我們都拿下,然後敲詐他們家族一筆。」

肖英冷笑著計劃著,肖強和肖亮也大笑了起來。

林陽幾個人還真的沒有想到,肖家的人敢在高山堡壘的學院後山對他們動手。

當肖家的人攔住去路的時候,幾個人都愣住了。林陽更是眉頭皺了皺眉頭上前了一步說道:「怎麼,你們又欠打了。」

「哈哈哈,林陽,你都死到臨頭了,竟然還如此的囂張。你看到了嗎?這個是我堂叔肖英,我肖家實力最強悍的強者之一,除了我爺爺,我們肖家肖英堂叔的實力最強,今天,他就是來結果你的性命的。」

肖亮大笑著走了出來,而宋姍姍身旁的宋琳琳臉色卻變得難看了起來。

肖亮說的沒有錯,肖英的實力確實強悍,就連他的父親宋霆都不是肖英的對手。

而肖家,竟然會派肖英來對付林陽。

她那裡知道,這是肖家家主肖飛在宋家吃了虧,所以,拿林陽出氣,而林陽先是一愣,然後笑了起來:「你說,這個人是肖家的第二強者,除了肖家老祖之外,他的實力最強?」

「沒錯,怎麼樣,怕了吧,如果你跪下來,給我磕一百個響頭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放過你。」肖亮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哦,那我要是不磕呢,我這個人,最不喜歡的就是下跪。」林陽的雙眼微微眯起,然後說道。

「那你就死吧。肖英堂叔,動手。」肖亮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肖英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知道了,少主。放心吧,這個小子,不是我的對手。」

肖英說著就要過來,而吳天雄卻來到了林陽的身邊:「慢著。肖英,我是吳家少主吳天雄,我希望你不要對林陽動手,要不然,這就是與我們吳家為敵。」

「我是木廠王家的王有福,我也希望你們肖家不要動手。」

王有福的話音剛落,肖亮卻猙獰的笑了起來:「姓吳的,姓王的,既然你們要多管閑事兒,等殺了林陽,我們就把你們全部都抓起來。」

「娘的,誰怕你啊。大家一起出手,之前,殺牛魔的時候,都沒有費力氣,一個肖英,算個毛啊。」吳天霸說著就要衝過來,林陽卻一推,然後說道:「放心吧,這個傢伙,我還沒有放在眼裡。」

林陽說著,直接來到了肖英的面前,然後說道:「肖英,你是來殺我的,對吧,那我就不留情了。大小姐,如果我殺了肖英,沒有什麼麻煩吧。」

宋姍姍一愣,而一旁的宋琳琳卻開口說道:「放心吧,高山堡壘學院是不允許外面的人隨便動手的。就算動手,也不允許致死致殘。他不是學院的,他殺了你,肯定會受到學院的懲罰,而你殺了他,學院按照規矩會庇護你的。我想,他肖家,應該還不敢招惹學院。」

「那就好。」林陽說著,直接向著肖英拍了過去,而肖英一點也沒有畏懼,直接迎了上來。

林陽將實力壓制的和肖英差不多,然後使用起了鬼影伏行之術,圍著肖英轉了起來。

很快,肖英和肖強一樣,他發現林陽似乎不見了,又覺得,自己的四面八方都是林陽。

就在他不知道應該如何應付林陽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背後一疼,然後眼前發黑,失去了知覺。

林陽一巴掌拍死了肖英,這讓肖強和肖亮都十分的驚訝。

林陽哼了一聲,然後說道:「肖家第二強者,就這麼點本事兒?回去告訴肖家的家主,讓他送一百學分或者價值一百學分的東西給我,要不然,我見到你們兩個一次,就打你們兩個一次,保證每一次都是重傷。」

林陽說著一揮手,肖亮和肖強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

看著林陽離開的身影,肖亮和肖強都捂著胸口站了起來;「強哥,怎麼辦,肖英族叔隕落了,爺爺不會怪我吧。」

肖強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放心吧,這個過錯我幫你背了。我們現在,還是將肖英族叔的屍體帶回去吧。」

林陽殺了肖英,而且似乎沒有費力氣的樣子,這讓吳天雄、吳天霸、王有福和宋家三姐妹都十分的吃驚。

不過林陽沒有多說什麼,他們也不能多說什麼。

只是,他們想到之前林陽說過,要為他們布置修鍊的方法,眼神更加炙熱了起來。

肖英隕落,肖強、肖亮兩個兄弟受了內傷,這件事兒肯定是瞞不住的。而且,林陽他們帶了一個牛魔回來,直接賺了三十積分這件事兒,也讓人十分的驚訝。

「什麼,你們要這個牛魔的屍體?」管理任務的老師眉頭微皺,然後說道:「這個牛魔的屍體,價值十點學分,如果你要的話,要扣除十點學分。」

「這個任務上沒有說啊。」站在林陽身旁的宋姍姍臉色微變,十個學分可以說是三分之一的任務報酬了。

對付牛魔一點也不容易,如果沒有林陽,他們可能就要隕落在哪裡了。

而如今,這個老師竟然要扣除三分之一的報酬。

老師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這個是院長大人的規定,這種東西,都是要送到院長大人那邊去的。」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這個牛魔身上的東西,也價值十點學分了,就當購買了牛魔的屍體吧。」

林陽都這麼說了,宋姍姍自然也不好說什麼,在那位老師怪異的目光之中,林陽他們帶走了牛魔的屍體。

而就在林陽離開不久,宗圖和郭秋來到了前面頒發任務的地方。

「之前,有人上繳了一個滅殺牛妖將軍的任務,牛魔妖的屍體呢?」老院長看向老師問道。

老師尷尬的說道;「老院長,那些人想要牛妖的屍體,用十積分,留下了。」

「什麼?要牛妖的屍體?」老院長的眸子一凝,然後說道:「交任務的人是誰。」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