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鐵血**的話語從妖窟孤口中傳出,終極的殺勢分明將橫掃世界,這一言是誰的言論,無須解釋卻令整個世界皆懂,是誰有那橫掃世界的霸氣,是誰曾率領妖軍征服整個世界?有一名蓋世,萬世無窮妖敬仰,神魔聞之皆顫慄!

將蓋世妖皇之令肅然說出,妖窟孤周遭的氣機近乎要令宇宙本身都生生凹陷,所謂天昏地暗無窮無法將其描述,那灼燒聖魂的龍炎竟是在攻往甲鎧時被一片片甲鱗展開的吞噬領域吞吸而滅,可隨意掃『盪』一片法則玄神的殺力洶湧疊加卻根本無法翻起什麼風『浪』,噬天皇衛甲自身也發生根本『性』變化,所有甲鱗都彼此張開形成彷彿無限幽深的裂縫並瘋狂吞噬著外在一切,那掛肩金劍也像是裂口嚙噬般以令人戰慄的姿態震顫咀嚼著它自己殺出的血腥戰榮,金翼鋒銳輝耀,卻像是四顆利齒正準備將捕獲的獵物生生吞噬,那代表著蒼穹的披風更是無形無限地蓋下,豈不是萬物消亡的終點?這件制式甲胄化作了噬天皇衛真正攻伐的姿態,遠比先前的凶『性』與血煞涌動,妖窟孤作為噬天皇衛的力量才初『露』冰山一角!

熾龍御鎮時空『亂』的一部力量竟是被完全吞下,這使葉天以面對真正最可怕強敵的目光冷視著這渾身染血,聖體可能隨時都會崩滅的噬天皇衛,在受雙重無雙聖神斬之時這聖體早就該崩潰了,可他依舊這般強勢屹立,全應有那股吞噬力量竟是將聖刀鋒芒都強行吞下,他此時展現的是自己對蓋世妖皇的完全忠誠乃至瘋狂信仰,這支由歷代妖皇『花』費心血打造的終極軍隊全都是向蓋世妖皇而非當代妖皇宣誓忠誠的。。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他們對蓋世妖皇的敬畏信仰遠比大多數妖族強烈,而他們的力量也真正來源於蓋世妖皇,這一聲噬宙葬天喊出正是他全部凶意的解放!

這一詞正代表著第二次聖戰中最令世界顫慄、歷史銘記的妖皇之怒,那是一種真正的宇宙浩劫,卻是令妖族至今為之自豪的驕傲,對蓋世妖皇效忠的噬天皇衛更是以此為自豪並不斷努力,因為據說當初蓋世妖皇之所以可吞洪荒宇宙,噬天皇衛中的最強『精』銳也是參與其中的!雖然不可能真正為一尊虛無聖者起到決定『性』幫助,但只是能作為那歷史壯舉的參與者就足以令歷代噬天皇衛都為之興奮,而他們作為噬天者的真正實力也正蘊含在這噬宙葬天當中,卻見妖窟孤竟是生生抓住一條力量稱聖的龍炎,鱗甲幾乎磨盡『露』出的掌中皆血,那力量堪比新晉聖者的龍炎瘋狂掙扎扭動,更噴出一口絕世吐息要將妖窟孤焚滅,可它的一切掙扎都做無用功,被這氤氳著莫名氣機的手掌吞噬殆盡。

而接著妖窟孤渾身更是湧現出將周遭徹底吞噬的可怕氣機,無論刀芒還是龍炎一旦欺近其身都完全熄滅,接著轉化為他的血『肉』飽滿乃至甲胄上甲鱗的愈發猙獰,寒漠的目光注視著葉天,極像當初震真侯施展的引渡中世曲般『亂』葬時空,被這樣的眼眸注視彷彿已經失去逃生的任何希望!

一種恐怖在蔓延,莫說是神了,連妖族見之都心寒,這就是噬宙葬天之勢?妖窟孤只是噬天皇衛一員,但他真正追隨蓋世妖皇步伐,要將這噬世的終極力量展現,強滅通天戰聖!

而今在妖窟孤身邊環繞的分明便是吞噬之道,這象徵著無限貪婪與掠奪的道,堪比殺戮、鋒銳甚至勝之,最擅以戰養戰吞併澎湃,達到戰之絕巔!屬於葉天的聖力乃至舉宙妖氣都陷入他的體內,這原本殘破的聖體便像是重生,同時卻又有另一種缺痕的猙獰產生,他的氣勢像是比戰鬥開始時更加強烈,面對通天戰聖,他竟能越戰越強!

「這就是……妖皇噬宙訣?」就是妖聖,此時眸中也有一種震動,他們終於念出了此式名號,妖族最大底蘊,虛無法訣妖皇噬宙訣!虛無法訣難求,但傳說中每一名噬天皇衛都參悟了妖皇噬宙訣,以此方有噬天偉力,所向披靡攻伐無敵,而這妖窟孤顯然將其參悟到遠超尋常噬天皇衛的地步,還悟出了自己的吞噬之道!

這妖窟孤之所以能以太古聖者實力作為天寂妖皇麾下的第七衛隊長很大的原因只怕就是他悟出了吞噬之道,在噬天皇衛中吞噬之道的作用是最大的,同為太古聖者,悟出吞噬之道卻能比其他同僚地位更高,因為這代表著他們對妖皇噬宙訣的更深領悟!而要成為噬天皇衛的真正領袖,不悟出吞噬之道是不可能的,哪怕他成就『混』沌聖者、玄虛聖者,可為妖侯妖公,終不可擔當噬天皇衛領袖的大任。

葉天的目光熾熱而凌厲,妖皇噬宙訣?他竟是見到了這一虛無法訣?歷史上就三位虛無聖者,魔祖邪心據說有傳承,卻不為世所知,整個世界的虛無法訣也只有虛無生訣與妖皇噬宙訣而已,在神聖宇宙能有幸參悟虛無生訣的聖者太少了,妖之宇宙聖者也很難接觸妖皇噬宙訣,但噬天皇衛卻能!可以說這是一支過於特殊的軍隊,就是一般聖者要參悟玄虛聖典也不易,神級要接觸虛無法訣?不知何等艱難!就算當初蓋世妖皇有做出措施,想必都會有太多噬天皇衛走火入魔,妖窟孤卻能夠堅持下來並領悟其中真意,作他通天戰聖的對手完全足夠。想必他的道也將有一股直指虛無的韻味,與之抗衡乃至大凶,也是擺在葉天面前的大造化!

妖窟孤顯然不打算給葉天什麼思考的機會,他只是冷然望著葉天,剎我敵懸浮於前,右手便直接探出了。

這一手沒有化作萬宇億宇般龐大,但它就是有一種吞噬天地的磅礴感,吞噬之道發散首先遭殃的就是世間元素,黑暗、光明、風、火、金為光流,為烈焰,為寒冰,為沙塵卻紛紛湧入這手掌中全數泯滅,甲鱗手套似乎被摩挲地更為纖薄與鋒銳,怎能懷疑它沒有聖劍的穿透『性』?而在這時它的威力卻是吞,八元素盡滅,時間空間皆惘然,葉天感覺到對這妖窟孤的命運鏈接也是斷開,功德罪孽不見,生死創滅墮落,然而那隻手是沖他來的,不可避!

眸光流轉將衍化斗滅的殺勢,然而如今絢爛的才是真正聖眼,烈火燃,聖龍咆哮著衝出卻在這一手正面推出的吞噬下一切火焰散盡淪為枯骨幽魂,聚集著所有『混』『亂』的刀盤凌空蓋下,依舊是這手掌,無論何等『混』『亂』卻盡皆吞噬向唯一的終點消亡,兩大逆天戰技竟是被這一掌之力全滅,吞噬之道如此兇悍!

本身便在最近距離拼殺,再加上時空因果都遭受吞噬,葉天早是與妖窟孤處於無間相戰的兇悍地步,化作戰袍的萬神道宇袍竟是被一片片撕下,而葉天體表血『肉』也是被層層剝落連帶著骨脈的痛苦『抽』離透出聖體消亡的悲哀,眼中爆發出的聖光都被吞噬,更可怕的是剎我敵在妖窟孤攻擊的同時襲殺而來,這顯然是一件弒聖妖兵,如今專『門』沖葉天頭顱而去!

此時看似傷聖體,實則連葉天的聖魂都受創,被吸扯吞噬的星辰已不知有多少,而一股自葉天進入妖之宇宙后就一直蟄伏的力量終於按捺不住,隨著一聲爆喝,它洶湧而出,凝成一柄烈焰長矛直直轟向弒聖槍!

「鏘!」兩股聖力碰撞的同時竟是有如此金鐵『交』鳴之聲響起,剎我敵之勢受阻,而無數妖族都是驚愕地望著一股異於葉天的火道力量洶湧而出,竟是暗金『色』的滔天聖炎,此時正化作具有聖焰熾烈與星辰璀璨的長矛生生抵住剎我敵的槍頭將其殺勢阻攔,更化作重重無敵火勢氤氳在葉天身邊,為那火之道的驚『艷』顯示作為真正鋪墊。

「那是,暗金龍炎!如今成就聖火了?」對葉天多有了解的一名名妖族已是驚呼,這一刻宙界星炎出世,葉天的火之道也正面展現,遠超先前的恐怖力量可披靡無敵,一切都具有震撼『性』,難不成將彰顯通天戰聖的反擊?

「吾名宙界星炎!」此時卻有威嚴的喝聲傳遍妖之宇宙,宙界星炎強調著自己的聖號,如今它不再是神火,而是聖火!只是一聖號就可代表太多,如今威勢不可阻,要教妖族震服。

此時它終能現世,化作焱矛與剎我敵『激』抗,在剎我敵中卻也傳出無比冰冷的殺戮之音,從洪荒殺戮至今的妖聖器顯然對這新生聖火極為不屑,不過依託於其主影響的聖火算得了什麼?它可曾體悟過最接近聖戰的氣機?

此時葉天與宙界星炎之默契根本無需『交』流,宙界星炎死死攔住剎我敵的猛襲之時葉天渾身已是有無邊聖之氣息湧起,第一個顯現的便是源自荒山關嶺的不屈戰歌聲,弒荒隕落歌環繞,穿宙宇,為不敗軍魂!

諸神此時幾要含淚,他們當中甚至就有參加過荒山大戰,經歷荒山關嶺奪還攻防者啊!此時他們情不自禁都要隨之唱,放眼整個妖之宇宙他們的神輝很有限,但戰勢無敵,隨通天戰聖而戰!

展現的逆天戰技不只有弒荒隕落歌,當蒼生顯化,聖眼血裂為之祭,這一次是真正的聖血,聖以血祭蒼生,血龍若出,圖卷不朽,蒼生祭祀聖血繪!

星輝更化,世星意志內唯星天澎湃無窮,血金又現,屠魔,戮妖,擋我神者皆殺!

更有那無敵於世的戰意垂落,聖影偉岸輝煌,由神崛起,一刀出,戮魔聖,超脫不朽,戰聖通天斬!

逆天戰技五式出,屬於通天戰聖的絕世戰道爆發! ?第二千三百五十五章:妖噬宙天,軍殺無敵!

風暴席捲大地,產生令聖者都心驚的呼嘯,當那攜著蓋世妖皇一絲氣機的妖皇噬宙訣悍然現世,無論是誰在前都應是螳臂當車,勢必亡滅,然而此時葉天卻是悍然迎著這股可怕力量逆流而上,宙界星炎與火之道現世,更是將五大逆天戰技霸道顯化,戰歌之悲愴,聖血之慷慨,星天之燦爛,戮妖之決然,通天之超脫皆出,這些屬於通天戰聖的璀璨共同朝一個敵人——妖窟孤那毅然前進若要吞噬一切的手掌攻去!

五大自創逆天戰技,在太古戰聖中也算是罕見強勢,更何況齊出之威?再配合葉天此時聖威極顯,尋常太古戰聖都非要被打得灰飛煙滅。。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然而此時妖窟孤一手卻是已然吞噬了兩招逆天戰技還在壯大,他可是噬天皇衛,施展著代表蓋世妖皇的法決絕秘!雖然這是他自身的領悟,但源自蓋世妖皇就註定不簡單,妖族無盡偉力洶湧,誰知道他的極限在何處?或許就算妖窟孤自己也不知道,誰勝誰負,唯有以事實檢驗!

「愚蠢!」冰寒冷然的話語幾乎要令烈火熄滅,宙界星炎抵擋著剎我敵從全體延伸出的瘋狂攻伐,乃至隱隱與噬天皇衛類似的吞噬之意愈發心驚,此時卻只是發出冷笑依舊抵擋著剎我敵的欺近,它是第一次獨自面對聖級對手,而且直接就是這可能不止一次弒聖的古之兇器,愚蠢的謾罵或許正可體現雙方差距。但宙界星炎不會退縮,它要死死抵擋這個對手為葉天爭取生機!

它不認為葉天會敗,從龍瀾大陸一路殺到這妖之宇宙來的神界聖遣使有絕世孤傲,他豈會敗給這個不知時代的腐朽怪物手中?就算妖皇噬宙訣又如何?他是要通天,要征戰『混』沌與虛無的天才!依舊能感覺到世界氣運的維繫跳動,它堅信通天戰聖不敗,此時它的征戰則是為自己正名,剎我敵?我宙界星炎偏要你剎不得!

聖器聖火之間的戰鬥『激』烈,已然不失為一場壯觀瑰麗,但真正的『交』鋒顯然還是在葉天與妖窟孤之間,每一尊觀戰者都抱著比之前更認真嚴肅的態度凝視著無邊輝耀與那恐怖吞噬的對碰,接著就見到了那五大逆天戰技之中戰威最強的戰聖通天斬直接撞上妖窟孤本身,洶湧的無邊之氣像是要將這噬天皇衛葬滅,然而噬天皇衛甲上每一片甲鱗都在吞吸,『欲』要包裹妖窟孤的洶湧聖氣更是遭受貪獸頭顱與金翼口器的共同吞噬,一耀大宙驚的聖威竟是在大多數觀戰者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便消耗殆盡,卻使噬天皇衛甲閃耀刺目金光,那貪獸張開口發出悚人的狂笑聲,像是為這份美餐誇讚,更像是以怪異語言預言著葉天的必敗。

兩重呼嘯,撕裂一切的血金與聖誓的祭祀共同殺至了,在兩重進攻下妖窟孤身形巨顫,吞噬之道所環繞的臂膀都被剝落層層鱗光,先前被吞噬的戰道洶洶在反噬猛擊,『欲』要與其他逆天戰技內外夾攻將這尊噬天皇衛強行撕裂!這一幕使無數妖族失『色』,妖窟孤卻依舊平靜,一掌,正中葉天如刀的臂膀。

早已張開的大口終於享受到『欲』求的美味,一尊神聖的聖力乃至血『肉』『精』華、生命元氣盡數被吸攝入內,噬天皇衛甲好像黯然一分氣勢更更強盛,妖窟孤古井無『波』的臉上都有一種嗜虐的滿足,他們噬天皇衛代表著妖族的鋒刃與獠牙怎會不殘酷,葉天輸不得,他也輸不得,噬天皇衛的驕傲在其身,他已是竭盡全力出戰,非要以最冷酷的殺意將葉天吞噬殆盡,再一次傳揚噬宙的恐怖!

葉天的一臂就這麼消失了,有英雄黃昏的恐怖。但同時聖道的層層『波』動爆發,戰之道毫不留情地沖在他的『胸』膛,終究撕開了一次次面臨絕境的甲鱗,在貪獸血淋之時『露』出妖窟孤那有著無數道傷痕並塌陷骨『肉』流的『胸』膛,沒有一絲遲疑,專『門』為殺戮而成的血金『色』就這麼衝破噬天皇衛甲的誓死防禦湧入妖窟孤體內,那堅毅漠然的面容卻還是保持著平靜,而那被強勢衝擊的『胸』膛則爆開,血『肉』像是窮空之遠,專『門』針對的殺勢將心臟亦攪得粉碎,這妖體應當由此崩潰了。

但那脊樑分明不倒,被擊垮的『胸』膛上潰爛血『肉』卻若生出一頭猙獰貪獸,戰之道的力量竟是被它大口吞下,以此發出一聲長嘯震動天宇!五大逆天戰技衝擊令噬天皇衛甲層層崩潰,但那一片片甲鱗卻宛若早有預謀的形成吞噬的陷阱彌天化陣,葉天消失的不只是一臂,渾身血『肉』皆去,聖魂之力『盪』無存,其面若骷髏,凄慘何堪言!

逆天戰技的殺威喪盡,而直接抓著聖骨的妖爪也被葉天冷然抓握,一扭,便是掰斷,自身聖骨也被這麼撕下,神情卻不因此有任何變化,吞天的血濺灑還『欲』噬宙,但它們落入炎空中被燃燒殆盡。吞噬之道固強,卻非無敵,在通天戰聖的殺威面前終究潰敗!

此時的妖窟孤很平靜,他的甲胄卻像是瘋狂的野獸般張牙舞爪,並湧現近似『混』沌的吐息,無數『混』沌棘刺尋常狀況哪裡能抵住聖龍的焚燒,然而在這種狀況卻是貫穿通天戰聖的殺器,而金翼以瘋狂頻率產生的扇動分明造成一股颶風,在妖窟孤的身後醞釀為一股洶湧偉力,整個宇宙時空還在繼續塌縮,使一座座妖洲上的妖族都產生自己隨著整個妖洲被吞噬而往的恐怖預感,顯然這又是吞噬之法!

「這又是什麼手段?」沂仙谷中的諸神都望向如同風暴般澎湃,卻又無止境吸取宇宙偉力的澎湃,這一招的恐怖感竟是比先前的吞噬之手更加可怕,難道妖窟孤受了葉天的五大逆天戰技合擊都還無恙,能如此肆無忌憚地繼續爆發?這吞噬之道真有如此可怕,難道虛無法訣培養的聖者便是無敵的?

「這股殺勢……」孟單戈的眉頭也鎖緊了,他彷彿見到那隨意一掃便使半宙星輝消亡的掃帚,也見到了將百聖之力盡數吞下顯得愈發澄澈美麗的琉璃一鏡,還有蜈蚣般肆意爬出席捲一切的妖怪紋路,那是,噬天之怖,令他有太多殤,如今於妖之宇宙再見了!

「宙噬五十五式!」妖窟孤開口,眸光凝聚為一點,帶著自豪與敬意喊出這招名號,這是屬於他的逆天戰技,可不僅僅屬於他,宙噬五十五式,代表噬天皇衛觀看妖皇噬宙訣參悟出的第五十五招吞噬逆天戰技,是他,也是整個噬天皇衛群體的榮耀!在蓋世妖皇的時代能夠悟出這宙噬式是能夠得到蓋世妖皇召見的!妖窟孤遺憾無此榮幸,但他一直以此為傲,如今宙噬五十五式洶湧,便成這吞噬風暴湧來,無論是神是魔,都要在此終結!

被他以結果殺意注視著的葉天戰袍碎爛,聖體崩塌,所有血骨匱竭,就連僅存的一臂也是半折,這可都是被吞噬本源的聖道之傷!妖窟孤必須承認葉天極強,先前爆發的雙重無雙聖神斬就幾乎將他擊潰,五招逆天戰技同出更是在他一生所見太古聖者中都極為罕見,但在噬天皇衛征伐面前雖強卻不會有結果,哪怕那一手被接住了,這代表著其終極殺力的大吞噬手段卻註定結束戰鬥,與他共同戰鬥無盡歲月的甲鎧正表達著自己暢快吞噬的**,妖窟孤也將毫不吝嗇地將之滿足。

吞噬的風暴來臨,一道道同樣穿著可怕甲胄的身影也站立於妖窟孤身邊,正是天寂代的噬天皇衛,有一些氣勢比起妖窟孤都要洶湧猛烈,他們是傳自蓋世代,經歷過第二次聖戰的!哪怕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員實則也在發散噬天的恐怖意境,這一支軍齊齊殺出必然是絕對的可怕,不愧為妖皇之軍,征出簡直為殺神將而存在!而在這風暴的更遠處還有另外的一道道可怕身影,那是不同時代的噬天皇衛們,此時皆運轉著吞噬殺伐的可怕力量與妖窟孤並進,也都以極冷漠的目光注視著葉天,完全便是注視亡者的神情。一尊太古聖者要在噬天皇衛的進攻中存活?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為了這一戰,妖之宇宙也真是不惜代價,彷彿連本源的力量都任由著吞噬風暴汲取奪走,造成全宙的天搖地動,妖聖們可阻止但未曾阻止,他們也打算令每一名妖族都感受到噬天皇衛的恐怖,這代表著對妖皇的敬畏乃至對妖族絕對武力的嚮往!葉天與妖窟孤都不管這麼多,愈發強大的吞噬風暴從最開始就籠罩在了葉天身上,這具殘破的聖體真若在汪洋風暴中的片葉只得任由沖『盪』毫無反擊希望,而妖窟孤也直接面對葉天,那棘刺、倒鉤、金翼、金劍、獸首、披風都化作最殘酷的武器無視方位滲入葉天聖體,虛幻的骨『肉』拱衛著聖魂,這一切都像幽浮幻想,一顆顆星辰的墜滅像是落敗的悲歌。

「我妖族終將雪恥!」妖族們堅信,無盡的妖力洶湧,最虔誠的信仰任由彌天吞噬,只要能擊敗他,捨身能如何?

「通天戰聖,天統無極平『亂』戰神輝將軍,不敗!」每一尊神也都堅信,他們的力量比之舉宙微薄,卻也在湧現,無法欺近吞噬的風暴就擊碎妖族的信仰,神軍要殺出,隨他戰!

而在這個時候戰鬥的雙方也都注視著對方的眼,意幽寒,說出了同一個字。

「死!」 ?第二千三百五十六章:神斷夢魂,星炎敗皇!

皆是殺志,均為穿透聖魂的無情死意,葉天與妖窟孤說出了相同的話語,也做出了相同的動作——殺!

聖體不屈,卻終在風暴最貪婪的吞噬中消亡,蘊含著強悍血精的肉被貪獸那層次斷鈍的利齒咀嚼嚙噬著,戰威滔天的聖骨被棘刺穿透每一處於混沌中慘遭分解,每一片甲鱗都張開自己的口不斷吞噬著通天戰聖聖體所有可能的精華壯大自身更令整個噬天皇衛甲得到哺育,在噬天皇衛進軍過程中以敵人作為養分本就是最正常的舉措,而這聖級的噬天皇衛甲真正貫徹了這一點。

可論吞噬之力,聖甲又怎能與參悟著妖皇噬宙訣而悟出吞噬之道的妖窟孤本身相比?聖體雖滅,他要絕殺的是葉天的聖魂乃至聖道本身!噬天皇衛的習慣要讓他不死不休,殺到這神界聖遣使徹底亡滅之境,當然妖王妖皇們不會坐視此時發生,但妖窟孤不可能留情,這場搏殺早已超過了先前兩場,真可謂聖者間的生死戰!

群星破敗而滅,好似穿越無盡歲月的孤寂侵襲,通天戰聖不畏戰,無論對手是妖是魔,還是那更遙遠的可怕存在他皆將戰往,毀滅無法摧毀他的道路,即便是吞噬的傳說也不過浮雲,他的意志不屈,然而在這個時候他的聖力皆若耗盡,連戰之道本身都若慘然寂滅,又有誰能將其從深淵拯救?戰歌聲傳唱著神的不屈,但它終於傳滅了,在吞噬中化作蒼穹披風的餌食,葉天還有什麼倚仗?在這種狀況下他焉能力挽狂瀾?

又一次轟然碰撞,本質乃是火焰的宙界星炎卻被擊出了殘缺一角,那被強行擊斷是部分已是無法重燃恢復,殘酷的殺意將其聖性剝奪。宙界星炎感覺自己的本源也要殘缺了,它所化的焱矛不敵終究化作戰刀、天龍與剎我敵死戰,然而剎我敵便憑那完全的兵器殺戮之姿殘酷地將其火之道撕斷,暗金色的光輝似是要消亡了,剎我敵絕不介意使自己多滅一尊聖火,這尊聖火還是屬於神界聖遣使的,如何不是真正的興奮?

彷彿聽到嗜血的笑聲,宙界星炎卻猛然直上,焱光煌煌將剎我敵一角掃下,此時它卻被剎我敵死死鉗住,連火之道都要被斷裂了,彷彿有質問嘲諷透過那無窮的殺意傳來,區區新生聖火也敢挑釁洪荒凶物?宙界星炎難言,卻終究發出了爆發的咆哮,它志亦不敗,它還要廝殺,要效星炎神重生,更要親眼見到通天聖威現,將這自視甚高的強敵同樣擊敗!

諸神也在祈盼,對抗著妖族的舉宙敵意,而這個時候葉天就像是處於風暴中最孤寂蕭索的幽魂,聖魂都被不斷掠奪消滅,他的戰之道像是一柄刀穿透了妖窟孤的胸膛,但這無濟於事,妖窟孤的身軀都像是化作整個吞噬風暴核心漩渦,這是遠比起他本體更強悍的姿態,就算是直面無雙聖神斬也可無懼,同時又有一名名噬天皇衛的冷然注視為其增威,他嗜虐卻沒有貓戲老鼠的癖好,極盡一切力量將這通天戰聖殺滅才是最重要的,與妖之宇宙相比他的任何心思都當退讓。

只是,彷彿應了所有的願望,此時葉天動了,在無間距離中一條路鋪開,由蕭瑟的聖魂中心殺往那吞噬風暴的源點,妖窟孤猛然發現一切消失了,沒有吞噬風暴,沒有噬天皇衛袍澤,甚至沒有身披的不滅甲鎧,唯有他所信仰的蓋世妖皇意志還在洶湧為其指引,他心魂震顫在這虛幻境界中所見平生經歷殺戮,但他的眼神還是那般冷漠,手中的吞噬之道凝成與剎我敵相同的形態,沒有回應也無妨,哪怕世界皆棄他還能殺向前!

於是他與抱著同樣意志的通天戰聖殺在了一起,洶湧彌天的刀芒充滿了他的聖念,斷盡凶念,從根本性摧毀吞噬的源頭!

妖窟孤感覺到了痛,他的身軀被刀腰斬,他以無盡鍛鍊出的武訣與葉天竭命搏殺,撕開了葉天的血肉更要以此扭曲脊骨,但他也明白這通天戰聖有著同樣的兇殘,如同魔的笑中本應該吞盡宇宙不朽不滅的身軀爆碎,聖魂在星火中燃燒殆盡,這個時候他突然明白這是什麼領域,這是夢。

在眼眸脫離頭顱落地之前他望見了這條道路的另一方,那是連他也未知的深邃,是比混沌征程更遙遠方,那盡頭是什麼?他想起了自己的信仰,這通天戰聖打算挑戰偉大蓋世妖皇般的恐怖?

在這種駭然之中夢破碎了,妖窟孤一聲暴喝將宙噬五十五式竭力掌握,然而在整個宇宙的注視中這片吞噬風暴中竟是透出了輝煌至極的暗金色光輝,通天戰聖的身影又一次出現在每一尊聖者的眼中,冷然以聖魂若要捏碎妖窟孤的脖頸,無限的刀芒卻蓋宙劈出,又一次形成原始韻律卻在無限增強中與這招宙噬五十五式悍然碰撞,這一切都是那生死一線中葉天搏出的生機!

「竟是將宙噬五十五式都撕開了?真不愧通天戰聖。」赤紫奇芒籠罩,身形修長的男子帶著訝然與瞭然望著沒有被吞噬的暗金聖輝,這一場普照又一次令局勢變得撲朔迷離起來,都能見葉天捏住妖窟孤咽喉,也能見那金劍直接轉在甲前穿透葉天聖魂,那貪獸更是死死咬住火之道若要將其吞下,看上去局勢有了變化,但不能就此斷定葉天逆轉乾坤,這場吞噬風暴依舊勢大,葉天雖勇,聖輝將截滅。

「請通天戰聖誅殺此獠!」一尊尊神望著這一幕眼中生出希望,皆是吶喊著,不惜自身血命魂魄爆發出精誠之志,然而整個妖族的浩蕩氣勢豈會比他們差?真正的主角依舊是葉天與妖窟孤,雙方的眸子還是那麼冷,聖力的狂暴卻遠在先前之上!

「吾往夢斷路無歸?我記住了。」妖窟孤似是開口,也似乎從未開口,但葉天便聽到這帶著冷然的話語,他沒有否決葉天的強大乃至那一招對決的失敗,在終極志向的對抗中他還是落於下風,他必須承認失敗才能將其超越,而葉天則必然抓著這一勝機,一重重刀芒湧現,這是瀾塵刀法,初時現,如今再現。

但瀾塵刀法,又怎敵這終極的宙噬五十五式?

刀光如流星,如雨幕洶洶而去,無邊的鋒銳卻都被殘忍剖開化解,更可怕的是那如同劍戟之林的一名名噬天皇衛也冷然望向這瀾塵刀法,一尊尊猛然呼喝,手中刀、劍、槍、錘、斧種種殺光遍天,在吞噬與刀法的糾纏中瘋狂推進,鋪天蓋地又如何?所謂神聖輝煌黯然失色,通天戰聖橫掃萬敵的鬥爭歷程是他的驕傲,古老的強軍絕不會買賬!

從洪荒至今的戰役湧現,無窮的廝殺,無窮的吞噬,皇衛的戈矛斬裂了龍瀾的悲愴,戰塵宇宙也於貪婪的巨口中泯滅。然而這瀾塵刀法此次卻是不息的,就如永恆之火,戰之道的瘋狂涌動使他不止,葉天只是與妖窟孤冷然對立,但他的神色如同沉醉,他在舞刀,舞動一生中的刀芒。

「剎!」一聲剎,不朽殺,宙界星炎被猛然穿透,它感到劇痛,它知道這就是聖者領域的殺伐恐怖,但它卻傲然地對剎我敵爆發出了終極的火力,如同要將自身禁忌燃盡般死死拖住企圖馳援妖窟孤的剎我敵,它被撕開時也沒有多言,此時的傲與犧牲已經足夠。

剎我敵未曾多言,卻在瘋狂地瓦解宙界星炎,這聖火的頑強令它都有一分焦躁,他殺過聖者,聖器,聖物,聖者是不屈的,但一道聖火也可堅持至今與它的認知不符,要是在一般情況下它會冷冷地將其徹底毀滅看看它能堅持到什麼地步,但在這個時候它卻有一種不安。

宙噬五十五式的洶湧已然將葉天聖魂迫滅,就算戰之道也獨木難支,那瀾塵刀法算得上什麼?殺力不及吞噬風暴十一,令噬天皇衛甲都難以穿透!然而此時葉天的冷然氣機像是闡釋著不敗,噬天皇衛與他們的兵器哪個不明白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它打算盡全力,居然是被這區區宙界星炎拖住!

妖窟孤也冷然注視著葉天,一名名噬天皇衛徹底殺透了瀾塵的奧妙,這通天戰聖的聖魂都將徹底潰滅了,他還能如何?妖窟孤不管這麼多,他只知道繼續進攻下去,徹底將對手殺滅殆盡!

就在這一刻,整個宇宙的注視中,葉天的眸中光芒燦爛,接著,輝耀的暗金色與全新的道力便這麼湧出。

星辰之道,現!

三種大道終於爆發,這還是無法動搖妖窟孤的意志,這一點可謂是他早有預料,不過沒有確定而已,星辰之道又如何?哪怕葉天再祭出刀之道他亦無懼,宙噬之中,俱為神墓!

「星!」但就在這個時候,葉天開口了,一字,驚魂。

「他難道——」舉宙都望見星辰之道閃耀,有駭然在諸多魂魄中開裂。

「縱!」又一字,桀驁無雙,劃破長空。

「宙!」第三字,妖窟孤亦是明白,心中有著震撼,整個吞噬風暴已然在最極盡爆發,然而卻無法將這愈發燦爛的星輝吞噬。

「界!」第四字出,葉天的魂影反倒顯得更為虛幻,但那星辰之道的耀眼卻達到了極致。

「火!」第五字,火之道洶湧,燃遍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哈!」有長笑聲傳出,正來自千瘡百孔的宙界星炎。

「掠!」第六字現,吞噬的風暴在這一刻凝滯,妖窟孤神色極變,他竟是無法繼續吞噬葉天的聖力?那殘缺的火之道能有什麼力量!?

「諸!」第七字出,橫擊無限廣袤,通天戰聖輝耀世,葉天的眸光穿出吞噬風暴與大宇宙,我掌諸世,聖無上!

「天!」第八字,最後一字現,終極的氣息也是浩然湧現,星炎二道終於衍化為巔峰,這一刻葉天最後的殺力冠宙,將吞噬的風暴與一道道古來的聖影撕成碎片。

星縱宙界,火掠諸天!

星炎神最強逆天戰技,聖境再現!

星之璀璨,火之熾烈,皆化作妖窟孤聖念中最清晰的真實,吞噬支離消滅,屬於虛無的一縷氣機也在無上戰意的衝擊內滅亡。他忍不住笑了,一代噬天皇衛隊長卻慘然而笑。

他不得不,承認失敗。

神界聖遣使對噬天皇衛,勝負已分!

AA2705221 ?第二千三百五十七章:沂仙谷參天

無限星炎席捲,『欲』要掠盡一切的吞噬風暴卻在星炎的悍然衝擊中支離破碎,直指向聖峰虛無的意境本就超脫世間形態,卻在這戰意最澎湃的殺招中凋零消散,似是有一道道貪婪的靈在咆哮,吞噬默默地發揮著自己的意義依舊吞噬,只是顯然被『逼』入死角,於星辰璀璨、火焰侵略面前將要認敗。。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一道道身影披著代表貪婪、殺伐與威嚴的甲胄,此時他們被淹沒在星炎浩『盪』中,但他們依舊忍不住朝這一切恐怖的源頭髮起挑戰,明明在那極度洶湧的光輝內自身淡泊意志也陷入空白與『洞』虛,但攻伐豈可止,他們的浩然殺勢繼續猛進,前仆後繼踏入最終消亡。在這一片簇擁中妖窟孤將那似乎縈滿血絲的手臂高舉,剎我敵若在手,眼中有震撼,卻發起最後一劈。

這一戰,他敗了,但他不會投降,即便面對不可戰勝的對手,噬天皇衛做的也是繼續進攻,竭盡自身的魂魄本源與大道不朽,吞噬敵血『肉』骨魂,憑全部的力量給敵人留下無可挽回的傷!

誓死的衝鋒血腥且壯烈,那大無畏氣勢使整個妖之宇宙,還有沂仙谷的諸神都為之動容。這就是噬天皇衛的氣勢,他根本沒有當作一場切磋,從頭到尾都是將其視為代表整個宇宙榮耀尊嚴,關乎存亡的生死戰去斗,如此發揮出的戰力怎會不強,哪怕敗也將是震撼『性』的,英魂死沙場,名垂不朽!

葉天面向妖窟孤,看著無數噬天皇衛虛影在暗金『色』烈火中消耗殆盡,望見吞盡一切的風暴終被超越寂滅的星光掩蓋,也見那終於突破宙界星炎染著炎血而來的剎我敵如若重歸妖窟孤手中怒吼,一切都是如此慷慨悲壯,而最令人心悸的還是那妖窟孤聖道本身都黯然卻依舊進發的身影,武之道、吞噬之道俱為戰則,這個時候所有侵略『性』亦為惘然,似乎傳說在此落幕,這是最後的衝擊。

噬天皇衛,便是如此強大嗎?葉天或是思考,或是根本不應有暇,但星炎與他本身都肆虐,伴隨著一道道韻律如幻的刀芒朝著妖窟孤發起最後進攻,在那明知必敗而不休的悲壯與堅毅向前的戰意中所有道『交』織涌滅,推往極峰,黯然消逝。

結果早已註定,妖窟孤決然的爆發也未將其逆轉,所有氣息消去,大戰落幕。兩道聖影都沒有再現,也根本沒有誰將結果宣判,但哪怕是最『蒙』昧的觀戰者也明白了勝負。

而那一道極盡燦爛的暗金『色』身影也下落到在幽洲中靈氣毫無出奇處的沂仙谷中,面對著諸神帶著敬意的目光與共語,他微微笑著,忽地眉目緊鎖,身邊自然有一股股凌厲刀氣斬出,鋒芒殺通聖道。

「怎麼?」龍成見狀心驚『欲』問,但這個時候實在不是質疑領袖的時機,葉天卻是微微擺手,卻一言不發便走到這沂仙谷一處竹林邊,望著流淌而出的雪白溪流,眉『毛』漸漸舒張,自身卻是如岩石佇立,眼中不時光芒閃耀,若有所悟。

「通天戰聖頓悟了?」諸神也是一看就明白,當即喜悅,此時自然不願打擾,甚至連彼此神念傳音都停止,在龍成、孝如神簡單示意下卻是在這沂仙谷中開始演練戰陣,但也未曾刻意與葉天離開距離,因為他們也很清楚對聖者來講空間距離早已沒有意義,刻意偏離反倒是不美。

四大聖遣使『侍』從也未曾離開,他們都要與這些神界英雄好好共處相待,秩序鈺清望著戰勢演練,也明白自己有太多需要學習之處,他們亦要守望葉天,更期待葉天此時究竟能悟出什麼,聖者所想太難想象,他們卻都願往最好的方向去考慮。

但對葉天來講世界似乎很清靜,他見到的也只是眼前一片竹林,竹葉沙沙而動乃是自然賦予的『交』響藝術,同時他對外在其實也知曉得很清楚,小小沂仙谷哪裡逃得過他的聖念?每一名軍勢演練戰法他都瞭然於心,也能見到龍成與孝如神默然對視,孟單戈似乎思索著先前那一戰,那是漫長歲月後他再一次見到噬天皇衛的恐怖。看著這一切的他暗自釋出了一股聖力,於是漸漸地沂仙谷中的肅穆被打破,『操』練戰法的喊聲傳出,龍成臉上神動與智者談笑風生,被諸神氣勢壓抑著而完全不敢發聲的各種生靈也重新嘯叫,風聲水聲雷聲火聲終是再一次回歸,這才是應有的姿態。

而葉天的身軀不曾移動分毫,他還是凝望著眼前竹林,眼中卻像是有一層層刀光『交』織覆蓋,顯出愈發玄奧的旋律。與妖窟孤戰鬥每一顆都道衍重現。戰路無敵的歷程,面臨吞噬的掙扎,在彷彿滅亡與最『激』烈狀況中不朽旋律……實在有太多奧妙,他不斷思考著,聖魂中碰撞出太多慧光。

殘傷的宙界星炎飲嗜著萬神道宇袍的接濟不語,它卻很清楚葉天正在極關鍵時刻,於是它在未有過的痛苦中流『露』了喜悅。

葉天便靜靜佇立著,他的思絕不停留在這竹林間,聖念便像是一條游龍游『盪』在天地之間,呼吸著萬物的靈『性』與之同生共舞,又像是一道刀芒斬過一切,沂仙谷豈有能將其阻擋的存在?但它沒有行殺伐,以凌厲穿梭而過的同時也在感受著每一點韻律的變化,刀芒似是因此多了太多轉曲折,『陰』陽共融,萬合歸一方式一種妙絕。

他看到了虎頭異獸撕下雙頭蜥龍的鱗甲大口咀嚼血『肉』與龍骨的殺戮,見到了岳豬為爭奪配偶與同族雌『性』以鈍牙衝撞對決的競爭,見到了靈犀低頭飲水的靜謐,也見到金蟬低沉鳴叫的奮鬥,還有幽冥草從寒潭之底汲取九『陰』終於茁壯的堅強……自然,還有英雄們,他們在『操』練也在行走與感悟,這沂仙谷相比起幽州牢獄實在太美,使他們行走山間頤養,浸入湖水休憩,望向長天感慨,仙靈之氣氤氳著,歡迎著真正理解其美感的知己到來。

便在這個時候彷彿烈焰燃燒到整個沂仙谷邊緣的意念卻捕捉到了極度異常與凜然的氣息,那是紫『色』燦爛的身影,居於沂仙谷外側山峰之上卻沒有被任何一尊神發現,在葉天的眼中他的刺『激』感卻無比強烈,這是一名披著紫晶披風的妖聖,樣貌簡直年輕到不像話,鬢髮若角似是表現鑽天的鋒利,這紫晶披風葉天很眼熟,名為紫霄疾。

這尊妖聖便是紫霄妖侯,放眼整個妖之宇宙都可謂速度前十的存在,還在一尊尊巔峰玄虛聖者以上可想而知他有何等可怕,到聖者領域速度概念已然模糊,但他可駕馭殺出,危險程度可謂莫名難測!

他是『混』沌聖者,對於此時的葉天來講絕不可忽視的存在,但葉天任由聖念從這紫霄妖侯身邊流過,對於對方的窺視坦然而對。

「通天戰聖在參悟什麼?他來我妖宙不到四十代,難不成要籍此突破?」紫霄妖侯凝視著葉天也飛速思考著,妖窟孤敗了,對於妖族來講實在是極大打擊,而今整個妖之宇宙的聖者都注意到葉天的狀況而驚,他身份崇高都親自趕來觀察。某種程度上講這也算是對將妖窟孤擊敗的強者葉天表示尊敬。

此時葉天的狀態說來也是平常,萬神道宇袍掩蓋了太多『波』動,別看它先前受損嚴重,那只是以追隨葉天太古聖級的狀態出戰才會被妖窟孤撕裂,要不然想要將這意義特殊的玄虛聖器破壞實在是太難,其能力甚至令紫霄妖侯難以窺探,此時也感無奈,卻也只是感受著葉天聖念發散,注視著這一切。

葉天無論要有什麼驚天感悟,如今處在妖之宇宙中實在是瞞不過的,先前雙重無雙聖神斬與星縱宙界,火掠諸天的爆發實在驚世,哪怕是自視甚高的妖族也不得不關注葉天所表現出的任何特異,這通天戰聖崛起之勢分明不可阻攔,那麼至少儘可能對其知根知底,未來倘若對決還能多上一分把握。

更多道聖念掃來,但這都妨礙不到沂仙谷的靜謐和諧,濃眉大眼的古神穿著隨意編成的漁衣坐於池邊垂釣,聽著一旁樹上靈雀不時發出婉轉叫聲不由欣然,白『蒙』『蒙』的水面極美,能夠望著這些自然靈秀足可滿意。

孟單戈無聲離去,『欲』要探尋這幽洲更多奧妙以應妖族威脅,龍成站在此谷邊緣,像是為諸神放風守望,又像是看向谷外廣袤的妖族土地,那是幽洲與眾不同的實力分佈,更有許多密地遺迹,他可以進入,但現在只是站在這必經的穀道遙遙望著。

孝如神與幾名天神蒼神共同采『葯』,取其落葉煉丹,窺丹中世界。秩序鈺清望著竹林前的身影,望著每一名神,她的心很寧靜,她不斷叩問追尋著本思,突然間她感受到了,世界氣運最『激』烈的跳動。

目光,頓時聚集在葉天的身上。

依舊平靜,立於竹林前身姿卻荒漠山脈草原雲層間,一團團火在海上舞起,星辰隨意點綴為山崖上最美的寶石,身在靜,心在走,眼中有芒卻跳動不止,造化自然囊括宇宙之心,一種最凌厲的旋律以萬態環繞,衍化向玄奧的巔峰,道動,參天。

忽有光芒閃起,舉世皆知,通天戰聖道果成! ?第二千三百五十八章:炎戰現,洪荒聖!

暗金『色』的聖眸中森羅萬象浩瀚『交』織,一道道刀光閃耀,在那虛空遍及的歷程中簡直就踏著葉天英武不屈的身影,瀾塵刀法在葉天聖魂中衍化得已經太久,這沂仙谷也在歲月面前大變,當初的猛虎飛龍稱雄爭霸,如今屍骨早已回歸大地成為這片草木之根,於是刀芒有了越來越多的『色』彩,好似將造化攝入全方面完善著自身,終成一股無敵氣勢,鋒銳竹間過,卻沖霄。。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刀不再是在葉天的眸中演,桀驁如刀選擇天之上。它的鋒芒普宙,使紫霄妖侯也不禁抬起了頭,凌厲雙眸直視。

「終於要出現了。」不只是他,假如聖者眸光顯現的話足可將這沂仙谷的上空『交』織一片大道羅網,關注者太多了。諸神豈能不被此時葉天身上湧起的沖霄之勢震動?他們都見久久佇立的葉天終於動了,便像是簡單一步踏入竹林中,可之後他分明出現在沂仙谷上空,那峭壁間、樹林冠,海洋上,大漠中又怎麼沒有他的身影?這就是聖者,無處不在,而今卻分明將產生真正蛻變,他像是演著無數武與戰的姿態,手中空空如也,但給人一種感覺——他握著刀。

諸神皆肅穆地停下手中之事,在沂仙谷的不同方位立定而起,望向他們心中處於最高處的葉天。葉天隱現在紫雲中,卻把天穹也照得徹亮,凝望著這道身影可令渾身神血凝魄沸騰,不知驚起多少刀劍出鞘,那銳光誰來相當?諸神敬驚,此時那莫測的刀意簡直就飄『盪』在整片乾坤處,又生生壓制著整個幽洲本身的妖勢垂落而下,那柄刀斬下了,宇宙垂裂!

「又是那神界聖遣使!」太多妖族也被驚動,每當那股氣息貫於空中他們怎能安生?此時或憎恨或不安又或期待地望向那片暗金『色』的方向,他們有從頭到章節附註視著的妖神,時間對他們而言不過指尖溪流可忽視不計,有實力較弱的妖靈,上一次見到是在懵懂中,稚嫩時,如今卻是垂垂老矣,想不到再見,也有先前未見僅僅是從祖輩相傳乃至自身血脈中理解這存在偉大可怕的新生妖族望向這方,心靈震動到前所未有的頻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