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上一次託大,反被凌曉天重傷。這一次,他可不打算給凌曉天任何機會。把手一揮,三個魔爪攜帶者無可匹敵的氣勢,徑直向著凌曉天轟來。

凌曉天臉色微變,收起靈劍,深吸一口氣,雙手結印。掌印金光閃爍,一掌擊出。一個巨大的佛掌瞬間精彩,光芒四射,狠狠地轟向三個魔爪。

轟!兩者撞在一起,轟鳴聲響起,黑色與黃色交織在一起,不斷攻伐。

「呵呵,很不錯的佛掌,竟然跟聖教的無上神通旗鼓相當,甚至還勝一籌,真是難得。」一位護法沉聲說道,眸子中閃過一抹貪婪。

「心動了?心動了也沒用。這佛掌金光四射,應該是佛教的無上神通,竟然到了這小子手裡,真是莫名其妙。不過,你一身魔氣,要是再修鍊這種佛掌,真是不倫不類,當心走火入魔!」

「嘿嘿,我只是說說而已。還是魔功好,我可不會傻到捨本逐末。為了一個地階掌風,就捨棄一聲魔氣。」

「知道就好!要分勝負了!」

凌曉天雙手再度結印,金光大盛,佛掌更加凝實。夜子虎亦不甘示弱,一聲冷喝,印記再變。茫茫黑氣更加深沉,三個黑魔爪已經變成墨色。瞬間蔓延,紛紛向著轟向佛掌。

轟!又是一次對轟。轟鳴聲響起,佛掌與黑魔爪全部潰散,化為虛無。兩人皆是胸口一震,紛紛爆退開來。

不過,夜子虎只退了五步,而凌曉天卻退了是多步,方才穩住身形。

「有兩下子,不過我的耐心沒了!」夜子虎臉色瞬間變冷,受傷結印,氣息陡然飆升,一直到了靈至四境巔峰,方才停下。

「大成的人浮決!」戰王身旁一員大將驚呼。大成的人浮決,當真足足提升一境實力啊!這下,凌曉天遭了。

夜子虎身形爆射而來,幾個閃爍便出現在凌曉天身旁,一副骨爪抓去,直取凌曉天的頭顱,怒喝道:「死來!」

凌曉天方才還在觀摩、思索他的人浮決,這一刻便危機臨身,連忙一記赤焰掌迎上。

嘭!一聲悶響,蹬蹬蹬!凌曉天連退十幾步,方才止住身形。胸口一悶,體內靈力翻騰起伏。而對面的夜子虎,卻紋絲不動,嘴角閃過一抹冷笑。

凌曉天心中大駭,靈至三境的夜子虎他都處於下風,更何況靈至四境!一招之下,高低已分。如果不能壓制對手,根本無法拖到秘法結束!

凌曉天臉色冷峻,手中多了一柄長劍,直接調動一根靈絲,冷喝一聲:「天刺!」

一道火紅色的小劍飈射而出,直奔夜子虎。夜子虎淡淡一笑,滿是不屑,一掌轟出,無邊魔氣蔓延,化作一團墨海,直接將小劍吞噬。

「嗯?」藍袍少年臉色微變,嘴角閃過一抹異色。身旁三位護法則是大呼不好!

夜子虎同樣察覺到異常,但卻晚矣。一枚赤紅色的小劍直接穿破墨海,極速飈射而出,直奔夜子虎。

夜子虎臉色劇變,近在咫尺,小劍中濃郁的能量,使得他惶恐不安。倉促之間,只能凝出數百道靈盾,護在身前。

赤紅色的小劍,所向披靡,直接射入層層靈盾之中。轉眼直接,兩百曾靈盾潰散,小劍依舊去勢不止。

夜子虎驚容失色,雙手結印,身上無邊魔氣升騰,將其團團護住。並再度凝出數百層靈盾。

凌曉天冷笑,厲聲喝道:「爆!」

轟!小劍瞬間爆開,轟鳴聲響震千里。赤紅色的火焰,洶湧而出,瞬間淹沒一切。狂暴的能量橫掃,雙方人馬紛紛退避。

一時間黃沙漫天,天地失色。塵土飛揚之中,一片模糊,只有赤紅色的火焰依稀可見。

所有人瞠目結舌,再度看向凌曉天無不臉色劇變。這是一個靈至一境小輩的攻擊?皆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而黑鷹教一方,一名褐袍老者,則是愁眉緊鎖,望著火焰之中,一股不安在心頭躥動。

夜子虎非一般的少主,年紀輕輕,不過十六歲。天賦奇佳,很有可能成為下一任少主,而他正是夜子虎的守護者。

一般少主的守護者,不過是長老。但像夜子虎還有身旁的藍袍少年夜子龍,他們都是一線少主,極有可能成為教主的存在,他們的守護者,則是護法!

嘭!一道身形從火焰中倒射而出,身上魔氣黯淡了很多,樣子也有些狼狽,鮮血橫空,徑直落到遠方。

一道白色的身影,鬼魅似的出現在夜子虎身旁。臉色冰冷,殺意凜然。

「小輩,敢爾!」褐袍老者怒喝。凌曉天卻充耳不聞,一掌擊出,火焰蔓延,徑直轟向夜子虎的頭部。

嘭!一聲脆響,鮮血四濺,夜子虎身上魔氣瞬間潰散,徹底隕落。雙目瞪大,一副難以置信地的樣子。

「混蛋,你殺了虎兒,我要殺了你!」褐袍老者厲聲喝道,身形微動,就要出手擊殺凌曉天。忽然一股危機籠罩心頭,他轉頭望去,只見戰王臉色冰冷地盯著他。整個人的氣機,都被戰王鎖定,一旦他有所行動,必定會被立即擊斃。

戰王冷喝一聲,目光犀利:「生死戰,小的不敵,老的也為老不尊。真不知羞恥,可想與老夫一戰?」

褐袍老者瞬間蔫了,戰王的實力,即便是黑鷹教教主都沒有把握,更何況他,只能暫且忍下。

「呵呵。」藍袍少年走了出來,嘴角浮現一抹笑意,只是笑的那麼陰冷,卻沒有出手的意思:「你殺了我的兄弟,我給你時間恢復。一個時辰后,我會殺了你。」

凌曉天心中一震,這人的實力絕對恐怖,即便是夜子虎都遠不及他。直接盤坐下來,運轉凌天神功,開始恢復靈力。連番大戰,的確消耗巨大。體內的靈力只剩下三層不到。

一個時辰后,藍袍少年走了出來。凌曉天也站起身,兩人相對。

藍袍少年依舊臉色冷漠,根本不把凌曉天放在心上,淡淡的說道:「記住,殺你的人,夜子龍!」

接著藍袍少年動了,瞬間消失在原地,再度出現已是凌曉天身後。一副骨爪,寒氣逼人,直接向著凌曉天左背掏去。

凌曉天臉色微變,連忙轉身,一記赤焰掌迎上。

嘭!掌、爪相撞,凌曉天直接倒飛出去,手掌虎口龜裂,右臂微微發麻。身形尚未止住,那道藍色身形再度出現在身後,又是一爪拍出,速度快到極點,直接拍在他的前胸。

噗!一口鮮血噴出,凌曉天再度橫飛出去,五臟六腑,都有些錯位。靈閣內靈力暴動,苦不堪言。僅僅兩招,完全被壓制。夜子龍,當真是恐怖。 凌曉天支撐著爬起身來,臉色劇變,只見夜子龍如跗骨之蛆,再度攻來。一副森白的骨爪,寒氣逼人,每一擊都極其刁鑽、狠厲。

他顧不得體內傷勢,長劍緊握,揮斬連連,劍氣瀰漫,紛紛射向激射而來的夜子龍。夜子龍亦不留手,骨爪連連揮動,漫天爪影落下。

僅僅一個照面,赤紅色的劍氣瞬間潰散,爪影已消失了大半,剩餘的紛紛向著凌曉天激射而來。

凌曉天驚駭不已,連忙收回出擊的長劍,連斬數劍,無數劍影落下,將爪影盡數攔下。但正是這一契機,夜子龍到了。

「嘿嘿。」夜子龍冷笑,骨爪激射而出,直戳凌曉天的心臟。凌曉天驚容失色,避之不及,連忙將靈件封擋身前。

嘭!骨爪轟在靈劍上,凌曉天再度倒飛出去,嘴角一口鮮血溢出。臉色愈加冰冷,夜子龍再度沖了上來。

凌曉天強壓下靈閣內狂暴的靈力,極度勉強地調動一根靈絲,舉劍斜指——天刺!

夜子龍速度極快,臉上笑容漸濃,驀然僵住了,一道火紅色的小劍,激射而來。他臉色大變,這枚小劍的威力,他可是親眼目睹,夜子虎便是被這一招重傷!

夜子龍冷哼一聲,雙手結印,無邊魔氣蔓延,身前一個巨大的鷹爪浮現,狠狠地轟向那枚赤紅色的小劍。

轟!爆炸聲響起,塵土飛揚。漫天火焰落下,墨色的鷹爪瞬間潰散。一道身形倒飛出去,正是夜子龍。

但出乎意料的是,夜子龍竟然凌空扭轉身形,筆直落地,連退數十步,止住身形。雖然身上藍色袍子有些襤褸,魔氣也黯淡可些許,但並未重傷。

而另一旁的凌曉天則是重重地摔在地上,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他站起身來,冷冷地看著遠處的夜子龍,心中思索萬千,這樣下去,絕無勝算!

夜子龍揮手拭去嘴角的血跡,臉色瞬間暗了下來,森寒的聲音響起:「三分黑魔爪!」

高空之上,三個魔爪瞬間凝成,直接向著凌曉天轟來。那氣勢比起夜子龍強大了數倍,使得周圍觀戰的人都心驚不已。

凌曉天眉頭微皺,再度調動一根靈絲,舉劍斜指,一道赤紅色的小劍瞬間爆射而出,直奔三個黑魔爪。

小劍射入魔爪之中,夜子龍冷哼一聲,手印再變。三個黑魔爪,三足鼎立,互成掎角之勢,將小劍囊入其中。接著陡然一變,化作一團墨海,不斷涌動,令小劍難以脫身。

凌曉天臉色微變,輕喝道:「爆!」

隱婚總裁的呆萌妻 轟! 我真不是什么渣男 小劍瞬間爆開,無邊火焰蔓延,但接著被墨海淹沒了,只有少許落道地上。徹底沒了蹤跡,根本不能造成任何影響,墨海雖然亦黯淡了幾分,但卻威力猶存。

夜子龍手印再變,墨海陡然化形,竟然又變成一個黑魔爪,狠狠地轟向凌曉天。所有人心驚不已,對黑魔爪運用嫻熟到這一步,實在是不世妖孽。

凌曉天亦是心驚,至少現在遠遠不如。接著一掌轟出,一道佛掌凌空凝成,狠狠地轟向那記黑魔爪。原來他自知實力差距之大,靈絲凝成的天刺亦奈何不了夜子龍的黑魔爪,於是立即開始醞釀佛掌。

「混蛋!」夜子龍臉色劇變,三個黑魔爪對上佛掌,毫不畏懼。但只有一個,根本不夠看。黑魔爪瞬間潰散,佛掌卻依舊巍峨,狠狠地轟了下來。

戰王等人無奈地搖了搖頭,一般人大招對轟都是一對一,但凌曉天這傢伙竟然來了個馬後炮。天刺之後又來了一記佛掌,這下即便夜子龍妖孽,也要吃個大虧。

夜子龍怒喝,雙手連連結印,一個巨大的鷹爪凌空凝成,徑直擋在上空。而後更是雙手連動,僅僅兩息,近千層靈盾凝成,徑直護在身前。

佛掌落下,黑色鷹爪阻擋一瞬,潰散開來。佛掌再度轟來,直接轟在近千層靈盾上。

嘭嘭嘭!三百……五百……八百……九百……

近千層靈盾,只剩下幾十道時,佛掌終於強弩之末,消散開來。

夜子龍額頭滑落幾滴冷汗,長舒一口氣,接著臉色劇變,破口大罵:「無恥!」

只見一道赤紅色的小劍再度轟來!

初雲國一方捧腹大笑,黑鷹教卻全部哭喪著臉。一日之間,被斬殺了四個少主,還是同一人所為。如今第五個也岌岌可危。全部破口大罵,凌曉天,實在太可惡!大招連轟,根本不給人一點喘氣的機會,無恥啊!無恥之極啊!

凌曉天可不顧這些,調動靈絲施展天刺,節省了凝縮靈力的時間,加上小劍速度驚人,基本相當於順發。

別人可是望塵莫及,一般大的殺招,都要需要時間來準備,無論是黑魔爪還是凌曉天的佛掌。當然天刺亦是如此,不過靈絲已經極度凝縮,省略了費時的一步而已。

轟!小劍瞬間爆開,夜子龍再度被火焰淹沒。一時間塵土飛揚,天地失色。

凌曉天搖了搖頭,再次巨劍斜指——天刺!

「你!」黑鷹教的三位護法,集體吐血,有這麼玩的嗎?完全是要將人活活的轟死啊!

同時他們也驚訝,這一式劍招恐怖無比,絕對在地階以上。地階以上的功法可以這樣瞬間釋放,不用準備?三人無奈的搖了搖頭,皆是一頭霧水,只能期望夜子龍實力超人,多堅持一會。

一旁的戰王亦是眉頭微皺,他看著這一式劍招,表情有些複雜,彷彿陷入回憶中一般。

夜子龍魔氣纏身,化作一套魔甲,護住上下,剛從火焰中掙扎出來,渾身血跡,披頭散髮,卻不料,又一枚小劍再度射來,瞬間臉色鐵青。

「混蛋!無恥!我要殺了你!」夜子龍語無倫次地咆哮道。

「哈哈!」凌曉天爽朗大笑,喝道:「爆!」

轟!轟鳴響徹,黃沙漫天,火焰紛紛落下,將夜子龍再度淹沒,空氣中都洋溢著一股火焰的味道。

凌曉天長劍再動,無力地插在地上,支撐著身體,大口喘氣。連續施展四次天刺,一記佛掌。五大殺招,即便是他都有些體力不支,連忙運轉凌天神功,極速恢復著。

所有人目不轉睛地盯著火焰之中,黑鷹教一方三個護法氣勢陡然升高,戰王亦是橫刀立馬,其他人也全部緊握兵刃。一旦夜子龍隕落,勢必會有一場血戰!

轟!掌風呼嘯,火焰散開,一道人影從裡面走了出來,只是樣子狼狽到極點。極不均勻的魔氣之下,皮膚焦黑,就連頭髮都燒沒了。

「凌曉天!」夜子龍怒目而視,臉色也沒了之前的雲淡風輕。有生以來,第一次這樣重傷,還是被人連續大招轟的。

「哈哈。」凌曉天捧腹大笑,指著夜子龍的腦袋笑道:「夜子龍,你不會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吧?哈哈。」

「你……混蛋!我要殺了你!」夜子龍咆哮道。雙手結印,氣勢節節攀升,一直到了靈至四境。

凌曉天笑聲戛然而止,並不是恐懼,而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夜子龍的動作。之前夜子虎幾人已經有所感悟,但仍舊有一層隔膜,突破不了。

「四分黑魔爪!」夜子龍怒道,雙手連連結印。高空之上,四個黑魔爪凝成,煞氣滾滾,氣勢滔天。

四分黑魔爪!凌曉天心中一震,靈至四境竟然使出了四分黑魔爪,這夜子龍當真是妖孽中的妖孽啊!要知道卓越如夜子虎也僅僅是三分黑魔爪,而之前的錢長老靈玄七境的實力,亦不過五分黑魔爪!

但眼下不是震撼的時候,連忙苦苦支撐著,再度調動一根靈絲,舉劍斜指——天刺。然後立即長舒一口氣,再度結印,手掌金光大作,一掌擊出。一個巨大的佛掌凌空凝成,狠狠地轟了上去。

「哼!找死!」夜子龍嘲諷道,四個黑魔爪兩前兩后,徑直轟下。小劍瞬間爆開,前方的兩個黑魔爪黯淡了很多,後面的卻幾乎無損。

轟!黑魔爪轟向佛掌,僅僅兩息,佛掌便徹底暗了下去,而黑魔爪全依舊有一個建在。接著佛掌徹底潰散,最後一個黑魔爪徑直轟向凌曉天。

凌曉天臉色劇變,連忙結出儘可能多的靈盾,護在身前,足足三百之多。

黑魔爪落下,摧古拉朽,靈盾瞬間崩潰。一道身影倒飛出去,鮮血橫空。

良久,凌曉天掙扎地爬起身來,臉色慘白,白色的衣服早就沾滿了血跡。

前方夜子龍一步步走來,冷笑森然,骨爪寒光四射。殺意瀰漫,嘲諷道:「你還能如何,再掙扎啊!」

凌曉天不語,雙眸微閉,陷入沉思。接著霍然睜開,雙手結印,氣勢不斷攀升,冷喝道:「人浮決!」

「什麼!混蛋!怎麼可能?」夜子龍難以置信地看著凌曉天,早已目瞪口呆,的確是靈至二境!

「混蛋!人浮決怎麼到了他手裡?」「他怎麼會人浮決!混蛋啊!」三個長老語無倫次的咆哮道,橫眉冷豎。人浮決乃黑鷹教至高秘法,也是黑鷹教抗衡初雲國的一大底牌,絕對不能外傳。一旦皇室得到,那麼……

三人面如死灰,不敢繼續想下去,相視一眼,眸子中紛紛閃過一抹殺機:總是赴死,此子決不能留! 「人浮決怎麼會……」夜子龍臉色鐵青,顫抖地問道,一股危機敢籠罩心頭。靈至一境的凌曉天都將他逼的底牌盡出,到了靈至二境,更是難以對付。

凌曉天淡淡一笑,冷峻的目光攝人心魂:「這可要多謝你們黑鷹教啊!夜子夕給了我功法,你們四個一遍一遍的施展給我看,令我瞬間頓悟。此番大恩,沒齒難忘啊!」

「你!」夜子龍急火攻心,一口鮮血噴出出來,臉色瞬間蒼白如紙,身體都有些搖晃。周圍的三個護法,同樣臉色鐵青,難以置信地看著凌曉天。

人浮決是黑鷹教的無上秘法,就連夜子龍這樣的妖孽,也是在前輩的經驗之下,侵淫兩年之久,方才頓悟。而凌曉天竟然無師自通,單單看了幾人施展,不過半月,就已領悟。這種天賦實在是恐怖!

凌曉天淡淡一笑,身形消失在原地,徑直衝了上去。一柄青色長劍,周圍裹著一層赤紅色的火焰,彷彿睥睨天下的火神。一劍斬出,一道赤紅色的匹練瞬間激射而出,所向披靡。

夜子龍臉色凝重,冷哼一聲,周身滾滾魔氣蔓延,骨爪連連揮動。數道墨色匹練奔騰而出,直接轟向火紅色的匹練。

轟!狂暴聲響起,夜子龍身形微震,接著眸子瞪大,滿是恐懼。只見一道白色人影瞬間出現在其左側,一掌轟出,金光內斂,掌風凌厲,徑直轟向他的腦袋。

夜子龍一腳跺地,骨爪收起,雙手連動。一瞬之間結出數個印記,接著一個墨色鷹爪浮現,徑直轟向那記佛掌。

轟!兩者相撞,金光大盛,鷹爪潰散,魔氣四散開來,接著一道身影極速倒飛出去,鮮血橫空。

「可惡!」夜子龍掙扎地爬起身來,臉色漲的通紅。體內靈力暴躁不安,儼然受了重傷。看著對面臨風而立的凌曉天,他毛髮倒豎,怒火中燒。

作為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子,無論是在黑鷹教,還是在江湖,都是他虐殺別人,從未如此挫敗過,而且還是一個比自己年幼,修為比自己低的人。

「啊!我才是天才,你給我去死!」夜子龍狀若癲狂,撕心裂肺的吼道,接著渾身魔氣升騰,雙手結印,大喝一聲:「四分黑魔爪!」

「給我死來!」四個黑魔爪瞬間凝成,徑直轟向凌曉天。

凌曉天冷冷一笑,調動一根靈絲,舉劍斜指:「天刺!」

小劍極速飈出,徑直轟向四個黑魔爪,接著爆開。漫天火焰蔓延,黑魔爪化作一灘墨海,尚未有所作為,便被炸得四散開來。

夜子龍臉色慘白,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身形橫飛出去,受到極大的反噬。

凌曉天倚劍而立,白色的衣衫早已滿是鮮血,臉色冰冷,目光冷厲,目不轉睛地看著前方的夜子龍。

夜子龍大吼一聲,滿是不甘。冷冷地看著凌曉天,怒道:「該死,竟然將我逼到這一步。也罷,今日便讓你看看我最大的底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