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於是,幾位乙女族高手耐心地靜觀其變。

羅楓的鬥氣波動越來越弱,不過,直至瑞娜收回手,他的身體還是忽冷忽熱,時光時暗,雖然沒有剛才那麼誇張,但看來出來,他的狀態仍然很不穩定。

「抱歉,我只能做這麼多了。」女醫療師臉上已經隱見汗珠,有些無奈地道:「我見識有限,從來沒有治療過鬥氣那麼複雜的人,只能勉強控制他的鬥氣,不過還是隨時可能發生混亂的,在這段時間之內,千萬不能動用分毫的力量!」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武極狂潮最新章節!

夜月沖著她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謝謝了。」

然後,夜月眼中帶著憂色,對女族長道:「瑞蘭族長,雖然我也不想在乙女部落中打擾太久,但你也看到了,我的丈夫的鬥氣毛病又發作了,如果明天就離開的話,在外面如果遇到厲害的敵人,那將會很麻煩,就算我有能力應付敵人,但也不可能隨時找到一個好的醫療師幫忙,萬一我丈夫有什麼事的話,我,我也不想活了!所以,能不能懇請你們讓我們在乙女族中多留上一段時間,讓我們有個安穩點的環境靜養,只要我丈夫的鬥氣穩定些,我們立刻就走,瑞蘭族長,求求你了!」

女族長本來就有強行軟體兩人之意,現在夜月主動提出來,她自然是求之不得,但她還是佯裝為難的樣子。

這時其他的族中高手也是趁機道:「族長,畢竟這兩位貴客也救過我們的族人,現在她們有困難,我們多少也要幫一點忙的。」

女族長猶豫了下,這才順水推舟地道:「好吧,但希望不會太久。」

夜月聞言大大地鬆了一口氣:「真的太感謝你們了!」

「不客氣,跟我來吧!」女族長把兩人帶來乙女部落某間房子:「暫時就委屈兩位落腳在這裡了,部落環境不是很好,希望不要嫌棄,還有,因為部落很少有男子做客,所以請不要隨意走動,免得引起族人驚慌,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和我們的人說!」

夜月點頭道:「是,我們明白的。」

女族長又對女醫療師道:「瑞娜,你每天過來看看這位客人的情況如何,有必要時給他治療一下吧!」

女醫療師立刻會意,這是瑞蘭希望她借治療名義觀察羅楓的力量狀態,以便隨時彙報,當下點頭:「沒問題!」

「那麼,兩位好好休息,我們先走了!」

待得離開房子之後,女族長便問道:「瑞娜,剛才那個男人族鬥氣混亂的事,你怎麼看?」

女醫療師反問道:「族長,你是在擔憂,他是故意這麼做的嗎?」

女族長點頭道:「我必須慎重一點,不排斥這種可能,雖然她的妻子之前曾經和我說過,那位男客人的鬥氣確實存在問題,她們也是為此到部落求那件寶物的!」

女醫療師略為沉吟:「就我的判斷,我覺得不像,因為那男人族的鬥氣確實很混亂,各種屬性力量雖多,但這些屬性力量卻是沒能融合起來,相互獨立,隨時可能發生排斥,很當時的情況也很危險,他不會拿自己的生命來開玩笑。拋開其他的不說,現在那位男客人現在是很難動用鬥氣了,她們不會笨到為了留在部落之中奪那件寶物而自廢力量吧,就算她們能拿到手,以那男客人的狀況,他的妻子再厲害,也是不可能帶著離開的!」

女族長鬆了一口氣:「嗯,看來這確實是突發情況帶來的巧合而已!」

一位乙女族高手道:「族長,現在她們已經主動留下來了,還要強行軟禁嗎?」

「不需要!」女族長做出軟禁兩人的決定之時本來也很艱難,雙方開打的話,都是高手,怕是難免出現傷亡,這也是不得已的下策。

現在,男客人的鬥氣毛病發作,就讓她避免了雙方的衝突。

不過,那個男客人的鬥氣,遲早是會穩定下來的,而那另外的材料未必能夠這麼快到手,我可不能讓他就這麼走!

想到這裡,女族長眯起了眼睛:「還有,瑞娜,以後你去看那個男客人,給他進行治療的時候,用點心眼,不要讓他好得太快了。」

「這個……」女醫療師為難了,雖然她明白族長的心思,但身為一個醫療師,救死扶傷本是天職,現在要她欺騙,甚至害一個身有頑症之人,良心上很是過不去。

女族長嘆了一口氣:「我理解你的難處,不過,這是為了瑞雯,所以,我替瑞雯請求呢,瑞娜,可以嗎?」

瑞娜無奈地道:「好吧,族長,我答應你就是!」

「很好,謝謝!」接著,女族長又道:「雖然那個男客人身體有恙,但我們還是不能掉以輕心,瑞美……」

這個名字,正是之前那小乙女提到的黑暗天賦很高的乙女隊長之一。

身旁一個面容冷漠,沒有表情的乙女走出來道:「族長,請吩咐!」

「從現在開始,其他的事務你暫時放下,用影分身二十四小時盯著這兩位客人吧,還有,那女客人也是黑暗系的,對於黑暗能量很敏銳,你要小心一點,最後別被她發現,辛苦了!」

「是!」這黑暗系的乙女隊長有些冷漠,不善言語,聽完了女族長的話后,就立刻開始行動了。

身後的影子,突然脫離了她的身體,幻化為一個和她體型輪廓一模一樣的女性。

這就是影分身,黑暗系的奧義,比法則更高明的力量手段。

這個奧義可以讓肉身和影子剝離,影子可以獨立活動,擁有一定的意識,受到主體控制。

這樣,就相當於有一個手下幫忙監視羅楓和夜月,而主體不需要二十四小時都耗費精力了。

影子如蛇般地在地面蔓延,最後融入屋子附近的一顆大樹的樹蔭之下,消失不見。

這影子是純粹的黑暗能力,不像主體般有著生命的氣息,所以在潛伏藏匿的時候,甚至比起主體更有優勢,和樹影融為一體之後,極難察覺。

最後女族長道:「向所有族人發出通告,告訴她們部落來了客人,只要任何人發現她們在活動範圍之外的行蹤,立刻向上報告,還有,母湖若是有任何異常,在第一時間集合起來!」

交代完了之後,眾人便分頭散去了。

留在部落的計劃很順利,羅楓高興地道:「很好,我們成功了,她們以為我真的不能動用鬥氣,所以並不打算軟禁我們了呢,呵呵!」

「嗯,只是這樣還不夠!」夜月淡淡地道:「那個女族長還派了人監視著我們,外面就有一個,但不是本人,而是是某位黑暗系高手的影分身!」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武極狂潮最新章節!

雖然瑞美的影分身融入了樹蔭之中,不過長期被人埋伏捕獵的狐妖族非常善於反潛伏的發現,所以瑞美的影分身仍然不能瞞得過她的耳目,九尾妖狐甚至猜出了她的身份,因為從那小乙女的口中,她知道乙女族的黑暗系高手很少。

能夠掌握影分身奧義的,那可不簡單。

自己和羅楓是顆定時炸藥,女族長肯定把最強的黑暗系族人給找來盯著自己了,必然是那個瑞美無疑!

「影分身?」

「沒錯,是黑暗系的一種奧義,能夠將影子分離出來,聽從主體的指揮,擁有一定的意識,同時,影分身是接近完全純粹的黑暗力量,當它融入黑暗環境之中時,比主體還要難發現!」

「這黑暗奧義還真是奇特!」羅楓驚訝道:「那你是怎麼發現它的?」

「我剛好也會影分身,而且不會比她弱。」九尾妖狐很是自信。

羅楓又問道:「這影分身的能力怎麼樣?」

「比主體弱,不過,大概只有主體八成的水準,不過,要監視我們,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羅楓有點頭疼:「那我們要行動可就不方便了,若是要離開屋子,就算虛無狀態下的空之無境不會被發現,她也會察覺到屋子中少了我的氣息,從而懷疑我們的。」

「不用急,我會有辦法解決的。」見到夜月胸有成竹,羅楓這才放心了些。

九尾妖狐又繼續道:「現在,我們需要做的,是看看能夠破解母湖的奇異力量聯繫,同時測試下空之無境能不能進入母河而不被察覺,雙管齊下,如果其中有任何一個方法湊效,這件事就容易很多了!」

如果換成了其他的地方,甚至包括死海,羅楓都可以用空之無境穿透,但這母河不一樣,它的特殊力量,據說是來自生命之神的神力,又和乙女族的種族繁衍相關,那微妙的聯繫,說不定會讓羅楓的行蹤曝光。

乙女族中高手可不少,難保不會有些可以破解空之無境的,羅楓一被抓住,那就完蛋了。

所以,在這之前,夜月必須做個測試,確定母湖的奇異力量是否會對空之無境有效。

羅楓皺眉道:「你說的那兩種方法,全都需要接觸母湖才行,可是乙女族長已經下了令,又派高手監視著,我們現在不能離開這間房子,怎麼去母湖哪裡!」

「呵呵,我們不用去母湖的!」九尾妖狐解開了羅楓的疑惑:「只需要弄點母湖的湖水來就行了。」

羅楓的眼前亮了起來:「我還真笨,怎麼就沒想到這點!不過,母湖的湖水,在離開那個地方之後,還會有那種力量嗎?」

「有的,它的奇異力量來源雖然是母湖,但脫離了母湖之後,還是能夠保存一定的時間,力量才會消失,如果用某些好合適的儲存容易,甚至能夠保存比較久。」夜月肯定地道:「因為,據我所知,有些乙女族的女性,在離開部落的時候,也會隨身帶著一些母湖之水,因為這種湖水除了能夠讓她們生育之外,還能夠有助於修鍊,甚至在戰鬥中即時提升或恢復力量,如果它離開母湖就立刻失效的話,隨身帶著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嗯,說地沒錯。」羅楓迫不及待地道:「我去洗漱間看下!」

夜月卻是阻止了他:「不用看了,洗漱間中有水,但卻不是引自母湖,乙女族的其他人的生活用水都是母湖之水,不過我們這住所是特別的,如果它來自母湖的話,我已經可以感應到那種異力!」

羅楓頓時懵比了:「靠,那乙女族長也太小心了吧,我們要怎麼弄到湖水?」

九尾妖狐微微一笑:「很簡單,讓人送過來!」

羅楓不解道:「我們特點指明要母湖的水,乙女族這邊不會懷疑嗎?」

夜月道:「當然會,但是,我們可以用點手段,那些負責照顧並監視我們的小乙女,我有把握控制住她們,把湖水送上門。」

「類似催眠術那樣的技能?」羅楓心中升起了希望:「你確定能夠在不被那個乙女族高手的影分身發現的情況下施術嗎?」

「我確定!」

「那樣的話就太好了!」原本非常困難的事,到現在終於有了計劃,好在這位無比強大全能且見多識廣的智囊和自己同行,還真是幸運!

不然的話,羅楓此刻根本就想不到半點的辦法。

負責兩人生活起居的其中一人,就是先前被夜月迷惑了的那小乙女。

以需要一點水果為由,夜月把她叫了過來,再次在無聲無息間魅惑了她,給小乙女下了個催眠暗示,讓她在不被其他人注意的情況下送母湖水過來。

然後,小乙女在晚上把兩個籃子的新鮮水果帶到屋子的同時,也把兩人需要的母湖水拿來了,當然不是用桶,而是裝在一個夜月事先給她的空間首飾之中。

當夜月解開對她的魅惑之後,小乙女不用說已經又忘了一些事。

「謝謝,小妹妹,你辛苦了。」當夜月似笑非笑地向她道謝之時,小乙女還只道是因為水果的關係。

小乙女連忙道:「不用客氣,族長讓我負責招呼兩位尊貴的客人,那是我的榮幸,這些水果都是剛剛摘下來的,很新鮮,而且味道也不錯,是乙女族的特產,聖魂大陸的其他地方都沒有的呢,只有母湖旁邊才能夠成長,兩位請嘗一下!」

這個小乙女單純而熱心,利用了她,羅楓都有點於心不安:「好的,我們會試試看的。」

小乙女又道:「兩位客人,請問還有其他需要嗎?」

「沒有了,時間不早了。」羅楓打了個呵欠:「我有點累了呢,小妹妹,你也回去休息吧!」

「好的,那麼,兩位晚安,明天早上見!」

「晚安!」

小乙女走了后,羅楓就要打開那個空間首飾,把母湖水拿出來,但此舉卻是被夜月阻止了:「等等,母湖水一旦離開空間首飾,那股異力就會被外面的影分身察覺,我們需要更為私密一點的空間,讓我先製造出個結界吧。」

羅楓擔憂道:「製造結界的話,那高手同樣會起疑的。」

夜月道:「如果沒事的話,製造一個結界,她當然會起疑,不過,如果事出有因的話,就要另當別論了。」

羅楓問道:「我們能有什麼事需要結界的呢?」

九尾妖狐的俏臉突然間紅了,沒有說話,甚至不安地扯著衣角,這種小女兒般的姿態,在她身上很是罕見。

見到她的樣子,羅楓一下子就想到了。

夫妻間的那種事,也需要私密空間。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武極狂潮最新章節!

夫妻間的那種事,也需要私密空間。

之前夜月聲稱羅楓是其丈夫,也是有所考慮的,這樣兩人在部落中就不會被安排到不同的房子,更利用一起商量和行動。

現在,這個關係,又有了新的用處。

當然,羅楓可不會認為夜月真的想要和自己發生些什麼:「你的意思是,我們假裝做那個?」

說到這種話題,羅楓也都有點不好意思,氣氛略顯尷尬。

「嗯!」夜月點了點頭,聲如蚊訥。

羅楓乾咳道:「辦法倒是個好辦法,就是有點……」

他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最後只是縱了縱肩。

夜月低著頭:「沒關係的,我會盡量配合,不過,你告訴我,做那種事的時候,女人一般會有什麼反應?」

羅楓愕然:「那種事,你一點都不知道?」

「我沒有和男人……發生過,而且了解得也不多。」

羅楓心道狐妖族天生就有著騷媚入骨的氣質,宛若,但實際上這個種族卻是比想象中的要單純呢。

像九尾妖狐這麼成熟的女人,那方面竟然如同一張白紙般。

其實羅楓也就和鳳舞發生過一次而已,不過比起夜月,至少算得上是有點經驗了,於是道:「其實,這也很簡單的,你只要控制鬥氣,讓自己的身體產生一些反應,比如呼吸和心跳加速,血液流動加快,同時你會有點繃緊……」

「這些步驟,聽上去……似乎有點複雜呢。」一向冰雪聰明的九尾妖狐,這時卻是突然間變笨了,羅楓有點頭疼。

她幾乎無所不能,連奧義也都可以掌握,為什麼涉及到這種事,卻是那麼難學,這應該是男女之間的天性吧。

「我希望自己的反應逼真一些,否則的話,那個乙女族的高手就會知道我們只是在演戲而已。」夜月放棄了:「這樣吧,你一步一步教我,到什麼時候應該做什麼,你提醒我就好了。」

羅楓有點無奈:「好吧。」

兩人面對面站著,目光盯著對方。

羅楓和夜月認識已有幾年,兩人對彼此也都很是信任,但他們從來沒有像這樣雙目對視。

雖然見不到那張黑紗下的臉,但羅楓卻知道,那裡隱藏著的是多麼傾國傾城的絕世美貌,這個女人絕色而神秘,散發著磁鐵般的魅力,任何正常的男人都會為之傾倒。

只是見到那對深邃的美目,你就會被她迷得暈頭轉向。

羅楓的自制力很強,而且還有著魂族老者的靈魂烙印,以及光明之主的靈魂智慧洗禮,即使九尾妖狐真的魅惑他,也是無法魅惑不了的。

然而,現在夜月並沒有魅惑他,這只是一個女人對男人最本能的吸引力,而那個女人還那麼的聰明漂亮,為了報恩不惜為男人做了那麼多的事情,不管是出於對她的感激,還是其他原因,這種吸引力已不是強大的精神力量所能夠抗拒得了的了,因為這是心靈層面的吸引。

羅楓的心跳,突然間就加快了,他並沒有刻意地使用鬥氣控制肉身出現生理反應,這是自然而然的反應。

羅楓有點迷醉了,他甚至忘了應該教夜月做些什麼,然而,不用他教,夜月也是有了相同的反應。

兩人的心跳都開始加快,呼吸急促了起來,九尾妖狐的美目中,似是蒙上了一層霧氣,雙頰染上了一片酡紅,延伸到雪白的玉脖,高聳的酥胸激烈地起伏著。

有些事,根本就不用教,當男女之間相互有了好感,情緒已在心底不知不覺間滋生之時,到了某種時候,他們就算想要控制那種感覺和生理反應都不是容易的事。

羅楓只覺口乾舌燥,渾身燥熱。

這個女人,真的好美,好性感,好可愛!

夜月紅潤嬌嫩的櫻唇微微張開,吐氣若蘭,似乎在等待著些什麼,羅楓心頭一熱,就吻了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