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放肆!」葉銘眸射寒光,抬手一擊,誅仙指當即發出。四柄神劍凝為殺陣,化作一縷指光,直刺對方眉收,犀利不凡。

姜太上原想擒下葉銘,可剛一出手,就覺得殺氣凜然,驚得他連連後退,臉上驚疑不定。葉銘如今雖然只是武君,可他隨時都能破入武尊,實力可以說直逼法天神靈,根本就不懼怕姜太上。

「是誰對我神殿傳人出手?」就在這時,虛空中一個聲音響起,正是金玄白。

聲音入耳,姜太上突然臉色蒼白,「哇」得一聲就噴出一口鮮血。金玄白只一句話,就重傷了他,這便是長生境大能的手段。、

他不敢再留,狠狠瞪了葉銘一眼,扭頭就走。

「我早晚要除掉他。」葉銘冷冷道,這個姜太上可沒少算計他,他早晚要報仇。

姜雪輕輕一嘆,不知道說什麼。

「葉銘,比試要開始了。」隨即金玄白的聲音又響起。

葉銘點頭,和姜雪一起返回比試場。

此時場上的人已經都坐齊了,主持站在擂台之上,高聲道:「第二輪,第一場,永恆神山的趙無極對五行神朝的鏡。」

鏡走上擂台,他依舊是那副樣子。不過,敏感的葉銘覺得現在的他和上回有些許不同。

金玄白同樣也發現了,他仔細觀察了片刻,沉聲道:「小師弟,我懷疑這個鏡修鍊了忍術中的『三合歸真術』。」

「什麼是三合歸真術?」葉銘問,「很厲害嗎?」

金玄白:「何止厲害,那是忍術中的絕學。修鍊之後,可以一分為三,分別凝聚玄體、真體、法體,並藉此同時修鍊三種功法。到了必要的時候,玄體可與真體合為玄真神體;真體和法真,又能合為法真神體。甚至,三體能夠合而為一,化為三元神體,威力更是強的離譜。

葉銘:「這麼說,鏡現在出場的是三體中的一個,而且與之前的那個不同?」

「應該是。」金玄白道,「小師弟你要小心了,這個鏡的實力比我之前預想的更為強大。」

「大師兄放心,我明白!」

擂台上,鏡冷冷凝視著趙無極,道:「三招內,我便可勝你。」

趙無極面無表情,他的身體突然一陣扭曲,眾目睽睽之下,居然由一個大胖子,變成了一個英俊瀟洒的青年。很顯然,他舍了之前的分.身,放出另一個分.身,天殺分.身。 趙無極伸展了一下四肢,「嘿嘿」冷笑起來,道:「三合歸真術?了不起。請大家看最全!不過,你可聽說過三昧仙體?」

鏡臉上並無吃驚之色,淡淡道:「從未聽說過。」

趙無極冷哼一聲:「我永恆神山與仙道有頗多淵源。據我所知,你那三合歸真術,便是由三昧仙體演化而來。你想用三合歸真術對付我,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台下觀眾紛紛議論,有人談起了忍道起源。

「我也聽人說起過,忍道似乎源自仙道的某個分支,後來開枝散葉,自成文明。」

「忍道經歷了巨大發展,目前雖然還不是高級文明,但也不遠了,至少比我們武道文明要強大不少。唉,說起來,咱們武道文明著實弱了些,武神上的幾重境界至今都很模糊。」

「畢竟時日尚短,再給我們幾百萬年時間,武道文明定能踏足高級。」有人道。

鏡對這些議論毫無反應,他揚手打出一道白光,照得擂台十分光亮,於是趙無極的腳下,被投射出一團黑色的影子,漆黑如墨。

「刷!」

鏡突然消失了,而那影子里,出現一張詭異陰森的臉,無聲無息地對著他笑。

趙無極一驚,連忙飛縱而起,而隨著他的升高,那黑色的影子亦在下方擴大,幾乎佔據了半個擂台。

「咦,鏡又藏到了影子里,這下趙無極麻煩了。」有人驚呼,「這種影子根本不怕攻擊,要怎麼對付?」

趙無極就那樣懸浮半空,他凝著眉頭,盯著擂台上的影子,似乎在思考對策。忽然,他大笑起來,道:「這影子,想必就是你的法體吧?給我破!」

言罷,他屈指一彈,一道亮光飛出,出現他和影子中間。那影子被光一照,按理說應該消失才對。可詭異的是,它不僅沒消失,反而更為濃黑了,黑得無比妖異,上面的臉孔也更為清晰。

趙無極面色微變,他雙手捏了一個印訣,喝道:「看我破你法體,仙輝無量!」

話落,他背後突然生出一輪青色光暈,普照擂台,就似一個小太陽般。那光暈,射出千萬光針,密密麻麻,紛紛刺在地面的黑影上。黑影被光針刺中,絲絲作響,冒出無數黑煙,之後便扭曲,縮小,迅速化作一道黑線,像靈蛇般在地面閃避。

「仙火焚天!」

趙無極張口一噴,一道青色火焰,籠罩了整座擂台,燒得地面都龜裂了。這火非常的不凡,火苗猶如一道道符文,擁有極大的威能,可焚燒萬物。

丁薇驚呼一聲,道:「鏡這下子沒辦法了,看來趙無極也不是吃素的。」

一聲長嘯,鏡似乎有些吃不住青色的仙火,不知怎麼就突然出現在空中。他的身體像葛藤一樣扭曲、纏繞,一層一層把趙無極包裹起來。現場的除了長生境的大能之外,居然極少有人看清他是如何出現在趙無極身後的。

「嘗嘗死亡纏繞的滋味!」鏡陰聲道,他的語氣第一次有了情緒波動,看樣子應該是被仙火燒傷了,有些惱怒。

「衣殺震!」趙無極催動功力,他的衣服上的細孔,居然射出無數殺光,殺光似劍氣般鋒利,硬生生將鏡的身體切成無數塊,紛紛落地。

「鏡敗了?」丁薇驚疑不定。

金玄白搖頭:「他現在還是影子狀態,殺不死。不,準確點說,影子其實就是他的法體。」

果然,落下的部分,忽然又變成一道道黑影,二度沖向趙無極。雙方各逞手段,神通盡出,秘術迭發,誰都不敢大意,瞧得眾人眼花繚亂。就連一些長生大能,也忍不住發出讚歎。他們捫心自問,當年他們還是武君的時候,是萬萬做不到這種程度的。

這一次戰鬥,比以往的所有都要漫長,看得出趙無極和鏡都用上了全部實力,絕招頻出。可二人僵持半個時辰,居然誰也奈何不了誰。

就在這時,主持人道:「時間到,我宣布第一場平局!」

趙無極當即退開,鏡也恢復人形。二人彼此看了一眼,一言不發各自走下擂台。

「第二場,不朽神殿葉銘,對通天神土古浩。」主持隨即宣布下一場。

葉銘已經不止一次見過古浩出手,他縱身上台,並暗中對北冥道:「北冥,將我的實力壓制七成,保留三成即可。」

北冥:「主人確定只留三分功力嗎?這個古浩可是天才,是不是要多保留兩分?」

「三成功力足以勝他。我越來越感覺這些人都深不可測,每個人都有分.身,有秘術。我如果一下都暴露出來,會被他們所利用。」葉銘道,「總得保留點底牌,否則我未必能打到最後。」

「是。」北冥當即催動如意法袍,片刻后,葉銘的功力就被壓制到只餘三成。而且,法袍上面的秘晶,以及法袍本身的防禦效果也全部關閉。也就是說,他要全憑自身三成的功力與古浩一戰。

古浩凝視著葉銘,這是二人第一次動手。雖然葉銘之前的表現不錯,用天殺步擊敗了狂暴的屠仁。但很顯然,古浩並不怎麼瞧得起沒多少名氣的他。至少,葉銘能感覺到,古浩看他的目光多多少少帶著幾分輕視。

「你就是葉銘?」古浩開口了,這是兩人之間的第一次對話。

葉銘點頭:「正是。古兄之風采,令人欽佩。」

「你不必恭維我,再多的恭維,我也要擊敗你。」古浩的話傲意十足。

「不是恭維,是實話。你雖然沒我強,但確實很厲害。」葉銘一本正經地道。

此言一出,古浩差點被噎住,好嘛,這小子原來是借著他抬高自己。台下的丁薇等人更是笑出聲來。

與此同時,包不凡也開始吆喝著下註:「買一賠二,買一賠二了!」

所謂買一賠二,根據包不凡的規則,只要在他那裡買古浩勝,若是古浩真的勝了,就能拿到雙倍的錢。在場之人,看好古浩的還是佔了大多數,畢竟他名聲在外,是通天神土萬年一遇的奇才。而反觀葉銘,知道他的人似乎並不多,只局限於少數的圈子。

「好,我十億法天幣買古浩勝!」一名賭客高聲道。

「我買三億法天幣。」隨即又有人加入。

台上的葉銘,當然不會等著下面的包不凡,他道:「古兄也是武道中人,不如這一局,我們就比拳法。」

拳頭,是最原始也是最為靈活的技擊手段,許多強大的武技,往往就是拳術。

古浩冷笑:「比拳術?你是在找死死!不過,本人成全你!」

葉銘撇了撇嘴:「人不要太自信,否則後面會大失所望。」

「小子,讓你見識一下通天拳!」古浩步子如電,彷彿一支箭,一下就到了近前。狂暴的罡風,吹得葉銘衣服獵獵作響,頭髮亦向後飛揚。不得不說,古浩的拳法非常精湛,不弱葉銘之前遇到過的任何一個敵人,甚至那些試煉地遇到的天才。

面對打來的拳頭,他露出笑容,跟著也一拳轟出,拳頭碰拳頭。

古浩的拳法霸氣、威猛,而他的拳看上去卻是綿柔溫吞,完全不是一個風格。於是兩隻拳明明相撞,結果卻是無聲無息。

葉銘這一路走來,不拘是明勁還是暗勁,化勁還是罡勁,都達到了極致。對於拳勁的領悟,遠超一般人。古浩雖為天才,但與他當年的成就相比,還是差了一截的。是以兩拳相接,葉銘立刻就拿住了古浩的重心,那種掌控敵手的信心油然而生。

相比而言,古浩雖然並未感覺葉銘的勁力有多高明,卻不知為何,他的內心一空,居然生出一種極為不好的預感。 此時此刻,對葉銘而言,他的內心居然充滿了歡喜,他歡喜於將勁力運轉於身時,那種操控自如的感覺;他歡喜於全身力量奔騰,然後被他引導,最後暴發傷敵的感覺。從始至終,他骨子裡就是一名武者,希望能夠拳打北山猛虎,腳踩南海蛟龍,一劍斬敵顱,十步殺一人。

就連他體內的流轉的力量,都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內心,它們就如歡快的精靈,一下子活潑起來,彷彿擁有了智慧一般。這使得他的運勁更為流暢自如,隱隱有了幾分神而明之的感覺。他不用刻意去催動,勁力便可自行運轉,達成種種不可思議的殺敵效果。

另一邊,古浩的感覺則大不相同,他覺得身體就像陷入了泥潭之中無法自拔。他的拳頭彷彿被粘住了,只能隨著葉銘的進退而進退。甚至於,他的心靈都受到了干擾,覺得整個人都低了葉銘一頭,徹底被壓制。在葉銘面前,他似乎就是一個奴隸,而葉銘才是高高在上的奴隸主,能夠操縱他的命運。

此種感覺一出現,古浩又驚又怒,長嘯一聲,狂催力量,硬生生地把葉銘的拳頭震開。

「見鬼了!你用了什麼秘術?」他盯著葉銘,怒聲問道。

葉銘沒有回答,而是輕飄飄一拳打過來。這一拳看上去毫無花哨,也沒帶多少力量,居然精準地擊中了古浩的肩膀。而古浩也明明覺得可以避開,可當拳頭到的時候,他卻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愣是不能閃避,結結實實挨了這一下。

「咔嚓!」

重重疊疊的玄妙勁力,無視古浩那恐怖的防禦力,層層破開,打入骨中。古浩就覺得肩膀一痛,骨頭居然被打裂了,疼痛感鑽心。

他心頭一驚,慌亂中往後閃避,惱怒之餘,他催動一門熟練的神通手段,喝道:「撼地殺!」

撼地殺,是通天神拳中演化出的一門神通,此神通可撼動大地,將殺伐之力打入對方體內,重傷甚至擊斃敵人。

古浩一拳打在地面,重重的勁力破土而入,它們閃電一般傳導至葉銘的身體之上。瞬間,葉銘覺得腳板微微刺痛,不過下一刻,他就發現這股勁力在進入他的身體之後,很快就被他自身強橫並具有王者氣質的力量給馴服了,乖乖地融入其中,成為了它自身力量的一部分。

「噫!」

古浩一擊無效,整個人都懵了,怎麼回事?難道這撼地殺失效了?

「你的神通倒有幾分意思。」葉銘微微一笑,抬腳一跺。

「轟隆!」

大地震蕩,擂台直接裂開一個口子。台外的人都晃了幾晃,旋即那股打入他身體的勁力,全部被葉銘打出,更包含了他自身又加入的的恐怖勁力。

「昂……」

地面上的空氣扭曲,凝聚成一條龍形勁風,它仰天長嘯,活靈活現。下一刻,驚呆的古浩就被一股霸道的力量震飛,他的身體在空中翻飛,張口就噴出一口血,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

現場,凡是武神層次的高手,紛紛都站了起來。葉銘恍惚中感覺,這些人都用一種期待的眼神望著他,彷彿他是什麼絕世珍寶一樣。

「古浩,保存實力!」一個聲音響起,是通天神土的長老。那長老看出古浩全然不敵,果斷讓他放棄。

「哼!」古浩雖然不服,可還是聽從命令,走下擂台。

「第二場,不朽神殿,葉銘勝!」

「哈哈,老大果然勝了!」包不凡情緒高昂,葉銘的勝利,讓他一把就賺了一百三十多億法天幣。這筆錢相比一百億長生幣,雖然只有幾萬分之一,可對他來說也是筆天文數字了。

那邊葉銘下來擂台,丁薇要上前祝賀,人卻被金玄白一把拉住。

丁薇奇道:「大師兄,你拉我幹什麼?」

「混蛋,你沒看到葉銘有所感悟嗎?」金玄白罵道,「不要打擾他,不然殿主扒了你的皮。」

丁薇一驚,仔細觀察葉銘,只見他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雙眼並無聚集,回來后就坐下,也不與人交流,彷彿夢遊一般。

就在這時,座位上的武神們紛紛離席,全部朝這邊走來。

不朽殿主思索片刻,突然輕輕揮袖,當即就有一股無形力量封鎖了現場,任何人都不有靠近葉銘百步以內。那些武神們如何能破開這股力量?個個都表情焦急,可也只能等在外面。

葉銘就那樣微笑著,陷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彷彿完全不在意周圍的人和事了。

「殿主,怎麼辦,葉銘好像有所悟,接下來的比試換人上嗎?」一名上長老詢問殿主,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又不敢肯定。

殿主靜靜地看著葉銘,問:「之前你們有沒有感覺到,葉銘體內的力量,似乎擁有了一種王者氣質,輕鬆就把古浩的勁力給壓制了。」

「殿主也感覺到了嗎?」幾位上長老身子一震,面面相覷,眼神中流露出巨大的喜悅。

「葉銘好像達到了傳說中的武君境界,真正擁有了武道君主的氣質。」殿主道,「他是真正的武君!」

一名上長老激動得渾身發抖:「古往今來,真正的武君可沒有幾個啊,他們是有資格獲取封號的!」

「沒錯。歷史上的陽天君、山河君、不周君,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各自都走出了獨特的武道之路。據說,這些人都觸摸到了武道三重。但可惜的是,他們的武道別人走不通。若不然,武道文明早就崛起了,而不是現在的樣子。」

殿主眸射奇光,用不容置疑的口氣道:「葉銘是註定要在武道上有所建樹的天才,在他清醒之前,神殿謝絕一切比試。我們就算放棄全部利益,也不能影響他的提升!」

上長老們紛紛點頭,贊同殿主的話。在他們看來,一個真正的武道君主,可比眼前的區區利益強多了。畢竟,領地沒有了還可以佔領。可天才若是喪失了進升的機會,可能永遠都找不回了。

後續的第三場,第四場,一直到第七場,都沒有不朽神殿的份。直到第八場,主持才宣佈道:「第八場,五行神朝鏡,對不朽神殿葉銘!」

此時,葉銘仍舊還沉浸於一種神奇的狀態中,似乎壓根就沒聽到主持的話。

金玄白看了一眼他,正要宣布神殿放棄比試,葉銘卻在此時突然站起來。他微笑著,走上擂台,站到了鏡的對面。

「他神遊在外,可依然有所感應。」金玄白鬆了口氣,「看樣子,小師弟需要更多的戰鬥去加深感悟。」

如今的鏡,似乎與之前的兩次又有不同,他整個人如同一道陰影,若隱若現,冷森森地盯著葉銘。

「你是武道天才,我是忍道天才,今日我們就較量一下,哪個文明更強大。」鏡陰笑一聲,就化成了一道影子,貼著地面撲向葉銘。

葉銘微笑著,右掌虛著往地面一抓,就有一股吸力產生,那道影子居然被他吸到手中。影子此刻變成了一樣蛇似的東西,發出一聲尖嘯,用力纏繞葉銘的手臂。

葉銘的手臂上,重重勁力震蕩發出,影子化成的蛇瞬間就被震飛,跌落於地,並痛苦地扭.動著,似乎受了傷。

葉銘隨即一腳踏出,「轟」得一聲就把影蛇踩在地上,塵土飛揚,碎石濺射。那蛇明明只是影子狀態,可是被葉銘的腳一踩,居然就縮成一團,無法再移動了。

「奇怪,他是怎麼做到的?那趙無極修鍊了同源功法,所以有能力剋制鏡,可這個葉銘呢?難道他也修鍊過三昧不成?」一名五行神朝的大臣驚訝地道,完全看不懂發生了什麼。 蛇形影子此時猛力一震,終於震裂地面,逃出葉銘的腳底。請大家看最全!

「該死,敢把我踩在腳下,你必須死!」鏡似乎怒了,張口噴出一道白光。那白光升入空中,立刻就靜止不動,放射出光明。光照之下,葉銘的腳下立刻多了一道影子。而影子,正是鏡最需要的。

「屠影!」

忽然,那蛇形影子一下射到葉銘腳下,化作千萬黑針,對著葉銘的影子攢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