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一點倒是和朱毅的盤古創世拳有著幾分相似,或者說朱毅創出盤古創世拳,便是受了這蠻魔不滅拳的一些影響。

但是正因為如此,蠻天生平日里是幾乎不用任何的靈器法寶,甚至連防禦都是依靠自己強悍的肉身來進行。之前在天道空間二重天之中得到的貢獻值,蠻天生雖然兌換了不少的丹藥法寶,卻是都留給了南院自己交好的蠻族弟子,自己一點都沒有留下。

幸好法寶這件事情對於朱毅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事兒,他在自己的庫藏之中翻了半天,最後竟然是將一桿長戟遞給了蠻天生。

「雖然你修鍊的是蠻魔不滅拳,但是這滅魔戟我倒是覺得十分適合你。而且有著配套的戟法,你可以試著學學。」

長戟的殺伐威力甚至比長槍更厲害,可遠攻可近守。這柄長戟也是朱毅腦子一抽兌換出來的,還是一件無缺聖兵,品質極佳。器靈之中自帶一套滅魔戟法,而且朱毅之前還和這器靈溝通過,知道如果將其作為自己的本命法寶來蘊養的話,將來突破成為仙兵也不是不可能。

可成長的靈器並不多,朱毅手中的寂滅刀算一個,這滅魔戟也有著成長的潛力,才讓朱毅覺得自己是撿到了寶。只是朱毅想了想自己身邊的人,竟然沒有一個適合用戟的,所以這滅魔戟才一直沒有送出去。

現在他將這滅魔戟送給蠻天生,倒是覺得蠻天生和其十分相配。

蠻天生的眼中閃過一絲感激,和朱毅相交久了之後,他才知道為什麼不管是林庸、曹宇等人願意一直在朱毅的身周環繞著,因為朱毅本身就有著一種特殊的人格魅力,他會信任你,你也會不由自主地信任他。

御寶之法並不難學,帶著蠻天生到了野外,朱毅便將這御寶之法傳了下來。同時在學的還有霜靈,本來朱毅也就是打算出了學院便將這御寶之法教給霜靈,只是沒想到遇到了蠻天生。

兩人經過一陣試驗之後,便也能夠駕馭著法寶升空。霜靈用的自然便是她那柄得自天霜大陸的天霜劍,冰藍色的長劍踩在她的腳下,加上那一襲白色長裙,飄飄而立,端的是一副劍修仙子的形象。

而蠻天生在和滅魔戟器靈溝通之後,發現自己是深深地喜歡上了這滅魔戟,那滅魔戟法也是霸道無比,和他的性格十分吻合。於是便採納了朱毅的建議,將這滅魔戟當成了自己的本命法寶連進行煉化。

在煉化了滅魔戟之後,蠻天生便發現這滅魔戟竟然還能夠隨著自己的心意變大變小,這會兒他便是將那滅魔戟變大了一些,腳踏長戟騰空而起,就像是一尊戰神一般站在半空之中。

「朱毅,這件禮物我非常喜歡。」蠻天生這會兒對滅魔戟是愛不釋手,朝著朱毅拱了拱手,然後謝道。

朱毅卻是擺了擺手,輕笑一聲,道:「既然大家已經是朋友,便無需這般客氣。我們走吧,去煉天宗還有不短的距離,今晚我們便在隨州歇腳!」 雖然御寶飛行速度不慢,但是終究是要消耗靈氣,朱毅等人也不可能一直趕路,所以他們便將今日歇腳的地方定在了隨州,

提到隨州,朱毅便想起了自己和慕容曉曉初次打交道的場面,也是興緻勃勃地把這件事情拿出來給霜靈和蠻天生講,眾人時不時發出笑容,也算是將之前討論魔族時候的沉重給沖淡了一些,

其實就算是朱毅也沒有想到,后來慕容曉曉這個刁蠻無比的傢伙會和自己走得這麼近,而且只有在接觸久了之後才會發現,不管說慕容曉曉刁蠻也好,說她是傲嬌也罷,她的內心卻是好的,這一點馮婉和慕容曉曉極為相似,兩人都是有著強大的背景,算得上是天之嬌女,但是兩人都有著一顆善良的內心,只是慕容曉曉比馮婉更像是個小惡魔而已,

「前面便是隨州了,」

天色漸暗,朱毅和霜靈等人駕著寶光在天空之中迅速地飛過,感受著徐徐而來的微風,朱毅的心情也舒暢了一些,指著遠處影影綽綽的建築物,向著蠻天生和霜靈說道,

蠻天生點了點頭,但是接著他的臉色便是猛地一變,伸出手在空氣之中抓了一把,臉色便更加凝重起來,

「怎麼了,」看到蠻天生的動作,朱毅有些疑惑地問道,

「是血液的味道,」蠻天生皺著眉頭道,「是從隨州城的方向傳來的,能夠這麼遠就聞到鮮血的味道,那……」

雖然蠻天生沒有說下去,但是朱毅已經能夠明白對方想要說什麼了,臉色頓時一變,三人沒有再多說什麼,化作三道寶光迅速地向著隨州城落下,而小白也是奮力直追,馱著朱萌萌緊緊地跟在後面,

當朱毅等人走進隨州城的時候,朱毅的眉頭便更加皺起來了,甚至眼中透出一絲怒火,

鮮血、殘軀……還有無盡的冰霜,

除了這幾樣東西之外,隨州城之中就只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血腥味,甚至沒有哀嚎,沒有求救聲,整個城市都是一片死寂,

這根本不是朱毅記憶之中的隨州城,而是地獄,一座徹徹底底的死城,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看著眼前殘忍的畫面,霜靈已經有些不忍地閉上了眼睛,但是很快又睜開,向著朱毅問道,

朱毅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只覺得自己胸腔之中滿是怒火,不僅僅是他,蠻天生也是如此,

不管是因為什麼,向這麼多的無辜平民舉起屠刀,就憑這一點,那劊子手就是罪該萬死,集火那隻萬花(快穿)

「會不會是魔族,」蠻天生向著朱毅問道,

朱毅搖搖頭,雖然他也覺得這麼滅絕人性的事情,只有魔族和邪修才會做得出來,但是魔族現在還沒有在大陸上公開露面,邪修則是在正道的打擊下早就躲藏了起來,哪兒還敢這麼明目張胆地做出這些事情,

「那是什麼,」就在這個時候,霜靈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朱毅一回頭,便看到遠處有著幾尊人形冰雕向著自己幾人的方向走來,

「是傀儡,」蠻天生看著那幾尊開始疾跑過來的人形冰雕,將自己身後的長戟取了下來,

「嗤嗤,」一道道冰凌在空氣之中浮現,從那幾尊人形冰雕的手中釋放了出來,向著朱毅幾人刺來,

朱毅的腦海之中劃過一道光芒,他終於知道之前看到的那些屍體之上有些傷口是怎麼來的了,就是這些冰凌給弄出來的,

冰凌刺入人體內,然後融化掉,很快便能夠將這些人體內的鮮血給放乾淨,

「轟,」蠻天生手中長戟揮出,一道道殺光在空間之中浮現,輕輕鬆鬆便將那幾尊人形冰雕給轟成了渣滓,

「到底是什麼人弄出來的這些冰傀儡,」蠻天生皺起了眉頭,這些冰傀儡雖然對修鍊者來說並不是什麼麻煩,但是對普通人來說卻是要命的劊子手,

「冰心宗,」朱毅咬牙切齒地說道,就在剛才那幾尊冰傀儡動手的時候,他便已經從那冰傀儡身上的波動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那是在多年前自己剛剛和慕容曉曉相識的時候,那冰心宗弟子盧瑤瑤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而且嚴格說來,盧瑤瑤是冰心宗的聖女,

難道冰心宗已經被魔族侵襲,

朱毅想到這裡,臉色便是猛地一變,

「咦,」這時候霜靈的眉頭一挑,身形迅速地向著遠處奔去,朱毅和蠻天生對視一眼,也是緊緊地跟了上去,

很快,朱毅就發現霜靈前往的方向竟然是城主府的方向,在靠近城主府的時候,朱毅也是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而且這股氣息在迅速地減弱,

「這邊,」霜靈的聲音響了起來,朱毅三人迅速地進入城主府,然後在一處廢墟之中找到了那股氣息,重生之極品煉器師

「盧瑤瑤,」原本朱毅心中的罪魁禍首這會兒倒在血泊之中,身上滿是傷口,

在聽到朱毅叫喊聲的時候,對方的身體似乎動了動,但是連眼睛都沒有辦法睜開,眼看就要失去意識,

「我來,」朱毅原本要上前,卻被霜靈給攔了下來,只見霜靈將雙手交叉握在胸前,接著一連串古老的語言在她的口中響起,同時她的身上有著點點光輝散發了出來,

「這是什麼,」朱毅從來沒有看到霜靈展示過這樣的術法,不過他能夠感覺到,霜靈的體內有著一股力量湧出來,然後進入了盧瑤瑤的體內,而隨著這股力量進入盧瑤瑤的體內,盧瑤瑤的氣息也漸漸地變得平穩了下來,

「她的傷勢太重了,你們身上有沒有合適的丹藥,我的天霜回春術只能夠幫她穩住性命,要恢復過來,還要靠丹藥這些才行,」霜靈收起了術法,然後目光看向朱毅,

朱毅本身就是煉丹師,而且他在離開天道空間的時候,也是兌換了不少丹藥,聽到霜靈的說話,立刻便在自己的須彌戒指之中翻找了起來,

「這一瓶給她內服,這一瓶給她外敷在傷口上,」

很快,朱毅便將兩瓶丹藥遞到了霜靈的手中,霜靈點點頭,便直接抱著盧瑤瑤進入了旁邊一間還未坍塌的小屋之中,雖然有道是江湖兒女不拘小節,但那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現在有著霜靈在,自然是由霜靈去照顧比較好,

「你覺得這些和魔族有沒有關係,」霜靈在裡屋為盧瑤瑤療傷,朱毅和蠻天生則是在隨州城裡很快地轉了一圈,想要看看還有沒有倖存者,不過讓他們有些失望的是,這裡除了盧瑤瑤之外,沒有再發現任何一個存活的人,

在城市裡他們還發現了一些活動的冰傀儡,但是看起來這些冰傀儡都因為能量消耗得差不多了而瀕臨崩潰,朱毅和蠻天生自然不介意幫上它們一把,

而且他們檢查過這些人的傷口之後,一致判斷這些傷口都是由冰系的力量造成的,絕大部分平民應該都是被這些冰傀儡屠殺掉了,從城市之中一大團一大團的水跡來看,之前這裡應該是有著不少的冰傀儡存在,

而城中還有著一些修鍊者,這些修鍊者要麼是直接被冰系力量給強行封凍了起來,化作一尊尊冰雕,要麼是和盧瑤瑤一樣,渾身上下都是傷口,鮮血流盡而亡,

朱毅等人現在基本上可以肯定,屠城的人便是傷了盧瑤瑤的人,但是朱毅和蠻天生都是有些迷惑,除了冰心宗之外,還有誰擁有這麼強大的冰系力量,畢竟要屠殺一整個城市的話,單單靠一個人是不可能的,除非這個人擁有著武聖巔峰甚至是武仙的力量,還必須掌握著一些大範圍的殺伐術法,否則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盛唐傳說

當然,這一切就只有等到盧瑤瑤醒來才能夠知道了,

回到城主府,霜靈已經從房間之中出來,朝著朱毅點了點頭,輕聲道:「她才剛剛醒過來,還有點虛弱,你們說話盡量不要讓她太激動,」

朱毅點了點頭,然後推開門走了進去,便看到盧瑤瑤兩眼無神地靠在床頭,聽到有人進來,瞳孔之中才慢慢有了焦點,

「是你,」盧瑤瑤現在的聲音聽起來完全沒有當年的空靈之感,反而像是死人一般沒有任何的情感,不過看到朱毅,她的情緒還是稍微波動了一下,

「是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訴我,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朱毅看著盧瑤瑤,輕聲問道,

盧瑤瑤的眼中頓時有著劇烈的情感波動了起來,就彷彿回憶起了什麼絕對不想回憶到的東西一般,

「你先不要激動,慢慢說,」看到對方一下子激動了起來,朱毅連忙向著盧瑤瑤招呼道,免得傷勢又惡化,

盧瑤瑤這才慢慢平靜了下來,道:「如你所見,被屠城了,」

「我當然知道,我現在想知道的是,誰做的,能夠單純用冰系的力量做到這一點的並不多,如果不是見到你,我還以為是你們冰心宗的人乾的,」朱毅並沒有避諱自己的猜忌,反而直接點了出來,然後等待著盧瑤瑤的回答,

「沒錯,是冰心宗的人乾的,」讓朱毅完全沒有想到的是,盧瑤瑤竟然一口承認,就是冰心宗的人將這座城市的人屠殺了個乾淨,這讓朱毅的眉頭皺了起來,他更加看不清楚這裡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如果是冰心宗的人乾的,那盧瑤瑤又是怎麼回事,

盧瑤瑤彷彿看出了朱毅心中的疑惑,向著朱毅苦笑了一聲,道:「你還記不記得當年我在這裡代師收徒,」

朱毅點點頭,這場景他當然是記得,當時他還震驚於對方的賜福,而對方帶走的便是這城主府府主的女兒凌月,

而盧瑤瑤接下來的一句話更是讓朱毅深深地陷入了震驚,

「屠城的人,便是凌月,而且只是她一個人便做到了這一點,」

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如果說一個人修鍊幾年之後,就能夠做到將一座城市裡面的人屠戮一空,不管是普通人還是修鍊者,放在以前朱毅是絕對不會相信的,但是現在這個事實卻是從盧瑤瑤的口中說了出來,

從盧瑤瑤那絕望而痛苦的眼神之中,朱毅看得出來,對方並沒有撒謊,

「所有的姐妹都死了,這一次是我害了她們,」眼淚從盧瑤瑤的眼角禁不住地劃下,朱毅想要說點什麼來安慰一下盧瑤瑤,但是不知道從何開口,

「姐姐,你將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吧,說出來之後或許會好過一些,」這個時候,霜靈走到了床前,坐在床沿上,將一根手巾遞給了盧瑤瑤,然後一隻手拍了拍盧瑤瑤的後背,輕聲說道,

盧瑤瑤這個時候也是再次哭泣出聲,同時將所有的事情都講了出來,隨著盧瑤瑤的講述,朱毅的臉色是變得越來越難看,

一切都要從當年盧瑤瑤將凌月帶走的時候說起,

當年盧瑤瑤是受到師尊的命令,前來接走凌月,收她做冰心宗的弟子,但是為什麼要這麼做,盧瑤瑤並不知道,直到她將凌月帶回冰心宗之後,

冰心宗宗主收了凌月做關門弟子,並且撤去了盧瑤瑤的聖女之位,新的冰心宗聖女便是凌月,這讓門派之中的很多人都十分費解,在眾人的眼中,盧瑤瑤這個大師姐做事得體,實力強大,是冰心宗聖女的不二之選,就算是不少冰心宗的長老都是這麼認為的,

但是當冰心宗宗主帶著凌月修行了三個月之後,門派之中所有的質疑都消失了,

從一個完全不懂修鍊的凡人,到一名彩翎使者級別的修鍊者,凌月只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而且根據冰心宗宗主的說法,她並沒有給凌月任何的丹藥,只是對方自行修鍊,便達到了這樣的程度,

其原因便是凌月擁有著天底下極為難得的玄陰聖體,這是最適合冰系力量修鍊的一種體質,甚至可以說是上蒼給冰系修鍊者的一種恩賜,只要是冰系的術法,只需要看上一兩遍便能夠施展出來,和冰系靈氣的契合度也是只能用完美來形容,

只是短短几年的十件,凌月便再次完成了一次跨越,進入了武聖境界,並且就在前不久,凌月推演出了自己的武聖靈印,

在凌月推演出自己的武聖靈印之後,冰心宗上下都是高興不已,就算是盧瑤瑤,也早已經忘卻了自己被對方搶走聖女之位的事情,因為在盧瑤瑤看來,凌月就是門派的希望,只要門派能夠強大起來,一個小小的聖女之位又算得了什麼,重生之妖受為妻

當然,更加高興的是冰心宗的宗主,她當年便是經過隨州城,發現了凌月,但是那個時候的凌月玄陰聖體還沒有覺醒,太早讓她接觸修鍊並不是什麼好事情,冰心宗宗主便在凌月成年的那天派盧瑤瑤前去帶走了凌月,

那天很多人都只知道是凌家的小兒子滿月,卻沒有多少人知道,那天同樣是凌月的生日,

冰心宗宗主這個時候覺得,自己當年的決定是明智的,冰心宗本來就不弱,現在更是有了騰飛的希望,因為凌月是玄陰聖體,便有著可能掌握冰心宗的聖物,,仙器玄冰鏡,

要掌控玄冰鏡,除了必須擁有武聖以上的修為,其中最為重要的一條便是必須是玄陰聖體,玄陰聖體千百年都難得出現一個,在上古的時候,冰心宗有著一門術法專門是用來尋找天底下的玄陰聖體的,冰心宗聖女的位置也就是為了玄陰聖體而準備,因為玄陰聖體掌握著仙器玄冰鏡,所以哪怕最後沒有從聖女坐上宗主之位,實際上的地位也是十分超然的,甚至話語權還隱隱在宗主之上,

只是在大隕落之戰後,這門術法便失傳了,接下來的數千年間,整個冰心宗都沒有人能夠掌控玄冰鏡,

而現在凌月出現,便是給了冰心宗宗主希望,只要凌月能夠順利地掌握玄冰鏡,便能夠讓冰心宗再次重回大陸巔峰,

而且讓冰心宗宗主更加欣喜的是,凌月的的確確掌握了玄冰鏡,順利地完成了她的心愿,而就在凌月掌握了玄冰鏡之後,她提出了要回家看看,

冰心宗宗主自然不會拂了凌月的意思,便讓盧瑤瑤選幾名弟子一起,陪同凌月回去,在冰心宗宗主看來,既然凌月要回家,那便要風風光光的,畢竟她也是聽說過一些凌月以前在凌家不怎麼受待見的事情,

而現在凌月不但是冰心宗的聖女,還是仙器的掌控者,怎麼能夠讓人看不起,

冰心宗弟子大多都在冰山之上修行,枯燥無比,在知道有著這麼一個機會出去的時候,紛紛都來找到盧瑤瑤,想要離山玩耍幾天,盧瑤瑤也是好心,便多挑選了幾名弟子,反正在她看來,帶兩三個人也是帶,帶七八個人也是帶,反正也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任務,姑且就當帶著師妹們一起出去休假了,

但是讓盧瑤瑤沒有想到的是,在回到隨州城之後,她們便徹底地陷入了噩夢,

凌月在見到自己父親和弟弟的第一時間,便是親手摘下了弟弟的腦袋,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盧瑤瑤等人都來不及反應,而就在盧瑤瑤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凌月卻是用仙器的力量,將整個隨州城都封鎖了起來,守護甜心之夢的碎屑

凌月本身就有著武聖的實力,加上仙器玄冰鏡的力量,輕輕鬆鬆便在這隨州城之中造成了一場巨大的屠殺,就連同門師姐妹都沒有放過,

盧瑤瑤因為有著武聖的實力,所以多抵擋了一下,最後是暈死了過去,而就在她暈死過去之前,她隱隱約約聽到凌月說過什麼「終於斬斷塵緣」之類的話語,

接下來的事情朱毅等人都已經知曉了,

「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僅僅是朱毅,就連蠻天生都在問道,他們根本想不明白,凌月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只是因為當年被凌家的人冷落欺負過,那這也做得太過分了一些吧,

這可是一城的性命,而不是一兩條小貓小狗,

「她剛才不是說到了,凌月說自己是在斬塵緣,」霜靈對細節聽得比較仔細一些,便道,

「斬塵緣哪兒有這種斬法的,這和魔族又什麼區別,」朱毅怒哼一聲道,如果說這叫做斬塵緣的話,那自己是不是應該把整個天道學院的人都屠個遍才叫做斬掉了塵緣,

朱毅甚至覺得凌月這種作派和想要將整個世界毀滅掉的魔族根本沒有什麼區別,

「魔族……」盧瑤瑤弱弱的聲音響了起來,「我好像也聽到她自稱冰魔,我當時還有些奇怪……」

「魔種,」朱毅等人的臉色順便變得難看了起來,

這下輪到盧瑤瑤有些疑惑了,她看著朱毅幾人有些不明白地問道:「你們說的魔種到底是什麼,」

朱毅的面色變得冰冷起來,將魔族的事情大致講了一遍,雖然剛才他只是說這凌月有些像是魔族的作派,卻沒有想到對方真的是魔族,也怪不得這麼多年都沒有出現過的玄陰聖體這個時候就出現了,這明顯是早已經被那所謂的冰魔選作的鼎爐,只可惜冰心宗宗主也沒有看出來而已,

「之前我們師姐妹一起洗澡的時候,我便發現凌月她從來都不愛和我們一起入浴,當時我們只以為她是害羞,現在看來她是不想讓我們發現她胸前的魔種,」這個時候盧瑤瑤也已經反應了過來,有些東西一一印證,很容易就能夠看出來一些端倪,囂張狂女:至尊召喚師

朱毅也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向著盧瑤瑤問道:「你知不知道她……屠城之後,去哪兒了,」

聽到朱毅突然問起這件事情來,盧瑤瑤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她定然是回冰心宗去了,現在整個冰心宗上下都把她當作寶,她定然是要回去的,」

盧瑤瑤這麼一說,朱毅等人也就明白了,凌月現在在冰心宗已經有著相當的地位,如果她真的是魔族的話,這正是她滲透大陸的好機會,至於盧瑤瑤等人的死亡,她完全可以編造一個理由,

反正在冰心宗宗主等人的眼中,一百個普通的冰心宗弟子也未必比得過一個凌月,就算是盧瑤瑤這樣的中堅力量,她們也最多就是心痛一下罷了,

想到這裡,盧瑤瑤便掙扎著要從床上爬起來,

「你要做什麼,」朱毅一把將盧瑤瑤給摁了回去,怒道,盧瑤瑤身上的傷勢雖然是已經用丹藥治好了,但那只是治標不治本,說到底還需要她慢慢休養,

「我要回冰心宗,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整個冰心宗被毀在了她的手上,」盧瑤瑤一臉堅定地道,

「你現在一回到冰心宗,定然會遭到她的打擊,而且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你去了能夠做什麼,」朱毅的聲音之中依然帶著一絲憤怒,他不是不理解盧瑤瑤現在的心情,但是在朱毅看來,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想清楚了之後才能夠去做,像盧瑤瑤現在這樣莽撞地殺回去,最後的結果也不過就是被對方給幹掉,

「我……」盧瑤瑤臉色一白,語氣一下子弱了下來,她也知道朱毅說的是實話,但是真要她不管的話,她覺得那又是不可能的事情,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