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個長老雙眼都是一愣,搖搖頭,道:「看來我們劍門,也是即將有風暴發生。」

……

「哼,你們真是要造反不成,那好今日我就將這個葉雷就地正法,我讓你們知道,背叛劍門的下場。」

劉長老身上金丹境的氣勢爆發出來,他竟然真的朝著葉雷猛然,一劍狠狠的襲擊出去。

劉長老可是金丹境的強者。

但是,周圍的那些內門弟子,最高修為的也不過是靈海境巔峰而已。

金丹境七重修為的存在,和這群內門弟子的差距實在是太大,幾乎全部的內門弟子,都被震退出去。

「劍老……」

葉雷感受到死亡的威脅,他很清楚,自己絕對不可能抵擋得了對方的一劍。

龍神界裡面,劍老也已經準備出手。

可是,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

「劉瑁,你找死!」

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陰冷無比的帶著殺意的聲音響起,那是一個中年女子的模樣,正是剛才衝出來的岳璐。

她手裡面的長劍猛然一劍劃出去。

葉雷這才瞪大雙眼,原來林冬青的妻子,實力竟然不比林冬青弱。

嗤……

長劍狠狠的碰撞一起,劉瑁整個人直接倒退出去,他蒼老的臉上帶著一抹震驚。

尤其是,他看見陡然出現的這個女子,他可是很清楚,這個女人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在劍門的任何事情之中。

劉瑁手裡面的長劍,不斷的顫抖。

他這個時候也看向林冬青。

「稟報門主,這個葉雷濫殺同門,你看他斬殺整整六個內門弟子。方才還出言不敬,目無尊長,鼓動眾人叛亂,希望門主能夠秉公處理,不至於讓劍門的門規被毀滅。」

劉長老這句話一出,可謂是惡人先告狀。

他的意思很明顯,你林冬青若是不能夠遵守門規,那就意味著這個門主不稱職。

岳璐卻沒有理會劉瑁,而是有些擔心的看向葉雷。

「小葉,你沒事吧?」

岳璐看著葉雷的臉色有些蒼白,渾身的氣血都在翻滾,顯然是受傷嚴重無比。

葉雷感受到岳璐那真正的關心,他的內心都是暖意,搖搖頭:「還好伯母來的及時。」

岳璐滿臉的慍怒,她取出數枚很好的丹藥,遞給葉雷。

「你趕緊將這些丹藥服下,今日的事情,只要不是你的過錯,別說你只是殺死幾個內門弟子。」

「你就算是全部殺死,我看看誰敢動你?」

岳璐的話語裡面都是霸道。

此刻,就連站在一邊的林冬青都是錯愕。

他已經很久沒有看見自己師妹這麼憤怒,他內心暗暗嘆息:「哎……」

林冬青很清楚,岳璐將葉雷當成親生兒子一般的看待。

葉雷的內心都是感動,他何嘗看不出來,岳璐把他當成孩子一樣的看待呢?

劉瑁滿臉的陰沉,他完全沒想到,岳璐這個瘋女人竟然對葉雷這麼關心。

或許很多內門弟子都不認識這個女人,可是劉瑁卻很清楚,這個女人瘋起來。

整個劍門,恐怕還真沒幾個人能夠阻攔。

「劉長老,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麻煩你給我詳細的說說吧。」

林冬青這個時候,也看向對面的劉瑁。

他作為劍門的門主,當然不能夠意氣用事。

劉瑁頓時開口道:「稟報門主,我有點事情,故而剛才出去一早上,哪知道我回來的時候。」

「就看見這個孽障,他濫殺同門,已經斬殺了五個內門弟子,我一怒之下就對他動手。」

「哪知道,他竟然不服氣,還反抗我,最重要的是,他還鼓動眾人背叛劍門。」

「而且,我明明已經讓他住手,他還當著我的面,親手斬殺藍宜。」

劉瑁的話語響起來,林冬青頓時皺起眉頭。

他蒼老的雙眼裡面浮現出陰冷的殺意。

林冬青看向葉雷,道:「葉雷,劉長老說的都是事實嗎?」

葉雷點點頭,沒有否認。

朗聲道:「不錯,他說的都是事實。」

「門主,你看看這個孽障,到現在都還如此的囂張,簡直是罪該萬死。」

劉瑁蒼老的臉上都是殺意。

岳璐卻冷冷的道:「依我看來,就地正法的是你,而不是葉雷!」

(五更送到,求各種支持啊……說爆發就爆發……) 第435章藍康的不滿

然而,只見葉雷朝著他的院子走去。

「葉雷要幹什麼?難道他連門主都不害怕嗎?」

「這個葉雷真的很囂張,他不會真的胡鬧吧?」

「真是不知者不畏,他斬殺這麼多的內門弟子,就算是門主想要包庇他,也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

「畢竟,門主也有很多的約束的,那可是劍門的門規,歷代的劍門的人都要遵守。」

……

劉瑁眼看著葉雷竟然如此狂妄囂張,他頓時憤怒的道:「門主,你看見沒有,這個孽障當著你都如此的囂張,你可以想象一下,他剛才殺死人的時候,何等的囂張跋扈?」

岳璐雙眼裡面瀰漫著殺意。

「劉長老,你身為內門長老,口口聲聲的辱罵一個內門弟子是孽障,難道他們是不是也應該稱呼你老狗呢?」

咯咯……

岳璐的話語響起,周圍的不少內門弟子都是捂著嘴笑起來。

劉瑁聽見岳璐的話語,就像是吃了翔一樣的藍瘦。

他的雙眼裡面都是憤怒,卻改口道:「門主,我覺得這樣的少年,就算他真的天賦異稟,以後也會叛變我們劍門。」

「而且,他斬殺如此多的內門弟子,恐怕不執行門規的話,會引起很多非議。」

嘶嘶嘶……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很多人目光都落在葉雷身上。

只見他雙手抱著於子洋。

於子洋四肢斷裂,筋脈斷裂,臉色蒼白,他此刻渾身都是顫抖。

葉雷輕輕的將於子洋放下來。

劉瑁蒼老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懼意。

只因為,他發現林冬青的雙眼深處,剛才一閃而逝的殺意浮現。

「於子洋,現在你來告訴門主,你犯了什麼錯誤,要被人這樣打斷四肢,經脈盡斷,以後一輩子成為廢人。」

「你同樣是內門弟子,為何有人將你打得這麼凄慘,卻還能夠囂張跋扈的說。」

「在這劍門之中,沒有他不敢殺的人,似乎他不殺你,就是對你最大的恩賜。」

葉雷此刻雙眼裡面都是憤怒。

林冬青出現在於子洋的身前,他的手直接伸出去,檢查一番於子洋之後。

他雙眼裡面爆發出一抹怒意,道:「劉長老,你負責內門弟子的安全問題。」

「我劍門允許內門弟子互相爭鬥,可是如此殘忍的虐待同門,毀掉對方的武道生涯,這是明令禁止的,這是怎麼回事?」

林冬青的聲音變得冰冷刺骨,周圍的很多內門弟子,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他們一直以來見到的林冬青,都是滿臉的安靜祥和,似乎他從來不會和任何人生氣。

「門主,這件事情我真的不清楚,我當時有點事情,我出去處理。」劉瑁直接說道:「我回來的時候,就看見他正在斬殺藍宜,我讓他住手,他還在殺。」

葉雷走出數步,他朗聲道:「既然劉長老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原委,那我葉雷來親自說吧。」

「事情,還要從鐵鏈劍陣的考核開始說起,那日藍宜想要殺我,卻被我利用鐵鏈劍陣重傷。」

「於是,他傷勢恢復之後,他想要找我報仇。」

「而,我去蓮心池修鍊三天。」

「他沒遇見我,就遇見於子洋。」

「於子洋和我僅僅是幾面之緣而已,可是他竟然生生的將於子洋的四肢打斷,然後廢掉於子洋,丟進化糞池。」

「我很好奇的是,既然劉長老說這件事情你毫不知情。請問你既然負責內門弟子的安危,你怎麼會離開三天時間突然回來呢?」

「既然藍宜能夠肆無忌憚的濫殺同門,琢磨同門,我葉雷為何不能殺人呢?」

「有些時候,一個人生不如死,比殺死他更殘酷。」

葉雷的聲音響起來,現場的內門弟子都默然。

於子洋坐在那裡,他雙眼裡面帶著感動。

他沒想到自己變成廢人,葉雷還給自己報仇。

而且,現在葉雷明顯斬殺這麼多內門弟子。

於子洋開口道:「門主,葉師兄他是看見我,一時情急才會殺死同門。既然事情都因為我而起,那不如殺死我吧。」

「只要殺死我,葉師兄能夠繼續留在劍門修鍊。」

林冬青看向於子洋,道:「你放心吧,這件事情,你沒有任何的責任。」

林冬青目光再次轉移到劉瑁身上,「劉長老,你真的沒有什麼需要說的嗎?」

「門主,我沒什麼可說的,葉雷他濫殺同門,我覺得必須要就地正法,以正門規。」

劉瑁直接說道。

「我先殺了你以正門規。」

岳璐身上強悍的氣勢爆發出來,長劍爆發出強悍的光芒,竟然真的要殺劉瑁。

林冬青卻拉住岳璐,道:「師妹,這件事情需要慢慢處理,你不要著急。」

「我林冬青做門主以來,這件事情算是第一件大事情,如果無法處理妥當,我林冬青這門主,不做也罷。」

……

「哎呀,我可憐的兒子啊……你就這樣死了……死的不明不白……」

不遠處,正是藍康,他還沒有來到現場,就已經率先聲淚俱下,帶著哭泣的跑過來。

藍康直接蹲下去,抱著藍宜的屍體,他輕輕的將藍宜的雙眼閉上,狠狠的道:「宜兒,你放心,為父一定要給你討要一個公道。」

說著,藍康站起身來。

他看向林冬青,道:「門主,我藍宜身為劍門的副門主,竟然兒子被人殺死,還請門主給我一個公道。

林冬青聞言,頓時平靜的道:「藍副門主大可以放心,這件事情自然要有公道。」

說到這裡,他開口對藍康問道:「不知道藍副門主,可否知道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呢?」

藍康的內心深處瀰漫著一抹憤怒。

他強忍著憤怒和不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