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句道歉就完了?我可沒這麼大方!」莫語冷笑一聲,給他一個你看著辦的眼神。

蕭東吳頭疼起來,「對了,泄露消息的人抓到了,果真是第二批家族派來的修士之一,原名周海成,是入贅家族之人。與他合謀的,是納蘭家,和當初吩咐申屠去算計你的是同一撥人。」

莫語眉毛一挑,蕭晨不多的記憶中,就有對納蘭家的怨恨與畏懼,似乎是董靈兒告訴他的。

「納蘭家……我父親,似乎有一個納蘭家的女人。」提到蕭淳,他語氣淡漠的像是陌生人。

蕭東吳點頭,「已經一併處理了。家族對你很用心,自然不會讓你受半點委屈,只是蕭淳叔叔終歸是你的父親,日後態度還要端正些,至少表面上過得去,以免惹來不必要的閑話。」

這話倒是良言,似蕭家這般傳承幾十萬年,底蘊深厚無比的深家大族,對規矩看的都要重些。

莫語註定是日後要執掌蕭家的人,雖然不必要太在意這些,但考慮到收攏人心方面,還是要略加註意。

莫語心裡明白,臉上卻不表露半點,翻眼冷笑,「你是事情還沒揭過去,先別急著教導我,再說這些事情,我也能想的明白。」

他站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說吧,你打算怎麼向我表達歉意,來點實際的東西,虛頭巴腦的可沒用。」

蕭東吳咧咧嘴,以他沉穩的心性,做出這般表情,可知心裡頭疼的厲害,「要不然我當眾道歉?」

「哼!」

「以後再有類似的事情,我絕不會再隨意懷疑你了。」

「哼!」

「呃……我手中有件不錯的寶貝,是從天闌聖皇手中得到了,你或許感興趣,算是賠禮如何?」

莫語嗤笑一聲,「好你個蕭東吳,看來我平日是太好說話,居然讓你覺得我是好糊弄的!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還不能讓我滿意,我就向家主放話,將簫千嬌那小娘皮賜給我做暖房丫頭!」

「嘿嘿,你覺得家主會不會同意?就算簫千嬌的父母,也未必會反對!這小娘皮很是擠兌得罪過我,你覺得我到時候,應該怎麼折磨她才算痛快?」

蕭東吳臉上一僵,雖然知道他多半是在開玩笑,可這種事情只是想想就覺得心驚肉跳。

尤其莫語這個小子,小小年紀不知道哪來的這般心思手段,萬一真的惹惱他,做出這種事情來也未嘗沒可能。

「咳!」重重咳嗽一聲,蕭東吳皺起眉,「我們總算是朋友?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你不知道?」

「她還不是你的妻。」

一句話噎的蕭東吳直翻白眼,許久似無奈嘆了口氣,躬身一拜,「日後我當竭盡全力,幫你執掌蕭家!」

莫語笑了,明知道他的心思,偏得被逼的退無可退才說,這不是找虐是什麼?沒看出來,蕭東吳這小子,還有這種略顯病態的心理。

「記住你說的話,只要用心辦事,我保證將來,送你一場大大的造化!」

語氣看似調侃,可那份認真,卻能感受。

這算是承諾?

蕭東吳心頭微喜,「是,莫語大人。」

語態間,多了一絲恭謹。

莫語心頭一松,終於算是降服了這個傢伙,對蕭東吳的心性、修為,他都是極滿意的。要掌控蕭家,他就是最好的左膀右臂,算是自己第一個班底人物。

看來,真得找個機會,送蕭東吳一些好處,才能豎起榜樣,吸引更多的蕭家修士向他靠攏。

目光微微閃動,莫語心中隱約有了幾分計較。< 咸陽皇城傾覆,秦氏一族族滅,蕭家雷霆手段,震懾整個綠源世界。

此後一切順理成章,在利益交換下,小世界拓展速度驚人。

十三年後,綠源世界一統,蕭家建立大燕皇朝,統治世間!

莫語登基為帝,享億萬香火之力,修為一路突飛猛進。

大燕帝宮,九門十三道,氣勢恢宏如天神府邸,磅礴氣息直衝雲霄,將一切雲層撕碎。使得大燕薊都上空,終年晴空無雲,白日陽光普照,夜晚星漢閃耀。行雲布雨,皆有帝都陣法操控,便是磅礴大雨傾倒,天空亦是一片晴朗。

帝宮地底深處,黑玉祭壇被整個搬來,協助匯聚天下香火,化為精純信仰力量。莫語盤膝在上,此刻驀地睜開雙眼,神光爆閃中,似有一陣「噼啪」之聲自他體內傳出。

這是香火樹在生長,枝椏快速擴展,根系增粗變多,一路達到九尺高,漂浮在丹田海中。

翠玉般樹葉無風自動,像是源泉般,釋放出磅礴力量,瞬間席捲全身。

莫語骨頭噼啪作響,憑空增高數寸,身體越發修長挺拔,舉手投足間自有風華氣度。

十三年過去,當初的小小少年,如今已是完全正常起來的青年,幼年俊美的面龐越發迷人。

狹長的眸子,閃動著淡淡光暈。

長身而起,莫語嘴角露出笑容,到今日,終於踏入混元無極,若非修習信仰之道,哪怕在天才無數修行環境絕佳的外域,這都是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

心思一動,頭頂金色漩渦出現,足有十丈大小,轉動之間竟有磅礴之勢,可聞江海湃之聲。海量信仰之力,自漩渦中湧出,飛快融入到其中,那一顆香火樹虛影中。

實力達到混元無極,香火樹便可投影,以投影吸收信仰,便可無時無刻都在修行。只要心境足夠強大,能夠控制住體內暴漲的實力,就能放任修為毫無停滯的突破突破再做突破!

這才是【香火道】真正強悍的地方之一。

也只有達到這一步,莫語信仰之道的修行,才算登堂入室。

「禁!」莫語的聲音,並不低沉卻透出無盡沉穩,登基為帝執掌天下的地位,讓他一言一行都有些許威壓,平淡卻讓人感到難以喘息。

空間一陣波動,禁身影出現,比當年更加凝實,顯然這十三年中,他也並非沒有任何收穫,「我已準備好,隨時都可以進行。」

莫語點點頭,「分魂離開外域,是否有危險?」

「我所用分魂之術,不是分割靈魂,而是以魂為本降臨投影,這投影有你本體三成的力量,卻會讓本體虛弱到同樣只有三成的實力。所以,投影降臨期間,你本體最好留在這裡。」

「知道了。」莫語目光微微閃動,翻手取出一枚玉簡,烙印內容后揮手打出,「我告訴蕭東吳,預感到修為即將突破,是以需要多閉關一段時間,任何人不得打攪。」

禁微笑,「你找的這名屬下,倒真是忠心耿耿,盡忠職守,不然的話,我對他的肉身,還是很感興趣的。」

「你最好收起自己的興趣。」莫語眉頭一皺。

禁無奈搖頭,「就知道你會這樣。好了,我現在就出手。」他腳下一踏,地面如水般蠕動,一圈圈波浪蕩漾開來,漸漸從中浮現出一座黑色祭壇。

祭壇表面,無數彎如月,點似星的符文,明滅閃耀。禁神色凝重,抬手向莫語一抓,「魂影,現!」

莫語身體一顫,臉色變得蒼白,直接盤膝坐下,在他頭頂,出現一道靈魂投影。

「我們走!」

唰——

禁瞬間融入魂影,靈魂投影一步邁出,瞬間消失在祭壇上。

……

亡靈界。

短短不足二十年,對擁有漫長生命的高等亡靈而言,就像是幾次簡單的睜眼、閉眼。酆都暴-亂,似乎就還在眼下,那一場瘋狂的廝殺,殞落的亡靈霸主超過兩百。

是近十萬年來,最為慘烈的亡靈浩劫!

當然,在這一場浩劫中,也有不少高等亡靈獲得了好處,吞噬死亡亡靈霸主的靈魂火焰,進而實力暴漲。

縱橫歸一便是其中之一,機緣吞噬一名骷髏大帝的靈魂,才得以突破。至於為何要叫這個名字,它並不是十分清楚,只是隱約之間覺醒了一些記憶,似乎這是很久很久以前,自己曾叫過的名字。

手掌一動,抓起一旁的白色骨刀,骨質溫潤似玉,散發著淡淡寒意。這是它斬殺一頭七階古獸后,以它最為堅硬的脊椎骨打磨而出。

一刀在手,靈魂火焰中那些翻滾著的記憶,越發變得清晰起來,它隱約記起了一場殺戮。

那時候,它還是他,在生靈界中,似乎下方是一座巨大的城池,低頭可以看到無數恐懼的目光。

他拔刀,他斬下,璀璨刀光如此耀眼,像是一道從天而降的匹練,將整座城池從中剖開。

無數人,在這一刀下死去,斷肢橫飛,鮮血迸濺……縱橫歸一喉骨蠕動了一下,真是美麗的一幕啊,可惜實在太浪費。

一股興奮衝動,突然出現在它心底,縱橫歸一拿起長刀,向前一斬。

縱橫歸一有一種強烈的直覺,只要這一刀斬下,它就能重新獲得,這一生前的強悍刀道神通。

可終歸,它這一刀沒能斬下,一道空間裂縫出現在頭頂,介乎實質與虛幻之間,竟沒有散發出半點波動,是以近在咫尺的縱橫歸一,都未曾有半點察覺。

一道半透明的虛影,自裂縫中走出,目光向下一掃,邁步融入縱橫歸一骷髏之身。

吼——

一聲夾雜驚恐、憤怒、痛苦的咆哮,縱橫歸一倒在地面,空洞-眼窩中深紫靈魂火焰瘋狂燃燒。

可下一瞬,這散發著暴虐的靈魂火焰,便毫無預兆的平靜下去,像是被某種力量強行鎮壓。

然後,它緩緩坐起,低頭看了一眼白色骨手,骨節交錯發出嘶啞低沉的聲音,「縱橫歸一,你居然是縱橫歸一。」

許久,它笑了笑,笑聲意味難明,似是暢快完成了某個心愿,卻又流露出幾分遮掩不住的自嘲。

< 禁倒吸著冷氣,像是正在忍受劇烈的痛苦,聲音也多了幾分有氣無力,「你認得這個倒霉蛋?」

破界降臨投影,正要尋找一具身軀,就見到了這送上門的,它不是倒霉蛋是什麼。

莫語搖頭,語氣平淡,「不算舊相識,只是很久之前,曾在某個記憶中見到過這個人,還曾發誓要殺他,今日也算了結了早年一樁心事。」

禁顯然知道,事情不是他說的這麼簡單,卻沒有多問,直接換了話題,「外域與小世界間界壁森嚴,不知方位下幾乎沒有可能直接傳送進去,所以我們的第一站,是亡靈界。」

「這裡與所有小世界幾乎都有聯繫,從這裡進入仙界,要容易許多,但我仍要休息一下,布置一下。」

說著,一段信息傳入,「這是我需要的東西,以你在亡靈界中的安排,要湊齊這些東西應該不難。而且,在這段等待時間內,你也能順勢在亡靈界中開闢出信仰牧場。嘿嘿,亡靈香火,雖然是難消化了一點,效果卻也不差。」

莫語皺了皺眉,「外域本體的狀態,你也清楚,我們不能耽擱太久。」

「放心,只要你把東西湊齊,最多半個月,我搞定一切。」禁說著,語氣略微頓了頓。

莫語目光微閃,「把你要找的那個女人告訴我,我讓他們去做。」

「謝謝!雖然她很可能已經不在了,但如果……如果找到她,請幫我好好照顧她!」禁語氣認真。

「好!」

莫語沒多說,越是這樣,禁反而越是放心,傳來一名女子的影像,她生的並不算是絕美,只是清秀眉眼間,透出一份自然、清新與親近。

禁與她之間,必然有一段故事,但就像禁沒有追問縱橫歸一的事情,莫語當然也不會多問。

……

茫茫群山中,靜靜無聊的靠在白骨高椅上,看著山腳下廝殺在一起的兩方骷髏軍隊,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

「無聊啊!真的無聊啊!打仗遊戲一點都不好玩了,主人也不知道跑到哪裡瀟洒去了,丁點回來的意思都沒有,這日子可怎麼熬啊!」

她一抬手,取出一塊不知哪裡來的鏡子,仔細照了照自己,「唉,美麗、嬌媚、可人、可意……的如此驚天動地,居然要在這深山老林中枯等容顏衰老,世間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此!嗯……好像比昨天更漂亮了一些,唉唉唉!這可怎麼辦好呢,人家真是害怕,遲早有一天會被自己的美貌迷的神魂顛倒,導致神志不清呢。」

又是一陣自怨自艾后,靜靜一揮手,一直小心侍奉看她臉色的骷髏大帝馬上低吼一聲,下方死傷慘重的兩隻骷髏大軍潮水般退去,只留下覆蓋了一地的無數白骨。

面對這份日復一日的自戀,骷髏大帝早已內心抽搐,此刻對自己沒有臉沒有表情這點萬分慶幸,盡量讓聲音顯得恭謹而平靜,「大人,接下來您想玩什麼解悶?」

靜靜揮揮手,「下去吧,今個乏了,沒興緻再耍其他的,本大人要去睡一個美美的美容覺,希望醒來的時候,又能過個一年半載吧。」

她站起來,剛要邁出一步,眼眸深處卻突然亮起兩顆光點,像是遙遠的星辰,散發出淡淡光暈。

靜靜猛地轉身,看向某個方向,眼睛因為驚喜而瞪大,歡呼一聲衝天而起,「主人,您終於回來了!」

幾乎同一瞬間,向破軍身影出現,臉上有著壓抑不住的笑容,緊隨在她身後,一個閃動消失不見。

……

亡靈界,一顆顆魂種受到召喚,以最快的速度,向莫語所在匯聚。

三天後,距離最近的魂種先後到來,並且帶齊了,禁布置需要的東西。他暫時借身一名巫妖皇,帶著這些東西,鑽入地底深處,莫語則繼續等待其他魂種到來。

靜靜、向破軍兩人,是在第七天到來,前者剛見面就是一個縱體入懷,緊抱著莫語的脖子,「主人主人,我的親親主人,您終於回來了,人家可真是擔心,你再一走幾千年,那可真是要傷心死了!」

莫語拉她下來,「我看著,你倒是胖了不少,怎麼看都不是思念過度的模樣。」

「胖了?怎麼可能!」靜靜尖叫,「我這幾年,明明已經開始節食了!」

插科打諢了一段,作為魂種中的最強序列,兩人分列在莫語左右。

至此時,到來的魂種,數量已超過三百!

修為最低,也是亡靈霸主,踏入往生境層次的,也有幾個。

但這,只是魂獄中極少的一部分,更多的魂種因為距離遙遠,或實力較弱,很難及時趕到。

莫語以靈魂傳遞信息,命令它們不必再趕來,目光一掃諸多奴僕,淡淡道:「本座有幾件事情交給你們去做。」

「但憑主人吩咐!」

「第一件,幫我找到這個女人,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她,直到將她送到我面前。」莫語傳出影像,禁既然將這件事情明確在合作中提及,顯然是極其看重,莫語當然不介意送他一個順水人情,將此事第一個吩咐下去。

「第二件,發動所有魂種,調集起所有的力量,在亡靈界開闢勢力。我需要你們,為我建立一個國度,為我培養信徒,提供信仰之力。」

靜靜一驚,「主人,亡靈香火有毒,您……」

「我自有分寸,照做就是。」莫語淡淡開口,「第三件,如果有可能,將轉生池納入掌控。這件事情很難,所以不是硬性要求,你們見機行事即可。」

轉生池最深處的輪迴殿,才是他的真正目的,不過有皇族存在,想做到這點可謂難如登天。

魂種們得到令諭,一個個返回駐地,靜靜、向破軍及另外五名往生境魂種,被任命為長老,組成長老會主持亡靈界一應事務。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