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嘩啦一聲響,只見一名鐵血獵人走到大坑的邊緣處,從一片殘枝斷葉的狼藉當中,伸手抓起了一個人影,赫然正是阿修羅

「是修羅」

蔡濤等人看到后,當即精神一振,而納蘭蝶雨更是激動的要衝上去將阿修羅搶過來。

「納蘭姑娘不要去那些傢伙們太可怕了,我們不是對手,再說了修羅他不管怎麼說也是獵人族的成員,也許他們不會傷害他的」

在納蘭蝶雨即將衝出去的時候,一旁的蔡濤連忙緊緊的將其壓制住,同時鄭重的告誡說道。

「可阿哥的傷」

雖然也同意蔡濤的說辭,但是眼見此時的阿修羅渾身血跡斑斑,雖然肢體上沒有殘缺的景象發生,但是很多地方已經血肉模糊,森然的白骨都展露了出來,端的是令人揪心不已

「他身懷鳳凰火,自身的恢復能力很強的,我們要相信他才是」

雖然蔡濤如此安慰納蘭蝶雨,但是說這番話的時候,自己的心中也是不敢全然相信,但是眼下也只能靜觀其變了,畢竟那幾名鐵血獵人實在是太強大了,任何人衝上去只能是徒增傷亡

「紫金,你為何出手救那低劣的生靈難道人類的生活已經將你的血性磨滅了不成」

伸手將阿修羅單手提起的那名鐵血獵人,聲音異常的低沉,而且吐字很慢顯得很是生澀,就像剛剛學會說話一樣,這一番話剛一說完,嘭的一下便將阿修羅重新仍在了地面上,展露在外的那雙眸子,此時儘是無盡的殺機,也許正是礙於阿修羅紫金狩獵紋,才沒有立即痛下殺手

「我叫阿修羅,不是你口中的什麼紫金」

儘管身體上的創傷讓阿修羅難受非常,可是他依舊還是開口駁斥了眼前的這名獵人對自己的稱呼。

「噗」

「啊啊」

阿修羅的話音剛剛落下,不料眼前的這名獵人忽然手掌朝前一送,一根尖銳的黑色鐵棒嗖的一下從掌中射出,噗地一聲便是擊穿了阿修羅的右肩膀,一朵艷麗的血花旋即綻放開來,同時阿修羅那凄慘的哀嚎也響徹了起來

旁人不知,看似很普通的金屬鐵棒,實則在刺入阿修羅的身體的那一瞬間,阿修羅便是感覺自己整個身體的各個部位,像是被釘上了無數的金屬刺針一樣,密密麻麻,啃骨噬肉一樣的劇痛,而可怕的是當阿修羅剛要運氣火源力去抵抗的時候,這時候才猛然發現,自己竟然提不起一絲的力量,同時感覺越是運力,那種痛苦也就越是強烈

「這是我們族中專門用來懲罰族人的刑具黑砂棒,雖然你身懷紫金狩獵紋,但是在黑砂棒的壓制下,你的力量照樣也是施展不出來」

將阿修羅刺傷之後,這根黑色的鐵棒就這麼暫時留在阿修羅的肩膀上不曾拔出,而這名鐵血獵人在解釋完后,而再次補充說明道:「你應該慶幸你擁有紫金狩獵紋血脈,不然的話,我們當場就將你獻祭了」

全身的劇痛,已經讓阿修羅顧不得聽那名獵人的解釋了,不大一會兒的功夫,阿修羅便就因為承受不住那份折磨,而狂性大發起來,如瘋如魔一般劇烈的掙紮起來,整個身體不住的在地面打滾

「先別管他了,我們趕緊下去把東西帶上來,族長他們還在族中等我們的消息呢」

很顯然,屢次出手的這名鐵血獵人似乎是一個領頭,丟下阿修羅不管,就跟著同伴們,一起走到了巨人骸骨山原本所處位置的深坑的邊緣上,低頭向下望去,這個大坑深不見底,彷彿是一頭張口吞天的巨獸一樣,陣陣冰冷異常的氣流不斷的從下方吹襲而來。

「費勁千辛萬苦,也不知道成熟了沒有。」

幾名鐵血獵人一同望著下方,似乎下面有什麼東西存在。

「帶上那傢伙,防止他逃脫」

領頭的獵人對一旁的一名同伴吩咐說道,然後便和其餘的幾人一起縱身跳下了下去

在那些獵人跳下深坑之後,留下的那名獵人便朝著阿修羅走去,剛一轉身,這才發現剛剛還在滿地打滾的阿修羅,此時竟然變得安靜了下來,附身趴在地面上一動也不動,也不知道還昏厥了還是死了

這名獵人並沒去可以的關注這些,走到阿修羅的身旁,附身下來便要把阿修羅的身體翻轉過來,而就在阿修羅的身體被翻轉過來的那一霎那,阿修羅那緊閉著的雙眼猛然睜開來,同時見到這幕的鐵血獵人,心中也頓然一緊。

「給我去死」

一聲大喝從阿修羅的口中發出,然後雙掌猛然超前一推,一束兇猛的火焰勃然間噴薄而出,正中獵人的胸膛之上,然後便將這名獵人高高的打飛了出去

「還給你」

與此同時,阿修羅一個鯉魚打挺便從地面上站起身來,然後手掌朝前一擲,那根原本插在阿修羅肩膀上的黑棒,竟然讓修羅不知用了什麼辦法給拔了出來,同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凌空投射向那名獵人而去。 ?阿修羅擺脫砂黑棒的束縛再加以反擊,這是留下看管阿修羅的這名鐵血獵人所萬萬沒有想到的,因為在他的認知當中,任何生靈被砂黑棒壓制了之後,是沒有能夠自主擺脫壓制的,可是阿修羅卻做到了,這令鐵血獵人心中驚訝疑問不已。

飛射出去的黑棒,像利箭一樣企圖射中那名鐵血獵人。

「啪。」

可是事與願違,就在即將射中的那一瞬間,那名鐵血獵人與關鍵時分重新掌控住了自己的身體,腰肢一扭,愣是在半空無著力的情況下,讓自己的身體偏離了原本的軌道,同時一隻大手如蛟龍探海一樣伸出來,精準無比的將那飛射而來的黑棒抓在了手中,掌指一用力,啪的一下將那黑棒折斷開來。

「噗通。」

重新落回地面的鐵血獵人,彷彿一點也沒有在意剛剛差點讓自己身陷囹圄的危險,反而獃獃的直視了阿修羅一會兒,雖然因為面罩的關係而看不到此時鐵血獵人的面目表情,但是依然還是能夠看得出來,這名鐵血獵人,對於阿修羅能夠擺脫黑棒的壓制而好奇。

「好奇是吧,我可以告訴你,要不是因為這個東西,我想我也擺脫不了那玩意兒的壓制。」

阿修羅看出了鐵血獵人心中的疑問,於是一邊解釋說道,一邊將自己手中的東西展示了出來。

那分明就是一枚被咬了一口的魔神果實,是一枚不知具備什麼力量的一枚魔神果實。

「沒有想到,恰恰就是這麼一枚不適合人類服用的魔神果實救了我一命啊。」

阿修羅一邊喃喃的說道,一邊將這枚已經殘缺的果實重新收了起來。

「大家快逃命去吧,不要再守在這裡了,不然性命堪憂。」

雖然不知道突然出現的這幾名鐵血獵人到底是為了什麼,但是阿修羅心中已經隱隱中有了一種極為危險的預感,在看到周圍竟然還聚攏著好多散修強者不曾離去之後,阿修羅這才不得不大聲的提醒說道:「不管你們信與不信,魔神果實和神魔樹都已經不復存在了,這些獵人族的高手力量深不可測,莫不要因為僥倖的貪念,而把自己的性命葬送在了這裡,那樣的話就太不值得了。」

阿修羅在說完這一番之後,剛欲轉過身來面對那名獵人的時候,忽然間只覺得一股大力轟擊在了自己的後背之上,下一刻間,阿修羅整個人就像是一顆炮彈一樣被擊飛了出去。

「嘭嘭嘭…轟。」

接連撞碎一座座矮山丘的阿修羅,最終在地面殺個撞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塵煙四起遍地碎石,景象凄慘至極。

「吼…紫金,以歷代高傲的祭祀英魂之名,我要剝奪你紫金狩獵紋的榮耀,將你殺死。」

鐵血獵人怒了,他一拳將猝不及防的阿修羅轟擊出去之後,終於是再次開口,用那生澀不已的語言,來先行宣告了阿修羅的死期,然後邁動步伐,凌然無懼的朝著阿修羅走去,同時一根嶄新的黑棒,又重新從鐵血獵人的手中延伸了出來。

「混賬東西,憑你也敢殺害我的孩子,做夢。」

當阿修羅掙扎剛剛站起身的時候,正要作勢反擊鐵血獵人的追擊時,火狼王那低沉的聲音從空中響徹起來。

緊跟著只見一道火焰流光,洶湧的從空中傾瀉而下,不做絲毫滯留,剛一著地,火狼王就朝著那獵人砰的一聲轟出一記重拳,洶湧的妖力澎拜如**一般,只見一頭又一頭的火狼凝聚成型,鋪天蓋地的朝著那鐵血獵人衝擊而去。

「狼王爺爺……」

見到危機時分現身的火狼王之後,阿修羅不知為什麼,心中頓時湧出了一种放松,就像是孩童時的自己闖了禍,關鍵時分長輩出面為自己遮風擋雨的感覺一樣。

「嗷嗚…嗷嗚。」

剛一來到阿修羅的身邊后,狼王不顧的打招呼,仰天就是一陣洪亮的長嘯,標誌性的狼嚎瞬間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回應。

「我們快離開這裡,這些傢伙太可怕了,我擋不住他們的。」

狼嚎過後,火狼王一把攙扶住阿修羅,急促的說了一句之後,便帶著阿修羅急速朝著外圍飛去。

「嘭。」

就在火狼王剛剛動身的時候,鐵血獵人那裡轟然間傳來一陣轟鳴,只見如墨般漆黑的一股力場,轟然間從火狼王那妖力演化出的漫天狼影當中爆發了出來,氣勢如虹勢不可擋,瞬間就衝散了火狼王的妖力,環繞獵人四周的虛空之上,一個又一個漆黑的銘文符號點綴其上,乍一看去,給人一種玄奧詭異的感覺。

而在這個時候,從那原本骸骨山峰位置上的深坑那裡,起初下到坑底的那幾名鐵血獵人,此時也都嗖嗖的從坑底竄了上來,其中一名獵人的肩膀上,更是扛著一個足有三人般高大,通體泛著一種棕黃色像是膠質一樣的大繭,沒錯,簡直就是一枚大號的蠶繭一樣的東西。

「那是…。,」

當這些獵人全部聚集之後,阿修羅下意識的就感應到了那枚蠶繭一樣的東西,眸光劃過空間看向那枚蠶繭,殺戮與不詳,這種直觀的感覺瞬間便就充斥了阿修羅的全部身心。

「原本剛到這裡感應到的波動…就是那個東西傳來的嗎,」

很顯然,蠶繭當中是有著一個活物存在的,雖然隔著一定的距離,但是阿修羅依然還是感應到了從蠶繭當中傳出來的那股生命律動。

「狼王爺爺,不能讓那裡面的東西出世,否則會有大災禍的。」

儘管不知道蠶繭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直覺告訴阿修羅,那裡面的東西是個大災星。

「這個恐怕爺爺做不到…儘力而為。」

說話間,狼王帶著阿修羅已經賓士出了幾百丈的距離,和蔡濤等人匯合在了一起。

「看來人家也沒有打算放過我們呢。」

剛剛把阿修羅放下,就看到了那幾名鐵血獵人一同朝著這裡進發的一幕,這時候火狼王走到眾人的前面,死死地盯著那距離越來越近的鐵血獵人,猛然間眼神一凝,大聲的朝著四面八方咆哮說道:「還等什麼狼崽子們,該是狼毒花綻放的時刻了。」

火狼王的聲音傳播出去之後,空氣中瞬間便是多出了一抹芬芳腥甜的氣味。 ?「狼毒花……火狼王你竟然…。果然老謀深算如你啊。」

在火狼王說出狼毒花三個字之後,躲避在不遠處的青蜥王和大魁王,此時都在疾風王的照料下,一直都在觀望著局勢的變化,深諳妖毒之道的青蜥王,在聽到狼毒花三個字之後,心中也是頓然一驚。

「這老傢伙的狼毒花想來是準備用來對付我們的,不曾想局勢卻演變成了這個樣子,也許我們還得感謝那幾個獵人呢。」

身為葬骨山第一高手的大魁王,自然和青蜥王一樣,知曉這狼毒花是何物,當嗅到空氣中逐漸開始變得濃厚的芬芳腥甜氣味之後,大魁王第一次覺得這種氣味聞起來是那麼好聞。

「狼毒花一定要起作用啊。」

大魁王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奔來的鐵血獵人,心中暗暗祈禱道。

狼毒花,是火狼族的禁忌之物,很少出世用來對敵之用,顧名思義是一種帶有劇毒的鮮花植物。

大家都知道火狼族是獸類妖獸,本身是不具備毒性的妖獸一族,但是眾所周知,狼族或者是普通的犬類動物,它們的犬齒都是帶有一種劇毒的,一旦沾染上必死無疑,而狼毒花就是由修為高深的火狼族成員,用自身犬齒提煉出的毒素,不停灌溉一種名為狼草的植物,最終狼草開花結果,代代培植,最終培養出的一種另類的殺伐利器,一株狼毒花的毒性,比擅長妖毒一道的青魔蜥蜴的毒更加猛烈和詭異。

「噗…噗…噗…噗。」

當空中的氣味濃郁到一個程度之後,地面上忽然間噴射出一束束細小的火焰,它們衝破體表掙扎而出,火焰熄滅之後,一株株或紫或藍或白或紅,顏色各異的鮮花先後綻放而出。

每一株狼毒花整體不過幾寸高大,嬌艷欲滴的花冠完全舒展開來,也不過才僅有孩童手掌般大小,放眼望去,地面上茫茫一片,宛若鋪就了一層鮮花地毯一樣艷麗。

也不知道火狼王是什麼時候在這裡布置下的,茫茫一片規模宏大的讓人咋舌,看著突然腳下出現的這一大片狼毒花的時候,那幾名鐵血獵人也是好奇疑惑的停下了腳步,低著頭相互掃視著,一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樣子。

「給我爆。」

看到那些鐵血獵人停下了腳步之後,火狼王瞅準時機當機立斷,雙手超前虛空一抓,一聲暴喝發出之後,只見前方那茫茫一片的狼毒花,不約而同的爆碎開來,顏色各異的花米分漫天彌撒開來,宛若籠罩了一層碎星芒點一樣,五顏六色,一時間什麼也看不到了。

狼毒花的毒性不在於直接殺傷,而是能夠讓中毒者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精神一直保持一個錯亂的狀態,最終會導致精神崩潰。

精神的折磨比肉身的痛苦更加可怕,所以說狼毒花是一種精神系的妖毒,它比尋常那直接作用在肉身上來進行殺傷的妖毒更加恐怖。

茫茫遍野的狼毒花爆碎瀰漫開來之後,火狼王就一直遙遙的朝著前方彈出一隻手掌,微微閉著雙眼來感應著那裡的一舉一動,當漫天的花米分將那些鐵血獵人的身影完全掩蓋了起來,火狼王微微的感應了一下之後,雙眼帶著驚訝的神色猛然間睜開。

「不好,狼毒花的毒性好像對他們不起作用。難道他們本身是沒有完整思想和精神波動的嗎,」

身為狼族的首領,火狼王能夠通過自身妖力去感應在狼毒花米分瀰漫中發生的任何情況,同時也沒有任何人比火狼王更加了解狼毒花,雖然狼毒花的毒性可怕非常,但是如果面對的是一個沒有完整思想和意識的生靈的話,那麼狼毒花的毒性不攻自破,當然這種情況很少見,可是眼下的這些鐵血獵人們似乎就是這種例外。

「思想和精神波動不完整,難道他們是傀儡嗎,那豈不是跟行屍走肉沒什麼區別了。」

火狼王的驚訝推斷,瞬間讓阿修羅等人驚訝起來,蔡濤更是失聲說道,他難以相信如此強大的生靈,竟然會如同行屍走肉一樣,竟然沒有完整的思想和精神波動。

「不。他們只是塵封的歲月太久了,導致了思想和精神缺失而已。既然這樣,狼王爺爺我們快撤吧。」

一旁一直沉思的阿修羅道出了一些隱情,同時對火狼王建議說道。

既然連狼毒花毒陣都起不了作用,阿修羅現在實難想出辦法來應付這些鐵血獵人們,他們單體戰力真的是太強了,而且目前還沒有哪個在場的高手和他們其中任何一員正面交鋒過,所以也很難推斷出他們真正的戰力達到了何種境界,畢竟連火鴉王都很輕易的死在了他們的手中,號稱葬骨山戰力第一的大魁王都不是對手,這種局面下,也只能退走了。

「他們來了。我們快撤。」

說話間,蔡濤猛然間就看到了那些鐵血獵人穿過了狼毒花米分籠罩的區域,大步邁動朝著阿修羅他們這裡疾馳而來。

「快,你們快騎上他們,他們的速度要快一些,修羅你們先走,我來阻擋一下,爭取一下時間。」

隨著火狼王的急聲呼喚,從後方快速奔來數頭體型龐大健碩的火狼,威風凜凜,隨著火狼王的指示,蔡濤等人快速坐到那些火狼的背上,疾風一樣的朝著遠處奔去。

火狼王交代的很快,在阿修羅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火狼王就一聲大吼,體型瞬間暴漲而起,化作三丈高大的半狼人,像一道黑色旋風一樣迎著那些鐵血獵人就沖了上去。

「不,狼王爺爺不要去啊。」

看到火狼王要為眾人拖延時間而奮不顧身的迎戰所有的鐵血獵人後,阿修羅不顧自身傷勢,掙扎著就要從火狼的背上躍下的時候,蔡濤在這個時候及時的將阿修羅阻攔住了。

「現在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修羅你要相信狼王前輩才是啊。」

聽著蔡濤的勸阻,阿修羅卻根本不為所動,奮力掙扎扭動著身體,說道:「你不了解那些鐵血獵人,你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多麼的可怕,他們是獵人族的祭祀戰士,是加持了歷代最強獵人族成員魂靈精血之後,以獵人族專有的秘法鍛造出來的鐵血戰士,是獵人族最後一道防線,捍衛獵人族宗法掌控刑罰的存在,狼王爺爺不是他們的對手。」 ?阿修羅說的這些全部都是傳承在獵人血脈中的隱秘,在場人們當中是不會知曉這些的,但是正是因為阿修羅知道了這些,才會奮不顧身的要去救援火狼王。

「阿哥,不要啊。」

這個時候,就連騎乘著炎蹄的納蘭蝶雨見到阿修羅的行為之後,也是連忙出言勸阻。

「蔡濤,你放開我,要是狼王爺爺真的出了意外,你要我日後怎麼面對火狼族,狼王爺爺是我現今唯一的親人了,我怎麼能眼看著他遭受意外,」

雖然阿修羅一直在極力的掙扎,但是蔡濤卻根本不為所動,一雙強壯有力的臂膀,像是一副枷鎖一樣牢牢的束縛著阿修羅,讓他難以掙脫。

「唉…小夥子性格我喜歡,你隨他們離去,讓老頭子我去幫幫那狼王,不管怎樣,怎麼說老頭子我也比你強一點吧。」

就在阿修羅和蔡濤雙方爭執不下的時候,從山林的一側,忽然間鼎玄老人一把縱躍了出來,身處半空中,快速的從阿修羅身邊飛馳而過。留下這麼一席話之後,鼎玄老人反手一巴掌便是拍在阿修羅和蔡濤騎乘的火狼的屁股上,一股巨大的柔和之力驟然間爆發而出,當即便是將這二人一狼給送了出去。

「前輩。」

突發的變故是阿修羅沒有預料到的,但是在看清楚來人是滿大壯的徒弟,當今東皇頂的掌門人之後,阿修羅頓時心中湧出了安心的感覺,同時濃濃的感激之情充斥滿了阿修羅此時的所有身心。

「大家隨我來,這裡距離火狼族的領地最近,我們大家去那裡。」

有了鼎玄老人的突然出手,阿修羅安心了很多,旋即朝著四周逃遁的人們大聲呼喊說道,然後也不顧這些人到底聽不聽自己的呼喊,一狼當先徑直朝著狼族的領地奔去。

「嗖嗖嗖。」

鼎玄老人的身形偏瘦,但是此時卻異常的靈活,猶如一頭猿猴一樣的在林中快速的移動,很快的功夫便就衝出了這片山林,眼前一片曠野戰場便是呈現在了眼前。

「打的很熱鬧啊。」

鼎玄老人先是在一株大樹的樹杈之上穩住了身形,看著不遠處的曠野戰場,那裡此時一頭體型龐大的火狼,正與那些鐵血獵人激烈鏖戰著,龐大的身軀之上,鮮紅的血液沾染了身體的各個部位,縱橫交錯的血痕遍布體表,使得火狼王現在看起來很是猙獰和凄慘。

「殺破狼·狼心怒。」

火狼王現在的提醒雖然很是龐大,但是其自身的速度卻絲毫沒有收到影響,厚重有力的腳掌轟然間跺擊在了地面之上,引得大地一陣轟鳴震顫,緊跟著火狼王的身軀像是施展了分身術一樣,從主體之上朝著四面八方忽然間分化出千萬道數不清的狼影,眨眼的功夫,密密麻麻漫天儘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