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個女人若是將自己的身體給一個男的,除了懼怕他那應該就喜歡他吧。

「奴婢對蘇公子沒有任何非分之想,希望公主不要誤會。」紫蘇也擦覺到自己語氣中的不自然,便又只好低下了頭吶吶道。

「既然如此,你出宮吧,留在我這裡的確是太過委屈你了。」慕雲嫿嘆了一口氣,男女之間的感情還真是微妙,她沒體會過,她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一種感覺,但她也不會阻止別人去體會。

「你肯放我走?」紫蘇訝然,猛的抬起了頭不可置信的問道,但是隨後她像是想到了什麼,底下了頭,沉默不語。

「你在皇後身邊,也應該知道我魂魄不是這具身體的,既然意識已換你認為我還會喜歡那個書生么?」慕雲嫿淡然一笑:「你也不必擔心,皇后那邊我會找一個合理的理由的。」(未完待續。。)

… 「這..」紫蘇開始有些猶豫,以前的慕雲嫿心思她能猜得出來,但是現在,她知道她的心機不知道比自己高出多少倍,這會不會又是她的一道計謀?

但她想若是失去這個機會,那麼以後要出去,或許就比登天還難!

「說出你的條件吧。」她想了想最後還是開口道。

「我想知道,皇后.。。呃~~」慕雲嫿想了半天不知道說哪個詞比較合適一些便只好道:「對我有什麼企圖。」

「這個恕奴婢難以回答。」紫蘇正色道。

慕雲嫿沒有想到她竟然也是個忠心護主的,看著她回答如此拒絕知道從她嘴裡是問不出什麼,便只好道:「我想知道她什麼時候下手,如何?」

既然不能得到最想知道的,但也只能退求其次了。

「實話跟你說吧。」紫蘇沉默了許久最終還是道:「可以說她想得到的是你的肉體而不是你。」

慕雲嫿一怔,難怪皇後知道自己的這副軀殼換了個芯還是那麼淡定如初,原來不管芯換成了哪個,她只想要軀殼罷了,只是原身是個沒有靈根的廢物,她要來又有什麼用?

「我知道了,你走吧。」慕雲嫿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背對著她,開始下了逐客令。

「您真的放我走?」紫蘇的不可置信的看了她一眼,見慕雲嫿沒有說話,便從容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準備轉身離去,走到門口的時候她突然回過了頭道:「及笄之期,大限之日。」

慕雲嫿轉身看了看她那漸行漸遠的身影,她是在告訴她皇後會在她及笄那天動手?

靜候錦年 算了一下日子,應該還有五個月的時間,這五個月對她來說夠了!

沒想到紫蘇在離開的時候會給她那麼重要的一個信息,她對自己或許也存在著一絲絲的信任吧。

七天很快的過去了,除了皇宮上上下下一片歡慶的歡歌笑語,與平日里似乎沒有什麼差別。

唯遷城在這幾日也沒有再來找過他,或許他現在應該是在想怎麼對付這個大國師吧,皇後來了幾次給她帶來了一些補品,說是對額頭上的傷口會有所幫助,但是慕雲嫿根本就動也沒動一下。

想想上次被她操縱身體,心中就一陣煩悶,不過她好像也只能操縱這具身體,不能操縱別人,不然為何上次在大殿之上操縱楊槐,讓他不要將這件事情說出來,這樣下來就不會發生那麼多的事情了。

慕雲嫿也能感受到,皇后沒有用任何術試。

她能操縱這具身體也說明自己跟她平時的接觸有關聯,特別是從吃的東西裡面最好下手。

以前她也有聽說過,將子蠱放入人的體內,用母蠱在體外操縱,便能控制一個人的行動。

照現在看來,自己的情況跟那個差不多,若不是蠱她應該也想不出什麼了。

早知道那麼麻煩,當初她就不要這具身體了,畢竟一個自由的身體比一個花瓶擺設好多了,這樣她的活動完全被人限制,做什麼都不方便。(未完待續。。)

… 「公主,大,大國師來了。」流蘇氣喘吁吁的跑進了寢宮,大聲喊道。

此時的慕雲嫿正在房頂吸收靈氣,將其化成精神力。

聽到她的通報聲,不由睜開了眼睛,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

她緩緩的站了起來,飛身下房在門口不悅喊道:「他現在在那裡?皇上可叫我過去?」

自從那日在御書房回來紫蘇知道自己並非本尊,而且也不喜歡太多禮儀,性子變得活潑了不少,就像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姑娘一般好動,開朗。

「沒有,因為這次大國師是秘密前往,陛下連滿朝文武都沒說,只有身旁幾個心腹知道,現在他們都在議事廳。」流蘇深深的吸了幾口氣隨後又道:「金雲國的太子殿下也在。」

慕雲嫿不由皺了皺眉頭,沒想到唯遷城的消息比她還要迅速,那麼快就知道了。

現在應該是他們談判最激烈的時候,也是自己最容易離開的時候吧。

而且宮中的奴才宮女侍衛為了能看上轉說中的大國師一眼,現在大部分都應該都聚集在議事廳外,也沒有太多人能夠阻礙她。

「你去議事廳外給我注意一下裡面的動靜,有什麼風吹草動就回來告訴我。」她很是嚴肅的對著流蘇吩咐道。

「是,公主。」這正好也是她所想的,流蘇一溜煙,便也跑了沒蹤影。

慕雲嫿看著空蕩蕩的梨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身進屋,換上了一套淡綠色的衣裙,拿了一些銀票便悄悄的從寢宮的後門悄悄的溜了出去,一路上,借著草色的掩護,還算是挺順利的。

只是走到宮門口的時候,卻還是被難倒了。

雖說是可是使土遁之術離開,可無奈自己腳下的的都是磚頭,自己根本就鑽不下去,而且在這皇宮之中能找到有泥土的地方只有後花園,只是通往後花園的路上必須要經過議事廳,唯遷城跟白釋離的靈力那麼高,估計還沒等她走近就已經發現了她。

而且在這青天白日的她總不能那麼明目張胆的飛出去,認識她的知道她是公主,不認識的還以為是哪裡來的女飛賊。

畢竟皇宮也不是誰想來就能來的。

「撲通撲通~~」後面突然傳來一陣陣急切的腳步聲,慕雲嫿慌忙躲到了一旁的柱子邊。

只見宮門口又走來了十來個侍衛,像是吩咐了一些什麼一般,離得有些遠慕雲嫿沒有聽見,只知道宮裡應該發生了什麼大事,原來的守著門口的有八個,現在卻又多出了八個。

看來現在想出去有些不可能了。

但是讓她就這麼回去就更不可能了。

「轟隆~~」像是一陣劇烈的炮炸聲又從身後傳了出來,慕雲嫿跳上了離自己不遠的一棵大樹上,那發出聲響的好像就是她所住的梨園!

她才出來那麼一會,這麼快就有人知道了?

「嫿兒,樹上危險,你快些下來。」一聲輕柔的呼喚聲從自己的腳底下傳來,竟然是皇后!

看來她應該是早料到自己會逃走,來這裡守株待兔了!(未完待續。。)

… 「謝謝母后關心。」慕雲嫿從樹上躍了下來,走到她跟前不動聲色的行禮。

既然她還跟自己裝那去,那就裝吧,看誰裝的過誰。

「這大早上的你在這裡作甚?」皇后問道,手不經意的摸了摸她的頭,看上去很是溺寵的樣子。

「那母后大清早的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她做出一臉茫然的樣子,反問道,手卻抓住了皇后摸著她的頭的手,她討厭被別人摸頭,不管是誰,就算是從小將她撫養長大的孤兒院長她都不給摸,沒有原因。

皇后沒料到她會突然問自己,微微愣了愣神隨後又笑著道:「你父皇一大早就議事去了,我閑著無聊到處逛逛。

到處逛逛?慕雲嫿不由在心中冷笑,隨便逛逛會逛到宮門口,這還真是隨便啊。

當然她現在也不想跟她撕破臉皮,繼續追問下去便也順著她的話轉移了話題:「這一大早的,會有誰來找父皇?」

「傻孩子,你父皇可是一國之君,事情當然多了。」皇后似乎么沒有將大國師來的意思告訴她。

「既然這樣,那嫿兒陪母后逛逛好了。」慕雲嫿笑了笑,像個小孩子一樣抓住了她的手臂道:「烈日炎炎,不如我們去後花園賞荷花吧。」

既然現在走不掉,那隻好等下次機會了。

至於皇后,她現在又對她起了一些興趣,能了解了解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也好。母后好久都沒有陪嫿兒玩了。」皇后笑著握住了她的手,兩人便朝著後花園走去。

「母后,您希望我嫁給金雲國太子還是拜大國師為師呢?」慕雲嫿開口問道。

「呃~」皇后突然停下了腳步,走到她眼前握著她的肩旁:「嫿兒,你知道母后是很愛你的,不希望你嫁到那麼遠的地方去。」她的眼中滿是關切頓了頓又道:「大國師向來都是神龍見尾不見首,我也怕哪天你出來什麼事情母后不在你旁邊,你可怎麼過啊。」

說著她不由的放開了她轉過身去,從懷中取出了自己的手帕輕拭眼角的淚水。

慕雲嫿不由皺眉,那她的意思是希望自己不要嫁給唯遷城也不要跟白釋離走?

也對,如果自己就這麼走了,那她那麼多年的心血不都全白費了?

「可是母后,嫿兒從小被人欺凌,不想在這樣下去了,如果嫁給太子他一定會保護我的,如果嫁給大國師她會教我很多本事的,到時候我就不怕再被人欺負了。」慕雲嫿笑得像個孩子一樣,繞到了她跟前握住了她的手道:「所以母后你就不用擔心了。」

演戲?誰不會?既然想裝,那麼她就陪她好了。

「我的傻孩子是母后沒有保護好你。」皇后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你現在可是母后唯一的親人了,你要是走了母后怎麼辦,母后捨不得你啊。」

「母后,如果我不是你女兒你還會這樣挽留我么?」慕雲嫿將手從她手裡抽了回來,幽幽的問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皇后驚愕的看著她。

或許她沒有想到慕雲嫿會這樣直接坦白的暴露身份!(未完待續。。)

豪門盛寵:國民老公求抱抱 … 「楊舅舅說,我的靈魂跟軀體是不相符的,母后你相信么?」慕雲嫿正色道,目光中帶了一點點期待。

她倒要看看,這回她怎麼回答!

「嫿兒就是嫿兒,怎麼可能是別人呢。」皇后淡然一笑,將臉上的驚色抹去,隨後又牽著她的手往前走去。

「撲通撲通~~~」

還沒等他們走出幾步,周圍便響起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以及盔甲相互碰撞聲。

這麼急匆匆,難道是跟剛才的那股巨響有關係?

「她在那裡!」還沒等他們兩人回過神來,便又響起了一聲大喝。

只見一個領頭將士打扮的人騎著一匹黑馬迅速的朝著她們兩人竄了過來,從她們中間掠過將兩人生生的分開,隨後她感覺頭頂有一個黑影閃過,只見那名將士的斧頭就朝著自己劈頭蓋臉的揮了過來。

慕雲嫿倒好,不用在人前裝淑女,輕輕一躍便躲開那斧子,右手忙取出晶之痕幻化成一把長槍順勢朝著那人的頭上打去..

不過那人的功夫似乎也不賴,忙將斧子輪了回來擋住了她的攻擊。

不過皇后可就沒有她那麼好命,因為有力不能出,便生生跌倒在地兩眼一白昏了過去,立即有士兵上前拿出兵器指著她。

「你是誰?」慕雲嫿跳到了一旁的大樹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一個摸約五六十歲的老頭,因為帶著帽子,慕雲嫿看不見他的頭髮,只是隱隱約約看到他兩鬢已經發白,青銅色的皮膚上隱約帶著一些老年斑,臉上的傷疤縱橫交錯有舊有新,但是身材卻是高大魁梧,孔武有力。

從剛才的那一擊中,慕雲嫿可以看出他身上的功夫似乎不簡單。

應該是個久經沙場的將士,可是一個將士怎麼會出現在皇宮重地?

「這就是專說中的廢物公主,莫不是世人瞎了眼。」那人卻不回答她,輕哼一聲笑道。

「的確,還是您有眼光。」慕雲嫿笑了笑,也不謙虛,將他的誇讚收入囊中。

重生之品玉 「不過在老夫眼前你也不過是一個小丫頭罷了。」他說著從馬上彈了起來,揮著斧子又朝著慕雲嫿砍了過來。

「轟~」

只見慕雲嫿剛才所站的那根木桶大樹枝轉眼已經被生生劈成兩半,而她在那人動手的時候早已跳到了另一根樹枝上,雙手抱胸,眼睛微眯的看著自己跟前的那個將士,他的斧頭沒有接觸到樹榦那樹榦就被劈開了,要是她沒有猜錯,他是將靈力注入了那斧子之中然後再發出。

若是剛才閃避的時候沒有跳出一張之外,估計她也要變成兩半了。

「難不成你就是我專說中的外公?」慕雲嫿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笑得一臉輕鬆,天普的兵馬大元帥,可不是鬧著玩的。

若非有著與皇帝旗鼓相當的實力,根本就不能坐上這個位置,看來她這次是要認真了。

「哈哈哈~我的好孫女,終於記起你外公了。」楊文一聲大笑捋了捋下巴的白鬍子隨後又厲聲道:「不過我今天可不是來跟你敘祖孫之情的!」(未完待續。。)

… 「你是來找我那沒人性的親娘吧。」慕雲嫿笑了笑又道:「可惜她現在不在我這裡,你找錯人了。」

如果是他慕雲嫿並不覺得好奇,畢竟他的兒子被下了大牢,女兒被下了冷宮,狗急跳牆理所應當。

剛才自己寢宮的那聲巨響,應該是他發出來的吧。

他就不怕打草驚蛇怕自己嚇得躲起來?

是太過自信還是有勇無謀?

不過,不管怎麼樣,能坐上兵馬大元帥這個位置的人肯定很不一般。

「只要有你們,我就不怕找不到人!」楊文說著,便忘了已經昏迷過去的皇后笑道。

「那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一聲清冷的聲音從慕雲嫿的身後響起,是白釋離的聲音。

慕雲嫿剛想回頭,卻感覺整個人便落入了一個懷抱之中,淡淡的荷香撲鼻而來,心底不由一顫,整個人便僵在了他的懷中。

白釋離抱著慕雲嫿從樹上跳了下來,將她放到了一旁道:「楊將軍不知今天能否賣本座一個面子,撤兵?」

他的聲音輕飄飄的,讓人聽了不由感覺就像是活在夢中一般。

「撤兵?大國師倒是說笑了,事已至此還能有解決了餘地么?」楊文一聲大笑,就像是聽見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般,若是今日退兵他還還能活到明天么?

「你覺得你能打得過我?」白釋離的一句話,已經擺明的他的立場,若是楊文執意要動手,那麼他也不會客氣。

「如果是我呢?」伴隨這一聲輕佻的聲音,周圍驟然狂風四起,只見唯遷城雙手舉著一個猶如水缸般巨大的靈團站在不遠處的房頂,而手中的靈團有著越長越大的趨勢。

「一千年都已經過去了,你又何必如此。」白釋離也右手一伸,慕雲嫿包裹在額上的那條白便綾緩緩的散開,自覺飛到了他手上。

「那你又何必如此?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他,你為何又要插手,當初把她送給我的是你,現在跟我搶的也是你。」唯遷城憤然道,猛的將那靈團朝著白釋離的方向揮來。

「我從未將她送人。」白釋離的聲音依舊輕飄飄,一張面具下不知道他的表情也是不是像現在這樣風淡雲清,話剛落音剛才飄回他手上的那條白綾便猛然躥了出去,將唯遷城投過來的那靈團圍住。本來只有一尺長的白綾在接觸到那靈團的那一剎那開始越變越長越變越寬,也不過一瞬間的功夫便將那靈團包成了一個大包子,再接著包子越變越小,最後消失不見。

「對,那是她心甘情願跟了我。」唯遷城呵呵一笑,似是在嘲笑。

「她心甘情願跟的是誰,等她醒過來再說吧。」白釋離並沒有被他的這一句話激怒,緩緩的從袖中取出一個雞蛋大小的透明玻璃珠,珠子內十枚宛如黃豆大小的紅色光團飄忽不定,就像十隻紅色的螢火蟲一般。

「這是什麼東西?」剛才還細小著的唯遷城看到那光團之後臉色一正,忙問道。(未完待續。。)

… 「你不是一直很好奇為什麼她。」白釋離將眼神望向一旁的慕雲嫿道:「她的魂魄與軀殼不符么?」

「這個是她的魂魄!」唯遷城一驚脫口而出,隨後他的臉色立馬又平靜了下來:「你憑什麼會認為我會笨到去相信一隻狡詐的狐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