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二哥先來些吃的,在開間上好客房。」

小二恭恭敬敬的說道:客官您坐飯菜馬上就上。只是客房就剩一間了。

秦楓想了片刻道:一間就一間。

房間雖小但也能將就一晚,一張大床與幾張椅子足矣。

冰雪城的夜晚冰燈尤為漂亮,夜確實有些冷意,現在正是春季,冰雪城特殊的地理環境就算是仲夏的夜晚也會降到零度。住在這裡的人少說也有幾十年。可都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據說在郊外還有個冰獸洞,冰洞深處住有一隻猛獸。這個傳說世代相傳,可只是傳說人們都未曾見過。

洞口有條冰湖,那裡的冰晶瑩剔透,更神奇的是這裡的資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開始有人就用湖裡的冰做了一件冰燈掛在自家們口。眾人一看果然漂亮,於是用這裡做冰燈的人也就越來越多。

秦楓遊逛在冰雪城的大街上,此時卻叫他觸景生情。

「想當初我與若蘭就是在那極寒的冰封雪谷定了情。」

秦楓傻傻一笑「雖說當時我二人都快要被凍死了,可是仍然要比此處繁華的街道要溫暖得多。」

秦楓四處一望,好似只有他才是繁華熱鬧中最為寂寞的一個。那種思念就像海面翻起的漣漪使他久久不能平靜。

「若蘭!你到底在哪裡?你不要秦楓了嗎?」

他用力攥握拳頭抬頭一望!那堅毅眼神的流露「不管天涯海角我一定要找到你。」

秦楓掉頭回了客棧:行在江湖不能沒有武器,秦楓看著這把烈火屠龍刀。可自己不善用刀,也不喜歡。

「能不能找人打制一把劍?即使不能這把邪惡的刀也必須毀掉。」

冰雪城是一座古城,城中定是藏龍卧虎,能人異仕絕不在少數。想重新打制一把劍應該並不難。

秦楓上了樓來到自己的房間門前推開門。可就在他回身關門的時候突然一女子闖了進來。

女子慌慌張張的推開秦楓的手臂弄得秦楓簡直摸不著頭腦。

「讓一下,讓一下!」女子急切說道。

「這不是我房間嗎?秦楓一望屋內陳設,就連自己的包裹也在桌子上。

「你是誰?這可是我的房間」秦楓感到莫名其妙。

「噓!噓!拜託別出聲,求你了!」姑娘怕秦楓聲張,情急之下捂住了秦楓的嘴。

雖說過去可謂閱人無數的秦楓一下子驚了,心蹦蹦跳強忍著氣喘吁吁,生怕讓她看出端倪。俊男靚女有些反應也是人之常情。

見她滿臉著急,秦楓想她定是有什麼急事所幸就沒有對她動手。

果真,不一會客棧進來了一群人,這些人都是家奴的裝扮。可這些人個個氣勢洶洶。在客棧一頓折騰

只聽門外樓下喊道:小二你見沒見過一個穿著淡青長裙的女子!」

一個家奴補充著說:「對!長得天仙似的?快說她去哪了?」

小二也許真的沒看見,他恐慌的說道:「沒!沒見過。這幾位爺店裡的人都滿了,我真沒見過你說的那位姑娘!」

「胡說!我剛才明明看見我家小姐進了你家的客棧。」

那人拎著小兒的衣領子說:「你若是不說我就按個房間去搜!」

「少和他廢話,老爺說了今天要找不回小姐,你我哥幾個都要滾蛋。」

「上!給我搜……」 小二攔在前面急忙求情

「幾位大爺,使不得!使不得呀!房間里的客官早以睡下,你們著樣一搜,以後我們可怎麼做生意呀!」

去你的!一人將他用力一推,將小二推倒在地。「我看你是找打!」

「別與他計較,去辦我們的事!」

「啊!」

他這一提拳嚇得小二抱頭躲避。幾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上了樓。

起初還是有禮貌的敲敲門。見無人應答便一腳踹開。

「當,當……」

一陣驚喊聲!見這屋子只有一男子,那人便喊了一聲:「走!」

男子一愣還不知到發生了什麼事。等他反應過來人已經關門走了。

「當」的一聲。一腳又踹開了房門,啊!啊!房中一男一女正在床上顛~鸞~倒~鳳。見有人闖進了門,嚇得丟了魂。

「啊!」女子尖叫一聲,扯了一把衣被緊忙蓋住了重要部位。

這些人假裝沒看見,又退了出去。

男子穿上了衣物拉開門,破口大罵……

連連開了七八個房門,可都沒有找到。

「難道小姐長了翅膀不成?繼續給我搜!」

「當!」一腳將房門踹開之後卻傻了眼。這個家奴卻被一腳踹了出來。那一聲慘叫嚇壞了客棧的所有人。幾個家奴見此情況便拔劍動了手。與房內那名劍客打了起來……

秦楓直勾勾的盯著女子看,看她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放開捂在自己嘴上的玉指。女子突然回過神來猛的將收手收回。

「啪!」

秦楓沒反應過來,誰知天降五指山,女子上來就是一下,打在了秦楓臉上。霸道的說道:「你幹嘛看我?告訴你可別對我有非分之想,我可會武功。」

秦楓感覺有些無厘頭,你這人可真怪,明明是你先闖進我的房間。我還以為你要非禮我呢!我現在請你出去。」秦楓不耐其煩的說道。

女子似乎知道自己闖了禍「別別!我錯了還不行!」這些壞人想把我賣去妓院。你就行行好救救我吧!」

秦楓苦笑:「哼哼!你在說謊吧。我剛剛明明聽見她們喊你小姐。試問有哪些僕人敢將伺候的主子賣到妓院去?」

「噢!

女子無奈的背起手搖搖身子說:那好吧!既然被你識破,算了!我叫沈妙童,他們確實是沈家的僕人。」

「你是沈家三小姐?

「你知道我?」

好孕來襲,天降無敵寶寶 在下秦楓!那秦楓可要恭喜你了!」

「那可恭喜了?

「恭喜什麼!喜從何來?」

秦楓笑道:「哈哈哈,有意思,別人成婚都高興得很。可我怎麼從你臉上看不出一絲的喜悅?」

「哦!你怎麼知道我要成婚了?」姑娘一副不在乎,似乎就根本沒把成婚當一回事。

「不瞞姑娘,我來冰雪城的路上撞見了你的新郎官。」

「哦!」

秦楓詫異!「難道姑娘不想知道你的那位新郎官是麻子是俊俏,是高是矮,是胖還是瘦嗎?」

「哼!管他高矮胖瘦,管他俊俏還是醜陋。反正我不喜歡!」

「怎麼?」

「我啊!我現在還不想嫁人!再說我的如意郎君我要自己選!」

秦楓暗自點了點頭說道:「嗯!我也贊同你的觀點,愛情與命運一樣需要自己主宰。可是自古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怕你就這樣跑出來也會被抓回去!」

沈三小姐嘟起小嘴一副可憐巴巴:「那不是現在需要你的幫助嗎!」

「都怪自己怎麼這麼欠,這下攤上事了吧!」

秦楓搖搖頭說道:「不行不行!這事關係到小姐的家事,秦某也是愛莫能助,現在天色以晚,你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萬一被人發現那豈不是小姐的名節不不保?不行!我現在還是不能留你在此地!你還是走吧!」

「啊!你真要趕我走啊?

沈三小姐叉起小蠻腰,嘟囔著嘴,這小丫頭可真不是省油燈。

「你這個人一點同情心都沒有,若是被他們抓回去還不得被爹爹打死!」

「哼!今天晚上本姑娘就住在這了。」

「你!不行就是不行……」

秦楓也是權衡考慮,這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真要發生點什麼事可怎麼辦。在說姑娘的名節最為重要,這要是讓別人說三道四的就不好了!」

姑娘見秦楓態度如此堅決,一下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立馬溫柔起來。

見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嘴巴撅起來。一副渴望的大眼珠轉來轉去。都說女人是水做的。片刻,那眼淚就在眼睛里打起了轉。煞是惹人心疼。」

這丫頭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

可謂軟硬皆施。秦楓最見不得別人哭。看來也只能這樣了!這樣在自己房裡哭哭啼啼,別人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

「行了,行了!別演了,真是被你打敗了!可屋裡就這一張床,不會讓我們……。」

「你可以睡在地上,我不介意的。」

她變化之快,剛才還是一副愁眉苦臉可憐巴巴的樣子,現在又突然跳上了床蒙起被子。

「你明明是佔地方搶地盤來的!」

秦楓搖搖頭,自然不會和她爭,多多少少自己還是有點紳士風度的。

「呵呵!你若不願睡在椅子上可以去東街的興隆客棧,那裡平時客人就少得可憐,一定不會有人打擾你的。」

「你~」秦楓傻眼愣在了那裡。

這明明是我的房間,讓我睡椅子不說,還要趕我出去睡?秦楓將椅子湊了湊。對眼前這個氣人的丫頭也是無可奈何。

門外的幾個人已經被這個少俠所打跑。怕是他們幾人不敢回去沈府。此人姓韓名易,是星海離霄宗的弟子。

星海離霄宗,繁花引月閣。摘星盟,冷劍無量宗,耀武門。都是耀武國的大幫派。幾乎是這些大幫小派決定耀武國的興衰成敗。

秦楓這一晚翻來覆去,不知何時卡在冷板凳上睡著了。而那位沈三小姐則在床上呼呼大睡,也許可能早就計劃著逃跑一直沒睡好的原因。這哪裡像個富家小姐!

「――――。」

次日,艷陽高照,秦楓迷迷糊糊的從凳子上起來。才發現床上的那個富家小姐早已經不知去向了。秦楓苦笑的搖搖頭說道:「真像是做了一場夢似的。」

正在秦楓想這丫頭不辭而別時,門卻吱的一聲開了!

秦楓一驚!「怎麼?怎麼你還沒走!」

「你這傢伙可是真能睡!到現在剛醒!」

秦楓回答說:「什麼?我能睡?我說拜託大小姐,你的呼嚕比雷聲還響,真不知道能有幾人能睡得著!」

沈三小姐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呵呵!真的呀!可能是我太困的原因。對不起哦!」

秦楓說道:「算了算了,你怎麼還不走。你要一直在這。就不怕被人看見?」

「我打了盆水請公子洗漱!不走了!我要出城去看來只有你能幫我了。」

秦楓一聽又是一驚:「什麼!你不走了?不走也不能賴著我不放吧!你說你一個大小姐竟然做起了丫鬟的差事來了,你這是何苦呢?」

「那又怎麼了?你就知足吧!就是連同我老爹都沒有受到過這麼好的待遇!」秦楓無奈不想帶著這個姑娘。只是今日要去鐵匠鋪一趟秦楓對冰雪城不熟悉。

秦楓問道:「問你個事!在冰雪城有沒有能打兵器的地方?」

沈三小姐說道:「這你算問對人了,冰雪城大到太守府邸小到平民居所,我都一清二楚。別說找個小小的鐵匠鋪。只要你讓我跟著你逃出冰雪城,你想知道什麼我告訴你什麼!」

秦楓搖頭說道:「好吧!沒想到問個地方還有條件可講。」

二人來到冰雪城城東的鐵匠鋪。這個地方不錯,有關鍛造的設備齊全。那紅通通的火爐,

當,當,當!鍛造師傅正在打造一把劍,那材料被燒得紅通通的。一下下敲打,火花四飛。一聲聲噹噹的清脆聲響。

鍛造師傅穿的是馬甲,過去應該是灰色的,現在卻被弄成了黑色。那粗壯有力的手臂,肌肉一伸一縮。不一會劍放在了水中。只聽,「次啦」一聲!水中冒起了白煙。一把漂亮的劍就只剩下開刃這最後一道工序了。

「洪師傅,嘿嘿!」沈妙童笑著上前為這位老師傅擦了擦汗。

「哦!」這個洪師傅見了沈妙童也是非常的高興,他笑著說:「哈哈!原來是你三小姐啊!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沈妙童說:「呵呵!洪師傅,是秦楓把我吹來的。」沈妙童指了指秦楓玩笑道。

秦楓上前施禮:「老師傅!在下秦楓,今日我想用這柄刀做改成一把劍。不知如何!」

洪師傅點了點頭說道:「把刀給我讓老夫長長眼。」洪師傅接過這把刀看了看對秦楓說道:「這刀從何而來,為何這麼中的戾氣。死在刀下的冤魂一定不少。」

秦楓回答說:「不瞞前輩,此刀是蓮山吳三爺的刀,只因他殺人無數,無惡不作在下才結果了他。這把刀的確很厲害。當時在下與他廝殺好險些死在了他的刀下。」

洪師傅說道:「原來如此,我說嗎看少俠你也不像是殺戮過重的人。怎麼能有這麼邪惡的刀呢?」

秦楓問他說:「前輩能否將這刀改成把劍?藉此機會也化清它的邪惡之氣。」

洪師傅搖搖頭說道:「哎!恕老夫無能,這把刀我改不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