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何況,當今天下習武者多不勝數,江湖勢力更達到了幾百年來前所未有的高峰,實力可與朝堂抗衡。

身為武者,自然要佩戴刀劍,什麼一念驚起、血濺五步的事情常有發生,只要不是大jiān大惡之輩,官府一般也不會出手制裁。

並且,趙陽之所以購買這麼多弓箭,就是為了對付黑風幫,而非個人私yu。

廬江城四面城牆足有十來丈高,都是由質地堅硬的青石砌成,相當穩固,就算是罡氣境的武者全力一擊,都不一定能轟開。

到時候,黑風幫一旦到來,守城一方就佔據高地,呈居高臨下之勢,萬箭齊發,取得勝利可謂是十拿九穩。畢竟,弓弩這種裝備是正規軍的配備,只有在行軍打仗這樣的大場面上才會用得到,卻被趙陽拿來對付黑風幫這種江湖幫派,看上去有些大材小用。

但實際上卻並非如此,廬江城的城牆雖然堅固,但絕對不是什麼萬劫不壞的神物,面臨筋骨期高手的合力攻擊,或者說是先天武者的全力一擊,都有可能打壞城牆,長驅直入。

先天武者,擁有無與倫比的力量,一具肉身必須練到鋼筋鐵骨的地步,才能練成先天霸體,戰力強悍無比,可以徒手開山裂石。

除此之外,成就了先天霸體的武者,根據所修功法不同,或者肉身體質不同,能夠衍生出種種非同小可的神通。比如**山莊的,就能夠練成風雲霸體,練至大成,便可呼風喚雨,叱吒風雷。

還有宋岩所修的,大成之後,就能修成千羅毒體,能夠化身上古魔神,毒氣霸道兇猛。

趙陽已經親眼見識過千羅毒體的一線威能,當初宋岩不過是喚出千手毒羅的一道虛影,就能夠展現出極其兇悍的力量,倘若真的練成先天霸體,那還了得?

雖說,黑風幫主韓自成只是一個九品霸體的先天武者,但也是不容小覷。

整個廬江城方圓數百里,也不過只有這麼一個先天武者,可見想要修成武道先天多麼困難,能夠成就先天武者的人,絕非軟弱無能之輩。

……

這一日,晴空萬里,驕陽似火。

趙家武館後院,趙陽孤身一人,正袒露著上身,端著一桿長槍肆意揮舞。

「拳法用來爭勝負還可以,但殺人,果然還是要用兵器才好!身懷利器,殺心自起,武道中的殺意並非是單純的想要奪人性命,而是求個念頭通達!「

他正在全心的演練,這套槍法的神髓已經被他全部掌握,出槍如龍,招招制勝,漸漸地磨礪出一絲殺伐之道的意味來。

武道千變萬化,意志和精神卻是武功的根基,什麼樣的想法,決定著功夫招式的變化。

一旦起了殺心,則招招都會置人於死地。

最早,趙陽只覺得武功用來強身健體,爭勇鬥狠,後來,趙蒼又教會他功夫不僅僅只是單純的爭勝負,還可以庇護一方,捍衛正道。

直到跟胡勇一戰,他才又明白了,除了這些之外,武功還有一個乾脆利落的目的,那就是殺人!

「這次跟黑風幫大戰,再也不是什麼兒戲,我必須要儘快提升實力,才能多爭取一線生機!」

身處這個世道之中,趙陽早已有了非比尋常的覺悟,殺與被殺都在一念之間,生命有時候看似頑強,但就像是紙老虎,一觸即破,本質脆弱不堪。

只有擁有了力量,才能夠保住身家性命,甚至做到庇護百姓。

所以趙陽仍在習武的道路上苦苦求索,從未輕言放棄,越戰越勇,在這條道路上的一切阻礙,他都要連根拔除!

只是這幾日武館事情繁多,直到現在,趙陽才抽出一些時間來專心練武。

不足三炷香的時間,就是一整套演練完成,他也落得大汗淋漓,渾身的肌肉一塊塊緊繃起來,爆發著極致的力量。

「鍛筋鍛筋!武道一途,就是蛻凡化龍,這筋骨期,才是磨礪肉身的第一步!」

有了一套槍法熱身,趙陽再次展開萬象神拳時,動作就變得凌厲兇猛許多。

他凌空揮出一拳,空氣中就爆發齣劇烈的炸響聲,緊接著一尊鐵人應聲而震,周身產生無數條裂痕,距離完全破碎只差一步。

這些千煉鐵人本是趙蒼磨礪鐵骨境界時所用,只有鋼筋鐵骨的武者,才能一拳轟開,而今卻被趙陽一拳打到瀕臨粉碎的邊緣,可見他單純的力量已經十分接近於鐵骨武者!

「著實不凡!我還沒有練成鋼筋,但肉身的力量就已經如此接近鐵骨境界的力量。不過,這還不夠,韓自成手下的七名虎將都是筋骨期的高手,再加上人多勢眾,我一定要練到鋼筋境界,好歹要能夠同時應付兩名高手,才能將實力均分。」

趙陽心中暗道。

如今官府和風雲武館兩家合在一起,算上趙蒼和吳松齡,也不過五名筋骨期的高手,仍是比不過黑風幫七名虎將,何況還有一名先天武者坐鎮?

雖然守城一方佔據地利,但難保不會有什麼岔子,趙陽生性小心謹慎,喜歡穩中求勝,因此仍是儘力想要早日突破境界,現在趁著閑暇,自然是全心全意的開始練拳。

「蛟龍出海!」

一道道肉拳打在鐵人身上,迸發齣劇烈的響聲,伴隨而來的,是自體內筋脈深處湧現的力量。

這股暖流,是利用拳法磨礪筋脈時,開發出肉身中的潛能。

每一次湧現暖流,趙陽的筋脈就會變得更加堅韌,穩固,極具爆發力,同時肉身的力量也隨之不斷攀升著。

那日風雨亭跟胡勇一戰,他就已經借勢磨礪了一番筋脈,如今再次練拳鍛筋,倒也有了一種水到渠成的微妙感覺。

就在趙陽全心練拳的同時,吳松齡一身長袍,緩步走入了武館後院,見他正在練拳,並沒有出聲打擾,饒有興緻的靜靜觀望。

「真武一途,蛻凡為龍,歷經九變,照見神明!」

趙陽打拳漸入忘我之境,體內丹田中就被塵封的真武大帝印不知何時起竟也自行運轉起來,流露出道道金光,讓他腦海中忽然呈現出的經文來。

這片經文一旦出現,就再也揮之不去,就這樣印在他的腦海之中,逐漸跟他融為一體。

轟的一聲!

冥冥中彷彿響起一道鐘聲,不知從何而來,趙陽睜開眼時,卻發現自己的雙眼全被金光取代,目光所及之處,全是一片莊嚴堂皇的金色!

他心有所感,猛的抬起頭來,目光穿透層層金光,望向那虛無縹緲的深處,竟然看到了一張萬分熟悉的面孔!

那蒼老的面容、淡定從容的神色和犀利的目光,分明就是已死的真武長老!

「師父……」

趙陽正想開口說話,卻感到自己的頭腦像是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棒,產生劇烈的暈眩感,緊接著眼前一黑,哪裡還有什麼真武長老的面孔?

再次恢復了意識,恍惚之間,他已經不知打了多少遍萬象神拳,渾身汗如雨下,肉身中傳來一股無力的虛脫感,然而他卻無法停止下動作,身體不由自主的遊動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陽還沒完全反應過來,眼看著就要練到精闢力竭的地步,就在這時,體內筋脈突兀的傳來一陣清脆的響聲,緊接著,一股渾厚的力量暖流從中傳來,順著脊椎,直接沖入全身各處!

彷彿一條龍支撐著自己的脊樑,這一刻,趙陽只感覺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尤其是一身筋脈,更是前所未有的強堅韌!

「這是……鋼筋境界,筋脈如龍!想不到我居然這麼快就練成了鋼筋,那麼鐵骨境界也並不遙遠了!」趙陽喜出望外,忍不住驚嘆道。

一旁觀望依舊的吳松齡卻皺起了眉頭,面色一變,大步來到了趙陽身邊,一隻手直接按在了趙陽身上!

ps:第三更送到,有些晚了,但還是做到了承諾,我儘力了,還請大家多多收藏。

; 趙陽剛剛突破境界,正沉浸在喜悅之中,冷不防的被人用手擒住,下意識的就要出拳動手,豈料右手剛剛抬起,一記蛟龍出海還沒脫手,就被吳松齡一隻手硬生生的按了下來。

「吳前輩,你要幹什麼!」

趙陽驚怒之間,只覺得一股yin冷詭異的罡氣從吳松齡手上發出,順著自己的經脈瞬時間遊走全身各處,讓自己的一切秘密無所遁形。

這時,體內的真龍罡氣忽而自行運轉起來,聚集在丹田之中,將真武大帝印包裹起來,任憑吳松齡的罡氣如何衝突,也穿不透這層壁壘。

「咦?怪哉,怪哉……」

吳松齡輕咦一聲,一向沉穩的面容上第一次出現如此動容的神情,緊接著收回了罡氣,目光古怪的打量了趙陽一番,納悶道:「你不過區區筋骨期的修為,居然能夠進入傳說中的照見神明境界,難道是老朽我看花了眼?」

武道修行,有許多數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境界,如物我兩忘、無法無念、以小觀大……這些心境,都是可遇不可求,一朝頓悟,武道就如有神助,進步飛速。

照見神明就是這樣一種神奇境界,武者在習武的時候,可以看穿大千紅塵,照見天地間的神明,洗凈鉛華,得到神性的力量。

只有修鍊到了見神絕頂境界的武者,才能練就神明不死,縱使肉身雖滅,但意志和靈魂卻依舊留存天地間,千年不朽。

「照見神明?難不成剛才我所看到的並非幻象,而是的確看到了真武長老的面孔!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趙陽心中驚疑不定,越是如此,表面就越加鎮定,神情故意放鬆下來,輕笑道:「剛才晚輩正在打拳,剛巧練就了鋼筋境界,肉身產生異變,說不定前輩看錯了呢。照見神明這種境界玄之又玄,幾十年也不見有一次,真假都難辨,怎麼可能出現在我身上?」

「唉……看來人老了不僅功夫都退步了,眼睛也花了……」吳松齡猶豫了一陣后,看樣子真的不再懷疑,倒是頗有些唏噓感嘆歲月不饒人。

趙陽見他並未問起關於真武大帝印的問題,就明白關鍵時刻,真龍罡氣護住了自己丹田,遮蔽了天機,才沒有讓吳松齡將所有秘密觀察透徹。

念及此處,趙陽不由得鬆了口氣,他身上的幾樣東西,不論是真武大帝印還是三界獨尊令,都是跟三界山這個武道聖地息息相關,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雖然他還不知道其中究竟有何玄機,但也明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絕不能讓自己的秘密暴露出來。

「人老了,做事也心有餘而力不足了,將來的江湖武林,也該是年輕人的天下,我們這些老傢伙,也是時候退場。所謂老而不死是為賊也,這個道理,我還是明白的。」

吳松齡已有七十高齡,正值古稀之年,當年玄蛇幫稱霸廬江城之時,就已經是成名已久的高手,直到現在,人生起起落落至少也有三四十年,難免有些感嘆傷懷。

時光如白駒過隙,轉瞬即逝,看似百年時間漫長,但光yin似箭,驀然回首間,也只感覺歲月如梭,太匆匆。

「遙想當年,玄蛇幫剛剛建立起來時,老幫主與我性命相交,待我如座上賓,雖然幫派名氣並不甚大,但日子倒是快活自在的很。可惜隨著玄蛇幫的崛起,幫主的野心也越來越大,那時我才明白,原來權勢真的可以完全改變一個人。」

趙陽聽吳松齡追憶過去,侃侃而談,暫時將所有雜念拋在了腦後,安靜的聽著,對玄蛇幫的過往歷史很是感興趣。

「後來官府派兵鎮壓玄蛇幫,兩家火併,足足十數名筋骨期高手混戰,打得天昏地暗,不論是官府還是玄蛇幫都是死傷無數,也正因為那次災難,廬江城的武道勢力才會元氣大傷,過了這麼多年才恢復一些。」

「想不到其中故事如此曲折,果然,歷史向來由勝者改寫。」

趙陽聞言不免也有些感慨,玄蛇幫覆滅迄今已有三十年左右,而今廬江城武道不復往日那般興盛,就連關於玄蛇幫的記載傳聞也在官府刻意的壓制下變得少之又少,若非他出自武館之中,自小涉獵江湖,否則斷然無法得知如此秘聞。

想到這裡,趙陽腦海中忽然閃過一絲明悟,有些訝異道:「難怪官府會全力打壓江湖勢力,像玄蛇幫這樣的幫派,擾亂律法,妄想顛覆官府統治,官府當然容不得再有這樣的門派出現,老話說的好,卧榻之側其容他人安睡?」

「你能明白這個道理就好,這也是我當初為何站在胡勇一方的原因,天不二日,民不二主,這個天下,只需要一個正統。其餘的勢力在官府都是亂臣賊子,遲早要挨個剷除的,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盡量制衡左右,維繫太平。」

吳松齡說罷,嘆息著搖了搖頭,然後也不等趙陽有任何的反應,自顧自的緩步離開了後院。他的背影在日光的照耀下卻顯得格外落寞,孑然一人,孤零零的走向遠方。

望著他離去的身影,趙陽凝眉瞪目,神色變得十分的沉重,心中計較著這番話的深層寓意。

「管他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眼下當務之急是對付黑風幫,除此之外,其他任何事情對於我來說都是雜念!」

思索一番,趙陽只感覺思緒更亂,先不說官府跟風雲武館未來的關係會怎樣,還有剛才練武時的異變讓他掛心,兩者俱是脫離了他認知範圍內的事物,任憑他如何聰穎也無法參透,索性斬卻雜念,只取一門心思。

……

兩天的時間眨眼而過,距離黑風幫攻城的日子只剩下不足七天,這幾日的時間裡,官府和風雲武館的動作幾乎從未停歇,全力準備著守城的相關事務。兩家合力培育的武者也見成效,風雲武館有養氣丹奠基,短短十日內,就已經多出了十餘名養氣境的武者來。

而官府一方也不遑遜色,五百名進入風雲武館修行的府兵,其中更是足有二十多人煉出一縷真氣,數量猶在風雲武館之上。

趙陽也不知道胡勇用了什麼手段,但卻是渾不在意,養氣境的武者雖然強大,但對於筋骨期或者罡氣境的高手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一個照面,就能徹底擊殺。

而自己一方,高手眾多,有著項明玄、嚴伯當、林斌、羅宇和李應天這些強大的高手助陣,實力顯然還要壓過官府一籌,因此也不怕胡勇事後反水。

至於吳松齡雖然沒有明確表示支持哪一方,但這幾日的相處下,趙陽也對這老頭子的性格有些了解,知道他本性公正,力求平衡江湖和朝堂,如果有朝一日真的東窗事發,吳松齡絕不會坐視不理。

當今的局面可謂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眼看著黑風幫就要攻來,官府派出的眼線也收到了不少風聲,於是趙陽便召集了胡勇和一眾高手在風雲武館聚議,商談兩家合力守城的具體事務。

「我的意見是緊守不攻,只要咱們全力死守城牆,成居高臨下之勢,借著弓箭之威,任憑黑風幫高手再怎麼厲害,也很難攻破城門!」趙陽語氣一如既往的沉穩道,他所說的也是最穩妥的方法。

「雖然這個方法最為妥當,但這次機會難得,黑風幫聚眾而出,後方空虛,正是一網打盡的好時機!如果能一舉剷除這個禍害,對於廬江城來說,是天大的功德!」

胡勇挑了挑眉,作為軍伍出身的將士,他的想法舉止和氣勢始終都是帶著一種侵略如火的意志。

「胡大人所言不虛,但黑風幫畢竟紮根日久年深,難保有什麼底牌依仗,稍有岔子,我們都難以承受!而且,如果黑風幫真的那麼容易剷除,為何官府早不出兵解決?何苦等到現在?」

兩個人一上來意見就有了岔子,雖然談不上針鋒相對,但言語間的火藥味卻正在醞釀。

周圍的眾多高手面面相覷,也不知說些什麼是好,趙陽和胡勇的身份都極其有分量,可以說是整個廬江城的命運都在這兩個人手中,所謂禍從口出,一稍有個不妙,都要承擔一方怒火,索性俱是緘口不言,整個議事堂頓時間變得鴉雀無聲。

「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配和胡大人爭論?不知死活的東西,還不快端茶認錯!否則要你風雲武館滿門抄斬!」

這時,一道狂妄且尖利的嗓音響徹大堂,打破了沉寂,眾人循聲望去,只見破口大罵之人白衣綸巾,看似一派書生風範,不是左松還會是誰?

「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在我風雲武館撒野!」

「小子找死!」

左松一言激起千層浪,議事堂上下頓時沸騰起來,圍觀的有不少人都是風雨武館的弟子,聞言怒從心頭起,直恨得咬牙切齒。

胡勇皺了皺眉,心想這個左松做事本不該這麼毛躁,否則也不可能年紀輕輕就從一個隨軍參謀做到了守城官副手的職位,怎麼這幾天卻舉動如此怪異?

在這種局勢下,自己和趙陽爭些小意氣不算什麼,但他這番話說的這麼絕,若不加以懲罰肯定難平眾怒,兩家合作若是因此分裂,那就是難以挽回的罪過了!

「左松!」

胡勇張嘴正yu呵斥,誰知趙陽動作卻更快一步,他面帶殺氣踏步上前,二話不說,揚手就是一記手印飛了出去。

啪!

響亮的聲音傳來,一記耳光結結實實的落在了左松清秀白皙的臉上,直接將這個白面秀才扇飛了出去!

ps:更新送到,正在辛勤碼字,速度快的話,晚上十二點之前還會有一張,請大家多多收藏推薦,拜謝。 ?先做后愛,總裁的緋聞妻)

「哦?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在我風雲武館撒野?」

「滾出武館!」

數十名武館子弟義憤填膺,若非有趙陽等高手坐鎮,說不定早就動手將左松打出去了。習武之人,求的就是個痛痛快快,胸腔有何怨氣,向來都要一口吐出,做到坦蕩磊落。否則鬱氣結於胸中,擾亂念頭,無法聚氣凝神,只會有損武功進展。

這下胡勇徹底變了臉se,對於這次結盟,他雖然心懷怨恨,但為了大局也不得不妥協,畢竟天下之大,民意如天,即便官府再怎麼權勢滔天,是天下唯一正統,值此存亡時刻,也不好再起紛爭和差錯,置百姓於水火之中。

他眼珠一轉,正在思考著如何將此事壓下,且不失顏面,哪知另一邊左松仍在不知死活的叫囂著:「你們這些亂臣賊子,按律當誅!官服沒有直接拿下你們已經是極大地容忍,你們還不知死活,得寸進尺,這是自尋死路!」

他捂著臉龐,儘管疼痛,但仍舊聲嘶力竭的大叫著,雖然仍是秀才打扮,卻哪裡還有什麼才子風度?

趙陽眉頭更皺,胸中怒氣翻湧,當即再次上前一步,剎那間就又是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了上去!

這一次,他甚至帶動了一絲罡氣融入手中,一掌飛出,空氣就像是凍結了一般,無形間有種凌厲的罡風呼嘯,砰地一聲,頓時將左松掃出門外,傳來一陣脆響,看樣子似乎是斷了幾根骨頭。(娛樂圈緋聞:天王影帝的小妻子)

「儒以文亂法,這種小人最為卑賤,就像是鬼魂纏身,如影隨形!」

趙陽冷哼一聲,渾然不給胡勇面子,一指倒地不起的左松,左右喝令道:「把他給我扔出去,這種渣滓,來我風雲武館都是髒了我的招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