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嗡!

像是蟬翼在輕鳴,湛藍色霞光四射,尤其是在紅色的岩漿中,更顯迷濛,帶著一種艷麗的光彩。

咚!

大浪滔天,吳泰終於擺脫了王明,他如一尊憤怒的魔神一般,亂髮飛揚,瞳孔內的金十字更加犀利了。

「是湛藍甲胄!」正在觀戰的人驚喜。

「我就知道,一定可以發生逆轉。吳泰怎麼可能會敗呢!」有人哈哈大笑。

「那個野小子雖然很強,但又如何同我仙院相比,到頭來終究是要被鎮壓的,不是誰都可以挑戰我仙院!」亦有人冷笑連連。

王明很平靜,站在火山口,長發無風自動,背負一對鯤鵬翅,帶著混沌氣,鎮定無比。如同一座史前的神山,一動不動,氣勢巍巍懾人。

在對面。吳泰站在虛空中。身上不斷向下淌岩漿,神色冰冷,目光森寒,他真的憤怒了。居然遭受這種羞辱。

「你敢以腳踏我胸口!」他取下了背負的那桿黑色天戈,遙指向前。

王明神色淡漠,道:「那又如何。我都說了。要打你個骨斷筋折,你算的了什麼?」

「轟隆!」

吳泰雙手持戰戈,立劈而下,將長空一下子斬裂了,出現一道可怕的大裂縫,將這片天地分成了兩半。

太剛猛了,戰力驚人!

下方的那座火山,當即被剖為兩半,滾滾赤紅液體迸濺。湧向山地,場面壯闊,如同可怕的山洪暴發。

至於天空中,更加可怕了,這種攻擊懾人心魄,殺氣所過之處萬物破滅。

眾多觀戰的人,莫不心頭狂跳,肌膚生寒。在王明背後的那群人全都快速倒退,怕被波及到。

王明移形換位。速度快到不可思議,避過了這一擊,這長空的裂縫好久才閉合,那天戈之威令人心驚肉跳。

「有點奇怪,憑你居然能發揮出這般的威勢。」王明目光平和,雖有心驚。但是並未有任何憂懼。

吳泰臉上浮現黑色斑紋,有些是施法所致,有些是因怒而產生,對方竟這樣小覷他,這般輕視。言下之意是他原本的力量根本不放在那人眼中。

「找死!」他一聲斷喝,再次揮動天戈,集結出一股更為驚人的力量,如驚濤駭浪般。

「真的是這具甲胄賜予你的戰力?」王明看著他身上的甲胄,可是並未感應到令人驚悚的氣息。

不過,那甲胄很亮麗,藍金光澤閃耀,如同水波般,且灑落出一道又一道仙家花朵般的霞光。

在那甲胄上,有各種烙印,其中最多的就是花瓣烙印,像是一株金屬樹,結著花朵,有種絢爛的美。

「轟!」

這一次,天戈的力量果然暴漲,比方才還要可怕,斬開天地,一分為二,並且爆發出無窮的符文,如金色的雨點般在飛舞,無遠不屆!

王明皺眉,一副甲胄而已,怎麼能憑空提升一個人的戰力,他有些不解。

事實上,此前就是因為吳泰身上有甲胄防禦,不然的話,早就被王明一腳踏碎胸膛,不可能活下來。

「殺!」

吳泰向前沖,越發剛猛,勇不可擋,手中的天戈破碎虛空,無堅不摧。

王明並沒有去擋,而是在觀察,腳下施展縮地成寸神通,躲避了過去,看在一些人眼中便是在示弱與避退。

吳泰更是冷笑,覺得王明不敢與這個狀態下的他爭鋒,冷聲道:「不過如此!」

哧!

接著,他持戰戈,再次橫掃,一剎那間而已,他的體內衝出三道仙氣,化成鋒芒,纏繞在天戈上,越發恐怖。

轟隆!

這片天地被他以天戈擊碎,其神魄顯得無比可怕,仙霧瀰漫開來,將他襯托的如同蓋世魔神般。

「好恐怖,果然是擁有三道仙氣的年輕至尊,難怪這麼厲害,早就猜到了!」天神學院這邊有人嘆道。

這不得不讓人心驚,對方戰船上出場的第一人就如此厲害,是一位年輕至尊,可見想象,剛才跟他並列站在一起的人,也肯定不會弱。

「不愧是從小天王那裡借來的湛藍甲胄,奪天地造化,不可揣度。吳泰必勝!」那艘戰船上,很多人低語。

「死,或者臣服,給你兩個選擇!」吳泰喝道,沖向王明,渾身都在發藍光,一朵又一朵花瓣從甲胄上透出,晶瑩欲滴。

他自身也十分的璀璨奪目,手持戰戈,道:「你當我仙院是什麼地方?敢挑戰我等。今日我以戰績告訴你,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有這種資格!」

「真是得志更猖狂,忘記剛才一腳踏你進火山口的經歷了吧?」王明不咸不淡的說道。

「殺!」

我有一身被動技 吳泰神色冰冷,目光陰鷙,只有一個殺字,向前衝來,戰戈近乎燃燒,神力沸騰,發出刺目的光華。

王明不再躲避。他確信,那甲胄有古怪,不想再給此人機會,而是要迅速奪寶甲。

轟!

下一刻。王明身體迸發無量光,都是雷芒,跟他的背後的一對鯤鵬翅融合在一起,並且雙肩與手臂也是如此。熾盛奪目,電閃雷鳴。

王明動用兩種寶術,進行融合。開始狂暴出手了。

「當!」

王明徒手接天戈,手指如同仙金鑄成的鉗子般,牢牢將天戈的鋒刃夾住,而後猛力一震,這桿神兵瞬間扭曲,已經變形!

眾人震撼,這是怎樣的一股力量,以手掌硬撼神兵利刃,強到讓人無言以對,心中顫動。

這天戈是一柄罕見的秘寶,早已通靈,此時劇烈掙扎,而吳泰更是變色,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王明這麼變態,敢徒手對天兵利刃。

「開!」吳泰大喝,催動全身力量,湛藍光澤流淌,加持在他的手臂上,三道仙氣越發的可怕了。

王明目光冷冽,雙臂一震,喀嚓一聲,他徒手截斷了此神兵!

當!

他抖手一甩,將天戈鋒銳的部分擲出,插在一座火山上。

同一時間,雷霆如瀑,從他掌心爆發,沿著戰戈的金屬桿沖向吳泰,讓他剎那間符文滿身,遭遇閃電劈擊。

所有人都發獃,跟見了鬼一般,這種肉身太變態了。

就是守護者的後人劉雲也一陣無言,他們這一脈號稱四大無敵血脈之一,金色血液沸騰時,崩天裂地,神擋殺神佛擋弒佛,可肉身之力也不過如此吧。

吳泰竭盡所能抗衡,以三道仙氣防護,動用湛藍甲胄抵禦,迸發各種神秘符號。

「轟!」

王明背後的鯤鵬翅巨大無比,混合著雷電,如兩柄天刀般,向前斬去,直接轟在吳泰身上。

湛藍甲胄發光,阻擋這種可怕的力量,吳泰大口咳血,身子橫飛了出去,遭遇重擊!

如果沒有甲胄,他絕對會被立劈了!

「怎麼會,你也修出了三道仙氣?」吳泰大叫。

陌上行1 「三道仙氣很了不起嗎?」王明自語,在其周圍,三道粗大的仙氣纏繞著,讓他如真龍出淵海,勇冠天下。

「喀!」

王明捏拳印,雷霆迸發,且有鯤鵬力瀰漫,這是兩種寶術的結合,剛猛無匹,沒有什麼可以阻擋。

他的拳印,直接擊在吳泰的身上,讓他體內噼啪作響,骨骼斷裂多處,就是湛藍甲胄都沒有阻住。

「啊……」

吳泰痛苦大叫,劇痛難忍,他知道壞了,對方的力量太古怪了,在他體內亂沖,符文如潮水般將他籠罩。

「砰!」

王明擺腿,如鐵鞭般抽在他的身上,讓他再次飛了起來,砸在一座火山上。(未完待續。) 吳泰面孔扭曲,渾身痙攣,這一腿讓他幾乎失去了戰鬥力,因為骨骼最起碼斷裂了數十根,元神都不穩固了。

「攝!」王明輕喝,抬手間,雷霆化成一隻大手,將吳泰抓了回來,同時還有一隻鯤鵬爪,在脫其戰甲!

「不,這是小天王的甲胄,你不能動!」吳泰大叫,他心中惶恐,若是失了這甲胄,他無法交代,活不了。

「哧!」

藍光閃耀,甲胄跟他脫離,讓他面色蒼白。

而且,在這個時候,王明發現了一件驚奇的事,吳泰身上的仙氣少了一道,只剩下兩道了。

「甲胄這般神奇?!」王明吃驚。

接著,他體外三道仙氣旋轉,轟向吳泰,噗的一聲,一下子將此人半邊身子擊的崩碎,墜落向一座火山。

王明露出古怪之色,此人現在戰力銳減,原本只有兩道仙氣,只因這甲胄的關係,才湊齊三道?

吳泰面如土灰,他看著王明,充滿挫敗感,自以為藉助甲胄擁有了三道仙氣,可以傲視此人,可沒有想到在那人面前,他最自傲的東西什麼都不是,那人自身就擁有三道仙氣。

「砰!」

王明一腳踏下,吳泰感覺殘破肉身在寸寸崩裂,根本承受不住擁有三道仙氣的年輕至尊的威壓。

仙院的戰船上有不少人驚呼,特別是跟吳泰早先站在一起的那幾名年輕人更是一起喝喊:「住手!」

「砰!」

王明的腳落了下去,就是一座太古魔山都要被踏平,更遑論是血肉之軀的人,吳泰怎麼能擋住?

噗!

一瞬間,吳泰軀體崩開,殘軀寸寸消失。化成一片血霧。

最後,只剩下一顆頭顱,帶著驚恐,面色蒼白,嘴唇翕動,完全是被嚇壞了。難以說出一句話來。

王明收手,並沒有取他性命,畢竟有幾個老怪物在盯著,真要下死手的話多半會被阻止,無法成功。

「大膽!」

仙院的戰船上,那些人反應過來,跟吳泰交情莫逆的幾人全都喝斥,點指王明。

「你竟敢做出這種事,當著長老的面傷我院弟子。不將我仙院放眼中嗎?!」

「哪來的野小子,竟敢挑釁仙院的威嚴,做出這種殘暴之事,殺的吳泰只剩下一顆頭顱,容你不得!」

幾人都在大喝,直接就為王明扣上了一頂大帽子,都在以一種高姿態指點江山,斥責王明行事不端。要懲戒他。

「真是聒噪,吵嚷什麼。少廢話,不服的儘管放馬過來!」

面對他們的指責,王明只有一句話,簡單而有力,強勢而冷酷,直接放言。但有不服氣者儘管下來一戰。

天神學院的眾人,一個個面面相覷,他們了解王明,知道他道法高深,少有敵手。但是卻沒有想到這麼有氣魄,面對仙院的人居然毫無懼色,直接要打殺。不放在心中。

須知,天神學院許多弟子而今都對仙院很嚮往,希冀能被選拔進去,一些人早已準備行動了,甚至在計劃跟該院弟子結交。

可是王明卻在這裡大打出手,強勢鎮壓仙院的弟子,跟他們相比,猛的一塌糊塗,壓根就沒將仙院的人另眼相看。

「你好膽,在叫板我仙院眾強嗎?!」那幾人都已變色。其中一人更是猛扣大帽子,看向戰船上其他人,希冀引出至強者鎮壓此獠。

此時,幾個老怪物都沒有說話,一直都在很平靜的看著,只有眸子中偶爾有精光一閃而過。

至於天神學院的幾位長老也都在保持平靜,並沒有介入。

「還廢話幹什麼,說了那麼多,不就是心虛嗎?你們真要是有膽的話就下來一戰。不然的話別在那裡犬吠!」王明相當的不客氣,言語尖銳,奚落幾人,一副輕視與看不起的樣子。

「你這不知天高地的野小子。辱我仙院,真當無人能收你嗎?」一人喝斥。

「最起碼你們都不行,如果你等實在害怕而不敢獨自一戰的話,你們幾個一起過來吧。我給你們圍攻的機會!」王明說道,很張揚也很自信。

「斬了他!」那幾人還真是不含糊,沒有片刻耽擱。直接動手了,各自祭出寶具,一起鎮壓王明。

都是秘寶,都有燦燦光華照耀,威力強大!

王明一抬手,將墜落在遠處的一張銅胎大弓隔空攝來,直接彎弓搭箭,向天空中射去,在嗖嗖聲中,神箭如虹!

「轟!」

天空中傳來劇烈的轟鳴聲,有些法器被掀翻,也有秘寶被擊碎,震耳欲聾。

「太差勁了,你們幾個都不敢下來嗎,只敢躲在船上放出兵器,實在有辱仙院威名啊。」王明大笑,紅果果的嘲諷。

這樣的話語一出,無論是天神學院的人,還是仙院的弟子都一起看向那幾人,讓他們成為焦點。

「囂張什麼,你納命來!」

當場就有兩人躍出,一起向王明出攻去,因為都被擠對到了這一步,如果還繼續縮頭,實在說不過去,是一種恥辱。

儘管知道不敵,但這兩人還是選擇了戰鬥,這樣即便戰敗,自身遭受重創,也比被人輕視與看不起要強很多。

顯然,他們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儘管動用了超越天神境的秘寶,對王明造成了不小的威脅,但是在其極速下,所有攻伐都被避過。

「哧!」

一道劍芒飛出,「噗」的一聲,將一人的胸膛擊穿,猩紅的鮮血流淌,觸目驚心,有些懾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