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恐怕現在,各大門派的高層正在扯皮吧,互相試探,互相算計。這次雲霄大典,與其說是雲霄自己準備的,不如說是雲霄子擁有了石板,把所有人都給引來了。」

「石板一共四塊,可是大門大派一共有九陽門、拜月教、雲霄宗、機巧堂、巫門、大楚、安家,七方勢力,完全不夠分的,不出亂子才怪。」

「想想上次密雲古林大戰,拜月教橫插一腳,恐怕石板的消息已經保不住了,這樣才讓各大門派齊聚一堂。」

吳天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他現在很好奇,對於所有門派而言,這種石板到底意味著什麼他,他們知不知道石板是天魔帝的化身,有著什麼作用。

「小天,看樣子,敖青叔叔說的話,我們必須準備了。想要駕馭我通過仙界之門,至少也要玄庭境界,你才能真正的駕馭法寶,我們時間不多。」

吳天點頭,修仙到了玄庭境界,丹田會發生異變,形成一個屬於個人的小天地,而只有這樣,才會真正的讓法寶發揮全部的威力,成為個人的力量。

幻靈天雖然是仙器,但也屬於法寶的範疇,想要初步掌握幻靈天,玄庭境界是基礎中的基礎。

眼下,大亂一觸即發,至少在吳天正式去打開龍脈之前,四塊石板沒有聚集道一起的風險。不過真的開始大亂,事情的變化誰也無法掌控,吳天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靈兒,我上次跟你說過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劍靈兒忽然安靜了下來,讓吳天眉頭皺起。

「她們是我的親人,若曦,藍月,父親,七爺爺,還有黑狐,甚至吳家的那些家將們,我不想讓他們就這樣死在打亂之中,為什麼你不能允許他們進入幻靈天?」

「難道,是因為幻靈天有什麼限制么?」

吳天嘆息一聲,道:「我跟你實話實話,為了我的親人們,我一定會拚死戰鬥,如果將來大亂真的波及到他們,我必然出手。哪怕因此死了,也不會退縮,你能明白么?」

劍靈兒渾身一震,怎麼能夠不明白吳天的性格,她咬緊牙關,道:「非得讓這些女人們進來么?」

吳天咧嘴一笑,他現在知道了劍靈兒的過往,知道是因為兩人的生死契約,讓劍靈兒產生了一絲絲的遐想。

「無論如何,不管讓誰進入幻靈天,她們始終代替不了我們的關係,不是么?」

吳天微笑著,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劍靈兒臉上露出了一絲慌亂,隨即消失不見。不過顯而易見的是,吳天的這句話成功的安撫了劍靈兒。

「好!」

劍靈兒咬著銀牙,道:「我答應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讓這些女人們進來也可以,我甚至可以給她們劃定居住範圍,提供條件修鍊,讓她們實力突飛猛進。」

吳天連忙點頭,他知道幻靈天的強大。

「不過,無論如何,你不能再幻靈天裡面,跟你的女們,做、做……做那種事!」

吳天一愣,隨即咧嘴笑了起來,道:「哪種事啊?」

「就是那種事!」劍靈兒橫眉倒豎的,道:「別跟我偷奸耍滑,我知道你知道我是說道的什麼!」

「誰都不行,一次也不行?」吳天可憐兮兮的問道。

「沒得商量!」

「那跟你也不行?」

「當然,我也不、不……呀!」

劍靈兒一聲驚呼,吳天就感覺額頭上一陣電光閃過,自己腦袋一熱,栽倒在地。

月臨中天,一晚上不長的時間裡面,見了如此多的人,連吳天也覺得有些兒勞累。

特別是跟楚邪和安然的交流,雖然沒有鬥智斗勇,可是雙方都耗費了很大的心力,特別是了解了一系列變動之後,吳天心中的危機感更家的強烈。

所以,吳天才會跟劍靈兒正式提出這個問題。在吳天看來,整個連雲大陸除了幻靈天中幾乎就沒有安全的地方。

無論是任何勢力聲稱要保護吳天的親人,吳天都有一些受制於人的感覺。就像安家,表面上解決了自己安家的發展和安全問題,不過暗地裡未嘗沒有把吳天的一家人當做把柄來對待。

如果有朝一日吳天真的突然反抗安家,而且沒有來得及處理自己吳家人的事情的話,相信安家一定不會介意對吳天的親人下手。

吳天相信安若曦、安藍月對於自己的感情,可是對於安家,特別是龐大到一個大陸的怪物一樣的安家,大楚,他們必然為了利益行動,情感什麼的根本不值一提。

吳天悄悄離開了招待各派年輕弟子的別院,回到了屬於自己的小院之中,現在,他必須要跟自己的女人們正是攤牌,讓自己女人們有一個選擇。 到底,是死心塌地的跟著吳天,還是說相信自己的家族,相信安家,然後期望吳天跟安家不要決裂。

原本吳天以為小院之中一定會熄滅燈火,畢竟按時間來算,現在已經是凌晨三四點鐘,沒有什麼事情的話,無論如何也不應該繼續保持明亮的。

可是出乎吳天的意料,整個小院中,偏偏還有一件房間亮著燈光。

黑狐的房間。

提起黑狐,吳天還真有些食髓知味,看到黑狐還醒著,立刻湊近了過去。只不過看到黑狐現在的狀況,吳天心中的一絲慾念熄滅了。

黑狐,正在修鍊。

夜深人靜,黑狐也沒有進行太過於激烈的修鍊,而是盤坐在地,修鍊自己的罡氣。

有了安若曦的資助,黑狐短時間內突破的武聖的境界,不過這已經是一種極限,如果沒有更大的助力,恐怕黑狐就會卡在這個層次上。

就連黑狐自己原本也沒有奢望過強大的先天境界,在她看來,自己成為了武聖,已經足夠成為了吳天的助力,哪怕因此耗費潛力,更加無法晉級先天,也是沒什麼的。

百分之一還有千分之一的概率,一樣等同於不可能。

可是現在,黑狐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渴望,感到了自己的貪婪。

因為,吳天已經晉級的先天。

先天強者,別的不說,壽元憑空增長一倍,二百歲的壽元,說明了吳天至少還能保持百年以上的青春時光,可是她呢?

想到自己跟吳天之間的甜蜜交流,黑狐心中的悸動更加強烈,她迫切的渴望進入先天的境界,這樣一來,現在如此這般夢寐以求的幸福,就會至少增長一倍,這讓她如何不渴望?

「誰!」

黑狐突然驚醒,看著門外晃動的人形,拿出了吳天給她的三絕刀,暗暗警惕的門外之人。

這個人,自然就是吳天了,吳天並沒有刻印隱藏身形,如果黑狐不發現自己,那反而是吳天的失職。

「是我。」

吳天推門而入,黑狐臉上的警惕瞬間轉換為了濃濃的驚喜,那滿臉化不開的喜悅還有期待,讓吳天心肝也普通的跳了起來。

黑狐臉色一紅,道:「啟稟主人,今天我還要值守,不能……請主人贖罪。」

吳天眼皮一跳,感情黑狐當自己是來尋樂子來了。

不過這還真怪不得黑狐,食髓知味的吳天,加上黑狐是經過兩女同意的編外情人,吳天可是沒少打黑狐的注意。

而且,前世各種各樣的方式,稍微拿出一點兒來就讓黑狐隱隱有些發狂的狀態,甚至看到了吳天就有一些心中的恐懼,不知道吳天又會用什麼小手段。

對此,吳天摸摸鼻子,認了。好不容易有一個好女人,吳天也無視了黑狐的小心態。

「好了,今天我來這裡,是有正經事跟你商量的。」

一聽吳天的話,黑狐立刻嚴肅了起來,單膝下跪,道:「請主人吩咐。」

看著黑狐這幅姿態,吳天知道,對方仍然把自己當做了一個僕人,恐怕這也是黑狐的自保生存之道吧。

「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你願意無論生死,真正的成為我吳天的女人么?」

猛然聽到了這句話,黑狐立刻抬起了頭,眼中泛起了激動的淚水。

「原意!」

……

黑狐這邊,事情出奇的順利。吳天既然決定把親人放入幻靈天,那麼幻靈天的秘密勢必暴露,這樣一來,知曉幻靈天秘密的人,必須生生世世,無論生死跟隨吳天,不能反悔,否則吳天的秘密就有暴露的危險。

當吳天把這些要求全部告訴黑狐之後,她沒有任何的猶豫,全盤接受,喜極而泣,反而搞得吳天好像施捨了什麼大恩惠一樣。

實際上黑狐的心裡也不難理解,大概她認為自己的主人在心中稍微有了一絲她的地位,真正把她當成了家人的一份子,這是長足的進步了。

「那麼,你們是否願意呢?」

不一會兒,吳天叫醒了安藍月還有安若曦兩女。半夜裡吳天潛入兩人的閨房,還硬生生鬧出了一絲的混亂。

看著兩女面色通紅,衣衫不整的樣子,顯然吳天暗中手腳不幹凈的好好欺負了她們很長時間。

可惜,等吳天提出所有的要求來的時候,三人之間的一絲旖旎消失不見,變得嚴肅了起來。

毫無疑問,兩人的感情跟黑狐相比,要遠遠超過,不過不同於黑狐的孤家寡人,安若曦還有安藍月也都有著自己的牽挂。

如果徹底答應了吳天的話,幾乎等同於跟安家畫上了一道界限,雖然不至於決裂,不過真的有了衝突的一天,她們也只有跟安家,跟所有人決裂一條道路。

看著兩人有些灰暗的面色,吳天心中嘆了一口。

為了保護兩女,吳天只放心把她們放入幻靈天,同時吳天也不想因為任何一個人的暗衛,讓自己還有自己的其他親人,身陷險境。

為了救自己的親人,吳天可以以身犯險,卻容不下其他的親人同樣陷入危機。

「小天啊,我們還有的選擇么?」

出乎吳天的意料,兩人竟然也沒有太長時間的思考。安藍月投入吳天的懷中,嘴裡朝著吳天的耳朵哈氣,小手卻毫不猶豫的擰上了吳天腰間的軟肉。

吳天吃痛,連連告饒,才讓安藍月放下了懲戒。

「有些事情事關重大,現在我也不能明說,畢竟這也是一種猜測,說不定我跟安家到最後也是相安無事呢?」

吳天咧嘴一笑,卻沒有喚起兩女的共鳴。畢竟這句話連他自己也不相信,未來連雲大陸腥風血雨必然到來,而且吳天因為龍魂的問題,恐怕還會處於正中間最激烈的漩渦。

在這樣磅礴的大勢,還有生死一瞬間之間,吳天不會相信任何所謂大勢力的盟約,能夠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力量,相信自己能夠從這波濤洶湧之中,殺出一條血路來。

為了防止那樣日子裡面,吳天身邊出現軟肋,吳天現在必須行動起來。

「我知道,你們很難選擇,但是,今天我必須聽到一個答案。」

吳天說出了決絕的話,也就是說,今天兩女必須要在最關鍵的地方選擇站隊,是相信吳天多一些,還是相信安家多一些。

安藍月還有安若曦對視一眼,臉上的嚴肅反而在吳天的話語下變得輕鬆。

「小天,你多慮了。我和藍月姐也都聰明人,自從決定跟你之後,今天的一切暗中早已經猜測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我知道,你和太爺爺有約定,而且當年的約定,說是太爺爺強迫你也不為過。一方面,太爺爺需要你實力增強為他做事,另一方面,恐怕太爺爺也害怕你實力太強,超出了掌控。」

「就像現在這樣!」

安若曦眨眨眼就,撫摸著吳天的胸膛,卻暗指吳天身上穿的這一身少宗主的衣袍。

沒錯,現在的吳天,已經超出了血蝠老祖的掌控,而且這一切來得太快,短短一年時間彗星一般崛起,讓人沒有任何反應的餘地。

「我明天你的意思,你是想讓我們姐妹進入神劍之中吧,只有這樣,在你眼中我們才是安全的。你不相信安家,害怕我們也被安家挾持著,成為了把柄。」

安藍月溫柔的笑著,不過這些話卻讓安若曦撅起了嘴,道:「其實,我看這個傢伙實際上是不相信我們姐妹,害怕我們是家裡派來的間諜。

藍月姐,要不我們乾脆扔下這個男人跑掉吧!」

「好啊!」安藍月笑著答應,道:「你先走,我隨後就來。」

「哼,我一走,小天不久成了你的私人所有物?我才沒那麼傻!」

看著兩女談笑,吳天心中湧起了一絲的溫柔,道:「說吧,既然你們心中那麼清楚,到底如何決定?或許,這真的是我的憂慮而已,我不會跟安家起衝突。」

儘管嘴上這麼說,吳天卻知道,就算真的跟安家起不了衝突,面對可能毀滅整個連雲大陸的局勢,吳天只能儘可能的保全一小部分人。

安家,整個碩大的家族,吳天一定是無力保全他們的。

這一次,兩女同時拉住了吳天的手臂,笑盈盈的看著吳天。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不是么?

「既然我們早就猜測到了這一切,還是選擇跟了你,這不是已經很明顯的結果了么?」

安藍月接著說道:「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既然我們選擇了你,如果有朝一日真的你們發生了衝突,我們姐妹會儘可能的減小這些衝突。不過真的是生死之間,我們會跟你在一起。」

兩人表明了心跡,讓吳天心中一陣溫暖。就算不用龍瞳,這發自內心深處的真情,也讓吳天絲毫沒有懷疑的可能。

「切,過關了!」

劍靈兒的話傳入了吳天的腦海,負責審查兩女的,不僅有吳天,更有劍靈兒,她負責審查兩女的真心,儘管她早已經知曉了這些結果。

「我會讓她們在幻靈天裡面抓緊修鍊,儘力提升她們的實力,這些東西你不用管了。你現在,準備那個什麼連雲大比就好。」

二女一聲驚呼,消失在吳天的懷抱,顯然被劍靈兒拉走了。吳天臉上湧起一陣怨念,原本他還想著趁這個機會上下其手過一把乾癮,結果沒有想到劍靈兒公報私仇,讓吳天徹底摸不著女人了。

畢竟,幻靈天是屬於劍靈兒的,吳天說了也不算,甚至不能主動進入幻靈天。

「殺千刀的小妮子。」

吳天心中暗恨,卻只能投入修鍊中來。畢竟吳天對於靈石的效用,也渴望很久了。

進入先天之後,劍靈兒已經將完整版的九霄沖雲訣傳給了吳天,指點了吳天九霄沖雲訣的修鍊。

不過令吳天意外的是,完整的九霄沖雲訣並不比吳天所學的那個部分真正多上多少內容,而是關於靈氣的掌控和運用這部分內容,被徹底刪減。

事實上,進入先天之後,境界的提升靠著靈力的壓縮修鍊,功法能夠起到的意義很小了。 九霄沖雲訣還有不少的秘法手段,不過按照劍靈兒說的,那些東西不少吳天現在能夠領悟的東西。

吳天字自己領悟的那一招摘天雷,已經足夠吳天在先天境界叱吒風雲了。

手握靈石,吳天開始了修鍊,進入先天境界,體內的靈氣構成了大循環,靈氣已經成為了可以被掌握的力量,而且調動功法,靈石的力量也會吸引進來。

吳天剛剛開始修鍊,那一枚拇指大小的靈石之中,竟然瞬間用來了滾滾如同江水一般的靈氣,一瞬間竟然讓吳天經脈有了鼓脹的感覺。

體內的雲霄精氣迅速的行動起來,開始吞噬消化這些靈氣,澎湃的靈氣在吳天體內轉動,讓吳天有一種吃撐了的難受感覺。

不僅如此,因為靈氣充盈經脈,吳天難以作出任何的動作,只能保持著這種吸收和消化的速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