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易陽感到了熱血沸騰,人皇跑路那是遲早的事情,但是他不能不管人族,這裡是根源所在,這裡是一切的所在之地,根基不滅,人族尚有機會,這也是他前世四大人皇不發一兵,但是依舊與對方血戰到底的原因所在。

「是。」

十萬將士吼聲如雷,咆哮天地,他們的血性徹底是被易陽所激發,這是人族萬古以來最大的危機,沒有人可以依靠,唯有依靠自己,有這機動性十足的十萬軍團,未來,這方面天地的主宰,未必沒有一爭之地。

易陽神念刻畫虛空,一個個字元飛舞而出,傳下了一篇煉魂之法,這支軍團才是核心中的核心,王牌中的王牌,在給他數年的時間,就憑這裡的資源,這支軍團絕對是可堪大用。

「多謝軍團長。」十萬人一個個出聲叩謝,便是盤腿坐下修鍊起來,面孔之中帶著幾分的森然之意。

「老大,你這蠱惑人心的本事,可是越來越強了,哈哈哈!不愧是國師,不愧是老王八,厲害,厲害,三言兩語可是充分的調動了他們的積極性,果然你之一言,比我要強十倍。」

紫劍仁對於易陽可是佩服到了極點,他可沒有這樣的本事,十萬軍團組建不過是三年的時間,但是已經達到了這個效果,這篇法門似乎就為訓練軍團所用,而且沒有任何的瓶頸,極致的開發人的潛力,但是需要的資源可是無比的巨大,如果沒有寶界,就算是他傾家蕩產也是養不起這樣一支軍團。

「滾犢子,什麼蠱惑人心,那是肺腑之言好不好,賤人,難道還不明白如今的局勢,我們人族已經是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真不知道還能撐多長時間,賤人,多謝你,給我帶來這樣的軍團,日後我們的勝算足以是多增加幾分。」

易陽面色之中露出了無比的感激之意,畢竟紫賤人行事可是向來出人預料,而且別看他一副賤人樣子,可是常常料敵先機。

「老大,你還跟我客氣啊!其實我知道你沒死,我就已經組建了軍團,為的就是將來幫你一把,前世是你幫我,今世換我幫你,你我兄弟打出了一個不朽天下,你做人皇,我做王爺,逍遙一世,豈不快活。」

紫劍仁前世可是多次勸易陽自立門戶,當初如果肯聽的話,就憑他的影響力,足以是建立第五個神朝,甚至一統人族。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459章賭約條件

「好,好,好,做兄弟,有今生,沒來世,這一世就讓我們兄弟打下一個不朽的天下,要麼不做,要做就做這天地主宰,萬界之主,到時候諸天萬界,美女任你挑選。【最新章節閱讀.】」

易陽放聲大笑起來,比起前世的不苟言笑,今世可算是變化了很多。

「哈哈哈! 浴血承歡 知我者,老大也,可惜啊!可惜,三公主被你給提前勾搭了,不過也只有這樣的絕世美女才能配的上老大你這個老處男,哈哈哈!」

話落,紫賤人可是身影嗖的一下穿了出去,直朝著交易區而去。

「這犢子,果然是死性不改,今世我依舊罩著你。」易陽顯得是信心十足,這是真正性命交託的兄弟,真正的兄弟,我易陽絕對不會辜負你們這份信任。

交易區的酒樓之中,易陽與紫賤人可是一前一後的達到,三公主看著兩人勾肩搭背,宛若是多年的老友一般,露出了無比的狐疑之色,「你們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要好了。」

「嫂子,你是有所不知啊!其實我跟老大是神交已久,這不咱們現在隔閡已經解開,嫂子,小弟想求你個事。」

紫賤人可是一臉正經的看著鳳棲桐,似乎真的是有什麼大事一般。

「說說看。」鳳棲桐可是無比的狐疑,本能覺得不是什麼好事,而且易陽似乎跟他達成了什麼協議,暫時應該算是朋友。

「你們妖族美女個個風情萬種,什麼時候能不能幫小弟介紹幾個,嫂子,你看行不行。」

紫賤人可是無比嚴肅的看著鳳棲桐,這可是他的終身大事,那可是馬虎不得。

「噗!」鳳棲桐一口茶水噴出,「就這事,你可是神朝少公爵,你還會缺女人,別想禍害我們是妖族的姐妹,我會通知下去,遇到你就讓他們躲著走。」

「嫂子,你狠…老大,這可是我的終身大事啊!你可不能坐視不理啊!哎!」

紫賤人如同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整個人是徹底的焉了下去,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

「別理這貨,死性不改,有本事自己去追,只要不用下三濫的手段就行。」

易陽不禁是露出了幾分的笑聲,直接是喝了一杯桌上的酒。

「我明白了,老大…哈哈哈!多謝嫂子。」紫賤人又是一副笑臉相迎的樣子,可算是變臉被翻書還快。

「好了,說說正事吧!靈藥已經足夠,是時候給你煉製符文的時候了,孔義,你輸給了你,你似乎很不服,這樣吧!今天當著三公主的面,我給你一個機會,這次我也幫你提升血脈,讓你五行均衡,到時候我們在戰一場,倘若你贏了,我這條命是你的,不過你要輸了的話…嘿嘿!」

易陽露出了毛骨悚然的笑容,直讓四周的三人那是寒意森森,完全就是一個活脫脫的惡魔。

「什麼,你…你…要幫我提升血脈…你…你…莫非你…是…原來如此…我明白了…難怪你懂得符文,煉丹,陣法…說吧!我輸了…又當如何。」

孔義不是一個傻子,自然是隱隱猜測到了易陽的真正身份,一直就是有所懷疑,果然這小子是一個打不死的小強。

「知道了就給我爛在心裡,放心,我不會殺你,這些年孔雀一族沒落了,當年橫行九天,戰力無雙的孔雀老祖,那是何等的風采,你若是輸了,給我當僕人,而且我會讓那位存在釋放孔雀王。」

易陽心中冷笑起來,小樣,我還鎮不了你了,你越是傲氣,我就是越是要鎮壓你,若是連你鎮壓不住,豈不是枉為我一世之名嗎?

孔義沉默了,易陽太有自信了,萬一若是輸了,真當他的僕人,這要是傳出去了,日後孔雀一族的老臉,可算是徹底的丟盡了,但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提升血脈的機會,可以重現孔雀一族的風采。

「怎麼,不敢了嗎?害怕了是嗎?害怕了就滾蛋,就你這樣也想跟我爭三公主,一個無膽的廢物罷了。」

易陽可是忍不住的出言嘲諷起來,非得要折服這貨不可,他就是喜歡有骨氣與血性的強者。

「誰說我不敢了,賭了,但是有一條,不準使用符文,陣法,只憑本身的戰力,若是這樣還輸了,我孔義無話可說,甘受驅使。」

孔義何等的傲氣,那裡能受到易陽如此的激將法,滿口應承了下來。

「哈哈哈!你看我使用過符文嗎?我只憑武道與神通,照樣能夠鎮壓你,走吧!找個安全的地方,去百族戰場,那裡有我收復的一個亡靈君主,可阻擋王者的窺視,足夠的安靜。」

易陽扔下了幾塊元石,直接是站起身軀,面孔之中露出了無邊的自信之意,這便是屬於強者的風采。

「亡靈君主,被你收服….這…這….」鳳棲桐頓時是凌亂了,那可是亡靈君主啊!百族戰場無敵的存在,居然被易陽給收復了,到底還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事情。

黑總裁的奪愛新娘 「老大就是老大,果然是牛逼,連亡靈君主也能收服,咱們走吧!亡靈君主可是絕對無敵的存在。」

紫賤人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這個易陽果然是出人預料,真不窺視那個老王八,行事向來都是留一手。

幾人可是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酒樓,也沒有掩飾身影,而是朝著百族戰場而去,似乎有意將一些人給引去。

「老大,後面跟了不少的尾巴,要不是要開啟大陣,全部給他們幹了。」

紫劍仁的目光之中露出了一股無邊的凶煞之意,他們四個可是沒有一個是好惹的主,幾人戰力合在一起,足以是能夠斬殺王者。

「沒事,這些小蝦米而已,不值得一提,等我們出來,就去各大交易區好好的大鬧一場,盡量吸引別人的注意,一些古老的家族的傳人不出現,殺這些人沒意思。」

易陽對於這些人根本就是看不上眼,要是向孔義這等天才,還能有出手興趣。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459章賭約條件

「好,好,好,做兄弟,有今生,沒來世,這一世就讓我們兄弟打下一個不朽的天下,要麼不做,要做就做這天地主宰,萬界之主,到時候諸天萬界,美女任你挑選。【最新章節閱讀.】」

易陽放聲大笑起來,比起前世的不苟言笑,今世可算是變化了很多。

「哈哈哈!知我者,老大也,可惜啊!可惜,三公主被你給提前勾搭了,不過也只有這樣的絕世美女才能配的上老大你這個老處男,哈哈哈!」

話落,紫賤人可是身影嗖的一下穿了出去,直朝著交易區而去。

「這犢子,果然是死性不改,今世我依舊罩著你。」易陽顯得是信心十足,這是真正性命交託的兄弟,真正的兄弟,我易陽絕對不會辜負你們這份信任。

交易區的酒樓之中,易陽與紫賤人可是一前一後的達到,三公主看著兩人勾肩搭背,宛若是多年的老友一般,露出了無比的狐疑之色,「你們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要好了。」

「嫂子,你是有所不知啊!其實我跟老大是神交已久,這不咱們現在隔閡已經解開,嫂子,小弟想求你個事。」

紫賤人可是一臉正經的看著鳳棲桐,似乎真的是有什麼大事一般。

「說說看。」鳳棲桐可是無比的狐疑,本能覺得不是什麼好事,而且易陽似乎跟他達成了什麼協議,暫時應該算是朋友。

「你們妖族美女個個風情萬種,什麼時候能不能幫小弟介紹幾個,嫂子,你看行不行。」

紫賤人可是無比嚴肅的看著鳳棲桐,這可是他的終身大事,那可是馬虎不得。

「噗!」鳳棲桐一口茶水噴出,「就這事,你可是神朝少公爵,你還會缺女人,別想禍害我們是妖族的姐妹,我會通知下去,遇到你就讓他們躲著走。」

「嫂子,你狠…老大,這可是我的終身大事啊!你可不能坐視不理啊!哎!」

紫賤人如同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整個人是徹底的焉了下去,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

「別理這貨,死性不改,有本事自己去追,只要不用下三濫的手段就行。」

易陽不禁是露出了幾分的笑聲,直接是喝了一杯桌上的酒。

「我明白了,老大…哈哈哈!多謝嫂子。」紫賤人又是一副笑臉相迎的樣子,可算是變臉被翻書還快。

「好了,說說正事吧!靈藥已經足夠,是時候給你煉製符文的時候了,孔義,你輸給了你,你似乎很不服,這樣吧!今天當著三公主的面,我給你一個機會,這次我也幫你提升血脈,讓你五行均衡,到時候我們在戰一場,倘若你贏了,我這條命是你的,不過你要輸了的話…嘿嘿!」

易陽露出了毛骨悚然的笑容,直讓四周的三人那是寒意森森,完全就是一個活脫脫的惡魔。

「什麼,你…你…要幫我提升血脈…你…你…莫非你…是…原來如此…我明白了…難怪你懂得符文,煉丹,陣法…說吧!我輸了…又當如何。」

孔義不是一個傻子,自然是隱隱猜測到了易陽的真正身份,一直就是有所懷疑,果然這小子是一個打不死的小強。

「知道了就給我爛在心裡,放心,我不會殺你,這些年孔雀一族沒落了,當年橫行九天,戰力無雙的孔雀老祖,那是何等的風采,你若是輸了,給我當僕人,而且我會讓那位存在釋放孔雀王。」

易陽心中冷笑起來,小樣,我還鎮不了你了,你越是傲氣,我就是越是要鎮壓你,若是連你鎮壓不住,豈不是枉為我一世之名嗎?

孔義沉默了,易陽太有自信了,萬一若是輸了,真當他的僕人,這要是傳出去了,日後孔雀一族的老臉,可算是徹底的丟盡了,但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提升血脈的機會,可以重現孔雀一族的風采。

「怎麼,不敢了嗎?害怕了是嗎?害怕了就滾蛋,就你這樣也想跟我爭三公主,一個無膽的廢物罷了。」

易陽可是忍不住的出言嘲諷起來,非得要折服這貨不可,他就是喜歡有骨氣與血性的強者。

「誰說我不敢了,賭了,但是有一條,不準使用符文,陣法,只憑本身的戰力,若是這樣還輸了,我孔義無話可說,甘受驅使。」

孔義何等的傲氣,那裡能受到易陽如此的激將法,滿口應承了下來。

「哈哈哈!你看我使用過符文嗎?我只憑武道與神通,照樣能夠鎮壓你,走吧!找個安全的地方,去百族戰場,那裡有我收復的一個亡靈君主,可阻擋王者的窺視,足夠的安靜。」

易陽扔下了幾塊元石,直接是站起身軀,面孔之中露出了無邊的自信之意,這便是屬於強者的風采。

「亡靈君主,被你收服….這…這….」鳳棲桐頓時是凌亂了,那可是亡靈君主啊!百族戰場無敵的存在,居然被易陽給收復了,到底還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事情。

「老大就是老大,果然是牛逼,連亡靈君主也能收服,咱們走吧!亡靈君主可是絕對無敵的存在。」

紫賤人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這個易陽果然是出人預料,真不窺視那個老王八,行事向來都是留一手。

幾人可是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酒樓,也沒有掩飾身影,而是朝著百族戰場而去,似乎有意將一些人給引去。

「老大,後面跟了不少的尾巴,要不是要開啟大陣,全部給他們幹了。」

紫劍仁的目光之中露出了一股無邊的凶煞之意,他們四個可是沒有一個是好惹的主,幾人戰力合在一起,足以是能夠斬殺王者。

「沒事,這些小蝦米而已,不值得一提,等我們出來,就去各大交易區好好的大鬧一場,盡量吸引別人的注意,一些古老的家族的傳人不出現,殺這些人沒意思。」

易陽對於這些人根本就是看不上眼,要是向孔義這等天才,還能有出手興趣。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460章明爭暗算

「郡主,木道出去了,隨行還有妖族孔義,鳳棲桐,紫劍仁四人,應該是去了百族戰場,咱們下一步該怎麼做。【最新章節閱讀.】」

交易區的客棧之中,一名精靈族的少女朝著一名衣著華貴的女子出聲,如果易陽在這裡的話,一定會發現,此女正是厲青瞳,當年饒她一命,而且還送出了生命權杖。

「孔義,鳳棲桐,他們怎麼與木道勾搭到了一起,木道你真的是木道嗎?他們這幾日見過什麼人,做過什麼事,可曾一一查到。」

厲青瞳的雙目神光閃爍,忽然是想到了一絲的可能,她做為西土當年唯一的活口,有些秘密她自然是深藏心底,而且與三公主勾搭到了一起,很有可能木道就是易陽。

「他們去過符文店,靈藥鋪,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打的什麼主意,不過依屬下看來,他們應該是去煉製丹藥與符文。」

少女的目光很是敏銳,顯然是追查到了一絲線索。

「符文,靈藥,沒錯,應該是他,不會錯的,絕對不會錯的,絕對不會錯的,既然你還活著,那麼我們之間的賬,這一次務必要清算清算。」

厲青瞳微微的閉上眼睛,嘴角流露出了一股笑意,嘴角帶著幾分的氣息。

「郡主,這可是我們最好的出手機會,若是他們躲回了交易區,我們可是不能對他出手,主上對於功德紫氣,那可是志在必得,郡主,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少女似乎是顯得無比的急迫,畢竟這件事情可是主上親自交代下來的任務。

「胡鬧,哼! 迷霧紀元 你們遠遠不知道他的可怕之處,可怕的不是他的戰力,而是他的頭腦,那種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只要經歷一次,將是你永遠的噩夢,這一次,我們不僅不能出手,還要在關鍵的時候,幫助他一把。」

厲青瞳可是不想在經歷一場那種噩夢,連生命權杖都給了自己,顯然那個少年根本就是沒有把他放在心上,可怕的頭腦,可怕的算計。

「郡主,這…」少女不明白厲青瞳的想法,一時間是無言以對,這可是西土至高神殿親命的候補聖女,而且可是帶回了生命權杖,讓整個精靈族在西土的地位,那可是提升不少。

「精靈族的人,全部按兵不動,至於別人,管他們去死,有什麼事情,我一力承擔。」

厲青瞳睜開了眼睛,嘴角露出了一股笑意,一群白痴,跟他鬥法,而且還在百族戰場之中,你們有幾條命夠死的。

「是。」少女不敢違背厲青瞳的命令,只能是退下,那個人是誰,真有郡主說的那麼可怕嗎?

——而另一邊,又是一名青衣青瞳青發的女子,跟厲青瞳有**分的相似,近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但兩人的性情那是決然不同,厲青瞳冷靜,理智,而面前女子處處的透出了撫媚,根本不像是一個精靈,而像是一個妖精。

「聖女,木道,鳳棲桐,他們去了百族戰場之中,但是郡主讓我們精靈族停止一切行動,所有的責任由他來扛。」

少女又是到了另一邊,眼前猶如妖精一般的女子,赫然就是厲青鸞,厲青瞳的孿生妹妹,可是至高神殿的聖女,擁有五成的生命神血,一直與厲青瞳相鬥的厲害。

「哦!我這個姐姐怎麼去了一趟東域,這膽子到是變小了很多,這幾個月深入簡出,一直忙於閉關,如今前來百族戰場,到是變的是縮手縮腳的,他還說了什麼。」

厲青鸞的面容之中露出了幾分的深思之意,姐妹二人一直是爭奪聖女之位,而且這關係未來的精靈王位,一個血脈深厚,一個擁有生命權杖,可是在至高神殿之中,斗的是不分上下,處處相爭,處處相鬥,相互算計,可是無所不用其及,尤其是厲青鸞,姐姐不想乾的事情,她就偏偏要干。

「可是郡主說了,不讓我們精靈族人的出手,而且在適當的時候還要幫那個人一把。」

少女可是原原本本的將厲青瞳的話,全部的說給了厲青鸞去聽,可見這個少女乃是厲青鸞安插在他身邊的姦細。

「不讓我們精靈族出手,還要幫那個人一把,好,好,好,厲青瞳,我的好姐姐,你總算是被我抓到了小辮子,通敵賣族,那可是死路一條。」

厲青鸞陡然是來了精神,撫媚的面孔之上流出了無比得意的笑容。

「聖女,你想怎麼做。」少女有些畏懼的看著厲青鸞,這可是一個真正的主子,此行不僅僅是為了功德紫氣,還有太上至尊的秘密,但是易陽與孔義的一戰,可是嚇住了他們所有人,單挑的話,肯怕無人能夠戰勝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