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來得好!」見到這些攻勢,那白袍身影臉色不變,身形卻第一次向後滑去,旋即雙手在半空中一點,頓時就見到一道道的虛影形成了冰刃瞬間向著前方切割而出!

「轟轟轟——」

幾乎一眨眼的功夫,這些冰刃便和諸人的武技狠狠的轟在了一起,然而還不等那天空中的轟暴結束,下方的九人都是瞬間暴沖而起,旋即一個個手中都是真氣光芒瘋狂閃爍,旋即一招招毫不客氣的轟擊而下。

見到這一幕,那白袍身影的臉色終於也是起了幾分變化,不管他實力多強,但是眼前的這九位卻也沒有一個是簡單人物,在這等攻勢之下,顯然他也沒辦法討到多少的好處。

場中的局面,頓時陷入了一種混亂之中,而這等混亂最大的好處,便是利用人海戰術來強行碾壓,便是人海的實力比不上強者,但是只要差了不是許多的話,人海戰術總是有幾分作用的!

「萬鬼朝天!」半空中冷逸隨意的接下了那白袍身影的一掌之後,身形突然間向著後方退去,旋即,他猛的一甩袖子,頓時就見到數十顆丹藥飛快的向著四面八方散開,旋即從丹藥之中,森森鬼影瞬間浮現!

「諸位,祝我一臂之力,只有萬鬼朝天陣,才有機會封印住這遺址之主!」

話音落,便見到那些從丹藥之中浮現而出的森森鬼影已經遍布了整個天空,形成了一個古怪的陣勢,頓時就將那白袍身影包裹在了其中。

「竟然是邪鬼門的鎮門絕學萬鬼朝天陣!」

見到這陣勢,那丹頂天臉色微微一變,旋即忍不住失聲到,顯然,啊也知道此陣的厲害之處。

「速度動手!」

不過,那丹頂天的反應也是極快,下一瞬間,他已經低聲暴喝道。

見到丹頂天的反應,其餘七人也是明白,此刻並不能考慮太多,當下一個個都是瞬間轟出了手中凝結的武技,旋即身影一退,雙手連拍之下,浩瀚的能量體便從體內暴涌而出,瞬間將能量送入了大陣之中。

「唰唰唰——」

「呼——」

隨著剩餘八人的支持,那臉色有幾分難看的冷逸已經瞬間變幻起了手中的手印,而隨著他的動作,那些森森的鬼影頓時也是變得凝實了幾分,旋即隨著其一指,頓時一個個如同不要命一般的撲到了半空中那具白袍身形之上,一個個張開嘴,狠狠的咬在了其身上…..

「萬鬼弒神,天地驚魂!」

見到這一幕,冷意臉色一喜,下一瞬間一口精血狂噴而出,旋即手中印記再變,一生冷喝再次狂掃而出!

「刷刷刷刷——」

隨著這一聲厲喝落下,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鬼影遁法如同瘋了一般,不斷的向著那白袍身影所在之處擠了過去,幾乎不到瞬間,便將那白袍身影淹沒在了黑色的鬼影之中。

「啊!混蛋!竟然膽敢使用吾傳授的大陣來對付吾!」

身影被包裹在了其中,那白袍身影的怒吼之聲頓時傳出,他自然也清楚,這大陣的作用是吞噬自己的精血,而他身為殘魂,那精血早就不存在,一切都是靠著吸收外人的精血,此刻那些精血被這些森森鬼影吸收了,頓時就令得他的氣息弱了幾分!

「混蛋!混蛋!混蛋!」

下一瞬間,白袍身影臉色已經變得一片猙獰,此刻他再也顧不得其他,而是狂吼了一聲,頓時渾身上下的氣勢狂掃而出,瞬間將靠近他身邊的鬼影生生震散!

在白袍身影的反抗之下,這結合九人之力的大陣,似乎瞬間便要崩潰了一般!

在這等掙扎之下,每個人的臉色都是不住變化……

這遺址之主,竟然強悍到了這個地步!? 「嗷嗷嗷——」

在白袍身影的氣息狂掃之下,半空中不住飛舞的森森鬼影不少都是直接在空氣爆裂開來,令得這原本頗為有幾分穩固的萬鬼朝天陣,變得有幾分搖搖欲墜了起來。

「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這麼時候就不要留手了!若是還有所留守的話,大家都得死!」見到這一幕,那冷逸臉色再次狂變,旋即厲聲嘶吼道。

隨著其吼聲落下,下一瞬間,他已經再次一咬舌頭,又是一口精血狂噴而出,頓時就令得那萬鬼朝天陣之中的鬼影又變得凝視了幾分,而遍布天空中的古怪丹藥之中,催動出來的鬼影也是越發的迅速了起來。

而其他人見到這一幕,也是頓時一個個不要命一般的催動了體內的真氣和精神力,瞬間浩瀚到了極致的能量柱頓時源源不斷的向著大陣核心之處涌去,令得那些原本已經凝實的鬼影越發的凝實了起來,倒了最後,幾乎如同普通人類一般……

「想要靠著吾傳授的大陣來對付吾,你們是沒死過吧!」

感應到到了那越發洶湧的鬼影,白袍身影原本淡定的臉色瞬間變得猙獰無比,旋即一股暴怒之聲狂掃而出,而一股陰冷倒了極致的寒氣也在其暴怒的瞬間毫無預兆的狂掃而出,頓時就將那些靠近他身邊的鬼影凝結在了半空中,而剩餘的寒氣,也是毫不客氣的向著四面八方撞去。

「噗哧——」

首當其衝的冷逸臉色一變,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而其他人也是已經調動了渾身的力量,早就沒有力氣防護,頓時一個個也是渾身一震,一口鮮血狂噴而出,神色頓時就變得萎頓無比。

這遺址之主的實力實在是強到了常人無法想象的地步,與他的戰鬥,便是九人都是半步成宗強者,恐怕都會吃不消,何況是現在這種狀況?

若不是靠著這冷逸不知道從哪裡搞出來的大陣的話,此刻說不定,已經有幾人在白袍身影的攻擊之下,直接喪命了。

「諸位,若是再不拚命的話,下場如何,不用我說了吧!」

冷逸臉色猙獰到了極致,旋即,其又是一口精血狂噴而出,這一次,他的臉色瞬間就難看到了極致,只不過卻令得那萬鬼朝天陣之中原本被冰封的鬼影再次出現。

而其他人見到冷逸居然連噴三次精血,也都是臉色狂變,要知道人之精血可不比真氣、精神力,可以迅速回復,若是損耗了幾分的話,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夠恢復。

但是此刻的局面卻是每個人都已經費盡了全力,若是在此刻全功盡棄的話,那麼每個人的下場估計都會難看到了極致。

比起作為毫無知覺的丹奴,損耗一些精血又如何?

「噗——」

「噗——」

「噗——」

似乎都同時想明白了什麼一般,剩餘的八人都是一個個咬破了舌尖,旋即一口鮮血碰觸,頓時,那原本已經被催動到了極致的萬鬼朝天陣,就變得越發的洶湧到了極致。

那些古怪丹藥之中瀰漫而出的鬼影頓時帶著幾分瘋狂的血色,如同不要命一般的向著那白袍身影撲去。

那白袍身影雖然氣勢不斷狂掃而出,但是,在這些密密麻麻的鬼影面前,他的強勢卻顯得有幾分無力,畢竟,他雖然強,但是卻不是真的宗級強者,他實力的來源是自己所吞噬的強者精血,損耗一分是一分,戰鬥了這麼久之後,他的實力已經有所下跌,而那萬鬼朝天陣之中鬼影的吞噬,也是令得其實力飛快下降。

「萬鬼朝天陣!滅!」

見到這一幕,冷逸臉色變得有幾分狂喜,旋即其毫不客氣的變換著手中的手印,旋即猛的一拍。

頓時,就見到半空中密密麻麻的鬼影瞬間匯聚在了一起,一眨眼的功夫已經形成了一具巨大的鬼影,鬼影瞬間撲下,在那白袍身影來不及反應的瞬間,卻已經將其一口吞下……

「啊——」

那白袍身影只來得及慘叫一聲,頓時渾身上下精血凝結而出的血肉瞬間被那鬼影所吞噬,最後只剩下一具遺骸,散落半空中之中…..

而在遺骸之中,一粒暗紅色的混沌元丹,悄然蔓延著幾分略微虛幻的威勢……

吞噬了這白袍身影之後,那巨大的鬼影也是瞬間的縮小,到了最後,竟然形成了一層薄薄的薄膜,將那混沌元丹包裹在了中間,而後,遺骸和混沌元丹,瞬間跌落地面之上……

「遺址之主,敗了……」

見到這一幕,不少人臉色都是微微的一松,畢竟剛才那遺址之主給人的壓力實在是大到了極致,幾乎是耗盡了在場最強九人的所有精力,才算是將其擊敗……剛才這一戰,對人的損耗大到了極致。

而這遺址之主被擊敗,原本還在瘋狂攻擊的四具丹奴的身影也是瞬間停滯了下來,旋即再有幾分后怕的諸多強者聯手之下,瞬間被轟成了肉末……

而這些人轟散了那些丹奴之後,臉色也是變得平靜了幾分,旋即一個個的視線瞬間落到場中的混沌元丹之上,不少人都是微微的舔了舔乾燥的嘴唇,臉色古怪到了極致。

伴隨著戰鬥的落幕,大殿之中,頓時就出現了幾分短暫到了極致的寂靜。

「咳咳咳……」冷逸咳嗽了一聲,噴出了一口鮮血之後,才突然朗笑一聲道:「多謝諸位……此番合作,將那遺址之主生生擊敗,從此我們邪鬼門門人,便再也不用守著這墳墓一般的遺迹了!多謝!」

見到冷逸如此開口,不少人都得微微一愣,旋即視線都變得有幾分古怪。這邪鬼門當真如同剛才那白袍身影所說一般,是守墓人!?

見到這些人眼神古怪的瞬間,那冷逸卻突然手中印記猛的一變,驟然間,就見到那一顆混沌元丹如同閃電一般向著其所在之處掠去:「哈哈哈!守護此物多年,此物自然是我邪鬼門之物!今日這恩情,我冷某便記住了!」

「混蛋!」

「就你還想獨吞此物不成!」

見到這一幕,那些外圍強者卻是首先狂吼而出,旋即一個個瘋狂了一般的向著這邊撲了過來。

「哼!想要取走我龍家之物,做夢!」

在那混沌元丹即將掠到冷逸身前的瞬間,一旦冷笑之聲響起,頓時,就見到一隻精神力巨手驟然間浮現,頓時就是一撈,將那混沌元丹向著自己所在之處撈了過去。

「龍凌天!!!」

見到既然到手的肥肉飛了,冷逸臉色一變,目光陰寒的落到氣息頗為有幾分萎頓的龍凌天身上,臉上殺機湧現。

雖然此刻大家狀態都不佳,但是不管是誰,都沒有離開的打算!

「動手!」

見到這一幕,杜飛也是低聲一喝,旋即其身形第一個向著龍水成竄去。

見到杜飛的動作,雲雨青也是毫不客氣的向著龍凌天所在之處竄去,身形未到,已經一掌狠狠拍出。

丹頂天、陰厲、白潔、黑嗜等人,早在一瞬之間也是相繼出手!

混沌元丹的誘惑,沒有任何人能夠抵抗得了!

而杜飛,也早就明白了這一點,在其身形靠近了龍水成身邊的瞬間,他卻沒有直接動手,而是右手飛快在眉心之處一點,背後一堆透明雙翼浮現,只是輕輕一晃,已經出現在了那顆混沌元丹之前,旋即毫不客氣的一把抓出。

「杜飛,你找死!」

然後,就在杜飛一掌即將抓住那混沌元丹的瞬間,一道怨毒之聲卻瞬間響起,旋即,一股極其強悍的勁風狠狠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掃了過來。

「黑嗜!」

見到來者氣勢洶湧,杜飛雖然不明白後者為何在被自己擊傷之後,還能夠擁有七品巔峰武師的實力,但是此刻他也沒有時間考慮這些,而是左手一揮,將那混沌元旦向著雲雨青所在之處推了過去,同時其右手凝指,飛快點出。

「玄陰指!」

陰寒之力瞬間瀰漫而出,頓時就有一股狂暴之力和黑嗜的一掌狠狠的轟在了一起,勁風退散之下,兩人都是身形暴退而出。

只不過,此刻兩人的氣息都是萎頓到了極致,比起全勝時期,弱了數倍,倒是彼此都沒有什麼傷勢出現。

「那些傢伙都用儘力氣了,不用怕他們,快搶啊!」

見到這一幕,原本還有一些遲疑的強者,驟然間低喝了一聲,幾乎一個瞬間,那些剛才不敢進入戰圈的強者,此刻都是一個個飛快的撲了過來,瘋狂一般的向著那混沌元丹所在之處抓了過去。畢竟此刻,那原本高高在上的九位強者,已經對他們失去了壓制之力了!

而且,一步登天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有絕對到了極致的誘惑!

「哈哈哈!老子以後就是武宗了!」

在這等瘋狂搶奪之下,一個大漢卻一把抓住了那混沌元丹,旋即仰頭大笑了起來。但是其笑聲還沒落下,就有十幾道武技瞬間轟在了其身上,頓時就令得其身形包成了一片肉末,慘叫之聲,瞬間響起……

在這等混亂的局面之下,誰最後抓住了混沌元丹,誰就是最後的勝者!

而這等混亂的局面,也令得原本出手的九位強者身形一閃的,都是飛快的退開,這些人自然都清楚,這種爭奪一時半會兒是不會分出什麼結果的,而想要有結果,多半還是得他們這九人出手!

只不過大家的損耗都太大了,到底誰能獲勝,就要看誰的底牌多,或是先恢復過來了…… 「先恢復要緊!」

半空中,杜飛身形懸浮,旋即其手掌一甩,已經有兩瓶丹藥出現在了掌心之中,他想也不想,就將藥瓶一把捏碎,頓時那些丹藥就瞬間沒入了其口中。

而見到這一幕,雲雨青也是飛快的掏出了之前杜飛所給的丹藥一把吞下,至於丹頂天身為丹師,自然也有大量的丹藥,此刻也是一把吞下,毫不遲疑。

至於其他人,要麼是一門之主,要麼就是丹師、強者,這些東西自然也少不了,所以剛才的一場驚天大戰,在這一刻,卻變得吃藥大賽一般。

平時任何一顆都是價值千金的丹藥,此刻在在場九人的眼中就和糖豆一般,都是恨不得瞬間吞下。

但是,沒有徹底的恢復過來的話,誰也不會輕易出手,畢竟大家都不是笨蛋,自然明白,這等時候若是被人乘虛而入的話,那麼便是自尋死路了。

在這種古怪的氣氛之中,在場九人雖然都是彼此警惕,但是更多的注意力卻集中到頗為混亂的地面之上,畢竟,若是因為他們沒有出手那混沌元丹就被不知所謂的人搶走的話,那麼就太坑爹了。

這種氣氛持續了片刻之後,杜飛卻是第一個恢復了過來,畢竟他本身的底子就頗為深厚,而且大部分的實力都是靠著體內的藥力,恢復起來,自然快了幾分。

實力只是一恢復,杜飛的視線已經落到了下方混亂的區域之上,旋即其背後透明雙翼一閃,已經以一種極其驚人的的速度沖入了人群之中。

「攔住他!」

見到這一幕,龍凌天卻已經一聲低喝道。

隨著他開口,那龍水成雖然還沒完全恢復過來,但是卻身形已經一閃,狠狠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撲了下來。

「動手!」

見到這一幕,杜飛也是一聲冷喝道。

聞言,那丹頂天遲疑了片刻后,身形還是猛的一閃,就出現在了龍水成身後,雙手一拍,一股浩瀚的精神力瞬間瀰漫而出,令得龍水成不得不臉色狂變之下,回身迎敵。

「死開!」

見到龍水成被纏住,杜飛毫不遲疑的衝到了混沌元丹之前,同時雙手一甩,頓時就有十幾顆丹藥化為流光爆閃而出,頓時就將四周想要撲上來的強者一個個轟退。

下一瞬間,杜飛身形已經出現在了混沌元丹之前,不帶絲毫遲疑,他已經一把抓出。

「哼——」

然而,在他即將抓到這混沌元丹的瞬間,卻見到一道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了對面之處,森冷淡漠的視線,緩緩的落到了他的身上……

「龍凌天!」

見到此人,杜飛的臉色也是緩緩的冰冷下來,他對雲水龍家之人絕對沒有任何好感,自然也不會就這樣乾巴巴的將東西讓給他。

「滾!從古至今,我雲水龍家看上之物,還沒有人能夠奪走!為了冰心決,大表哥可以滅你全家,為了混沌元丹,我龍凌天也可以滅你滿門!」龍凌天嘴角一撇,旋即森冷聲音,緩緩盪出……

聞言,杜飛臉上的冰凌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片森然殺氣瞬間浮現,旋即,下一瞬間,他已經一掌瞬間拍出。

「我早就說過,你們龍家身後是神,我杜飛便殺神,是佛,我杜飛便**,是天,我杜飛便吞了這個天!而這一切,便從你龍凌天開始吧!」

一掌拍下,陰冷到了極致的寒氣頓時就在杜飛掌心之中瀰漫而出,毫不客氣的向著龍凌天面門之處狠狠拍出!

「就憑你一隻喪家犬么!?」

龍凌天臉上也是泛起了一絲冰冷笑意,望著來勢洶洶的杜飛,他嘴角的弧度緩緩擴大:「我早就聽說,連那廢物顧雲都死在你手中……但是,這對於別人來說,或許很震撼,在我眼中,你卻只如廢物一般罷了!」

冷笑聲落下,龍凌天居然沒有動用精神力,掌心之上炙熱的真氣瞬間浮現,旋即不帶絲毫閃避,狠狠的和杜飛的一掌撞在了一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