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自己穿越到了一個擁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上,成了一個學生。

——這個學生叫做莫雷,貌似是屬於召喚系的。這個消息是從身旁這個不住沖著自己說什麼「不愧是奇亞」的黑髮傢伙那裡獲得的。

——嗯,眼睛往上瞥,貌似自己和穿越前一樣,都是一頭黑髮。

——現在最重要的且需要擔心的一點,那個召喚儀式,有沒有自己的份?

他甩了甩頭,心裡暗自對自己說:「算了,先不多想了,不論如何我已經出現在了這個世界上,那就要好好活下去。」

他邊想著邊繼續看,召喚陣前奇亞沖吉普羅斯鞠了個躬,一臉得意的帶著他的召喚獸從召喚陣邊離開,而後立刻便被一堆學生圍攏。這時已有十來個召喚師學生完成了召喚,每個召喚獸旁邊都圍聚著不少學生,喧鬧不已,也正因為看到這些,莫雷才有了對於以上最後一條的擔心。

「下一個,貝爾蒂娜,再下一個莫雷做準備。」吉普羅斯突然高喊,把莫雷的心緒拉了回來,二廣場上的其他人也突然安靜下來,所有的人都繼續朝廣場中央看。

莫雷眼瞧著召喚陣邊,一個藍色短髮的女生走到剛才奇亞的位置上,雙手合攏,念起咒語,登時緊張不已。

「喂,莫雷,聽見沒有,吉普羅斯老師叫到你的名字啦,怎麼樣,緊張得要命吧?」那個黑髮的傢伙繼續在莫雷耳邊叨叨,嘻嘻哈哈地笑著,露出兩顆大門牙。

這個男生叫斯科特,是莫雷同寢室的同學,這個信息莫雷是從寢室的床卡上得知的,他才穿越一晚上加今天這一會兒,到現在也只見過寢室和這廣場。

而他今天到廣場來,正是被斯科特拖來的,說什麼今天的課就在這裡。他為了不讓人懷疑沒敢多問,他在召喚開始后才明白過來這課程的意思。

這對於他來說實在是一個悲劇,以前看穿越小說里那些主角穿越要不就是獲得身體前任主人的記憶,要不就是用受傷失憶做緩衝,再要不然,那也是直接穿幼兒身上,而自己偏偏萬事順利,只莫名其妙地會了這裡的土著語言,卻成了個窘況。他現在比剛剛也只是多知道了一點,就是那個白鬍子老師叫吉普羅斯。

「有、有點。」他臉上擠出個難看的笑容,回答斯科特,眼睛卻繼續瞪著召喚陣旁。

「平時你話可不少,現在竟然這麼安靜,看來你真的緊張了,哈哈。」斯科特笑了兩聲,終於沒再說話。

「幸好……」莫雷心裡吐出口氣,便見召喚陣再次發出亮白的光芒。

出現在召喚陣中的是忽隱忽現的蜜蜂模樣的昆蟲,那昆蟲在空中震了兩下翅膀,便消失掉了,然而看那個叫貝爾蒂娜的藍發女生髮出清脆的笑聲,顯然昆蟲正隱著身在她周圍。

「隱蜂,很罕見的召喚獸,評定等級為二級,恭喜貝爾蒂娜。」吉普羅斯白鬍子亂顫,旁邊助理繼續記錄。

莫雷看著貝爾蒂娜朝吉普羅斯鞠躬,退離召喚陣邊,一顆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廣場上有起了一陣喧嘩聲,在吉普羅斯繼續喊話時停止。

「下一個,莫雷,羅傑做準備。」吉普羅斯終於喊出了莫雷的名字。

「我哪會什麼召喚!」莫雷心裡暗說,臉色難看,猶猶豫豫地往前踱了一小步,忽然身後一股大力襲來,把他朝召喚陣方向推去,他踉踉蹌蹌晃出人群,晃到召喚陣旁邊,回頭一看,斯科特正滿臉是笑地舉著胳膊伸出大拇指,兩顆大門牙露在外面,被太陽光晃得有些發亮。

「靠!」莫雷翻了個白眼,在吉普羅斯和圍觀同學的目光下老老實實站到召喚陣前,盯著召喚陣中央發獃。

「莫雷同學?」過了好一會兒,連周圍同學都忍不住開始低聲說話,吉普羅斯終於忍不住出聲。

莫雷聽見這一聲帶著疑問的叫喚,更是尷尬,他一咬牙,硬著頭皮對上吉普羅斯目光,訕訕地說:「那個……老師,我把召喚咒語給忘了。」

「噗嗤——」身後似乎有不少人發出笑聲,繼而喧鬧聲由低及高,越來越響。而莫雷反而覺得沒啥大不了了,反正他就這破爛情況,伸頭縮頭都是一刀,避免不了。

只是這個穿越者當的,真是有點悲哀……

「肅靜。」吉普羅斯忽然高喝,喧鬧聲頓時止住。

「我現在要再給你們講一課。」吉普羅斯掃視四周,最後目光駐留在莫雷身上,說道:「莫雷同學,其實對於召喚師來說,並不需要固定的召喚咒語。我們的魔力經過了一年的鍛煉,已經形成了固定的流動模式,可以憑藉我們的心意觸發存在於次元空間的召喚獸與召喚陣聯通,將召喚獸召喚到我們的世界里來。」

他頓了一頓,再次掃視四周,見所有人都在安靜地聽著,滿意地點了點頭,又說:「咒語是做為心意、魔力和召喚陣之間的橋樑而存在的,我們書本里所記載的咒語,只是我們院系的一個竅門,讓你們一年來通過不斷地重複記憶印刻在心裡,到現在召喚時把咒語的念誦變成本能,溝通召喚陣時,就能增加不少成功率。」

白鬍子再一次停止顫抖,所有的學生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除了莫雷。

吉普羅斯的目光又望向莫雷,肅然說道:「所以莫雷同學,你整整一年的時間,都沒把召喚咒語記下來,我很不滿意,明天我要你寫一萬字的深刻檢查,交到我的辦公室來。現在我要你按你自己心意念誦咒語,完成召喚。」

「呃……」雖然大部分都聽不懂,但是咒語不固定隨便來,這個還是聽明白了,莫雷咽了口唾沫,有點不確信地看了看吉普羅斯,見吉普羅斯還在一臉嚴肅地盯著自己,忙應了聲「是」。

圍繞召喚陣的學生們卻沒有再發出喧嘩,似乎都對這回和前十來次不一樣的召喚充滿興趣,想看看莫雷是否能夠完成召喚,以應證剛剛才學到的知識。而斯科特正擠在人群中緊握著拳頭沖他揮舞,給他打氣。

「記憶力倒是有一段話記得挺熟,適合召喚,但問題是貌似不適合這裡……」莫雷邊尋思著,邊看了看四周,見所有人都緊盯著自己,不由額頭冒汗,他把視線收回,做著深呼吸,緩緩把心鎮定下來,卻想:「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失敗。」

他深吸一口氣,瞪大眼睛看著召喚陣中央,大聲念道:

宣告——

汝身從於吾下

吾命運賦予汝劍

——

「……聽不懂。」

「這念的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啊。」

人群里有人小聲的喧嘩起來,所有的學生都一副茫然模樣。

「老師,他念的是什麼?」主持台上的助理也是一副茫然模樣,小聲地求教吉普羅斯。然而他沒有看出吉普羅斯也和他一樣一臉的茫然。

「上古語言……」吉普羅斯說著,心裡補充,「大概——」。

「這樣啊。」助理一副恍然的模樣點了點頭,由衷地感慨道:「老師你真是博學多才!」

吉普羅斯的臉剎那間通紅無比。

而召喚陣前的莫雷並沒有注意到這一切,他只是覺得他身體里有一股奇異的能量流動了起來,往身體外涌去,他猜測這就算所謂的魔力,心裡又是驚喜又是忐忑,繼續念道:

若遵從聖杯之歸宿

遵從此意,此道者,回應吧

於此起誓

吾乃成就世間一切善行之人

吾乃傳播世間一切罪惡之人

——

「該死,忘詞了。」莫雷念誦聲忽然一止,心裡著急,「這台詞以前明明記得很清楚的,怎麼這一下子就忘了!?」然而情況緊急不等人,眼見召喚陣上冒起的微弱光亮有散去的趨勢,莫雷心裡大急,隨口大聲吼道:

總之不論如何,給我召喚成功

——

這一吼聲音太大,所有人都背震住,周遭再次安靜下來。

莫雷只覺那奇異的能量猛然間加速流動,如同大潮般向召喚陣中涌去,隨即就見召喚陣白光亮起,他站得太近,一個不注意,頓時眼前一白。

待回過視力,他看向召喚陣中,首先入眼的是被白色拘束服包裹的窈窕身軀——

「怎麼回事?」

「有沒有搞錯,召喚獸怎麼可能是女人!?」

「我一定是做夢了!」

周遭不可抑制地陷入了喧嘩,所有人都對這莫名其妙的現狀震驚不已。

主持台上,助理再次向吉普羅斯虛心求教:「老師,這是什麼召喚獸?」

「特殊變異型召喚獸吧……」吉普羅斯臉上淡定,心裡也是再次補充,「大概——」

而召喚陣前,莫雷同樣一臉震驚地看著召喚陣中央側身躺著的女人。

這個女人一頭淺綠色的長發拂過臉頰,披散在拘束服上,長發下長著一張精緻到不像樣的面容。她的雙臂交疊,雙腿彎曲,玲瓏的曲線透過白色的服裝勾勒出來。莫雷似乎聽到身後有不少咽唾沫的聲音。

——有點眼熟。

「我去何止是眼熟,這明明就是魯魯修里的C.C!」莫雷心裡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他徹底搞不清現在的狀況了。身後的喧嘩聲越來越大,而他的腦子裡也越來越亂。

而主持台上的吉普羅斯正糾結著該怎麼報出召喚陣中這個「特殊變異型召喚獸」的名字,還有那難以確定的等級,一時沉默著沒有說話。

召喚陣中的女人忽然睜開眼睛,坐起身來,一隻白玉般的手從拘束服極長的袖子里伸了出來,似是不經意地從瀑布似的綠髮間撥了過去,她腦袋微微歪著,琥珀色的瞳仁看向莫雷,唇齒開闔發出聲音:「把我帶來這裡的,就是你么?」

「沒跑了,那難以抑制的寂寞感,還有那似乎對一切都無所謂的聲音,除了說的是這異界的土著語言外,和動畫里的C.C簡直一模一樣啊。」莫雷咽了口唾沫,想著自己剛才胡亂念的聖杯戰爭的英靈召喚咒語,嘴角不由抽搐,一句話不經大腦就從嘴裡溜了出來:

「姐,你竄錯場了。」 第53章我信他才見鬼

「不嚴重,放心好了,死不了。」

孟莜沫很不耐煩,眼見著快到上班時間了,她和肖歡還沒有打卡呢!

「路都走不了了還不嚴重?孟莜沫,你再騙我一次試試!」

孟莜沫很清晰的聽見了咬牙切齒的聲音,腦袋裡立馬浮現一張緊繃到極致的黑臉,還是睜著血眸瞪著她的模樣。

頓時一個激靈,立馬道:「真沒事,腳踝扭傷了一下而已,已經處理好了。」

那邊沒了聲音,孟莜沫快速道:「好了,不跟你說了,我快遲到了,拜拜。」

說完飛快的掛了電話。

肖歡一臉呵呵,「是不是在追你?」

「是啊,非說我是他找了好幾年的女人,呵呵呵,現在追人技術都這麼low了,我信他才見鬼。」

「對,這種男人就是不能信,等把你追上了,轉頭就甩,立馬又對另一個女人說是他找了好幾年的女人,這種人呵呵呵,信姐一句話,男人還得自己看,自己看上眼的才能是一輩人,絕對不能去將就,更不能去做一個屈服的女人!」

「那是自然!」

……

打卡完后,肖歡扶著孟莜沫到了座位上。

孟莜沫安置好受傷的腳后,就不打算再起來了,立即投入工作。

卻不想,一個美女突降設計部。

孟莜沫扭頭一看,身姿高挑,一頭柔順的大波浪卷垂在胸前,是很落落大方的美,正是那日在洗手間鼓勵過她的那位美女。

肖歡主動上前和那美女握手,笑的一臉激動,「薛秘書您好,不知薛秘書來設計部是為何事?」

孟莜沫驚愣住了,原來是總裁身邊的人啊!難怪這麼有修養!

洗手間的第一映像非常好,長的又美,身材又好,性格也好,她是越看越喜歡。

薛秘書一點不做作,和肖歡握完手后,便帶著標準式微笑說道:「總裁體諒設計部這些日子的努力,相信大家一定也累壞了,所以總裁親自下令給設計部放三天假。」

一時間,整個設計部的人都驚呆了。

要知道三日後就是周末,也就是連著五天都不用上班了。

「天啦,薛秘書,這是總裁親口說的嗎?我是不是在做夢呢!」

「是啊,陸氏集團可從來沒有放假這一說啊,搞的好像總裁在給我們設計部開小差似得。」

「對呀對呀,陸氏集團規矩多嚴啊,以往不是連地震都不會放假嗎?怎麼這次我們累一累就放假了?」

「我知道了,總裁一定是戀愛了!從老闆娘身上體會到我們女人的不容易,所以才給我放假的。」

「……」

議論聲此起彼伏。

薛秘書臉上的微笑不變,抬手示意大家都靜一靜。

非常標準的普通話繼續道:「總裁併沒有戀愛,請大家不要胡亂揣測總裁的心思。收假回來便是你們競爭秘書一職的日子,所以你們應該趁著這點時間好好準備稿子,沒有公司的拘束,你們還可以在外面多找點靈感,祝大家好運。」

說罷,對著肖歡點了一下頭,轉身離開了設計部。

「哇——薛秘書好美好有氣質啊。」

「看看人家這才是秘書的模樣,設計部哪有人能比得過啊!」

「誰說比不過了,我就覺得孟莜沫比薛秘書還漂亮,薛秘書是大家閨秀的美,高雅端莊,可是孟莜沫的美卻是很驚艷的美,張揚靈動。」

「我也覺得,孟莜沫第一天來公司時我就被驚艷到了。」

「我覺得何瀟瀟也美,何瀟瀟是婉約美。」

「哈哈哈,放假了放假了,收拾東西回家打遊戲了。」

「……」

被當眾提名的何瀟瀟一下子有底氣了,走到肖歡身邊挺了挺胸,帶著惋惜的語氣道:「主管,您準備的文件怎麼沒說給我一份呢?若是我競爭到了秘書職位,也好記得主管您啊。」

這些日子肖歡給孟莜沫文件都是私下給,卻都被何瀟瀟撞見了。

所以此話一出,肖歡難免有些尷尬。

「咳……新人嘛,不懂的地方多,哪能跟你比啊,設計部的大才女,你啊抓住這幾日好好準備準備,嗯……祝你好運。」

說完就要轉身走。

何瀟瀟卻輕嗤一聲,「主管,那些文件不簡單吧?我就覺得主管你啊太偏心了,怎麼說我們也都是你手下的人,怎麼能只給孟莜沫一個新人呢?」

這時宋嘉也走過來,「對哈,主管也沒有給我準備文件,怎麼就給了孟莜沫一個人呢?」

肖歡比她們倆都挨上那麼一截,此時被兩人問話,竟顯得她很沒底氣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