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什麼人在李家大聲喧嘩?剛才就想說了,一直在這裡如此大聲的叫喊,聽上去是個女人,這樣還有個女人樣嗎?」

「哦,我已經讓人去探查了,說是宋家的大丫頭,說是來找李岩,哦不,少家主的。」

「家主,我們還是先討論這坊市中銷售丹藥的事宜吧,我們的丹藥現在是銷量越來越差了。」

李長生也沒有多去管,畢竟自己這個兒子三天兩頭總會有點事情,他也長大了,讓他自己去處理好了。

想到這裡,李長生便是繼續和一眾長老討論了起來。

……

「李岩!給我出來!」

喊了一陣之後,宋嬋也是有些累了,停下了喘著氣,看著那一臉笑意看著自己的李安,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看什麼看!」

「看還不讓看了,你是有多漂亮?男人婆。」

一道有些放浪不羈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李岩此刻雙手抱著後腦勺,踏著紈絝步,朝著門口走來。

從小宋嬋就如同一個假小子一般,天天和男孩子混在一起,爬樹偷果子,掏鳥窩,下河抓魚,什麼事情頑皮做什麼,所以不少人都是叫她叫男人婆,但是她只要一聽見這個稱呼就會暴怒,將叫的人暴打一頓,之後也就沒人敢這麼叫了。

但是如今,李岩竟然還敢如此稱呼正在天武學院修行學習的自己,頓時火冒三丈。

「你找死是嗎?!」 「我找死?你大清早跑到我家來,大吼大叫,這是我找死還是你找死?」

李岩好似看一個智障一般看著宋嬋輕聲說道。

聽到李岩的話,隨後神色一沉。

「你可知道我妹妹宋薇至今未歸家,下落不明,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你!李岩!」

聞言,李岩的臉色也是逐漸地陰沉了下來,想到之前宋薇和宋晨對自己做的一切,眉頭一皺。

「關我什麼事,天作,猶可活,人作,不可活,你可知道?」

李岩心中要說沒有一點憐憫是假話,但是對於宋薇和宋晨的恨意衝散掉了那點憐憫。

「既然這樣,我就讓你試試,人作的後果!」

話音落下,只見宋嬋直接揮動著手中的黑色無鋒巨劍朝這裡李岩揮砍過來。

「少爺!小心!」

「安伯你讓開!這是我跟她的事情!若是連這麼一個男人婆都搞不定,我以後還怎麼撐起這個家?」

李岩說著迅速地從背後抽出疾風刃,氣勢瞬間攀升到了武修七階。

「哼!區區世家裡的武修七階,還敢在我面前放肆!」

宋嬋冷哼一聲,手中巨劍直接呼嘯著砸向了李岩的面門。

見狀,李岩揮動手中疾風刃,一道斬鋼閃揮出,刺在了宋嬋的巨劍之上。

就在疾風刃刺在巨劍上的瞬間,李岩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從疾風刃傳到了手臂之上。

腳尖一點,身形后跳幾米,站住身形,一臉凝重的看著眼前的勁裝女子。

巨大的力量讓李岩的手臂此刻有些發麻,不過李岩卻依然笑著說道:

「以前小時候叫你男人婆,是因為你平胸又沒屁股,力氣還大,現在你******大胸的,還喜歡穿蕾絲的東西,按理說應該擺脫男人婆的範圍了,但是你這力氣還真的挺大,還是叫你男人婆好了。」

聽到李岩這話,宋嬋猛地低頭,便是看到自己身上穿著的勁裝不知何時竟然鬆開了一顆扣子,裡面的春光若隱若現。

只見宋嬋一邊系好扣子,身上卻是散發出冰冷而又恐怖的氣息。

慢慢地抬起頭,眼神中飽含殺意。

「尖牙利齒的登徒子!我就連同我妹妹的債一同討回來!呀啊!」

宋嬋一聲嬌喝,身形頓時騰空而起,手中巨劍舉過香肩,直直的朝著李岩劈了下來,力道之大,速度之快,讓李岩一瞬間竟然沒有反應過來。

「糟糕!」

李岩在下方很明顯的感覺到了這一招的威勢,但是已然要到自己頭頂,也無處可躲。

一咬牙,直接橫起手中疾風刃。

「殺意已決!」

頓時,李岩氣息再次暴漲!

空間小福女 武修巔峰!

這怎麼可能?!這個小子怎麼可能達到武修巔峰!不是聽說幾個月之前還是武修七階嗎?!

鐺!轟!

如巨石碰撞!李岩身下的土地瞬間龜裂,如蜘蛛網般的龜裂紋路布滿了方圓十米。

而宋嬋則是直接被震飛出去,落在地上后,巨劍插在地里向後滑行了十幾米才停下來。

嗖!

宋嬋沒有絲毫停頓,沒有給李岩任何喘息的機會,直接放棄了手中的黑色巨劍,身形一動,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李岩的身後。

李岩的反應也不慢,瞬間迴轉過身,幻影步全速開啟,身形一動,一個眨眼便是到了宋嬋的身後。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音,李岩用力的拍了一下宋嬋那圓潤的臀部,離開時還不忘用力捏了一下。

「恩~」宋嬋感覺到自己的隱私部位被摸,心中大怒,但是竟然沒有一點力氣去反抗,甚至一聲嬌哼。

不良萌妻 這一瞬間,讓宋嬋有些懷疑自己的修為到底有沒有用。

李岩嘿嘿一笑,有些調侃意味的看著宋嬋,說道:「手感還不錯嘛,真的不錯,挺緊緻的。」

「你這個登徒子!!」

心中的憤怒直接衝散了那一絲理智。

噌!

宋嬋沒有給李岩思考的機會,身形再動,來到巨劍旁抽出巨劍,朝著李岩掠去。

「蟬丫頭,還沒鬧夠嗎?」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只見李長生身後跟著一眾長老朝著李家門口走來。

「李伯伯。」

見到李長生,宋嬋遲疑了一瞬間,還是將巨劍給放了下來,李家原本和宋家關係不差,李岩和宋嬋小的時候,也是經常一起在一起玩,只不過後來李岩懂得了一些,就不願意和這個大自己一歲的男人婆一起玩了,理由是太男人了,站在她旁邊都體現不出自己的男人氣息,但是宋嬋還是天天來找李岩,只不過後來一直被拒絕,也就傷了心,沒有再來。

而李長生在小時候總是教訓李岩,也讓宋嬋對李長生有些好感,也是比較尊敬他的,但是經過了宋薇的事情之後,她對李家也沒有了什麼好感。

「蟬丫頭,你這全副武裝來我李家找岩兒,是要幹什麼?」李長生有些疑惑地看著宋嬋說道。

「李伯伯,這件事情我都聽說了,你們李家這次做的太過了,就算我妹妹不喜歡這個臭小子,也不用逼得我爹把我妹妹逐出家門,讓她顏面掃地吧。」

宋嬋似乎是有些興師問罪的模樣看著李長生說道。

聽到宋嬋這話,李長生頓時臉色凝重的看著宋嬋,沉聲說道。

「蟬丫頭,你可知道你妹妹做了什麼事?」

李長生看著宋嬋長大,自然是知道這個看似性格像個男人一般的女孩子,其實心性不壞,這就讓李長生懷疑起宋家到底有沒有把事實告訴宋嬋。

「哼!不就是李岩這個臭小子有了一個更漂亮的女人,就要休掉我妹妹宋薇,還污衊她偷人,而且我聽說那個女人還是個丫鬟!呵呵,李岩,你的品位還真的獨特啊!」

「你!」

聽到宋嬋貶低李倩兒,李岩的心中有些不爽。

「我怎麼?!你還沒打夠是嗎?」

「我不是沒打夠!我是沒摸夠!」

李岩見到自己似乎是說不過宋嬋,臉上神色隨後一換,看著宋嬋笑道。

見到兩人似乎又要吵起來,李長生也是有些頭疼,趕緊站在兩人中間,擋開了兩人對視的目光。

「蟬丫頭,你這次是糊塗了。」

李長生嘆了口氣,看著宋嬋說道。

「我糊塗了?我怎麼糊塗了?這事情不就是你們的錯嗎?還有什麼好說的!」

宋嬋口氣有些冰冷,似乎在她的認識里,宋薇的離去完全都是李家的責任,或者說完全都是李岩的責任。

「其實啊,事情是這樣的……」

……

在經過一番講述經過之後,宋嬋的臉色先是由憤怒轉為陰沉,似乎認為事到如今,李家還在抵賴一般,但是在李長生讓李岩掏出通靈石之後,她的臉上只感覺火辣辣的疼。

良久之後,宋嬋神態扭捏的走到了李岩身前。

「對不起了,臭小子,我替我妹妹給你道歉。」

說著,宋嬋就對著李岩鞠了一躬。

重生炮灰大翻身 李岩見到眼前的景象眼前一亮。

「聽不清,你靠近點說。」

聽到李岩的話,宋嬋瞪了一眼李岩,隨後上前兩步,再次鞠躬道歉。

李岩看著眼前的春光,嘿嘿一笑,湊到宋嬋的耳邊,低聲呢喃了幾句。

瞬間,宋嬋趕緊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衣服,面色紅潤的死死地盯著李岩。

「臭小子,你真的是皮痒痒!看招!」

看著一跑一追的李岩和宋薇,李長生笑著搖了搖頭。

「真是冤家。」 李家,李岩房中。

李岩面色有些凝重的坐在圓桌旁,一旁則是站著同樣有些緊張的李倩兒。

「天武學院的人都和她一樣嗎?」李岩手撐著額頭,心中想道。

今天和宋嬋的一戰,讓自己真正的領悟到人外有人這句話的真諦。

「看來還不夠努力。」

心中念罷,眼神中帶著一絲渴望力量的神色。

「倩兒,沒事了,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你先去忙你的吧。」

李岩看著眼前一臉緊張的俏佳人,一愣,自己竟然害的李倩兒這麼緊張,心中不免有些歉意。

「少爺,你真的沒事了嗎?要不倩兒再陪你一會吧。」

「不用了,真的沒事了,你先去忙吧,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安撫好李倩兒之後,李岩坐在床上。

「系統……」

良久之後沒有迴音,這讓李岩心中咯噔一下,不會是系統離自己而去了吧。

「系統!系統!」

一連串的呼喊之後。

「叮咚,系統升級完畢,開啟系統,檢測到宿主體內有殘餘雜質,正在洗滌宿主經脈,清洗雜質。」

嗡的一聲,李岩只感覺腦袋沉沉的,向後一倒,再次睡去。

……

夏家,後山密室。

夏流峰正站在一個密室門口,畢恭畢敬的微微彎著腰。

「老祖,您喚小子來有何指教?」

裡面不是別人,正是夏家的守護神,夏家老祖。

「我收到消息,千萬年前,有一位大能隕落在魔獸山脈當中,而那位大能擁有著天下最為神秘的山河圖,李家的那個老傢伙應該也知道這件事情,我要你去把山河圖找到,然後帶回來給我。」

那蒼勁有力的話語,如同晴天霹靂一般,回蕩在夏流峰的腦海中。

「老祖……真……真的是山河圖嗎?」

夏流峰猛然地抬起頭一臉不敢置信的神色,看著眼前的密室石門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