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張鵬飛並不認識李靜秋的新號碼,因此很生硬地問道:「您好,我是張鵬飛,請問找哪位?」

「呃……鵬飛……」李靜秋的心彷彿瞬間沉入了谷底,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男人會如此的冷漠。

「啊……是靜秋!你……你……」張鵬飛也有些尷尬,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其實這幾天他也想過給她打一個電話表示感謝,可是再三思量,一是沒話可說,二來也擔心以後麻煩,便狠心沒聯繫她,萬萬沒想到她主動打來電話。

「鵬飛,你最近還好吧?」李靜秋憂傷地問道。

聽到她聲音的低沉,張鵬飛便笑道:「靜秋,我還要謝謝你,演出的事情我知道了,太感謝了。你自降身價,這樣……會不會有不好的影響?」

李靜秋見他的心裡還是有自己的,便又一暖,惆悵地說:「鵬飛,只要是你的事情,我不要錢也可以出場。」

「靜秋,這樣不值得,真的不值得,你不應該如此。」

「我自願的!」

「靜秋,呃……那個我還有事,我們演出那天再聊吧,我……我先掛了……」張鵬飛著急掛掉電話,擔心越說她越動情。

「鵬飛……」李靜秋握著電話的手在顫抖,眼角濕潤了。

……………

元旦休息,田莎莎賴在賀楚涵家裡不走,整天纏著她,好像有意破壞她和張鵬飛團聚的機會。張鵬飛也明白這丫頭的心思,索性也不去賀楚涵那裡了,直接買機票飛到劉夢婷身邊。

他的意外出現自是惹得劉夢婷心中高興,兩人歡聚的那兩天可是消耗了不少力氣。當然,床上戰鬥的休息時間,劉夢婷也沒忘吹他的枕邊風。

「好老公,你就給子婷打個電話吧,省得那丫頭傷心。」

張鵬飛有感於劉夢婷的溫柔賢惠,摸著她的胸前小乳說:「我在等著她給我打電話呢,我要她道歉!」

「你呀,怎麼像個孩子似的,鵬飛,她可是女人!」

「這我可不管,反正我現在樂不思蜀,有我的寶貝夢婷就夠了……」張鵬飛說著話,身子又壓了上去,溫情地吻著她的臉。

劉夢婷心裡甜甜的,在情郎的熱吻下,早就忘記了為梅子婷說情,整具身體都慢慢融化了。

………………

(感謝朋友們的熱心支持!) ?435離譜事件

1月5日,在京城龍鳳賓館的宴會廳內,發改委的新年文藝會演隆重舉行,社會更界權威人氏受邀出席。發改委也算是實權部門,控制著共和國的經濟走向,因此像這種盛會自然不會太寒酸。據內部人氏爆料稱,此次文藝會演,在不包括各司所邀請的演員費用外,單是發改委的各種準備資金就有八百萬元,其中包括酒宴、場地、推廣、傳媒等費用。

如果再算上各司的銷費,那麼已經突破了千萬元大關。場面上十分的豪華,這還是在發改委的領導要求壓縮開支后的結果。大陸、港台明星來了不少,當然這其中最大的腕還要數正當紅的李靜秋。

李靜秋自從拍完劉謀藝導演的《杜鵑花之戀》以後,便大紅大紫,贏得了四枚影后的頭銜不說,身份也倍增,已經成為了一線紅星。雖然去年在與電影投資人章華平的「口技門」事件中,她的名聲受損並且受到了廣電總局的封殺。

但是後來由於章華平親口承認「口技門」事件完全是自己**,並且還欺騙了李靜秋的感情等等,隨著張鵬飛暗中安排蘇偉對這件事情的放手,廣電總局對這件事也就放任不管了。再隨著經濟公司的一系列操作,把李靜秋說成了是受害者。這樣一來,她不但受到了廣大粉絲的同情和支持,隨著電影的走紅,立刻就從緋聞中抽身。

諾大的宴會廳,長長的紅毯,亂糟糟的人群,在李靜秋的出現以後,突然陷入了安靜。李靜秋由於要化妝,所以到場比較早,此刻參會人員還沒有到齊,但也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來到早一點,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李靜秋想和張鵬飛單獨聊一聊。

她所引起的轟動,讓陪在她身邊的東北司副司長陳靜很不舒服。自己好歹也算是東北司的美女,可是在盛裝出席的李靜秋面前,她就有些自慚形穢了。李靜秋一邊像人群招手,一邊尋找著什麼。

忽然間,當李靜秋注意到一個人的身影,腳步不由得停下了,怔怔地盯著她。張鵬飛擔心他這麼看著自己被人誤會,馬上笑著迎了上去。好在李靜秋是東北司的客人,他這個司長過去迎接很正常,要不難免又傳出什麼來。

再次見到李靜秋,張鵬飛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兩人先是淡然一笑,隨後張鵬飛說了一嘴:「來啦……」

「嗯,我來了。」李靜秋失望地點頭,在這種場合自然不能擁抱,可是張鵬飛竟然連伸手的意思都沒有。

「謝謝你靜秋,為我們東北司捧場,要知道其它司知道我用五萬元把你請來,他們都嫉妒我啊!」張鵬飛的臉上總算是有了笑意,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老同學,那你想怎麼謝我?」李靜秋走在他身邊,含笑問道。一手拖著長長的裙擺,另一支手優雅地伸向張鵬飛。

張鵬飛無奈,這個面子怎麼也要給,要不然明天如果傳出自己拒牽她手的新聞,影響可就壞了,現場可是吸引了不少媒體。張鵬飛輕輕捏著她的手,笑道:「以後,哪天有空,我請你吃飯吧。」

「那就今晚上吧,我今天除了這一場活動沒有任何活動,行嗎?」李靜秋聽出張鵬飛並不熱心請自己,便逼問著他。

「呃……我晚上有點事,恐怕不行。」張鵬飛訕笑道,知道她看破了自己的意圖,有些不好意思。

「哼,請人吃飯都不誠心的,哎!」李靜秋無奈地搖頭。

「呵呵,靜秋,你先到後台休息一下,一會兒表演完了還要應酬,我就不給你添麻煩了,有事你就和陳司長說。」張鵬飛輕輕一推,把李靜秋推進門口,自己抽身而退。

李靜秋嗔怪地回頭望了他一眼,明知道他是故意離開自己的,但也不能說什麼。張鵬飛拍了拍胸口,電話就響了。

「哥,你在哪啊,我和涵姐在一起,怎麼沒看到你?」是田莎莎。

離開始還有半個小時,人還沒有到齊,必竟有些企業的老總還是很有架子的。會場內的人群此刻顯得有些亂,張鵬飛放眼望了一圈,沒有看到她們的影子,就說:「你們在門口等我吧。」隨後就掛上了電話。

張鵬飛急匆匆地趕到門口,遠遠就望見了兩位大美人,這兩個女人站在一起真是漂亮得很。特別是賀楚涵,不像過去總穿著死板的職業裝了,一副純女性的裝扮,害得張鵬飛雙眼發火。

張鵬飛拉著田莎莎說:「莎莎,你別亂走,我們司內有些工作需要我來安排,你讓楚涵陪你玩吧。」

「好的,你放心吧,哥,我想見李靜秋,聽說她來了,她在哪呢?」田莎莎好奇地四處掃著。

張鵬飛深感無奈,說:「她在後台化妝室休息呢,一會有節目,你著什麼急。」

「哦……」田莎莎有些失望,不高興地說:「本以為走你個後門,讓你帶我去見她呢,誰想到你……」

賀楚涵到是聽說過張鵬飛過去與李靜秋的緋聞,就拉著田莎莎冷笑道:「某人心裡有鬼啊!」

張鵬飛也懶得理她們,而是拉著賀楚涵的手,認真地說:「楚涵,今天人多,你幫我照顧莎莎,我一會兒還要陪領導。」

賀楚涵聽到他的囑託,心裡熱乎乎的,點頭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田莎莎不滿地看著她倆,說:「別把我當小孩子啊,我早就是成年人了!」

「你們去那邊坐吧……」張鵬飛在這種場合不敢多說話,匆匆地就走了,回到東北司的位置,發現蘇偉正坐在桌前吃著瓜子。

「操,你小子也不知道幫領導干點活!」張鵬飛沒好氣地坐在他身邊說道。

「我這不陪領導來了嘛,你老兄就是我領導,嘿嘿……」蘇偉恬著臉笑。

張鵬飛沒理他,拿出電話安排了一些注意事項,這種場合,他可不想東北司出醜。隨著時間的臨近,參會的重量級人物漸漸地趕到了,在人群中張鵬飛突然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一身高檔西裝的青年男子,很是帥氣地出現在人群中,而且還和發改委的領導們一一握手。

張鵬飛指著那位年輕人,問蘇偉:「小偉,知道那小子是誰不?」

蘇偉抬頭一瞧,笑道:「這混蛋叫蔣風,你不知道?」

張鵬飛沒好氣地說:「我知道他叫蔣風,我是問你他什麼身份!」

「呵呵,你啊你……以後真應該了解一些京城名人圈子。這小子可是京城商界的四少之一,綠升集團董事長的兒子,現在任公司副總,媽的就是個敗家子,喜歡玩娛樂圈的女人!聽說他還在追李靜秋。」

張鵬飛點點頭,一想到田莎莎沒選擇與他在一起,還真是明智的選擇。不過當初只以為是個紈絝子弟,沒想到還這麼有來歷!看來李靜秋應該也沒有答應他的追求,要不然剛才就不會表現出和自己的親近。

「老大,他得罪你了?」蘇偉從張鵬飛的目光中分析出了什麼。

張鵬飛苦笑著說:「這小子不久前纏著我一個妹妹,被我給撞見了。結果以為我是妹妹的男朋友,把我當情敵了,你想他不會放過我吧?」張鵬飛的臉上掛著玩味地笑容。

「妹妹,你又拿妹妹當幌子,泡人小姑娘吧?」蘇偉一臉的不敢相信。

張鵬飛回手一拳,氣道:「少放屁!」

這時候蔣風也看到了張鵬飛,在詫異過後,目光變得陰冷起來。蔣風也沒想到在這種地方見到張鵬飛,不過他也沒多想,只當他是個小職員,萬萬沒想到他就是在名鼎鼎的張大太子。

「喂,看見劉志發沒?」蘇偉伸手一指。

張鵬飛在人群中望見了劉志發,扭頭對蘇偉說:「再讓他高興幾天。」

「嗯,再讓他高興幾天!」一想到小蛇死時的慘樣,蘇偉就有些憤憤不平。

張鵬飛發現蔣風狠狠地盯著自己,就有意躲閃著目光,反倒讓蔣風更加放肆起來,心中更瞧不起他的地位了。蘇偉注意到蔣風的目光,偷偷拉著張鵬飛的手,道:「哥,一會兒讓這小子出點丑?」

「什麼意思?」張鵬飛扭頭,一臉的好奇。

「哼哼,我別管了,我有辦法。」蘇偉說完就起身,張鵬飛看見他找到下屬說了一些什麼,然後就後來了。

「你別惹事啊,今天這場合很多重要。」

「我明白重要,所以……這才能讓他丟個大人!」蘇偉一臉的壞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那小子望向張鵬飛的目光,蘇偉就很不滿,現在的張鵬飛在他心裡可是不充許別人欺犯的。

張鵬飛對於這些事,還是挺放心的,便點點頭,不再說什麼。隨著從央視財經頻道請來的某位主持人站在講台上,會場內安靜下來。

……………

在發改委主任的演講后,文藝會演正式開始。按道理張鵬飛應該陪在張森身邊的,可是在這種場合下,他還不想太高調,就讓趙賓代表東北司坐在領導身邊。要知道發改委各司之中的司長,都年過四十,有的五十幾歲了,他如果坐在中間太顯眼。

張鵬飛只在旁邊隨便和蘇偉坐在一起。而蔣風由於身份特殊,坐在了領導那一桌。要知道綠升集團是全國聞名的地產品牌,近幾年又涉足實業,是真正的大公司,每年俏售額過千億,他也理所當然地水漲船高。

文藝節目開始,因為有李靜秋在場,參會佳賓們也就沒把其它人放在眼裡。終於在一個小時以後,李靜秋壓軸出場,還沒開唱,便贏來了滿堂喝彩與掌聲。而台下東北司的幹部、科員們更是異常的激動,必竟台上的李靜秋此刻可是代表著東北司。

「那一次錯過,滿腔悔恨;那一次放手,寂寞紛擾;本以為不再相愛,卻又愛得那麼深;本以為分手后不相見,卻又纏纏綿棉無法忘……」

聽著李靜秋那蕩氣迴腸的嗓音在大廳內迴響,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這是她自己作詞的歌曲《錯過》,從中傳出了絲絲的情意。張鵬飛深深地沉浸於李靜秋的憂傷之中。這首歌的含意,他又怎麼能聽不出來?在演唱過成當中,李靜秋的目光一直落在張鵬飛的身上,當然,別人是看不透她目光的,只以為她唱得很動情,眼神在配合著表演而已。

張鵬飛心情有些低落,輕輕押了一口紅酒,長嘆一聲。靜秋,我們是不可能了!他心中輕輕地說,因為他並沒有深深地愛上這個女人。只是有點喜歡或者出於男人對美女的欣賞。

就在這時,不知道蔣風何時離開了桌子,手捧鮮花走到台上送給李靜秋。望著蔣風那得意的表情,張鵬飛知道明天早上這條新聞就會上娛樂頭條。

李靜秋笑著接下鮮花,本以為蔣風就這麼走了,卻沒想到他張開雙臂,意思是擁抱她。這種場合,無論李靜秋再怎麼討厭這個人,也不會拒絕,他輕輕與他擁抱在一起。

李靜秋的表情有些尷尬,幾乎是推開蔣風的,隨後目光落在了張鵬飛的身上。而此刻的張鵬飛正在和旁人說話,似乎沒看到這幕。李靜秋並不知道,張鵬飛是有意擺給她看的。

文藝節目之後,是酒宴,張鵬飛為了必免與李靜秋產生糾葛,帶著蘇偉退到了後方,看樣子就像在聊著工作似的。蘇偉推了推他,說:「你瞧,那隻蒼蠅纏上去了。」

張鵬飛扭頭一瞧,遠處的蔣風端著紅酒親熱地與李靜秋膩在一起,也許是酒精的作用,他臉色紅潤。看得出來,李靜秋的表情十分不自然,但他也不敢得罪這位公子,免強應酬著。

「哼,快要發做了……」蘇偉望著蔣風的臉微微一笑。

「什麼發作了?」張鵬飛不解地問道。

「一會兒你就明白了。」張鵬飛說到這裡,突然暗叫一聲「不好!」

「怎麼了?」

「莎莎怎麼過去了!」張鵬飛真是沒想到田莎莎主動去找蔣風,想也知道一定是田莎莎看到蔣風與李靜秋親熱的樣子,氣不過,想過去揭開他的面紗。

蘇偉發現蔣風身邊又多了一位漂亮的女人,心中好像明白了幾分,問道:「那個就是你妹妹?」

「嗯,」張鵬飛急忙點頭,擔心莎莎出現意外,現在就想衝過去。

「你等下,」蘇偉慌忙拉住他,「你現在過去情況就亂了,不如等等。」

張鵬飛一想也是這麼回事,便停下腳步,靜靜望著那邊。當他發現賀楚涵慢悠悠地也趕了過去時,也就放了心。

……………

「靜秋,今晚上一起出來玩吧,我朋友過生日,這個圈子裡的人你多認識一些有好處。」在田莎莎沒趕過去之前,蔣風正纏著李靜秋。

其實在蔣風的心裡還真有些喜歡田莎莎,很想找她這種女孩子結婚。只不過色心不改,在結婚之餘,也喜歡和一些女明星玩些一夜情之類的。不久前他看上了李靜秋,再加上李靜秋如今大紅大紫,更加深了他爭服的**。卻沒想到幾次接觸下來,李靜秋都是不冷不熱的,這讓他很是惱火。

不就是個戲子嘛,賣誰不是誰賣?蔣風心裡說道。

李靜秋輕輕推開他的手,說:「蔣少,我今晚上要陪一個朋友,真不好意思。」

「靜秋,你這麼做不好吧?我可是請了你好幾次,可你一次也沒答應我!」蔣風的目光有些陰冷,伸手摸了下頭,感覺全身血往上涌,特別是望見李靜秋那暴露在外的肌膚時,就有一種把她壓在身下的衝動。

李靜秋髮現他臉色通紅,象徵性地關心道:「蔣少,不舒服還是喝多了?」

「媽的,今天的紅酒不好,喝著頭有些疼……」蔣風揉著頭說道,又獰笑道:「靜秋,我們說好了,今天晚上陪我吧,你知道的,我很喜歡你。」

「蔣少,我……我們不合適,再說今晚有一個很重要的朋友。」李靜秋冷冰冰地說道,扭身就要走。

「李靜秋,你別不識好歹,你以為自己是什麼貞節烈女嗎?當初你給章華平玩口技時不是很爽嗎?要不你開個價,陪我一晚上,要多少錢?」蔣風憤怒地說道,上前抱住了李靜秋。他只感覺今天的火氣很大,看見李靜秋就無法控制心中的**。他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態,但是大腦在這一刻忽略了這是什麼場合。

「蔣少,你放手,要不然我……我就喊保安了!」李靜秋用力推開他的手,就在這時蔣風的目光呆住了,他看到田莎莎出現在面前。

田莎莎臉上掛著笑,說:「蔣公子,行啊,你不是說只愛我一個人嗎?不是說想和我結婚嗎?你就這個樣子,我怎麼能嫁給你啊!本來我想給你一次機會的,現在沒機會了,你以後少纏著我啊!」

大腦正處於亢奮狀態中的蔣風不顧一切地鬆開李靜秋的手,上前就把田莎莎拉到懷中,摸著她的小臉說:「寶貝莎莎,我沒說錯啊,哥哥是愛你的,非常愛你,我要娶你,我要讓你給我生兒子。莎莎,我和那個婊子沒什麼的,就是玩玩!」

「蔣風,你罵誰是婊子?以你的身份,你這麼說話合適嗎?」李靜秋粉面微怒,怎麼也沒有想到身為上流社會的公子,有著顯示身份背景的蔣風原來是個流氓。在過去的交往中,雖然也很反感這個人,但是蔣風還算彬彬有禮。

此刻,周圍的人已經注意到他們這裡了,他們的對話也隱隱聽了去,心中都十分好奇。

「呃……靜秋,我不是說你,我……」蔣風鬆開田莎莎,就感覺自己的嘴不是自己了似的,而且小腹處**焚身,他現在看到女人就想把她脫光,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不要臉!蔣風,你就是個混蛋!」聽到蔣風罵李靜秋是婊子,田莎莎憤憤不平地說道。

「莎莎……」蔣風掙獰地回過頭,望向田莎莎的目光發紅噴射出**,他對女人的**已經衝突了理智,現在什麼想法也沒有了,只是單純地要征服她。他的身體此刻非常需要女人,有一股力量似乎要撐破了他的身體,他感覺無法控制住要強暴她的想法,下身的堅硬需要女人的摩擦……

蔣風彷彿置身於家中一樣,旁若無人地衝過去,緊緊抱住田莎莎親吻,雙手撕扯著她的衣服,周圍的人眼瞧著他發狂的情景,驚慌得大聲叫起來,瞬間全愣住了。誰也不會想到綠升集團的繼承人會在這種場合下對女人發狂,而且還出言污辱。

首先衝過來的賀楚涵上前去解救,不料也被蔣風抱在了懷裡,他還很得意地說:「媽的,兩個女人,正好,給爺來個3……p……哈哈……」

蔣風如同瘋子一般大笑,獸性大發的他下體堅硬有力,狠狠地在兩個女人的身上頂著,似乎要撕碎她們倆。望著他那淫猥的動作以及無恥的表情,周圍的女人全都憤慨了,上前幫助田莎莎與賀楚涵。

保安接到命令衝上去,不顧一切上來就是拳打腳踢,直到把蔣風打倒在地,還是一頓亂揍,這時候綠升集團的另外一位副總衝進人群,保安也把蔣風控制住了,只聽他還在胡言亂語:「你們幹什麼,不知道本公子是誰嗎,我玩個女人你們也**管……」

「這是哪家公司的敗類,我們的會場怎麼會有這種人進來,快送進保安倒看管起來!」

堂堂發改委的文藝會演鬧成這樣,也難怪發改委主任發火了。綠升集團的那位副總此刻顧不上解釋,上前對蔣風說:「我的小祖宗啊,你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事嘛!」

蔣風仍然滿臉通紅,意識已經模糊,並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遠處的張鵬飛並沒有湊上來,而是問蘇偉:「你在搞什麼?」

蘇偉淫笑道:「給他偷偷喝了點『瘋狂新郎』!」擔心張鵬飛沒聽懂,又補充一句:「市面上最流行的男性***!」

「你真狠!」張鵬飛十分解氣地豎起大拇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