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不就是到山上轉了一圈嘛,而且也沒有走多遠啊!」

一項對柔兒溺愛無比的夫婦倆,此刻卻只能無奈的嘆息,認真的看著柔兒說道:「不是我們不讓你出去,只是外面很危險,我們不在的時候你一個人千萬別去外面,記住了嗎?」

柔兒委屈的點點頭,讓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成天悶在家裡,著實有些為難了。

但柔兒也知道,爹爹和娘親也是有什麼原因,只是沒有告訴自己罷了。

而此時錦墨慢慢睜開眼睛,已經精神了許多,跳下石桌化為人形,抱拳說道:「多謝前輩救命之恩,不知兩位前輩高姓大名,以後若有機會,錦墨定當報答。」

柔兒爹爹緩緩搖頭,淡淡的說道:「報答就不必了,我們解決不了的事情,你也無能為力。」

錦墨很想反駁,但也知道現在反駁只是自取其辱,略顯尷尬的微微一笑。

柔兒爹娘對自己的不喜和警惕,錦墨如何看不出來,既然此地不宜久留,自己也不想自討沒趣,而且傷勢也已經好多了,對柔兒感激的笑了笑,再次抱拳說道:

「既然如此,錦墨也就不多留了,不過以後要是有什麼錦墨力所能及的事情,前輩儘管開口,錦墨定當全力以赴,告辭!」

錦墨說完就拖著沉重的身軀,慢慢向洞府外走去,待走出洞府之後,化作一道遁光消失在遠方。

錦墨走後,柔兒一臉的悶悶不樂,但柔兒爹娘卻暗中交流。

「這叫錦墨的妖獸不知是什麼來歷,傷勢好的有些太快了啊!」

「相公你也許不知道,這傢伙身上的傷勢,乃是被空間所傷,以他化形的修為能在空間的攻勢下存活下來,本身就已經是奇迹了。」

錦墨遠離洞府後,就放慢速度飛行,一路思索接下來的事情。

這裡應該就是蒼靈界了,雖然外界的靈氣沒有柔兒家洞府裡面濃郁,但依舊是天穹秘境的十倍左右。

更濃郁的靈氣,代表著這裡能出現更多的天才,更強大的修士,以及天材地寶。

而且這裡不像天穹秘境中那樣會有人來限制修鍊者的修為,所以人、妖兩族的強者一定不少,就算是柔兒一家三口,錦墨也就感覺柔兒和自己修為差不多,但其父母的修為,只覺得深不可測。

「還是先搞清楚這兒到底是哪裡,然後再做其他打算。」

錦墨打定主意,不緊不慢的想著遠方飛去,剛來到蒼靈界,對這裡一切認知都是通過吞天神君的記憶傳承,雖然也吞噬過季星海的殘魂,但其中並沒有太多關於蒼靈界的記憶。

錦墨飛的慢,但卻如同鬼子進村一般,所到之處,無論靈藥還是凶獸,都被錦墨打包帶走。

短短三天下來,錦墨不僅傷勢全部恢復,就連修為都重回巔峰,妖丹內再次充滿磅礴的靈力。

「這裡應該是比較安全的地方吧!沒有太多強大的凶獸。」錦墨也有點疑惑,按理說蒼靈界的凶獸不該如此「弱小」,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這裡被別人清理過。

錦墨首先想到的就是柔兒爹娘,但隨即否決,但一路走來,疑惑越多的同時,也越發警惕,同時用吞天造化功吞噬自己體內的妖族氣息。

隨著錦墨不斷前進,周圍的凶獸越來越少,到最後已經全部都是如同野獸了。

而在這裡已經能偶爾看見修士的身影,如同流光一般在天空中劃過,散發的強烈氣息,讓錦墨一陣心悸。

錦墨再次前進了幾百里之後,也遇到了一些元嬰或金丹修士,但這些人都以緩慢的速度飛行,而且飛的都很低,在一些強大修士飛過之時,立馬停止飛行,等這些強大的修士飛過之後,才會繼續前進。

錦墨心中一動,毫不猶豫的上前將距離自己最近的一人擊殺,三種秘法瞬間施展。

而其餘修士見錦墨殺人,眼中神色淡漠無比,絲毫沒有多管閑事的念頭,自顧自的想著既定方向飛去。

也有一些修為較弱的修士,在看到錦墨殺人的手段之後,眼眸微縮,像是怕惹火燒身一般,急匆匆的離去。

錦墨殺掉一人吞噬之後,原路返回,直到無人之處,才運用虛無遁法遁入地下,進入神海之中查看這修士的記憶碎片。

這人叫薛鎮城,一介散修,殺過人奪過寶,有辛酸苦辣也有快意恩仇,但錦墨對這些都不感興趣,直接開始查看關於蒼靈界的一切。

這些東西或許對於別人來說是常識,每個人都知道的東西,但對於初來乍到的錦墨來說,這些記憶卻是最寶貴的,只有更快的了解蒼靈界,才能更快的適應這裡,同時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錦墨沒有著急,看的極為仔細,雖然這薛鎮城只是散修,不會知道太多隱秘的事情,但錦墨依舊看的極為仔細。

而龐大的蒼靈界,也從薛鎮城的記憶之中,向錦墨揭開神秘的一角。

蒼靈界不知道有多大,雖然也有人自稱到過蒼靈界的盡頭,但都是語焉不詳,而且同行的人,在歸來之時都會消失幾人。

直到後來才流傳出來,這失蹤的幾人都已死亡,幾人也知道瞞不住,隨即說出真相,這幾人都是進入了世界的盡頭,進去的人沒有都出來,無一例外。

而這件事也成為了廣為流傳的傳說,可謂人盡皆知。

錦墨只知道地球是圓的,從來沒聽說過什麼世界的盡頭,要是在地球是肯定不信,但這活自己都成老鼠了,還有什麼事情是讓人無法置信的呢?

也許蒼靈界真是一塊大陸,這些人都是走出蒼靈界之後再太空之中死掉了,錦墨也只能這樣想。

而蒼靈界的無疆之地,也被分為五大區域,其中最讓錦墨感興趣的就是中州,也叫神州。

神州不是大陸,而是一艘龐大無比的船,比之一些大陸都要大,被修為通天徹底的神州之主統治,無人敢挑釁。

除此之外,蒼靈界以神州也中心分為四塊大陸,分別是由人類修士統治的東方通玄大陸。

由妖族統治的西方妖族大陸。

人妖兩族大戰的南方混亂大陸,也叫混亂戰域,簡稱戰域。

而北方,在薛鎮城的記憶之中,沒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只知道北方之地極為恐怖,整個大陸越是深入,越是危險,傳說在深處更是如同絕地一般,而北方也因此被稱為斷魂大陸。

錦墨眼神微縮,薛鎮城不知道北方大陸的具體情況,但錦墨卻知道,這北方斷魂大陸,正是數萬年前通天神君統治的大陸,也是那驚天一戰爆發的地方。

錦墨轉念間不再去想,繼續看下去眼眸卻是慢慢眯了起來。

因為此刻錦墨所在的大陸,正是由人族修士統治的通玄大陸。

以蒼靈界人族和妖族勢同水火的關係,錦墨可以想象若是自己妖族身份暴露,給自己帶來的危機,將是整個通玄大陸的通緝。

不過錦墨也鬆了口氣,幸好自己能用吞天造化功吞噬自己體內散發的妖族氣息,要不然麻煩大了。

不過錦墨依舊不太放心,因為弱者,永遠沒有話語權。

而這種規則在通玄大陸,乃至蒼靈界,變得更加普遍,已經是所有人都認同的事情,如同真理。

就如同不久前錦墨擊殺薛鎮城一般,要麼視而不見,要麼如避蛇蠍,但就是沒有人會管,如同在所有人的認知里,強者殺弱者,沒毛病。

而錦墨此時的所在之處,位於通玄大陸玄陽域泉陽國。

在通玄大陸,同樣被分為一些區域,以域為名,而其中則會有一些國家建立,但在這些國家皇室的背後,都有當地強大的宗門當靠山,要不然這個國家要不了多久,就會分崩離析。

就像泉陽國,背後的支持者,就是玄陽域的一流宗門天一宗。

而在泉陽國建立的一些城池之中,都會有城衛軍的存在,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城市的正常發展與繁榮,同時則會有一些規矩,比如不能打鬥……

但所謂規矩,只是約束弱者的規矩,在強者的嚴重,規矩還不如紙人,只要擁有絕對的實力,就可以踐踏任何規矩。

強者的話,就是規矩。

錦墨默默的將薛鎮城的記憶碎片觀看完畢,將所有的東西都默默記下來,這些東西雖然雜亂,但以後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用上。

而此時錦墨的念頭已經豁達,只有成為強者,才有生存的全力,而這,也是錦墨一直以來的目標。

而這個目標的下一步,錦墨已經等待了三年之久,正是渡劫,成為妖王。

自從在天穹秘境三年殺戮之前,錦墨就已經達到了化形巔峰,只是默默的將自己的氣機壓制,沒有在天穹大陸突破,但現在已經到了蒼靈界,錦墨也已經沒有了顧慮。

在離開天穹秘境時,錦墨雖然受了傷,但這幾天不斷用生機蘊養,已經全部恢復,自身的實力,也再次達到了巔峰。

但錦墨卻沒有急著突破,挪移出地底洞府,向著人跡罕至的山脈中飛去。

幾天之後,一座百米小山上,錦墨默默盤膝而坐,身上散發出磅礴的靈力波動。

而在天空之中,無數劫雲匯聚而來,化作一團雷電閃爍的龐大劫雲,將錦墨肉眼所到之處都遮蓋起來,整片天地都昏暗了下來。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而錦墨的身上,在強大的靈力波動之下,更是散發著濃郁的生命氣息,正是生機澎湃的象徵。

錦墨緊閉的雙眼慢慢睜開,精光四射之中,毫不畏懼的抬頭看向天空之中的劫雲。

「轟…轟隆隆!」

這一刻,如同天怒,一道由無數劫雷匯聚而成的雷霆,如同一道黑色的狂龍,向著錦墨吞噬而來。

錦墨瞬間色變,剛才滿臉的自信之色消失無蹤,多出的則是前所未有的驚駭之色。

在錦墨的感知之中,這道劫雷的威力,以及帶給自己的壓力,太過龐大了。

錦墨當初也見過修士與妖族渡劫,比如龜老,比如瘋狂沖入萬人陣的青雲子。

龜老的渡劫沒有被打擾,算是規規矩矩,但青雲子就顯得瘋狂了很多,而劫雷的威力,達到了讓無數人色變的地步。

但錦墨感覺,自己的這雷劫的第一道劫雷,威力也已經與青雲子渡劫時的威力想差不多了,這讓錦墨再也淡定不了了。

但現在已經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地步,容不得錦墨有絲毫猶豫,劫雷已經以雷霆萬鈞之勢爆射而來。

錦墨在生死時刻,面目猙獰,揮手間一道道由虛無遁法形成的挪移漩渦形成,驟然出現在劫雷的必經之路上。

「轟!轟!轟……」

一道道破碎聲響起,與此同時帶來的,則是挪移漩渦一個個的崩潰。

錦墨神色焦急,但依舊沒有放棄,一個個挪移漩渦如同獵人的陷阱,等待著獵物的自投羅網。

但錦墨今天遇到的這隻獵物,貌似有些太強大了,讓這些往日里幾乎無往不利的陷阱,如同紙糊的一般,不堪一擊。 強烈的危機感,讓錦墨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求生慾望。

以前往往都是人禍,危急關頭只要錦墨拋出自己是尋寶鼠的消息,雖然不願被人所控制,但最起碼能保住性命,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但這次可是正兒八經的「天災」,在這一道狂暴劫雷下,錦墨會毫無懸念的化為飛灰,當初青雲子有多件仙器防護,最後還是被劫雷劈死了,錦墨自認為自己還算強大的肉體,絕對沒有仙器堅固。

但錦墨如何能夠放棄,千幸萬苦來到蒼靈界,更是不惜為此殺戮十幾萬修士,豈能剛到蒼靈界就死於雷劫之下!

錦墨愈發瘋狂,妖丹瘋狂旋轉中,一道道挪移漩渦出現在劫雷之下,只為在破碎之時,削弱劫雷的威力,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絲一毫的威力。

時間好似很慢,但眨眼間劫雷已經來到了錦墨頭頂幾百米處。

這個距離看似還算安全,但對於錦墨來說這個距離也只是一步之遙,更何況是劫雷。

但劫雷終究是死物,雖然威力強大,但卻不懂變通,更不會繞道,在一道道挪移漩渦的消耗下,劫雷的威力已經不足剛開始時的一半。

但就算是這樣,當劫雷在來到錦墨頭頂之時,錦墨依舊感覺如同泰山壓頂,差點跪在地上。

錦墨心中生出一股希望,修為再次爆發,挪移漩渦像是不要靈力一般向著劫雷攔截而去。

錦墨將挪移漩渦用的飛起,但挪移漩渦最大的作用,依舊是傳送。

當劫雷來到錦墨頭頂百米時,威力再次大減的雷劫,在繼續破壞幾道挪移漩渦之後,穆然間在一道挪移漩渦之中消失不見。

錦墨微微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本想放聲大笑,但想起第一道劫雷就如此強大,那第二道呢,第三道呢!

想到這錦墨剛剛好轉起來的心情,瞬間再次跌入低谷。

百里之外,一行五人正在極速飛行,雖然這裡也能看見錦墨渡劫的地方,但並沒有進入雷劫範圍之內,五人人並不在意,而且看幾人眼中的神色,就算進入雷劫範圍內,五人也未必在意,畢竟錦墨只是再渡妖王劫。

春芽的七零年代 人物修士和妖族渡劫的劫數有所不同,遠遠看起來差不多,但只要仔細看,有一定見識的修士,都能夠分辨出來。

幾人沒有在意錦墨所在的方向,在旁邊飛快的飛行,按這個速度,要不了多久就能離開這裡。

「乘風小心!」

飛行在最後的一個頭髮花白的修士忽然大喝一聲,與此同時,其餘四人也有所感應,神識同時擴散開來。

幾人頭頂原本狂風呼嘯的天空,驟然出現一個漩渦,從漩渦之中,一道黑色的雷霆,如同毒蛇一般,朝著距離最近的乘風撲去。

而在劫雷出現大半還沒有完全出來的時候,挪移漩渦就已經承受不住劫雷的狂暴威力,轟然爆開,形成一道道破碎的空間裂縫,但還沒開始蔓延,就已經瞬間癒合,恢復如初。

乘風聞言瞬間躲避,但劫雷卻如同被激怒了一般,認準乘風繼續追擊。

「劫雷!」

乘風錯愕的想了一下,還沒有來得及說出來,就見黑色劫雷已經劈頭蓋臉的劈了過來。

「轟!!」

一聲轟然巨響,乘風頓時被黑色的劫雷包裹如同沐浴在雷霆之中。

其餘三人見是劫雷,都鬆了口氣,但之前出聲提醒的白頭修士看了一眼黑色的劫雷卻眉頭微皺,隨後同時轉頭看向錦墨渡劫的地方。

四人實在想不明白,自己五人距離雷劫足有幾百里,按理來說安全無比,難道說雷劫側漏了???

但這種情況基本不可能,而且從來沒有聽說過,隨即四人想起劫雷出現之時的漩渦,都是臉色一沉。

「到底是那個混蛋!敢暗算我,我要殺了你!」

此時乘風周身的劫雷已經慢慢消失,露出其中灰頭土臉的乘風。

乘風臉色漆黑,原本飄逸的長發,此時卻倒立起來,全身各處不斷的冒出一股股青煙,襯托的乘風都多了一絲不一樣的氣息。

其餘四人看著乘風,雖然臉色沒有什麼變化,但眼中已經冒出掩飾不住的笑意,誰能想到作為天一宗天才的乘風,居然也有這樣狼狽的時候。

「想笑就笑吧,不用忍了。」乘風說話時滿臉怒意的看向錦墨渡劫的方向,說道:「走,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樣大的膽子,居然敢暗算我乘風!」

其餘四人聞言雖然沒有笑出聲,但臉色已經明顯出現了變化,對視一眼之後,默默的跟上。

「呼!還好。」錦墨看著第二道劫雷輕聲說道,臉色也再次出現了一些自信。

剛才的黑色劫雷威力太大讓錦墨想起來就毛骨悚然,四周的山地之上,在黑色劫雷接近百米之時,就已經被劫雷劈的漆黑。

此時第二道劫雷已經到來,但顏色已經變成了銀白之色,威力雖然也很是強大,但卻連黑色劫雷的一半都沒有,讓錦墨鬆了口氣。

但錦墨依舊沒有放鬆絲毫,雷劫還沒有過去,不知道會不會鬧出別的幺蛾子。

錦墨轉眼間將這想法拋在腦後,開始專心渡劫,一道道雷劫在被挪移漩渦削弱之後,錦墨才敢用肉身硬抗,但就算是這樣,依舊被劈的齜牙咧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