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且在之前救人的時候,卻是一副頤指氣使的樣子,搞的好像有人在求他們一樣。

的確,以他的這個年紀,達到武尊八段是很了不起,倒是這他自傲的本錢嗎?

他們現在的成就,哪一個是比這個傢伙差了?既然你如此高傲,那麼咱們就更高傲。

但是,這其中最為難做人的還是韋清,畢竟他是夾在這中間的。

但是凌天賜並沒有做聲,而是在仔細的調養。

「好,當真是好極了。」那說話之人,然後猛然的轉向了這韋清到:「二公子,你倒是給我們一個解釋啊。」

章小蕙冷冷的看了一眼這些傢伙,又看了一眼難看,又甚是為難的韋清,也無奈的嘆息一聲。

或許,這韋清一輩子就只能是如此了,一個大男人也可以如此的懦弱與拖拉。

「大哥……他們……」韋清想要解釋,但是發現這話卻不知從何說話。

但是,此刻的韋曉眼神中,卻是有著一股冰冷的殺氣閃過,他慢悠悠的喊起來,然後朝著凌天賜走過來。

「現在給你兩條路選擇,第一道歉。」韋曉居高臨下的看著凌天賜,然後冷冷的說道,但是話都沒有說完,卻是被打斷了。

「不用選擇了,不管你說的哪一條,我都不會選擇。」凌天賜連眼睛都沒有睜開,繼續道:「我給你兩條選擇,第一滾。第二,我出手,廢了你。」

此言一出,這跟隨著韋曉而來的人頓時殺氣湧現,全部都站了起來,他們已經準備動手了。

而韋清此刻則是一臉為難與不知所措的站在一邊,這現在事情都已經超過了他的預想。

「哼。」凌天賜冷冷的笑道:「怎麼?想動手了?在你接觸我們之後,只怕你心中就一直在打折算盤吧。」

韋清的臉色頓時一下子就變了,他太清楚自己大哥的為人了,有時候他可以不擇手段的得到一樣東西。

而韋曉的臉色居然沒有絲毫的變化,反而是流露出一絲猙獰的笑意道:「哦?你倒是看得很准啊。既然你都已經猜到了,為何還要這麼聽話。」

此刻的韋曉,笑容很是陰冷,他們周圍的人早就已經憋著一肚子的氣了,現在既然韋曉有著這樣的想法,他們勢必要好好的教訓一頓這些傢伙。

凌天賜沒有再說話了,因為他已經懶得和這種自以為掩飾得很好,但是卻如垃圾一般的人說話了。

韋曉的眼神中,陰鬱之色驟然升起道:「既然如此,那麼我還是仁慈一點,將你們的東西交出來,自廢一條手臂,我保證你們可以活著出去。」

「白痴。」小白很是無奈的吐出兩個字道:「韋清公子,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現在你大哥既然如此,咱們只好手底下見真章了,你還是退到一邊去吧。」

「大哥……」韋清徹底的著急了,他想不明白,自己的大哥怎麼轉瞬間就有了殺人越貨的想法了?

「退下。」韋曉驟然冷喝道,嚇得這韋清也是不由得退到了一邊,章小蕙見此,眉頭皺得更深了。

「剛才是你說的?」韋曉的目光落在了小白的身上,那個時候他們都對戰,情況混亂無比,這些傢伙根本就沒有注意凌天賜等人的修為狀況。

小白無奈的點點頭,然後站起來就是一巴掌扇了過去,這讓韋曉已經他周圍的人一下子就懵了。

「砰!」

牆壁之上,無盡的灰塵開始散落,韋曉臉色陰鬱至極的滾落下來,他眼神中帶著一絲震驚與駭然。

一巴掌,僅僅是一巴掌,便是見他打飛了,而且還是在他有防備的情況下。

這原本還是很囂張的一些人,頓時就啞口無言了。

小白一步步的朝著韋曉走去,嘴角噙著一絲玩樂的笑意道:「怎麼?現在你是想怎麼對付我?」

看著笑得很是燦爛的小白,這韋曉的後方人員都是不由得渾身一個顫慄傳來。

小白一腳就踩在了這韋曉的胸膛之上,恐怖的氣勢,瞬間碾壓的這韋曉都是臉色一片漲紅與難受。

「要不是看在你是韋清公子的份上,你以為你還能蹦躂到這種時候?」小白踩著他說道:「告訴你,我們不是不講道理,但是也要看道理是和誰講。他們救我們,我們心裡感激,如果你不那樣的一副態度,不是心存殺機,我們也不會動人。」

「人,都活著為了一口氣,你不給別人尊重,還想別人尊重你?你以為你是老幾?現在把你的儲物戒指拿出來,帶著你的人滾出去,否則。」

「我現在就殺了你。」

這最後的一番話,已經是殺機畢露了,而且殺氣還格外的強盛。

不殺他,是不想徹底的讓韋清變得難做人,所以,既然他將注意打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就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韋曉此刻的心都在滴血,但是他怎麼都想不到,這傢伙竟然是武王高手,自己的這點實力,根本就不夠看。

他們現在是敢怒不敢言,在別人的強勢之下,他們幾乎是沒有足夠的能力來翻轉,儘管他們的人很多,但是不夠看。

韋曉幾乎是心在滴血的將自己的儲物戒指丟了出來,然後狠狠瞪了一眼韋清后,這才站起來,冷冷的看了一眼坐在那裡從未睜開眼的凌天賜,這才憤然的帶著自己的人走出去。

但是,他們很清楚,一旦是他們真的走出去之後,只怕面對的就將是這外面的無盡追殺。

而他們能不能化解,這就不是凌天賜所想的事情。

韋清一臉頹然的坐下,神色蒼白的有些難看。

「對不起,我為了他們的性命,不得不做,你哥已經對我們有了貪戀。」凌天賜終於是睜開了雙眸,然後看著韋清說道。

韋清有些艱澀的點點頭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只是……他這次出去之後,只怕是。」

「你放心吧,如果你哥這麼容易死,他就不會在這樣的年紀有這樣的修為了。你不會不了解你哥吧?只怕是他的心狠與隱忍,連你都不及他的十分之一。」凌天賜繼續說道。

韋清再次一愣,很是驚訝的看著凌天賜,而後者從他的表情中,就已經知道,這韋曉果然是不簡單。

外面發生了什麼,凌天賜不會去管,但是現在他們每一個人都需要全心全意的修鍊恢復。

否則這接下去的路,真的就不好走了。

所有人都進入了修復狀態,這外面發生的一切都與他們暫時沒有關係。

而當這一天時間過去之後,整個結界突然開始劇烈的抖動了起來,而且連這山洞都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

這般劇烈的搖晃,使得凌天賜他們都睜開了雙眸,這比他們預料之中的攻擊都來的晚。

「已經開始忍耐不出要進攻了嗎?」馮波擦拭著自己的傷口,多虧是有了上等靈器,他發現竟然是讓自己的戰鬥力有了一個質的飛躍。

凌天賜微微的點頭,現在算上這章小蕙和韋清的人,一共是有著近五百人。

而這外面,如果不出所料的話,只怕是有著上萬人的規模,甚至是更多了。

「凌天賜……今日你逃不掉的,九大奇葯你就算是不交,也得交出來。」這一聲震怒的聲音,卻是讓凌天賜等人的臉色都變了,特別是韋清的臉色。

「我就說吧,你的那個老哥,果然不是省油的燈。」趙龍有些哭笑的說道「看來他倒是有著幾分本事啊。」

韋清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他一直都和韋曉的關係比較好,也知道這韋曉是什麼人品。

但是他沒有想到,如今的大哥,已經是變本加厲到了這種地步。

現在,他這是要將所有人都坑進去的節奏,包括韋清也在內。

「九大奇葯……呵呵……」榮天成笑道:「現在只怕是這個消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傳遞出去了吧。」

「哼,這傢伙,早知道就該宰了。」酆浩怒吼道。

本來他們之前遭受的追殺已經夠多了,現在被這韋曉利用,只怕是這裡上百萬的人和勢力,都知道了他凌天賜這號人物了。

「中央的聖物已經和我們無緣了,現在我們必須儘快的撤出去,否則全軍覆沒。」倪睿冷靜的分析道。

「可是……這外面數萬人只怕都在等著咱們,要想出去談何容易?」媚仙子皺著眉頭,看著倪睿說道。

他們原本以為,跟著凌天賜,應該是有著出頭之日了,想不到,現在居然是遇到了這種麻煩,當真是鬱悶到了極點。

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凌天賜的身上,現在這裡沒有絲毫波動的,也就只有他和聖采月兩人了。

這兩人的目光都很平靜,平靜的連他們都有些不敢相信。

「你是不是有什麼辦法?」趙龍碰了碰聖采月,然後問道。

現在也就只有凌天賜這幾個從小到大的好兄弟才能和聖采月說上幾句話。

而聖采月卻是將目光轉向了凌天賜,顯然是在徵求凌天賜的意見。

凌天賜微微的沉吟片刻,道:「現在我們出去就是送死。但是不出去,在這裡也是送死。」

聽著他這番沒有絲毫營養的話,榮天成就像將自己的拳頭印在凌天賜的臉上。

「其實,如果不是韋清你們,我們早就死了。但是我向來的觀點就是以殺證道。這也是我們修為進步最快的時候。但,現在看來,這條路暫時行不通了。說實話,九大奇葯我拿到了,也就足夠了。」凌天賜淡然的說道。

但是這在場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他們雖然是聽到了各種傳聞,但是誰也沒有見過他是不是真的拿到了。

而更為吃驚的則是章小蕙和韋清等人,他們才是最為震驚的。

畢竟這是事關生死的事情,萬萬想不到這凌天賜就直言不諱的講了出來。

這一下子就讓他們的心理又是高興,又是擔驚。

「辦法不是沒有。但是我現在在想,咱們究竟是要馬上出去,還是搏一搏?」凌天賜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

「嗯?」這唐穎熙和潘銘等人的雙眸都是一亮,這短暫的接觸了凌天賜之後,他們發現這少年每次做事,都能想的很遠。

「說來聽聽。」這鄒柯終於是開口了,要想聽到他說話,就跟和聖采月開口說話是一樣的難。

「還記得我們上次在那武皇宮殿中的情況嗎?」凌天賜帶著一絲笑意的說道。

大白和小白甚至是紫馨的雙眸都是一亮,這玩意兒還是當初他們發現的。

那韋清等人的神色一下子就變得精彩了起來,那種看起來像是讓別人都看不到的東西,實在是太神奇了。

「你上次不是說沒有了嗎?」韋清等人問道。

「現在是差不多沒有了,所以,如果平均下來,那麼隱身狀態的時間就會大大的縮水。只會能夠堅持多久,我不清楚。」凌天賜這件事情不會全部告知的。

當初的隱身草,他不知道摘取了多少,現在絕對是不能讓其餘的人知道,就算是這韋清和章小蕙都不行。

畢竟他們都不是自己的親信,這種情況,以後是絕對不能再出現。

為了自己,也為了這一大票跟著自己的人。

章小蕙等人都微微的皺了起來道:「你的意思是,咱們服用之後,以最快的速度前往那中心地帶。然後再做打算?」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非常冒險的事情,因為再中心地帶的人更多,勢力更加的恐怖,現在基本上百分之七十的人都去了那裡。

「你們也可以選擇直接的服用后,立即找新的地方離開。畢竟跟著我們你們太危險了。這不是說什麼情誼的時候,保命才是最為重要的。但是我們不同,如今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我們命大,以後說不定還能再見。」凌天賜態度很是嚴肅的說道。

這韋清和章小蕙等人都陷入了沉默,他們救了凌天賜等人,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畢竟他們只能算是一般的朋友,還不能和真正的朋友相掛鉤。

跟著章小蕙和韋清的人,此刻也都很清楚這一點,凌天賜等人的確是不錯,也不會輕易的佔便宜。

如今,他們所說的,正好是自己等人所想的一樣。他們可以救援,但是中心地帶,他們就真的不能去了。

那裡高手如雲,勢力錯中複雜,誰都想要得到好的東西,但是好東西是需要有命來享用的。

現如今,他們的難題沒有解除,逃出去才是真理,自然是不能再去中心地帶了。

韋清和章小蕙等人都一陣掙扎,他們想和凌天賜他們一起去,但是,身後的人不一定願意。

他們再怎麼自私,也是需要為身後的人所考慮的。

「怎樣?」榮天成看著韋清和章小蕙說道:「你們也不用為難,我們現在是破罐子破摔了。但是你們不同,他們要殺的人不是你們。現在趕緊決定。」

「對不起……我。」韋清感覺到很是為難。

凌天賜一把拍了拍他的肩頭道:「記住,男子漢大丈夫,有時候做決定,就是要果斷點。不要讓別人瞧不起。放心吧,這次,我們未必都會死。他日若是有緣,咱們自會相見。」

「嗯。」章小蕙等人都點點頭,他們的心中其實也是相當的複雜,不知道怎麼決定才好。

凌天賜連忙的拿出了隱身草,此刻的隱身草暴露在他們的目光中,根本就像是和一般的普通草藥沒有什麼兩樣,一株草已經分行了兩三分來服用。

外面的震動已經是越來越大了,這整個山洞都開始在劇烈的搖晃起來,似乎是要坍塌了一般。

當所有人都吃下了隱身草之後,凌天賜的神色變得嚴肅起來道:「記住,大家不要發出太大的響聲,不要碰到不必要的東西。」

媚仙子等人眼眸中都是星光在閃動,他們沒有嘗試過,顯然此刻的心境很是激動,很是複雜。

他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還有這種好東西。

現在要去大膽嘗試,小心肝撲通直跳。

馮波、潘銘和唐穎熙等人都是如此,他們都很激動,甚至是身軀都在微微的顫抖。

如果,這個東西沒有作用,那麼他們出去就是死,而且是必死無疑的那種。

凌天賜和趙龍等人,甚至是連韋清等人都很是篤定,這也讓媚仙子他們都相信了幾分。

凌天賜緩緩的舉起了手,然後走到了東邊道:「沖。」

這裡的結界是他們布置的,所以,他們進出沒有問題,此刻的凌天賜帶頭第一個沖了出去,這裡一片嘈雜與混亂。

而當凌天賜他們衝出來,看到這周圍漫天的人影時,不由得一陣啞然。

這周圍,全部都是人影,天際中更是不計其數,他們的目標都對準了著下面的山洞,而凌天賜則是一下子就鎖定了韋曉。

不過,現在可不是動手的時候,他們的前面不遠處,就有著不少的人都圍堵在那裡。

媚仙子、潘銘、馮波和唐穎熙的人都幾乎是將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他們就這樣堂而皇之的出來了。

這些傢伙,竟然是一點都沒有察覺?

這一刻的激動,幾乎是達到了他們有生以來的最鼎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