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招呼過後,蘿花表姐當仁不讓的表示願意帶焦明逛一逛,但是焦明既沒有那個閑心也看不上這山溝趕集一樣的熱鬧,委婉的說明自己有要事和冰蓮商量,麻煩蘿花姐姐帶路。

蘿花爽快的同意了,三人一牛穿行於來來往往的人群,一路上焦明收穫了許多青壯年男性疑惑的目光,個中緣由焦明不想知道,但是某系統豈能如他所願,點明旁人無非是在疑惑這個病秧子和身邊的兩個美女是什麼關係。焦明這幾天被某系統折磨的精神萎靡,和周圍活力無限的魔法戰士相比的確病弱了一些。

三人走了七八分鐘拐了幾個彎便進了一個院子,院子里有兩株並不高大的柿子樹,焦明趕緊把餓了三四天的獨角仙從衣兜里拿出來,輕輕一拋,這小東西便自己鑽進柿子樹枝葉間不見了。

此處院落大體是個長方形,南側臨主街是個三層的木樓,東面臨小街有個長長的二層木樓,一眼望去便知道是一個個窄間結構,似是住所。西側北側是籬笆牆,北側還有一個小後門,出去便是一條一人寬的巷道。

冰蓮許是聽見了人聲,從東面的木樓二層一個窗口探出腦袋,見到焦明和夏風,高興的輕呼招手。待三人上樓相見之後,冰蓮驚訝的問:「你這是生病了?」

焦明苦笑了下:「不說這個,我們說正題吧,關於領地收稅的。」

冰蓮也不追問,拿出了辦正事的態度,招呼三人坐下,對於蘿花也不露一絲異樣。又拿出紙筆擺在焦明面前,完全就是當初城堡里每日聽講數學的樣子。

焦明清了清嗓子,然後開始講述這幾天的思考成果:「我們首先要改變收稅的方式,把收拿實物明稅,改為抽取商品暗稅。我家鄉的一位學者把稅比作鵝毛,收稅就是一個盡量多拔鵝毛,同時盡量少讓鵝叫喚的工作。且不說稅收之後的分配過程,常見稅種的本質不是收取糧食,也不是收取錢,而是抽取納稅人勞動而產生的財富。領地內農民用一年的時間生產出了一百袋糧食,我們收取七十袋,實際上是把農民一年的勞動收取了百分之七十。而我們收拿實物眀稅的方式太過粗暴低效,不僅成本高,還激起抵觸情緒。」焦明喝了口水,又看了眼三女,似乎這些都還理解得了,便接著道:「抽取商品暗稅就不一樣了,完全可以達到更高的抽取比例,人民還毫無痛感,即使有痛感也找不到發泄的對象。假設我們有一種商品作價一百袋糧食,而實際的成本只有二十袋甚至更少,民眾在購買這件商品的時候自然就上交了八成多的賦稅,還樂呵呵的搶著買。」。

蘿花已經完全懵了,夏風似懂非懂,而冰蓮卻好像跟上了思路,皺著眉沉思。

「更高的抽取比例,豈不是……」冰蓮斟酌了一下道:「更殘酷?」

「這便要說說稅收的另一面: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理想狀態下,抽取來的財富會以另幾種形式返還給納稅人,所以總體來看我們只是替民眾決定怎麼支配財富而已。」

「能舉個例子么。」冰蓮問

「你見過我的學校吧。」

冰蓮點頭。

「我的父母納稅之後,稅款的一部分被分配到教育領域,然後我接受了『義務教育』,如此一來皆大歡喜。」

「你在諷刺么?」冰蓮奇怪的問。

「完全沒有。」焦明擺手,「人是有惰性的,我爹抽煙喝酒打麻將,若是這筆錢不走這個流程,我都不一定上得了大學。」

冰蓮顯然不知道煙酒麻將是什麼,卻也不在這個問題上浪費姐時間:「以我們鱷魚領的現狀,你有什麼建議。」

焦明微微一笑道:「蓋房子。把整個長藤鎮變成一個大石頭城堡。」切實可行的計劃也一直困擾著焦明,但是今天所見的長藤鎮情況讓焦明豁然開朗。

接下來焦明把具體內容娓娓道來,聽得冰蓮的眼神越來越亮,嘴角的笑容也越來越盛。 冰蓮接下來又詢問了幾個細節問題,然後興奮的在屋子裡踱步,踩的木質地板吱扭扭響個不停幾分鐘之後抑制住激動心情的冰蓮吩咐道:「請主母大人過來,就說有重要商量。」侍立在一邊的夏風領命離開。

「不用我們過去?」

「母親正和一大堆婦人一起聊天,過去的話談不了正事。」冰蓮解釋了一句,不再走來走去,坐下來笑盈盈的道:「而且你先找我,也是存了拉攏同盟的心思吧。」

而焦明知道自己已經說服了第一個人,成功拉到了一個幫手,再說服兩個人便算是踏出了計劃的第一步。正自振奮間余光中卻看到蘿花表姐有些奇怪的目光,剛剛自己和冰蓮談的如此興起,卻是把人家晾在一邊了。

…花痴女這麼看你半天了,虧你個榆木腦袋現在才發現,而冰蓮這個柴火妞笑的太雞賊,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此時屋子裡面只剩下三個人,蓋房子的話題一停,沉默之下,氣氛就有些尷尬了。卻想不到蘿花表姐開口道:「焦明先生,你果然很厲害。」敬佩之情溢於言表。

…這女人有點道行啊,你們兩個在這裡秀了半天的恩愛,居然還愈挫愈勇…

…你什麼意思?還有你怎麼變得正常了?…

焦明驚訝的心中暗問,某系統剛剛這兩句話聽起來完全就是個正常人,而不是煩人的話嘮瘋子。

…我只是無聊罷了,有戲看當然是先看戲了…

「蘿花表姐過獎了。」焦明有些不要意思的謙虛道。冰蓮也詫異於蘿花表姐的表現,不知難而退算是心性堅毅,這更進一步就有點示威的意思了,卻也不能丟了少領主的風度,心下暗哼一聲,開口對這焦明道:「不得不說這個計劃非常的棒,不過想要順利的讓母親大人點頭,仍然需要一些小技巧。」

接下來在等待的這段時間裡,冰蓮略略的說了些紫羽女士在談話中可能會出現的小動作,什麼樣子的不耐煩,什麼樣子是感興趣等等。焦明聽得唯一的感嘆就是:女生外向,若是以後生了個女兒,不會這樣子往外面抖我的老底吧。

蘿花表姐同樣參與進來,想出了約定暗號的法子,以此提示焦明何時該沉默,何時該大講特講。焦明一時之間只覺得受寵若驚,當然沒有腦內那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就更好了。

…看你丫爽成這個樣子,是不是想開水晶宮了?那就趕緊開啊,我等不及看到修羅場了,嘿嘿嘿,女人們因愛成恨發起瘋來最好看了…

這一盆冷水讓焦明打了個寒顫,亂七八糟的桃色心思全部消失,集中全部精神完善自己的方案展示。

…這要是有個電腦就好了,你弄個PPT出來,閃瞎這群土鱉的狗眼。然後這群原始人立刻芳心暗許小鹿亂撞擺出M腿,接下來就嘿嘿嘿…

幾分鐘之後,夏風回來了,不僅沒有帶來紫羽女士,反而是在冰蓮耳邊輕語幾句。冰蓮聽后眉頭皺起,又掃了眼屋子裡的焦明和蘿花,強笑著對焦明道:「這裡雖然比不上你家鄉熱鬧繁華,不過也另有一番樂趣,就讓夏風帶你在鎮子里轉轉吧。我有個會議要開,還請見諒。」說罷又小聲和夏風說了句什麼便急匆匆的走了。

「可是出了什麼事情?」焦明一頭霧水,只好問夏風道:

「還請您問小姐為好。」夏風回了個軟釘子。

焦明不以為意,但是腦中的某系統卻是氣急敗壞的罵開了,污言穢語不斷,似乎是看完了狗血劇,瘋病複發了。

就這樣三人也出了屋子,焦明上了牛背,在夏風的帶領下,順著街道而行,這顯然是有目的性的,焦明好奇的問:「這是去哪裡?」

「按照小姐的吩咐,帶您去看看我們鱷魚領特有的風俗。」夏風答。

蘿花尖生道:「不會是去石台吧?」她自然是認路的,但聽語氣顯然是不想去那個地方,而這就更讓焦明好奇了:「石台有什麼可看的?」

「那裡無聊的很,不如我們去別處逛逛吧。」蘿花拉住牛角,爽朗之中帶著幾分撒嬌,大眼睛毫不避讓的直視,一種不同於小家碧玉嬌羞氣質的女性魅力盡顯。焦明雖然不知道蘿花是幾環,但是只覺得鎚子微微一頓,立刻邁不動蹄子了,可憐巴巴的牟叫一聲。

夏風得了冰蓮的吩咐,豈能讓蘿花把焦明拐走,一把抓住了另一隻牛角:「先生還請這邊走。」

…嘖嘖嘖,哈哈,好玩好玩…

某系統幸災樂禍的聲音響徹焦明的腦海。焦明也有些不知所措,正苦惱間,卻感受到鎚子傳來的痛覺訊息,趕忙把兩個怪力女的手拍開,心疼的撫摸鎚子的頂毛。

「撒手,別拿我的牛較勁!先說說石台那邊有什麼,我自己決定去不去。」焦明嚴肅了表情,唬住了互相瞪視著的二女。

蘿花:「一群打架的傻貨。」

夏風:「那是中低級魔法戰士相親的地方。」

焦明綜合二人的答案大概猜到了七八分,對比武相親這種新奇的風俗心生好奇,對著蘿花商量道:「要不我們還是去看看吧。」

蘿花俏麗的臉龐三分凄怨七份倔強,糾結猶豫再三之後,一跺腳竟是轉身跑掉了。

…你看這背影,特別是這屁股,嘖嘖嘖,像不像那個什麼澤來著…

焦明沒想到蘿花竟然如此抵觸,寧肯離開也不去石台,抬手挽留便慢了一拍,自然是抓了個空,正自懊惱間卻感覺一陣細微的魔法波動自剛剛那間三層木樓傳出,細細感應卻是氣魔媒在規律的輕微震蕩著,顯然有人在施展氣系魔法。

這魔法波動就好像是夜風中隱約傳來的琴聲,焦明凝神細察之下不由自主的進入了和氣魔媒溝通的狀態,看見那些扭動的線條卻如干涉條紋般規律的震動著,這是焦明從沒見過的景象。

以往焦明溝通氣魔媒並擾動空間的時候就好像是在隨意的**橡皮泥,七扭八歪完全是幼兒園水平。而這次卻看到一大塊的橡皮泥被別人**的彷彿磁流體一樣出現了繁複細緻的花紋與造型,而且還在規律的變幻著,其中差距可想而知,大受震撼的焦明僵立不動。

「先生?」夏風輕輕碰了碰發獃的焦明:「先生可是想去追蘿花小姐?」焦明回過神,卻忽然發現那個煩人的聲音居然消失不見了。

…喂?說話啊?…焦明懷著複雜的心情試探著問道,生怕那個聲音大喊一句『逗你玩』然後一如既往的絮叨個不停。

…掉線了?你把網線踢掉了?…焦明又用了一種槽點更大的說法來勾引某系統,依舊無聲。想了想這幾個呼吸間的前因後果,焦明退出了與氣魔媒的溝通狀態。

…看看你記憶里的這些施法材料,話說你當年的口味也挺雜的,咦!那個花痴女怎麼一下子跑沒影了?我還沒看夠呢…

…我叫你一聲臭傻嗶你敢答應不?…焦明一吐幾天來的怨氣。

…你小子膽兒肥了啊?敢調戲本系統,就算你跪在地上唱征服本系統也…

焦明立刻進入溝通氣魔媒的狀態,世界再次清靜了。然後愣了幾秒鐘,然後興奮的大笑起來,看的夏風一愣一愣的。 焦明笑的太過惡形惡狀,旁邊的夏風由驚愣變得有點發毛,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先生?先生您沒事吧。」

「當然沒事!從來沒有這麼好過,你讓我再笑一會。」足足高興了五分鐘,焦明這才脫離溝通狀態。

…卧槽,什麼情況?我怎麼好像斷片了?剛才是誰要唱征服來著?是不是你讓我唱征服?滾蛋,老子不唱…

焦明緩了幾口氣,再次進入了溝通狀態,小心翼翼的控制力道,盡量拉伸這一狀態的持續時間,說了聲出發,然後示意夏風頭前帶路。

焦明神清氣爽之下,甚至覺得天都藍了幾分,笑著問夏風道:「冰蓮是知道蘿花的反應,才故意讓你帶我去石台的吧?」

夏風見焦明正常了,也露出個笑容:「這還請您去問小姐為好。」這大概算是默認了這個說法。

兩人拐彎上了大路,然後從南面出了鎮子,便見烏壓壓一大群人圍作兩團,男女老少皆有,呼喝叫好聲不時傳來,熱鬧極了。

二人湊上前去,焦明坐在牛背上視線較高,看見人群中心巨石為台,兩個二十齣頭的光膀子男青年正赤手空拳打的起勁。格鬥過程總體看起來就是拳擊和摔跤的結合,雙方漸漸拉進距離,互換幾拳幾肘,接著扭抱在一起翻滾在地,然後不用旁人拉架便會自動分開,活動活動手腳之後再次擺出架勢試探著拉近距離。

焦明注意到雙方都不會攻擊對方的頭部和下檔,卻對軀幹和四肢毫不留情,就比如這一場,雙方打了五六個回合,然後一方扭折了另一方的手肘,那詭異的角度讓焦明眼皮子直跳。而台上台下的所有人都習以為常的毫不在意,甚至傷者自己都微笑著給勝利者道賀,然後啷噹著右小臂下台了。

「這不用叫醫生么?」焦明有些不確定的問夏風,雖然知道魔法戰士的癒合能力,仍舊有些不放心。

「經驗豐富的話自己掰回來包紮住就行了,如果是沒什麼經驗的話就隨便找個經驗豐富的即可。」夏風解釋道。

「還真是變態。」焦明感慨。

幾句話的功夫,又一個青年跳上石台,三兩下脫去上衣丟在一邊,和剛剛的勝利者打了起來。

「他們頭上的帶子是什麼意思。」焦明又問。台下面圍觀的人雖然男女老少都有,但最內圈的青年男女卻都是頭戴布條,布條分為黑白藍三色,松垮隨意的扎著,就好像是史泰龍的那個經典形象。

「分別代表二三四環。」回答的聲音清脆悅耳,卻是蘿花的聲音。焦明扭頭只間蘿花俏生生的站在那裡,卻是已經換上了一身黑白搭配的女僕服,與夏風和城堡里其他女僕穿著的雖然類似,卻更能凸顯女性曼妙的身段。

「咋換衣服了?」焦明被驚艷的呆了一呆,奇怪的問。

蘿花手拉著衣角轉了個圈:「這是我自己做的女僕服,好看嗎?」

「好……咳咳。」焦明本想順勢作答,卻看見了夏風那不善的目光,只好含混過去。

蘿花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顯然焦明的反應讓她很滿意,然後解釋道:「這是免戰的意思,穿了這身衣服婚嫁可完全由不得自己了。」說著還斜著眼睛瞟向夏風,其中意味不言自明,「也就不會有人把滿是臭汗的布條塞給我了。」說著蘿花指了指石台那邊。

石台上勝負已分,連勝的那個漢子氣喘吁吁,解下黑色頭帶打了四個繩結,竟是送給了台下的一個女人,焦明從背面只能看見那女人一頭柔順的長發和周圍幾個男女起鬨的側臉。想到蘿花那PS處理過一般的漂亮容顏,若是不穿成女僕服,怕是要被這些荷爾蒙分泌過剩的雄性牲口煩死了吧。

「黑布條是幾環?」

「三環,白色為二環,藍色為四環。」夏風搶答一般,然後又指了指另外三個人群圍觀的方向:「更高級的在那邊,不過是切磋為主,另外一邊是女子組,但送布條給男人就很少見了。」

「有意思!」焦明點頭攢道,然後又望向了人群中央的那對男女,「收了布條就是同意結婚了?」

「怎麼可能!」蘿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顯然是焦明的問題太過離譜,「只算是接受了追求而已,距離結婚遠著呢。」

…誰要結婚了?等等,總感覺哪裡不對的樣子,好奇怪啊…

這時候檯子上又跳上來一個青年,對著人群里的某個姑娘大喊某某我喜歡你,然後把一個白色的布條系在額頭。人群之中起鬨叫好之聲四起,焦明也有些佩服這樣的爽朗直白,跟著人群高呼湊趣兒。

不過這傢伙不太順利,勝了兩場便被打下台去,勝利者又連勝四人,最後把一個打了五個結的布條塞到了一個姑娘手裡。焦明就像是第一次看拳擊賽的萌新,時不時就向二女詢問,卻沒想到蘿花以視野低為借口,一下子竄上了牛背,一手扶住焦明的肩膀,一手搭涼棚看向場中央。

焦明後背挨擦著蘿花的大腿,後腦勺差點頂到胸口,若不是夏風那怪異的瞪視目光,絕對會支起敞篷。

而焦明也對這種相親有了進一步的認識,男子送出布條以三個結扣為下限,因為必須是同環數的連勝,所以十個結扣便基本是上限了。送出的布條沒有數量限制,送七八個姑娘也沒所謂,而送一個姑娘七八次也可以。

而姑娘這邊實力和相貌並重,即使是一個丑一些的四環女性魔法戰士也是相當受歡迎的,姑娘們展現實力的地方就是旁邊的另一個石台,而且同樣是擂台賽,但更加點到為止一些,一般不會春光外泄。

不過聽蘿花講述,也有打出真火的情況,去年兩個女人打的上面都露了出來,若不是及時被旁人拉住,下面也保不住。蘿花邊說邊笑,笑的彎了腰,似乎回想起了當時的場面,然後焦明覺得自己的腦袋真的頂到了兩團軟軟的東西。

焦明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也覺察出了些端倪,這蘿花表姐在冰蓮面前還會收斂一些,但是完全不把夏風放在眼裡,夏風對於『燈泡』這個崗位既不積極也不在行,基本是乾瞪眼的狀態。而焦明自己也意識到必須在事情變得更麻煩之前做個了斷,一是不要耽誤了人家,二是自認自己搞不定腳踏兩條船這樣難度的感情遊戲。

三人在另外的幾個人堆外圍都看了一陣熱鬧,焦明甚至發現了幾個熟人,那個叫做黑石的少年家主正和另外兩個眼熟的小傢伙一起在一個石台邊圍觀,石檯子上都是些少年人在輪番接受一個老者的對練指點。雙方簡單的打了聲招呼,便各逛各的。

逛完一遍之後,太陽已經西斜,期間某系統幾次冒泡,卻彷彿是陷入了一種奇怪的失常狀態,真的像瘋子一樣記不清前因後果。

焦明漸漸失去了對這裡興趣,只想趕回去睡個好覺,畢竟這裡是至多也就是農村趕集的水準,所以提出返回,另外兩人自是同意。 三人返回暫住的院子,立刻被下人引去了一個房間,裡面正是敘話閑聊的冰蓮母女,雖然不知道之前冰蓮因何事離開,但顯然是提早結束了。

房間不大,有桌有椅,紫羽女士坐在主位上,她既沒有穿冰蓮那樣的貴族裙裝,也不是收割時候的那套半袖短腿的寬大單衣,卻是一身裁剪得體樣式簡單的布衣,衣角袖口綉著些紫色條紋與簡筆花朵。

見三人進來,紫羽女士目光一掃,焦明時隔多日再次體會到了領地主母的威嚴,同時感嘆彎腰割高粱的那個姿勢太跌份兒了。

四個女人按各自的身份見禮回禮,焦明略覺尷尬的撓了撓腦袋,最後只能說了句伯母好。

「聽冰蓮說你有個蓋房子的計劃,講來聽聽吧。」紫羽女士面帶微笑眼中有神,說的話聽起來是漫不經心,但其實已然大感興趣。

焦明微笑著糾正道:「請稱呼它的正式名字:房地產開發。」接下來的時間裡,焦明依託早就想好的腹稿,再加上臨場發揮講述了蓋房子施工過程,無非就是水泥與石料的製作和搬運,在魔法戰士的力量基礎上都不是問題。焦明並沒有講那些與稅收有關的理論,一是紫羽女士實際的很,完全沒有冰蓮的革命熱情,未必會對民間疾苦感興趣。二是免得弄巧成拙,直接覺醒一個最大的保守派出來,對於窮怕了的人來說,有了新金碗也不一定會扔掉舊破碗。

「這個計劃的目的是把這些勞動力組織起來創造財富,而不是閑散在那裡浪費掉。」焦明最後如此總結道。

紫羽女士微笑道:「到此為止的話可是個會賠進去大量的糧食的計劃呢。」

焦明心中暗喜,能如此問,說明紫羽女士已經順著這個方案的思路思考起來,這已經算是成功了一半。「蓋出來的房子可不白送,是需要購買的。」

「那人家若是不想買呢?」紫羽女士追問。

焦明暗嘆這位主母大人的敏銳,直接問到了這驚險一跳上面,不過這也已然有了對策,「在開工之前我們便言明這次勞動的報酬就是勞動的成果:房子,以此來規避這個問題。」

紫羽女士大搖其頭:「到時候房子蓋成了,怕是這人就要打成一鍋粥了。」

焦明得意的一笑,拿出了自己整個計劃的核心內容:「所以我們要採用新的支付方法,工分記錄。」焦明拿過紙筆,在上面寫寫畫畫,口中也不停歇:「做個簡單的比方,我們以一個三環魔法戰士勞動一天記一個工分,其他人的工作向這個基本單位折算,累加至房子蓋成的時候,我們得到了一百套房子,放出了一萬個工分。」焦明把提到的幾個數字寫在了紙上,抬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屋子裡的一眾女人,拋出了最終的問題:「那麼一套房子賣多少個工分?」

「一百個唄。」蘿花最先開口了,夏風也點頭贊同。這二位大概是最近小學應用題做多了。「至少二百。」冰蓮猶豫著開口道,這是個謹慎商人的答案。

這個算術題是之前沒和冰蓮幾人講過的,但是卻暗合的商品暗稅的主旨,所以焦明對於冰蓮的二百隻能給出『保守』的評價。

「想賣多少賣多少!」紫羽女士有些失態的瞪大了眼睛,死盯著那張寫了幾個數字的紙,從牙縫裡擠出了這個答案。

焦明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真的對這位主母大人的智慧生出了八分佩服,這個本以為她們需要冥思苦想幾天才能得到的答案竟是被這個女人一語道破,而這才是統治者該有的思路。

「暫且以冰蓮的價格為準,那麼幾位一定注意到放出去的工分也只夠五十套房子的價格,考慮到工分不便於交易流轉,那麼售出四十套便是上限了。」焦明接著在紙上寫了兩個數字,四十與六十,並把六十圈了幾個圈。「所以我們要通過其他渠道發放足量的工分。」

「戰功!」紫羽女士最先發言,這個答案對於一個領地主母來說也算是中規中矩。

「可以用工分招募魔法師。」冰蓮話一出口卻又沮喪的嘆了口氣:「人家未必看得上眼吧。」

「戰士們升高環數的時候可以白送幾個工分,如此可以提高大家修鍊的積極性,怎麼樣?」蘿花這次倒是提出了一個很有價值的建議,紫羽女士和冰蓮都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卧槽*N,怎麼又跳畫面了,今天怎麼了?你是不是吃錯東西了,難道是我又要壞掉了?啊~啊…

某系統又一次冒泡,明顯高覺到事情的不對,絮叨幾句之後開始瘋了一般聲嘶力竭的大喊。焦明只覺得顱骨被震的嗡嗡作響,深呼吸了幾口氣之後再次溝通氣魔媒,腦內瞬間清靜。

短暫的沉默之後,紫羽女士卻是輕笑了起來:「先生就不要拿出數學課上的手段了,一會還要給我個老太婆打分不成?」

焦明尷尬的笑笑:「看您說的,我怎麼敢啊。只是我對鱷魚領的了解不深,還是先聽聽你們的想法比較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