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王力上前問道:「老闆,找我們來有什麼急事。「

黃英瞥了他一眼,沒好臉sè的問道:「誰是秦朗!」

「我是!」秦朗心中有所準備,八成像蕭琳所說的那樣,這位老闆要找自己麻煩。

果然,黃英看了秦朗一眼,劈頭蓋臉就罵道:「秦朗是吧,老子花錢雇你,是讓你好好辦事,不是讓你們給我添亂的,看看今天你做的好事,聚眾鬧事,還把明星打了,翔龍保安公司的名聲都被你搞臭了,我請你來做事,還不如請一條聽話的狗!」

大廳上不少人都齊刷刷向他們這邊看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挨罵,秦朗玩味的看著黃英,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條狗在亂吠。

王力臉sè也不太好看,礙於對方是老闆,替秦朗說好話:「老闆,其實今天的事情,不是秦朗的錯,是……」

「什麼不是他的錯,我說是他的錯就是他的錯,秦朗,你趁早給我捲鋪蓋滾蛋,別讓我再看見你!」黃英咄咄逼人,氣焰囂張。

王力鐵青著臉,秦朗是他的兄弟,被老闆這樣訓斥,他火氣十足,掀起頭上的保安帽,拿在手中,直接朝著黃英的嘴臉上扇去,口中還大罵道:「艹**的,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了,你他媽在我眼中,連一條癩皮狗都不如,這受氣遭罪的破保安,老子也不幹了。」

王力將身上的制服和皮鞋全部都脫了下來,扔在黃英的腳下。

王力為了秦朗,跟老闆都鬧翻了,秦朗心中挺感動的,這個地方他也不想繼續幹下去,將衣服皮鞋什麼的也都脫下來,對著黃英說道:「我知道是岳非唆使你來的,我也懶得跟你這種小人物計較,給岳非傳個話,當年的仇恨,我會找他算的。」

猴子心中挺感激秦朗和王力,要不是王力和秦朗一直罩著他,估計他早就被人弄死了。他什麼都沒有,但義氣二字他知道怎麼寫。

猴子將制服和鞋子脫了,更是囂張的將他的臭襪子扔在了黃英的臉上,氣的黃英嗷嗷大叫,呼喊著叫公司的保安過來揍王力他們三個。

王力平常在公司裡面挺照顧大家的,人氣很高,那些保安都像沒聽見黃英的吩咐一樣,各做各的事情。

秦朗他們三個奚落黃英一番,才大搖大擺走出了公司,氣的黃英全身發顫,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熟悉的號碼。

「喂,B哥嗎,晚上帶幾個人過來幫我砍幾個人。」黃英大叫道。

「好勒,哥,你等著,待會我就帶人過來,你先把要砍的人的名字發過來。」B哥將手機夾在肩膀和耳朵之間,雙手忙著打麻將。

「他們三個是王力、猴子、秦朗,他娘的,B哥,晚上下手狠點。」黃英惡狠狠的說道。

「好說好說。」B哥一口答應了下來,可是,他突然想起了什麼,抽回正在摸麻將的手,拿起電話向黃英問道:「你說啥,秦朗?」

「對……怎麼了?B哥放心,錢的事情好說,砍一個人五萬,待會我就給你送去。」黃英說道。

「我草尼瑪的,黃英,你是不是想讓將我往火坑裡面推,這筆買賣老子不接了,你愛找誰去找誰。」B哥說完就將電話給掛了,留下一臉茫然的黃英。 出了翔龍保安公司,秦朗對風風火火的王力問道:「力哥,沒了工作,今後有什麼打算。」

王力故作瀟洒的說道:「先找找工作,萬一不行,我等**絲只有到工地上搬磚了,好在自己有一副強健的體魄,到工地上一天最少也得150塊吧。」

秦朗知道他是在開玩笑,道:「你這麼強壯的體魄,到工地去搬磚實在是太浪費了,要不我介紹個工作給你,到『紅樓遺夢』去當少爺怎麼樣。」

秦朗想到自己當初大學剛畢業,拿著一份破簡歷到處面試,他的相貌體型都長得不錯,有一位紅樓遺夢的鴨頭看上他了,給他一張明信片,問他有沒有興趣去當少爺。

到現在他還記得那家紅樓遺夢的地址,要是王力願意,直接就介紹他過去,憑他種馬的體質,一天賺個三四千還不是脫脫褲子的事。

「去你的,你才去當鴨。看你長得細皮嫩肉的,可是少婦的最愛喲。」王力朝著秦朗的屁股踹了一腳。

秦朗捂著屁股笑道:「不敢不敢,你要是不願去當少爺,我還可以介紹你去香港一家AV公司當動作演員……」

他們幾個一路打打鬧鬧的,蕭琳從車上出來,從他們身上掃了一眼,就知道他們失業了,笑道:「王力、猴子,你們好,沒想到你們三個失業了,還能笑的這麼開心。」

面對蕭琳這個大美女,他們三個都將自己身上的猥瑣氣息收斂起來,對於自己高大威猛的形象,他們還是非常在乎的。

王力笑道:「保安工作早就不想做了,辭了也好。」

蕭琳道:「不知道你們今後有什麼打算,我們公司剛好缺人,你們要不就到我公司來上班吧。」

「我!」

「我?」

王力和猴子都以為聽錯了,王力道:「蕭總,你沒開玩笑吧,我什麼都不會,到你公司去能幹什麼,難不成你也要我去當演員?」

蕭琳好奇道:「也?還有誰邀請你當演員?」

「呃……那個。」王力看了秦朗一眼,撇開話題道:「蕭總,我就是個粗人,到你公司去做白領的工作,還不如到工地上去搬磚來得快活。」

蕭琳道:「不是要你們去做白領的工作,我聘請你們給我當保鏢,順便替公司追討債務什麼的,一個月八千,另外加提成,怎麼樣,干不幹。」

「八千!」猴子和王力同時眼前一亮,當保鏢和當保安xìng質差不多,對於他們兩個來說,算得上專業對口,再加上豐厚的工資,兩人都心動了。

他們兩個不是傻子,知道蕭琳如此重視他們,全靠秦朗的面子。

王力和猴子看了秦朗一眼,然後同時說道:「要是秦朗願意去,我們就去,如果他不去,我們也不去了,怎麼說我們兄弟三個也要在一起工作。」

蕭琳道:「秦朗,我再次誠心邀請你做我的保鏢,你也知道,最近有人一直要殺我,希望你能保護我的安全。」

話都說到這個分了,秦朗也不好拒絕,點頭道:「行。」

蕭琳心中稍微鬆了口氣,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天,她總感覺被人跟蹤一般,今後有秦朗在自己身邊,基本上就安全了。

「今晚我請你們三個吃飯,想吃什麼隨便點。」蕭琳滿面chūn風的說道。

秦朗抓了抓頭,道:「今天恐怕不行,明天再在吃飯吧。」他回來兩天了,還沒有好好陪陪自己的父母,決定今天早點回家,和父母呆在一起吃頓晚飯。

蕭琳也不強求,把秦朗這棵大樹挖到自己身邊,她已經非常開心,道:「行吧,就定在明天,你們三個明天早上開始上班吧。」

工作有了著落,猴子和王力勾肩搭背,一起去喝酒,順便晚上再和那位**豐臀大戰一場。

蕭琳公司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先開車走了。

秦朗看看時間,林清差不多也要放學了,他駕駛著自己的愛車,朝著十七中駛去。今天最好是將林清送回家,她一個女孩子不回家,說不定她父母挺擔心的。

來到十七中,剛好是學校下課的時間,這所高中是出了名的美女學校,放眼望去,不少美女陸續從學校里走出來。

校門外停著這種豪車,不少乾女兒扭著自己xìng感的小蠻腰,上了乾爹的車,在眾多男**絲羨慕的眼神中揚塵而去。

「嘻嘻,秦朗,你來了。」林清一蹦一跳,來到秦朗的車子外面,宛如鄰家小妹妹一般清純可愛。

不過,秦朗可不會被林清的外貌所迷惑,他可是領教過林清國際影后的演技,那可是一個百變小魔女啊。

「上車,我送你回家。」秦朗道。

一聽說回家,林清小臉就拉了下來,嘟著小嘴道:「我不回家,我要去你家。」

秦朗見過臉皮厚的,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道:「不要耍xìng子,早點回家,否則你父母擔心你。」

「我沒父母。」林清臉sè有點難看,她見秦朗不相信,繼續說道:「我父母早就離婚了,一直和父親過,不過我爸已經失蹤一年了,沒個下落,家裡每天只有我一個人,我不想回家。」

秦朗沒想到林清有這樣的身世,雖然算不上凄慘,但也讓人心寒,沒有父母照顧,一個女孩子的確很難面對生活。

「好吧,回我家。」秦朗見林清淚眼婆娑,眼淚差點調出來,只好妥協,他最看不得女孩子哭。

「嘻嘻,秦朗,還是你對我好。」林清再一次發揮她國際影后的演技,臉上的表情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在秦朗驚訝的目光中上了車。

秦朗搖了搖頭,苦笑一聲,開著車,載著林清,一路上風馳電掣的朝著家裡衝去。

一路上,秦朗問了林清不少問題,基本上弄清楚了她家的情況,父親是一所重點大學的教授,一心都放在學術上,去年不知道因為什麼情況,意外失蹤,至今沒有下落。

母親是個大美女,由於忍受不了林清父親生活上無趣和微薄的工資,依然拋棄他們父女倆,嫁給了一位加拿大的商人。 路過人民醫院的時候,秦朗想起鄰居劉伯前天被人打了,到現在還住在醫院裡。

去超市買了些營養品和水果,帶著林清一起去醫院探望劉伯,把劉伯感動的連連道謝,說秦朗現在長大懂事了。

秦朗今晚還有很多事要做,在醫院逗留了一會,就告辭了。

回到家已經是六點半,老秦翹著二郎腿正在看電視,秦朗媽則在廚房忙碌著。

林清來到秦朗家,立即變得乖巧起來,對著老秦甜甜的叫了聲秦輸,放下書包,就跑進廚房幫秦朗媽洗菜打下手,讓秦朗媽臉上笑得跟花兒,越看這個「兒媳婦」越滿意。

看兒子回來了,老秦把電視關了,拿出一盤象棋,在茶几上擺列開來,招呼道:「小朗,過來殺兩盤。」

老秦是出了名的象棋迷,連帶著秦朗從小就經常和他下象棋。

秦朗的棋風一向是凌厲,鋒芒畢露,主要採取連環進攻,一環套一環。而老秦的棋風則穩重老辣,運籌帷幄,密不透風的防守中,時不時來幾下危險的進攻。

兩人瘋狂的廝殺在一起,最後還是秦朗過於激進,後方失守,慘敗。

秦朗媽和林清將燒好的飯菜端了出來,飯香四溢,聞著就讓人流口水。

一家人其樂融融,吃了一頓溫馨的晚飯。

晚飯後,秦朗陪著老秦聊了會天,告訴他自己換工作了。然後兩人又下了兩盤象棋,直到九點半,秦朗見天sè不早了,就去洗澡,然後跑到樓頂上開始修鍊。

來到樓頂,抬頭望天,滿天繁星,蟾光乍泄。

秦朗有些迫不及待的對絳塵說道:「絳塵姐,快點教我龍虎拳吧。」

前兩天,他一個人打幾十個不是問題,以為自己很牛逼了。但今天和勾離、岳非這個級別的高手交手后,讓他知道自己並不是戰神,在修鍊者眼中,他就是一個菜鳥,甚至連渣渣都不是。

實力!

秦朗是非常渴望的,而稀有的戰技,能夠讓他變得更強大。

絳塵身上背負的秘密和責任實在是太多,她想要重新恢復到自己巔峰實力,就必須得依靠秦朗,對於秦朗的修鍊,她一向催促得很緊。

秦朗能這麼有上進心,她也是非常欣慰的,道:「秦朗,龍虎拳一共分為三拳,分別是虎拳、龍拳和龍虎拳,今天就先教你虎拳吧。」

秦朗連連點頭,當下,就按照絳塵所說的方法,開始修鍊虎拳。

虎拳講究的是剛猛如錘,起伏如山,每揮出一拳,都要講究沉穩大氣,虎虎如風,以拳勁帶動風聲,等風聲變成虎嘯,虎拳就練成了。

體內有了人王jīng血,秦朗的修鍊天賦明顯異於常人,對於虎拳的jīng髓,能夠很快就理解通透。

「呼!哈!」

秦朗以左腳為支點,身子旋轉90°,向外打出一拳,帶動一陣風聲,呼嘯而過,並沒有出現期待中的虎嘯聲。

他已經練習了將近兩個小時,打出了無數拳,滿頭大汗。

絳塵一直在旁邊悉心教導,及時指出秦朗出拳的偏差錯誤之處,再加上他自己的天分,短短兩個小時內,他的虎拳進度已經很大了。

「繼續!」

絳塵嚴厲的聲音傳了過來,秦朗絲毫沒有歇息的意思,拳風如影,在屋頂上不斷的揮霍。

「吼!」

又練習了兩個小時,秦朗憋足全力,猛地向前打出一拳,一道清脆的虎嘯聲,終於從他的拳頭上迸發而出。

秦朗心頭一喜,身體微轉,手腕曲張,又是兩拳連貫打出。

「吼吼!」

兩道虎嘯聲再次傳出,秦朗這才確定自己的虎拳真的練成了。

「不錯,你的修鍊速度,遠超過我的預料,當年我練習虎拳的時候,足足用了半天的時間,你比我還要快一個小時。」絳塵淡淡的說道,但從她語氣中,還是能夠聽出一絲激動的情緒。

秦朗滿身大汗,撿起旁邊的汗衫,在身上擦了幾下,將身上的汗水擦乾淨,笑道:「絳塵姐,這多虧你的指導,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大的進步。」

「哎呀,不要這麼矯情了,我們兩個是不是太自戀了,你誇我,我誇你,弄得人家很不要意思。」絳塵笑著說道。

秦朗對這個亦師亦友的絳塵有時候真的是捉摸不透,在訓練他的時候,絳塵就是一位集殘酷、嚴厲於一身的惡魔教師。而其餘的時間裡,則是霸氣外露的女流氓。

秦朗白了他一眼,道:「明天開始練習龍拳,我先吸收一會靈氣。」

坐在涼席上,秦朗緊閉著雙眼,開始遠轉「引氣訣」,吸收著夜晚的yīn寒之氣。

剛剛進入狀態,絳塵的聲音再次傳來:「小心,好像有人來了。」

秦朗jǐng惕的散了一眼四周,聽見屋後有動靜,緊盯著那個方向,很快,一道人影從那裡攀爬了上來。

「誰!」

秦朗以為是小偷,呼喝一聲。對方並沒有驚慌失措,而是很淡定的站在那裡。

如果是小偷,被人發現肯定是落荒而逃,對方能夠如此淡定,說明對方是有備而來。

夜sè中。走出一道人影,一張冷漠絲毫沒有表情的臉龐呈現出來,看到這張臉,秦朗的瞳孔陡然收縮。

「是你!」秦朗認得對方,正是岳非身邊的打手勾離。

「秦朗,不想驚動你的家人,就跟我來。」勾離說話的語氣,就跟他人一樣,充滿了冰冷的感覺,話剛說完,勾離就一個箭步,消失在月sè中。

三層樓的高度,對於秦朗來說,跳下去並沒有太大的難度,秦朗速度飛快跟了上去,直接從樓上跳了下來,從高處跳落,其實很講技巧的,講究腳尖著地,膝蓋彎曲,落地順勢下蹲,這樣才能夠將傷害降低到最小程度。(請勿模仿,男xìng朋友從高處跳下,很容易蛋疼的)

秦朗現在練成了虎拳,有信心戰勝勾離,就算是岳非在場,有絳塵這個底牌在手,他不介意動用底牌,將岳非斬殺。

來到一處空曠的開發地,腳底下全都是剛剛填上的黃土,一陣威風吹過,將地上的黃沙吹起。

秦朗靜靜的看著對方的勾離,對方只有一個人,很出乎他的意料。 「你想幹什麼。」秦朗冷冷的問道。

「岳院長叫我把你做掉!不過……」勾離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

「不過什麼?」秦朗道。

「如果今天你沒死在我的手上,說明你實力不錯,我考慮和你合作一次。」勾離道。

「切,跟你合作沒興趣,不過,今天誰死還不一定。」秦朗調轉全身氣息,一股yīn寒之氣從體內散發出來。

勾離冷笑一聲,儘是不屑之sè,道:「昨天和你交手時,我留有後手,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厲害。」

話剛說完,勾離全身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熒光,靈力涌動,腳步一頓,身子如同炮彈一般,向秦朗洶湧的殺去。

面對對方兇猛的攻擊,秦朗不退反進,出拳如風,迎難而上,與勾離的手掌的半空中相接,兩股力量一碰即散。

試探出秦朗的實力等級,勾離自信滿滿,他和秦朗同樣是凝氣境初期,但他學過一本一品戰技,這是他的底牌,也是他自信能打得過秦朗的最大原因。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