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古碑,鎮壓!」

巔峰邪祖襲來,神道虛立即控制遮天大手扔下了古碑,宛如擎天之柱般砸落了下來。

古碑砸落的瞬間,浮現出神道虛身體的四大祖級道圖化成了道意囚牢,直接將巔峰邪祖困住了,讓他無法閃躲。

「轟隆隆!」

巔峰邪祖遭到古碑攻擊,籠罩在黑光中的身體立即爆開了,整個地面也被古碑砸出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坑。

但下一刻,大量的黑光在金字消失的古碑表面蔓延,快速的凝聚,化成了一名皮包骨頭,十分蒼老的老者。

「這就是不死之身!」

看著被古碑砸碎身體,又快速癒合的巔峰邪祖,躲在遠處的葉晨風被深深地震撼住了,震撼邪族不死之身的可怕。

「神族的雜碎,你是殺不死我的!」

巔峰邪祖露出了猙獰之色,帶著無邊的邪氣,攻擊向了神道虛,與他在古神跡中激鬥了起來。

掌握著極品祖器神虛劍,神道虛的攻擊力極其可怕,一劍斬出空間破裂,但擁有不死之身的巔峰邪祖卻渾然不懼。

他一次次被神虛劍斬破身體,又一次次施展借不死之身修復,讓神道虛頗感頭疼,不顧身體傷勢,全力攻擊。

「御器之道,死神鐮刀!」

就在神道虛與巔峰邪祖激烈廝殺時,葉晨風突然靠近,打出了御器之道,擲出了死神鐮刀。

「嗡!」

巨星校草戀上我:惡魔之吻 死神鐮刀中的祖紋被御器之道完全激活,可怕的死亡之力在死神鐮刀中瀰漫出來,一刀斬落,整個空間被死神鐮刀斬成了兩半,可怕的刀意斬在了巔峰邪祖蒼老的身體上,直接將他身體斬碎了。

但很快,擁有不死之身的巔峰邪祖又重組了身體,不過他身體被極品祖器一次次斬碎,消耗同樣很大,攻擊力急速的下降。

「老夫倒要看看,你能重組多少次不死之身!」

雖然巔峰邪祖不死神通變態,但神道虛知道,不死神通也是有限制的,不可能無限制的重組身體,不顧身體傷勢,繼續向他發動攻擊。

「不知道混沌神木能將他吞噬嗎?」

看著攻勢被神道虛完全壓制的巔峰邪祖,葉晨風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念頭,召喚出了混沌神木。

而這時,神道虛手持神虛劍,再次施展神族傳承神通,一劍斬爆了巔峰邪祖的身體。

先婚後愛:首席總裁契約妻 「混沌神木,吞噬!」

就在巔峰邪祖借不死之身繼續重組身體時,葉晨風控制混沌神木浮現在巔峰邪祖支離破碎的身體上,延伸出數萬道五色根須,紮根在他破碎的身體中。

下一刻,混沌神木在葉晨風意念控制下,釋放出強大的吞噬力量,瘋狂的吞噬巔峰邪祖的身體。

「不,混沌神木,你怎麼會有混沌神木!」

遭到混沌神木吞噬,巔峰邪祖發出了絕望的吼叫聲,拼了命想要逃跑。

但他身體被神道虛一次次打爆,消耗極大,根本無法掙脫混沌神木的吞噬。

慢慢的,他的身體越來越枯萎,體內的邪力越來越弱,最終化成了一具乾屍,隨風消散在古神跡中。 「混沌神木不愧是宇宙第一神木,竟然能吞噬巔峰邪祖!」

看著被混沌神木吞噬,消散在天地間的巔峰邪祖,消耗頗大,老傷隱隱複發的神道虛也不由得羨慕起葉晨風。

「嗯,果實!」

當混沌神木煉化了巔峰邪祖時,混沌神木中孕育出了三顆桃子形狀,透著五彩之色的果實。

「混沌神果!」

看著混沌神木孕育的果實,神道虛古井無波的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絲驚喜之色。

混沌神木乃是宇宙第一神木,它孕育出的果實豈是凡物。

「晨風,能否給我一顆混沌神果?」神道虛目光炙熱的看著三顆混沌神果道。

「當然可以!」

神道虛是葉晨風最大的依仗,他毫不吝嗇的摘下了一顆混沌神果送給了神道虛。

「多謝!」

得到了傳說中的混沌神木,神道虛不由得露出了激動之色。

殺死了巔峰邪祖,葉晨風立即控制噬神腦感應鎮壓之地,發現這裡並無機緣,不過葉晨風並不沮喪,混沌神木吞噬巔峰邪祖孕育的三顆混沌神果,價值絕對超過了一般的大機緣。

「走吧前輩,我們繼續深入,看看還能找到鎮壓的邪族大能嗎?」

「好!」

神道虛小心翼翼的收好了混沌神果,又召喚出一滴神血,施展神族秘法,讓神血為自己引路,繼續向古神跡深處飛去。

時間一天天過去,葉晨風在古神跡逗留的時間超過了三個月。

在這三個月中,他們又發現了三座鎮壓古碑,故技重施,讓混沌神木吞噬了古碑鎮壓的邪族大能,孕育出了七顆混沌神果,再加上前期孕育的神果,葉晨風身懷的混沌神果達到了九顆。

「嗯,流水聲,前面難道有一條河?」

葉晨風和神道虛跟著神血,極速穿梭錯亂空間時,突然聽到前面出現了緩緩地流水聲。

我再也不要愛你 順著水聲,二人飛馳了數十里,透過緩緩飄動的黑霧,看到了一條遼闊無比,一眼望不到盡頭,流動著黑色河水的大河,斷開了古神跡,攔截住了二人的去路。

「好強大的死亡之氣,這古神跡中竟然有一條死亡之河!」

看著遼闊的死亡之河,葉晨風控制噬神腦極速的推演,想要知道這條死亡之河到底有多寬。

「嗯,這死亡之河這麼寬?」

葉晨風控制噬神腦感應了數息時間,意外的發現,無比強大的噬神腦竟然無法延伸到死亡之河的彼岸,露出了意外之色。

緊接著,他召喚出了一柄下品通天聖器,爆發兩千億斤的力量,用力的擲了出去。

「嘭!」

帶著刺耳的音爆聲,急速飛馳的下品通天聖器飛到死亡之河中央時,一道黑龍般的衝天水柱炸開河面,狠狠地轟擊在了下品通天聖器上,可怕的力量直接將通天聖器轟碎了。

「好大的威力!」

葉晨風瞳孔一縮,沒想到死亡之河中的一道水柱,竟然轟碎了一柄下品通天聖器。

「這死亡之河不簡單,應該是當年邪族極品祖器邪剎千流所化。」神道虛暗暗觀察緩緩流動的死亡之河,露出了凝重之色,緩緩地說道:「我們想要強行渡河,難度極大。」

「前輩,你我都有極品祖器,再加上混沌神木,難道還鎮壓不了這死亡之河?」葉晨風低聲問道。

「難!」神道虛搖了搖頭道:「邪剎千流是虛神界最頂級的極品祖器,威力極其恐怖,當年我神族不少祖級大能,就是被邪剎千流殺死的。而我剛剛感覺,這死亡之河中有一個很恐怖的存在,應該是這邪剎千流的器靈,我們要想鎮壓邪剎千流抵達彼岸,首先要重創器靈,才有機會。」

「我讓原始道胎引出邪剎千流的器靈,我們合力攻擊,看看能否將他重創!」葉晨風沉思了一下,說道。

「好!」

神道虛點了點頭,服下了一顆極品通天聖丹,穩定了一下身體傷勢,手持神虛劍靜靜等待。

「原始道胎,去!」

葉晨風意念一動,原始道胎飛掠而出,出現在死亡之河之上,想要強行渡河。

「轟轟轟!」

感覺到原始道胎的氣息,緩緩流動的死亡之河瞬間躁動起來,一道道水桶粗的水柱直衝天際,宛如一條條狂龍,攻擊向了原始道胎。

突然遭到衝天水柱攻擊,原始道胎手持生死盤全力攻擊,將一道道威力極大的水柱轟碎。

「生死盤,判生死!」

依靠絕對的實力,破碎一道道衝天水柱,原始道胎激發著生死盤的威力,控制生死盤不斷地變大,釋放出強大的生死之力,碾碎死亡之水,攻擊向了藏身在死亡之河中的器靈。

「嗷!」

一道不似人類的吼叫聲響起。

藏身在死亡之河深處的器靈被激怒了,調動死亡之河滾滾而動,幻化出各種形態的攻擊,兇猛的攻擊著生死盤。

「斬!」

這時,神道虛鎖定了器靈,控制四大祖級道圖融進了神虛劍中,激發了神虛劍中所有的祖紋,斬出了所向披靡的一劍,如一道璀璨的銀河,斬開了死亡之河,斬向邪剎千流的器靈。

而葉晨風也在這時,打出了御器之道,激發著死亡鐮刀最強的攻擊,破進了死亡之河中。

同時遭到神道虛和葉晨風攻擊,邪剎千流的器靈立即感知到危險,一邊控制死亡之河無比沉重的河水形成重重阻隔,一邊施展詭異的神通,閃避著兩大極品祖器的攻擊。

「轟轟!」

兩大極品祖器斬落,整個死亡之河陷入到劇烈的顫抖中,寬大的河川被兩大極品祖器斬出了深不見底的鴻溝,但器靈閃躲速度太快,及時閃躲開了攻擊,讓二人的攻擊無功而返。

「哪裡跑!」

神道虛瞳孔一縮,穿透劇烈翻滾的死亡之河,鎖定了急速閃躲的邪剎千流器靈,身子一閃,破進死亡之河中,交織出一道道威力極其可怕的劍芒,全力追殺它。

「混沌神木,攻擊!」

葉晨風也在這時,召喚出混沌神木,控制混沌神木不斷地變大,延伸出數萬根五色根須,破進了劇烈翻滾的死亡之河中,限制著邪剎千流器靈的速度。

但在死亡之河中,器靈的速度太快,再加上死亡之水對肉體的腐蝕極大,重傷未愈的神道虛全力追殺了半個多時辰,根本無法重創急速閃躲的器靈,混沌神木延伸的五色根須更無法困住她。

久而久之,神道虛的防禦被死亡之水不斷地滲透,身體傷勢漸漸加重。

無奈之下,神道虛只能放棄,飛出了死亡之河,落到了岸邊,服下了一顆通天聖丹,壓制體內隱隱複發的老傷。 「前輩,你沒事吧!」

葉晨風看到神道虛都在死亡之河中受傷,內心一震,立即來到他的身邊,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神道虛吐出一口濁氣道:「這死亡之河的兇險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在這死亡之河中,就等於持續不斷遭到邪剎千流攻擊,如果我恢復巔峰實力還能承受,但現在我卻抵擋不了多久。」

「前輩,不如我用乾坤境試試,看看能借乾坤境神不知鬼不覺渡河嗎?」

開啟乾坤境第五層空間,葉晨風早就能控制乾坤境空間移動了,他準備隱匿在乾坤境中,悄悄潛過去。

「好,可以試試!」

神道虛點了點頭,與葉晨風回到了乾坤境中,借通天聖丹之力,壓制住身體老傷。

「乾坤境,空間穿越!」

神道虛恢復傷勢,葉晨風立即調動龐大的乾坤之力,控制乾坤境進行空間穿越。

「嗖!」

一道刺耳的破空聲響起,乾坤境宛如一抹寒星,劃破了長空,飛到了緩緩流動的死亡之河上空,以極快的速度在死亡之河上飛行。

「轟轟轟!」

乾坤境急速飛行時,死亡之河上出現了一道道衝天水柱,宛如一條條狂嘯的水龍,持續不斷的攻擊著乾坤境,震動著乾坤境劇烈的顫抖起來,飛行速度受到了極大地影響。

「好可怕的力量!」

開啟乾坤境第五層,乾坤境的防禦大大提升,一般祖器都無法破開它的防禦。

但遭到衝天水柱持續攻擊,葉晨風感覺乾坤境的防禦出現了道道細微的裂痕。

就在他意念燃燒乾坤之力,加速乾坤境空間飛行速度時,死亡之河中沒出了萬丈流光,如一片璀璨的銀河,狠狠地轟擊在了乾坤境上,摧枯拉朽般破裂著乾坤境的防禦。

「不好,乾坤境防禦破碎了,我們必須回去!」

感覺到乾坤境防禦破裂,葉晨風臉色微變,不敢在強行突圍,立即控制乾坤境向岸邊飛去。

「咔咔咔!」

這時,不斷遭到萬丈流光攻擊的乾坤境防禦破損越來越嚴重,無奈之下,神道虛離開了乾坤境,出現在死亡之河上空,手持神虛劍一劍橫斷虛空,粉碎著死亡之河的攻擊。

「大哥哥,到底是什麼力量在攻擊我們?」

乾坤境的巨動驚動了躺在花叢中吃極品聖晶的陌兒,她宛如出塵的仙子,出現在葉晨風身邊,輕聲問道。

「我們遭到極品祖器演化的死亡之河攻擊!」

葉晨風一邊大幅燃燒乾坤之力,加速乾坤境飛行速度,一邊說道。

「是邪剎千流嗎?」陌兒眨巴著大眼睛,思索了一會問道。

「陌兒,你知道邪剎千流?」葉晨風眉頭一掀,露出了意外之色道。

「嗯,我剛剛感覺了一下攻擊我們的力量,腦海中浮現出了邪剎千流!」陌兒點了點小腦袋說道。

「陌兒,你是不是來自於古神跡!」看著神秘莫測的陌兒,葉晨風證實了自己前期的猜測。

「我,我記不起來了!」陌兒努力回憶,卻發現自己的腦海一片空白,想不起任何的事情。

「那陌兒,你有辦法讓我們順利渡過這死亡之河嗎?」葉晨風看著流露出一絲痛苦之色的陌兒,繼續問道。

「我,我可以試試!」陌兒深吸一口氣道:「大哥哥,帶我出去。」

「帶你出去?」葉晨風猶豫道:「陌兒,外面可是很危險的,以我的實力恐怕無法保你平安。」

「放心吧大哥哥,邪剎千流傷不到我!」陌兒粉嫩的小臉上露出了一絲自信的笑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