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對此,顧佳蕊本人也是深以為然:

「嗯,我個人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接下來,就是咱們老乾爹集團正式出手的時候了。據我所知,接下來很有幾個物美價廉、物超所值的地皮要公開招標。咱們倒是可以重點留意一下,多買上幾個也無妨。」

顧佳蕊笑道。

此言一出,立時引得劉特助連連附和:

「是!是!不瞞小顧總,我也正有此意呢。反正,咱們老乾爹集團,也不差錢。只是……」 ?流言是最無用的東西。

對於心智堅定者而言。

再兇猛的流言,最終也只會自行消弭,就如同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因為心智堅定者有著足以信賴的東西,根本不會輕易地改變自己相信的東西。

可是這個世界上心智堅定者何其只少。

所以流言往往也是最有用的東西。

對於現在的東南光復軍,以及那些純粹只是為了活下去的東南遺民,尤其如此。

他們脆弱,搖擺不定,聽風就是雨。

所以當一個並不算特別高明的流言再次流傳開來的時候。

卻像是炸彈一樣,轟擊了整個凋敝不堪的東南。

已逝的中央軍部大將軍,大統領,中央之虎海克里斯·拉文霍德,殺死他的人,是蘇君炎。

殺死海克里斯的人,是蘇君炎。

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之前流傳的最廣的那個說法里的海克里斯是為了救蘇君炎而死去,蘇君炎是海克里斯的繼承人,那種意思。

而是,字面意思。

就是蘇君炎殺死了海克里斯,夥同魔種。

他利用了海克里斯將軍對他的信任,和關懷。

他勾結了魔種,設下了圈套,最終親手從背後偷襲殺死了海克里斯將軍。

然後又欺騙了所有人,包括現在東南光復軍實質上的領袖勞倫斯,讓所有人都以為他是海克里斯將軍留下的繼承人。

這個流言的拙劣程度,和污衊路西菲爾殺死光王的那個不相上下。

但效果,卻是天差地別。

盛總,你老婆又鬧離婚了 因為蘇君炎並沒有路西菲爾的那種影響力,聲望,家世,血統。

他只是一個莫名其妙的繼任者,甚至在此之前大多數只是隱約聽過他,連見都沒見過。

而且,最重要的是,局勢。

東南的局勢和中央王城的局勢是根本不能相提並論的。

雖然奧莉薇亞暫時穩住了局面,但依舊岌岌可危。

尤其是,海克里斯,其實是東南光復軍堅持到現在,能夠還敢孤懸東南和整個中央聯邦對抗的精神支柱。

現在這根精神支柱要倒了,東南的局勢自然也要土崩瓦解。

勞倫斯得到這根消息的速度不慢,可是大家得到這根消息的速度都不慢。

幾乎就是在勞倫斯知道這根流言的時候,整個東南光復軍已經傳遍了這個消息。

雖然還不至於立刻嘩變,但明顯的,大家的心態都有了點問題。

這就像是本來一潭湖水,你扔石子,就算有漣漪也會慢慢平息,可你如果往湖水裡倒墨汁,墨汁縱然不會一瞬間染黑整潭湖水,也會讓湖水的顏色變得深沉一點。

很多原本守衛在蘇君炎帳篷四周圍的士兵,看著那頂帳篷的眼神都變得有點不對了。

一定是有內奸,不然消息不至於傳播的這麼快。

當然,這是勞倫斯之前就肯定的了,但這一次,實在有點棘手。

不過好在,他覺得還能穩住,雖然會猜疑不斷,但大家已經是一條船上的人了,不會真的為了這麼一點流言,就徹底崩散了。

重生侯門毒妃 但就是以後,蘇君炎就算醒來,要重拾起整個東南光復軍對他的信任,怕是難如登天了。

「加強戒備,我要去梅林看看。」勞倫斯一面吩咐自己最忠心的幾個下屬守衛蘇君炎,一面還是不放心奧莉薇亞,一定要親自去梅林看一看才行。

而梅林,乃至整個東南,幽暗的花已經要悄悄盛放了。

——————————————————————————————————

「對不起了。」路西菲爾還是那麼彬彬有禮,哪怕一絲一毫,都好像捨不得傷害奧莉薇亞。

但他還是說了,對不起。

因為他即將要做的事情,就是傷害。

傷害奧莉薇亞。

「僅此一次。」他又說,像是保證,又像是在勸慰自己。

奧莉薇亞不言,冷眼旁觀著這一切。

「我可以保證蘭開斯特家安然無恙。」路西菲爾開始轉入正題了。

這是他提出的條件,讓奧莉薇亞回去的條件。

奧莉薇亞還是沉默。

「我可以保證蘇君炎沒事。」路西菲爾再次拋出第二個條件,這個條件相當的豐厚。

按照一般的邏輯來說,路西菲爾絕對要除蘇君炎以後快。

現在他卻是說會保證他沒事。

但也只是沒事,沒事這個詞是最模糊不清的。

只留下一條命也叫沒事,讓他自由地離開,從此再也不過問這個人,也叫沒事。

沒事的概念太宏偉了。

當然,以蘇君炎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可能一輩子都會沒事,只要他不醒過來。

奧莉薇亞明顯對這個條件有點反應,但也只是有一點反應,馬上她就變得和之前一樣平靜了。

她太清楚這個許諾毫無意義。

哪怕路西菲爾以後真的能夠……他也絕對不可能在蘇君炎這件事情上如此草率。

他的身後還站著很多人。

「看起來這些你都覺得不心動,那麼……」路西菲爾有些無奈地笑了一下,「最後一個條件,我希望你可以滿意。」

奧莉薇亞依舊不置可否。

「我不會做皇帝,儘管我知道現在有很多人希望我做皇帝,但我不會做,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做皇帝。」

「我保證。」

這是保證,而條件在後面,他頓了一下,終於說出了那個足以讓整個大陸震驚的條件。

「我可以讓你哥哥做皇帝,你們蘭開斯特家,重登帝位。」

「我知道你個是個廢物,但這無關緊要,等他死了以後,我們的孩子可以當皇帝,姓蘭開斯特的那個。」

這真是一個……難以拒絕的條件。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就是如此。

何況是,蘭開斯特家。

這個曾經的皇族。

這片大陸,本來就是他們的。

「不可能。」奧莉薇亞只是遲疑了一秒鐘,就回答。

這個不可能有兩種意思,一個是龐貝家族,尤其是那個叫亞爾斯的老人絕對不會答應這件事。

另一個意思就是,奧莉薇亞根本不在乎。

不在乎蘭開斯特的復興,也不在乎她的孩子能不能當皇帝。

更不要說,是和路西菲爾的孩子。

「我知道。」路西菲爾還是平靜,一如之前。

「所以我說,對不起。」(未完待續。) ?勞倫斯在儘快朝著梅林城趕去。

他的實力不錯,至少可以比肩那些曾經海克里斯身邊最精英的十八鐵衛。

因此他放開自己的實力急行軍的時候,離梅林城的距離不過是一個小時左右的事情。

但還是太慢了。

尤其是他一路上發現,那個有些拙劣卻絕對可怕的流言已經像是病毒一樣徹底擴散開來,並且真的已經影響了一部分人的時候。

他更加的有些不安。

他改變主意了,他要去打斷奧莉薇亞和路西菲爾的這一次會面。

這是一個陰謀。

一個陷阱。

所謂的會面,只是一個幌子,真實的目的暴露在會面之外。

這個突如其來,卻一下子蔓延了整個東南的流言就是最好的明證。

這絕對不會是全部,這只是開始而已,後面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滔天巨浪,勞倫斯幾乎已經可以窺見一二。

他暫時想不出太好的辦法,只能去打斷這一次會面。

至少,是讓路西菲爾先離開東南。

「勞倫斯大人,您看那是什麼……」就在勞倫斯微微出神的時候,緊跟著他的一名侍從忽然發聲打斷了他。

「什麼?」勞倫斯停了下來,朝著那名侍從說的方向看了過去。

那是他們剛剛急行軍匆匆路過的一座城池,也是事後重建的一座城池,勞倫斯的擔心就是從那座城池裡發現的。

現在,又有什麼事情,在哪裡發生了?

只見城池上空,一面有些虛無的,像是琉璃材質的巨大牆體正在逐漸展開,彷彿那上面將會出現什麼東西。

「那是什麼?」另一名侍從也問道,但明顯有些不安。

他覺得那東西很可能會帶來一些危險的事情。

「你去,讓人把這個東西給毀了。」勞倫斯隱約覺得這個東西有些眼熟,但想不起來是什麼,「你,去莫德文,如果也發現這種東西的話,也毀了,然後通知其他的地方照做。」

勞倫斯這一次出來的匆忙,為了急行軍,只帶了兩個能夠跟得上他速度的侍從,所以沒有多餘的人手可以派了。

他下完命令,以更快兇猛的速度朝著梅林而去。

他不知道的是,那種虛無的琉璃牆體,已經在整個東南遍地開花。

將要綻放出致命的美麗。

——————————————————————————————————

「我想我們沒什麼好說的了。」奧莉薇亞對於路西菲爾的再次道歉並沒有什麼感覺,她站起身,算是送客。

「我已經把我的要求都說了,你回去考慮一下吧,如果可以,我們再談,如果不行,我不介意……」

「兵戎相見。」這四個字,奧莉薇亞說的斬釘截鐵。

路西菲爾長長地嘆了口氣,說:「薇薇,這不是在玩遊戲,跟我回去吧。」

他今天第一次用薇薇這麼親昵的稱呼,因為他還想做最後一次的嘗試。

「我也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奧莉薇亞並不喜歡路西菲爾這麼叫他。

更不喜歡他那種居高臨下的姿態。

「這個世界比你看到的,要複雜太多了。」路西菲爾也站起身,他不是要走。

而是來到了窗邊,打開了窗戶。

窗戶外面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梅林城。

可是馬上,這一切都不會再有了。

「聖羅蘭給你們提供了物資和糧食。」路西菲爾站在窗口,看著那些還一無所覺,正在忙碌的東南之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