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購買疾行之靴!」李木腦海之中猛然出現一件金色的長靴,而後李木摟著君嫣然的腰肢猛然衝天而起,飛快的向著遠方逃遁。

「給我留下!」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猛然出現在天地間,彷彿整個世界的中心一般!

看著握緊了拳頭,紫色的光芒帶著神秘的光芒,一拳便破碎虛空的向著李木逃遁的身影砸了過來。

一道清晰的紫色拳印眨眼間便出現在李木的後背之處,李木心中危險的感覺彷彿滔天巨浪一般。

「購買:博學者之怒!」

「購買:痛苦面具!」

「購買:賢者之書!」

緊緊買了四件裝備,安琪拉的火球術技能便直接被李木釋放,因為紫色的拳印已經近在咫尺。

五個火球彷彿一條直線一般,接二連三的與紫色的拳印碰撞,但是紫色的拳印卻直接粉碎一切,破碎五道中心已經變成白色的火球,而後重重的砸在了李木的後背之上。

「噗……」李木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身體微微顫抖著,但是他沒有任何停留,反而繼續飛馳向天際。

「還想跑?領域!」葉化天憤怒的大吼一聲,雖然他在剛才突破鑽石層次,但是心中卻是充滿悲憤,恨不得將李木碎屍萬段。

在他閉關之中,便感覺到自己的小兒子的死亡,但是卻在突破的緊要關頭,但是葉天明的死還是讓他接連噴出來幾口心頭之血,本來突破便是艱難重重,因為幾口心頭之血的噴出,葉化天幾乎突破無望。

就在葉化天力量絕望而放棄的時候,他的心中突然一陣跳動,冥冥中有一種預感告訴他,他的大兒子葉司奕竟然也死亡了,葉化天當即望天大吼,頭髮鬍鬚全部變成了雪白的顏色,但是這一股悲憤的力量卻讓他直接突破到鑽石的境界。

隨後葉化天直接破關而出,直接跨過空間出現在此地,眼睛發紅的看著李木,恨不得將李木碎屍萬段。

在葉化天領域兩個字吐出來之後,頓時一股奇異的力量直接開始直接將整個天空籠罩,李木頓時感覺自己彷彿陷入泥沼一般,這領域之中的空氣似乎都粘稠了許多唄。

「禁靈!」

葉化天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李木,一瞬間領域之中的天地靈氣彷彿直接被束縛住一般,一絲一毫都無法被借用。

這是鑽石和鉑金差距最大的一環,如果說鉑金想要打贏鑽石強者,那麼必須使用強大的神通或者厲害的魔器,但是如果鑽石的領域打開,禁靈一旦用出來,那麼差距必將是天差地別。

強大的神通都是借用足夠的天地靈氣,從而形成恐怖的超過自己實力的攻擊,但是如果天地靈氣被禁用,以自身本身的鬥氣使用出神通,那麼神通的威力必將大減。

就如同一個鉑金魔法師使用超級魔法,結果是天地靈氣被禁用,原本可以引發毀天滅地的魔法,最終的結果只能是用自己的魔力強行釋放的魔法。

人本身能夠儲存多少能量,天地間擁有多少能量,龐大的招式本來就是以自身的槓桿翹起地球那種原理的存在。

周圍的天地靈氣不能動用,李木的眉頭緊緊輕輕的皺了皺,但是也沒有太大的反應,他本身本來就很少依賴天地靈氣,因為他可是什麼鬼絕靈體!

「購買:虛無法杖!」

「購買:噬神之書!」

李木的眼神犀利的看著葉化天,既然逃不掉,那麼便戰!

李木的手臂輕輕的揮舞了一下,君嫣然的身體頓時向著遠方飄了過去,葉化天壓根就沒有看君嫣然一眼,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李木,口中帶著滔天的恨意說道:「破碎!」

整個領域籠罩著天空數百里,隨著葉化天的一聲破碎,頓時整個天空彷彿一片玻璃一般直接破碎,無數空間碎片瘋狂的旋轉了起來。

李木的身體瞬間被淹沒在恐怖的空間風暴之中。

黑暗之中的人呆若木雞,到現在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葉化天竟然突破到鑽石的境界,而且剛出來便如此恐怖,這便是尊者級別的威力?

看著天空之中旋轉肆虐著的空間碎片,許多人都是默默的咽了一口口水,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但是很快,有人便看到在那恐怖的空間風暴之中,有一個身影此時正在浮浮沉沉,而且那個身影是被籠罩在一片火紅的護罩之中,任憑空間碎片肆虐,卻屹然不動!

葉化天自然看到李木的身影,頓時臉色更加陰沉,沒想到他使用禁靈和破碎兩個領域神通都沒有將李木毀滅。

其實這只是領域的初級運用,但是因為葉化天只不過剛剛突破,所以壓根不太熟悉。

可是儘管如此,葉化天感受著身體之中澎湃如同大海一般的力量猛然仰天大吼,他的身體瞬間出現在空間碎片之中沉浮的李木身邊,手中的拳頭帶著他的所有悲憤全部揮舞了出去。

李木的眼睛平淡的看著狀若瘋虎的葉化天,面對著葉化天的拳頭,李木感覺如同一顆星辰像自己撞擊過來一般。

「混沌火種!」

在葉化天的拳頭即將接觸到李木的一瞬間,一顆赤白色的火球突然從李木的心臟之中散發出了出來,那是混沌火種,帶著凝結到極致的火焰力量向著葉化天的拳頭狠狠地撞擊了過去。

「轟……」一個拳頭,一個頭顱大小的赤白色火球直接在無數人的目視之下狠狠地碰撞在一起,一切都彷彿靜止了一般。 「轟……」劇烈的爆炸的聲音直接震動整個澤天城,這一刻無數原本已經入睡的普通人都直接睜開了眼睛,被嚇了一個哆嗦。

原本許多陷入黑暗的家庭此時紛紛亮起了燭火的光芒,無數人急忙穿上衣服走出家門抬頭看著此時有些恐怖的天空。

更是有無數的強者原本準備飛上天空,但是卻感受到那股驚天動地的威壓,嚇得渾身顫抖。

在澤天城的城主府,原本在靜靜閉關的一個中年人猛然睜開了眼睛,紫色的光芒在他的眼睛之中一閃而過,他的目光彷彿穿破層層虛空一般,而後嘆了一口氣,眼中閃過堅毅,重新閉上了眼睛,對外界發生的一切不管不問。

隨著天空的一聲巨響,李木的身體彷彿破麻袋一般狠狠地被擊飛了過去,口中的鮮血如同不要命一般瘋狂的噴洒在天地間。

但是葉化天的身體卻也被赤白色的火球籠罩在火球之中,轉眼間火球已經變成了十米大小,葉化天的身體在其中起伏,看起來分外恐怖。

法強法強,李木購買的五件裝備都是增加的法術強度,那是直接提升法術本身的質量的力量,李木的混沌火種被強大的裝備力量加持i直接上升到了一個恐怖的強度,哪怕是鑽石強者正面相撞,仍然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李木的身體重重的砸在地上,他的胸膛直接凹陷下去了一個拳印的深度,差點直接被葉化天的這一拳硬生生的把李木的身體打穿。

但是李木卻彷彿失去了所有的痛覺一般,他的手掌重重的拍在地上,而後身體瞬間再次衝天而起,眨眼之間便重新飛上天空。

「熾熱……熾熱光輝!」李木口中的鮮血彷彿小溪一般流淌著,他的衣服之上已經布滿了血跡。

一道赤白色的火焰猛然從李木的身體之中爆發,直接形成了一條赤白色的火焰光柱照亮整個夜空。

火焰光束僅有半米粗細,但是卻散發著恐怖的光芒,許多人僅僅是看了一眼,便感覺眼睛極其刺痛,如同被太陽燒灼一般。

赤白色的火焰光柱瞬間穿過緩緩消失的混沌火種,葉化天的身體如同透明了一般,直接被火焰光束穿透。

「啊……」

葉化天看著透過自己胸口的這道火焰光束,壓根就沒有化為飛灰,反而發出了一聲瘋狂的大吼,整個天地都為之震動。

「我要你死!」

葉化天的胸口突然亮起了紫色的光芒,紫色的光芒那是一顆心臟,紫色的心臟在赤白色的火焰光束之中模糊,但是隨後便直接升到了天空之中,轉眼間便形成了一道紫色的山嶽,重重的向著李木砸了過來。

在紫色的尊者之心離開葉化天的身體之後,葉化天的身體直接化為了飛灰,李木的眼睛看著那轉眼間便直入雲霄的紫色山嶽,手中的赤白色的光柱猛然向著紫色的山嶽沖劑了過去。

紫色與赤白色幾乎成為了整個世界的主流,連夜空都徹底驅散,只有這兩道恐怖的光芒在天空之上瘋狂的碰撞。

紫色的山嶽不知道重有多少斤,彷彿能夠壓塌諸天一般,李木的赤白色的火焰漸漸的開始微弱了起來,紫色的山嶽之中突然出現了葉化天龐大的臉龐,那臉龐猶如惡鬼一般看著李木。

紫色的山嶽不斷的崩潰,但是李木的赤白色火焰光束更加的暗淡,終於,李木手中的火焰光束突然熄滅,紫色的山嶽彷彿天塌一般向著李木的身體砸了過來。

李木的身體瞬間消失不見,如同穿越空間一般轉眼間便出現在城外,但是這龐大的紫色山嶽卻如同如影隨形一般直接出現在李木的頭頂。

「是否出售疾行之靴?」

「是!」

「出售疾行之靴,獲得0金幣!」

「購買:輝月!」

輝月:法術類裝備,+160法術攻擊,+15%冷卻縮減,唯一主動-月之守護:90秒CD,免疫所有效果,不能移動、攻擊和使用技能,持續1.5秒,售價2300金幣!

紫色的山嶽當頭砸下,在即將接觸到李木的一瞬間,李木猛然開啟了輝月的被動技能,月之守護。

只見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出現在李木身上,李木剎那間如同不在這個世界一般,恐怖的紫色山嶽直接重重的從李木的身體之上碾壓了過去。

「轟……」

這一刻,無數里的大地倒騰,一道道恐怖的大地裂縫以紫色的山嶽為中心密密麻麻的向著周圍翻滾了過去。

距離大戰地點最近的澤天城更是彷彿十八級大地震的爆發,整座澤天城如同要被掀翻一般,大地劇烈的翻滾著,無數的房屋倒塌。

一時間無數聲慘叫的聲音響了起來,許多普通人紛紛四處逃散。

紫色的山嶽這沉重的一擊過後,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散發著淡淡的紫色光芒漸漸的縮小起來,而在紫色的山嶽之中的葉化天龐大的臉龐也開始變得更加虛幻了起來。

但是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虛空之中被淡金色的光芒籠罩住的李木,眼中深深地怨恨。

「我以我的靈魂詛咒,詛咒你身體破滅!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一道黑色的玄奧符文出現在天地之間,邪惡的氣息直接爆發,在葉化天的臉龐徹底消散的一剎那,黑色的符文猛然劃破空間,瞬間印在剛剛解除月之守護的李木身上。

李木的臉上瞬間產生了一股灰色的氣體,彷彿死氣一般,他的臉色變得無比的蒼白,如同死人!

只見在李木的意識空間之中,一道黑色的符文出現,迅速的向著在虛空中盤坐的李木的雕像飛了過去,直接印在了李木的雕像之中。

李木雕像的眼睛猛然睜開,口中開始如同佛陀的吟唱聲響起,隨後一朵朵黑色的蓮花出現,開始圍繞著黑色的符咒開始旋轉起來,無比的玄奧。

最終黑色的符文徹底印刻在李木的雕像之中,但是周圍卻有一朵朵蓮花圍繞,似乎在困著這個符文。

李木懸浮在半空之中,看著下方已經成為拳頭大小的尊者之心,手掌輕輕揮動,紫色的尊者之心頓時飛入李木的手掌之中。

李木長出了一口氣,沒想到自己第一次和尊者交鋒,便是遇到這種瘋子一般不惜同歸於盡的尊者,你自己不管好自己的兒子,為非作歹,殺了便是殺了。

子不教,父之過!

而後李木的身體迅速消失,下一刻便出現在澤天城之中,出現在君嫣然的身邊。

「木哥哥,你沒事吧?」君嫣然看著李木蒼白無比的臉龐,頓時極其擔心的叫到。

「沒事,先離開!」李木搖了搖頭,而後抓住君嫣然的手腕,兩人在無數人的目光之中直接衝天而起,沒有任何一人膽敢阻攔,哪怕此時的李木看起來油盡燈枯! 李木抓著君嫣然的手衝天而起,在夜空中強忍著腦海如同爆炸一般的感覺,搜索了一下方向,便向著夜空中疾馳。

李木一路狂飛到太陽從東方升起,而後終於身上的光芒若隱若現,若隱若現,隨後直接熄滅,兩人的身體直接掉落在一片山林之中,李木無力的躺在靈沫懷中,面色慘白,臉上隱約有死氣瀰漫。

「木哥哥,你不要嚇嫣然!」君嫣然眼中的淚水一滴一滴的滑落,此時正在臉色極其驚慌的看著李木,卻發現李木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怎麼辦?」君嫣然心中害怕,害怕李木就這樣從此不會再醒過來。

淚水不斷的滴落在李木的臉上,李木原本已經將近昏迷的姿態強行提了一點精神,而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啊……木哥哥,你沒事吧,嫣然害怕!」此時的君嫣然眼睛通紅,身體都在輕微的顫抖,她現在的情緒就像一個懵懂的小孩子一般。

「扶我……扶我起來,找個安全……安全的地方!」李木感覺現在說話都有些費勁,一股奇異的力量不斷的想要破壞他的身體,想要將他的身體磨滅。

但是李木現在身上卻也沒有力量,只能憑藉他本身的力量來磨滅這股力量,但是卻又沒這股力量強大,他的生命力似乎正在一點一點的被吞噬。

君嫣然扶起李木的身體,開始尋找安全的地方,這山林之中連個山洞都找不到,只能找到一個灌木叢,而後李木急忙盤膝坐在地上,開始默默運轉體內殘存的那只有一絲一縷的鬥氣。

一股微風吹了起來,在李木腦海之中的王者榮耀系統開始散發著淡淡的七彩光芒,一縷縷天地靈氣開始通過系統開始進入李木的身體之中,化為他本身的力量。

而後這力量又被李木快速的傳遍全身,與身體之中那一股股淡黑色的彷彿絲線一般的力量不斷的開始糾纏。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李木體內的鬥氣漸漸的開始充盈了起來,但是李木臉上蒼白色的色彩卻沒有任何消散的痕迹,只不過臉上那若隱若現的死氣似乎被穩定住,不再加深。

君嫣然坐在李木的身邊,大眼睛緊緊的盯著李木,一動不動,兩人彷彿化為雕像一般。

日升日落,在太陽落了下來的時候,李木終於睜開了眼睛,此時他的臉上的死氣看起來已經不是太過濃郁,只有微弱的一層,但是臉色看起來還是如同死人一般蒼白。

李木剛睜開眼睛便看到君嫣然獃獃的看著自己的眼睛,然後李木眨了眨眼睛,李木同樣眨了眨眼睛。

「我臉上有花嗎?」李木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和往常一樣啊!

「木哥哥,你沒事吧?」君嫣然的眼睛頓時又紅了起來,看著李木蒼白的臉色,她感覺無比的心疼。

「還有一點小毛病,沒有什麼大事了……」李木笑著說道。

「都怪我……要不是我,木哥哥也不會和別人打架,要不是打架,木哥哥也不會受這麼重的傷……」君嫣然說著,眼中的淚水頓時再也控制不住開始滾落了下來。

「傻丫頭,不關你的事,那些人是惡人,你木哥哥可是要做大英雄的存在,大英雄就是應該和惡人鬥爭,然後保衛世界和平!」李木笑著幫君嫣然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入手格外的絲滑,彷彿綢緞一般。

「咕嚕嚕……」突然君嫣然的肚子之中響起了肚子餓的叫聲,李木的手頓時僵硬了一下。

瞬間君嫣然臉色紅的彷彿一個熟透的蘋果一般,長長的睫毛連連抖動,模樣看起來無比的嬌憨。

「餓了吧?」李木頓時露出了笑容,心中卻是有一些感動,很明顯君嫣然一直這樣擔心的看著他,沒有吃一點東西。

君嫣然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李木揉了揉君嫣然的小腦袋,然後便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一個餐布,一件一件的食物被李木不斷的拿了出來,許多食物看起來還是熱騰騰的。

儲物戒之中的所有東西幾乎都是處於一種時間靜止的存在,當然不包括蘊含靈氣的東西,如果一些靈草不妥善保管,那麼靈氣便會大量流逝,但是普通的食物幾乎都是拿進去什麼樣子,那麼拿出來的時候便是什麼樣子。

李木也有些餓了,幾場大戰以後就應該注意犒勞一下自己,吃飽喝足以後,李木看了一眼自己的段位,鉑金四級兩顆星,意味著之前的大戰自己直接殺掉將近五十個鉑金,法師果然夠兇悍……

達到鉑金之後,李木進階的方式還是殺掉五個同等級,或者比自己等級高的鉑金強者可以提升一星,而殺掉尊者便可以直接晉陞一星。

可是尊者實在是太恐怖了,李木的六神裝出齊,面對一個剛剛晉陞的鑽石強者,便如此吃力,如果不是李木機智及時換成輝月,非要被尊者之心化為的紫色山嶽砸的粉碎。

即便如此,李木此時還是被葉化天下了一個詛咒,在李木身體之中的灰色力量大部分都被清除掉,但是還是有一股滑不溜手的力量隱藏在李木的身體各個無法察覺的角落之中,李木煞白的臉色便可以證明。

而且李木腦海之中拿到雕像,一枚黑色的詭異符文雖然被黑色的蓮花鎮壓,但是李木的意念的力量足足被壓制五成,而且李木想法設法也不能抹去這道符文。

李木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此時眼皮不停抖動的君嫣然,很明顯君嫣然已經困得不行,昨天晚上沒睡,今天又是沒有睡,現在的她沒有任何力量,就是一個普通人,確實又困又累。

李木直接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一個帳篷,這個帳篷設計的很奇怪,雖然只是一個十幾立方米的小帳篷,但是卻被隔成了兩個房間。

這也是李木能夠做出的最大的抵抗了,最起碼沒和君嫣然睡一塊,李木還可以堅持。

李木有時候也覺得自己有點傻,一個這樣的絕世美女對自己格外信賴,懵懂無知,自己竟然還能忍住衝動……可是靈沫現在生死未卜,李木雖然覺得自己是個正常的男人,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昧著良心可以做的! 睡在君嫣然的隔壁,李木努力好久想讓自己靜下心,終於在天魔煉神訣的幫助下,還是沒靜下來心……

李木無聊之下開始折騰起來,先是下意識的翻看了一下王者榮耀界面,竟然驚喜的發現不知不覺已經12級了,一個任務獎勵可以領取,系統發給他的消息他並沒有聽到。

李木領取獎勵,頓時獲得一個皮膚和1888枚金幣。

皮膚是女武神艾琳,李木現在還沒有這個英雄,其實這個英雄和后羿一模一樣,對於李木來說,除了是個女的,頂多代表的就是一個資歷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