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恍如流星砸中,一槍正中廂車。

廂車瞬間四分五裂,強大的勁氣,所過之處,廂車厚實的車體,頓時片片崩碎。車內傳來尖叫和怒罵,一片混亂,失去控制的廂車在空中一頓。

「好賊子!你死定了!」

大漢勃然大怒,長嘯一聲,便翻身朝凌旭撲去。

凌旭根本沒顧得上看自己的戰果,根據之前的計劃,他毫不猶豫,猛地一搓槍身,槍身便朝谷外破空而去,他的身體輕若無物地粘在槍上。

幾乎眨眼間,他便飛出去了十幾丈!

大漢沒有想到凌旭逃跑竟然如此堅決,等他反應過來,更是怒火中燒,該死的熊貓,今天你定了!

大漢厲嘯一聲,身形一展,猶如展翅大鷹,朝凌旭撲去。

兩人迅速遠離。

廂車自由落地向下墜落。

接二連三倉皇的身影,從失控的廂車裡飛出來。

「動手!」

唐天三人同時發動。

人群中,有幾人沖了來,想擋住他們。

唐天如今也算得上經驗豐富,一看面前攔住自己的那名男子眼中充滿驚慌,他便明白對方的實力不會太強。

空中的唐天,好像彷彿估了距離,沖得有些過頭。

對方眼中驟然露出狂喜之色,好機會!想也不想,率先出手,手中的鋼刀掠過幾道寒芒同,直取唐天的破綻。一旦錯估距離,往往會出現一具短暫的僵直,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刀光如練,猶如白蛇吐信。

然而此時,唐天的身形卻陡然一動,間不容髮之間,閃過這一刀!

手趁勢搭在對方的鋼刀刀背,鶴身勁一吐!

噗!

對方如遭雷殛,仰天噴出一蓬血霧,唐天的手掌印在對方身上,借勢身形一飄,衝過此人的防禦。

唐天的運氣不錯,兵和鬼爪都陷入苦戰。

唐天很快把注意力放在場內,他發現一個有價值的目標。一名女護衛手上,正提著一個之前此捆得結結實實,嘴被堵著的小女孩。

幾乎瞬間,唐天就意識到,這個目標的重要性。雖然他也不知道小女孩是誰,但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句話他還是懂的。

看那名女護衛對小女孩緊張的模樣,顯然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質。如果能把她擄到手,那麼完全不用擔心,這幫傢伙會不會追擊他們。

一想清楚,唐天身形一晃,便出現在女護衛身側。

這句女護衛身材高挑,頭髮金黃,扎著馬尾,手中提著一把寒光凜冽的劍,看上去頗有幾分英姿颯爽的味道。

她第一時間注意到戴著猩猩面具的唐天,所以當唐天出現在她身側,她沒有半點吃驚。手中長劍一抖,三朵劍花綻放,直取唐天。

粉色的劍花,十分可愛,但是此時,卻充滿森然殺機。

可以看得出來女護衛的劍法森嚴,頗有幾分火候,但是這樣猶如猶如教科書般標準的攻擊,用來對付唐天,顯然是不夠的。

經歷了十八銅人室蹂躪的唐天,一旦戰鬥起來,那絕對是不擇手段,什麼方法有效用什麼方法。

唐天雙手一抖。

白鶴漩渦!

鋒利的白色漩渦,就像是高速旋轉的刀片,猶如一群被驚動的白鶴,瞬間充斥她的視野。

女護衛眼中閃過一絲驚慌,但是她很快鎮定下來,劍尖以極快的頻率不斷挑、撥。

唐天看得有些詫異,女護衛的劍法相當紮實,造詣不俗,只是她顯然不會戰鬥。唐天注意到另一個細節——女護衛對小女孩的保護,比對自己的保護,更加重視!

戰鬥中的唐天是可怕的!

兵的這句話,絕對不是亂說。戰鬥中的唐天,總是會表現出來超乎常人的戰鬥智商。直覺變得敏銳之後,這一點尤其可怕,那些微不可察的細節,總是會被他利用的。

唐天立即意識到,小女孩對燕夏他們非常重要!

幾乎瞬間,他就下定決定,要把小女孩搶過來。

心念一動,唐天的身形消失不見,他把身影藏在白鶴漩渦後面!

當女護衛忽然察覺到劍尖傳來的力量不對勁時,便已經晚了,這股突如爆發的力量,讓她的劍尖一盪,中門大開,唐天如同閃電般闖進她的懷裡。

女護衛大急,驀地鬆開劍,一肘朝唐天撞來。

唐天這下真有點驚訝了,如此標準的肘擊,絕對不是隨手用出來。這女人學過近身肉搏!不過唐天的身體比他的想法更快,幾乎本能般,他的手掌擋住對方的肘擊,而在同時,他的右拳閃電擊中她柔軟的腹部。

雖然有鎧甲的保護,但是唐天的力量太強,她的身體痛得僵住。

而唐天則趁機從女護衛手上搶下小女孩,女護衛眼中閃過驚慌,但是唐天卻沒有給她纏鬥的機會,毫不猶豫朝下飛去。

當他的腳踏上地步,他立即扯著喉嚨大喊:「跑!」

刷!

兵和鬼爪立即脫離戰局,一左一右,分散逃逸。

唐天背著小女孩,在密林中狂奔,身後的怒吼和腳步聲一直沒有停下來。唐天這下也是把吃奶的力量都用出來,密林複雜的地形,給了他極大的幫助,他十八倍級的直覺,能夠讓他提前一步知道哪裡有障礙,那裡有危險。

他就像一隻真正的大猩猩,在密林中遊刃有餘。他背上被捆得結結實實的小女孩,睜大有如黑曜石般的眼睛,好奇地看著面前這個戴著大猩猩面具的傢伙。

但是身後的追兵,顯然沒有半點放棄的意思,他們就像發了瘋一般追趕。

計劃很成功!

唐天心中此時得意無比,只要把這些人帶著密林深處,哪怕到時他們想離開,不花個幾天功夫,根本不可能出去。

很快,唐天發現對方無法追上他。

為了不讓對方追丟,唐天有的時候,甚至會故意停下來,休息一會。

就這樣狂奔了一整天,夜幕降臨,密林變得陰森可怖。身後的追兵依然沒有放棄的意思,但是他們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這讓唐天不得不停下來更久。

黑暗對於唐天來說,幾乎沒有影響,他本來就不是依靠眼睛來躲避障礙物和危險。但是對於其他人來說,黑暗會讓本來地形複雜的密林,變得更加危險更加麻煩,他們根本不敢提速。

跑到明天清晨,就差不多可以到計劃中的位置。按照現在的情況,自己甚至可以不需要鬼爪來幫助自己擺脫追兵。

唐天頓時心中得意無比,成功就在眼前!

忽然,背上的小女孩拚命地扭著身體。 「就是這!」索光對黑山城最為熟悉,指著正在張燈結綵,熱鬧非凡的顧家道。

另外幾人都露出充滿嘲諷的笑容。

「嘖嘖,看來小姑娘真不是一般的人物啊,這是要大幹一場的架勢啊。於老頭看到這般風光,肯定會喜出望外吧。」宮易秀笑吟吟道:「我們這樣砸了於老頭的場子,老頭會不會氣得一口氣喘不過來嗝屁了?」

燕夏也浮現一抹笑容,但是眼中愈發森冷:「老烏,去叫門!」

烏南嘿然一笑,邁開步伐,如同小山般的身體,立即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喂!你是什麼人?」

「你要幹嘛!這是顧家!」

……

七嘴八舌的喝止聲傳來烏南耳中,烏南哂然一笑,面前顧家的大門,驀地沉腰立馬,擰拳沖步!

一團烏黑的拳芒,脫拳而出!

恍如流星,從天而降,重重砸在顧家大門。

剛剛刷完朱漆的朱紅大門瞬間四分五裂,勁氣四溢,氣浪肆虐。附近的顧家護衛,被氣浪橫掃跌飛出去。

尖叫聲和喝罵聲頓時響起。

「什麼人,敢到顧家鬧事!」穆雷的身莆出現在門口。

「滾!」烏南也不廢話,又是一拳轟出。

穆雷目光凜然,毫不猶豫同時一拳揮出。兩道拳芒毫無花巧地碰撞,穆雷只覺得一股驚人的力量傳來,彷彿一柄重鎚轟中胸口,噴出一口鮮血,砸進院子里。

「穆叔!」顧雪驚惶無比。

烏南哈哈大笑,充滿了不屑和輕蔑道:「什麼狗屁天青穆雷,不過如此!」

一行四人,大搖大擺地闖進顧家。

穆雷倒在地上,臉色蒼白,嘴角溢著鮮血,他強自撐起身體。看著穆雷的模樣,顧雪的眼淚險些掉下來,她知道此時不是哭的時候,強咬著牙,轉身大聲道:「燕夏!你這是什麼意思?執事團就可以擅闖我顧家么?」

「什麼意思?」宮易秀輕笑一聲:「打個招呼而已,哪知道堂堂顧家,竟然連大門都這麼不結實。」

燕夏懶得廢話:「把唐天交出來。」

顧雪的臉色刷地一下白了,她到此時才陡然明白過來,燕夏他們的目標是阿天!

阿天,你們千萬別出來……

「他們不在這!」顧雪強自鎮定,搖頭道:「前些天他們已經離開!」

燕夏的臉色驀地一沉:「搜!」

我在大明當助攻 「慢著!」一個蒼老的聲音,忽然在眾人身後響起,白髮白眉,臉色紅潤,步履穩健,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神色。與他同行的眾人,看到一片狼籍的顧家大門,個個臉色都是奇差無比。

顧雪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驚喜莫名:「於老!」

烏南幾人臉色微變,唯獨燕夏神色淡然:「沒想到於老也來得這麼快。」

「是啊,不來快一點,顧家只怕片瓦不存。」於老臉色沉了下來,怒意恍如實質,周圍諸人只覺周身一緊,一股壓力籠罩全身。

燕夏淡淡道:「莫非於老要阻攔我執事團執行任務?」

於老亦是老辣異常,聞言冷哼:「我等這次前來,就是要看看,貴執事團是如何執行任務。」

燕夏哦了一聲:「去把那三個傢伙搜出來。」

烏南三人剛想動,忽然於老身後飛出三道身影,出現在烏南三人面前。這三人烏南他們都認識,李信、魯清、紀天,都是名震一方的高手。

燕夏的臉色沉下來,恍若實質的殺意勃然而發,在場眾人無不色變。

「想和我動手?」

於老眼中沒有半點懼色,氣勢絲毫不落下風:「今天老朽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絕不會再放顧家受此屈辱!執事團何時有權力跑到別人家搜查?可笑之極!」

燕夏渾身殺意忽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好像剛才什麼也沒有發生,輕笑道:「看來於老誤解我們很深啊。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等執事來了再說。」

說罷,他轉身對顧雪道:「顧小姐,我們喜歡清靜點的院子。剛才我手下一時魯莽,下手太重,傷了貴仆,實在遺憾。唔,這是傷藥費。」

說罷屈指一彈,一張星幣卡插在穆雷身旁地上。

顧雪蒼白的臉色,盯著燕夏,儘是寒意。

「如此甚好,想必許執事會給老朽一個交待!」於老見燕夏退縮,心中頗為得意。

顧雪心頭微鬆一口氣,她也很清楚於老有所圖,但是對她來說,於老他們在,燕夏他們就不敢亂來。

不過她心底有些奇怪,阿天他們竟然沒有出來。

有點反常!

以阿天和凌旭的脾氣,一定會想也不想地衝出來。

她決定呆會去看看,阿天他們不會有什麼事吧。

※※※※※※※※※※※※※※※※※※※※※※※※※※※※※※

唐天把背上的小女孩放了下來,拿到她塞在嘴巴里的絲巾。

「我要喝水!」小女孩一點都不害怕,大大咧咧道。

唐天倒是有點意外,便取出水給小女孩,小女孩狠狠灌了幾口,這才停了下來,她有些不滿道:「喂,你快給我解開繩子!」

小女孩大約七八歲,金髮黑目,精緻可愛,很像娃娃,臉上沒有半點驚恐畏懼之意,反而有幾分興奮。

「我為什麼要給你解開繩子?」唐天覺得莫名其妙:「作俘虜要有作俘虜的覺悟!」

「你知道我是誰嗎?」小女孩揚著腦袋,一臉驕傲地對唐天道。

「我當然知道。」

面前的大猩猩點頭。

這讓小女孩很得意:「知道你還不鬆開我!小心等我……」

「你就是俘虜啊。」

小女孩驚恐地發現,這個大猩猩竟然用絲巾重新塞到她的嘴裡,她拚命地掙扎,卻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