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幾乎在瞬間,杜寒身形已經撲到了杜飛面前,而其泛著金屬的手掌,也是瞬間拍下!

這一刻,四周的溫度瞬間增強了幾分,空氣之中蒸汽瀰漫,而杜寒右手,也是狠狠的向著杜飛面門之處拍落!

望著這凶煞到了極致的一擊,杜飛的毛髮瞬間被吹得飄飛了起來,而眼眸之中也是凝重之意,瞬間閃過。

幾乎不帶絲毫猶豫,在下一瞬間,杜飛的右手已經狠狠的點在了自己的眉心之上!

「丹逆乾坤!」

隨著少年的低喝,在掌心之中暗藏的紫雷丹瞬間飆射而出,瀰漫的雷光瞬間爆裂!

這紫雷丹落在杜飛手裡,其威力還沒有顧雲用出威力的一半,但是,對付一個杜寒,卻也是綽綽有餘!

隨著杜飛的一聲低喝,飆射而出的紫雷丹,瞬間化為了一片巨大的雷霆,在其心頭念閃的瞬間,狠狠爆裂了開來。

而這當面劈來的雷光,令得杜寒的眼眸之中也是閃過驚駭之意,他也想不到,杜飛手中竟然還有威力如此巨大的底牌!

只是,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大家早就沒有任何放手的餘地!進還能生,退則是死!

非常清楚這一點的杜寒猛的一咬舌頭,噴出的一口鮮血,其手中的金色光芒也是瞬間暴漲了幾分,旋即,隨著他的動作,狠狠的轟在了面前的雷光之上!

「轟——」

巨大的暴響之聲,直接將兩側的牆壁和院落直接掀翻,在金色光芒和紫色閃電觸碰的之處,一道道蜘蛛網一般的裂痕飛快的瀰漫而出,隨著裂痕的蔓延,一時間不到多少房屋倒塌了下來。

在漫天的煙塵之中,略略的沉寂了片刻之後,就見到一道殘影從中倒射而出,旋即狠狠的砸在了房屋的廢墟之中,而其砸落的瞬間,一口鮮血卻是狂噴而出。

巷落之中,微風緩緩掃過,片刻后才見到杜飛的身形緩步走出,來到了如同死狗一般癱軟地面的杜寒身前,其臉上,淡淡笑容瞬間浮現……

廢墟之中,杜寒的身軀微微的抽搐著,因為雷電的關係,俊美的身形此刻卻變得古怪無比,就連半邊臉都變得恐怖到了極致,而剩下的臉上,則是一片死灰之色。

「大表哥…這樣就不行了么?」

低頭看著杜寒的神請,杜飛似笑非笑道。

聞言,此時的杜寒卻微微的咳嗽一聲,一口鮮血再次嗆出,他廢力的爬了起來,但是爬到一半,卻已經軟在了地上,剛才的一擊,他最少被震斷了七八根骨頭,而其體內的真息,也是已經盡數被耗盡了。

「小混蛋……我…我還是小看了你……我…我好恨…….」陰森森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出,雖然低沉,但是其中的怨毒之意,卻是絲毫不減。

聞言,杜飛卻笑了笑,眼神淡漠無比。雖然兩人之間還有幾分稀薄的血緣關係,但是此刻杜飛卻沒有因此而有半分憐憫之心。因為他也清楚,若是易地而處,對方定然不會給自己半分憐憫之心的。

「殺了我吧!若是你不殺我,日後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似乎也明白杜飛的心思一般,杜寒陰陰一笑之後,卻沒有求饒,反而帶著幾分猙獰之意,咬牙切齒道。

聞言,杜飛淡淡一笑,緩緩道:「不錯,不愧是杜家小輩第一人,其他人落到我手中,便是如何的英雄人物,最後都得求饒,就是那顧雲,也一樣……想不到大表哥你倒是極有骨氣,因為算是我小看你了…….那麼,我便如你所願,要了你的命……只不過在殺你之前,我想要知道一件事情……對我動手是你想要自己來,還是有人指示…….」

「呵呵呵,我為何要告訴你……告訴你我有什麼好處?」杜寒艱難抬頭,臉上卻閃過一絲隱晦的古怪之色。

見狀,杜飛卻訝然失笑,淡淡道:「我想,你倒是誤會了……放心,無論如何,我都會殺了你,只不過……若是你願意乖乖說的話,我可以讓你死得乾脆點,要不然,我有的是手段讓你生不如死,比如這樣…….」

話音落,杜飛一腳踩在了杜寒的右腿之上,微微一用力,已經將其右腿踩斷,隨後緩緩的在其上方碾了起來。

「啊——」

「杜飛……殺了我——」

「要殺你很簡單,只要你乖乖回答我的問題就是了!」杜飛輕輕一笑,淡淡開口。

「杜飛……」杜寒臉上閃過一絲猙獰之色,片刻后他微微一咬牙,「既然如此,我便讓你永遠也不知道——」

話音落,就見到其渾身一震,片刻后,一口血水從其口中噴出。

見到這一幕,杜飛微微皺了皺眉,自言自語道:「居然自斷經脈而死……不過你難道真的以為,我會因為這些事情頭疼么……」

……

巷落之中的氣氛,隨著杜寒的自裁,已經緩緩的安靜了下來,但是不到片刻之後,卻又有大批的破空之聲傳來。

旋即,數道身影落到了一側,看到了這一幕,頓時都是一個個頗為有幾分目瞪口呆的感覺。

杜飛和杜寒打鬥這麼久,會引來外人倒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微微的皺眉片刻,杜飛才掃了過去,片刻后臉上的神色卻越發的古怪起來。

來人除了杜震天之外,赫然便是杜家的三位長老,以及杜玄風和杜倩。

至於其他人,估計現在也沒興趣來關注這些事情。

見到這些人,杜飛的臉上倒是有幾分古怪,畢竟,現在的情況怎麼看,都是自己殺了杜寒啊…….

但是,這又如何?

哂笑了一聲,杜飛才淡淡抬頭,掃了杜震天一眼,淡淡道:「家主大人,處理完那邊的事情了?」

「嗯?」杜震天臉色頗為難看的點了點頭,片刻后吸了一口氣,低聲道:「杜飛,雖然你天資縱橫,這次也算是為我杜家出來那麼大的力氣……但是,這事情你總不會覺得就這樣可以算了吧?」

「什麼事?」杜飛輕輕一笑,一臉燦爛。

「自然是杜寒之死了!」一側的杜震峰冷笑一生緩緩道。

「哦?大表哥之死?」杜飛右手一笑,「三長老,說你是豬,你還真是豬啊……難道你看不出大表哥是自斷經脈而死么?既然如此,那跟我有半毛錢的關係啊?我只不過是正好在場罷了!」

「你——」

「什麼你你我我我的….我跟你很熟么?」杜飛輕輕拍手,「三長老,不要忘記了,很多事情我沒跟你算賬,並不代表我不跟你計較,只是我覺得不是時候罷了……不要以為,你做過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若不是給家主大人的面子,便是有十個杜震峰,也都被我一巴掌拍死了,你信不信!?」

說罷,杜飛哈哈一笑,腳掌在地面一踏,身形已經瞬間向著一側閃去。

望著他瞬間離開的背影,杜家三位長老對視了一眼,臉色都是難看到了極致。

至於杜震天,則是微微的吸了一口氣,一臉的沉悶,杜玄風和杜倩,則是都微微的搖了搖頭,一時間場中的氣氛,古怪到了極致…… 醉玲 不越城,杜家。

經歷了昨日之事以後,此刻的杜家,在不越城已經可以算得上是當之無愧的霸主了。便是沒有摻合昨日之事的公孫家,此刻也已經做出了幾分示弱的姿態,並沒有來和杜家爭奪什麼。這種效果,自然是杜家多少年來夢寐以求的。

杜家正廳之中,杜震天坐在座椅之上,輕輕的敲著桌面,片刻后突然嘆了一口氣,低聲道:「連家那面有什麼消息了沒?」

一側的杜玄風輕輕吁了一口氣,臉上閃過了一絲古怪之色,片刻后才低聲道:「不僅僅是連家,就連白家、白衣門,都已經在一夜之間退出了不越城周邊百米之外了。」

「動作這麼快?你有沒有派人盯著?」杜震天皺眉道。

「這是自然的,只要他們三家還有什麼輕舉妄動的話,我們這邊就會第一時間知道……」杜玄風點頭道。

「這就好,」杜震天微微頷首,「不管如何,這三家都不好對付,就算他們現在吃了大虧,但是,就我們杜家也不是他們三家聯手之敵,你找個時間把血狼幫還有公孫家的人都請來,不越城這麼大一塊肥肉,總要分一點給別人……只要我們自己吃到最大的一口就行了!要不然,一口吞下去,可會把我們杜家撐死啊!」

「是!公孫家和血狼幫那面孩兒都會派人去暗示一番,想必以那兩位的性子,也會明白我們的意思吧……從此,這不越城算是在我們手中了,我想,就算是雲水杜家那面,對此也不會有二話了吧?」杜玄風沉聲道。

「難說得很!」杜震天苦笑一聲,「我們這點基業,在雲水杜家那邊看來,說不定什麼都算不上……想要重入本家,談何容易?不過只要讓他們能夠高看我們幾眼就有了!有了雲水杜家這堅強的後盾,我們在不越城中的位置,才會穩如泰山啊……」

說著杜震天又是一嘆,眼眸之中閃過了幾分恍惚之餘:「想不到…我們杜家朝思暮想多年,今日終於將連家踢出不越城,但是居然是靠了一個杜飛啊……天兒,倒是有個好兒子啊!」

杜玄風淡淡一笑,道:「天弟自幼天資縱橫,會有這麼一個兒子,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啊!」

「嗯!」杜震天緩緩點頭,遲疑了片刻后才低聲道:「昨日的事情,調查結果出來了沒?」

聞言,杜玄風臉色卻微微一變,眼神在四周掃了片刻之後,才低聲道:「我通過各種渠道打聽了,那突然出現的兩人,應該不是我們大安王朝中人,多半是玄武大陸之上某個超級宗派的來人……看來,那小艾的身份絕對不簡單,所以這事情,我們最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為好……」

「玄武大陸…超級宗派?」杜震天臉色微變片刻,才苦笑一聲,道:「你說得也是,我們這種勢力,在人家眼力說不定連螻蟻都不如,裝作不知道就是最好的結局,否則的話,恐怕後果不堪設想……飛兒那面,你也吩咐人不要多嘴……至於杜寒之死么……就對外說是他自己自裁了吧,至於別人要怎麼想,我們都不要管他!」

「是!」聞言,杜玄風微微頷首。

「還有……若是沒有記錯的話,飛兒跟倩兒有一樁婚約吧?」揉了眉心片刻之後,杜震天才低聲道。

「是…父親大人的意思是!?」杜玄風臉色一變,緩緩道。

杜震天臉色糾結,伸手敲著桌面片刻,才淡淡道:「飛兒雖然勉強算是我的杜家之人,但是他對這杜家,卻多半沒有什麼歸屬感……若是天兒在的話,還好,但是天兒不在……我們杜家若要崛起,希望多半在飛兒身上,所以,總要找點東西將他的心束縛住,就算沒辦法束縛住他的心,至少,要將他的人留下……而婚姻,應該是最好的東西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杜玄風渾身微微一震,片刻后才苦笑一聲,道:「這個…我也沒有把握,倩兒的性格你也清楚,以她的為人,恐怕……不願意聽我們的安排……而且,她現在算是有資格入雲水杜家之人,我們也未必管得懂她啊!」

「這種事情么,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總要試試看吧……杜家像樣一點的天才也沒有幾個了,這出色一點的兩個,若是不留住,我杜家還能有什麼日後!?」

…………

杜家西面,一處偏僻院落之中。

杜飛盤膝坐在院落之中調息了片刻,過了不久之後,他微微一張嘴,噴出了一口血水,隨著一口鮮血碰出,過了片刻之後,杜飛的臉色才好看了幾分。

緩緩的運行了一次體內的真氣,感覺到自己受的傷已經好了幾分之後,他才緩緩的吁了一口氣。

雖然說,一場死斗下來,杜飛受的傷也不輕,但是在這等生死的壓迫之下,他卻隱約的感覺到,自己很快就可以突破了。

經過了這些日子,杜飛自然明白,底牌固然重要,但是,自己的實力強大,才是根本啊!

杜飛之前的實力,已經有九品中階武師的程度了,若是再有突破,應該便是九品巔峰武師了。

「這樣還不夠啊!」

杜飛在心中喃喃的嘆了一口氣,只不過雖然對於自己現在修鍊的速度極其不滿,但是他心中也是清楚,此刻自己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增加修鍊速度了,倒是一個月後的丹王遺址之下,可以讓自己期待一下。

若是真的得到了傳說中的天地元丹的話,那麼自己應該能夠增加更多的實力吧?

而目前,想辦法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多一份是一份吧。

只不過,不管如何,先將自己的傷勢處理完畢才是正途。

對小白下了開啟療傷系統的命令之後,杜飛才緩緩的吸了一口氣,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傷勢在緩緩的恢復之後,他才頗為放心的鬆了一口氣,旋即遲疑了片刻才心念微微一動,頓時,一個頗為精緻的容戒就浮現在了杜飛的掌心之上。

這個容戒是當日顧雲死後被杜飛弄到手的,杜飛也一直沒有時間查看裡面有什麼東西。

只不過想必,以顧雲的身份來說的話,裡面的東西絕對不會簡單到哪裡去吧?

輕輕的笑了一聲,杜飛已經將心念緩緩的探入了容戒之中。

因為顧雲已經死去的關係,容戒之中的精神烙印倒是早就消失,所以杜飛幾乎是毫無阻攔的就將其中的東西掃了一遍。

將裡面的東西掃了一遍之後,杜飛的臉色卻微微一喜,這一次,似乎自己倒是沒有做什麼虧本買賣啊。

這顧云為人倒是極其稀奇,他並沒有如同其他人一般使用晶卡,而是將其身家都擺放在了容戒之中,微微的掃了一下,發現裡面那將近百萬的金幣,杜飛頓時忍不住微微的咂舌,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看起來珍貴無比的藥材,這些應該也是顧雲所藏,而且這樣看起來的話,這倒是符合他的丹師身份了。

除此之外,和藥材所藏在一起的,還有一份頗為古樸的書卷,杜飛隨意的翻看了一番之後,心中卻又是微微一喜。

這一卷書卷之中記載的居然是一些尋常丹藥的丹方,雖然說。這東西並沒有多麼難得,但是對於只會煉製一種丹藥的杜飛來說,卻是最為珍貴之物。

隨意的翻看了一番之後,杜飛發現,丹方之中大多都是九品丹藥的丹方,至於八品丹藥的丹方,也只有三種,至於其他,則是完全沒有看到。

不過就算如此,也是夠了……

「這顧雲還真的是死的不冤啊!以後遇到這種肥羊,搶多幾個的話,豈不是發達了?」

在心中感嘆了一聲,杜飛不帶絲毫遲疑的將這些東西都據為己有,旋即手掌卻有輕輕一拍,這一次,容戒之中最後的兩樣事物,分別浮現在了杜飛的手中。

這兩樣東西,都是用一個玉盒所生產,顯然珍貴無比,杜飛遲疑了片刻之後,才隨手拍開了第一個玉盒。

玉盒之中,一卷泛著淡淡金色雷光的捲軸浮現之中,而在那略微古樸的捲軸之中,幾個紫色的大字,令人一陣目眩神迷。

「六品武技,蒼雷炮!」

見到這七個字,杜飛卻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雖然,不知道為何,這顧雲似乎沒有親自修鍊這東西,但是六品武技,這可不多見啊……便是整個杜家,也沒有一卷六品武技,從這一點來看的話,就可以知道這六品武技是多麼的難得可貴了!

而且根據某種傳說,擁有某種六品武技之人,就算是越級殺人,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因為,六品武技的威力,已經強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

而這種高等級的武技對於杜飛來說,也是極其需要的。畢竟,他現在最需要的,便是這等強力的底牌了。

微微笑了一聲,杜飛一轉手,已經將這東西塞進了自己的容戒之中,旋即視線落到了另外的一個玉盒之中。

第一樣東西,已經令得自己極其心動了,不知道這顧雲還收藏有什麼好東西啊…… 「嘭——」

第二個玉盒被杜飛應聲拍碎,出現在杜飛面前的卻是一顆泛著淡淡雷光的紫色丹藥。

「這是紫雷丹……不對…..這丹藥的品質可比紫雷丹要好多了!」

盯著手中泛著淡淡紫色雷電的丹藥,杜飛心中微微一喜。

原本他認為自己已經失去了紫雷丹,但是想不到,現在卻得到了一個更好的東西啊。

「小白,知道這是什麼嗎?」盯著懸浮在手掌之中的丹藥,遲疑了片刻之後,杜飛才淡淡道。

「嗶——」

「系統檢索中——系統檢索完畢,開始載入資料——」

「真雷丹,五品丹藥,以九天落雷配合珍惜藥材煉製而成,其煉製過程,丹方皆不明,若用強制手段摧毀,可獲得材料成分,加以分析,有極低幾率獲得丹方,是要摧毀彈藥……」

「廢話!肯定不要!」杜飛微微撇了撇嘴,他倒是想不到,這不靠譜的系統什麼時候又有這個本事了?

似乎感應到杜飛的所想一般,小白機械的聲音再次響起:「伴隨主人成長,系統偶爾會有自發新修復,但是速度極其緩慢,若是主人需要加快修復速度,就需要尋找系統遺失碎片!」

「額——」

聞言,杜飛微微一呆,片刻后就苦笑了一聲,這系統遺失碎片鬼知道到底是什麼?就算自己要找,也無從找起啊!

無視了這不靠譜的系統,杜飛飛快的尋出了一個瓷瓶將這丹藥塞入了其中,丟盡了自己的容戒之中,而對於顧雲的容戒,杜飛遲疑了片刻之後,還是催動了真氣將其摧毀。

不管怎樣,讓人知道顧雲的東西落入自己手中都不大好。

要是君武宗之人來討要的話,以自己目前的實力來看,似乎只能夠乖乖的將東西交還對方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