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蛇夜叉大笑,非常的張揚,異域的年輕王者提到當年那一戰都無比的自豪,有一種發自內心最深處的底氣。

因為,在那一戰中他們大勝,斬掉了這片大乾坤的幾位最強大的領軍人,徹底顛覆了此界。

「遙想當年,幾大古祖出世,連所謂的仙王都只能橫屍,被坐騎馱著屍體回去,震驚此界,那是何等的威風自在!」

有異域生靈追憶,臉上滿是沉醉色,提到當年的光輝戰績,恨不得重生在那個時代,擊殺仙道高手,爭奪不世戰功。

「每次去看我界那塊被血浸染成暗紅色的鎮仙碑,我都熱血沸騰,祖先何其強大,殺到這一界所有生靈匍匐在地,無人可抗,可謂千古偉業,真是恨生不逢時,無緣那一戰!」

有一些人緬懷,神色激動,從骨子中透出一種戰意。

異域的這些年輕修士一個比一個好戰,眼神如小太陽般刺目,充滿著強大的自信,希望立刻開始獵殺對面的人。

由於祖先的種種炫目戰績,令他們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優越感,都非常自信,從小培養出凌駕於其他界生靈之上的信念。

「都有誰要出戰?」昏暗中,一個尊古老的生靈問異域的年輕修士。

「我!」

「我要出戰!」

不僅近前的十幾人,黑暗深淵那裡又走來的近七八位,共有二十餘名年輕高手出列,一個個戰意高昂。

「你們誰要出戰?」聖院的大長老問自己這一方的人。

雙方原本人數相仿,可是異域那邊一下子多出一些生靈,一個個都深不可測,讓人不得不蹙眉。

「你們也補充一下,要有二十幾人參戰才可。」異域那裡,有人冷冰冰的說道。

「不行,五場定輸贏,毫無必要讓那麼多人參戰。」仙院的一位老者說道,因為擔心損失慘重。

這些後代都是希望,其中一些人融合了完美種子,花費了太多的心血,培養不易,用去也不知多少神葯、經文等,如果一戰敗落,過早的死去太可惜了。

「如果他們現在敗了,留下性命到將來又有什麼意義。」對面,昏暗中一個古老的異域生靈說道。

「各出十人,分個高下,論個生死!」異域一位老者補充。

「如果你們怕了,就求饒吧,哈哈……跪下臣服!」異域年輕一代中,一個青年高手張揚的大笑道,帶著輕蔑之色。

「長老讓我們一戰!」許多人怒了,士可殺不可辱。

「好吧!」

人選確定,擁有完美種子的人毫無疑問都上前了,但人數沒有對面多,隨後但凡修出三道仙氣的以及聖院的頂級年輕奇才也都走上前去。

這一刻,氣氛壓抑到極點,讓人要窒息。(未完待續。) 這個地方陷入短暫的沉悶,兩界修士都不開口,宛若有百萬座太古大山鎮壓而下,讓每一個人都呼吸困難,要昏厥過去了。

大赤天邊疆,陷入絕對的死寂中。

所有人都在等待下一刻血戰的爆發。

叮!

突然,昏暗中,有數十枚溫潤如玉的龜甲片出現,在那裡跳動,閃耀光輝,隨後混沌瀰漫,天機混亂。

「仙龜甲片!」長生世家的一些人低呼。

這是本是一頭仙龜的甲片,可以占卜,能問道未來,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不過在當年一戰中被打殘。

後來,這東西雖然能用來卜卦,但卻不能預測大天機與未來了。

仙古末年一戰,就是以此龜甲片定對手,將它們拋起,那裡天機混亂,歸於蒙昧,龜甲會將戰場中的一些人定為對手。

有人說,這是隨機選擇的,但也有人相信,這其實是在某種因果下進行的,未來會關乎對手所在兩族的族運等,玄而又玄。

哧!

霞光一閃,一塊龜甲衝破混沌,飛向霧靄中,落在異域一位銀光跳動的年輕生靈近前。

「哈哈哈……」蛇夜叉走出,銀色的蛇頭高昂,吐出銀色匹練般蛇信子,凶氣滔天,在那裡張狂大笑。

「很幸運,我第一個出場,我的對手是誰,顫抖吧,匍匐在我的腳下吧!」它目光陰寒,大步向前走去。

它有人族的軀幹雙腿雙手等,蛇的頭顱以及銀色的蛇尾,更有一對銀白的夜叉翅,兇猛而嚇人。

另一邊,所有人都心頭一沉,人選出現了。

玄昆!

他早年為天神學院弟子,跟摩羅、羅曦、明月公主並列。都是修出三道仙氣的天縱奇才,修為極強。

不過,很可惜,他進入仙院后,並沒有得到一顆無暇的古種,按道理來說不如大須陀、藍仙、小天王等人。

故此,所有人都心中沉悶,難以說出一句話來。

玄昆一嘆,看著眼前的龜甲,短暫沉默。而後笑了笑,道:「諸位道友,何需如此,為我助威,我去殺敵!」

「玄昆,必勝!」有人大聲道。

「必勝!」許多人大喝,為他鼓氣。

「好,我去了!」玄昆大步向前走去,精氣神如沸騰的煙霧般。從軀體內衝起,每一步落下他的氣勢都提升一截。

到了最後,他進入戰場時,三朵大道之花懸在頭頂上方。不斷綻放,垂落下絲絲縷縷仙道薄煙,沒入體內,形成一種大道循環。

天地顫抖。空間塌陷、扭曲,星斗在其周圍浮現,一朵又一朵金蓮在附近綻放。各種異象頻出。

這是修出三道仙氣者,感悟大道,親近大道,有所收穫時出現的驚世異象。

在這一刻,玄昆悟道了,將自身提升到了有生以來的最絕巔狀態中!

「你不行,換一個人來!」蛇夜叉十分暴躁,突然這樣大吼,面對最強狀態中的玄昆,竟是這種姿態。

三十三天這一邊,所有人都憤怒,這太欺辱人了,竟敢這樣面對一位強者。

「你沒有一顆完美的種子,不是我想要的獵物!」蛇夜叉嘶吼道。

很明顯,完美的種子對它很重要,讓它徹底憤怒以及失態了,機會難尋,第一個出場,卻沒有遇到真正要殺的生靈。

「少廢話,殺!」玄昆出手,三道仙氣化作三柄神劍,成為驚天長虹向著刺去。

「鏘!」

蛇夜叉目光陰冷,他背後那長大的銀色蛇尾猛然一甩,伴著灰色的霧靄,砸塌虛空,跟三口神劍撞在一起,金屬聲音刺耳,火星飛濺。

眾人動容,這蛇夜叉雖然張狂,但是真的太可怕了,它居然在以肉身硬撼仙氣化成的三口劍?

「不對,那些灰霧很特別,堪比仙氣,讓他肉身不壞,堅硬到了無法想象的境地!」有人看出虛實。

大戰就這樣爆發了,玄昆捨生忘死,大戰蛇夜叉,出動了各種神通,施展了所有的寶術。

但是,很快人們的心就沉了下去,明顯看出,玄昆不敵,因為那蛇夜叉太從容了,身體堅固不壞,或以蛇尾抽碎各種寶術符文,或以雙手崩開各種神通,冷靜而鎮定。

它並不費力,身體強悍的無法想象,玄昆有數次以法印打在它的身上,結果只是冒起一串火星,根本打不動。

相反,蛇夜叉一次手臂擦中玄昆時,讓他大口咳血,兩者有一定的差距!

激戰一百多個回合時,蛇夜叉目光陰冷,背後的銀色翅膀發光,符文鋪天蓋地,向前拍擊,頓時讓虛空崩碎,毀滅之力到處都是。

這是一種強大的攻擊,各種異象頻出,比如星斗墜落,虛空淌血,伴著諸多大日滾動等。

這是蛇夜叉的絕學,練到高深境界時,雙翅一展,星空崩,大宇宙都要龜裂,毀壞!

玄昆遇到了危機,他擋不住,不斷退後,但卻被牢牢的鎖定,只能硬撼。

銀色雙翅再次拍擊間,銀光沸騰,戰場被淹沒了,玄昆也被淹沒了,一切都看不到了。

「結束吧!」蛇夜叉冰冷的聲音響起。

「啊……」一聲慘叫傳來,然後戰場漸漸靜下來了,銀光斂去。

沒有奇迹發生,玄昆敗了,而且戰死。

一對銀色夜叉翅遮蓋前方,禁錮了玄昆的軀體,令他無法掙動,一條銀色的蛇尾此時如長矛般,刺入玄昆的胸口,汲取他一身的精血!

「不!」

後方,許多人大叫,目眥欲裂。

玄昆眸子暗淡,望著三十三天這一邊,早已說不出話,因為生機斷絕了。

那條銀色的蛇尾不僅刺透了他心臟,還從體內衝進頭骨中,絞碎了他的元神。

噗!

最後,玄昆身體炸開,化作血霧。形神俱滅,不復存在。

可是,所有人都忘不了他臨死前那暗淡的眸子,遙望著三十三天這一邊,他有話想說,要告別嗎?

但是,就這樣死去了!

「依照當年的規矩,我是勝利者,還可以留在戰場,我還要戰!」蛇夜叉凶威震世。露出一嘴雪白的獠牙,這般說道。

「這個生靈太弱,沒有傳說中的那無上寶種,實在不夠看,下一個人別讓我失望。」它冷幽幽的說道。

三十三天這一邊,所有人都氣壞了,尤其跟玄昆認識的人,都髮絲倒豎,怒血沸騰。恨不得要仰天長嘯。

「玄昆……」許多人大叫與悲呼。

王明看到遠處的仙龜甲片發出清光,又要為蛇夜叉選擇對手了,他立刻邁步而出,大吼道:「慢!」

他向前逼去。道:「沒有必要這樣選對手,我來出場,一個打三個,如果你們還是害怕的話。我一個人打你們十個,何需要十場對決!」

王明真的忍受不住了,早先也就罷了。看著向峰、赤發神君等前輩高手戰死,他幫不上忙,現在同輩對抗,他怎能坐視,想要立刻出手!

「沒有規矩,怎成方圓!」對面,一聲斷喝,如同一面天鼓在擂動,簡直要將王明的神魂徹底炸開。

關鍵時刻,大長老孔雲勝大袖一拂,磨滅虛空中絲絲縷縷的漣漪,化解了這種災難性的後果。

「你想襲殺我弟子,想逼我滅你界年輕一代所有人嗎!?」大長老寒聲道。

「你做不到。而我只是在警告他,規矩已定,誰都無法更改!」對面,那三尊如同化石般的身影中,中間的生靈冷漠的開口。

王明無恙,他元神極其強大,剛才只是不穩固,被大長老化解后危難后,他雙目神光如電,道:「這是我的一個請求,敢應戰否?」

他盯著蛇夜叉,還有後方的一群年輕生靈。

「你算什麼,沒有我需要的種子,憑什麼給你機會?走開!」蛇夜叉冷冷的回應。

「你當自己是誰,昔年的無終仙王嗎,妄言以一敵我族諸王?!」

「笑話,你拿什麼來跟我等爭,沒有寶種,速速閃開!」

對面,一群生靈反應不同,有人嬉笑,毫不在意,有人冷聲斥責,敵意很濃,還有人頭都沒有抬,將他無視。

「規矩就是規矩,除非你有干擾規矩的能力,速速後退,否則別怪吾殺生!」異域的一位老者說道。

大長老孔雲勝一嘆,暗中傳音,讓王明回來,規矩已成,如今無法更改。

「玄昆!」

三十三天這一邊。許多人大呼,帶著悲意,尤其是曾在天神學院修行過的人,更是嘆息不止,一代天才就這麼黯然而逝。

「可恨啊!」許多人咬牙切齒,玄昆戰死,還被對方輕視、折辱,在那裡叫囂,他們恨不得立刻出手。

可惜,連王明想要去對決都被駁斥了。不能妄自行動,只能等待仙龜甲片安排對手。

王明心中非常不平靜,戰血早已滾熱,恨不能立刻上場,從來沒有一次像今日這般渴望戰鬥,祈禱下一個就是他。

然而,他失望了,仙龜甲片那裡瑞光繚繞,混沌氣翻滾。最後一枚甲片飛來,落在呂虹的近前。

短暫寂靜,呂虹邁步走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呂虹。你要小心!」

「一定可以戰勝它,斬殺蛇夜叉!」

後面,一群人喊道,真的很希望呂虹勝出。殺了那個銀翅蛇夜叉,太可恨了,許多人都想為玄昆報仇。

不管以前如何。是否有矛盾,是否存在競爭,但在今日所有人都同仇敵愾,在大命運抉擇下站在一起,希冀可以擊斃異域兇徒。

呂虹,來自長生世家——呂家,她體內有勃勃生機,遠勝其他所有人,所過之處乾枯土地都會發出嫩芽,沙漠中都會綠意蔥蔥。

有人說,她在這一紀元如果順利成長氣來,將化作生命女神,或可成仙。

「孩子,小心啊!」呂家一些長輩喊道,為她擔心,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這可不是三十三天間修士的切磋,而是生死對決,從開始到現在幾乎場場都有人死,太殘酷了。

呂虹很美,向前走去,身段婀娜,膚色白皙,滿頭綠髮飄舞。

「我感覺到了,她體內有一顆寶種!」 顧瑾,我們要好好的 蛇夜叉眼中銀光大盛,尾巴在地上不斷拍打,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

「你回來。」然而,就在這一刻,異域的一道古老身影傳音,命令蛇夜叉回歸。

「為什麼,我要跟她一戰,這是我的獵物!」蛇夜叉不服,忍不住喊叫出聲。

「你在質疑我嗎?」那古老的身影冷漠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