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為什麼要出海?你知道我要去哪裡嗎?況且,就算我想帶你出海,現在也沒有船啊。」盧卡攤手。

「真視之眼給我帶來的麻煩遠大於好處。」克里特說道,「被賭場限制進入之類的都是小事,因為說出過太多真相,我在上面的港口一直被人當作瘋子。」

他摘下眼鏡,用一塊髒兮兮的布費力的擦著:「我想,你們也需要一個能夠看穿風暴和暗礁的導航員吧?至於船嘛……」

他面向奧莉說道:「這位女士的包裹里放著整整五千銀幣,而那邊……」他指向酒吧老闆,那個壯碩豐滿的中年女人,「瑪吉小姐手裡正好有一艘船急著出手。」

「那你的家人朋友呢?」奧莉問道。

「我的家人不在這裡,至於朋友,你覺得我像是喜歡交朋友的人嗎?」克里特說著。

盧卡並沒有遲疑多久,很快他伸出右手:「歡迎入隊,克里特。」

「不過,有件事要提前說好。」雖然能夠猜到答案,他還是追問了一句:「你清楚我是被全海域通緝的海盜吧?加入我們的話,風險可能遠遠大於收益。」

克里特帶上眼鏡,沉默了一會,然後抬起頭鄭重的說:

「我看得到。」

***

酒館老闆瑪吉小姐是個立場堅定的人,聽克里特說有人要買船,直接標了個五千銀幣的一口價,無論奧莉和閉嘴怎麼磨,就是一分也不肯減少,最後只答應附送半船食物和水,外帶六個水手三個月的工錢。

她手裡的帆船是幾個矮人從海盜手裡逃脫時候搶來的,那幾個矮人用這帆船換取了怪胎俱樂部的永久會員和工作資格。

盧卡等人跟著瑪吉小姐從怪胎俱樂部後門出來,沒走多遠就遇到一條天然的地下暗河。

瑪吉小姐輕車熟路的從河道里拽出一條小木船,引著眾人上去坐穩,丟給盧卡和克里特一人一把木槳。

「奧莉明明比我有力氣!」盧卡嘟囔著,手裡的船槳卻絲毫沒有減速。

船頭提燈微弱的燈光映在河道邊的洞壁上,不知名的菌類隱隱閃著熒光。

彷彿劃了一個世紀那麼久,河水變得湍急起來。

盧卡和克里特用盡全力控制住小船,不經意間,一陣咸澀的海風徐徐吹來。

星斗滿天,前方赫然開朗,一個三面被山峰包圍的隱秘海灣驟然出現在面前。

一艘單桅快速船靜靜的停泊在海灣中間。

這艘船長度不過十米出頭,寬度只有三米左右,唯一的桅杆上懸挂著雙層組合帆,流線型的細長船身在月光下籠上了一層銀色的光輝。

「水手和物資明天一早就可以齊備,你們可以先熟悉一下船上的設施。」瑪吉小姐說著轉過了身:

「歡迎登上游隼號,萊斯特船長。」 游隼號的組合帆張開的那一瞬間,盧卡頓時把對五千銀幣的眷戀徹底甩在了身後的海灣里。

這錢花得太值了!他站在船頭感受著迎面而來的海風。

與游隼號的速度相比,金牙那艘薔薇公主號簡直就是慢悠悠的海龜。

當然,這裡面少不了瑪吉小姐的功勞,她介紹來的六個熟練水手把這艘船的速度推到了極限。

「萊斯特船長,航向146,航速23節,附近二十海里範圍內天氣晴好。」克里特手裡擺弄著六分儀說道。

盧卡聽得一頭霧水:「能翻譯一下嗎?」

「他是說,我們現在在往東南開,速度……反正很快就是了。」奧莉坐在船舷護欄上,用磨刀石蹭著巨劍說。她已經換掉了銀色的重鎧,白色襯衣外穿著一件合身的墨綠色皮背心。

「哦,大概明白了。」盧卡點頭,「還有,叫我盧卡就好。」

「好的,萊斯特船長。」克里特說著一絲不苟的把望遠鏡、指南針和六分儀一一擦拭乾凈,整齊的擺放回隨身帶著的工具箱里。

奧莉用手指感受了一下劍刃的鋒利程度,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克里特,你姓什麼啊?」

「我沒有姓氏。」克里特答道。

「怎麼可能?」奧莉搖頭表示不信。

「二十年前,我綁在一塊船板上,在裂石港廢棄神殿的海邊被發現,大概是什麼船難的倖存者吧。瑪吉小姐說那時我大約三歲,懶得再起名字,他們乾脆就叫我克里特。」克里特說著蓋上了工具箱的蓋子。

「克里特這名字有什麼特殊意義嗎?」盧卡問道。

奧莉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你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那你總知道三大主神吧?」

盧卡連連搖頭:「真不知道,給我講講?」

「好吧,」奧莉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裝著油脂的盒子,一邊往劍刃上抹防鏽油,一邊說道,「據說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叫克里特的神創造了世界,當他死去的時候,他的軀體中誕生了三位神祇:貿易與財富之神科維,海洋女神梅爾塞斯和風暴之主斯托。這三位被稱為三大主神。」

「我的家鄉屬於六月聯盟,在那裡,大家都信仰科維,幾乎每家都會有個擺放著科維形象的神龕。」奧莉把劍收好,繼續說道。

「那克里特呢?」盧卡說完,又對領航員克里特補充了一句,「我說那個創世者,不是你。神祇的名字可以隨便被用來用去的?」

「他死了啊,所以也不再是被崇拜的神祇,不過很多地方還是喜歡用這個名字命名新生兒,而且好多島上都有屬於創世者的古老神殿,據說是史前文明留下的。」奧莉回答。

「這樣啊,」盧卡點頭。

奧莉笑著對克里特說道:「說不定是克里特殘留的神力給了你真視之眼呢,克里特!」

克里特面無表情的點頭:「也許吧。」

他轉向盧卡:「萊……盧卡船長,我再看看你那張地圖,確認一下具體的航線。」

「好的。」盧卡帶著奧莉和克里特一起走進船長室,閉嘴在架子上睡的正香。

地圖平鋪在書桌上,克里特拿出自己帶的航海圖對照著做下標記。

「這個魔力源比早晨又移動了不少距離,」他拿出尺子仔細測量,「二十七海里,它一定在船上。不過沒關係,游隼號比這個速度快多了。」

「那是當然,這可是全日落群島,不,整個星球最快的船!」盧卡心裡充滿了自豪。

「請你嚴謹一點好嗎,船長?」克里特輕聲嘆氣。

「就是,你總共見過幾艘船啊?」奧莉附和道。

「裂縫!海里有堅果……好吃……」閉嘴的聲音把盧卡嚇了一條,仔細看去竟然只是在說夢話。

克里特卻好像完全不受閉嘴影響,低頭仔細看著海圖。

「這是什麼?」他忽然抬起頭來大聲說道。

盧卡走到書桌旁邊,只見那張魔法地圖上,多出一個深紫色的光點,位置就在游隼號附近。

「剛才還沒有這個吧?」盧卡問道。

「二十三分鐘之前沒有。」克里特打開懷錶看了一眼。

盧卡轉身抓起閉嘴,使勁搖了幾下把鸚鵡叫醒,然後把它放在地圖旁邊問道:「你看看,這到底是什麼?」

閉嘴憤怒的用喙對他的手猛啃幾下,才慢慢睜開眼睛。

一下子它整隻鳥都清醒過來:「這個!在哪兒?多遠?」

克里特測量了一下答道:「在正東方向,離我們二十一海里,怎麼?」

「快去!這是時空裂口!」見盧卡還是一臉獃滯,閉嘴大聲喊道,「就是把咱倆穿過來的那種東西,蟲洞!空間節點!白痴,傳送門你總懂了吧?」

「從這裡可以回去?」盧卡恍然大悟。

「對啊,趕緊過去!」閉嘴叫道。

奧莉猶豫了一下,似乎要說些什麼,但沒有說出口。

盧卡興奮起來,轉身笑著說道:「要是一切順利,這艘船就送給你們兩個了!」

「我要船幹什麼啊?」奧莉撇嘴。

「先去了再看吧。」克里特說著走出船艙,指揮水手改變航行方向。

轉向正東,游隼號便從順風變為側風,速度雖然受到一些影響,但仍然比大部分船快上許多。

「大約一個小時可以到達。」克里特告訴盧卡。

「好,我去準備一下。」盧卡肩頭帶著閉嘴一路小跑回到船長室。

「捲軸!今天的捲軸拿出來!」他搖晃著閉嘴的翅膀,鸚鵡不情不願的晃了晃羽毛,留下三張捲軸。

「乳酪催熟術?這什麼玩意啊?」盧卡抓了抓自己的頭髮,「能不能來點有用的?」

「我都說過沒法控制的,你運氣不好我有什麼辦法?」閉嘴跳到他肩上把他的頭髮抓得更亂。

「我不跟你這破鳥一般見識!」盧卡伸手拿起另外兩張捲軸。

還沒來得及打開,一陣隱隱約約的轟隆聲傳來,船長室的門隨後被敲的砰砰作響。

「盧卡!有海戰!對面在打架!有架打啊!」奧莉一腳踢開大門,歡欣雀躍的笑著。

盧卡把三張捲軸收在懷裡,走上甲板,接過克里特遞來的望遠鏡。

遠方的海面上,兩艘船一追一逃,但逃跑的商船已經受傷,掛著黑旗的海盜船不慌不忙的發射出一輪又一輪的炮彈。

「你說的那個傳送門,應該就在那兩艘船上。」克里特肯定的說。 從望遠鏡里可以看到,那艘大型三桅商船個頭不小,但大概是為了裝載更多貨物,並沒有配備足夠數量的火炮和水手,只能在對手攻擊時稀稀落落的反擊幾炮。

而他們的對手,那艘擁有兩根桅杆,掛著醒目黑旗的海盜船則靈巧許多,而且火炮密密麻麻排滿了船舷,速度也遠遠超過自己的獵物。

不過從望遠鏡里看是一回事,真正把船開到海戰現場則是另一回事。

盧卡眼睜睜從望遠鏡里看著兩艘船從最開始的激烈交火,變成海盜船一邊倒的炮火轟炸,又看著一發鏈彈精準命中商船的主桅,直到海盜們拋出鉤索,把兩艘船強行捆綁在一起,跳到商船甲板上開始白刃戰,盧卡的游隼號距離這兩艘船還有一多半距離。

「唉!趕不上了!等到了地方,黃花菜都涼了。」盧卡把望遠鏡塞回克里特手裡,悻悻的走回船艙。

「黃花菜是什麼?」旁邊的奧莉不解的問道。

「不知道。」克里特實話實說,舉起望遠鏡繼續關注前方的戰事。

「我白換上這身重甲了……」奧莉靠著桅杆坐在甲板上,乾脆閉上眼睛打起盹來。

「奇怪啊,」過了二十分鐘,克里特忽然說道,「怎麼還沒結束?」

不過沒人回應。奧莉已經呼呼睡去,盧卡還在船長室生悶氣。只有閉嘴從桅杆上飛下來,落在克里特面前的船舷上問道:「什麼奇怪?」

克里特看著鸚鵡無奈的搖了搖頭:「去請你的主人過來一下。」

「憑什麼不跟我說?你這是歧視鳥類!」閉嘴一邊向船長室飛去,一邊用刺耳的聲音宣洩著不滿。

盧卡很快跟著它回到甲板,順便推醒了奧莉。

克里特把望遠鏡又遞給他,說道:「按理說,那艘海盜船上的海盜裝備精良,跳船后的白刃戰應該早就結束了,現在他們應該在搜刮戰利品才對。」

「難道還在打?」盧卡說著舉起望遠鏡。

竟然真的還沒有結束,不過船上並不是正常的互相交火,十幾個海盜圍成一圈,對著通向底艙的大門發獃。

他們到底在什麼?難道商船上的人把艙門堵住了?盧卡很是奇怪。

彷彿為了驗證他的話,為首的海盜指揮手下搬來了整整三桶火藥。

「媽呀,這是要把整個船炸上天嗎?」奧莉忽然叫了起來,她也舉著一架望遠鏡,比克里特的那架小了一點而已。

「你手裡這個望遠鏡怎麼好像在哪兒見過?」盧卡問道。

「白痴!她從你船長室抽屜里偷的!」閉嘴大叫道。

奧莉瞪了鸚鵡一眼:「借!是借好不好?」

「啊?抽屜里還有這東西呢?」盧卡撓頭。

「船長,你能不能關注一下重點?」克里特搖著頭說。

奧莉剛把眼睛又湊到望遠鏡的鏡片前,就叫了起來:「點火了,他們真的點火了!」

盧卡趕緊看過去,只見到海盜們把散落甲板的貨物箱當作掩體,彎下身子。

幾秒鐘后,「轟」的一聲巨響,就連距離還有好幾海里的游隼號都彷彿感覺到了震動。

望遠鏡里,海盜們重新聚在一起查看情況。不過從他們沮喪的表情來看,耗費掉三桶黑火藥也沒能達到目的。

「快開快開快開船啊!」奧莉急的直跳,身上的鎧甲叮叮作響。

「已經很快了好不?」閉嘴嘟囔著。

又過了十幾分鐘,游隼號終於靠近了那兩艘船。

海盜們早就發現這個不速之客,但他們的船和商船糾纏在一起,一時無法分開,加上游隼號從大小來看實在算不上任何威脅,海盜根本懶得用炮火攻擊。

游隼號看準時機,從商船側後方切入,用商船作為掩護,輕鬆接近。

到了與兩條船平行的位置,盧卡下令,同樣拋出鉤索,從右側搭上商船。

「登船!」盧卡大聲命令道。

嗖嗖兩聲,兩個身影藉助繩索輕巧的躍上商船的甲板,面對著海盜,顯得氣定神閑。

幾十個海盜像看著白痴一樣看著這倆人。

「怎麼就你一個跟著?」盧卡小聲問道。

「你還想有幾個?連閉嘴都沒跟你過來。」奧莉扶了扶頭盔答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