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打破氣運,兜率天法則,破碎!」他再次一口氣噴射了出去,卻不是血氣,而是同樣的兜率天法則的紫氣,他把自己採集的紫氣和法則,凝聚在一起化為了一枚光盈盈的舍利,進入了那命運之輪中,就勢一震,立刻上面紫光閃爍,那一群人的紫光就震破了,顯現出來了一群強橫的無敵人物。

「我的天,這麼多的特殊體質。」

在紫光震破的一剎那,蘇杉看見了一群少年,七十二人,差點眼睛珠子都掉了出來:「這還是人?確定不是天上的神之子降臨了下來,那是吞噬者,怨恨者,勇敢者!居然還有一尊勇敢者在其中。」

勇敢者,乃是天地之間,最為有勇氣的人物,修鍊任何氣功,都勇猛精進。毫無阻礙,而且全身深處有一股勇者之氣,凝聚一股,爆發出來,往往能夠戰勝比自己強大許多境界的人物,勇者無懼,仁者無敵。

「智慧者?那是……」

「還有,那個首領,擁有誅仙王令牌,三塊,足足三塊,難怪可以穿梭過來,進入萬界王圖,他們殺了好多人啊,那個人是特殊體質,好強大,是什麼體質,我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強大的體質,居然都可以和我媲美,難道是永恆者,或者是造化者?」

蘇杉的目光,就看向了那個為首的少年。

這一群少年,每一個人的力量,都遠遠在那四層碎神境界的傲翼之上,簡直是一群毀滅者,在萬界王圖之中肆掠,肆無忌憚。

其中每一個少年,蘇杉自己都不是對手。

七十二個聯合起來,簡直是可以把自己斬殺一億次。怎麼會有這樣一群恐怖的人物進入了萬界王圖,而且看著那圖像之中顯現出來的,這一群人似乎是把萬界王圖當做了自己的自留地,要滅絕其中的任何生物。

本來,看見誅仙王令牌出現,蘇杉應該很高興才是,但是現在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這一群人太強大了,任何一個少年,都可以對自己的仙界造成毀滅性的災難,蘇杉一個都壓制不住,更別說那為首的少年了。

一旦被對方知道,自己掌握了誅仙王符籙,後果不堪設想。

幸虧是自己有諸神印記,並且把上帝之血凝練到達了百分之百的濃度,壓住誅仙王符籙的氣息,才沒有被對方感知到,否則的話自己已經化為齏粉!

「這是可怕,兜率天居然會下來這一群人物,全部都是特殊體質,七十二尊,難道是效仿誅仙王七十二兄弟么?這些人在收刮法寶,身上居然出現了許多七十二王者兄弟寶貝,離恨天宮,荒角神甲,殺生王劍……上皇古蛇符,其中一個人的身上,居然擁有這東西,雖然只有幾百張,但是卻也不少了。」

看見其中一個少年,居然是吞噬者的體質,吞噬者的老祖宗,就是混沌古蛇吞天王,他的身上擁有數百張的吞天王符籙,如果被蘇杉得到,那三千張符籙的大圓滿境界,又會增加幾分,到達了兩千章符籙之後,獲得每一張都十分的困難,而且多增加一張,威力就會大上許多。

現在蘇杉對於誅仙王令牌的野心,都沒有吞天王符籙的大。

因為誅仙王令牌收集齊了之後,其中的變化不可預測,而吞天王符籙則是完全沒有害處,收集齊了就可以得到吞天王的偉大傳承。

「可惜啊可惜,現在還談不到從這些人的身上獲取寶貝,先要躲避開這些人的追殺,想辦法利用一下這些人,好在萬界王圖無邊無際,這些人就算是殺戮十年,也不見得可以徹底搜尋整個王圖內部,不過按照這樣的殺戮,很快就會殺戮到達我這裡來,畢竟我這個世界太過氣息強大,幾乎是接近了一個十等天仙界,不被人注意才怪,得封鎖,挪移,時時刻刻遠離這些群人,大不了挪移出去,在外面找個安靜的地方。」

本來,萬界王圖之中是最為安全的,但是現在進來了這樣一群凶神惡煞,蘇杉也沒有辦法,只能夠準備逃竄了。

這群人他現在根本還沒有實力抗衡,必須要等待自己修鍊到達神話才可以。

「誅仙王的符籙,還有那個造化者……對,確定他是造化者,我有什麼可以利用他們的呢?」 高台之上,那個盤坐在上面的人,之所以會被認為是死人,除了沒動之外,也是因為他身上那層淺淺的灰塵,無論怎麼看,一個人如果坐到身上落滿了灰塵,那肯定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至於死去多時的人還能保持著死前的樣子身體沒有腐化,這對鈴木菲亞娜幾人而言反而沒有那麼吃驚,因為從古至今,就有很多種可以讓人保持肉身不腐的技術。

所以對某人的警醒,鈴木菲亞娜幾人都不明白,為什麼要後退?難道那個已經死去多時的人還能活過來嗎?

身邊的人沒有反應,李學浩也回過神來,現在就算想要退出去也晚了,不止是因為本身就受困於陣法之中,高台上的蚍蜉大人也不會允許他們輕易離開吧。

「那個人,就是救了千姬公主的明國人。」從見到高台上的那個「死人」開始,鈴木美娜子就一直盯著他看,因為她也認出了對方,當初德川千姬所畫的「蚍蜉大人」,就跟他長得很像,更不用說額頭上那個櫻紅的火焰形圖案了,德川千姬額頭上就有個一模一樣的圖案。

「沒錯,看他穿的衣服,我們果然沒有找錯,這裡就是明國人和千姬公主隱居的地方。」鈴木菲亞娜並不知道自己妹妹的式神就是德川千姬,她在妹妹無心的「提醒」之下,也反應過來,帶著一絲激動說道。

千葉小百合和澤井綠來之前都已經知道要找的「封印之地」是那個打敗了龍妖救下德川千姬的明國人的隱居地,兩人也聯想到,高台上的人就是那個明國人,不過戰國公主德川千姬在哪裡?為什麼這裡只看到明國人一個人?

「不要動,都到我身後來!」眼見鈴木菲亞娜幾人竟然有蠢蠢欲動上前看個究竟的趨勢,李學浩連忙沉聲說道,一邊上前半步,擋在幾人身前。

「真中……」鈴木菲亞娜幾人不明所以。

「閉嘴!」面對前所未有的大敵,李學浩也顧不上凌厲的語氣和態度,大聲斥道。

鈴木菲亞娜幾人頓時嚇了一跳,因為某人還沒有以這樣嚴厲的口吻跟她們說過話,但也終於意識到情況的不對勁,都老老實實地停了下來。

唯有水野麻生憤憤不平地想要說什麼,因為某個和她一樣是高中生的傢伙實在太囂張了,竟然敢命令已經是大學生的菲亞娜姐姐。

只是沒等她開口,「咳!」一個不同於在場的人的聲音在這廣闊的空間中響起,清晰入耳,就好像有人在耳邊咳嗽一樣。

是誰?

所有人都條件反射地看向了發出聲音的地方,也就是高台的位置,因為聲音正是從那裡傳過來的。

然後,恐怖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高台上,那個身上落了一層灰的明國人的頭髮無風自動,就那麼詭異地飄揚了起來,同時,眼睛也緩緩地睜開,似乎還有一抹淡淡的金光在眼底深處一閃而過。

這不可能!

鈴木菲亞娜幾人震驚不已,那個早就已經死了的人居然「活」了過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事實就擺在眼前,由不得她們不信。

李學浩嚴陣以待,儘管預感不是對方的對手,但他也絕對不是沒有一拼之力,更不想束手就擒。

高台上的明國人睜開眼睛之後,又緩緩地站了起來,整個過程就猶如慢鏡頭一般,等到徹底站穩,才發現他很高,足足有一米九以上的高度,身材欣長,寬大的月白色袍服穿在他身上,有種仙風道骨的味道。

身上的灰塵也紛紛洒洒地飄落而下,整個人煥然一新,嘴角掛著和煦的笑意,看向了李學浩一行人。

「道友,既然來了,何不坐下論道一番?」說著,他遙遙地指著李學浩身前的位置,隨手一揮。

然後就見一張古樸的茶几出現在那裡,上面正有一杯清茶,還是熱氣騰騰的。在茶几後方,還有一個蒲團,那是供跪坐用的。

這神奇的一幕雖然震驚到了鈴木菲亞娜幾人,李學浩卻知道,這根本不是什麼仙家的「無中生有」的手段,而是對方右手手腕上的那個玉鐲所發揮的作用。

那個玉鐲綠意盎然,純凈剔透,其上靈氣環繞,更散發出一股神秘的氣息。那是空間神器所獨有的氣息,而且比他的儲物戒指絕對要高級得多,因為對方在距離他十多米遠的空間內可隨意將物體指定到任意地點,那麼起碼他儲物玉鐲里的空間也有那麼寬大。

「請!」眼見李學浩沒有動作,高台上的人又遙遙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請!」李學浩回了一禮,既然已經這樣了,那麼也沒必要再謙虛,在蒲團上落座下來。

不過茶几上只有一杯茶,顯然是為他一個人準備的,至於身後的鈴木菲亞娜幾人,或許在對方的眼裡,可能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高台上的人這時候也重新坐在蒲團上,同時他面前也出現了一個古樸的矮几和一杯熱茶,他端起來輕輕地嘬了一口,然後說道:「我本名徐績,號『蚍蜉真人』,不知道友如何稱呼?」

對方用的是帶有地方方言腔調的普通話,現場除了李學浩,沒有人能聽得懂。

面對這種帶有古語的方言,李學浩也只能勉強地應付道:「在下姓李,沒有道號。」

「既然如此,我就稱呼你李道友,不知道友可否幫我一個忙?」蚍蜉真人很直接,交淺言深之下,就要別人幫忙。

「請說。」李學浩沒有去碰茶几上的那杯茶,看著對方,心裡的不祥感又一次強烈了起來。

「說來慚愧,別看我能保持不老的容顏,其實內里早已經油盡燈枯,李道友資質不錯,以不到弱冠之齡就有這等修為,不若把這資質借我,豈不是兩全其美?」

「嗯?」李學浩猛地皺起了眉頭,這傢伙說得這麼冠冕堂皇,其實就只有一句話,我看你肉身資質這麼好,不如給了我吧。言下之意,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奪舍! ?這真是一場飛來橫禍,又要開始逃避了。

蘇杉的仙界好不容易安定下來,實在是鬱悶,心中惱怒至極,好在那梵仙界的傲翼老祖不再追查那仙界消失的事情,要不然的兩頭受氣,既然不能夠在萬界王圖之中,也不能夠在仙界高等宇宙位面。

「算了算了,這一群凶神惡煞實在是太猛了,暫時不能夠抗衡,我一個人也許能夠稍微逃走,不著痕迹,拖家帶口一幫人,肯定會被殺得乾乾淨淨。」

蘇杉盤算了半天,還是心有不甘,不過也沒有辦法。

他遲早要想出一些辦法來,讓這些人自食其果,甚至和梵仙界的未來世界力量,拼殺得個你死我活就好了。

「現在,我們就開始挪移仙界,把他安置到達世俗中去,或者是仙界高等宇宙位面的一個枯寂角落。暫時寄居下來吧。」

蘇杉和自己的誅仙分身,再次悄悄的打開萬界王圖力量,把這個聖王仙界的雛形,竭力隱藏元氣,好不容易才在外面,尋找到了一個枯寂的仙界風暴深處,四周空蕩蕩,沒有任何仙界出現的巨大空曠原野,把仙界漂浮在那裡。

這個地方,十分荒涼,周圍因為沒有任何的遺迹等東西,就算是弟子也無法去探險,而且仙界風暴非常的猛烈,吹拂在晶壁繫上,使得晶壁系連連搖晃,蘇杉好不容易施展出來了無上八部神龍守護之法,才穩定了下來。

卻不如萬界王圖之中,時時刻刻弟子都可以出去探險,而且因為有誅仙王的符籙,只要誅仙分身稍微一動,弟子就能夠得到王者之力的守護,現在在這裡,連個冒險歷練的地方都沒有,可惜的是,這沒有辦法。

萬界王圖深處那一群凶神惡煞,實在是可惡。

如果繼續在其中,遲早有一天會殺來,性命難保。

「也不能夠讓那一群凶神惡煞在其中肆虐。」蘇杉惡狠狠的道:「我要近距離去觀察一下,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來路,以我們的修為,就算是被發現了,憑藉你誅仙王令牌和力量和我諸神印記,再加上我天使之翼,煉化了天行者的體質,應該可以逃走,到時候乘著那梵仙界大爆炸的力量,徹徹底底消滅這群人,把這群人煉化,我就可以功德圓滿。」

蘇杉估計,那梵如絲說的有一部分是假的。

自己進入那梵神心臟的封印,打開印記,肯定非常危險,到時候就可以利用這些人。瞬息之間,他的心中一個毒計衍生了出來,借刀殺人,趨虎吞狼。

「是極了,這些人肯定會對誅仙王符籙有感覺,我到達那個時候,就釋放諸神印記的封印,使得這些人聞訊趕來,他們就是蒼蠅我就是血,我釋放出來了血腥味,不怕他們不來。」蘇杉的臉上就顯現出來了一絲詭異。

「誅仙分身,與我合一,我去近距離的看看,這一群人到底何等厲害。」

說話之間,蘇杉屏蔽了這裡的氣息,再次悄悄進入萬界王圖深處。

有誅仙王的符籙就是好,可以隨意的在任何一個地方都進入萬界王圖……

嗯?

又一個修道人聚集出來的位面被「葉少」七十二兄弟摧毀,一路上,他們不知道摧毀了多少位面,殺了多少修士,徹底對整個王圖進行大清洗。

「該死,這裡的蒼蠅怎麼這麼多?殺不勝殺,到達哪裡,都有卑賤之人聚集的據點,我們一路上已經毀滅了上萬個,現在看來還是滄海一粟,不知道要徹底肅清萬界王圖要多長時間?」

一個少年惡狠狠的道,他的手中,提著一尊煉神境界的神話老祖,此時此刻,卻好像提著一隻小雞。

這神話老祖不斷的求饒,可惜還是被吸幹了。

這個少年,就是吞噬者,他的身上有幾百張吞天王的符籙。是從兜率天仙界帶下來的。

「那有什麼,人越多越好,害怕不夠我們殺么?」又一尊少年抖了抖身上的鎧甲,「殺了上萬個據點,我倒是得到了數百荒角王的鎧甲碎片,凝聚起來,就是一尊無敵的守護神鎧,和我守護者的體質簡直是完美融合,我現在的防禦能力,比起以前足足強大的數倍。」

「這次萬界王圖之中可是來對了,我也得到幾口殺生王的聖劍。」又一個殺氣騰騰的少年道。

「離恨天宮我也得到幾百間。」怨恨者少年猛的道:「葉少,你在想什麼?」

他們在議論紛紛,獲得了寶藏,十分高興,但是他們的首領葉少卻是看向遠方,微微的驚訝了一下,似乎若有所思:「也沒有什麼,我在剛才那一剎那,似乎感覺到極其遠處,那萬界王圖的本源力量細微的波動了一下,很不明顯,能夠使得萬界王圖波動的力量沒有幾個,難道是有人手持誅仙王的令牌,進入了王圖深處?」

「什麼?有這樣的事情?那人就是找死。」

「哈哈,那這不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走,葉少,我們一起上去,殺了此人,奪取符籙,能夠進入萬界王圖,最少是擁有三枚誅仙王令牌,一旦得到,葉少你擁有了六枚,那修為提升數十倍都不是不可能啊。只要假以時日,就可以成為我們兜率天仙界一些無上老古董,神話境界九重天的勁敵。」……

這些少年一聽,頓時興奮了起來。

「無妨,這力量很細微,似有似無,我現在前去,肯定會落空,不過不要緊,我就守株待兔,在萬界王圖之中,那人始終會出現的,我們誅仙王令牌,相互吸引,我相信只要我散發出去了氣息,他肯定能夠感覺到,到時候一體擒拿,讓他死無葬身之地,任何人都不配擁有誅仙王符籙,唯獨有我才是誅仙王的繼承人,並且是超越誅仙王的人。」

葉少雙手一握,頓時前面,那片古老的神跡,還有足足上百億的修道人聚集點,陡然崩潰,無數的生靈再次死於非命。

他盡情的殺人,釋放心中的執念。

「殺!前面似乎有更大的一處神跡,聚集了許許多多的修道人,甚至還有龍族,似乎是八部天仙界進入其中的族人,我們去殺了,一定要全部殺死!」

他們呼嘯而去。

在萬界王圖中留下來的滿目瘡痍。

「厲害,這群人的力量,實在是太厲害了。」就在不久之後,蘇杉出現在了這裡,他稍微一露頭,就看見了眼前慘烈的氣息,一個巨大神跡,完全被破壞,扭曲,到處都殘破的渣子,神力被抽取得乾乾淨淨。

撲哧!

一枚巨大的碎片在空中飄浮,按照著運行軌跡,朝著他撞擊而來,如同小小的星球,其力量足可以把一尊仙界晶壁系都撞破,他伸手一抓,這碎片就靜止在空中,然後整個人飛了上去,發現這碎片非常堅固,自己稍微一敲,發出來洪鐘大呂似乎的聲音。

「居然是一種先天神鋼鍛造的,就這樣輕輕鬆鬆的被破滅了。」蘇杉心中駭然,「這種先天神鋼,自己運足力量才能夠打破,對方就是隔空一下,把先天神鋼鍛造的神跡,連同其中遺留下來的遠古意志都摧毀。」

他再次悄悄跟蹤了上去。

本來,萬界王圖之中,無數的時空迷宮,有的迷宮堅固異常,在那深處,就算是神話境界的高手都無法打破。

而現在卻完完全全的碎開,被碾壓。

一些蘇杉平時都不敢深處的其中位面,徹底顯現出來。

「想不到,萬界王圖之中居然還有這些秘密地方,看來我進入探索的,不過是外圍過程,看來還是我的境界不夠,難以深入其中。」

萬界王圖不知道有多少秘密,普通天位境界人物進來,不過是最為粗淺的表面,如果破碎境界的人物進來,那萬界王圖會感覺到氣息,輸送進入更廣闊的位面,神話境界高手卻就深處了。

如果是超越了神話境界的諸神進入,則又是一番新的世界。

隨著人的修為變化而變化。

砰!一層屏障被打破,蘇杉就看到了前面,一個巨大的神跡,顯現在了虛空深處,萬界王圖的法則緊密得不可思議,稍微行動之間,堅硬如鋼鐵,足可以把人禁錮在其中,似乎只有真正的神話境界,才能夠在其中通行自如。

蘇杉根本不敢動用誅仙王符籙的力量,這麼動用,簡直是找死,那「葉少」造化者幾乎是一下就會被發現。

好在他有天使之翼和天行者的體質,兩者運用,悄悄之間,可以通行自在。

「可惜的是,我沒有得到潛伏者的體質,不然的話,更加無聲無息。」蘇杉再次看著前面,就發現了那巨大神跡的力量,濃烈異常,如潮水一波一波,向外輻射,自己從來沒有看見過這麼巨大的神跡。

這神跡,呈現出來了一個圓盤,銀色,足足有數萬個仙界聯合起來那麼大,不停的旋轉著,上面無數的光亮閃爍,似法寶,非法寶,似神器,非神器,居然是一件遠古機械文明的產物。

無數神話境界高手的氣息,從其中散發出來。

蘇杉看見了這個東西,都覺得遠古機械文明,簡直太可怕了。只是不知道一些什麼人盤踞在其中?似乎是一尊無比強大的勢力。

「這裡是機胥族的營地,誰敢前來入侵!」就在那葉少等人入侵的剎那,在那遠古機械文明的圓盤碟形龐然大物之上,傳遞出來了滾滾聲音。

在萬界王圖深處,居然也有機胥族的大本營!

蘇杉差點震驚而死。

一般都是他震驚別人,而現在卻被別人震驚了,那巨大的飛碟,這是他所見到的任何一件神器都無法媲美。

當然,除了萬界王圖以外。

更為厲害的是,這飛碟不是一件法寶,如果人手足夠,能量足夠,普通人都可以開動,因為他是機械文明的產物。

現在,這飛碟在機胥族人的手中,居然是機胥族的一個大本營,無數機胥族的老祖,從其中飛了其中,蘇杉就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神話境界強者,甚至有三層化神境界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