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再加上龍傲和雲非墨他們,同時,空幽大陸的人對這些人的忌憚,生怕再有那陣符,倒是小心了些許。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一個空間忽然扭曲起來,一群身穿白衣的人走了出來,目測不低於兩千人。

竟然是絕塵宮的,他們去而復返了?!。

為首的一名女子,身穿一件月白色的長裙,雙手輕輕地搭在小腹上,雙臂挽著長長的一段紗巾,隨著長長的裙擺,拖出去好遠。

女子臉上帶著面紗,露出光潔白皙的額頭,額頭上畫著一個水滴狀的印記,如水的眸子顧媚生盼,第一眼便瞧著雪蘿玥這邊。

莫名的,雪蘿玥感覺到女子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很快,但是她感覺到了。

雪蘿玥皺眉,對於女子的到來雖然好奇,依舊專心和眼前的伊冷鋒戰鬥在一起。

伊冷鋒餘光瞧見這女子,眼中閃過一道訝異之色,她,她不是應該在絕塵宮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麼多年從未聽過她出門,沒想到現在竟然能在這裡見到,實在不得不令人驚訝。

難道也是為了五系靈力而來,想到這兒伊冷鋒皺起了眉頭。 罷了,若是她真的想要從五系靈力上分一杯羹也未嘗不可,現在最主要的是對付這些人。

想到這裡,伊冷鋒一個虛晃,遠離了雪蘿玥和雪雄兩人,看著站在不遠處的女子。

「絕塵宮副宮主,袖手旁觀不好吧,不如我們合作,到時候再一起談談這事如何?」。

說完,伊冷鋒自信的勾起唇角,肯定了女子會答應一樣。

不過,心中的疑惑還是沒有停,絕塵宮副宮主,這個女人傳言活了快上萬歲,每上千年就換一副身體,奪舍重生,這實力者心計不容小覷。

畢竟,僅憑她一個女人,就能夠讓絕塵宮屹立不倒這麼多年,而且不曾有外敵入侵,光是這點,就已經很了不起,不,應該不能隨意得罪。

所以,伊冷鋒很識相的選擇和這個女人合作。

「合作,和你天星宮么?」女子勾唇一笑,隱約間能夠看到薄薄的面紗之下,有著一張傾城的容顏,畫著精緻的妝容。

若是揭開面紗,想必也是一個絕世大美人吧。

伊冷鋒皺眉,眼珠子轉了轉,按耐住心中的不滿,這種語氣是看不起天星宮么。

但是,現在這話,他可是不能說的。

「是的,不知副宮主你覺得如何?」。

女子抿唇,一臉淡定,很不感興趣的樣子,「不如何,你們接著打,我不會參與你們之間的事情」。

伊冷鋒不可置信的看著女子,想要生氣,卻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

而雪蘿玥和雪雄一聽,也不管這女子說話是否算話,拿著武器就像伊冷鋒攻擊而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女子的話讓伊冷鋒太過氣憤,導致他有些分心,一個淬不及防,竟然同時被雪蘿玥和雪雄的長劍刺中。

雪雄的劍倒是沒什麼,關鍵是雪蘿玥的劍,鳳梧劍帶著一絲涅磐之火,迅速的從傷口傳入伊冷鋒的身體里。

只是呼吸之間,伊冷鋒就噴出幾大口血,驚訝陰翳的盯著雪蘿玥,「你這是什麼功法?」。

不僅伊冷鋒好奇,就連那邊的女子也是看得一臉驚訝,這把劍的威力有這麼厲害么,不愧是神器,這個女人,運氣倒是好。

那女子認為是武器的關係,只有伊冷鋒知道,那是雪蘿玥的靈力中出現的別的什麼東西。

雪蘿玥冷笑,她才不會那麼好心的解釋,「殺你的功法」。

此話落下,雪蘿玥忽然雙手握著鳳梧劍,使出凌霄乾坤,目前她學會的最高的招式,對著伊冷鋒狠狠劈去。

如此強悍的氣息讓伊冷鋒驚恐的瞪大了眼睛,什麼,這個女人區區一個靈尊竟然能使出這麼強大招式。

這種想法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伊冷鋒拼力的想要避開,但是,沒有用,體內的那一絲灼熱氣息在破壞他體內靈力的平衡。

也就是這麼一頓,雪蘿玥的攻擊瞬間砸在伊冷鋒的身上,儘管他已經努力的逃,但還是逃避不了,硬抗抗不下來。

「啊!」一陣憤怒的驚吼聲想起,那些打鬥的人不由得紛紛停下來,看著伊冷鋒的方向。 那一陣陣的灰塵和攻擊散去之後,眾人驚恐的發現,之前伊冷鋒站立的地方出現一個巨大的坑,裡面有著一個半死不活的人。

若是沒有猜錯的話,那就是沒死的伊冷鋒,這命還真夠大的,這麼強悍的攻擊都沒能打死他。

「咳咳……」那黑乎乎的一團動了動,抬起那張面目全非的臉,上面一雙陰狠的眼睛盯著雪蘿玥。

「你該死啊!你該死!」一隻手指著雪蘿玥,滿眼猙獰之色,而他就這麼的躺著。

眾人定眼一看,才發現伊冷鋒一隻手兩條腿都不知道被這強大的攻擊炸到哪裡去了只剩下上半身身和一隻手。

恐怖,這個女人真恐怖,想著,不由得驚恐的看著雪蘿玥的方向。

待發現雪蘿玥一臉蒼白虛弱的模樣,他們才緩緩鬆了口氣,看來是最強大的一招,目前應該使不出第二招了。

眾人不免心裡一陣噓唏,更想要除掉雪蘿玥,特別是天星宮的和另外那些空幽大陸的人。

他們覺得,這樣強大的人遲早會前往空幽大陸,爭奪他們的一席之地,嫉妒得發狂,不想讓雪蘿玥活下來。

卻忘了,即便沒有雪蘿玥,也會其他強大的人跟他們爭奪資源,同樣沒有他們的一席之地,只能說,陰暗的人,想什麼都是短時間的利益,目光短淺,這些人,這輩子的成就這就這點了。

「爹,殺了他」雪蘿玥有些虛弱的站著,第身旁的雪雄道。

這樣的人,只有斬草除根才好,不然,留著總是有後患。

伊冷鋒聽到雪蘿玥毫不猶豫的開口,臉上頓時有些心虛,對著那邊和雲絕殤戰鬥的饕餮大喊。

「救我一命,我們的合作就結束了,你也自由了!快!」。

伊冷鋒的話讓那邊的饕餮一頓,就在眾人以為沒有用的時候,那饕餮忽然對著伊冷鋒扔過來一道攻擊,攻擊在伊冷鋒的上空形成一個漩渦。

見此,伊冷鋒毫不猶豫的從懷裡掏出一塊灰撲撲的東西,張開手,那東西頓時向饕餮飛去,隨後一躍就要跳入上空的漩渦中。

「哪裡跑」雪雄皺眉,自家女兒要殺的人,怎麼能夠放走,想也不想對著伊冷鋒便攻擊而去。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哪裡來的天星宮的人不要命的對上雪雄,阻擋了他。

雪蘿玥皺眉,握著鳳梧劍狠狠向伊冷鋒的後背刺去,只要再次中一次,必死無疑!。

眼見著鳳梧劍即將次中伊冷鋒的後背之時,一道白色的紗絹捲住了鳳梧劍,電光火石之間,伊冷鋒跳入這漩渦之中,感激的看了那紗絹的主人一眼,漩渦關閉。

雪蘿玥順著那紗絹一看,竟然是那個帶著面紗的女子。

鳳梧劍自行的動起來,唰唰兩下將包裹著自己的紗絹全部砍斷不說,忽然渾身發出火焰一樣淺淺的光芒,帶著凌厲之勢向那女子劈去。

雪蘿玥知道,這鳳梧劍是生氣了,它的脾氣和自己一樣,自己要殺的人眼看就要殺了,本路被人阻止,心情很不好!。

這一不好,那就是要殺人解氣!。 那女子心裡一愣,好厲害的神器,竟然能夠將這堅韌的紗絹砍斷。

別看這輕飄飄的紗絹,這紗絹可是用最堅韌的百年冰蠶吐出的絲線和精金秘銀等一系列煉器的材料打造而成。

外人看著也許很輕,但是那在手上其實也是有分量的,不僅能夠當作武器,還能夠作為防身用的裝飾物。

但是僅僅一個照面,這神器就將其砍成幾段,這神器不愧是神器。

令女子感到驚訝的還有,這鳳梧劍砍斷紗絹以後,那紗絹竟然有一股看不見的火焰將其燃燒,紗絹變黑,就好像是一幅被燒焦一樣落成一塊一塊的掉在地上。

當機立斷,女子在哪火焰還沒有燃燒很多的時候,素手凝聚出一把靈力刃,狠狠的砍在那紗絹上。

即便是這樣,也是砍了好幾下才砍斷。

也就是這個時候,鳳梧劍的攻擊瞬間到達女子的面前,女子往後一仰,鳳梧劍就貼著女子的鼻尖砍過去。

等等,能自主戰鬥的神器,這是凝聚出強大器靈的神器啊,女子貪婪的看著這鳳梧劍。

若是把那個女人殺了,解除了契約,這把劍就是自己的了,也是,本來就要殺掉那個女人,現在更好了,哈哈。

女子避開鳳梧劍,她倒是沒有事情,但是她後面的人就慘了,一個躲閃不急的,直接被鳳梧劍將肩膀往上的地方完全砍掉。

鮮血像噴泉一樣的湧出,那些早早逃離的人,離得近的,還是被血漬沾染到。

好狠厲的神器,真的越看越喜歡了,女子讚賞的盯著鳳梧劍,那樣子就像是看著喜歡的東西一樣,非得到不可。

此刻女子的心中很不滿,憑什麼,那個女人運氣這麼好,如此絕品的神器,她也能擁有。

這樣的神器應該屬於自己才是!,狠狠的掃了雪蘿玥一眼,女子忽然露出冷笑。

身上露出強悍的氣息,和鳳梧劍戰鬥在一起。

「姐姐,你趕快把鳳梧劍召喚回來啊,這個女人想要以自己本身的實力去征服鳳梧劍,然後引誘它跟你解契!」,耳邊傳來玲瓏焦急的聲音。

雪蘿玥的眸光閃了閃,「引誘,這可能么」雪蘿玥皺眉,這鳳梧劍可是跟自己簽訂的本命契約,再加上喝了自己那麼多的血,怎麼會背叛她。

「姐姐,你有所不知道,武器這一類的跟我們不一樣,那是契主越強,那武器也會跟著變強大,不管是實力還是靈智都會跟著成長,武器時候擇主的」。

雪蘿玥愣然,「契約了也能換?」不可能吧,她從來沒有聽過。

「能換的,第一種只要那人的實力修為比你強大,而武器有想要解契的念頭就比較容易,第二種,那人的實力逆天,直接斬斷你們之間的契約,然後他強行契約武器」。

玲瓏的話結束,雪蘿玥也才想起來,當初紅蓮跟她說過的,若是她的實力不夠強大,到時候被人發現玲瓏乾坤塔的存在,也會被搶走。

雪蘿玥一拍腦袋,她怎麼忘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而這時候,她看到了那女子握住了鳳梧劍的劍柄。 頓時,雪蘿玥只覺得自己的腦海中一陣刺痛,好像有什麼東西硬是擠進來一樣。

不管只是片刻之後,便沒有什麼感覺了。

難道,鳳梧劍已經被解除了契約,不對,沒有!雪蘿玥疑惑的看著那女子手中的鳳梧劍。

「你個死不要臉的老妖婆,我才不會喜歡你這麼老的傢伙」只聽到鳳梧劍脆生生的聲音響起,滿滿都是嫌棄。

緊接著,鳳梧劍的身上露出鳳凰虛影,那尖尖的唆向那女子的眼睛刺去,兩隻翅膀狠狠的打在她兩邊的肩膀上。

嚇得女子急忙閉上了眼睛,雙臂火辣辣的疼,讓她忍不住鬆開了手中的鳳梧劍,而手心裡也泛紅,就像是被開水燙過一樣。

鳳梧劍,鳳梧劍,既然是這個名字,再加上和鳳凰一族有著不可思議的聯繫,上面有鳳凰虛影就不奇怪。

說完這些話,鳳梧劍飄向雪蘿玥,那鳳凰虛影也化作一道光芒沒入了鳳梧劍之中。

那女子睜開眼睛,握著拳頭,惡狠狠的盯著雪蘿玥,緊接著露出一絲冷笑。

「看來,除掉你,是必須的,原本以為可以留你一命,但是現在看來,留不得了!」那女子看著雪蘿玥的眼神,充滿著嫉妒和殺意。

雪蘿玥握著鳳梧劍,聽都沒聽女子說話。

「沒想到你還滿有原則的」雪蘿玥露出笑容,握著鳳梧劍,心情大好。

鳳梧劍動了動劍身,「那當然,我可是很有原則的,你那麼識貨,我怎麼也要一心一意,你說是吧?」。

還有一件事,鳳梧劍沒有說,當然,等到那一天,雪蘿玥就會知道怎麼回事。

「絕塵宮副宮主,我想我不認識你,也沒和你結仇,為何想要除掉我,若是為了這把神器,顯然很不現實」雪蘿玥看著女子,眼神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女子冷笑,「結沒結仇,不是你說了算,興許是你上輩子的仇人也說不定」。

雪蘿玥眯了下眼睛,「你是誰,你什麼意思?」上輩子的仇人,說的是在空幽大陸那一世么?。

她不記得和絕塵宮有什麼仇什麼怨,也許是轉世的原因,也許是當初的記憶故意忘掉,她對絕塵宮一點記憶都沒有。

女子眸光閃了閃,精緻的臉上露出嘲諷的笑容,「也對,你已經記不得我了,可恨的是我記住了快上萬年了!」。

雪蘿玥挑眉,「不要這麼說,你這話會被別人以為你對我有什麼企圖,或者被誤會愛上我之類的,順便說一句,我不喜歡美女」。

雪蘿玥驚世駭俗的話讓女子氣得眉毛都歪了,瞪著雪蘿玥半天說不出話來。

「女兒,跟她廢話什麼,這個女人很顯然,腦子有病,怪不得咱們家小劍喊她老妖婆,肯定是嫉妒你年輕漂亮,咱們不要跟你計較」。

雪雄這個時候也發揮了毒舌的一面,毫不猶豫的維護自己的女兒。

女子看著雪雄,冷笑一聲,有些許的嫉妒和諷刺,「你倒是圓滿了,有這麼疼你的家人,憑什麼,你憑什麼!?」。

有些嫉妒到發狂的女子大喊大叫,對著雪蘿玥就沖了過來,那陣勢,非要雪蘿玥的命不可!。 雪雄眯了一下眼睛,一臉凝重,這個時候,自由自己來保護女兒了,他剛才幾乎用去了大半的靈力。

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雪雄,雪蘿玥的心中暖暖的,有家人,有父親的感覺真好!。

不過,她怎麼忍心自己的父親獨自面對危險,握著鳳梧劍,雪蘿玥喝了一大杯聖靈水,再抓起一把丹藥吃了下去。

同時調動空間里的靈氣,一毫不敢鬆懈的恢復靈力。

「小玥,要信爹,爹從小就沒能保護你,給老爹我一個機會」雪雄側過臉,露出毋庸置疑的眼神。

雪蘿玥眸光閃了閃,身形一頓,往後退了一步。

心中感動不已,只能眼神幸福的看著自家老爹。

她知道他在想什麼,想要保護自己是其一,彌補曾經沒能做到的事情是其二,這其三,就是希望自己抓緊時間恢復。

自家老爹啊,馬虎中帶著細膩的心思,怪不得能夠得到自家那麼美貌娘親的心。

看到雪雄和雪蘿玥兩人這個時候還不忘秀一下親情,女子更是嫉妒得不行。

「雪蘿,你擁有的一切都是不配的,我定要將它完全的毀了,你,永遠比不上我冷柔芳!永遠!」。

女子說完,不知道從哪裡那出一把長劍,這長劍是不規則的,那樣子像是彎彎扭扭的蛇一樣,是一把蛇形的長劍。

和女子的性格用起來倒是很相配。

冷柔芳么,女子叫冷柔芳?雪蘿玥皺眉,一些斷斷續續的記憶頓時蘇醒。

「雪蘿,你竟然背叛絕塵宮,還隱去了冷姓,姓冷就這麼令你難受么?讓你丟臉了么?」隱約記得一個憤怒而蒼老的聲音響起。

緊接著一個聲音回答,「冷雪蘿自願除去冷姓,從此退出絕塵宮,是死是活與絕塵宮無關!」。

隨後,就是一陣陣的鞭打以及碎去靈力的痛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