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陰陰的聲音響起,隨著他的聲音,四周白色的大殿,在此刻竟染上了一層薄薄的血色!

「等著吧,等我完全煉化了這個空間的之時,我便會重歸自由」

同一時間,太青山,真武大殿之內。

喀拉!

空間撕裂,方恆和金鷹的身影從撕裂的空間中出現,回到了原本的大殿。

「呼。」

方恆吐出了一口氣,眼睛看向了金鷹,露出笑容。

「呵呵,咱們回來了,怎麼樣,你在那裡的感受如何?」

唳!

金鷹鳴叫一聲,雙翅張開,眼神中露出了傲色。

「哈哈,好,很滿意就行。」

方恆笑著點頭,金鷹在那靈魂陣法之中看到了自己靈魂中的恐懼,天罪,最終還把天罪抹殺,這一點,對金鷹的幫助的確是是十分大。

哪怕那個「天罪」只是一個虛構的,力量也沒這麼強,只是金鷹,依舊和自己的恐懼進行戰鬥,這已經是莫大的進步,日後的金鷹,進步會更加快速的。

「行了,你在這裡休息一下吧,我也要在這裡參悟一下劍法。」

方恆說了句,便直接盤坐下來,雙目閉上。

之前真武祖師留給他的劍法,是要和真武劍之內的三招融合在一起,才能還原當初那一頁劍法的,巧的是,方恆當初在真武門內比武的時候,就得到了這柄劍,現在正是他融合起來的好機會。

他的心中也很期待,能讓真武祖師變得那麼強大的一頁劍法,到底是什麼樣子。

腦海中的無窮劍招開始運轉起來,同時方恆之前所會的那三招真武劍訣也在此刻遊動,短短片刻,這無窮的招式就開始融合到了一起。

越是融合,方恆便感覺越是有韻味,同時他外在的體表,劍氣也越來越濃,整個真武大殿,都傳出了被劍氣劃破的嗖嗖破空聲。

當這種融合到達了一個極點之時,轟的一聲,方恆的身體突然一震。

這一震,不止是上的震動,是心靈,精神,意志,乃至靈魂的全部震動!

一副畫面,出現在了方恆的腦海之內。

沒有天,沒有地,只有一柄貫穿了虛無的長劍。

方恆獃獃的看著腦海中的這柄長劍,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升騰起來。

他不知道怎麼形容這柄劍的浩瀚,更武法用語言來描繪這柄劍所蘊含的的意境。

硬要說的話,這柄劍,好像貫穿了過去,現在,未來。

時空,似乎都無法束縛住這柄長劍的延伸。

甚至,時空都好像在這柄長劍之下。

方恆就這麼獃獃的看著,越看,他身上的劍意就越是濃郁。

驀然間,他的腦袋一震,喃喃道,「這不是劍,這是道!」

轟!

念頭一起,他腦海中的畫面就開始變化了,一瞬間,那無天無地的虛空,就變得漆黑無比。

在這股漆黑之中,傳遞出來的意境,只有一個。

空。

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存在。

這一刻的方恆,感覺自己也好像融入了這空的黑暗中。

沒有身體,感官,甚至,沒有了自我。

這種空,永恆寂靜,只是不知為何,方恆卻感覺到了一股空虛。

一種自我消亡的空虛。

轟隆隆!

就在這時,突然間,一道巨響,從這虛武的黑暗中出現。

一道白光,在這黑暗中成形。

這道白光,並不刺眼,只有柔和。

看到這光,方恆的空虛,不知怎麼的就消失了。

下一刻,這一點白光突然擴大,本來虛無的黑暗之內,傳出了無數道的巨響。

空的感覺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無數球體的形成。

球體變的越來越大,同時,那股白光和黑暗,也漸漸的融合在了一起,誕生了五道其他顏色的光華。

金色,青色,藍色,紅色,以及褐色。

這五道光華進入了無數的球體之中,彼此扶持,互相運轉。

天地開始在這些球體上出現,空間開始在這球體上形成。

只是,卻依舊少了些什麼。

喀拉!

一道白色的閃電突然在黑白融合的交點出現,瞬間就劃過了無數的球體。

生命,開始形成。

世界,開始誕生。

「道為無,無生一,一化二,二為陰陽二氣,陰陽交融,時空成形,五行誕生,雷出。」

「雷出為三,三生萬物,吾以一劍演之,望有緣人,一窺成道門徑,得無上道。」

一道浩瀚的聲音開始在方恆的腦海中響起,當話語說完的時候,這一切的畫面,突然消失。

方恆,再次看到了那柄劍,只是這一次,他的眼神中,滿是震撼!

他明白了,這柄劍,是劍,卻也不是劍,是道,卻也不是道,是法,卻溶於萬法,演化萬物。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一部武學中的一頁劍法,這一頁劍法,就是一條無上大道!

武學,根本無法涵蓋這一劍的奧義!

「一劍,演化宇宙初始,陰陽至理,生滅輪迴,萬物誕生!看這一劍,領悟到了劍招,這只是最低級的悟性,創造劍法,這更是只得到了皮毛,領悟世界,才算是剛剛入門!」 ?方恆喃喃自語,他算是明白了,這一劍,其中蘊含了一個絕世武者的至強感悟!

這個武者的層次,不可被形容,已經達到了無上,無限的地步!

方恆剛才看到的那一幕,也是他完美血脈運轉到了極致推算出來的,並不是直接領悟了這位至強者的最高奧義。

「只是一劍,卻好像包裹了整個宇宙,真是大道至簡啊,真武祖師從這一劍上看到了世界,就創造了劍法,明悟了因果之理,如果真武祖師看到的不光是世界,而是五行呢?那他會有多強?看到時空,又會有多強?」

心中想著,方恆就對創造這一頁劍法的人更加佩服,這人的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就算方恆動腦子想象,也無法思考出那人的真正境界。

他甚至能肯定,就算是那個曾經把這混亂陸界打成十八塊的殺尊,也無法和這個人相提並論。

這讓方恆震撼之餘,也無比興奮,他知道,自己這次是遇到真正的至寶了。

「不過,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考驗,畢竟我剛才看到的,是我通過完美血脈推算出來的,這種推算,只是看到,並不是知道,我若不動用完美血脈,只憑自己,領悟到的會是什麼呢?」

腦海中劃過念頭,方恆就停止了完美血脈的運轉,只憑藉自己的悟性觀察起來。

金色,青色,藍色,紅色,褐色,五種光華開始閃現。

看到這五種光華,方恆的眼神一亮,他知道,憑藉他本人的悟性,他所看到的,是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

「比起當初的真武祖師,我算是強了不少了,真武祖師只是看到了劍法,劍招,最後才看到了世界,而我,卻第一眼就看到了世界的本源五行。」方恆暗道一聲,眼神更加凝聚,「既然我現在能看到五行本源,那我就算做不到演化宇宙,可卻也能做到演化世界!」

轟!

念頭剛剛劃過,方恆的身體就震蕩起來,真武大殿之內,那原本四處呼嘯的劍氣,突然收縮。

大殿中的金鷹感到這股氣息,閉上的眼睛立刻掙開,它察覺到了一股不對勁。

劍氣本就該是霸道的,凌厲的。

現在,方恆的劍氣卻不再像是劍氣,好像化為了一股特殊的能量。

嗡!

一道嗡鳴聲在大殿內響起,方恆的身體震蕩不休,下一刻,無數幅圖畫就在方恆的身周顯現。

山林樹木,花鳥蟲魚,萬象萬景,人類繁衍。

此刻的方恆,好像不再是一個人,是世界!

看到這一幕,金鷹的眼神中一下被驚駭充斥,它知道,這一刻的方恆,在力量上,已經完全碾壓了它!

要是此刻它和方恆進行對戰,只需一擊,它就會死亡!

這是難以被言說的感覺,看不見,卻真實存在!

恰在這時,方恆的身體也一下站起,原本閉著的雙眼,在此刻也一下睜開。

唰!

真武劍出鞘,肉眼可見,四周那無窮的畫卷,都在這一刻猛然收縮,瞬間融入到了那真武劍中!

「一劍一世界!」

低喝聲從方恆嘴裡響起,只見方恆的身體一轉,真武劍隨之猛然斬出。

轟隆,轟隆隆

一股難以形容的氣勁爆發出來,肉眼可見,真武大殿之內的無數空間,都在這一刻猛然撕裂,炸響不停!

金鷹的眼神更加驚駭,它感覺到了,這一劍的力量,足以抹殺虛武六重的任何存在!

方恆感受到了這股力量,也是大喜,猛然間將長劍一收,笑著看向了金鷹。

「哈哈,鷹兄,如何?」

唳!

金鷹鳴叫一聲,對方恆點了點頭,眼神中露出很厲害的意思。

方恆見到,笑容更大,此刻的他,本身境界已經達到了虛武四重的巔峰地步,僅僅憑這個境界,方恆就能做到抹殺虛武六重的人物,當然了,還會廢很多手腳。

現在卻不同了,他得到了這一頁劍法,對世界的本源已經有了一個了解,這讓他對於力量的操控更加得心應手,之前要費很多手腳才能抹殺虛武六重,此刻,他卻只需一劍!

這種力量的進步,是方恆也始料未及的。

「而且,這還只是一個開始而已,現在的我,只是領悟到了世界本源,做到一劍一世界,下一個層次,應該就是時空,一劍蘊含時空,那時候的我,不知道會有多強。」

心中充滿了信心,方恆的拳頭握的緊緊,從此刻開始,他對日後的道路,更加有自信。

轟隆隆

一陣巨大的聲音響起,只見真武大殿的大門,突然間打開了。

流霞走了進來,一看到方恆,她就問道,「怎麼回事?剛才我察覺到大殿之內有能量震動。」

「呵呵,沒事,是我在修鍊。」方恆笑著一擺手,道,「對了,我在這裡呆了多長時間了。」

「兩天。」流霞立刻回答。

「這麼久了么?」方恆眉頭一挑,好在很快就放鬆了。

在靈魂陣法之中,五官都被封閉,對時間的概念自然會淡薄許多,再加上他還進入那白色的大殿,得到真武祖師留下的力量和劍法,再加上剛才的修鍊,這兩天的時間,倒也不算長。

「既然時間已經過了兩天,那想必四方春秋樓的人也已經和你進行接觸了?」

「嗯。」流霞點頭,「昨天我就收到了二老的來信,明白了你的意思,而在三個時辰之前,我也和四方春秋樓的人接觸了,進行了妖獸皮毛的交易,同時也派出了弟子,跟隨那人前去,他們會先在大玄城不遠處的城池嘗試做生意的。」

「很好。」方恆點頭,「現在大玄城不遠處的地方做生意,這是穩妥的做法,只要經驗積累的夠了,那便是一路開花,直接做到中央城。」

「對,我就是這麼想的。」流霞點頭,「我的弟弟流雲,還有張小雲他們,都跟著去了,也算是積累資歷。」

「嗯。」方恆點點頭,「你做的很對,他們的確都是我真武門的骨幹,日後的門派發展少不了他們,但是有一點要記住,不能荒廢了修鍊。」

「我明白。」流霞笑了笑,「不管做什麼,都是武學的一部分,現在我手掌大權,著眼於天下大局,洞察整個門派的人事變化,讓我對於武學也有了不一樣的看法,以前武學之中的一些太過細膩小氣的東西都被我改動,哪怕我沒有進行吸納靈氣這種常規的修鍊,但是我卻能感覺到我對武學的理解正在進步。」

「哈哈,這就對了。」方恆大笑,「一切皆是武,手掌大權更是武,以人事變化來體查自身武學之道,緩慢進步,培養大勢,這就是上位者的修鍊,為什麼龍霸天和蕭君子要建立各自的勢力,爭權奪利?就是因為他們爭的不僅僅是勢力,爭的更是武道!誰能一統玉上天宗,誰就能體查北方大陸的一切,從而培養氣吞天下的氣質和心靈,至於境界,只要心靈和氣質到了,那麼只需要吸收一些能量,突破輕而易舉。」

對於武學,方恆現在的理解已經很深。

他明白,武者的悟性也是分等級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