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然而,只在瞬間,聶天那絕世劍芒帶著滔天的劍氣卻直接穿透了那尊龐大的妖獸,劍威再度凌天而起,使得天地間劍氣咆哮,繼續朝妖俊碾壓而來。

妖俊面露慌張之色,利爪撲出,化成一柄妖之長矛,瘋狂射殺而去,然而,聶天的劍威毀滅一切,使得天地間震蕩不休,任由妖之長矛再猛烈,聶天的劍威皆能碾壓而過,無可阻擋,一口口鮮血從妖俊口中噴出,步伐不斷後退。

「死!」就在這時,聶天冷冷的吐出一字,繼而只見那絕世的劍芒,剎那間捲起一股可怕的劍之風暴朝妖俊席捲而去,毀滅所有。

「不……」妖俊大喝一聲,滿臉的絕望之色,他很清楚在聶天這強勢的一劍之下,他沒有任何生還的了能。

「聶天,你敢,你若殺他,妖玄宗必誅你!」妖玄宗的長老徹底慌了起來,之前在天運古戰場,他們站在外界,親眼見到妖鴻死於路仁甲之手,然而,這剛過不久,妖俊又要面臨毀滅,妖玄宗兩大天驕從此皆都身隕,妖玄宗之人是不能接受的。

「哼,誅天榜之爭本就是生死不論,只要他妖俊沒有認輸,就要被我聶天誅殺,是他技不如人!」聶天冷哼一聲,絕世劍芒直接從妖俊的眉心處穿透而過,帶起了一片猩紅。

妖玄宗第一天驕,妖俊,隕。 妖俊踏上誅天台,揚言必誅聶天,然而,僅戰三個回合,卻被聶天誅滅,這是何等的諷刺,何等的嘲笑,任由妖俊的妖之真意再強,聶天皆能一劍滅之,這是何等的絕世風采?

這一刻,人群的目光皆都凝聚在了聶天的身上,那沒有找到屬於自己天運之地的聶天,居然依舊這麼強悍,這太不可思議了,即便強大如妖俊依舊不能撼動他分毫。

聶天與妖俊的一戰,使得諸人再一次從新審視了聶天的實力,誰說聶天沒有找到屬於自己的天運之地,就註定落敗?然而,聶天卻用行動告訴了他們,沒有找到天運之地,又何妨,妖俊一樣被他一劍誅之,妖俊之名從此歸於黃土。

「妖俊戰死,百里長歌暫定妖俊之席,位列第十九席位,等待下一輪挑戰!」樓天機聲音赫赫,傳進了所有人耳中,如今妖俊一死,暫定在妖俊之後的百里長歌,理應暫列妖俊的位置。

繼而,樓天機,繼續道:「百里長歌出列,隨意挑戰一人,敗則定格,勝則代替!」

如今,前十之席的天驕人物,除了聶天一而再被人挑戰之外,其他人一直到至今都未有人敢進行挑戰,那裡的十席,則代表實力的象徵,沒有十足的把握,沒人敢輕易挑戰,畢竟一旦挑戰失敗,則代表定格。

也就是說,如今的前十之席,除了聶天這個第一席位之外,軒轅昊天、葉忌、炎風、西門傲、夜華、墓邪、劍南星、夏無極、斗篷青年,這九人從始至終,都沒有人挑戰過。

現在輪到百里長歌挑戰,他自然不會刻意去挑戰聶天,就算聶天不是最強,他也不會如此,畢竟聶天與他是朋友。

這一刻,百里長歌的目光,開始一一掃向諸人,似乎在觀察著,這其中也有不少黑馬,譬如劍南星、夏無極、斗篷青年、等人,他們的實力幾乎皆不弱與他百里長歌。

「呼!」

百里長歌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目光最終落在了黃霸天的身上,黃霸天上一屆誅天榜排名第九席位,這一屆目前暫定在第十三之席。

「就你了,上來吧!」百里長歌的長槍直接指向黃霸天說道,繼而一股狂暴的氣息開始瀰漫而起,霸道、孤傲、絕倫。

如今他挑戰黃霸天,乃是經過再三考慮的,黃霸天在那些人之中,雖然不是最弱,讓百里長歌倍感壓力,但是百里長歌堅信與他能有一戰之力,再說萬一擊敗了黃霸天,他目前的排名就可暫定在第十三席位,一時間不會有人會敢挑戰他,畢竟黃霸天在上一屆誅天榜大會,可是前十的天驕。

「額!」聞言,黃霸天倒是非常意外,他沒想到這個百里世家的新秀,居然第一個會挑戰他,這使得他心中及其不爽,挑戰他無非認為他在所有人中是最弱的一人。

「不自量力!」黃霸天冷冷的吐出一道聲音,繼而身形一閃,落在了誅天台之上,頓時一股霸道絕倫的氣息綻放開來,太虛九重巔峰氣勢朝百里長歌瘋狂撲去,戰意衝天。

這一戰,諸人頗為關注,對於百里長歌雖是後起之秀,但他的實力毋庸置疑,因此,對戰黃霸天必然是一掌精彩絕倫的對決。

即便是聶天的目光也落在了他兩人的身上,在百里世家的時候,聶天就已嘗試過了百里長歌的實力,如今,自然也對他有幾分相信。

百里長歌的氣勢繼續攀升,給人一種,霸道、孤傲的感覺,而黃霸天同樣如此,九環大刀握在手中,釋放出霸道冷些的寒光。

「殺!」黃霸天一聲怒喝,刀之氣勢衝天而起,彷彿他手中的九環大刀有了靈魂一般,刀威增幅到一個恐怖的高度,他的速度很快,瞬息掄起大刀朝百里長歌斬殺而去。

百里長歌站在原地不閃不避,手握長槍,同樣朝黃霸天衝去,槍之真意瘋狂爆發,黃霸天見此一幕,臉上露出一抹猙獰之色,目光中閃過一抹冷笑之意。

「你找死,我成全你!」話落,只見黃霸天手中的九環大刀綻放毀滅的刀芒,直接從上空斬落而下,他的攻擊速度猛然間又加快了幾分,瞬息劈在了百里長歌的槍忙之上,槍忙出現震蕩,接著毀滅。

這一幕,使得不少人的瞳孔狠狠的收縮了一下,百里長歌要敗了嗎?

即便是黃霸天都有些意外,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就算百里長歌沒有他強,也不可能這麼不堪一擊吧。

果然,百里長歌並非是他們心中所想的那樣不堪一擊,就在黃霸天的刀芒到來之際,他的身形開始虛擬了起來,使得所有人目光一滯,當他們再度看清百里長歌之時,百里長歌已經出現在了黃霸天的右側方向,至於黃霸天那剛剛的一刀,顯然落空。

「好恐怖的移動速度!」諸人暗暗倒吸一口涼氣,即便是百里世家的強者,也被震驚,百里屠天微笑的點了點頭,百里長歌有如今的實力,他百里世家欣慰。

黃霸天見一刀落空,狂暴的力量再度注入刀中,剎那間他的那柄大刀好似賦予生命,刀光變得活躍了起來,顯然也開始綻放出刀之真意。

真意一成,能讓實力提升數倍,繼而只見黃霸天凌空而起,大刀凌空朝百里長歌劈下,頓時一股可怕的威勢把百里長歌籠罩了起來。

然而,卻見百里長歌長發飛揚,陡然間一股浩然的氣息掙開了刀之束縛,接著長槍凌空指向黃霸天,剎那間整個身軀帶起一股毀滅的龍捲風暴,旋轉而起。

狂轉不休的長槍,穿透黃霸天的刀芒,直接鎖定黃霸天的眉心之處,見此一幕,黃霸天的身影開始朝虛空之上爆退。

然而衝天而起的百里長歌,手中的長槍依舊鎖定在黃霸天眉心之處的一寸距離之內,無論黃霸天怎麼躲避,好似都無法避開百里長歌那必殺的一槍。

這一刻,黃霸天的神色略顯蒼白了起來,他感覺死亡的氣息在無限拉近。

「還不認輸?不認輸,死!」百里長歌冷冽的吐出一道聲音,猛然間,長槍的速度又加快了幾分,終於讓黃霸天害怕了:「我……我認輸!」

「這就對了!」話落,百里長歌收起長槍,孤傲的身影落在了誅天台之上,使得諸人露出一抹驚駭的神色:「百里世家的天驕崛起了,即便是那黃霸天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一刻,百里屠天的神色,更是露出一抹濃濃的笑意,百里長歌沒讓他失望,即便是上一屆排名第九的黃霸天,都被他擊敗了。

然而,黃家的神色難看了起來,黃霸天是他黃家引以為傲的天驕人物,更是上一屆誅天榜排名第九席位的天驕,如今卻敗在了一個後起之秀的人手中,在這一屆,更別提前十了。

這一屆誅天榜之爭,太精彩了,強大如黃霸天都被後起之秀擊敗了,那接下來的對決,恐怕會更不可思議。

這時,只聽得樓天機淡淡的開口道:「百里長歌打敗黃霸天,暫定第十三之席,黃霸天暫列第十九之席!」

說完之後,樓天機繼續開口道:「黃霸天還有一次挑戰的機會,休息片刻之後,你便出列,任選一人挑戰,若敗,則定格,若勝,則取代!」

雖然黃霸天敗在百里長歌之手,並不代表他比任何一人都弱,所以他還有一場自己選擇的機會。 黃霸天心中不甘,上一屆誅天榜,他本位列第九之席,然而這一屆,卻被百里長歌這後起之秀擊敗,導致目前暫定第十九之席,他不甘,及其不甘,好在還有一次機會,他一定要把握住。

片刻時間過後,黃霸天開始出戰,這一戰將決定他定格與否,所以這一次他及其謹慎,畢竟若敗,則定格,所以他不容失敗,他的目光掃了一眼誅天台上的諸人,如今誅天台包括他在內,還有十九人,前十之席分別是:聶天、軒轅昊天、炎風、西門傲、葉忌、夜華、墓邪、劍南星、夏無極、斗篷青年。

十一之席至十九之席,包括他黃霸天在內,分別是:「百里長玲、劉成、百里長歌、程毅、喬許陽、洛天崖、王寂、縹緲峰聖女、黃霸天。

至於林若雪本也可位列這些席位,但是她放棄了,她似乎無心爭鋒誅天榜,只要聶天能跨入三甲之席,她心足以。

路仁甲也不例外,對他來說挑不挑戰彷彿都無所謂,而且昔日在神武島天驕榜之爭時,他就放棄了,因此,他對這些名額似乎並不在意,不過他那猥瑣的目光卻一直死盯第一席位的聶天,老大還是這麼牛逼啊,一上來,就是第一。

這一刻,黃霸天打量了一下諸人之後,目光落在了聶天身上,似乎露出一抹掙扎之意,顯然在想,要不要挑戰聶天,聶天目前可是位列第一之席,若挑戰成功,他便可暫定在第一之席之中。

不過想想,他還是放棄了,畢竟聶天之前強勢誅殺妖俊,實力擺在那呢,所以他不敢賭,萬一賭輸,則定格在第十九席位。

在放棄了這種想法之後,他的目光最終落在了劍南星的身上,劍南星目前也是位列前十之席,而且還是無名之輩,若打敗他,他黃霸天就可強行入駐前十。

「就你了!」黃霸天手中的九環大刀搖之劍南星,他的身上開始瀰漫出一股霸道的氣勢,使得刀鋒之上有冷冽的光芒綻放,劍南星將是他踏入前十的機會。

聞言,劍南星身形開始閃爍,猶如一道流星,落在了誅天台之上,他的身上隱隱已經釋放出冰冷的劍之氣勢,由此不難看出,劍南星的劍之造詣又上了一個台階。

如今劍南星,已經是太虛九重巔峰之境,比之當初剛剛參加誅天榜之時,不知強橫了多少倍。

這一戰,聶天也頗為關注,自從劍南星參加誅天榜爭鋒之後,他能感覺到劍南星渾身透露出的劍氣越來越強,如今又對戰黃霸天,倒是令他很想一觀,劍南星如今強到了什麼地步。

「殺!」黃霸天一聲怒吼,猛然間一抖手中大刀,鎖定了劍南星,繼而有恐怖的刀之氣勢朝劍南星席捲而去,霸道而冷冽,顯然他想速戰速決。

然而,見到黃霸天的刀芒襲來,只見劍南星的瞳孔中射出一道冰冷之芒,好似蘊含著恐怖的劍威,穿透刀鋒,繼而,劍南星長劍一抖,劍氣綻放,剎那間,他的身軀快若流星朝黃霸天衝擊了過去。

見此一幕,黃霸天露出一抹冷笑,在他眼中,劍南星此舉就是前來送死。

「你之席,我取了!」黃霸天冷冽的說道,與此同時,面部之上露出一抹猙獰之意,繼而手中的九環大刀有刀芒浮現,直接朝劍南星劈殺過去,瞬息劈中了劍南星。

這一幕使得不少人的瞳孔收縮了一下,黃霸天的目光也同樣一滯,一時間愣在了原地,原因無他,只因他劈中劍南星的只是一道殘影。

如今的劍南星早已利用虛幻步之法調換了一個方位。

好恐怖的移動功法。

黃霸天終於意識到劍南星的強大,神色露出一抹恐懼之色,然而,卻見劍南星的目光陡然鎖定黃霸天,繼而一道可怕的劍之光華席捲而起,充斥著極冷的劍氣,如同一道光幕,徹底把黃霸天籠罩在了其中,完全封死了他的退路。

「下去!」劍南星冷冷的吐出一道聲音,長劍直接呼嘯而出,剎那間有恐怖的風暴席捲而起,竟好似一種無可披靡的劍之洪流,直接洞穿了黃霸天的左肩之處。

「噗呲……」一聲輕響,猩紅的血液灑落,下一秒,只見黃霸天的左肩之處出現了一個血洞,繼而身軀直接朝誅天台之下落去。

落在台下的黃霸天,看著劍南星那絕世的射影,露出一抹感激的神色,他很清楚,剛剛的那一劍已經是劍南星劍下留情,若不然,那一劍洞穿的則不是他的肩膀了,而是胸口。

「他的劍道真意好強,黃霸天竟然撐不住他的一劍,太恐怖了,此子是誰?」諸人看到剛才的一幕,極為震驚,黃霸天的實力毋庸置疑,然而卻連敗兩場,這最後一場似乎比前一場敗的還要利索,這不免讓人驚嘆,這一屆誅天榜之爭,後起之秀,絕不容忽視。

如今,最可悲的就是黃霸天,前被百里長歌所敗,后又被劍南星直接碾壓,他這上一屆排名第九席位的天驕,卻只能定格在第十九之席,這種差距著實讓人無語。

這次,誅天榜之爭,給人帶來的震撼太大了。

不過,到至今,在諸人心中,真正認為超強的存在,依舊沒人敢挑戰,譬如軒轅昊天、葉忌、炎風、以及西門傲等人。

黃霸天之敗,使得誅天台僅僅只剩下十八道身影,這十八道身影彷彿都透露著絕世的風采。

「黃霸天戰敗,則定格在第十九之席,劍南星依舊暫定前十!」

接下來,縹緲峰聖女挑戰了天機樓的洛天崖,兩人大戰一場之後,縹緲峰聖女擊敗了洛天崖,然而,她並沒有停止,繼續又挑戰了喬許陽,喬許陽在上一屆誅天榜乃是位列前十之席,之後又擊敗了喬許陽,代替了喬許陽目前暫定之席,第十四席位,位列在百里長歌之後。

隨著挑戰接連而起,誅天榜之上很快就僅僅剩下了十五人,開始輪到了王寂,而他掃視了一眼諸人之後,他的目光則落在了斗篷青年的人身上。

頭蓬青年及其神秘,到現在也沒有人知道她是來自哪裡,出了她那耀眼的大鵬天運之外,她究竟有多強,也沒人知道。

「呼!」繼而,王寂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他很想邁入前十之席,如今在他看來,前十之席最弱的突破點,唯有斗篷青年。

「上來吧,雖我不知你來自何方,但是你阻擋不住我的步伐!」王寂的聲音及其冷冽,同時身上瀰漫起一股寂滅的恐怖氣勢,剎那間手掌好似化成一柄寒光四射的大刀,竟和黃霸天的妖之氣勢有些相同,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王寂的實力明顯強過黃霸天。

接著斗篷青年雙腿一躍,飄然的落在了誅天台之上,她身上的寒冰氣息肆虐,此人領悟的乃是寒冰真氣,使得很多人及其意外。

如今斗篷青年自從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天運之地之後,寒冰氣息變得更加冷冽,甚至讓人能感覺到,她就是一尊萬年寒冰所雕刻的人像。

至於斗篷青年,聶天一直感覺甚是熟悉,因此,她的一戰,聶天必然及其關注,他很想弄清楚,斗篷青年究竟是何人。 這一刻,王寂手中雖然沒有大刀,但是他身上卻有恐怖的刀芒閃爍,給人一種及其濃郁的寂滅之意,強烈,而冷冽。

繼而,只見斗篷青年那恐怖的寒冰身軀緩緩的落在了誅天台之上,頃刻間她那身上翻滾起了更加冰冷的寒冰氣息,竟隱隱與王寂的寂滅氣息在無形中碰撞。

「喝!」

就在這時,王寂一聲冷喝,駭人氣勢開始繼續攀升了起來,剎那間攻擊開始增幅,拉出一道長長的殘影朝斗篷青年攻擊而去。

同樣,斗篷青年,雙掌開始推出,帶著滔天的寒冰之氣朝前方衝出,顯然要與王寂硬碰一記,王寂見此一幕,露出猙獰的冷笑,他王家功法向來以霸道而著稱,硬碰她豈不是找死。

「殺!」王寂冷冷的吐出一字,下一秒,只見他那恐怖的掌印猛然間有刀光綻放,在頭頂上空中凝聚了一柄恐怖的刀芒,直接破殺而出,他的攻擊在這一刻,猛然間又加強了幾分,好似要把斗篷青年一擊斃命。

「王寂好強!」這一刻,諸人的目光看著王寂那霸道無雙的刀芒,皆都為斗篷青年捏了一把冷汗,似乎在這王寂的攻擊之下,任由斗篷青年再強也無所遁形。

「寒冰萬里!」然而,就在王寂的刀芒即將殺來之際,斗篷青年冷喝一聲,頃刻間有極強的寒冰氣息從她掌中綻放,彷彿要冰封一切,即便是王寂那霸道的一刀,剎那間也被凍結在了上空之中。

這一幕,再度使得諸人瞳孔狠狠的收縮了一下,他的寒冰真意似乎絲毫不弱於王寂的寂滅真意,好強悍的女子。

剛剛斗篷青年爆喝出聲,因此,自然別人聽出,她乃是一個女子,究竟是何身份,依舊是個謎團。

王寂見自己那必殺的刀芒被斗篷青年冰封在了上空之中,頓時神色一滯,然而,這一滯,似乎決定了一切,隨即只見斗篷青年霸道出手,頓時雙掌撲出,凝聚一股毀滅的風暴朝王寂籠罩而去,可怕的風暴把王寂籠罩了之後,陡然間凍結,徹徹底底把王寂冰封在了其中。

然而,就在王寂正想拍碎寒冰之際,斗篷青年又是一掌殺來,直接印入寒冰之中,轟殺在了王寂的腦袋之上,轟隆一聲巨響,剎那間,王寂的腦袋協同龐大的冰塊粉碎掉了,甚至都沒有鮮血綻放,原因無他,只因他的鮮血在剎那間被寒冰凍結。

誅殺了王寂之後,斗篷青年朝聶天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後,便就飄逸的飛下了誅天台,彷彿根本沒有出手過一般。

「剛才,她的寒冰真意太強了,根本讓王寂一時間無法躲避,把他冰封在了其中,而且那斗篷青年出手之快,簡直猶如閃電,根本不給任何王寂喘息的機會!」諸人震驚的看著那一幕,王寂的實力原本及其可怕,只可惜還是沒有抓住機會便就被那斗篷青年誅殺掉了。

此人,究竟來自哪裡?聖域中州似乎還沒有能控制寒冰真意的宗門或者家族。

聶天也及其意外,他與王寂有仇,出手必殺王寂,然而這斗篷青年為何會殺王寂?難道他們也有仇?

殊不知,之所以斗篷青年會誅殺王寂,完全是因他聶天,只是這一切聶天自己不知罷了,在斗篷青年踏進聖域中州之時,早已對聶天的一切了如指掌,因此她自然也清楚聶天在神水宮奪取神水池名額之時,遭受過王寂的強力追殺。

「為何,她會誅殺王寂?」

這一刻,王家之人的神色極其難看,王寂是他王家最為看好的青年弟子,在這一屆誅天榜之爭,很有希望跨入前十,如今卻被誅殺,前十之席已經化作泡影。

「如今誅天榜之爭又隕落一人,后席之人的排名補上!」

隨著樓天機的話音落下,原本則定格在十九之席的黃霸天超前邁了一席,佔據了第十八之席。

之前受到縹緲峰聖女的接連挑戰之後,又經過了一番大戰,洛天崖定格在了第十七之席。

程毅則定格在了十六之席。

喬許陽則定格在第十五之席。

以上之人,已經沒有二度挑戰的機會了,這讓諸人唏噓不已,上一屆誅天榜排名前十的人物,喬許陽,黃天霸,都因為這一屆誅天榜之爭太過猛烈,皆被淘汰掉了,然而,如今縹緲峰的聖女與百里長歌卻反撲在了前面,超越了他們,即便是上一屆位列第三十三之席的百里長玲,如今也暫定在第十一之席,這讓人不得不感覺變化太大,實力不強,註定被後人超越!」

如今誅天台除了前十之席依舊沒人撼動之外,剩下暫定在第十一至十四之席分別是百里長玲、劉成、百里長歌、縹緲峰聖女。

之後,又輪到縹緲峰聖女開始挑戰,她的挑戰對象卻是暫定在第十一席位的百里長玲,經過一番大戰之後,最終縹緲峰聖女重傷落敗,好在百里長玲把她轟下了誅天台,若不然恐怕必死無疑。

然而就在縹緲峰聖女落敗只是,她的面紗也被百里長玲解了下來,見此一幕,聶天陡然間愣住了,不光是他聶天,即便是路仁甲、劍南星還有一干神武島前來的楚擎天等人皆都愣了一下,原因無他,只因這縹緲峰聖女的那張絕世容顏正是昔日九極宮聖女,天玄雪。

昔日,天玄雪在神武島,為了聶天判出九極宮,之後又得知聶天已經與莫傾城相戀,她便從神武島不辭而別,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加入了縹緲峰,深得縹緲峰的宮主重視,加以深造。

難怪,昔日在神水宮爭奪神水池名額時,她會毫無顧忌的保護傾城,即便與個個大勢力天驕為敵,她也在所不惜!」

如今想來,聶天還是露出一抹愧疚的神色,不過好在天玄雪如今平安無事,這讓他心中一塊巨石也落了下來。

此一戰,也註定把縹緲峰的聖女定格在了第十四席位。

這一次,樓天機卻沒讓百里長歌出站,反而直接點名,道:「前十之席是該動一動了,下一輪劉成對戰,聶天!」

此道聲音一出,使得不少人暗暗倒吸一口涼氣,隨著誅天榜的人數,越來越少,天驕越來越耀眼,終於點名對決了嗎?

「血魔劉成領悟的乃是血之真意,而且他還是上一屆誅天榜排名第六的天驕人物,看來這一次聶天的第一之名將要真正的易主了!」有人開始低語道。

「易主是小事,血魔劉成出手必見血,那聶天能活著走下誅天台,恐怕已經是萬幸了!」

這一刻,妖玄宗之人終於露出了一抹濃濃的笑意,如今劉成對戰聶天,聶天必死無疑,也因此,正好替妖俊報了仇。

不光妖玄宗這麼想,即便是那青雲閣之人也是這麼想,在第一戰之中,聶天就殺了他青雲閣的燕江南,因此,巴不得劉成趁此誅殺了聶天。

隨即,只見血魔劉成霸道出場,一股猩紅的血之氣勢頓時爆發開來,通紅的目光俯瞰聶天,露出滔天的殺意,聶天站第一之席,從一開始他就不服,上一屆,他乃是堂堂的誅天榜排名第六的人物,怎敢被一個武命之輩超越。

「聶天,這是你最後一場戰爭,你之席將被我掠奪!」血魔劉成對著聶天冷冽的說道,在他心裡認為,聶天根本沒有與他一戰的資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