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現在,自己所處的環境那樣陌生,身邊還有一個古代人打扮的丫環,再加上這一副孱弱的身體,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而自己中的那一槍正中太陽穴,也沒有理由再生還。

所以她敢肯定,自己是像妹妹所看的里那些主角一樣,穿了,而且穿越在了一個身體被人打得遍體鱗傷,幾乎就快死去的人身上。

那麼現在她要做的,恐怕就是了解這個世界,繼xù

在這個世界生存。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是穿越,並且重生在了不知名的世界,冷無霜竟露出一絲嘲笑來,不知dào

自己是該感謝老天這樣的安排,還是該悲哀自己再次活在這個世上,承shòu本不屬於自己的痛苦。

一看這具身體就知dào

,不單很弱,還受過鞭打,差點兒死掉,如果不是自己的靈魂穿過來,恐怕這具身體的主人就沒辦法活過來了。

既然現在這具身體是自己的,那麼她一定要想辦法讓她變強,讓她不再受人欺凌,上一世因為特工身份而身不由己,現在來到這個世界,她絕不會再做那樣替別人賣命的事,她會主宰自己的命運。

「小丫頭,告sù

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別看著我不說話?我是誰,你又是誰?」冷無霜聲音雖好聽,卻有些稚嫩,這聲線很陌生,想來也該是原主人的。

因為全身有傷,她全身都使不出力來,但她還是堅持扶著旁邊一棵粗糙的樹榦,慢慢站了起來。

丫環景兒見自己的小姐奇迹般地活了過來,卻連自己和她都給忘記了,再一次驚得沒說出話來。 ?丫環景兒見自己的小姐奇迹般地活了過來,卻連自己和她都給忘記了,再一次驚得沒說出話來。

當冷無霜站起身,眼神凌厲地掃過小姑娘獃獃的表情,渾身散發的冷冽氣質讓小丫環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讓她有種這個人根本不是自家小姐的想法。

不,不對,她應該是自家小姐,因為她的鞭傷還在,她的身體,她的長相都是小姐的,可就是這冷冷的眼神,還有那說話時的利落,怎麼都不像以前那個懦弱無能的冷家三小姐。

「小姐,你真不認識奴婢了嗎?奴婢是景兒啊。」丫環景兒小心翼翼道,在她的眼中有深深的疑惑,看著眼前這個遍體鱗傷的小姑娘,卻不知dào

自己那聲小姐該不該這樣叫出來。

說著話時,小姑娘還去扶了她一把,卻被冷無霜不著痕迹地躲開了,她一直以強者自居,怎麼可能輕易讓人靠近自己,扶著自己呢?

身為特工人員,不讓人有近身的可能,這也是最基本的吧,尤其是在敵我不明的情況下。

/>

冷無霜扶著粗糙的樹榦,不去看小丫環更加不解的表情,而是埋頭深深思索現在是什麼情況。

在她閉眼的那一刻,腦海中閃過無數畫面,那些畫面里有前世,也有今生。

前世她是現代社會一名從小被帶走進行培訓的特工,並且為組織完成過多次暗殺和偷盜機密文件的任務,都完成的相當出色。

最後離開人世是因為要執行刺殺某集團總裁的任務,卻因為對方曾是背叛自己的愛人,造成心緒不平而沒有馬上出手,導致被對方的保鏢發xiàn

,先中槍倒地,最後殞命。

今生的小姑娘,年僅十四歲,家裡是天慶國有名的鬥氣世家,其父在朝為丞相,她則是嫡出的冷家三小姐,卻因為幼年時被□□師測定為天生沒有鬥氣和靈力,被家族一致視為廢物,一直活得憋屈而懦弱,簡直比冷府的下人還不如。

今天是自己的兄弟,名叫冷無冰的少年,家中排行老四,雖是庶出,卻已有四級鬥氣,二級靈力,故yì

來找自己的麻煩,繼而鞭打自己,導致這位冷府三小姐被打昏死過去,結果被某執行鞭打的家丁判斷為已死,最後被冷無冰命人給丟到了這片森林裡來。

同來的,還有那個忠心護著自己,不想離開自己的丫環景兒。

回憶到此,冷無霜一雙明眸睜開來,剎那芳華,讓人不敢直視。

一旁的小丫環景兒見自己的小姐突然抬頭,雙眸張開,那眼中的光華是自己從未看到過的,她的臉雖然依舊面黃肌瘦,頭髮也因為鞭打時散亂,毫無章法,可那雙眼睛的光華卻足以打動任何人。

小姐並不是長得太丑,只是因為平時都太懦弱,受人欺凌慣了,所以才看不出她的美麗來吧。

景兒如是想。

「景兒是嗎?」因為知dào

這個丫環曾是這個身體主人最忠心的丫環,冷無霜的眼底竟有了絲光亮,心中充滿感激。 ?如果不是這個小丫環在自己身邊,一直哭喊,或許她的主人早已真的離她而去,她也不可能有機會魂穿到她的身上,所以,她該感激她不是嗎?

這一世,她沒有妹妹,也沒有親人,而第一眼看到的這個小丫環,就會是她最親的人,一個不顧自己的安危,連死亡也要陪伴在她身邊的小丫環,她應該對她好才是。

沒想到自己的小姐會突然叫出自己的名字,且聲音沒有了剛才的冰冷,小丫環簡直高興壞了,一張哭得有些花的臉,竟然綻放出了笑容。

「恩,我想起來一些,我是冷無霜,這裡是天慶國,我們家應該是京城冷府,我是冷家三小姐,今天是因為我姨娘家的孩子,冷家四少爺找我的麻煩,才把我打成這樣,是嗎?」

冷無霜冷靜地說著這番話,目光銳利地看著丫環景兒,想要從她嘴裡得到證實。

「是的,是的,小姐,你說的都沒錯,四少爺仗著自己在家裡是鬥氣和靈力都最有天賦的孩子,又是老爺最疼愛的,所以常常欺負你,好幾次都想置你於*三五中文網

m.

e

t*死地,要不是青雲少爺阻止,他恐怕早就把你……」

景兒沒有將話說完,目光哀傷地垂下,不想去觸及冷無霜曾遭遇過的傷痛。

如果是之前的那個冷無霜,或許真的只有哭泣和悲傷的份,但現在這個身體里住的是曾經身為特工的冷無霜。

前塵往事已遠去,現在的她要好好在這世上活一把,絕不能讓人欺負了去。

沒有靈力和鬥氣又怎樣,她有修liàn

武技的記憶,有強身健體的方法,她就不信,只要等她身體強健時,她會闖不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來。

「景兒,既然我們都還活著,就要好好活下去,絕不要被人看輕了去,別哭了,我最討厭有人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知dào

嗎?」

冷無霜依舊聲音冰冷,但比先前柔和了許多,她的話還真起了作用,景兒果然不哭了,只是拿眼睛愣愣看著她。

冷無霜無所謂她的眼睛注視,而是再次看向這一片森林。

森林裡的樹木非常茂密,卻是她從未見過的樹種,想想在現代時,曾穿越恐怖的熱帶雨林,什麼樣的高大樹木,還有藤蔓沒見過,食人花,豬籠草也不少,可像現在這樣,一整片黑漆漆的森林,卻還真是罕見。

黑色的粗糙樹榦,黑色的樹冠,連枝葉都是黑色的,如墨一般,頭頂上根本看不到天空,簡直就跟黑夜一般。

突然一聲怪異的長嘯傳來,讓冷無霜的心猛地一驚,莫非這座森林裡還有猛獸?

小丫環景兒被那聲長嘯更是驚得三魂丟了七魄,一張小臉嚇得煞白,一雙圓溜溜的眼裡滿是驚恐,她迅速抓握住冷無霜的手臂,想要減少心中的恐怖。

如果不是這具身體太孱弱,冷無霜絕不會讓這個小姑娘有機會抓住自己,還靠自己這麼近,如果是在現代,這小姑娘恐怕也早被自己摔趴下了,但現在情況有所不同。 ?小姑娘是真的害pà

,她也暗暗發過誓,要保護她,這個今生自己遇到的第一個真zhèng

關心自己,愛hù

自己的人。

「別怕,那不過是一聲猛獸的叫聲,聽那聲音發出的強弱,應該離我們這裡還很遠。」

冷無霜破天荒第一次讓人靠自己這麼近,連前世的妹妹,她都不曾讓其靠近,還一隻手拍上小姑娘的手背,輕聲安慰她,聲音柔得連她自己都覺得有些怪異。

景兒依舊驚恐地睜著大眼睛,手緊緊抓住冷無霜的胳膊,可顯然精神比之前放鬆許多,不知dào

為什麼,現在這個小姐,給她一種很安心的感覺,這種安心不知從哪裡來,大概是她說話比較沉著冷靜吧,彷彿她說的就是真的,那些獸只是在很遠的地方叫喚,根本不可能過來。

「好,小姐,你不怕,我就不怕。」景兒抓住她的胳膊,點頭,這樣道,但那表情卻絲毫不敢放鬆,一直緊緊盯著那傳來嘯聲地方。

冷無霜被她這種莫名的緊張弄得有些哭笑不得,突然想到什麼,她開口〖三五?中文網

M.35z.

n

e

t問道:「這片森林是什麼所在?可有野獸出沒?」

「這裡是京城附近有名的黑森林,傳說是靈獸們棲息的地方,它們能辨別生人的氣味,可以追蹤而來,將生人撕碎吃掉,連渣都不剩。

啊,小姐,我怕,我們不就是生人嗎?會不會是那些靈獸聞到我們的氣味,就追蹤過來啊,我們會不會被吃掉?」

被景兒這麼一說,冷無霜卻並不感覺害pà

,她再次拍拍景兒的手背,安慰道:「沒什麼,如果真是什麼野獸來襲,我們想辦法對付就行。」

雖然知dào

現在這個身體有些孱弱,但她的武技還在,即使不能爆fā

出在現代時當特工一樣的驚人能量,但躲避野獸襲擊,應該也不算是什麼大問題。

「不是啊,小姐,它們不是一般的野獸,而是有靈力的靈獸,最喜歡吃人了。」景兒一邊解釋著,一邊止不住驚恐。

她想起了四少爺的手下臨走是怎樣的慌張,以致於有人落下了皮鞭也不知dào



那根皮鞭上還有血跡,正是曾鞭打過冷無霜的。

她的目光看向那根落在地上的皮鞭的同時,冷無霜也看見了。

當初在特工島上訓liàn

時,使用皮鞭不光是為了駕馬,也有抽打敵人的時候,所以這對她來說並不難。

難的是,現在這個身體很弱不說,渾身的傷痛,還有那止不住滲血的傷口,讓她真的有些力不從心。

但真如景兒所說,那些靈獸會吃人,怎麼也要放手一搏了。

不顧景兒的勸阻,冷無霜踉蹌著腳步,將那根帶血的皮鞭給拿在了手上,緊緊握住。

冷無霜目光看著那根皮鞭,心道,若這是一把鋒利的刀或是劍,恐怕會更有用,這樣會更容易割開那些獸的皮肉,讓它們死亡,而鞭子的力量顯然會弱很多,不過也總比沒有來得好。

「景兒,那兒有一叢矮樹叢,咱們躲到那裡面去,如果真有你說的靈獸過來,我們也不至於完全暴露在它的面前,至少還可以和它拚死一搏。」 ?就在冷無霜拿著鞭子,同攙扶她的丫環景兒一起,打算躲到那矮樹叢時,突然森林裡刮來一陣奇怪的大風風中夾雜著令人作嘔的腥臭,耳邊聽到如雷響一般,亂轟轟的聲音。

眼前的景象讓兩個小姑娘驚呆了,無數身上發著赤橙黃三種顏色,排列整齊的靈獸出現在她們眼前,彷彿列隊的士兵一般,它們的體型大小不一,有的小如獵狗,有的龐大堪比傳說中的恐龍,長相也十分怪異,無角的,獨角的,甚至頭上有無數個角的,那眼睛也是大小不一,卻又都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凶光在裡面,令人觀之,渾身顫慄。

似發xiàn

兩個人類小姑娘的存zài

一般,那些靈獸們發出了各式各樣可怖的叫聲,都沖著她們而來。

景兒嚇得尖叫出聲,冷無霜也從未見過這樣的情景,心裡有些沒底,但她卻在腦中飛快想著該如何應付這個場景。

面對一隻猛獸,她可以一對一,面對一群猛獸,最好的辦法是躲避,不可以硬碰硬。

面前全是高大筆直,叫不出名字的樹〖三五@中文網

M.

e

t木,樹冠很高,如果可以爬上樹,應該可以逃生。

如果是在以前,她可以很輕鬆自如地爬上樹冠,等這些猛獸離開再下來,可是現在是在不知名的世界,僅憑腦中前身主人的記憶就知dào

,這些帶顏色的靈獸,其實就是低階靈獸,赤橙黃,剛好就是一到三階。

別看它們品階低,可猛獸的習性總是在的,而自己這個身體,別說是爬樹,連走路都有些困難,該怎麼辦?

還有景兒,她現在直接昏死過去,自己能丟下她不管嗎?

冷無霜想著這些,心裡一片焦急,不知不覺冷汗涔涔,而那些靈獸還在嚎叫著朝她們走來。

那噴吐出的濃濃黑霧,帶著令人作嘔的腥氣,簡直要把人吞沒一般。

不行!束手待斃絕不是她冷無霜的風格,鞭子在手,放手一搏。

氣勢一定要壓倒對方,即使打不過,雖敗猶榮。

面對一群猶如大軍壓境的靈獸,想象著它們是一群想要侵佔自己家園的敵人,冷無霜緩緩將鞭子舉過頭頂,目光如炬,表情冰冷,渾身充滿肅殺之氣,等待對方的下一步動作。

黑森林內,一陣風過,靈獸的嚎叫聲,噴出的濃霧,將整個森林籠罩在一片死亡氣息中。

冷無霜全身緊崩,一雙清亮的眸清冷地注視著這群如狼似虎的靈獸,只等它們的攻擊一到,自己的鞭子也跟著出手。

也不知dào

為什麼,心裡一點也不慌亂,直覺這一仗一定是自己贏,這樣的自信,即使以前當特工,在死亡森林裡穿梭,也從未有過。

「嗚——」隨著一聲狼一般的嚎叫,一隻狼形靈獸,帶著一身赤色的毛髮,朝冷無霜冷撲過來。

與此同時,冷無霜手上的長鞭也猛地揮了出去,目標正是那狼形靈獸的天靈蓋。

一狼一人的搏鬥即將開始,沒想到那狼形靈獸卻突然頭一偏,避過那鞭稍,直接大張著狼嘴,朝冷無霜的肩頭□□。 ?一狼一人的搏鬥即將開始,沒想到那狼形靈獸卻突然頭一偏,避過那鞭稍,直接大張著狼嘴,朝冷無霜的肩頭□□。

如果被它這一口咬住,冷無霜半隻胳膊恐怕就沒有了。

冷無霜眼中的怒意更盛,身體內一股熱流迅速亂竄著,腦中靈台處有什麼五顏六色炸開來。

她黑色的眸子里映著狼形靈獸撲過來的猙獰模樣,那尖尖的狼牙,那狼眼中的殘暴嗜血。

卻在這時,冷無霜一張面黃肌瘦的小臉上湧起一絲笑意,那笑帶著無盡的嘲諷和輕蔑,彷彿根本沒把那隻狼放在心上一般。

敢跟她冷無霜斗,簡直就是找死,她絕不會讓自己被一隻狼給欺負了去,管它是靈獸,還是別的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