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所以,有時候看東西的時候,不要只看錶明,而是透過表面現象看本質,才能得出正確答案,窺破其中玄機,獲益匪淺。

這會兒,吳瀟不斷運轉木星力,按照「草木皆兵」的運功方式,想要將這一招練到爐火純青,然後再修鍊「移花接木」、「堅如木石」等等,藉此增大自己的實力。

不過,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達成,需要通過千錘百鍊,才能到達嫻熟自如,爐火純青的地步。

整個晚上,吳瀟都在沉浸在修鍊「草木皆兵」的狀態中,總算初有成效,不再會發生抽空木星力、精神力的現象,而且「移花接木」、「堅如木石」略有小成。

一大早,慕容蠻就來到吳瀟面前,揉著惺忪睡眼,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他,道:「你這個傢伙,還真是怪胎啊。」

吳瀟哭笑不得,仰起頭顱,拍拍慕容蠻的肩膀,道:「要說怪胎,你們三個才是妖孽啊。畢竟你們不用專門修鍊,睡一個晚上下來,就能夠突破修為境界了。」

慕容蠻擺手道:「我們再妖孽,也比不上你啊,畢竟你是多元武道天賦武者,而我們的修鍊天賦不管再如何特殊,但也只有一種武道天賦。」

頓了一下,他又道:「你看看你進門才多少天時間,這就要追上我們的步伐了,再說,我們連自己是什麼武道天賦都不清楚。」

吳瀟蹙眉道:「難道連師父都不知道,你們是什麼屬性星辰體質嗎?蒼瀾大陸上,歷史上好像沒有過你們三人的武道天賦吧?」

慕容蠻兩手一攤,道:「這個我們就不清楚了,即使是有,也是在近古時代或之前,只有那個時代的天地格局,才允許那些罕見武道天賦的武者出現。」

吳瀟明白,畢竟近古時代、末古時代降臨蒼瀾大陸時,每次都發生過驚天動地的大戰,導致天崩地裂,大道規則發生重大改變,出現一角殘缺,並開始收緊,對這個世界的壓制越發嚴重。

至於當初的兩次驚天動地的大戰過程,後世人並不了解,因為當初的參戰者幾乎全部戰死,整個大陸生靈塗炭,很多的天材地寶、修鍊功法等等被搜颳走,或者毀掉。

活下來的生靈都在苟延殘喘著,陷入無端痛苦之中。他們絕大部份是老弱病殘者,懵懵懂懂,根本不知道為何會發生這樣可怕的滅世之戰,從而讓整個修鍊文明陷入斷層狀態,無從記載。

直到很多年過去后,倖存下來的武者勢力、妖族部落,經過繁衍生息才逐漸復興,邁向鼎盛,也出現有關於近古時代、末古時代兩次驚天動地大戰之隻言片語的記載,但一付諱莫如深的樣子。

如今,末古時代已經結束,蒼瀾大陸上的各種元氣逐漸濃郁起來,出現一些驚人的天地異象,更有神獸後裔出世,意味著盛世即將到來,即將邁入百舸爭流,萬花齊放千家爭鳴的大時代。

這段時間,蒼瀾大陸上多個地方發生靈氣大增的現象,特別是滄海雲州的天雲山山脈裡面的原始森林,靈氣濃郁程度大增,更產生天地異象,有神獸後裔出世。

例如:遠古聖獸白虎的後裔出現,就已經說明滄海雲州靈氣大增,側面證明天地規則在悄悄發生改變,不再像之前那麼壓制這片天地,讓武者、妖族在突破修為境界時變得容易很多。 酒醒之後,吳瀟揉著發疼的腦袋,看著四仰八叉,睡相難看的慕容蠻、駱牧雲、駱茹嫣三人,不由得苦笑一下。

昨晚是喝爽了,不過酒後勁上頭難受啊。

接下來,吳瀟連忙叫醒慕容蠻、駱牧雲、駱茹嫣三人,畢竟天色大亮,太陽都快曬屁股了。

「啊~!」

駱茹嫣發現自己披頭散髮,衣服皺巴巴的,邋邋遢遢,跟以往秀外慧中的模樣大相庭徑,感覺丟臉丟到姥姥家了,當下嬌喝一聲,一陣風般消失了在駱牧雲、吳瀟、慕容蠻三人的面前。

吳瀟不解地看著駱牧雲,疑惑道:「茹嫣姑娘這是怎麼回事?」

駱牧雲尷尬一笑,道:「可能是我妹妹感覺自己這一幅模樣丟臉呢。你沒有看到她蓬頭垢面的樣子嗎?」

「呵~呵~」吳瀟忍俊不禁,搖頭道,「女孩子就是愛漂亮的,可以理解。我那兩個師妹跟茹嫣姑娘比起來,真的是差太遠了。」

駱牧雲笑道:「吳兄,千萬別這麼說,其實東方姑娘、墨姑娘挺可愛的。雖然她們比較有個性,但是本性並不壞,以後必定是天門的中流砥柱。」

「嗯嗯。」吳瀟聳聳肩,做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對駱牧雲道,「牧雲兄,你們還是儘早回去吧,我怕你們家人很是擔憂你們。」

慕容蠻也附和道:「駱兄弟,你和茹嫣姑娘先回去吧,畢竟你們待在我們天門待了一天一夜,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非常感謝。」

話鋒一轉,他拍著胸口道:「以後,只要你用得著我們,我們即使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駱牧雲對吳瀟、慕容蠻拱手道:「吳兄、慕容兄,我駱牧雲很高興認識你們!大家都說朋友,所以不用客氣的。」

頓了一下,他又道:「既然這樣,那我和茹嫣先回駱家村。你們有事沒事,都可以去找我們把酒言歡。」

聽到這話,吳瀟、慕容蠻二人連忙對駱牧雲拱手還禮,言稱有機會一定會去登門拜訪,也歡迎他們兄妹常來天門玩。

接下來,駱牧雲就騎上金雕,去找上駱茹嫣,然後一起回駱家村。

吳瀟、慕容蠻二人立刻著手去處理天門的大小事情,並發現葯田被毀掉一角,連帶著一塊草地,當下神色大變。

七彩神雀告訴他們二人,說是昨天他們喝醉后,有一個超級強者入侵天門,好在被大黑龜給幹掉了。

不過,大黑龜好像受傷不輕,現在正在靈泉眼下面閉關療傷,估計要閉關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聽到這個消息,吳瀟、慕容蠻二人的臉色變了又變,明白連大黑龜都要付出受重傷之代價,才能將敵人幹掉,想來這個敵人還真的非常強大。

他們明白因為天門的特殊位置,還有靈泉眼、五棵神奇小樹,以及白虎幼獸、七彩神雀等等的存在,肯定會引起不少強者的覬覦的,所以必須要強大自己,這樣才能守護天門。

有了山一樣大的壓力,吳瀟、慕容蠻二人全心全力地投入到各項工作中,並且有序安排,終於使得天門內外恢復如初,防禦能力再度加強。

不過,所有的防禦工事僅能夠對付巨星境武者/四階妖獸或打下,卻奈何不了超星境武者和五階妖獸魔禽。

第二天中午,吳瀟、慕容蠻二人剛好完成一個新階段的防禦工事,敵人的腳步就跟上來,大軍壓境,並且是滄海雲州上八大武者勢力齊出,一共八個超星境武者,六隻五階妖禽魔獸殺到。

這是一股強大的力量,滄海雲州八大武者勢力達成攻守同盟之勢,共同對付天門,不管天門是輸或贏,都將在滄海雲州的歷史留下濃重的一筆。

今生有你甜心頭 在關鍵時刻,東方葳蕤、墨芸二女騎著白虎幼獸趕了回來,跟吳瀟、慕容蠻、七彩神雀共同禦敵。

只是,大黑龜已經身受重傷,還有駱牧雲、駱茹嫣兩兄妹,以及金雕都不在,一切只能夠靠吳瀟四師兄弟姐妹了。

這是一場不對稱力量的較量,勝利的天秤已經向八大武者勢力傾斜。

不過,八大武者勢力對大黑龜很是忌憚,所以就沒有第一時間攻入天門之內,而是困在周圍,偵查敵情,好知己知彼,從而製作出最佳作戰方案。

古語道: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八大武者勢力深諧其道,所以打算先幹掉大黑龜,然後再圖謀天門,把吳瀟、慕容蠻、東方葳蕤、墨芸四個小鬼挫骨揚灰,再將五行天木、白虎幼獸、七彩神雀,還有靈泉等等瓜分掉。

來的八個超星境武者,其中有四個已經突破入四重天,實力已經再上一個台階,乃是滄海雲州上的頂級高手。

六隻五階妖禽魔獸,有三隻是初期的,剩下的中期實力。

如此一來,他們覺得戰勝大黑龜不成問題,並推測它的實力為五階中期,認為在滄海雲州上,能夠率先達到這個境界實力的,已經很了不起。

「所謂的八大武者勢力,你們屢次來犯天掌峰天門,已經嚴重觸碰到老子的底線了!如果你們再執迷不悟,本座只能大開殺戒了!」靈塘方向,傳出大黑龜殺氣騰騰的話語。

「龜兄,我們共有八個超星境三四重天的武者,還有六隻五階初中期妖獸魔禽,你覺得你能夠對付得了我們嗎?」一個綠光繚繞的強者,凌空虛步,目光四搜道。

大黑龜沒有立刻回應,這讓吳瀟、慕容蠻、東方葳蕤、墨芸四人神色大變,一顆心猛地往下沉。

不遠處,黃光纏身的強者得意洋洋地補充道:「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五品靈器,就不信對付不了一隻並非玄武聖獸之後的老王八。你敢露面,必斬你***燉王八湯喝,如果怕了,繼續當縮頭烏龜吧。」

他在用激將法,想要激怒大黑龜,好讓它跳出來,然後使用陰謀詭計對付它。

然而,大黑龜依舊保持沉默,連被人這般羞辱都忍氣吞聲,估計它真的傷得很重,不然何至於此。 此時此刻,吳瀟抬頭看天,望著包圍天門的八大超星境武者,還有三隻五階魔禽,以及三隻趴在圍牆上的五階妖獸,再有其他的修為實力的敵人,感到頭皮有些發麻。

他大喝道:「師弟師妹們,我們一定要拿出視死如歸的勇氣,誓死保衛天門!天門在,人在;天門亡,人亡!」

這一次,慕容蠻、東方葳蕤、墨芸三人出奇地沒有反對吳瀟這一句「師弟師妹」,而是揮舞著拳頭,說要誓死保護天門,跟敵人決一死戰。

八大武者勢力的人紛紛嘲笑出聲,諷刺吳瀟、慕容蠻、東方葳蕤、墨芸四人不自量力,跟雞蛋碰石頭沒有啥區別。

「吳瀟,你的死期到了!」天空中,羅素站在彩風雀背上,來回盤旋,對下面的吳瀟擱下狠話。

此話一出,遊方秉、甘倩倩、皇甫飛揚、凌羽飛等人紛紛響應,放言要將吳瀟、慕容蠻兩人千刀萬剮,要把東方葳蕤、墨芸二女玩殘后,再買去青、樓。

東方葳蕤、墨芸二女氣得暴跳如雷,破口大罵,不停地用最惡毒的語言還擊,開始舌戰群雄。

一時之間,口水仗打得難分難解,而且八大武者勢力一方逐漸落入下風。

這充分凸顯出東方葳蕤、墨芸二女的優勢,雖然無法從武力上碾壓八大武者勢力,但是罵戰卻能夠把對方氣得半死。

對此,吳瀟哭笑不得,不得不佩服東方葳蕤、墨芸二女的口才,感到這兩個小妮子是如此的可愛。

不過,他不敢有過多的分心,跟慕容蠻警惕戒備著周遭敵人,擺出拚死一戰的姿態,畢竟現場敵情嚴重。

「老王八,出來受死!」三山宗的超星境武者曹真山,提著黃色巨劍,對著下方的天門咆哮道。

金嶺家族,凌角強緊緊握著手裡的藍光刀,發出陰仄仄的聲音道:「龜兄,你拿出之前對付我們的勇氣來,否則我們將會踏平天掌峰!」

蒼海軒,谷昌明騎乘著黑鱗鷹,在天門上空來回盤旋,不發一言,貫入星力,讓手裡的青光刃爆閃出陣陣青光。

嘎~

黑鱗鷹凄厲長鳴一聲,立刻升空而起,橫向遠離天門內院,那樣子像是碰到十分可怕的事情似的。

原來,它是感應到大黑龜的恐怖氣息,難怪會在第一時間逃離,畢竟被對方打到怕,差一點兒命喪當場。

谷昌明從黑鱗鷹的反應當中,就得知大黑龜已經悄悄冒泡,估計是準備玩陰的。他想起前天受辱的畫面,仍心有餘悸。

同一時間,曹真山、凌角強等人也知道大黑龜在暗中露頭,否則黑鱗鷹是不至於這樣驚怕失態的。

「大家注意,老王八就潛伏在周圍!」谷昌明對著眾人大喊道,「所有人務必加強警惕,才不會中了它的陰謀詭計!」

「呵呵。老子要對付你們這些雜碎渣渣,還需要用到陰謀詭計嗎?」一道沙啞的聲音從靈塘那裡響起,攪起陣陣洶湧波浪。

緊接著,一隻木盆大小的烏龜從水裡衝出,漂浮在空中,瞪大一對花生米大小的淺綠色眸子,掃視著八大武者勢力成員。

八大武者勢力成員一看到大黑龜,下意識地後退出一些,如避孤魂野鬼,害怕不好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綠光纏繞的強者盯著大黑龜,目光灼灼道:「龜兄,你的境界是五階中期吧?貌似你也受了些傷?」

渾身上下閃著黃光的強者冷笑道:「一隻並不擅長戰鬥的五階中期死王八,如何會是八個超星境強者,外加六隻五階妖獸魔禽之對手呢。大家一起上!」

說完,他就率先衝殺向大黑龜,竟然是徒手攻擊,右手斬出,化出一把由星力凝結出的黃色巨劍,震蕩出強大的能量波動。

與此同時,綠光強者也展開攻擊,斬出一把綠色巨斧,浩蕩出可怕的能量氣息,像是要禁錮時空似的,殺向大黑龜。

吼~

大黑龜雙眼怒凸,張口厲吼,身形放大十倍,爆發出滾滾雷音,化為無數風刃,鋪天蓋地似地殺向黃光強者、綠光強者。

轟隆隆~

黃光強者、綠光強者慘叫出聲,倒飛出去,飛出老遠之後才止住退勢,差一點砸落地上,而且鮮血噴了一路,觸目驚心。

不過,大黑龜也不好受,倒退出一丈遠,嘴角處溢著黑血,顯然是舊傷發作。

八大武者勢力的人見此,滿臉震驚,沒有想到大黑龜一吼竟然有如此之威,把黃光強者、綠光強者給震飛出去。

儘管大黑龜也受傷吐血,但是它的強大毋容置疑,著實讓八大武者勢力成員們的後背一片涼颼颼的。

不過,他們看著大黑龜也受傷了,內心蠢蠢欲動起來,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只要對它實行車輪戰,所有強者齊動,定能幹掉它,為剷平天掌峰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此時此刻,吳瀟、慕容蠻、東方葳蕤、墨芸四人看到大黑龜受傷了,不由得為它捏了一把汗,一顆心猛地往下沉。

最壞的事情發生了,八大武者勢力的超星境強者,還有五階妖獸魔禽齊出,將大黑龜困在中間,準備對它實行車輪戰,生生耗死它。

殺啊~

羅素、遊方秉、甘倩倩、皇甫飛揚、凌羽飛等人也開始向吳瀟、慕容蠻、東方葳蕤、墨芸四人發起狂猛的進攻,悍不畏死,目的旨在讓大黑龜分心,從而利於超星境武者、五階妖獸魔禽的行動。

防禦工事一破,吳瀟等人就陷入苦戰之中,即使強如白虎幼獸、七彩神雀,也是有不相上下的對手的。

這時候,羅素帶著一個巨星境三重天的師叔,將吳瀟困住,想要將他碎屍萬段,以報當初被連番戲弄羞辱之仇。

吳瀟不敢正面硬撼,只得採取游斗手段來應付羅素,還有她的師叔,準備找個機會,使出「草木皆兵」一式,盡量幹掉多一些敵人。

羅素殺出無數劍花,爆發出陣陣爆響聲,如同雷鳴,攻殺向吳瀟,對他大喝道:「吳瀟,你們天門今天必亡,而你也將註定魂飛魄散!」

吳瀟沒有說話,全力對付敵人,儘管已經身上多處受傷,卻不管不顧,一副視死如歸的架勢。

慕容蠻、東方葳蕤、墨芸四人也是如此,全是玉石俱焚的打法,畢竟天門已到生死存亡之際,不得不拚命。

就連白虎幼獸、七彩神雀都是拚命三郎的架勢。 晨曦萬丈時,東方葳蕤眉笑顏開地走出自己的別出心栽小屋,有點得意加傲嬌地來到吳瀟、慕容蠻二人身前,散發出高星境三重天的氣息波動。

「師妹,你也突破進入高星境三重天了?這是在是太好了!」慕容蠻笑容滿臉地對東方葳蕤道。

東方葳蕤示威似地仰起小臉,瞥向吳瀟,對慕容蠻哼聲道:「野蠻人,只要本大小姐認真努力起來,驚才絕艷之修鍊天才這個名號,還勉強配得上我的。」

額~

慕容蠻不知道說什麼好,瞠目結舌地看著驕傲得像白天鵝的東方葳蕤,不住搔頭。

吳瀟聽得無語,差一點栽倒在地上,臉上掛著哭笑不得的表情來,暗道這個東方葳蕤臉皮也太厚了吧?

小妮子,你傲嬌過頭了!

想到這裡,吳瀟對東方葳蕤撇嘴道:「傲嬌的小妮子,如果你今晚再突破一個小境界,或許你會跟武道天才沾邊……」

「這有什麼難的!」東方葳蕤挑釁似地看著吳瀟道,「你說說看,滄海雲州,包括蒼瀾大陸上,有哪個武道天才在十六歲時取得我這樣的成就的?還有,我是隨意修鍊,並非刻意而為的!」

吳瀟看著身穿白裙,飄然若仙的東方葳蕤,撇撇嘴,道:「三師妹,咱們要不能不要這麼傲嬌?」

「呸!」東方葳蕤雙手叉腰,直翻白眼道,「死瘋子,一邊呆著去!告訴你,你只是當我們小師弟的料,別想騎到我們脖子上作威作福的!本大小姐警告你,你再這樣的話,別怪我們教訓教訓你!」

說到最後,她朝吳瀟示威似地揚揚了拳頭,以證明自己不是好欺負的。

「哈哈~死妖精,你說得太對了!」一道嬌聲軟語,很是蠻橫道,「吳瀟瘋子,你既然是小師弟,就要有作為小師弟的覺悟,千萬別想著騎到我們頭上拉屎拉尿……」

啊~

嘭~

吳瀟看到一道黑色小身影向著自己閃電而來時,連忙使出速度版的「神風腿」,閃到一邊,結果那小身影直接撲到草地上。

這道小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墨芸。

她本來想掛到吳瀟的身上的,對他耀武揚威一番,表明自己是高星境三重天武者,足可以壓他一頭。

哪知道,吳瀟竟然使詐,坑了墨芸一把,讓她差一點摔了一個狗啃屎的姿勢。

此時此刻,東方葳蕤、慕容蠻二人目瞪口呆看著趴在草地上,被摔得腦袋發昏的墨芸,才發現吳瀟忒壞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