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們這個魔法陣面積很大,應該是非常龐大的一個,一次性估計可以容得下十幾個人,還能穿過結界進入另外一個地方。」

「而年代又有些久遠,這麼看來,很有可能是附近的空間因為這個陣法而天然形成了一道空間的裂縫,在大多情況下有人經過的時候就會把人卷進去。」

說完,她擺擺手:「所以,你們就穿越來了。」

蕭楓雪拿過手機看著上頭的陣法輕喃:「原來是這樣……」

帝涼尋沉默片刻,冷聲說:「這麼說,不是獵鷹搞的鬼。」

蕭楓雪一愣,也點點頭。

夜妖染大概猜得出獵鷹就是他們口中的那個神秘組織了。

為他們解釋道:「這的確不是人為可以做到的,如果是人為,那對方的修為……絕對不是你們可以想象的。」

「不過目前看來,你們說的組織應該只是個修仙組織一類的,很有可能是創造這個陣法的高人在很多年前到了你們那個世界,在那邊留下了根基和後裔。」

要是二十一世紀真還有那麼逆天的存在,早就被溫如玉抓了。

好歹是個執掌六界的創世神,不至於讓這麼違背常理的人存在著。

修仙者,還是非常高修為的修仙者,在現代社會,可是會引起很大動蕩的。

要是有點野心有點心機的,指不定可以稱霸地球呢。

當然,夜妖染也只是設想一下而已。

總之天道是不會允許這種存在的。

所以也是為什麼每個界面都會有人把守的原因。

蕭楓雪點點頭,眼中劃過深思:「大概懂了。」

夜妖染猜得到他們大概是明白了那個組織不太好對付了。

賞了會兒湖,她沉吟一下,告訴他們:「是有過節的組織嗎?如果非要對上的話,我倒是可以幫幫你們。」

反正於她而言,也只是舉手之勞。

「算不上。」蕭楓雪搖搖頭,淺笑,「謝謝你的好意了,他們暫時還沒打算跟我們杠上,只是來意不太清楚。」

「有需要可以找我。」夜妖染挑起眉,也沒多說什麼,補充了句,「我本體是蓮妖,你找個有蓮花的地方,對著蓮花表明身份,說你想見重千蓮就可以了。」

如今恢復真身,她的神識幾乎可以跟六界內所有的植物對話。

離得遠的了,她沒空管那麼多,但起碼蓮花還是可以召喚到她的。

蕭楓雪的話是能傳到她耳中的。

蕭楓雪眼中劃過微微的詫異,想到她的身份,才稍微釋然一點。

「我知道了,有需要一定找你。」

這會兒,船隻差不多已經劃到了岸邊。

湖面風大,幾人髮絲都被吹得微帶凌亂。

但風華不減,反而衣袂飄飄間多了股神秘仙氣。

看得四周的人再次駐足停留,合不攏嘴。

夜妖染朝他們挑起唇來:「走,再帶你們去附近逛逛。」

手上牽著兩隻小奶包,左手一隻右手一隻。

「好。」

「待會兒要不,坐著靈獸去楓城裡飛一圈?」夜妖染又想了想說,「不對,楓城哪裡夠,帶你們去整個國家逛一圈好了。」

蕭楓雪聽完了她剛才在船上的話后顯然放鬆了許多,勾起唇說:「都好,聽你的。」

「那就走吧,先買點吃的。」

一行人再次引起注目的走在路上。

最後導致這條街的人莫名其妙多了起來。

好在並沒有人敢上來搭訕,因為他們的修為太過深不可測。

就算沒有人看得到他們具體什麼修為,但他們身上散發出的強者氣息,就足以讓人敬畏了。

別提還有兩尊殺神在這裡……

墨蒼穹和帝涼尋,兩個人氣勢不相上下。

兩個人在外人面前都是面癱冰山臉。

往那兒一站。

別提多凶神惡煞了。

旁邊的小姑娘即便再愛慕,也打死不敢往前一步。

夜妖染買了一些特殊的糕點和零食,專門給蕭楓雪和帝涼尋吃的。

順便還買了一份,用特殊的盒子裝起來,送給他們。

「這個盒子可以保存味道和溫度,十年內不會有變化,你們拿去放納戒里,到時候給你們小孩吃。」

夜妖染把盒子遞給蕭楓雪,一邊說。

「就當是我給他們的禮物吧。」

蕭楓雪也不是扭捏之人,大方收下,笑了笑:「好,謝謝。」

夜妖染繼續說:「這邊還有很多有趣的玩意兒,你們也可以帶回去,一些在那邊應該會很有用,你們納戒可以裝很多,不用怕重。」

反正她一不缺錢二不缺時間。

隨便陪他們玩多久都行。

到時候她還盤算著要不要去現代住段時間呢。

幾人走了一條街,買得差不多了。 夜妖染正琢磨著,找塊空地,然後召喚出靈獸起飛。

忽然,一道聲音從旁邊的一家酒館二樓傳來。

「主人,你們怎麼在這裡?」

接著是寒羽的聲音:「小染。」

夜妖染抬起頭,就看到寒羽摟著櫻,從二樓飛了下來。

因為這邊會飛的不少,所以沒有引起多大注意。

櫻一下來,就捏了捏兩隻小奶包的臉頰。

「主人,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不是去冥界了嗎?」

夜妖染挑起唇,說:「剛回來沒兩天。」

目光在兩人之間來迴流轉。

「看來你們感情不錯嘛,還有心情來逛街。」

櫻紅了紅臉,不說話了。

她邪肆挑唇:「打算什麼時候成親?」

櫻直接來了句:「沒打算。」

寒羽立刻不樂意了。

「我日子都看好了,小染,你覺得下個月初七怎麼樣!就在這裡把婚事辦了!」

反正寒家的人都在這邊了。

雖然碧落那邊還有一個大家族,到時候去那邊也還是要辦一個的。

但寒羽同學顯然已經急不可耐了。

櫻一個冷眼丟過去:「誰答應嫁給你了。」

寒羽立刻就慫了。

不過還是無賴又討好的笑笑。

反正這件事他是不會妥協的。

到時大不了他直接把她扛上花轎,扛回洞房。

一想到洞房花燭夜,寒羽整個小心肝兒都顫動著。

櫻懶得理會他,想到什麼,不由看向夜妖染:「對了主人,我今早聽人說,皇家學院死了兩個人,還有溟月司徒家族的長子被……閹了,有人傳聞是血閣閣主做的,剛打算出去闢謠,難道真的是你?」

寒羽聽言摸摸下巴,嘀咕道:「閹了?這倒很像是小染的變態手段啊……」

夜妖染直接瞥他一眼。

漫不經心說道;「是我做的。」

寒羽嘖嘖搖頭:「果然是你,也只有你這麼狠心!」

那是男人的命根子啊!

而且像司徒家那種家大業大的。

身為司徒家嫡子,沒了命根子,兩下子就能傳播出去了。

瞧瞧現在這邊大家不都知道了。

街坊都在紛紛議論著。

這種丟臉的感覺,還不如死了算了。

寒羽一想到夜妖染的手段就忍不住菊花一緊。

太兇殘了!

簡直不是個女人!

當初小爺怎麼會看上她呢!

他不由得瞥了一眼墨蒼穹。

這哥們兒也是膽大,不愧是神尊。

難道就不怕哪天醒來,褲襠已經空了?

面對他奇奇怪怪的目光,墨神尊一個深沉而凌厲的眼神就掃了過來。

寒羽立馬收回目光,不說話了。

反正是你的命根又不是我的命根。

櫻壓根不知道寒羽的腦子已經飛到哪裡去了。

她一心關注著事情本身而已,問:「這麼說,我們不用闢謠了?」

「不用,」夜妖染擺擺手,一臉的慵懶和無所謂,「反正他們知道了也不能拿我怎樣。」

她正好最喜歡看別人那副恨不得弄死她卻無可奈何的樣子了。

等把蕭楓雪二人送回去了,她有空就跑去溟月看一看,逗一逗那群人吧。

剷除一個權勢滔天的大家族,對溟月皇室來說,應該是有某種程度上的好處的。

如果能讓血閣或者溟月士兵接手司徒家的財產的話,那就肯定是利大於弊了。

相信花似羽他老爹是不會拒絕這種好事的。

在強者為尊的時代,皇權不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很多大家族都壓制著皇權。

所以,大家族這種東西,少點兒對皇室反而更有好處。

想到蕭楓雪二人,夜妖染才想起來應該給櫻介紹一下。

她總覺得櫻和蕭楓雪應該會合得來。

還在家裡睡覺的時候她就想到了,兩人都是殺手,要是見面的話應該挺有話題聊的。

指不定還是來自一個世界呢。

因為聽櫻所描述過的世界,和蕭楓雪的似乎有多處吻合。

她還沒來得及開口,櫻就問了:「對了,主人,你們今天也是來逛街的嗎?」

夜妖染點頭:「帶兩個從別的地方穿越來的朋友出來逛逛,買點東西給他們回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