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紀蝶聽到葉楚這句話,面紗下的臉也有著冷凝:「你可真會算計!兩瓶聖液就把大波追殺的人群牽引到我身上來了,要不是我有幾分本事,怕已經死了,你倒是變的越來越狠辣了。」

「過獎過獎!不過,本公子也知道你有多強,那些人根本不夠你。你死不了的!」葉楚笑道,「何況,我是送你聖液,你怎麼能罵我狠辣呢?」

紀蝶用鼻息哼了一聲,這些天她都身著黑袍。避開眾多人追殺,但即使如此還是有一些人知道她的身份,走到這裡,同樣被煩的發燥了。而這一切,都是面前這傢伙帶給她的。

紀蝶沒有再說這個話題,從她接受葉楚送的聖液,她就預料到這樣的情況。心中儘管不滿,但並不想在這上面抱怨太多。

「你倒是有勇氣,敢上來這裡。這些人知道你擁有聖液,怕都會虎視眈眈。」紀蝶說道,可是葉楚卻在她的語氣中聽到了幸災樂禍,這讓葉楚覺得難以置信。這個宛如天女般的女子,也會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態?

「他們要是不怕死,就來奪唄。聖液我還有幾十瓶,就怕他們沒本事得到了。」葉楚笑道,「何況,你和我同屬一條繩上螞蚱,我要是被他們圍攻,你難道就能逃的了?」

紀蝶了葉楚一眼,隨即說道:「我知道你想做什麼,你是上這些修行者的血液了。我很難理解,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這樣病態的收集每一個修行者的血液,甚至為此不惜把自己立於危險境地。」

葉楚聳聳肩道:「人自又愛好,我這人最喜歡喝血羹了。我準備做一道萬族血羹燦,到時候做成的那一日,我會邀請你來一起喝的。」

紀蝶只覺得自己胃液翻滾,努力的運轉靈氣,狠狠的瞪了葉楚一眼道:「以後這樣噁心的話,你敢在我面前說一次,我就……哼……後果自負!」

葉楚聳聳肩,倒也不會太怕紀蝶。轉而好奇問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天驕圖!」紀蝶緩緩的說道,這讓葉楚為之一愣。

「你要這東西?它有什麼用?為了查天驕路地圖?」葉楚好奇的問道,忍不住了一眼躺在一塊青石上的胖子。心想自己是不是去先把胖子身上的天驕圖打劫來。

「它自又用處,和紅塵女聖有幾分關聯。」紀蝶說道,「如何?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奪取?」

葉楚心跳了跳,心中震撼無比。沒有想到這回牽扯到一個至尊,而且是有史以來,最風華絕代的女至尊。

「和她有什麼關聯?」葉楚問道。

「要是知道,我就不會找它們了。」紀蝶說道,「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合手把三塊天驕圖都拿到手?」

「有三塊?」葉楚驚訝,倒是沒有想到會是如此。

「當然!為了你,我願意出幾分力的。」葉楚很理所當然的說道,笑眯眯的著紀蝶說道,一副為紀蝶著想的樣子。

… 「你知道誰有天驕圖?」葉楚好奇的問道,他所知的不過就是胖子而已。更新最快最穩定,)

紀蝶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說什麼。目光卻向一處。葉楚順著她的目光過去,見林文和一群人起的爭執。

「你們青彌山也好意思來紫山?一代比起一代弱!這麼多年,居然沒出幾個像樣的人物。天驕路上,怕很快就要把你們除名了。」一個青年趾高氣揚的著林文喝道。

林文面色憋的通紅,怒視著對方,目光向葉楚。但卻見葉楚對著他笑了笑,並沒有站出來的意思。

「你不去?」紀蝶問著葉楚,她知道葉楚是青彌山的人。

葉楚聳聳肩,並沒有興趣和這樣一群人爭口舌之利,繼續和紀蝶說道:「對於天驕圖雖然我也很有興趣,但當下我更想的是步入玄元境。」

葉楚懶散的靠著青石,遠處的林文見葉楚絲毫沒有出手的樣子,面色垮塌,但卻也不敢強要葉楚出頭。

葉楚的懶散,讓紀蝶有些恍惚。這個人蛻變的讓她都正視了起來,短短四年的時間,走到了現在的地步,此刻就要突破王者了。

突破到王者,他將會有另外一番天地。更新最快最穩定,)到時候,誰又敢小視他?

「不過,就算你再妖孽,一年之內,也別妄想超越我。我倒要,你一年後如何行事?」紀蝶想到一年的約定,心也有著幾分冷凝。面前這人或許妖孽,可是自信心未免太過暴漲了。

「我知道你什麼打算,不過就是想和我論道一下,如何步入王者。不過,我同樣沒有興趣。」紀蝶聲音悅耳,乾淨利落帶著幾分冷艷。

「靠!」葉楚低聲罵了一句,心想這女人還真是能透人心。葉楚也無奈,把頭扭到一邊去。心想你既然如此,等等就把胖子的天驕圖忽悠來,你也別想拿到三塊。

就在葉楚心中嘀咕的時候,紀蝶突然說道:「你要是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來,我想又很多人願意找你論道的,其中不乏一些能讓你受益匪淺的人。」

葉楚明知道紀蝶是挖坑給他跳,可葉楚也難以抵擋這樣的誘惑,心想當真是一報還一報。

「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葉楚好奇的問著紀蝶。

紀蝶搖搖頭道:「我只是想到你被人揍的場面,並無其他想法!」

「……」葉楚努力的平息著心中的情緒,努力的不讓自己暴走。葉楚都難以相信,這是紀蝶說出的,這個女人不應該是冷傲出塵,不食人間煙火嗎?怎麼突然變的如此卑鄙了?

林文和眾人的爭奪越來越激烈了,爭的臉紅脖子粗,拳頭緊緊的握著,青筋在拳頭上閃動不斷。

「怎麼?你還要出手的意思不成?」林文對面的青年大笑道,「就怕你林文不敢出手!」

葉楚想了想,走向前拍了拍林文肩膀:「怎麼了?」

林文見葉楚終於站出來了,他都有感動到痛哭的衝動。天蠍祖地和他們一直不對頭,這從數百年前就開始了。當年青彌山極為峰主殺了天蠍祖地的幾位大人,結下了怨恨。從那之後,天蠍祖地就不斷找青彌山的麻煩,青彌山在外的弟子,不知道被他們殺了多少。

而在天驕路更是如此,他們不斷的逼壓青彌山弟子。偏偏青彌山弟子一代不如一代,到此天驕路上青彌山弟子的勢力越來越小,不像是情域一處聖地該有的威勢。

而天蠍祖地這還不夠,大有把青彌山弟子在天驕路除名的意思。

「人家罵你!那就打過去就是!」葉楚笑著對林文說道,葉楚雖然對青彌山不怎麼感冒。但不介意幫林文一把。

「這……」林文見葉楚直接叫他出手,神情又不由愣了愣,這未免太過囂張了。

而就在林文猶豫不決的時候,蘇蓉從一群青年的恭維中脫身而出,搖曳著曼妙的步子走到葉楚身邊,望著葉楚站在兩方對峙弟子的中間,以為葉楚走錯了地方,走過來拉了拉葉楚的衣衫說道:「不要亂和人結交,會有麻煩!」

葉楚錯愕,著蘇蓉嬌艷的臉龐說道:「我不需要站隊!」

嚴曉海對葉楚已經嫉妒到極點了,蘇蓉對這個人太過不同了,親昵的讓他羨慕至極。

似乎為了吸引蘇蓉的注意力,嚴曉海走到葉楚面前,著葉楚笑道:「不知道這位葉楚兄弟不知道師從何人,居然和我們的蘇蓉這麼熟悉。」

「師從一個普通的老頭!和蘇蓉熟悉嗎?我和她同時出身堯城,自然熟悉不已。」葉楚說話間,對著蘇蓉笑了笑,蘇蓉同樣綻放甜美的笑容。

嚴曉海笑著說道:「哦!原來和蘇蓉小姐同出一城啊,難怪了。不過,葉楚兄弟能從那樣的小地方走到天驕路來,也算有幾分能力了。不過,那你要知道的是,天驕路天才無數,包羅萬象。或許在被的地方,你算一個人物,但到這裡卻只能淪落為墊底的存在。你要成為強者,還需不斷磨練自己。」

嚴曉海等人之前還覺得葉楚出身或許有一點來歷,可聽到葉楚說是堯城,頓時就露出鄙夷之色。誰都知道,堯城那真的是一個窮鄉僻壤的地方。蘇蓉這樣的人,在那裡絕對是一個例外。

嚴曉海的話很顯然是在教訓葉楚,這讓林文等人面色瞬間就沉下來,怒視著嚴曉海。這傢伙居然罵葉楚是墊底的人物,那他們是什麼?

葉楚笑著說道:「人總是在進步的,既然走天驕路,自然是磨練自己。」

眾人見葉楚居然沒有一點脾氣,更是鄙夷嗤笑了起來。心想這樣一個人,居然敢接觸蘇蓉,簡直是自找侮辱。

蘇蓉聽則嚴曉海的話,眉目間閃過一道不快,向葉楚眼神有著幾分擔心。她突然有些後悔起來,明知道自己的吸引力,為什麼還要和葉楚走這麼近。

「嚴師兄!你不還有事嗎?我們到那邊去吧!」蘇蓉想要把嚴曉海一群人帶走。

「不急不急!先把這群垃圾處理了再說!」嚴曉海目光向林文一群人,帶著幾分笑意。緩緩的走到林文面前說道,「青彌山的一群垃圾,是自己滾出去,還是我們出手?」

嚴曉海的話,讓林文面色鐵青,拳頭緊緊握著,青筋顫動。

… 葉楚拍了拍林文的肩膀,示意他放鬆,隨即目光向蘇蓉說道:「你和他們關係很好?」

蘇蓉一愣,沒有想到葉楚怎麼突然問出這樣一句話。更新最快最穩定,)可著葉楚和林文走的這麼近,她心中忍不住著急了起來。

「葉楚!你到我們這邊來!」蘇蓉向嚴曉海,見嚴曉海此刻面露笑容,顯然對葉楚站在林文那邊很開心。他找到了可以收拾葉楚的借口了。

「你要和這樣一群垃圾站在一方?」嚴曉海對著葉楚笑了起來,「你可要想清楚了,在蘇蓉師妹的面上,你要是現在罵他們垃圾,和他們劃清界限,我們不會和你計較。」

葉楚示意林文站到他身後去,對於青彌山其他峰葉楚並不當是自己人。一直以來,青彌山都是內鬥不斷。要不然,青彌山也不至於一年比一年敗落了。而無心峰,早已經超脫他們之外。不過,弱水既然給了他青彌山弟子的身份,葉楚也不至於讓人隨意罵人垃圾。

「在嚴公子的眼中,怎麼樣才不算垃圾呢?」葉楚笑道,「難道嚴公子能傲視在場所有人不成?」

「葉楚!」蘇蓉有著急了,拉著葉楚。嚴曉海實力自然不用說,只差一步就能達到王者了。在在場的人中,絕對能排進前十。葉楚和他對上,絕對逃不了好。

「在場中人,青彌山的人自然都是垃圾。至於其他人,或許有,但比不上青彌山。」嚴曉海著葉楚說道,「你和他們走這麼近,怕也會變的和他們一樣。」

「嚴曉海,你囂張什麼。你在饒家,被饒家三個老傢伙輪流抽了一巴掌,你還有臉在這裡囂張。」林文終於忍不住,站出來怒吼道,怒視著嚴曉海,揭嚴曉海的短。

嚴曉海面色瞬間變的陰冷了起來,他死死的盯著林文。這是他的一個噩夢,當年自認不凡,前去饒家挑釁饒家,之後被抽巴掌留下奇恥大辱。他一直想要找回場子,可在那裡等待修行了許久,都未曾達到步入玄元境,到最後只能放棄。

這也成為他的一根刺,平常沒人敢提,但林文卻如此,這讓嚴曉海面色更加陰沉。

蘇蓉望著緊緊拽著拳頭的嚴曉海,心中也忍不住為葉楚擔心了起來,著懶散的站在那裡,依舊神情淡然,彷彿一切和他無關一樣。

蘇蓉急的忍不住跺腳了起來,心中想著如何才能保住葉楚。

在嚴曉海旁邊有著一個青年叫鄭凱,此刻同樣站出來,望著林文說道:「面對王者,輸掉了不丟臉。可是你們青彌山弟子,很快就要被清理出去了。記得上一次,你青彌山十個弟子圍攻我,都被打的人翻馬仰吧。嚴兄弟罵你們垃圾,有何不可?」

林文哼了一聲,對著鄭凱說道:「誰家都有強者,都有弱者。我們自然是青彌山的弱者!你們就以勝了我們幾場就罵我們廢材。那我是不是可以罵你們天蠍祖地的天蠍子,同樣是垃圾?」

「轟……」

這一句話讓下方一片嘩然,一個個獃滯的著林文,都不敢置信林文能說出這樣一句話。連在遠處交談的天蠍子,這時候都轉過身子,向了林文,面色有些森冷了起來。

嚴曉海和鄭凱都獃滯了,他們不知道林文那裡來的勇氣。居然敢說出這樣一句話,誰不知道天蠍子的厲害,傳言他的一隻腳已經踏入了玄元境。當然,這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當年天蠍子以未到玄元境的實力,戰過王者,面對數十個修行者圍攻而安全逃離過。這在天驕路上,算一個極其聲名顯赫之輩。

林文雖然有幾分實力,可天蠍子都不會正眼。可就是這樣一個人,此刻居然敢天蠍子,他真是活膩了。

「哈哈哈……好笑!真是囂張,憑你也敢如此侮辱我們師兄,今日你們要不跪下來舔我們腳趾,你們就下不了這座山。」嚴曉海怒極反笑。

「就算是舔腳趾,也是你們舔我們的。」林文盯著嚴曉海,面露陰沉。有著葉楚為他做後盾,他不怕天蠍祖地的這一群人。

嚴曉海覺得林文瘋掉了,但他察覺到天蠍子向他的森冷眼神,嚴曉海站前一步,氣勢鼓動:「我倒要,你們憑什麼讓我們舔腳趾。」

林文向葉楚,見葉楚含笑而立站在那,他走到葉楚身邊,指著葉楚對嚴曉海說道:「就憑他可以罵你們所有人都是垃圾!」

林文指著葉楚,葉楚站在那裡,表情依舊懶散,嘴角蕩漾著散漫的笑容。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定格了似的,眾人都望向葉楚,失神站在那裡。

特別是蘇蓉,腦袋已經運轉不過來了。

嚴曉海失神過後,隨即哈哈大笑了起來:「憑他?」

嚴曉海覺得聽到一個莫大的笑話,這個堯城出來的人居然有什麼本事?林文把他推出來做替死羔羊?嚴曉海突然無比同情葉楚了。

目光向蘇蓉,很無辜的聳聳肩膀說道:「蘇蓉師妹,雖然我不願意對你的故人出手。但……」

蘇蓉神情劇變,她面帶驚色。葉楚自然不是嚴曉海的對手,這是真正的俊才,實力非凡。這個圈子的人物,不是葉楚所能想象的。在這之前,蘇蓉還想把葉楚拉進來,因為這樣可以讓葉楚步入一個更高的層面。

但這一切,都不可能了。他和嚴曉海一群人站在了對立面,葉楚凶多吉少了。

蘇蓉著葉楚咬著牙齒:「就算拼著得罪天蠍子一群人,也要保下葉楚。」

就在蘇蓉下定決定準備走向前的時候,卻見葉楚緩緩的走出來,踏步著嚴曉海淡笑道:「罵你們垃圾,你們必須服!不為別的,就因為我叫葉楚!」

葉楚的聲音不大,但剛剛還掛著淺笑的葉楚,此刻眼神卻徒然變冷,宛如一柄絕世利劍而出,盯著嚴曉海一群人,仿若也刺穿他們。

葉楚鋒芒畢露,就靜靜的站在那裡。但知道葉楚這個名字代表什麼的人,都驚呼出口,瞪大眼睛的望著葉楚,有人甚至情不自禁的倒退數步,眼中帶著幾分懼怕。

… 嚴曉海等人早已經面色慘白了,任誰都沒有想到這個結果。或許之前,沒有誰會把葉楚和殺饒家三人的葉楚放在一起。可感受到葉楚那如同寶劍一樣的鋒芒時,誰不知道這個人就是風頭正勁的葉楚。

嚴曉海面無血色,面前站著的人在他面前是一座高山。一座無力攀越的高山,當年他被饒家三人抽耳光侮辱。可對方,卻直接把對方殺了。這根本不是一個層面的人物!

嚴曉海這些人也聽過關於不少葉楚的事迹,聽到葉楚一次次血戰,每一次都讓人心驚肉跳,他只覺得這個人物是妖孽,是橫越在他們前面的山嶽,今生都無法超越。

他的一些不對頭的敵人,也時不時的提及葉楚,每次都譏諷他:「你要有本事,饒家三位王者豈會被葉楚殺了!真是一個廢物!」

這樣的話,他聽了不少遍。可以說,葉楚也算他的一個噩夢,原本以為這個噩夢也只會聽聽,不會和他有見面的機會,可是沒有想到對方就站在他面前。

嚴曉海覺得人生太過可笑了,面色發白的站在那裡,之前白趾高氣揚的他,此刻卻顫抖著雙手。

紫山整整寂靜了數秒,這才有人突然笑了,在紫山中心的幾個人修行者緩緩的向著葉楚走來。

「原來閣下就是葉楚,我是王威……」

「閣下大名如雷貫耳,我是徐楠!」

「……」

紫山之上,最頂尖的幾個修行者,都到葉楚的身前自報姓名。對著葉楚拱手,異常的客氣。葉楚原本站立的位置極為偏僻,但在這一刻,瞬間成為圈子的中心,眾多人不由自主的向著這邊移動過來。

葉楚對著幾個自報身份的修行者點頭示意,目光又向嚴曉海,眼神冷凝:「林文的腳趾就在那裡,不需要我提醒你吧。」

全場又有著片刻的靜默,目光都向葉楚和嚴曉海。

葉楚的咄咄逼人他們第一次見識,和傳說中的霸道囂張果真如出一轍,他這是真的要逼嚴曉海舔林文的腳趾頭。

嚴曉海氣的整個人都哆嗦,嘴皮發青,拳頭緊緊的握著。

「不要握那麼緊的拳頭,我這雙手,也沾染了不少血液。不介意再沾染幾個!」葉楚說話間,目光情不自禁的掃向天蠍子的方向,「閣下說是嗎?」

天蠍子同樣神情難的要命,任誰都沒有想到被譽為天驕路瘋子的葉楚會是青彌山的人。天蠍子儘管強悍,但知道不是葉楚的對手。

葉楚殺饒家三王,已經讓不少修行者心寒了。

蘇蓉盯著此刻的葉楚,覺得葉楚無比的陌生。就如同當初回到堯城一樣,有著讓人心顫的強勢和光芒。

在這之前,蘇蓉以為自己已經超越了葉楚。在葉楚面前有著優勢,可以驅散當年選擇留下的幾分不甘。可是未曾想到,他比起以前更加的強勢非凡了。

望著紫山之上,那些最頂尖的俊才都圍在葉楚身邊。蘇蓉感覺的到,他們之間依舊如同堯城那年一樣。即使她蛻變了,可葉楚的圈子,和她依舊不是另外一個層次。王威徐楠這些人儘管在她師尊的面子上,會給她一些薄面,她卻不能融入到這個圈子中去。可是,這些人此刻卻主動貼進葉楚。

人生真的如同狗血,蘇蓉回想到當初在陽台的那一幕,心突然顫了起來。

「不需要再重申一遍吧!要麼死,要麼舔。我並沒有多大額耐心!」葉楚著嚴曉海說道。

嚴曉海面露怨恨,神情發顫。但他卻終究還是緩緩的俯下了身子,低下了高傲的頭顱,相比於死亡,他更願意放棄尊嚴。

林文望著嚴曉海在舔著他的鞋,臉激動的漲紅了起來,身體都顫抖了起來。他居然也能有這樣一日,一直以來承受的是嚴曉海一群人不斷的侮辱。但今日之後,林文不信嚴曉海等人還敢出現在他面前。

眾人都愣愣的著這一幕,心想這果真是一個瘋子。讓嚴曉海舔腳趾,這完全是把天蠍祖地往死裡面得罪,以天蠍祖地在天驕路的勢力,葉楚將來走的會更加艱難。

天蠍子此刻眼睛都要冒出火來了,死死的盯著葉楚,但葉楚卻絲毫不以為意。

「想不到你就是天驕路眾人傳誦的瘋子!」蘇蓉對著葉楚嫣然一笑,笑容明艷,但卻比起之前矜持了幾分,沒有剛剛的熟悉親昵。

「一路上,大家都找我麻煩,只能一路殺過來了。我是被逼的,瘋子這個名字不適合我!」葉楚對著蘇蓉笑著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