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靈石顏色很純,像翡翠一樣透亮亮的綠,可惜我不是木系元系師,又沒受什麼傷,派不上用場。」軒轅果果說道,扭頭問夜狂瀾,「上將,你感興趣嗎?」

夜狂瀾搖搖頭,她感興趣的是靈植。

短短的時間,這顆木系靈石就被競價到了一百萬金幣,最後被一個胖子少爺滿心歡喜的拍得了。

「嘖,真是浪費。」人群里有不滿的,卻也不敢多說什麼,價高者得,這是醉仙樓的規矩。

接下來醉仙樓又展出了風系靈石和土系靈石,風系靈石被獨孤逸以一百二十萬拍得,土系靈石則是被一個貴族小姐拍去了。

「可惜,他們沒有火系靈石。」樓蘭夜還以為會出來什麼好東西呢,竟都是些拿不出手的破靈石,這些靈石,在他所處的位面,那是隨手一抓一大把的好嗎? 也只有這些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將幾塊破石頭當成寶了。如果有火系靈石,對於夜狂瀾這丫頭倒是很有幫助的,她現在掌控的火系元氣還只是九牛一毛,前面的路還長著呢。

夜狂瀾不語,她靜靜的等著後面的拍賣品。

半個時辰后,醉仙樓才終於展出了第一件靈植,是一株通體瑩白的冰草,靈植這種東西從低到高分為一品到九品。

而這株冰草是三品靈植,是煉製凍肌丸的主要材料,同時也是冰系元系師的心頭愛,更何況它可是三品靈植,可遇不可求,自是一下子就成了眾人哄搶的對象。

就連軒轅果果也有些心動了,跟著眾人一起競價。

「凍肌丸是用來延緩女子皮膚衰老的丹藥,是大媽級別的人最渴求的丹藥。」樓蘭夜說道,對於這樣無聊的拍賣,他一點興趣都提不出來。

畢竟這些丹藥,他過去可是隨手一搓就是一大堆。

夜狂瀾眯著眼,對三品冰草興趣不大,只是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從她和軒轅果果來頂樓之後,彷彿覺得有人在暗中盯著她們。

她不由得往外仔細看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

此時,最東邊的貴賓室,皇甫錦正恭敬的為晉王奉上熱茶,隨後便乖巧的跪坐在他身後。

「也不知道四小姐喜歡什麼東西,到現在都沒喊價。」今日皇甫真也跟著來了,四小姐可是他們未來的晉王妃,自然她的行程有人及時反饋的。

他一雙眼裡閃著亮晶晶的光芒,無奈自家殿下在撩妹方面經驗太欠缺,他只得和錦兩人一起助攻了。

撩妹第一式:買買買!

今日不管四小姐看中了什麼,殿下只管買下來就是,到時候將拍品親自送到四小姐手中,單是想想,四小姐一定會感動的恨不得以身相許啊。

這一招實在是太靠譜了,總比殿下張口閉口就是要睡人家好太多了。

更何況,整個醉仙樓都是殿下的,到時候殿下要什麼,誰敢搶?

皇甫情深慵懶的靠在軟榻上,他那張冰山臉依舊沒有半點更改,眸光落在外面,似乎是停留在了夜狂瀾所在的貴賓室。

即便看不見,但他卻能憑藉氣息確定夜狂瀾所在的位置。

「殿下,咱們可不能輸給果郡主啊。」皇甫錦也開口了,說實話,殿下向來摳的要命,他很擔心這買買買的建議殿下不會接受。

儘管殿下才是醉仙樓幕後的主子……

「她有本王錢多嗎?」皇甫情深抿了一口茶,薄唇上頓時閃動出瑩瑩光澤,襯得他無雙的美貌更為晃眼。

「長公主府雖然沒什麼實權,可長公主向來得周天子敬重,整個大周最有錢的權貴,非長公主府莫屬了。」皇甫錦說著趕緊又補了一句,「當然,長公主再有錢,也不能跟咱們晉王府比。」

「哼。」皇甫情深冷哼一聲,「小女人要天上的星星,本王也會給她摘下來。」

這話說的,皇甫錦和皇甫真莫名想抱頭痛哭,他們真是瞎操心個什麼勁兒,殿下的一毛不拔那只是針對他們的,看對人家四小姐……

嗚,突然覺得他們好沒尊嚴,好傷心~ 罷了罷了,畢竟四小姐是未來晉王妃,被殿下放在心尖尖上也是無可厚非了。

只是他們真的很懷疑,儘管殿下在其他方面強大到令人髮指,可是在兒女情方面那簡直……不忍直視,他真的能順利得到四小姐嗎?

這四小姐要是尋常人也就算了,可偏偏也是一樁狠茬子,不是那麼輕易能搞定的。

「下一件拍品,四品伐髓草。」片刻的時間,三品冰草已經以兩百萬金幣的天價拍賣出去了,第二件靈植一出,眾人就炸了。

偏執總裁替罪妻 伐髓草!還是四品!這東西可是煉製洗髓丹的主要材料!四品的伐髓草,那至少是生長了兩千年的靈植了!就是九龍山脈里,恐怕也找不出幾株來。

醉仙樓可真是了不起!連這樣的靈植都能拿得出來的。

夜狂瀾一聽,終於心動了,只是她現在沒那麼多金幣,自然爭不過這裡的土豪們。

沒有爭得三品冰草的軒轅果果很是失望,伐髓草一出來她就將目光放在上面了,這東西對天子來說沒什麼用,對她可是大有用處的。

她雖然是長公主府嫡女,天資卻不是很好,到了十五歲都還沒能成為三星陰陽師,在大周皇都的貴女們里算弱的了…

若是能有得到一株伐髓草,再求朱邪大師煉製成洗髓丹,那麼她的資質便會得到脫胎換骨般的變化,母親也不會因為她沒什麼資質而整日苦惱了。

想到這裡,軒轅果果第一個叫出口來,「兩百萬金幣!」

一出口就是這麼多,眾人不禁對這位金主有些好奇了。

只是在場的誰還沒點家底了,軒轅果果叫價之後,眾人也紛紛開始競價。

「殿下,四小姐似乎對伐髓草感興趣。」皇甫錦觀察了好一陣后才說道。

的確,從外面是看不見貴賓房的,可他們不一樣,殿下是醉仙樓的幕後主子,所以每一間貴賓房裡的情形他們都能觀察的清清楚楚。

從四小姐的眼神變化,皇甫錦就知道她想要四品伐髓草了。

「買。」皇甫情深落下一字。

皇甫錦立馬就喊價了,「一千萬金幣!」

競爭的熱火朝天的眾人立馬安靜了下來,他們齊刷刷的朝東邊的貴賓房看去,卻又看不見裡面半點光景。

伐髓草的價格原本是競到了五百萬,可這位主一開口就是一千萬,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他們就是有錢也不敢這麼燒啊。

拍賣的掌事者聽見這聲音不由得脖子一冷,沒人知道東邊那個房間永遠都是留給幕後主子的,他沒想到今天竟然連他們的主子都來了……

而且,還參與了競拍!這麼多年可從沒出現過這樣的情形啊。

關鍵是這位幕後主子到底是誰,他們並不知情……

掌事愣了片刻,見沒人競價之後趕緊一錘定音,暗暗派人將四品伐髓草送去了東邊的貴賓房。

「可惜了。」競拍失敗的軒轅果果心頭失望的很,她還真沒見過比她還豪的,也不知對方到底是什麼來頭。 夜狂瀾則是往那方向看了一眼……總覺得方才的聲音有些熟悉。

接下來又拍了半個時辰的靈植和寶器,卻是沒有夜狂瀾再感興趣的,反倒是軒轅果果熱情高漲,為了彌補之前的失望,她硬是花了五百萬金幣,拍下了兩株三品靈植,又花了五百萬金幣,拍下了一支二階寶器白骨鞭。

「接下來的拍品是我們醉仙樓今日的壓軸物,各位久等了。」就在夜狂瀾覺得昏昏欲睡時,掌事開口了。

他拍了拍手,頓時噗的一聲,整個頂樓的燭火全滅了,頂樓頓時一片黑暗。

眾人屏住呼吸,他們早就聽說了今日醉仙樓有珍品要拍賣,也不知到底是什麼,等了好幾個時辰才等到,氛圍頓時高漲了起來。

「哐-」就在此刻,只見拍賣台從中間裂開,一個兩米高的鐵籠從拍賣台下緩緩升起,與此同時,拍賣台上,刷刷的落下點點星光。

這光的效果是由明珠產生的,比月光暗,比星光亮,此刻全部集聚在那鐵籠之上。

眾人這才看見,鐵籠里竟是半躺著一個身著半透明水色紗衣的年輕女子。

女子披頭散髮的,大半個身子都包裹在滿頭長發里,她的手腕和腳腕處被嬰兒手臂粗的鐵鏈鎖住。

見此光景,女子弱弱的掙扎了一番,發現無用之後,才瑟瑟發抖的往角落裡縮了縮。

「醉仙樓這是怎麼了?隨便找個女人來忽悠我們?」眾人見此,不由得有些動怒了,他們等了這麼久,就是為了看一個沒什麼特點的女人?

「各位稍安勿躁,這女子可不是普通人。」掌事的唇角微微上揚,他不急不慢道,「她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又是水系元系師,可是極品爐鼎。」

掌事此話一出,只聽眾人頓時爆發出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這個時間點出生,又是水系元系師……這樣的女人,十萬個里也挑不出一個,居然就被醉仙樓給遇到了,還拿出來公開拍賣!

「不僅如此,她還是個美人兒。」掌事說道,立馬就有一個年輕的侍者走上前去,他一把扯過女子的頭髮,將她那張臉展現在眾人跟前。

那張臉不足男人的巴掌大,一雙黑眸像是在清泉里浸透過一樣,非常勾人。

如果愛你是死罪 美人兒皮膚白皙,容顏似畫,非常具有古典氣息,只是這樣的美,卻生生被一條橫亘在她左邊臉頰的傷口撕裂。

被如此對待,她的眼神明顯很慌亂,渾身像只蝦一樣蜷縮著。

「什麼嘛,居然毀容了。」人群里頓時一陣唏噓,也不知是誰,居然能對這樣的美人兒下手。

「皮肉傷是能靠後期醫治好的,想必有各位都是有眼力的,這爐鼎若是恢復容貌,絕對是仙女級的美人兒。」掌事的繼續說道。

這話倒是不假,這樣的傷勢通常用一顆美顏丹便能恢復,這等爐鼎倒真讓人心動。

「醉仙樓還是頭一次拍賣人,可惜,我對女人不感興趣。」貴賓室內,軒轅果果雙手撐著下巴說道。 今日若是拍賣一個漂亮的兒郎,指不定她還會競拍。

夜狂瀾卻是凝著眉,她看著鐵籠里的女子,眸里漸漸的凝起了點點殺氣。

那張臉……不可能那麼相似的!

就是毀容了,她還是能一眼認出,那個人就是小姑姑!這個人在原主的記憶里處於根深蒂固的位置,更何況,小姑姑也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她不可能認錯。

可是怎麼可能呢?小姑姑現在應該和定遠世子項昀在遠離皇都的地方幸福恩愛才是,怎麼可能成為了醉仙樓的拍賣品?

她有滿腦袋的疑惑,看見那女子絕望無助的眼神時,她的心很疼。

「一千萬金幣!」須臾的時間,便有人叫價了。

這叫價的人正是獨孤逸,他本就會采陰補陽的邪術,而這樣的極品爐鼎,他自然是不會放過的。

「一千一百萬!」緊接著又有人叫價了,這次叫價的竟是軒轅破!爐鼎可遇不可求,更何況還是這樣的極品爐鼎,採摘一個可能會直接助他突破幾個等級,想想都讓人心動啊。

更何況,他也發現了,這個女子與夜高楚非常相似……就是他自己不用,買回去獻給皇兄,也算是賣個乖。

「一千五百萬!」男人們見了哪有不動心的,一場廝殺拼搏立馬展開了。

「呸,都是些道貌岸然的傢伙。」軒轅果果只覺得這些男人的舉止噁心極了,想想那女子也真是可憐,等待她的命運,就是被男人無止境的採摘,直到她死。

「郡主,在下有一事相求。」眼見著那些如狼似虎的男的露出各種貪婪的目光,夜狂瀾再也坐不住了。

「不是吧,上將,你也喜歡上她了嗎?」看著夜狂瀾眼裡的光芒,軒轅果果很受傷。

「在下並無非分之想。」夜狂瀾說道,「只是她與在下失蹤數年的姐姐長的很相似,在下不忍見其受到糟蹋。」

軒轅果果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但見夜狂瀾的眼裡滿是真誠,便道,「既是你相求,我自答應。」

這可是上將第一次求她,雖然是為了別的女人……算了算了,萬一真的是他失蹤的姐姐呢?

「兩千萬!」軒轅果果立即叫價。

「殿下……」東方貴賓室,皇甫錦看著自家殿下越來越陰沉的臉,心頭頓時緊張起來了。

「醉仙樓如今的主事是誰。」皇甫情深冷冷的問。

「房盡。」皇甫錦趕緊說道。

「一百鞭伺候,完事讓他滾。」皇甫情深一身冷氣更甚。

「是。」皇甫錦不敢為房盡辯駁一句,這主事是一個月前新上任的,怕是不懂殿下的規矩,醉仙樓不做拍賣婦孺兒童之事,這是殿下的底線。

儘管今日拍賣的這個女子,是難得的爐鼎,會為醉仙樓賺一筆不菲的收入,可殿下的底線在那裡,誰碰誰死。

「殿下,四小姐看那個姑娘的眼神都變了。」皇甫真適當的將話題叉開。

「那姑娘看起來怎麼那麼面熟……」皇甫錦這又才朝籠子里的女人多看了幾眼。

而後他又忍不住扭頭問皇甫真,「你覺不覺得,她很像鎮北侯嫡女,夜高楚?」 「鎮北侯嫡女?」皇甫真驚的下巴都要掉了,聽說這位大周第一美人,六年前就已經離開大周了,而六年前他還沒見過夜高楚呢。

「不會吧,應該只是巧合,長得相似罷了。」皇甫真說道。

「那也太像了點。」皇甫錦搖搖頭,他在大周皇都潛伏了很多年,這位大周第一美人雖然只是見了幾面,卻是印象深刻。

今日見到這個毀容的姑娘,腦子裡不由得就想起夜高楚來了。

「如果真是她……那她不是四小姐的姑姑嗎?」皇甫真覺得這事複雜了,若是四小姐知道醉仙樓的幕後主子是他們家殿下……就沖著醉仙樓拍賣她姑姑一事,恐怕就得鬧翻天了。

「那個房盡,亂刀砍死都不為過啊。」皇甫真一拍腦門兒,這些踩殿下底線的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殿下,咱們要不要?」眼見著越拍越烈的場景,皇甫錦小心翼翼的問。

現在擺明了四小姐想要那位疑是她姑姑的姑娘……

皇甫情深未說話,他靜靜的聽著外面的動靜,夜高楚現在出現,是偶然還是背後有人刻意安排?

「五千萬!」一炷香的時間,爐鼎的價格被抬到了這個價,此刻喊價的正是獨孤逸。

「該死的,敢跟我爭。」軒轅破咬了咬牙,五千萬金幣對於他來說,都不算小數了。

「六號貴賓室的公子出價五千萬,還有比這更高的嗎?」掌事的臉上浮出喜色來,此刻的競拍價格已經是超出了他的預估了。

「六千萬!」軒轅果果一咬牙喊道。

夜狂瀾是感激她的,今日無論如何她都要拍下小姑姑,這筆錢她之後會還給果郡主的。

「九千萬!」軒轅果果話音一落,軒轅破就開嗓了,花大價錢買一個極品爐鼎,值!

「不要臉啊!」軒轅果果急了,她可自由支配的金幣在一億內,之前競拍花了一千萬,只有九千萬可以花費,現在小舅一出口就是九千萬,她完全失去了競爭力。

「上將,抱歉……」軒轅果果滿是歉意的盯著夜狂瀾,她已經儘力了……

「郡主仗義出手已經儘力,在下謹記。」夜狂瀾不是強求他人之輩,軒轅果果能為她做到這個份上,已實屬不易。

只是如今既是拍不下來,那便只有搶了。

她面色沉靜,就連軒轅果果也看不出她在想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